苦瓜成熟時

  • 在〈苦瓜成熟時〉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人妻出軌

無聊的坐在窗前…..
"好無聊啊?….大家怎麼都不出去玩?在家裡上什麼網嘛?….."
就是這樣,才會讓我的56K數據機….怎樣都撥不出去!
天氣悶熱,渾身都懶洋洋的,也不想到外面去人擠人,
電腦桌下的那一大堆A片和R片……我也都早就看膩了.
"好無趣啊!….."
這個家是那種由日式厚黑瓦片所鋪成的屋頂的木造平房
屋齡很久,就從未修建過,所以屋內的配電線也很老舊纖細,而不能裝冷氣機.
{{硬要裝也行!但我早就習慣沒有冷氣的夏天….}}
這個房屋的結構已經有些輕微的扭曲變型,但還不至於到會坍塌的地步,
會只有我一個人在住的主要原因是…..房子太小了!一家子的人根本就住不下,
而且位置還是在小巷子裡的死巷子裡,只能停機車,汽車根本就開不進來.
無意識的走到了院子裡,就站在花圃前在發呆著….
{{這個院子就佔了整間屋子面積的三分之一,花圃在大門邊的圍牆的內側,
–由磚頭砌起來的,約有100公分高,面積大概有一坪再多一點點.}}
"嗯?….來種一些東西好了."
無聊嘛!就找一點事情來做…….
"要種什麼呢?..種花?..種菜?..種水果?..還是..全部都種?…."
想得太多複雜了,頭都有一點在發脹?
"還是先種絲瓜好了…"
絲瓜是最容易發芽和種植了,如果我還弄不好…..那乾脆就一頭去撞死算了!
{{這花圃,長久以來我都不曾好好的照顧維護過,
–再加上現在自己又不開夥,當然是去買便當和一些現成的東西回來吃,
–這一些沒有吃完的東西和那一些已經忘了什麼時候買的,過期糖果餅乾和飲料,
–我都是直接的就往花圃裡丟!就當它是一個超大的餿水桶.}}
"這個樣子….怎麼種菜瓜啊?"
{{絲瓜就是菜瓜}}
楞楞的看實在是髒亂的可以的花圃….
"這要怎麼整理啊?….去挖土來覆蓋?"
把整個花圃都覆蓋起來….不就不髒也不亂了嗎?
"要去哪裡挖土啊?…"
這是台北市耶?又不是鄉下地方,到處都有土可以挖.
"跑馬場?.."
{{跑馬場就在新店溪的旁邊,想要挖多少土,就挖多少土.}}
現在我才真正的瞭解到…..土壤很重耶!
已經都忘記,我這樣一來一去的…..到底有多少趟了?
到了快中午,而渾身都濕透了的情況下,才把12公分左右的土覆蓋上去,
澆過水後,站在花圃前面,仔仔細細著的注視了一下….
"可以了!..現在洗澡去,下午再去買種子."
吃過了午飯再休息一下後,騎著機車到菜市場裡的花店去.
[老闆....這個種子,怎麼賣啊?]
[三包一百啦!]
仔細的盯著架子上的一包包種子.
"嗯?..菜瓜..然後…葫蘆瓜…可以..然後…就…苦瓜好了."
回到了家,先到五金行去買一隻尖頭和一隻方頭的小沙鏟.
{{兩隻是擺在一起,所以我就一起買了,至於有何差別….我真的是不瞭解!
–在挖的土的時候,我才弄懂了!尖頭的適合挖洞,方頭的比較好控制挖土的深度.}}
把所有菜瓜的種子都種了下去,再很用力的澆水,把整個土壤都平均的澆濕…….
早上上班前澆一次水,下班後再澆一次水.
到了第四天早上,就看到菜瓜苗開始一個一個冒出頭來,心裡是超快樂的.
下班一回到家,就迫不及待的用力澆水,我想要它們快一點長大嘛!
"啊?….完了?"
水注的力道太強了…..竟然把這一些菜瓜苗沖的….都東倒西歪的橫躺著?
"完了….怎麼會這樣?…"
眼角泛著淚光的把菜瓜苗一顆一顆的種了回去…..
