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少女夢中仙子

  • 在〈美少女夢中仙子〉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人妻出軌

重生在平行世界、成為女孩子的我,小時候一直沒有見到前世熟悉的親友。不過歷史大事並沒有變,電視上的政治人物與明星也都跟前世一模一樣,所以雖然沒機會到前世的家鄉尋訪,但我覺得這個世界應該和前世差不多。

  因為遺傳了媽媽的清麗美貌,又從小就重視美白美體、學習舞蹈與藝術體操,小學畢業時我已經出落為性感迷人的絕色美少女,不但擁有淫媚誘人的細腰與翹臀,超短裙下那雙玉滑晶瑩的長腿、更是白白嫩嫩的彷彿能掐出水來。

  雖然人家清純甜美的嬌顏仍然有一點點稚氣,胸前隆起的乳房也還比不上高三學姐,但如果只看腰肢、翹臀、長腿,還有仙子般勻稱玉滑的玲瓏曲線與柔肌雪膚,我嬌美淫媚的柔嫩女體、已經比擔任儀隊隊長的校花表姐更性感更誘人了。

  初中入學報到時,個子高挑、雙腿細長的娟跟我排在一起。她長得好可愛、而且我覺得她有點面熟,就主動跟她攀談、聊得很開心。同樣都分到啦啦隊班後,她恰巧又坐我旁邊,所以我們倆很快就熟稔了起來,開學後不久她就邀我週末去她家玩。

  星期六一早起來,洗香香之後,我挑了一件細肩帶的純白連衣裙,穿上後只露出香肩、鎖骨、一點點乳溝,還有及膝裙襬下那雙白白淨淨的小腿。其實我們啦啦隊的校服裙和隊服裙都好短好性感,大腿幾乎是全裸的。不過今天是頭一次到娟家玩,穿得樸素、清純一點,比較能給她爸媽留下好印象吧。

  搭地鐵來到娟家、按響門鈴,開門的是個很帥很帥的男生、眉眼跟娟有點像,應該是她哥哥。不過奇怪的是,明明應該是頭一次見面,恍惚間我卻覺得他比娟更面熟,於是我紅著臉蛋、水汪汪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著他、對著他愣了好一會兒。幾秒鐘後、回過神來的我才甜甜地展顏一笑、露出嬌媚迷人的酒窩、羞答答地柔聲跟他問好,說我是娟的同學,今天跟她約好了。

  娟的哥哥顯然被清麗甜美、嬌媚誘人的我驚豔到了,因為他一打開門、臉很快就紅了起來、愣愣地跟我對視、同時他的表情與眼神完完全全出賣了他。等到他也終於回過神來、把門拉開、讓過身體時,樓道裡的風忽然猛烈吹來,輕飄飄的連衣白裙就從後方、一左一右地緊緊裹住我淫媚誘人的仙子嬌軀,同時前方裙襬高高揚起,讓人家裙裡那雙玉滑晶瑩的極品美腿,完完全全映照到帥氣男生的視網膜裡。

  「咿呀~~~~~~討、討厭~~~~不、不要看~~~~~~」

  聽到好姐妹嬌柔嫵媚的清脆尖叫,仍然穿著家居服的娟衝了出來,正好看到我手忙腳亂、羞答答地試圖按住不斷飄飛的裙襬。

  她哥哥頂著脹鼓鼓的大褲襠,結結巴巴地跟妹妹解釋說他沒有碰我,只是因為剛剛開門時風大了一點、我的裙子被風掀起來了。羞紅臉蛋的我好不容易才把裙子收束起來、緊緊裹住柔嫩光滑的大腿,變得像緊身窄裙一樣。娟把她哥哥趕到客廳後,驚魂甫定的我才在玄關裡優雅嫵媚地脫下鞋子、套上脫鞋,跟娟一起去她房間。

  雖然是公寓,但娟家把樓上樓下打通了、客廳顯得很高挑很寬敞,她和哥哥的房間都在上一層。大門關上後,室內其實就沒風了,不過上樓時我還是預防性地把小手放到身後、紅著臉蛋輕輕按住裙子。

  階梯拐彎時我注意到,娟的哥哥一直站在底下、仰著脖子看向人家的裙底,傻愣愣的模樣看起來好可愛。想到剛剛在門邊走光、害人家差點羞死的意外,我俏臉一紅、眼波流轉千嬌百媚地瞪了他一眼,然後將撫著裙襬的小手、又按得更緊了一些,讓薄薄的純白色布料、緊緊服貼在我誘人無比的翹屁股與大腿上緣,讓娟的哥哥可以更清楚地欣賞人家嬌媚柔滑、淫媚性感的臀腿曲線。

  娟的房裡有鋪地毯,床和書桌中間擺了個小茶幾。我撫著裙襬、跪坐到地毯上,同時腦海裡不斷回放她哥哥的面孔。為什麼,他讓人家覺得那麼熟悉呢?

  娟跑下樓去,端了點心和飲料上來。看著她稚氣可愛的臉龐、我忽然靈光一閃,想起了前世同住四年的死黨。

  娟的哥哥肯定就是景、那個高一時就追到名校校花、結婚時邀請我當伴郎的傢夥。其實當年的我並不覺得他有多好看、完全不明白為什麼他能追到漂亮性感、美得如同女神一般的婷。不過如今人家自己成了女孩、自然而然就明白了,因為對我們女孩子來說,景真的長得很帥、很好看、很可愛嘛。

便宜有效的持久延時噴霧劑哪裡買 https://tw.avseo.net

  雖然已經幾乎100%肯定了,聊天時我還是假裝不經意地問起娟的芳名由來,順帶問出她哥哥的名字,證實了我的推測。

  娟的爸媽快到中午時才回來。穿著恬靜素雅的及膝連衣白裙,我優雅嫵媚地踩著貓步下樓、甜甜地嬌聲跟兩位長輩問好之後,他們就帶著子女和我,五個人一起去吃西餐。身為客人,我不好意思搶佔比較舒服的座位,所以上車時景先進去,我挨著他坐到後座中間,娟隨後上車把門關好。

  這件連衣白裙的布料非常輕非常薄,隨著重力很自然地服貼、落在人家窈窕玲瓏的嬌軀上。所以夾緊雙腿、坐在景身邊的我,雖然仔仔細細地把裙子撫平鋪好,胸前和大腿的誘人曲線卻如同全裸一般,完完全全暴露在景的眼裡。前往餐廳路上,我一直紅著臉蛋假裝不在意,但女孩子的第六感十分明確的感應到,好姐妹的哥哥一直在偷看人家的臉蛋、粉頸、香肩、領口、酥胸、細腰、美臀、長腿。

  身為美麗誘人的女孩,我其實非常享受男生驚豔的目光。不過一想到他明明都有校花女友了,竟然還色瞇瞇地視姦美麗誘人的絕色學妹,我不禁就為婷感到十分生氣,畢竟重生為女孩子的我,現在跟婷是站在同一陣線了。

  車子開到餐廳前,娟的爸爸要我們先進去,他等我們都下了再去停車。我才剛剛踏出車外,一陣風就忽然吹來,從正面將薄薄的連衣白裙、緊緊壓到我玲瓏浮凸的性感嬌軀上,讓裙襬在人家身後、對著車門和駕駛座的方向高高揚起,恰好讓還在車裡、正準備鑽出來的景,將人家裙下淫媚絕美的春光豔色盡收眼底!

