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名偵探柯南4

  • 在〈新名偵探柯南4〉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人妻出軌
摘要

很不習慣。  而園子昨天才被強暴性奪走處女,之後她連走路都帶些疼痛,姿勢也有點不

(第四章)政客的晚宴

  在一個晚上的翻雲覆雨後,我和小蘭、園子,以及小五郎叔叔於10點鐘時

一起,搭計程車往米花皇家大飯店出發。由於昨天在公園里征服了園子,她的衣

服都已弄髒,所以先向小蘭借了衣服穿,當然我也想要保留她開處女的穿著,包

括她那沾有處女血的籃色花邊內褲。

  出門前我照慣例要小蘭帶著幾根電動陽具,或按摩蛋以及手銬等東西,以備

隨時使用。本來嘛,我常要小蘭夾著一根出門,但想了一下,偶爾讓她輕松點也

未嘗不好,到時在公共場所適時的給她放入,想必今天她少了樣東西在下面一定

很不習慣。

  而園子昨天才被強暴性奪走處女,之後她連走路都帶些疼痛,姿勢也有點不

自然,因此沒要她也夾一根小的出門,不過下午就很難說了,她的外表看起來很

活潑,其實卻是非常的羞澀,由其在性的方面,敏感度跟小蘭一樣好,卻又帶一

點點大小姐的矜持,把她和小蘭一起玩弄真是莫大的享受。

  幾分鐘後,到了米花皇家大飯店,我們都下了車,叔叔、小蘭、園子和我都

下了車走了進去。

  「喂!小蘭阿,你今天怎麼怪怪的?好像有點焦躁不安。」小五郎咪著眼楮

問道。

  「沒……沒什麼,是大宴會令我有點緊張。」小蘭羞澀的回答,不過她很清

楚,今天的焦躁是胯下少了樣東西。

  我看小蘭雙腿些微的磨擦,屁股也夾得很緊,看樣子她有些欲求不滿。

  「伯父,今天會有很多大官過來,小蘭緊張也是應該的。」園子幫小蘭解釋

道。

  這時一位時髦的婦人走向了小五郎,她是園子的母親玲木朋子,也是這件事

件的委托人。

  「毛利先生,不好意思,今天又要拜托你了。」

  「哪里,哪里,這樣好了,我們先去看看恐嚇信吧。」

  說著說著就到了會客室,當然這間飯店也是玲木集團的產業。園子的母親把

兩張恐嚇信函拿給了小五郎。

  『玲木先生大鑒:

犀利士5mg每日錠是目前唯一通過衛生署核准可持續天天服用的PDE5-I藥物。長期使用可以改善陰莖內皮細胞的功能達到勃起目的並且能有效防止攝護腺肥大 - 犀利士5mg

  由於國事紛擾,朝多奸邪,為抗餘孽,需您慷慨解囊,請定期匯1億5仟萬

日元於福爾摩斯基金會以拯國事,否則,玲木財團危矣。

  福爾摩斯之憂國軍事會』

  「這什麼跟什麼?一封信就想要人匯錢,太瞧不起人了!」小五郎氣憤的說

道。

  「我和內子也這樣想,因此和幾個收到恐嚇信函的企業團體一起決定,招開

個宴會,和現今黨政討論此事,之所以決定以晚宴方式也是不希望引起太大的風

波,大家能在和協氣氛下解決此事,誰知又收到了這封信函。」

  『貴集團不聽奉勸還招晚宴,此乃挑釁我憂國軍事會之舉,在晚宴當天必有

報應降臨以展我天之雷刃,顯我正義之聲。

  福爾摩斯之憂國軍事會』

  「哎呀!竟用我最崇拜的人做名字。」我心里這樣想著。

  「哈∼∼!這還不容易,找出這戶頭是誰開的、負責人是誰不就行了嗎?」

小五郎說道。

  這種爛點子也說得出口,人家敢以此開戶,一定有萬全的防護,追得到才有

鬼。

  「我們也拜托朋友查過,但那只是個人頭戶和空頭基金會,根本無法找到線

索。」朋子回答道。

  「這樣子喔,那我想說不定是你們敵對公司或仇家的陰謀,我能看一下貴集

團的交易資料嗎?」小五郎推理說的。

  浪費時間,若真是如此,其他企業又為何也收到恐嚇信函?不如到處逛逛或

跟小蘭和園子!?這時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問道:「玲木阿姨,今天有很多大人物

都來,是不是都有安排一個房間休息?」

  我想起上次事件阜東火扁和赤樹義交在旅館中的情形而有此一問,說不定會

找到線索。

  「是的,民侵黨團體多在14樓房間,星黨和氫民黨則在12樓,貢產黨則

在13樓,各派已有人到場了,但重要人士好像還沒到的樣子……對了!園子,

你姐姐把你和小蘭要換的衣服帶來了,真是的要住外面也不早講……她在15樓

1503號房等你,你和小蘭還有柯南就先過去吧,順便找你姐姐聊一聊,說不

定她快要嫁人喔!」朋子笑笑的回答。

勃起困難,硬度不夠,做到一半軟掉,早洩秒射 怎麼辦

男性因家庭、人際、事業與經濟的壓力下,造成勃起功能障礙陽痿與早發性射精早洩的比率最高達30%,導致性生活品質下降,影響女友或老婆親密和關係,引發家庭危機,男人,應該重視這個普遍的痛點!印度壯陽持久藥 犀利士,必利吉,果凍威而鋼,萬艾可,樂威壯,威格拉,犀利士5mg,威而柔 原裝進口 https://www.5mg.tw