"不要恨我….我絕對不是故意的…."
上班的時間裡,心裡就掛意著那些菜瓜苗是否還依然安康?
一下班,二話不說的就騎著機車狂飆了回家.
"啊?….真的完了…"
只剩幾株菜瓜苗還在奄奄一息著,其他的都癱軟了,心裡好懊悔!但是也沒有什麼意義….
就雙手和十誠心的祈禱….這幾株菜瓜苗絕對要堅強的活下去!
不敢再澆水了,也不忍再去卒睹那哀鴻遍野的慘狀.
禮拜天一大早就爬了起來,心有戚戚的晃到了花圃前….
"啊?…佛祖保佑?"
有兩株菜瓜苗,正頂著早晨的驕陽,昂首聳立著….而且還離的蠻開的.
注視了一會,突然就想到了?
"要施一點肥下去…才會長的更快更漂亮…."
這個想法當然沒錯,只是要施什麼樣的肥料….我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概念.
"等一下去金石堂找找看好了."
十點多就衝到了金石堂,找到了一本精裝本的家庭園藝.
接著又衝回了家,躺在床上開始翻看了起來….
[診斷土壤的健康....土壤在連續使用兩三年後,性質既發生變化....
--土壤會變為酸性土,而引影響到植物的成長....]
"那個花圃的土…應該還不至於變酸性土吧?"
我又沒有使用過.
[改良土壤的酸度,只要撒布石灰即可....]
"酸鹼中和…."
這個簡單啦!
[土壤要鬆軟,才能保濕,保肥,保空氣,最好是以堆肥來做為基肥....]
"堆肥?…"
忽然間,就有著一股很莫名的成就感?
[磷,氮,鉀,是植物所需養分的三要素....]
"磷氮鉀?…"
這個就是我想要的.
"嗯?….等一下去新莊花市看看好了."
今天是假日,當然建國花市也有在營業,只是我個人卻覺得說……
台北市的交通警察好像是太多了一點?
再加上派出所和分局所跑出來,隨意不定點的路邊臨檢….
就算沒事也一樣會把攔你給下來,他們的說法是…..查驗身分和證件.
誰喜歡被攔下來啊?而且被攔檢,你又不能不鳥他,感覺就是很幹!也很掃興!
{{台北縣警察的路邊攔檢是比較少一點,尤其是在假日.}}
新莊花市不是假日花市,人家可是一年到頭都固定有在營業的哦!
[頭家要什麼?]
仔細注視著堆擺著的一大堆的肥料.
[我要這個海鳥磷肥...]
沒看到鉀肥和氮肥?
[有沒有氮肥?]
[有啊?..這個就是了.]
看著她拿起了一包半透明顆粒的東西?
[這就是氮肥?]
[對啊?..氮肥就是尿素,不可以放太多哦!會太鹹了..]
氮肥就是尿素?
[那..有沒有鉀肥?]
[你是要種什麼的啊?]
說要種菜瓜…不知道會不會被她笑?
[呃?..我是想先種菜瓜...然後再種個別的..]
老闆娘笑著說:
[哎呀!..你只要買綜合肥就可以了啦!]
綜合肥就可以了?
[這種綜合肥,都已經配好了,不必那麼麻煩啦!]
可是我總覺得說..只用綜合肥而已的…我會不會太遜了?
[嗯?...那這個雞糞肥呢?]
[跟這包有機肥差不多啦...一般都是在做基肥的.]
仔細的考慮了一下後.
[那雞糞肥,有機肥,海鳥磷肥,氮肥和綜合花肥,我都各買了兩包.]
我不想有所缺憾.
[這個是?]
[這是培養土,那個是陽明山土,]
思索了一下,
[那我也各拿一包.]
都已經來了,當然就全部都帶回家.
一回到家就開始把磷肥和氮肥做一比一的混合,再撒了下去….
我還是覺得只用綜合肥…很遜耶!
灑了一些水下去後,才滿意的進到屋子裡去.
早上一起床,就趕緊往花圃衝!我想知道菜瓜苗又長大了多少?
"怎麼都枯黃掉了?….不對啊?…..怎麼會這樣?…."