  嬌聲尖叫、羞得俏臉暈紅的我,好不容易才手忙腳亂地撫平、裹好裙襬,將柔嫩光滑的大腿繃得緊緊的、如同包臀窄裙一樣曲線畢露。雖然剛剛的意外只有幾秒鐘,但娟的爸爸一聽到人家尖叫、立刻就把頭轉了過來,所以他肯定也和兒子一起、清清楚楚地看到人家又翹又圓、幾乎全裸的淫嫩美臀,還有那件純白薄紗、布料面積十分窄小、緊緊裹著人家處子小嫩屄的蕾絲繫帶內褲了吧。

  明明今天才頭一次見面,竟然就讓娟的爸爸和哥哥、盡情欣賞了人家的裙底春光,實在太令人害羞了。所以用餐時,緊緊挨著景坐下的我一直臉紅紅的沒怎麼說話,唯一由人家主動提起的話題,是我甜甜地嬌聲問起了景的戀愛史。

  在爸媽和妹妹、還有美麗無比的學妹面前,景十分誠懇地說他從來沒有交過女朋友,讓我聽了十分驚訝。不過仔細回想起來,我確實不清楚他是什麼時候認識婷的。而且景在男校、婷讀女校,如果沒有什麼特別的契機,想在高一剛入學這會兒追到名校校花,的確不太可能。

  吃完午餐、回程時,我雖然非常非常害羞,還是坐到中間,讓景和娟一左一右夾著我。或許因為景說他現在沒有女朋友吧,明明他跟之前一樣、一直上上下下、來來回回地掃描視姦我淫媚誘人的仙子嬌軀,人家芳心裡卻一點都不生他的氣了。畢竟婷現在還沒成為他的女朋友、景現在仍然單身,遇到美麗性感的絕色女孩、任何男生都會想多看兩眼吧。

  身為美麗的獨生女,爸媽給我設的門禁很嚴,所以娟的媽媽雖然一直想把我留下來吃晚餐,我還是禮貌地嬌聲婉拒、按照預定的時間離開。

  才剛走出社區大門,一陣跑步聲就從身後傳來。我快步閃到路旁、側身回頭觀察,就看到景一直線地跑過來、停到我面前。他臉有些紅、氣有些喘地說,他怕我一個人不安全、想送我回家。

  其實時間還早,地鐵又有女性專用車廂,我一點都不擔心自己的安危。不過景考慮的也有道理,有個值得信賴的男生護送,的確比較安全。

  本來以為景只會陪我到地鐵站,沒想到他跟著進了旁邊的混合車廂。到站下車後,因為人有點多,他就像照顧親妹妹一樣,很自然地牽起了人家的小手,一路護送我回家。回想起他跟婷的戀愛故事,我就好奇地問起,他們學校是不是會跟女子名校聯誼?景點頭回答說有,不過他只是聽人說起而已,還沒有參加過。

  回想起頭一次見到婷時,她穿著齊屄超短儀隊裙、裸露出性感長腿的誘人模樣,我就問走在人家身邊、牽著人家小手的景,他們男生是不是都喜歡儀隊的長腿女孩?不知道為什麼,聽到我的問題,景的臉立刻紅了。過了幾秒鐘後,他轉過頭來、注視著我的眼睛、誠摯地回答說,其實他更喜歡啦啦隊女孩。

  嗯…仔細回想起來,婷初中時就是啦啦隊的,大一時也以校花的身分擔任啦啦隊領舞,只不過她的好姐妹和伴娘都是儀隊的,所以我一直以為景跟我一樣是儀隊美腿控,沒想到他喜歡的其實是啦啦隊。

印度壯陽藥網購藥局,原裝進口,犀利士,威而鋼,必利吉,萬艾可,持久延時噴劑,必利勁,果凍威而鋼,威格拉,犀利士5mg,威而柔,樂威壯 - 賴 avseo99

  因為我在娟家表現得十分優雅得體、很有禮貌吧,她爸媽對我印象很好。當晚娟就幫她媽媽傳話說,下次到她家玩一定要留下來吃晚餐,她爸也說他可以開車送我,不用擔心太晚回家不安全。

  我跟娟本來就十分投緣,又想近距離圍觀景和婷的戀情萌芽,所以立刻回信跟娟敲定了下週的約會,順便要她幫忙留意一下,她哥哥什麼時候跟女子高中名校聯誼。

  星期五晚上,我跟媽媽說明天想借她的鉛筆裙來穿,沒想到她說她的裙子樣式都太成熟了、不適合像我這樣的年輕女孩。媽媽跑到我房間,興致勃勃地幫我出主意、搭配衣裙,結果她挑的每一件裙子,都比上禮拜那件白色連衣裙更容易走光。因為明天是要去好姐妹家玩,人家不好意思說出上禮拜被她哥哥和爸爸視姦裙底的意外,最後只能害羞地接受媽媽的好意。

  雖然媽媽為我搭配的那幾套,裙子都有點太短太性感了,但身為美麗的女孩,到別人家做客本來就應該打扮得漂漂亮亮,這樣才有禮貌嘛。

  星期六清早起來、在浴室裡洗香香,我忽然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既然今天穿的裙子那麼短、一定會被景看到人家淫媚誘人的美臀和私處,那裙裡的內褲就得好好挑選了,畢竟那也算是衣裙搭配的一部分。

  上禮拜的白色連衣裙很簡單,胸罩和內褲都是純白色的情趣薄紗蕾絲,不管是誰都挑不出毛病來。可是媽媽昨晚只幫人家挑了上衣和裙子,今天的胸罩和內褲只能由我自己來了。

  洗完澡、精心挑選了好看的內衣、仔仔細細地穿戴妥當後,臨出門前,俏臉暈紅的我羞答答地提起超短裙裙襬,在落地鏡前再次檢查自己嬌美淫媚的姿容。

  這套非常勾人的決勝內衣,是那個當儀隊隊長的校花表姐送的,不但胸罩只有三分之一杯,內褲也比我平常穿的少女款式性感了許多。雖然人家十分害羞,但這會兒再不出門就要遲到了,而且這套情趣少女內衣的顏色、款式、花樣真的非常非常漂亮,不愧是疼我的表姐、為人家精挑細選的戀愛約會致勝法寶。

  來到娟家、按響門鈴,開門的又是景,而且他又被精心打扮後的我驚豔到了。他紅著臉、一直看人家、傻愣愣地欣賞了好久好久,害人家也被他看得跟著臉紅了。

  雖然人家早有心裡準備、提前好好按住了裙襬,但當景終於從驚豔的石化狀態中解凍、把門拉開時,今天的樓道風烈度竟然強了許多。於是才剛照面、還沒進門,人家今天穿在超短裙裡、預定要給景看的那件情趣薄紗性感內褲,就清清楚楚地落到他的視野裡了。

  幸好,有了上禮拜那兩次走光經驗,我雖然仍然慌亂、臉紅,卻只是羞答答地在景面前小聲嬌呼,沒有發出尖叫聲把娟引來。

  因為芳心裡羞得小鹿亂撞,踩著細跟高跟鞋的我、紅著臉蛋踏進玄關後,竟然就背對著他、打直雙腿彎腰直接脫鞋。當景關上大門、轉過來時,就看到嬌美淫媚的絕色學妹,裸著一雙嫩白修長的極品美腿,短短的裙襬隨風飄盪、粉嫩柔滑的翹屁股微微搖襬,裙裡那件窄小無比、性感到極點的蕾絲情趣內褲,緊緊裹著學妹未經人事的處子淫美鮑!