  「園子姐姐的姐姐,那就是綾子姐姐喔,他的未婚夫不就是那個富澤雄三先

生?」我想起玲木綾子那優雅的氣質和眯著眼的笑容,園子的姐姐和園子不同,

是標準的小峮峮玉型的美人,20歲的身驅更顯成熟的美麗,嫁給那個男人真太

  蹋了。

  小蘭看著柯南,露出淺淺而詭異的微笑,似乎猜測到他的慾望:「那我們就

去找綾子姐姐好嗎?園子。」

  園子雖是新一的性寵物,但對小蘭也是很迷戀,上次在小蘭的暴舉下,才讓

它體驗性的美味。因此對小蘭微笑的提議,園子也帶著淺淺微笑,紅著臉點頭:

「喔。」

  接著我和牽著園子和小蘭的手向大廳出發,要搭電梯到15樓,不過我打算

先到13及14樓走走,當我們走到大廳的二樓時,看到了三個人由一樓大廳走

了進來,立刻引起四周民眾的討論。

  我扶在二樓把手看了一下,走在前頭的是星黨的召集人天王建炫,在他身後

的一個是身高174左右的短發女子,只是穿著男裝,全身散發高貴而華麗的氣

質;另一個是及肩卷發的女子,看來和短發女子年紀差不多,大概17∼8歲,

全身散發優雅而華麗的氣質,兩眼有如星空般大而美麗。這兩個人乍看之下還真

是俊男美女的組合。

  我看著這三個人問道:「園子,在天王建炫後面那兩個人是誰?」

  「那短發看起來華麗而俊俏的女子是天王建炫的女兒天王遙,聽說她愛做男

子打扮,也是一位賽車選手,她的父親也很拿她沒辦法,有人還懷疑她有同性戀

之頃向。哎呀,好痛!」

  我聽著聽著一只手伸進園子的短裙之中,隔著內褲向園子私處抓去。在叫痛

的同時,我感覺到園子內褲的里側流出了些微水滴,她的腿也微微發抖,雙手扶

住了欄桿。

  「這麼說她沒有你幸福ㄡ,可以享受男人的樂趣。嘿嘿,有機會真想教她男

人的味道。那另一位就是你昨天說的知名小提琴家嘍?」

  說話的時候,我左手不停的在園子的內褲上撫弄,有時還惡意的拔拔她的陰

毛。就看見園子紅著臉,帶著眼淚身體顛抖的說:「柯……不……主人,不……

不要在這里……喔……好……好嗎,好多人看,我……我……怕。」

  「是嗎?可是你看,你越來越濕了,這不是討厭的感覺呀!這樣等等又要換

內褲了。」

  這時小蘭走到了園子背後,一根指頭隔著裙子戳向園子的屁眼,園子昨天才

同時開前後的處女,屁眼的傷只怕還比前面的重,如何受得了小蘭的刺激,瞬時

間,兩手再次用力的撐扶欄桿,身體就要軟下,這個二樓的欄桿檔住了一樓向上

看的視線,因此我和小蘭對園子下半身的暴行,大廳上的人無法一窺究竟。

  小蘭眼明手快,右腳大腿迅速的伸到園子兩腿之間把他撐住不讓其倒下,但

右手的手指卻更粗暴的在園子屁眼中打轉。

  「園子,你還沒回答新一大人的問題呢?快點回答嘛。」小蘭有點嗲聲嗲氣

的說道。

  園子低著頭兩手緊握著欄桿,眼淚和淫水一起流出,發出了輕輕的哭泣聲,

我的手依然抓住她內褲不停對她小穴粗暴的挑逗,只見那條內褲下端已然濕透,

用濕漉漉的內褲去挑逗濕漉漉的小穴,人生樂趣莫過此。

  「……喔……喔……小……蘭,主人……喔……喔……不……不……要這樣

……喔……好……會……會被發……喔……現……哇∼∼」

  小蘭粗暴的用力向里一戳:「快點回答,主人不是要聽你抱怨。」

  「是……是……是……另一位叫……喔……叫做……喔……喔!∼∼海王滿

……喔……是天王遙的……的……朋友……主人……小蘭……啊……啊……饒了

……饒了我這可憐的小母狗吧!」

  「嘻!園子,你不是可憐的小母狗,是淫蕩的小母狗,你看你屁眼把我的手

夾的多緊呀,是不是想要新一主人的大肉棒了呀?」

  「是呀!園子姐姐你看,我的手都濕了,你的淫水都滴到地板上了。」我左

手濕答答的還在園子私處間打轉並不時的刺激她的陰核,過了不久,園子的腰和