不敢相信的,很仔細的看著癱軟又黃枯的菜瓜苗….
"完了….肯定活不了…."
已經變黃軟弱下來,絕對不可能會再站得起來.
{{如果只是軟弱下來,那可能只是缺少水分而已,只要再澆水下去就會再站起來,
–可是如果是再加上枯黃…..那就是死定了!}}
我想起來了!那個老闆有跟我說過….氮肥不可以放太多,會很鹹….
我不但是氮肥放太多,連磷肥也一樣放那麼多,這又鹹又酸的….誰還活得了?
{{尿素是鹹,磷肥則是酸.}}
這兩株可憐的菜瓜苗…..居然就這樣的被我給肥死了?
"唉!…又要重新開始了…下班後再去新莊花市買菜瓜子吧!"
不要因為一時的挫折就懷憂喪志,要再接再厲!要有信心!
當然…最重要的是,絕對不可以把前車之鑑…不小心的給忘了.
回到了家,先用力的澆水,把氮肥和磷肥的鹹酸沖淡一些,
再把菜瓜種子小心翼翼的種了下去,再用力的澆水!
三天後,菜瓜苗就又開始紛紛的冒出頭來,
不敢再大力的沖水,也不敢再放任何的肥料下去.
就只是拿著鑷子,很謹慎也小心的,把發育比較不好和離的太近的菜瓜苗給拔除.
{{書上說,每一棵苗株,需要有一定的空間和範圍才能正常成長,
–雖然我很捨不得,但說實話….也不需要那麼多棵的菜瓜嘛!}}
禮拜六一回到家後,很困惑的站在花圃前面…
"怎麼…好像都長不起來的樣子?…是不是土壤太酸了?"
這是有可能的,就算土壤已經不鹹了,可是還有一些微酸存在,
酸性的土壤還是會抑制到植物的生長的.
只是,我又不可能用舌頭去舔土壤,看看它到底還有多鹹多酸?
也不知道,該到哪裡去買那個石蕊試紙,來測土壤的酸鹼值.
"買石灰去."
立即衝到了建材行抱了一包十公斤的石灰回來,
接著就開始泡石灰水,再就拿著小水瓢就給它潑灑了下去…..
"不是酸鹼中和嗎?…..怎麼?"
看到了一堆蚯蚓紛紛從土壤裡鑽了出來,同時都在很痛苦的掙紮著….
"怎麼會這樣?….."
我根本就不知道石灰鹼居然會這樣厲害和可怕?可以讓蚯蚓這樣的痛不欲生?
"是不是….我把石灰給泡得太濃了?"
趕緊打開水龍頭,拿著水管進行著搶救蚯蚓大行動!
只是..好像都無濟於事,每一隻蚯蚓都是在奄奄一息著….
輕嘆了一口氣,低下了頭,閉起眼睛,為這一些無辜的蚯蚓….誠心的哀悼一下….
"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還好我是才剛一潑下去就發現到了,不然….唉!..真不敢想像…
菜瓜苗開始往上爬了,我也開始在傷腦筋了,
本來是打算就把瓜棚給綁在屋頂上,一般都是這樣的嘛!
可是我才一踩上屋頂…就踩破了好幾塊的黑瓦片?嚇得我趕緊就爬了下來.
還好還只是踩破在最前面的幾塊黑瓦,要修補時也比較好做一點.
{{如果不把破的瓦片修補好,下大雨時,屋子裡是也會下雨的.}}
"該綁在哪裡比較好呢?…..巷子裡?"
好像沒有選擇了,而且這條巷子就是一條死巷子,
只有我這一戶是大門,其他幾戶都只是個小後門,也沒有在出入,
是有一點在耽心….會被這裡的人抗議檢舉.
"管它的!..大不了再拆下來就好了."
站在大門口,看著四周,開始做計劃和設計,
我必需要有很仔細的規劃,到時候真的要拆….也不會太麻煩.
接著就是思索高度了….
"綁這裡…釘那裡…再釘這裡…綁那裡…."
計劃裡,我是要用那種特大隻,有螺旋紋路的水泥鋼釘,
這樣的話,才釘的牢,也撐得住!反正這些牆壁都是八分厚的,不會被我打穿過去!