  感應到身後男生色瞇瞇的視線、彷彿化身為觸手、在人家玉白滑膩的翹屁股上來回搓揉、在人家淫媚誘人的美騷屄上來回摳弄。羞得想死的我,這才注意到自己剛剛在慌亂中,竟然忘了應該要先蹲下來、撫好裙襬再脫鞋,而不是像平常在自己家一樣、背對著大門直接彎腰。

  幸好,當娟洗好手、從廚房裡出來時,我已經脫了鞋、直起了身子、小手按著短短的裙襬,沒有讓她看到我剛剛彷彿在色誘她哥哥的那一幕。

  跟娟一起上樓時,裸著一雙嫩白長腿的我,小手輕輕撫著超短裙,優雅嫵媚、一步一搖地踩著貓步。來到轉彎處時,我羞答答的撩起秀髮、千嬌百媚地回眸,眼睛裡水波盈盈、充滿春情媚意地看向守在樓梯底下、腦袋高高舉起、褲襠緊緊繃得像座大帳蓬的他。

  快到中午時,娟的爸媽回來了。可能為了表示對小客人的重視吧,娟的爸爸如同守護公主的騎士一樣,站在樓梯底下、高高昂起頭、對人家行注目禮。

  雖然覺得自己好像被當成了小公主、感覺有點開心,但人家今天穿的不是上禮拜那樣的及膝裙,而是非常非常短的迷你裙,所以在守護騎士一眨也不眨的注視下,我雖然嬌羞無比、小心翼翼地按住了裙襬,下樓時還是讓娟的爸爸、盡情欣賞了人家嫩白晶瑩的絕美長腿,還有人家超短裙裡、那件誘人到極點的情趣內褲。

  上車前我忽然想到,人家今天的裙子那麼短那麼性感,如果還是坐在中間,娟的爸爸肯定能在廣角後視鏡裡、清清楚楚地看到人家裙裡的內褲和小嫩屄。不過轉念一想,這只是人家第二次到娟家做客,而且剛剛下樓時,人家的裙底就已經被娟的爸爸看光光了,所以我雖然非常非常害羞,還是沒有換座位。

  來到餐廳,我很自然地跟上禮拜一樣,小手撫著短短的裙襬,挨著景坐到他身邊。等上菜的時候,我小聲問景、什麼時候要跟女校聯誼。聽到人家的問題,他的臉立刻紅了,不過還是老實地回答我說,他已經有喜歡的女生了,現在對聯誼沒有興趣。

  我輕輕地哦了一聲,不過心裡卻有點納悶。景跟婷這是搭上線了?可是過去這一個禮拜他應該沒參加聯誼吧,他跟婷到底是在哪認識的呀?難道是補習班?

  吃過午餐,娟的媽媽領著我們兩個女孩逛街買衣服,兩個男士負責在後面拎包。因為今早的內衣選擇困境,我想多買幾套性感一點的新內衣、讓搭配的選擇多一點,但又有點煩惱、不太好意思跟媽媽開口。正好,娟的媽媽可以提供成熟的意見,我又不用擔心她跟我媽說起,於是我紅著臉蛋、羞答答地跟她提出需求,她聽了就笑吟吟地帶我和娟去內衣專櫃。

  娟的爸爸和哥哥,遠遠地守在專櫃外。娟的媽媽牽著我的小手,一邊挑內衣,一邊樂呵呵地問我是不是有喜歡的男生了?我紅著臉蛋嬌聲說沒有,但又心慌慌地忍不住看向店外、那個看盡了人家裙底的帥氣男生。

  娟的媽媽挑了幾套很漂亮很迷人、很合我心意,而且跟我今天穿的差不多性感的情趣薄紗鏤空內衣。初一的女孩乳房還在發育,之前的罩杯大小可能已經不合適了,所以她請店員小姐過來,重新為兩個女孩再量了一遍,然後我跟娟才各自去試穿新的胸罩和內褲。

  褪下衣裙、對著鏡子脫到全裸,我分別試穿那幾套非常性感的情趣內衣,紅著臉蛋欣賞鏡中嬌媚誘人的絕色少女。雖然有點超過預算,但這幾套內衣我都很喜歡,所以換回原來的衣裙後,我就刷媽媽給的副卡、買下所有內衣。

  娟也買了幾套,不過她挑的風格都比較可愛,不像我剛剛試穿、買下的,全都是性感誘人的情趣薄紗款式。來到店外,我很自然地把手上的袋子交給景。直到幾分鐘後,發現娟還一直提著她自己的內衣、沒有交給哥哥,我才忍不住羞紅了臉蛋,但又不好意思把人家的情趣內衣、從景手上搶回來。

  逛街逛了一下午,跟他們一家吃完晚餐,娟的爸爸問起我家地址時,景立刻就搶著說他要護送我。走了一下午的路,其實人家比較想搭汽車,但景像隻可愛的小狗狗一樣、眼巴巴地一直看著我,所以我心一軟、甜甜地跟娟還有她爸媽嬌聲告別,然後就讓景牽起人家柔若無骨的小手,跟他一起走路去搭地鐵。

  接下來那個週六,是表姐她們學校校慶,我跟娟約好一起去找我表姐玩。

  如果只有女孩子,我原本打算穿簡單一點,但娟說她哥也要來,所以清早起來洗香香之後,我穿了清涼裸露、十分誘人的小背心和超短裙,而且裡面搭配的蕾絲胸罩與情趣內褲,都比上禮拜特地露給景看的那一套更淫媚更性感。

  才剛走出社區,就看到娟笑咪咪地對我揮手。她身邊的哥哥當然也看到了我,不過因為人家今天實在打扮得太性感太誘人了,他驚豔地完全忘了揮手,倒是他的褲襠沒有忘記、無比迅速地膨脹起來、緊緊繃出了一座金字塔,害人家羞的都不敢看他了。

  來到表姐她們攤位,我跟娟在裡面試穿儀隊制服,景跟其他女孩的親友等在門外。娟的身材比較尋常,很快就找到了合適的制服,但我的腰肢很細、屁股又特別翹,表姐特地為我準備的那件裙子還是太短了,好不容易才找人去儀隊庫房,翻出了腰夠細、下襬也夠長的儀隊裙。

  當表姐忙著打電話、尋找適合人家的裙子時,下一位想試穿儀隊服的女孩,就先被其他學姐領了進來。看到那張清麗甜美的俏臉、窈窕曼妙的身姿,我驚喜地差點喊出了婷的芳名。幸好人家即時想起,重生為女孩的我,現在不應該認識她,她也不可能認識我。

  因為我已經都穿好了,只差裙子而已,所以等到婷終於把全套制服穿妥,我也拿到、換好了剛剛送來的新裙子,羞答答地對著鏡子、仔細拉扯輕飄飄的齊屄裙襬,然後踩著細高跟短靴、裸著一雙嫩白修長的極品美腿,跟同樣穿了高跟短靴、但裙襬高度比我低了許多的婷一起步出教室。看到兩位極品美女出來,守候在外面的鎂光燈立刻閃爍成一片光海,將我和婷的嬌媚倩影紀錄到相機的記憶卡裡。