屁股也劇烈的扭動了起來。

  「……嗚……嗚……拜托你……嗚……不要羞辱我……要我做什麼我都答應

……不要在這里……嗚……到旁邊的廁所好嗎……嗚……我求求你……嗚……」

園子在興奮中受到了羞辱,不禁哭了起來。

  「小蘭姐你看吧!我就說園子姐姐比較喜歡廁所的味道。」

  「是呀!那我們就滿足一下他的願望好了。不過園子呀,你說過做什麼都願

意,可別忘了ㄡ。」

  「是……是……嗚嗚……園子是新一大人的寵物,是小蘭的奴婢……做什麼

都願意……請……請到廁所里來奸淫我這淫蕩的身體吧……嗚嗚嗚……」

  看來昨天晚上和廁所內的調教很好,園子已有性寵物的雛形了,昨天晚上在

小蘭房間小蘭也對其拳打腳踢的調教,不過說真的,我看園子很喜歡這種被虐待

的感覺。

  在小蘭攙扶著園子進廁所前,我再向海王滿看了一眼,她真的很漂亮,只是

我感覺她那種氣質好像在哪里見過。

  進了廁所,我順手把門上「清潔中」的牌子轉了過來,小蘭選擇了空間較大

的殘障用馬桶間後,兩名美少女就開始深吻了起來,小蘭為了滿足園子的慾望,

雙手不時的撫摸她的胸部及下部。在小蘭懷中深吻著的園子像似陶醉在男友的愛

撫下,既順從又嫵媚,小蘭把園子抱在懷中,一起坐在馬桶上,並拉起園子的上

衣,對園子不停的愛撫。

  我在進了殘障用廁所間後,把我衣服脫好放在一旁,並吃下使身體變大的解

藥,打算以大人的身驅來享受眼前的尤物。而園子在小蘭的挑逗下,已進入了興

奮的狀態,嘴里也發出性感的呻吟聲,看來在沒人的時後,她的淫蕩本性慢慢地

顯露了。

  「小蘭……小蘭你好漂亮喔,你抱我的感覺就像新一主人一樣,我好喜歡你

的親吻與擁抱ㄡ。」園子陶醉又羞澀的說道。

  「是呀!我也好喜歡園子,尤其是你那細細的小蠻腰……嘻,來,園子把你

大腿張開,讓新一主人品嘗你那淫穢的小穴吧!」

  說著小蘭由後面把園子雙腳拉開,讓裙下園子濕透的內褲一覽無遺,園子則

雙手向後抱著小蘭的頭,雙頰紅潤而面帶微笑的向我挑逗。

  「新一,來品嘗一下我的小穴嘛,雖然不像小蘭那般的甜美,但我希望你能

夠品嘗。」

  這時我的身體也恢復了大人的身驅,向兩名淫蕩的少女走去,小蘭把園子像

嬰兒撒尿般的姿勢由後抱起,讓我能更方便品嘗那剛破處女的小穴,在我舌頭觸

踫到園子下部的一煞那,園子的小穴痙攣一下,迅速的噴出甜美的蜜汁,那是帶

著一股淡淡灄人尿騷味的蜜汁。

  園子在噴出汁液的同時,也發出淫蕩的呻吟,雙手也順勢的放下來壓住我的

頭,兩腿也夾緊了起來,我在含了幾口園子意蜜液後,向園子和小蘭吻了過去,

並把口中的蜜液和她們分享,三個人的唇舌就這樣的纏繞在一起,激動的園子也

用她的雙手把我緊緊的抱住。

  「園子,想要新一主人的肉棒了嗎?」小蘭說話的同時,我把園子濕透的內

褲緩緩的脫下,並不時的愛撫園子的小穴。

  「喔……喔……是……喔……喔……我……想……想要……喔……喔……」

  「想要的話,等等你要幫我做一件事,剛剛你也說過的,要你做什麼你都願

意。」

  「……喔……是……喔……喔……園子是……是……喔……新一……和小蘭

的寵物……喔……喔……要我……做什麼……都……都願意……喔……喔……所

以……快……快點……」

  「那我要你等等幫忙,嘻……讓你姐姐綾子也成為新一主人的寵物,等等讓

新一主人一起品嘗你們姐妹花的滋味。」

  當我聽到小蘭的說法時,我也嚇了一跳,她怎麼會有這種主意?不過若能一

起品嘗園子和她的姐姐綾子,這可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

  「這……這……怎麼可以……綾……綾子姐姐……已有未婚夫……了……怎