拉瓜棚的電線…也應該是要粗一點的才可以.
先到五金建材去買大隻的水泥鋼釘和鑽水泥牆壁的鑽頭,
再去水電材料行買了三捆5mm的粗的電線,
回來後就拉著電源的延長線,站在馬椅上,手拿著電鑽鑽著牆壁,
鋼釘給釘進去後,再開始拉綁起電線,一面綁一面拉,再重複的把每一條電線都拉緊…..
"哇?….不會吧?"
居然成了四個尖角的瓜棚?…..嘗試的就讓整個人吊在上面看看…
"嗯?…可以有夠緊…."
去五金行買了一根細的不鏽鋼管,就插在花圃裡,
再從瓜棚上,拉下一條電線綁在了不鏽鋼管的上面,
一邊往屋裡走,一邊就感覺到渾身的疲累…..
"唉!…為什麼…每個禮拜天…我都要這麼的累呢?"
天做孽猶可救,自做孽不可活!我這可全都是自找的,怨不了誰.
一個禮拜的過去,菜瓜攀爬上了瓜棚,正欣欣向榮的繁衍著,
站在瓜棚下,突然就有一點感覺….光只有菜瓜,好像太單調了?
"再種什麼好呢?….苦瓜?"
可是我不知道苦瓜到底好不好發芽.
"還是種葫蘆瓜?…"
可是就感覺說..應該是要種苦瓜才會比較特殊一些…
"那就先種苦瓜吧!"
目測一下應該有的間隔和日照的位置後,就將苦瓜子給種了下去,
都弄好了以後,又開始感覺到整個人好累,好疲憊?
"今天我又沒幹嘛啊?….先洗個澡再說."
洗完了澡,精神也又回來了.
"去光華逛逛吧!"
{{我是想去找幾本有關於園藝栽植的書,也順便看看還有什麼比較新的R片,
–基本上我是不在光華買那個,攔人就推銷的A片或者是大補帖,
–他們賣的片子不但價錢貴,而且還不保證你拿到的不是空白片…..
–正常的情況下,我都是在網路上買的,又便宜又沒什麼問題.
–{{至少我都還沒碰過}}
–不過我都不是在那種專門販賣片子的固定網站上買的,
–常常就是他們mail給我,然後我再確定訂購的數量和編號,再mail給他,
–只隔個兩天,民間的快遞就會把片子送到我的手上,當然是貨到給錢,
–然後這個賣片子的網站就會消失掉.}}
在地下室裡,先去看了一下R片…好像也沒有比較新的女優,還是漂亮一點的….
在一間店裡,隨意的翻著一本叫作植栽技術的書,內容對我來說是太過艱深了一點,
不過我倒是注意到在書的最前面所說的一段話
[植物根部在最初期是朝土壤中有空氣和水份的縫隙中生長.....]
難怪時常聽到有人在說,土壤要又鬆又軟花草才會長得漂亮.
[土壤若過於密實或者是潮濕,植物的根部就會出現在土壤的表面上....]
根出現在土壤的表面?好像在花圃裡有看過…..
沒買這本書,因為它講的都是屬於比較專業的那一級的,
回到了家後,把綜合花肥輕撒一些在苦瓜種子的周圍,再輕澆一些水.
{{習慣了,不放一點下去….自己都還覺得怪怪的.}}
幾天後苦瓜苗就長了出來,葉大莖粗的…..看得我心裡就是好高興.
"呵!.呵!.長得不錯哦!……..再加一點有機肥."
在苦瓜苗的旁邊挖個洞,把有機肥埋下去.
{{綜合花肥和有機肥都不會去傷害到植物的根部.}}
禮拜天的一大早,就站在大門口外擡頭看著瓜棚,
上面所盛開的朵朵菜瓜花,和已經攀上了瓜棚正在繁榮成長的苦瓜,
心裡非常滿足的…….不停在輕搖著頭.
"美….太美了…."
[你什麼時候綁了這個瓜棚啊?]
轉過頭是住在對面的錢太太,她家的後門就在我家大門的斜後面一點.