  雖然我只看過儀隊影片、沒有正式練習過,但這會兒只是拍照、不是錄影,所以穿著齊屄超短裙的我,很快就在景面前,紅著臉蛋擺出各種最性感、最誘人、最容易走光的儀隊動作,讓蹲在地上的他一邊連按快門、一邊視姦欣賞人家淫媚絕美的裙底春光。

  趁著變換姿勢的時候,我悄悄看了婷那一邊。她的側顏就像我記憶中一樣漂亮,性感窈窕的身材也十分勻稱誘人。而且讀高一的她,這會兒已經是另一所女校的儀隊隊員,做出來的動作比我標準多了。

  不過我的腰肢比她更細、屁股更圓更翹、全裸的雙腿比穿了絲襪的她更嫩白更修長、輕飄飄的齊屄百褶裙更是短得不能再短了。雖然我們倆走出教室後很快就分開,各自讓自己的朋友拍照,但在場所有男人肯定都記得剛剛那一幕:兩位大美女雖然個子差不多高、臉蛋身材也各有千秋,但我的裙襬下緣足足比她高出了好幾公分,而且超短裙下那雙晶瑩剔透的極品美腿,也比婷的絲腿更性感更誘人。

  明明都正面遇到了婷,景卻完完全全對她視而不見。中午,表姐跟我們一起吃飯時,整理照片的景直接就把婷的那半邊裁掉了,只留下美麗性感的我羞紅臉蛋、撫著齊屄裙襬、嬌柔嫵媚地步出教室那一幕,而且立刻設置成他的手機桌布。

  雖然人家十分害羞,但我終於確定,景已經完完全全迷上了我,他的眼裡再也放不下其他女孩了。就連他前世的愛妻,穿著超短裙、露出絲襪美腿從他面前走過,景竟然都沒有對婷留下印象。

  這天跟娟的爸媽吃完晚餐,景又跟他爸爸爭搶、自告奮勇地護送我回家。當我們倆手牽手、走到我家的社區大門外時,景終於鼓起勇氣、脹紅了臉,結結巴巴地跟我告白,希望我能當他的女朋友。

  雖然因為前世的記憶,我一直沒把他當成異性,但在這個世界當了十多年的女孩、又在青春期出落為絕色仙子的我,真的覺得景很帥、很可愛,跟他在一起讓人家很舒服。

  回想起來,今早巧遇到婷的時候,我其實是有些慌亂的吧、芳心裡害怕景會被她奪走。所以明明可以跟她錯開時間、分別離開教室,但當我發現自己的長腿比婷的更嫩白更性感、裙子又短得足以吸引所有男人目光時,我就故意快步跟上她、跟她一起踏出教室,讓守候在門外的男人,通通都只注意到人家刻意裸露出來的極品美腿。

  前世裡,景很可能就是陪妹妹來玩、在校慶上對婷一見鍾情、對她展開猛烈追求、最終抱得美人歸。不過在這個世界,我成了娟的好閨蜜,又憑著美貌迷倒了景。於是在社區的大門外、樹蔭下,此刻的他一臉傻氣、忐忑不安地等待佳人的回答。

        X        X        X

  兩年半後。

  當景面試通過、提前錄取了一流大學,捧著鮮花第N次向人家告白時,被他苦苦追求了兩年多的我,終於紅著臉蛋接過花束,羞答答地嬌聲同意當他的女朋友。

  我跟娟一直都是最要好的閨蜜,她爸媽也一直都很疼我。尤其是娟的爸爸,簡直把人家當成了心肝寶貝來呵護、恨不得把我一直捧在他的掌心裡面、將人家緊緊抱在他的懷裡。如果娟的性子不是跟她媽媽一樣大咧咧的,她肯定早就吃醋了吧。明明她才是親生女兒,但在她爸爸眼裡,嬌柔嫵媚的我永遠都被排在第一位、是他唯一的心尖寵。

  每個週末到娟家玩時,我都一定會打扮得漂漂亮亮、淫媚性感,讓深深迷戀著我的景、還有娟那視我為己出的爸爸,每個禮拜都能盡情視姦欣賞人家絕美誘人的仙子嬌軀。

  因為景不用再準備大考,美麗無比的我也已經內定錄取了女子儀隊名校,所以跟景正式交往後不久,恩愛甜蜜的我們倆就忍不住偷吃了禁果,讓他用粗長無比的大肉棒為人家開苞、狠狠插入了人家緊窄濕滑的名器美屄裡。

  雖然原本就聽說過,女孩子的性高潮比男生持續得更長久,但當人家終於被景破處、忍過了最初的劇痛與不適之後,海嘯一般洶湧而來的快感還是迅速淹沒了人家的心神,讓紅著臉蛋躺在床上、嫩白修長的美腿張開、任由男友使勁抽插的我,忍不住就酥爽舒服地嬌聲浪叫起來,讓心愛的男友更加勇猛地在人家蜜穴裡深耕重耘,反覆帶來了一波又一波、連連疊加、層層倍增的性愛歡愉。

  極致歡悅的完美性愛,讓我和景都感到十分滿足,小倆口變得更加恩愛甜蜜、更離不開彼此了。不過,雖然人家真的很享受他的插入、每次做愛都被他幹得很爽很爽,但我也很慶幸自己、當初遲遲沒有答應景的追求,一直拖到他錄取了名校後才跟他交往。要不然耽溺於性愛歡愉中的他、很可能會荒廢了學業,沒能像前世一樣考上一流大學。

  前世裡,景是高一時就追到了婷,他們倆很可能也是在高中時就偷嘗了禁果。不過初一時的我,就已經比高一的婷更美麗、更性感、更誘人了,何況經過兩年來的發育,人家的乳房已經又大了不少,讓娟的爸爸讚不絕口、愛不釋手。

  如果景提前嘗到了人家的美穴滋味,肯定會天天只想著跟絕色女友做愛、再也讀不下書吧。畢竟我不但擁有比婷更清麗更甜美的嬌顏、更淫媚更性感的仙子胴體,而且人家的名器美屄既好看又好幹、明明已經被景的大肉棒抽插內射過無數次,但只要他一拔出去,人家的粉嫩淫鮑就會立刻恢復成處子般的模樣,彷彿從來沒有被男人開苞臨幸過。

  因為我的小嫩屄實在太美太誘人了,景在約會時總是喜歡跪下來,掀開人家的裙襬、撥開人家的情趣內褲,用他深情的舌頭舔弄吸吮人家的美騷屄,讓嬌羞無比的我忍不住一邊呻吟一邊高潮,小穴裡帶有淡淡花香的淫汁蜜水噴湧而出、澆得他滿頭滿臉。

  從景錄取名校、到暑假結束前他去大學報到,我們倆在娟的掩護下,享受了無數次的性愛歡愉。雖然開學後我們倆即將兩地相隔,但過去三年我們本來就只有週末才見面,交往之後也只有週末才做愛,所以只要景每個禮拜都回來,對我來說他就好像從來不曾離開。

  雖然表姐一直希望我成為她的學妹、延續她母校的儀隊輝煌,但爸媽覺得那所學校太遠了,地鐵要轉兩趟才能到,他們很不放心,所以我選擇了離家最近的女子儀隊名校,成了婷的學妹。

  從小到大一直都是校花的婷,那回參加儀隊敵校的校慶後,原本很擔心她二年級接任儀隊隊長,會遇上那個臉蛋身材都極其完美的女孩。沒想到一直到她拿下全國優勝、甚至高中都畢業了,竟然再也沒見過那個淫媚誘人的美腿仙子。直到升上大學、偶然返回母校,婷才終於再次見到了我。