麼……能……讓她受這種……這種……哇∼∼」

  在聽到園子猶豫的抱怨,小蘭雙手粗魯的向前一放,園子登時摔倒在地。

  「怎麼,你不滿意成為新一主人的寵物了嗎?要你做事你就乖乖的聽話,不

然……」小蘭一腳踢向了園子濕潤的陰部,在踢中的同時,伴隨著園子的慘叫,

園子的淫水也隨之四處飛溢。

  「嗚∼∼可……可是……姐姐……就要結婚了……我……我怎麼……怎麼能

……哇∼∼」

  小蘭冷默的抓住園子的頭發把它拉起:「廢話,要結婚不能成為主人的寵物

嗎?如果懷孕的話,不就剛好便宜了她的未婚夫。」說著又是一腳往園子的胸部

踢去。

  「小蘭,夠了!你看我這兩根,我已等不及了,這種事還是要她自己願意才

行,先把她衣服脫下,叫她幫我濕潤一下我的肉棒吧。」說話的同時,我把快樂

水的噴霧器丟給了小蘭,小蘭像會意似的,臉帶一絲微笑,把它放入了口袋。

  小蘭把在一旁哭泣的園子扶起,溫柔的把她上衣及奶罩脫下:「新一說的不

錯,還是要你自己願意嘛。來!自己把裙子脫了,溫柔地去把主人的肉棒清理一

下。」

  園子哭泣的站起,在我面前把短裙給脫了下來,接著就跪在我面前吸吮我的

肉棒,並用她的香舌把她的唾液充份的塗抹在我的兩根肉棒上。

  這時小蘭把快樂水塗抹在自己的手上,由後面抱住了園子,雙手往園子的胸

部,下部及屁眼不停的撫摸與塗抹。

  在快樂水及小蘭的刺激下,園子很快的又進入了高朝,她的眼神開始呆滯而

濕潤,雙手也開始愛撫自己的胸部與下部,陰道上的淫水,更泛濫的滴了下來。

這時的小蘭不再愛撫園子,而開始自慰,我順手從小蘭的手提帶中拿出了手銬,

由後面把園子雙手銬住。

  「主人,這是……」園子疑惑的問道。

  「沒什麼,增加點樂趣罷了。好了,也該來點正式的了。」

  聽到這句話的園子,紅著臉露出呆滯而期待的微笑,但這期待馬上落空,因

為我走向了小蘭,兩根粗大的肉棒對著小蘭的陰部及屁眼刺入。

  小蘭的陰部早已泛濫,今天未夾陽具出門早已讓她欲求不滿,脾氣特別的火

爆。在我刺入的同時,她前後穴用力一縮,雙手雙腳已緊緊的環抱住我,臉上露

出無限的滿足與笑容。

  「啊……啊……啊……新一……你……你好久……沒……沒用大……大人的

身驅……來……來侵犯我……我了……我好想念你……啊……啊……我好……啊

……啊……高興……」

  小蘭的身體確實顯得無比的興奮,她雙手用力地緊抱,嘴舌除了親吻外,也

在我臉上舔來舔去,胸部更是向我緊貼而來,像似在確定我的存在。然在此時,

卻有另一名少女,發出不平而痛苦的呻吟。

  「新一……喔……不……主人……我……我好痛苦……我前面……和……後

面……都……都好癢,我胸部也……喔……也是……求求你……侵……侵犯……

喔……我……不……奸淫我……好……好……嗎……」

  這時的園子身體曲扭而痙攣,屁股不停的在地上擺動,臉上露出痛苦而哀求

的表情,銬在後面的雙手,不停的往她屁眼騷動,但卻私毫無法抓透她花心及心

里的騷癢。

  我對園子的哀求視若無睹,繼續地奸淫我眼前的尤物「小蘭」,小蘭淫穢的

呻吟聲,更刺激了園子的渴望。

  「主人,我……我求求你……求求你……喔……喔……喔……我……我實在

……不……不行了……」

  「哈!是嗎?我喜歡聽話的女孩……」

  「是……是……園子會很很聽……聽話的……所以……」

  「那先過來舔我的屁眼,解決了小蘭自然換你。」

  園子快速了過來,並焦急的在我肛門上舔來舔去,一股少女的熱氣在我屁股

前喘息,更刺激了我的性欲,我惡作劇般的對園子臉上放了個響屁,她先是停頓

了一下,接著繼續往我屁眼中吸允。

  這時我眼前的小蘭,眼神更加的濕潤了,臉頰也紅低潤得像似要滴了出來:

「新……新一……我……我快……快不行了……射……射在里面……我……我想

要……你的……的孩子……我想要…………懷孕……想要你……全部……部都射

在里面……」說著,小蘭往我的嘴唇用力地吸吮過來,前後穴一緊,全身開始痙

攣。

  這是小蘭高潮的徵兆,而園子在我屁眼上得挑逗也使我到達了極限,瞬時間

我朝小蘭前後穴狂射,而小蘭全身肌肉緊繃,全身把我抱著緊緊的,就連我的嘴

舌也被她香唇所吸吮著,一時間她短暫的失了神。

  這時園子的理智也到達了極限,在我射完的同時,園子也跪著走了過來,說

道:「主人…………換園……園子了……我……園子快忍不住了……了………」

  我看園子眼神空洞,嘴角邊泛濫著口水,全身顛抖,的確已到了極限。我把

園子抱了起來,放在小蘭的身上,讓她面對著小蘭,兩根巨  在她穴前磨擦卻並

不放入。

  「主人……快……快點……園子我……我……我要瘋了……」看她在全身擺

動,小穴不時噴出淫水,的確非常渴望我的侵犯,然則我依然只在兩穴前磨擦並

不刺入。

  這時小蘭像回神似的醒了過來,雙手伸起撫摸著園子的臉頰:「園子,你紅

紅的臉好可愛喔,可是你卻不聽話……」

  「園子知錯了……嗚……嗚……快點……嗚……要我做什麼……我都……快

……快點……我要瘋了要瘋了……」兩條眼淚從園子的臉上流了下來,滴到小蘭

的臉上,兩只被銬在後面的手也無主的亂抓,並不時的朝她自己的屁眼抓拭。

  小蘭擡起了頭,用舌頭吸著園子的眼淚說道:「讓你姊姊也和你一樣,能享

受身為主人寵物的快感嘛!你答應了,我也會給你獎勵喔……」說完小蘭向園子

吻了過去。

  「是……是……園子……會……會讓綾子姐……姐也……了解新一主……人

的好處……所以請主人……小蘭小姐……填捕我……我空虛的……身驅吧……快

……快……」

  「看吧!小蘭我說園子自己會願意的。」說完我身體向前一戳,一個滿足的

聲音也由園子的口中叫出,口水和淫水分別由她上下口一起滴下。

  園子的小穴還保有處女時的羞澀與緊繃,加上不純熟的擺動,很吸引男人原

始的慾望。

  「啊……啊……啊……好……好……啊……啊……好……啊……啊……」

  「園子,怎麼樣?喜歡新一主人吧,你姐姐綾子也會喜歡這種感覺嘛!」

  「啊……哈……啊……是……綾子姐……姐……一定……一定會……啊……

啊……喜……喜歡的……」

  這時的園子早已沈醉在性愛的天國,為了能繼續被小蘭擁抱,以及新一的肉

棒,什麼羞恥的事情她都會答應,就像當初小蘭第一次被注射藥水後,情願出賣

柯南來換取身體的快感。

  「好,園子聽好,等等你和小蘭先找綾子聊天,然後……」

  「啊……啊……好……好……我……會……讓……綾子……姐姐……也……

啊!……主人……新一……快……快……我要洩了……啊……啊……小蘭……抱

緊我,抱緊我……啊……啊……」

  「園子,你把我夾得這麼緊,到時後我會不小心射在你里面,會令你懷孕的

喔∼∼」

  「射……在……里面……射在里面……我要新一主人在我身體里……啊……

懷孕也……也沒關系……啊∼∼新一……主人……快……射……射在……哇……

啊啊……」

  在園子高潮的同時,我也朝她兩個小穴內部狂射。高潮過後的園子全身趴在

小蘭身上不停的抽搐與喘氣。我左右手分別抓住小蘭和園子的頭發,把她們來的

頭抓近我的男根,這兩個好友就像自動清潔器般,一人一根開始用嘴舌清理我的