[綁很久了啊?....怎麼了?]
[沒有啦...你把瓜棚綁在這裡...不怕被檢舉嗎?]
笑著的我說:
[沒關係啦!不行的話,綁是很慢....拆就快的很了.]
[最近都有人在注意你的菜瓜哦!]
我想她也是在很注意的.
[我只是種好玩的而已啦......也順便遮一下巷子裡的陽光,
--妳如果要吃的話......可以自己來摘啊?]
給她一點好處….說不定我這瓜棚….就有了一個義務的監護人.
[可以嗎?...不好意思啦!]
來這套!…想就想嘛!
[真的啦!...妳不用客氣啦!]
[你這菜瓜長得很漂亮哦?那個苦瓜...好像也要開始開花了?]
內行人哦?光看葉子就知道是苦瓜.
[漂亮是蠻漂亮的,可是....不知道好不好吃...]
[應該不錯啦!我們鄉下種的菜瓜,也沒有你種的這麼漂亮.]
我已經被她說得心花朵朵開了.
[真的嗎?..這菜瓜有很漂亮哦?]
[對啊?..葉子又油又綠,莖幹也結實粗狀...]
她一面說,我就一面看著瓜棚上的菜瓜….就跟她說的是一模一樣.
關上門後,心裡是超級的快樂!
"呵!.呵!.呵!….好爽!再把葫蘆瓜種下去."
種下葫蘆瓜種子的同時,又追加了綜合花肥和有機肥下去.
機車一拐進巷子裡,眼睛就楞傻的看著….怎麼多了一隻木頭馬椅出來?
狐疑的把機車牽進院子裡後,站在門外研究這隻木頭馬椅.
"雖然有一點腐朽…但還是可以用…誰拿來的啊?"
[不知道是誰搬過來的,我看到時...就已經少了兩條菜瓜...]
轉過頭,楞楞的看著錢太太…..她都有在算數量耶?
[妳是說...有人特地拿這馬椅來摘我的菜瓜?]
[對啊!..現在這附近..都在說你種的菜瓜很漂亮..]
忽然的我發現了?
[耶?..苦瓜長出來了?]
[對啊!要不是還太小...我看也會不見.]
沒有錢太太說得那麼嚴重啦!瓜棚上的菜瓜還是結實累累的.
[有三棵菜瓜在生...不會被偷摘光的啦!]
[哎呀!你都不知道這一些人有多貪心....不過說真的,你種的菜瓜..很甜,很好吃呢!]
我就知道她是在捨不得.
[那妳乾脆就把這馬椅收起來就好了嘛!]
[不行啦!我會被鄰居說得很難聽.]
把馬椅收在牆壁的角落裡,再用繩子綁了起來.
[你放這樣....沒有用的啦!]
笑著的看著她.
[除非這上面,什麼都沒有了,不然....怎麼樣才有用?]
關上了門,就感覺….人都是很自私的.
葫蘆瓜的苗是已經冒出來好幾天了,可是就覺得有一點的奇怪?
禮拜天一大早的就站在花圃的前面,心裡相當的困惑…..
"奇怪勒?…這顆葫蘆瓜怎麼…好像有一點在發育不良的樣子?"
照正常的情況來說,它現在應該早就長鬚拉高,攀上瓜棚了,
苦瓜都已經在結果了,它居然還是一副很不想長大的樣子?
"是不是養分不夠?"
有可能土壤裡的一些的養分,都已經被菜瓜和苦瓜給吸收光了,
轉身走到鐵架上,拿下了兩包有機肥和一包綜合花肥,
回到花圃前,拿起了小沙鏟,準備要埋有機肥下去…..
[ㄟ...不是那個啦...對啦...快一點....]
外面怎麼會有小孩子在鬼鬼遂遂的聲音?
狐疑又納悶的放下沙鏟,輕輕的走到大門後,再把大門猛的一開!
兩個小孩正扶著木頭馬椅,一個就站在上面,手裡還拿著一把剪刀,
另外一個小女孩,擡著頭在看著,兩隻手裡各拿著一個菜瓜…..
[ㄟ!..你們在幹什麼?]

要想好

我最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