  身為美麗無比的校花,婷有個相當奢侈的煩惱,那就是追求者太多了。雖然她有許多同齡的好姐妹,但這種令人忌恨的困擾實在沒辦法跟她們開口,所以直到她跟我重逢、又和我成了好朋友,婷才終於可以毫無顧忌地,跟比她更漂亮更性感的閨蜜學妹討論這個問題。

  婷一直很想知道,那些追求她的男生到底是垂涎她的美色、還是真的喜歡她這個人,所以她想拜託我穿得性感一點、假扮成她表妹、陪她跟男生約會,這樣肯定能篩選掉那些只是單純想跟她上床的男生。

  雖然婷不知道,但我其實已經搶走了她的男朋友,所以當婷跟我提起這個構想時,心虛的我根本不好意思拒絕她。

  頭一個接受試驗的男生,外在條件非常非常優秀。如果他能順利通過考核,就會成為婷的第一任男友。

  約會當天,我穿了一件輕飄飄的、非常性感的百褶迷你裙,裸露出嫩白修長的極品美腿。婷已經事先跟對方說了,會帶表妹一起來,所以我跟她在大學門口集合,等男方開車過來。

  一見到美麗無比、嬌媚誘人、裸著一雙嫩白長腿的我,那男生的目光就色瞇瞇地、簡直像是要把我從頭到腳舔過一遍一樣。

  雖然已經在心裡把他判了死刑,但噁心感不能當成證據,所以當他邀我們上車時,我還是強忍著不適、努力發揮了演技,甜甜地嬌聲說這輛車好寬敞,人家想要坐前面。

  因為婷在後面盯著,他應該不敢偷摸人家的大腿,而且穿超短裙的絕色女孩主動要求坐到駕駛座旁邊,好色的他根本不可能抗拒人家的誘惑。

  上車坐好之後,繫上的安全帶深深陷入了我的乳溝,完美強調出人家軟嫩、高聳、誘人無比的極品美乳。我假裝沒注意到安全帶的事,紅著臉蛋用小手撫平裙襬,但實際上卻是輕輕地把裙襬撩得更高、露出了更多大腿肌膚。

  原本今天是要看電影,但如果我想繼續保護婷、待會兒就得主動坐到他身邊、把他和婷隔開。一想到人家得跟他坐在一起、在昏暗的影廳裡度過漫長的兩個小時,好色的他肯定會想盡各種藉口偷摸人家的大腿、愛撫人家的酥胸。

  光是稍稍想像一下,就讓人家的背脊湧上一股惡寒,所以我當機立斷、趁他仍在視姦人家的美乳與大腿時,甜甜地嬌聲對他說,今天是不是要去打保齡球?人家最喜歡打保齡球了呢。

  婷收到了我的眼神暗示,沒有開口。開車的男生明顯有點錯愕,但立刻就笑著迎合我說,他有好一陣沒有打了,的確有點手癢,不如就在看電影之前先去打個幾局。

  如果是正經的男生,肯定會提醒女孩、穿超短裙不適合打球,何況婷跟他原本只約了要看電影。他的回答顯然是色慾勝過了理智,擺明就是想讓穿著迷你裙的我,在高高的球道上裸露春光給他看。

  來到球館時,景已經等在裡面了,隨時可以援護我們。開車的男生登記了球道後,我跟婷就坐在底下、靜靜看他一個人打球。

  那男生一開始還很沒有眼色,努力地想拉我上球道打球,熱情地說他很厲害、可以一對一教我高級擲球動作。直到他終於發覺婷面帶寒霜、我也不再嬌笑著敷衍他之後,他才意識到不對,灰溜溜地走了。

  雖然是認清了一個男人,但婷的心情還是有點失落,所以跟景會合後,我們就去附近的咖啡館,兩個人靜靜地陪她。婷和景明明已經是第二次碰面,但他們倆都對對方完全沒有印象。不過心虛的我,並沒有提醒他們、其實三年前他們就見過對方了。

  當咖啡送上來、服務生離開後,婷苦笑說,身邊的姐妹都很羨慕她,覺得有好多高帥富追求她。但就像今天這個一樣,雖然外在條件看起來都很好,但她根本不知道對方到底是真心喜歡她,還是只想把她抱上床。

  婷喝了一口黑咖啡,放下杯子後問我,跟男朋友是怎麼認識的?我紅著臉蛋嬌聲說,他是我好姐妹的哥哥,因為常常去他家玩,就跟他熟稔了起來。

  因為幾個月來的極致性愛,景覺得他已經完全得到了人家的芳心吧,所以我回答完之後、他就補充說,其實我們倆是一見鍾情,頭一次見面時他就愛上了我,而且他覺得我應該也是那時候就愛上了他。

  回想起在娟家頭一次見面時,我們倆紅著臉蛋、傻愣愣地在門口對視了好久好久。俏臉上浮起紅雲的我、立刻嬌聲說才沒有,人家才沒有那時候就愛上他。明明是他追人家追了兩年,我覺得煩不勝煩,才勉為其難地答應他。

  看到我嬌羞無比、拼命狡辯的模樣,婷輕聲笑了出來,氣氛總算歡快了一點。

  吃完甜點、喝完咖啡,跟我一起把恢復好心情的婷送回女生宿舍後,早就迫不及待的景立刻驅車前往賓館,把美麗無比的女友抱到床上。

  雖然婷跟景之間、應該是完全沒有擦出火花,但我明明搶了人家的男朋友、竟然還在傷心失落的她面前秀恩愛,心裡實在很虛,所以來到賓館,我在床上就對景特別嬌柔順從、對他特別癡纏,讓憋了一個禮拜的他享盡了豔福,差點忘了要在門禁前把我送回家。

  幸好,景以為女友今天在床上的嬌柔表現,是因為我太愛他、太思念他了、受不了兩地分隔的相思之苦,完全沒想到其實是因為婷的緣故。回家路上,景深情無比地對我說,他計算了學分、可以在三年內就拿到學位,這樣等我高中畢業,他也開始工作,就可以把我迎娶回家了。

  看到景對人家深情一片的真誠目光,我羞得忍不住臉紅了。不過一想到結婚後,就可以天天享受性愛,不用像現在這樣遮遮掩掩、一個禮拜只能做一下午,我忍不住就夾緊了雙腿,嬌滴滴地嗯了一聲。直到回到家、在浴室裡洗香香的時候,我才忽然驚覺,人家竟然那麼輕易地就接受了他的求婚。

        X        X        X

  儀隊到外地比賽時,來到景他們大學所在的城市,我就趁傍晚練習完後的自由活動,在性感無比的校服外裹上一件及膝風衣,去景的大學參觀他的寢室。

  搭乘充滿熟悉感的老舊電梯上樓,走過那個跟記憶中一般無二的甬道,景領著人家來到那個我前世也住過的寢室、轉動把手推開了門。

  我前世裡睡的那張上鋪,現在堆滿了雜物。景解釋說那個床位沒人,大家都把暫時用不到的東西放在那裡。

  看著寢室裡那兩張熟悉的、比記憶中顯得更青澀的老朋友面孔,我甜甜地露出酒窩、對他們展顏一笑,嬌聲說你們肯定提前整理過了,男生寢室不可能這麼整潔。

  我當然知道。因為前世裡,婷過來參觀寢室前,景就用好幾頓的夜宵、哀求我們陪他一起大掃除。

  因為通風有點不良,聞到充滿男性荷爾蒙、略帶有汗臭味的寢室空氣,我感覺有些熱、有點悶,就用玉白小手輕輕解開腰間繫帶、在三個男生直勾勾的注視中、優雅嫵媚地輕扭纖腰褪下風衣,露出人家裡面那套性感無比的、為儀隊隊長訂做的高中女子名校校服,還有輕飄飄的齊屄百褶裙下、那雙嫩白修長的極品美腿。

  看到女神曲線畢露、大腿全裸、齊屄裙襬隨時都有可能飄起來的誘人模樣,嗓門最大的老萬立刻靠了一聲、對景高喊說老三你那張桌布居然是真的!真的完全沒有P過!