巨  ,並珍惜亦亦的把殘留在巨  上的精液一一吞下。園子還有點不滿足似的,

羞澀的伸手到她的小穴,挖出一點精液,用舌頭慢慢的品嘗,我的身體也開始慢

慢的縮小。這次用的解藥量較少,因為我還要去12、13、14樓調查一下,

小孩子有小孩子的好處。

  我匆匆的把衣服給穿上,然兩名美少女依然陶醉在之前的餘韻,互相擁抱而

唇舌交加。

  「好了,別玩了,等等還會和綾子姐姐一起玩呢,我先去調查一下,你們在

綾子姐姐的房間準備一切。」

  說完後小蘭和園子就跪著送我出門(廁所門),我望著園子B罩杯的胸部,

想像等等姐妹同科的滋味,之後就向12樓走去。

  12樓是氫民黨和星黨的休息區,在上次的事件之後,阿笠博士把那光縴監

視器給強化了,可直接配合我的眼鏡使用,只要把線的一端接到木制的門上,既

可透視並聽到里面的對話,但對鋼筋水泥的牆壁卻效果不佳。

  我在12樓的幾個門上試試,氫民黨的人好像還沒人到場,但其中一間是天

王建炫的房間,他和他女兒天王遙都坐在里面,不過感覺上這兩個人表情好像有

些呆滯,好像沒什麼生氣……

  「小弟弟,你在這邊玩什麼遊戲呀?」一個優雅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說話

的人就是那位知名小堤琴家海王滿。她咪著眼楮充滿的笑容望著我,就像一位溫

柔大姐姐的問候。

  「沒有呀,姐姐我在玩『福爾摩斯』的偵探遊戲,在探討各房間的秘密。」

  「哇∼∼那你是小偵探羅?小偵探,幸會幸會!我是海王滿,小偵探的名子

是……」

  「喔!我是江戶川柯南。」我故裝天真的回答道。

  「那小柯南你有發現什麼線索嗎?」

  「嘻嘻∼∼剛開始玩就被發現了,看來我不太適合做偵探,那我到別的地方

去看看好了。」說完我轉向了樓梯口。

  「那下次姐姐陪你一起玩,小偵探要加油喔……」

  海王滿真的是一位優雅又漂亮的女孩,尤其是她那如深海如星空般的雙眼,

真的很令人喜歡,只是她的那種氣質我真的好像在哪里遇過。接著我向13樓前

進,在那我看到一幕不得了的演出。

  在13樓某政客的房內,我看見的不是道貌岸然的面孔,而是一幕令人興奮

的春宮表演。一個60幾歲的老頭正和5名女高中生瘋狂的進行群交派對,而在

旁邊還有一個人坐在椅子上,那個人嚇然是目前的首相阜東火扁,而站在首相身

後的一男一女就是目前政檀當紅的新秀羅文嘉之介和蕭吹美琴子。

  「啊啊……大……理……先生……我的……胸部……胸部……啊……啊……

捏用力點……」

  「我……啊……我還要……再……啊……啊……再深……一點……啊……啊

……癢死我了……呀……」

  「大理哥哥∼∼歐陽娜娜小穴好養,幫我舔一下嘛……」

  「哇∼∼啊……啊……啊……哥哥那……那是……啊……我的肛門……不是

……我的……」

  「射……射進來……我……我要……啊∼∼」

  只見一個60多歲的老人,左手抱著一個女孩的胸部,右手指頭玩弄另一個

女還下部,肉棒在下面女孩的陰不穿梭,嘴舌則舔拭另一個陰戶,最後他的屁眼

也有一個女孩趴著舔拭,五個女孩都還稀稀落落的穿著著不同高中的制服上衣,

看來這些女孩也瘋狂著享受性交所帶來的樂趣。那位大理先生應當是貢產黨大老

大理朋鳥吧,只是奇怪,一個60多歲快70的老頭,怎會有能力一次應付五個

花樣年華的女高中生?

  「大理先生,我們扁裙工廠的女孩如何?她們在昨天上午前還是個清純學生

呢?」首相阜東火扁說道。

  「不錯、不錯,最重要的還不是女孩,我已經好久不能享受這種快感了……

喂,用力點給我抖。」一個嬌嫩的聲音回答道:「是。」那和他交媾的女孩開始

用力地前後擺動,四周充斥著淫蕩的聲語。

  「火扁兄,既然你那麼夠意思,叫美琴子也給我服務一下吧,你和那羅文小

弟也加入嘛,看我左右手又濕了。」在他左右手的女孩受他的刺激已噴灑出大量

的淫水。

  火扁在對美琴子點了個頭後,美琴子也走到朋鳥面前寬衣解帶了。而羅文嘉

之介不等衣服先脫盡,先抓了一個長發的女孩,把她往火扁首相的腳邊丟去,那

名長發女孩很自動的也很急迫的拉開火扁的拉煉,用她的嘴快速為首相服務了起

來。

  另一方面,美琴子把那正在和朋鳥總理交媾的女孩一把給甩開,自己和朋鳥

總理交媾了起來。那位被甩開的女孩由於正處於高潮前夕而不能得到滿足,雙手

抱著她的陰戶,全身痛苦痙攣而弓了起來,嘴里也發出了痛苦的呻吟,那不能得

到滿足的淫水從她指縫間大量灑出,我心里想,這個女孩大概有服用性奮劑一類

的藥物吧?而嘉之介也一把把那位名叫歐陽娜娜的姑娘拉了過來,哭天搶地的把她給

奸了起來,整個房間給淫穢的呻吟聲所彌漫著。

  我耳邊聽到了碎碎的腳步聲,在遇到別人前就先躲進了樓梯間,我想14樓

的民侵黨重臣們都在13樓這,那14樓也沒什好調查的就向綾子的房間出發,

在過去的途中我又吃下了解藥,換上大人的衣裝,並把媚惑香水往身上噴灑,等

等我要那將為人婦的綾子,自動投懷送抱。

  1503號房傳出了幾個女子的笑聲,我吩咐園子,在我到的時候,把半顆

快樂水膠囊溶入飲料中讓綾子喝下。

  我打開了們走了進去:「園子、小蘭,你們好。」

  「新一你來了,姐姐我幫你介紹,他就是高中偵探工藤新一,是我的……是

小蘭的男朋友,我們請他來說不定會幫我們解開恐嚇信的謎題。」

  園子的姐姐綾子走了過來,向我握個手說道:「幸會幸會,園子麻煩您照顧

了。」

  綾子真的是一位有氣質的女孩,她咪著雙眼的微笑更讓我有無限的幻想。

  「姐,你也口渴了,喝些飲料,我們一起和新一……聊……聊一下嘛。」說

著園子把一杯飲料遞了過去,看得出來園子對這件事情還有些迷惑,而綾子再說

了聲「謝謝」後也把飲料給喝了,一起和我們坐下來聊天,我故意坐在靠近她的

身邊,好讓香水的味道更能刺激她。

  不久綾子的臉開始紅潤了起來,說話開始有些斷斷續續,身體也開始向我這

靠了過來。

  「新……新一同……學,你擦的是……是什麼香水……怎……麼……」綾子

斷斷續續的問道。

  「綾子姐喜歡這種味道嗎?」我問道。

  「不……不是喜歡,只……只是……有……有……點……」我可以看出綾子

的兩個大腿正在些微的磨擦著。

  這時小蘭露出了詭異的微笑問道:「綾子姐姐,你和雄三哥到達怎樣的程度

了?是A還是B,還是已經是C了?」

  綾子的雙眼已帶一點恍惚說道:「沒……沒有……我……我和雄……雄三還

……還沒有……」

  「那綾子姐還是處女喔?雄三哥還真是不解風情呀!」小蘭詭異的說道。

  「ㄛ……這……這……喔……喔……」

  「那綾子姐,要不要叫新一教你一下性交的技巧呀?嘻!你只要嘗過一次,

你一生都不會忘記的……」

  「小蘭……你……你……怎麼……這……這麼……我有點……不舒服……我

到隔……隔壁……休息……一……一下……」綾子抱著頭神情恍惚的說道。

  在綾子站起來的同時,我伸手把她拉了下來,她順勢就躺在我的懷中。

  「新一……同學……你、你……喔……你……喔喔……」綾子在些微的掙扎

後,全身軟倒在我的身上。

  看著她紅透的臉龐以及那濕潤的雙眼,我忍不住的往她櫻唇上吻了過去。她

並沒有掙扎,反而順從我的動作擁吻了起來,在我舌頭伸入的那一煞那,綾子的

全身也顛抖了起來。

  小蘭在我們擁吻的時候也走了過來,由後面抱住綾子,雙手開始按摩綾子的

胸部,而受到刺激的綾子眼神開始呆滯,身體也開始軟了起來。

  在我右手伸向她的下部的同時,綾子像似觸電般叫了一聲,嘴舌也離開了我

的親吻。

  「新一……小……蘭……拜托……不……不要……我……我……」綾子帶著

一點微弱的抵抗說著,不過這個動作與其說是抵抗,不如說是挑逗,她的身體的

反應可比她誠實,畢竟她已是20歲的成熟女孩了。

  「拜……托……不……不要這……樣……喔……喔……我就要……結……結

婚……」

  「園子,過來幫一下你姐姐,你看她怕得這個樣子。」我對園子命令道。

  園子旁徨的走了過來,眼里來透露著猶豫的眼神,身體也微微發抖,似呼對

這件事還下不了決心。

  「園……園子……幫……喔……幫幫姐姐……喔……喔……我……不想……

對……對不起雄……雄三……」

  聽到這句話的園子似乎下定了決心,雙手粗魯把我和綾子緊緊的抱住,並往

綾子的嘴唇深吻了過去,兩個姐妹嘴角旁泛濫著唾液。