  景得意洋洋地掏出手機、解了鎖,一邊展示桌布畫面給室友看,一邊驕傲地說其實那是三年前的照片、萱她現在的身材可比初一時更好了。

  恍惚間,我想起了前世裡的類似記憶。只不過當時站在這裡、脫下風衣、裸露嬌軀的是婷,而我則是在淫媚誘人的女神面前,跟另外兩個室友一起高高頂起褲襠。

  如今成為女孩、站在這裡的我,臉蛋比婷更甜美、身材比例更勻稱、腰線比她高、美臀比她翹。雖然前世的她、還有現在的我,姐妹倆都是穿齊屄超短裙,但人家的裙襬下緣、可是足足比婷高了好幾公分呢。

  因為景特地展示了那張桌布,我就假裝是這時才忽然想起來、甜甜地嬌聲跟他說,老公你那張照片,其實也拍到了婷哦!校慶那天、她跟我一起換好儀隊制服,我們倆是一起走出教室的。照片上被你裁掉的那個女生、其實就是婷哦。

  景聽了愣了一會兒,回答說不可能吧,他雖然沒什麼印象,但記得旁邊那個女生的腿很短。我俏臉暈紅芳心暗喜,知道景真的完全不記得當時的情景了,但身為婷的好閨蜜,我還是輕飄飄地打了他一下,嬌聲說那個女生的腿才不短呢、明明也是個大美人!而且她真的是婷,老公你回去把照片翻出來就知道了。

  因為出門在外,儀隊的自由活動時間不長,人家還想跟景共進晚餐,所以我只在他們寢室裡待了一會兒就走了。臨出門前,我注意到牆上有個特別白的、A4大小的痕跡,顯然是他們大掃除時才剛剛撕下的。因為時間實在過去太久,我完全想不起來那裡貼的到底是什麼。只有A4而已,應該不是女明星的性感寫真海報吧?

  當天夜裡,在儀隊下榻的飯店中,我夢到了牆上那張A4紙。前世的這時候也跟現在一樣,網上很流行變身題材的小說,於是老塗就很白癡地印了一張寢室公約說,如果有誰忽然變成了絕色美少女,一定要記得讓兄弟們爽爽。

  包括我在內,我們寢室所有的人都簽名了。

  清早起來,回想起夢中的A4紙,我羞得連粉頸都紅了。雖然人家已經被景開苞、又在每個週末跟他做愛,算是初步履行了那張公約,但「兄弟們」明顯指的不是一個人,而是寢室裡簽了名的每一個男生,所以變成絕色美少女的我,也應該跟另外兩個室友上床吧。

  幸好、仔細推敲條款裡的字句,我發現了兩個可以規避的漏洞:我不是「忽然」變成絕色美少女,是耗費了十幾年才長成的。而且「爽爽」這個詞涵義很廣泛、不一定是上床。理論上,昨天我在他們寢室裡脫下風衣、裸露嬌軀,讓老萬和老塗爽得高高頂起了褲襠,其實人家就已經達成所有約定、讓他們倆爽爽了。

  嗯,沒錯,就是這樣!嬌軀仍然蜷縮在被子裡的我,紅著臉蛋安慰自己,美麗的女孩本來就有特權嘛。不是人家賴皮、是公約寫得不夠清楚。誰叫老塗自己要用那麼曖昧模糊的字句?他沒辦法幹人家、沒辦法用他的大肉棒插進來,全都要怪他自己。

  當天的儀隊比賽後,看到陪景一起來觀戰的老萬和老塗,我忍不住就羞紅了臉蛋,深怕他們會想起前世的記憶,拿著那張已經被撕下的公約、來找人家履行約定。

  雖然儀隊之後也有好幾次再去那個城市比賽,但羞得不願見到兩位舊友的我,再也沒有去過他們寢室,每次都直接把景叫出來陪人家。

  寒假時,老萬和老塗不請自來,殺到了景家做客,於是之前刻意避開他們的我,就又遇上了這兩個讓人家嬌羞無比的債主。

  幸好,他們完全不記得前世那個男生的我。對他們來說,那張空床本來就沒人睡,是三個人共用的雜物堆。

  景每個週末都能享用人家嬌美淫媚的身子、將他足足憋了一個禮拜的濃精通通射進人家小穴裡,所以他早就忘了三年前那張照片的事。倒是老萬和老塗一直牢牢記得,一來就要景趕快翻出RAW檔,他們倆想看看女神的高清照片原圖、而不是那個只有手機屏幕大小的截圖。

  景一邊咕噥著說,明明他記得被裁掉的是個短腿妹,根本不可能是婷,但他還是老老實實地連上NAS,按照日期找出我跟婷的合影。

  RAW檔很大,畫面由上而下一截一截地分段顯示出來,一時還沒有刷到兩位女孩的腰部。

  我跟婷的個子本來就差不多高,她的臉蛋也十分漂亮,所以看到照片上嬌媚甜美的婷,老萬和老塗立刻狠狠搥了景的肩膀,嚷嚷著說兄弟你太不仗義了,明明認識這麼漂亮的大美女,居然都不介紹給兄弟認識認識。

  照片繼續往下刷新之後,景終於知道為什麼他會把婷記成了短腿妹。不是婷不夠美、也不是她的腿不夠長,只是因為走在她身邊的我,玉腿更白裙子更短、臉蛋身材也比婷更漂亮更性感、完完全全奪走了在場男人的所有目光。

  聽說婷跟我是好閨蜜、現在沒有男朋友,老萬和老塗立刻翻身跪倒在人家的齊屄裙襬下,昂著頭、眼巴巴地哀求我把婷約出來。

  我羞紅臉蛋、小手緊緊按住裙襬,不讓他們藉機偷看人家裙裡的情趣內褲與美騷屄。然後我甜甜地嬌聲說,幫忙傳話可以,但要追的話只能靠你們自己。婷可是她們學校的校花,追她的高帥富、光是人家見過的就已經有一打了。

        X        X        X

  兩年半後。

  景實現了他當初求婚時的承諾,只用三年就拿到學士學位,在我高中畢業典禮隔天、興奮激動地迎娶了我。

  婚禮上,婷和娟都當了人家的伴娘,而擔任伴郎的老萬和老塗,這會兒分別是婷和娟的男朋友。

  我的新娘白紗是以儀隊服為基底、請名家設計的,酥胸半露、裙襬極短,搭配超級性感的蕾絲吊帶大腿襪,裸露出人家輕飄飄的白紗裙襬下、嫩滑晶盈的絕對領域。

  穿著誘人到極點的迷你裙婚紗,在爸爸的攙扶下嬌羞無比地踏上紅毯,讓他將美麗女兒的玉白小手、交到新郎手中。看到景對人家驚豔又深情的目光,恍惚間我不禁想起了前世,也是在這個教堂裡參加婚禮。只不過當時的我是伴郎、站在景的斜後方。沒想到重生之後,人家出落為美麗無比的女孩、比婷這個當年的新娘更漂亮更性感,把她從景的身邊擠了出去、讓她成了伴娘。

  在證婚人面前,我跟景完成誓約、嬌羞無比地讓他掀開人家的頭紗、激動又深情地和我相擁激吻。之後在婚禮的最後一個環節,婷幸運地接到了我拋出的捧花,紅著臉蛋接受好朋友們的祝福。

  接到捧花的婷、之後很快就嫁給了老萬,果然成為緊隨在我跟景之後,最早結婚的一對戀人。

  娟跟老塗的感情一直很好,但大學畢業後、她又工作了好幾年才出嫁。倒不是她不想結婚,只是因為娟覺得娘家太舒服了,有疼她的爸爸媽媽和哥哥,美麗又賢惠的嫂子又是她最要好的閨蜜。所以一直到老塗終於存夠了錢、買下了娟家樓下那一戶當做婚房,娟才爽快地同意他的求婚,反正回娘家就是幾步路的事。

  婷從大學畢業後,就到我們倆的高中母校教書,同時兼任儀隊指導老師。比婷小了三屆的我,大學畢業後也回母校任職,成為跟婷不同科別的同事,兼任網球隊的指導老師。

  因為不同科,我跟婷之間完全沒有任何競爭和摩擦,兩個人一直都是十分要好的閨蜜,中午總是愉快地一起吃飯,下班後和週末假日也時常相約小聚。

  老萬非常疼他美麗的妻子,每天一下班就立刻開車趕過來接婷。因為社團練習往往拖得很晚,婷指導完儀隊時,我也才剛把網球場和器材室鎖上,所以我天天都跟婷一起下班,跟她小手牽著小手、姐妹倆一起走到校門口,順便蹭老萬的車,讓他載我回家。

  儀隊比賽得穿迷你裙與高跟短靴,所以婷平常指導儀隊時,都會換上齊屄超短裙與細跟高跟鞋,這樣示範動作的時候比較精準方便,不會因為裙襬太長、鞋跟太矮,而影響了學生的理解。

  我們學校的網球裙是輕飄飄的齊屄百褶裙,所以擔任指導老師的我,在社團活動時也穿得跟學生一樣性感。不過打網球得跑來跑去、而且高跟鞋會踩壞球場,所以每天傍晚、我跟婷一起去搭老萬的車時,我們姐妹倆的齊屄裙襬高度幾乎是一樣的,因為她穿了十分性感的細跟高跟鞋,而我穿的是方便跑動的平底網球鞋。

  婚後生活十分幸福的婷,非常非常感激我,因為她知道當初老萬會認識她,是因為校慶時,她的裙襬比我低了好幾公分的那張照片。明明她比我大了三歲,當時已經是高一的校花儀隊美腿妹,但跟剛剛升上初中、俏臉仍然帶了點稚氣的我相比,她引以為傲的絲襪美腿,竟然完完全全比不上我嫩白全裸的長腿。

  明明每天指導社團活動後,我可以在老萬過來之前脫下運動鞋、換上跟婷一樣性感的細跟高跟鞋、將最淫媚最誘人的美腿展示給老萬欣賞。但為了跟好閨蜜保持視覺上的一致,讓開車過來的老萬,一眼看過來覺得我們姐妹倆的腿一樣長、一樣嫩白好看、齊屄的裙襬也高度一致,我總是委屈自己配合婷的腿長,天天都穿平底鞋陪她下班。

  如今的婷家庭美滿、工作穩定,又有貼心的閨蜜一直陪伴在身邊,她覺得自己實在太幸福了,而且這一切全都要感謝我。

  婷覺得,如果她沒有幸運地認識我,當初可能就會跟那個保齡球男交往、然後被對方騙上床、始亂終棄了吧。

  明明人家搶了她前世的男友與丈夫、每天晚上都盡情享受景的大肉棒插入,但婷卻一直覺得我是她的恩人,完全不知道她原本可以得到更完美的愛情、更性福的人生。

        X        X        X

  自從高一那回去參觀景的寢室、又在夢中想起了前世的宿舍公約,只要我在現實中遇見老萬或老塗,當天晚上就一定會按照遇見他們的先後次序、在夢裡分別跟他們單獨相會。

  因為成為絕色美少女之後,我沒有履行約定讓他們爽爽、對他們懷有負罪感吧,每當我在夢裡遇見他們時,夢中的場景、對話、互動,都一定會往色情的方向快速偏轉,最終讓我淫媚誘人的絕美騷屄、被夢裡那個男人的大肉棒狠狠插入。

  因為是在夢裡,我根本不會察覺那是夢。不管劇情多麼荒誕可笑、前後時序多麼古怪錯謬,夢中的我都會以為一切是自然而然的發展,完全無法意識到任何不合邏輯的地方。

  雖然從睡夢中醒來後,我能清楚地分辨出那只是夢。但當人家陷在夢境裡時,卻把一切都當成了現實,以為自己真的跟景的室友做愛了,在心愛的男友看不到的地方,被他信任的同學、不戴套就插入了人家緊窄濕滑的名器美屄裡、將他們燒灼滾燙的濃精注入人家的仙子嬌軀,讓人家深深感到羞恥與屈辱的同時,卻又被他們的大肉棒幹得好快樂好舒服、好爽好爽。

  在現實裡,景的宿舍寢室我只去過那一次。但在夢境裡,我經常穿著齊屄百褶裙、打直雙腿彎腰趴在桌上,讓身後的男人掀起人家的裙襬、撥開人家的情趣內褲,用他的大肉棒狠狠插進來,讓人家在心愛男友的書桌上、對著景跟我的甜蜜合影,一邊嬌羞無比的高聲浪叫、一邊被男友的同學幹得連連噴潮。

  明明只是夢境而已,但每次人家在夢裡被老萬或老塗插入,隔天醒來時夢中的記憶卻不會變淡,彷彿夢中的淫事真的在現實裡發生過。

  幸好,夢中的情節多半非常可笑,時間軸也常常混亂,所以雖然清醒過來的我,仍然記得夢中的場景細節、還有被他們插入內射時的極致酥爽,但只要抓住一兩處破綻,就可以確定那其實只是羞人的淫夢,並不是真的在現實裡發生了。

  比如說,明明人家只去過景的寢室一次。但在景畢業前,每當我在夢裡跟他們倆激情歡愛,場景幾乎都是在那個寢室裡。明明升上二年級後他們已經換了寢室,但夢中的我卻一直都在同一個寢室裡,嬌羞無比地接受他們倆的調情、愛撫、激吻、插入。

  因為只是夢而已,即使我在夢中被他們連續幹了好幾個小時,現實中卻可能只是幾秒鐘,所以如果我當天遇到了老萬、老塗好幾次,晚上入睡後就會按照遇見他們的次序、一個淫夢接著一個淫夢。而且清早醒來之後,每一個夢裡的劇情我都記得清清楚楚,彷彿人家一個晚上、就被他們幹了足足幾十個小時。

  雖然所有的淫夢我都不曾淡忘,但其中偶爾會有一些場景特別連貫、邏輯特別嚴密、人家又被幹得特別酥爽的優質劇情,讓我常常忍不住主動回憶起來,彷彿人家真的在現實裡、享受過那一次又一次、羞死人的甜美性愛。

  在我跟老萬的無數夢境性愛裡,我最喜歡的是去遊樂場、雙重約會那一次。因為夢裡的情節幾乎全都和現實發生的一模一樣,只是和我做愛的景,在夢裡換成了老萬。

  夢裡,我和老萬甜甜蜜蜜地相擁、激吻,走過限時情侶通道,登上平常得排好幾個小時的摩天輪。當車廂緩緩升高,穿著齊屄超短裙的我就羞答答地趴到窗玻璃上,讓老萬從身後惡狠狠地幹人家、而且把人家幹得好爽好爽。

  當我一邊噴潮、一邊嬌聲浪叫時,婷和景卻在地面上、人家的視野裡,來回尋找我跟老萬的身影。因為情侶通道已經關閉,他們不知道我跟老萬早就排到、這會兒已經在高空中、甜甜蜜蜜地享受性愛了。

  現實中的摩天輪,繞一圈其實費不了多少工夫。但在夢裡,我和老萬卻在半空中歡悅激情地連做了好幾個小時。在最高處時、車廂搖晃得特別厲害,而且人家羞答答地趴在窗玻璃上、會害怕自己不小心推開玻璃掉下去,於是蜜穴就夾得特別緊、吸得特別狠、讓身後幹著人家的老萬連連嘶吼,說他從來沒有幹過這麼緊的屄。

  當車廂來到低處時,人家不但會害怕被底下的人發現,還得時時注意行進的速度、估計還有多久就要讓老萬拔出去,要不然人家來不及整理衣裙、就會被排在外面的遊客發現,美麗無比的我剛剛一直在半空中被男人幹。

  因為是在夢裡,有時候眼看著已經快到地面了,摩天輪卻頓了頓、開始以反方向重新旋轉、升高。於是我跟老萬在搖搖晃晃的車廂裡、變換、嘗試了好多不同的高難度體位,足足享受了大半天的性愛,讓他把人家幹得好開心好舒服,簡直爽得不想離開這個車廂、不想回到地面上了。

  在我跟老塗的無數夢境性愛裡,我最喜歡的是在娟家廚房裡的那一次。理由一樣,因為夢裡的情節幾乎全都在現實裡發生過了,只是和我偷情的男人在夢裡換成了他。

  夢裡,我和老塗在廚房激吻、做愛,娟他們一家都在客廳看電視。雖然老塗插入人家的時候,電視上正播到最精采的片段、娟他們不太可能起身離開,但客廳離廚房那麼近,聲音的傳播又是雙向的,如果人家一不小心、在廚房裡嬌聲浪叫起來,那客廳裡的人肯定會察覺,有兩個人偷偷摸摸離開了沙發、躲到廚房裡做愛了。

  雖然客廳裡有充足的零食與飲料,他們的一切需求都能在茶幾上取得;但如果有人忽然想上廁所、或是想到冰箱補個冰塊,那剛剛才插進來、還沒射進人家裡面的老塗,很可能就會來不及拔出他的大肉棒,讓我們倆的姦情暴露在娟全家面前。

  明明人家被他幹得好爽好爽、好想嬌聲浪叫出來,卻得拼命壓抑住發出聲音的衝動,同時還得仔細聆聽外面的動靜。

  有好幾次,某人的腳步聲都快到廚房門口了,老塗卻因為正幹到了興頭上、爽得完全不想拔出去,害人家急得差點哭出來,但卻只能死命夾緊小嫩屄、試圖讓身後的男人趕快射出來拔出去,要不然等那走路的人再往前幾步,就會看到穿著齊屄超短裙的我,正趴在光潔閃亮的流理台上、俏臉暈紅、春情滿面、纖細誘人的腰肢輕輕扭動、又翹又圓的屁鼓微微搖擺,正在努力迎合身後男人的抽插…

  跟步調比較舒緩溫馨的摩天輪淫夢不同,在廚房的這個夢境裡,幾乎從頭到尾全是緊張刺激的心跳場面、危機串著危機環環相扣,讓在廚房裡被連續幹了好幾小時的我,差點緊張得心肌梗塞、爽死在老塗的大肉棒下。

  現實中的我,其實是和娟的爸爸、也就是人家的公公在廚房裡偷情,而且每次時間都很短。公公的性能力仍然非常強,只是因為人家太害羞太緊張、小嫩屄以超高速的頻率不斷緊縮吸吮、每次都很快就把公公的濃精給搾了出來。畢竟廚房實在太危險了、現實裡不可能做愛做好幾小時還不被家人發現。夢中的情節雖然通通都是基於現實,但至少融合、疊加了我和親愛的公爹、上百次的性愛歡愉吧。

  尾聲

  最初我以為,那些羞死人的淫夢只存在人家的腦海裡。但隨著一次又一次的小小巧合在現實裡發生,我嬌羞無比的意識到,老萬和老塗似乎都深深記得、他們在夢裡盡情享用了女神淫媚絕美的仙子嬌軀、在人家緊窄濕滑的名器美屄裡反反覆覆地生中出內射了。

  經過在現實裡、一連串同樣羞死人的小小試探,我終於確定,老萬他們的春夢和我是完全相通的。不管是午睡還是夜間入眠,只要我在夢裡有跟他們做愛,同一個時間裡他們也會擁有跟我完全對應的、把女神幹得欲仙欲死的情色唯美夢境。

  而且,因為我嬌羞無比地對他們做了一連串試探,他們也可以據此推測出,女神同樣也記得那些夢境。要不然根本無法解釋,為什麼他們只是在春夢裡幹了妻子的絕色閨蜜,隔天就一定能在女神身上看到,跟春夢裡一模一樣的情趣內衣或性感飾品。

  婷一直以為我故意不換回高跟鞋,是為了屈就她的腿長。但實際上,如果我真的完全不想跟她爭豔,應該在社團活動後換穿長褲或長裙,而不是繼續穿著性感誘人的齊屄小短裙、讓她老公盡情欣賞人家嫩白無瑕的極品美腿。

  我跟婷說時間不夠、來不及換穿高跟鞋,其實只是不想換掉裙子的藉口。因為只要穿著輕飄飄的齊屄百褶裙,我就能在婷的眼皮子底下,非常隱蔽又方便地、嬌羞無比地露出裙底春光給老萬看,讓開車過來載妻子的他,一眼就可以發現,女神穿在齊屄網球裙裡、那件性感到極點的情趣薄紗蕾絲內褲,正是昨晚夢境中、我們倆甜甜蜜蜜的歡悅性愛裡,人家羞答答地穿給他幹的那一件。

  老萬和老塗都是一流大學的優秀畢業生、邏輯思維絕對很強。所以他們肯定也已經知道,女神已經知道他們知道了。得出這個最終結論時,我真的羞得想死掉了。偏偏人家每天下班都一定會遇見老萬,娟又幾乎天天都帶她老公回娘家吃晚餐,所以每一天晚上、跟景盡情享受過性愛之後,人家立刻又會在夢裡被老萬插入、等他幹了人家幾個小時之後、繼續由老塗接手,將人家一直幹到天亮醒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