  「姐姐,沒有用的,和園子一起墮落吧,園子已發誓要成為新一主人的寵物

了,等等你也會知道的,把雄三哥忘記吧,和妹妹一起享受快樂的幸福。」園子

溫柔的對綾子說道。

  「嗚……不……不……我……我不想……嗚……我不想對不……起……雄三

呀……嗚……我不想……」綾子聲淚俱下的說道。

  聽到這句話的園子似乎點起她無名的怒火,左右開弓的對綾子掌嘴了過去。

  「啊……啊……啊……啊……園子……啊……啊……你……啊……啊……」

  「你知道我心里的感受嗎?成天和男朋友膩在一塊,你有沒有體會過你妹妹

的心情……」

  「啊……啊……啊……園子……啊……啊……不要打了……」

  「每次都只會說我想男人,只會管我……」

  「啊……啊……啊……住手呀……啊……啊……啊……」

  「我一直遇不到好的男人,但家里的姐姐卻想自己得到幸福,什麼背叛不被

叛,我要你和我一樣,心甘情願成為新一主人忠實的寵物……」

  「啊……啊……不要打了……不要打了……嗚……我……聽話就是了……」

  說完園子雙手抓住綾子的上衣,粗魯的把它撕破:「反正等等也要換盛裝,

衣服撕了也沒關系。」接著園子把她姐姐的雙腿擡高,嘴舌往綾子的下半身舔去

了。

  陰戶受到刺激的綾子,雙腿拼命的擺動,嘴里不斷的發出性感的哀求聲,但

並沒有改變園子的決心,這時小蘭微笑的把快樂水噴霧器交給了園子,園子會意

的把它拿在手中,往綾子的陰道噴去,並仍繼續舔拭著她姐姐的陰戶。

  「啊∼∼啊∼∼園……園子……那……那是什麼……啊……啊……我……身

體……怎麼……啊……啊……」

  「姐,你不用擔心,那是讓你變誠實一點的藥物,事實上不用這個你身體已

經很老實了,你不覺得新一主人身體很香很有魅力嗎?」

  「啊……啊……是……是……新……一同學……啊……身體是……很……很

香……」

  我雙手由後面抓住了綾子胸脯,並不時以手指挑逗綾子的乳暈:「哇!多謝

綾子姐的稱贊。」說著我朝綾子的嘴唇吻了過去,這次的吻,綾子反而自動的和

我唇舌交加,並不時的用她的舌頭纏繞著我。

  在約一分鐘的深吻後,園子抓住綾子的雙腿,將她紫色花邊內褲給脫掉,之

後把綾子往房間里的空地一丟,使她遠離了新一,接著園子撫媚的撥了一下頭發

說道:「新一主人,讓園子幫你濕潤一下男根吧。小蘭,你也一起來嘛,一人一

根。」

  「哇哈!園子你怎麼這麼聽話了起來?」新一開玩笑似的說道。

  「討厭,園子本來就很聽主人的話,對不對小蘭?」說著園子把新一的拉練

拉下,兩根碩大的男根隨之彈出,園子右手握住了其中一根開始上下套弄。

  「是呀,園子最聽話了,來我們一起品嘗,讓你姐姐羨慕一下。」說著園子

的舌頭在我下面的男根舔了一下,就濕漉漉的往口中塞入,並不時的吸吮;而小

蘭也握住了上面那根,用舌頭在龜頭上舔了一下,也大口的吸吮在嘴中,兩名如

花少女就此陶醉在男根的吸吮上。

  「綾子姐,當您覺得受不了時,想要新一主人,就把這顆藥丸吞下,從此發

誓成為主人的寵物吧!」說著小蘭從她口袋拿出一顆透明的膠膠囊丟在綾子的前

面,接著仍繼續吸吮著新一的男根。

  這時被拋棄在地上的綾子,突然間覺得全身焦躁不安,身體發熱,嘴巴也乾

燥難捺,陰道和子宮更像似有萬只螞蟻在那不停的吸螫,全身扭動在地,她雙手

不停的在她自己的下部和胸部抓允,但怎樣都無法停止她心中的難耐,突然間她

看到在吸吮男根的園子和小蘭。

  『園子……和……小蘭……好、好……那個男根舔起……來……好像很舒服

……我……我好想聞那……香味……那個新一同學身上的香味……新一同學的身

上真香,那……味道比雄三好……太多了……我不能背叛雄三,但那男根看起來

好舒服喔,我口好渴喔……我嘴巴好乾,我想要吻新一的嘴唇,我要喝他的口水

……不然園子的也行……我好癢……好熱……不過我怎麼能……能……』

  綾子的心里正反覆交雜的,眼神卻更為濕潤,表情也更為呆滯。

  園子看到了這點,走到綾子的面前,把自己的內褲往下一拉,露出自己的陰

戶說道:「姐你看,剛才在二樓的男廁里,新一主人才在這里面給我滿滿的射進

去呢!」

  「新一主人射在身體里面的感覺真的很棒耶!會懷孕也沒有關系,你說對不

對?」

  「對。」綾子呆滯而微笑的說道。

  「這陰戶還留也新一主人的味道,姐姐想不想聞一下……」

  綾子流著口水表情呆滯的說:「想呀!」說著綾子像狗一樣的往園子身前爬

近,但園子卻一腳把綾子的臉頰踩在地上:「那是新一主人在我體內的證明,怎

麼能給你,要的話就吞下這顆膠囊自己去爭取。」

  被踩在地下的綾子非但沒抵抗,反而享受園子腳ㄚ子的踐踏。在聽了園子的

話,用舌頭把眼前的膠囊給卷了過來吞了下去,向新一的方向爬去。

  這時的綾子已不算是一個會思考的人了,她面帶淫蕩的微笑爬上了新一的身

體,緊抱著新一擁吻了起來,由於沒有性方面的經驗,不知道要如何交媾,只是

本能的扭動屁股往兩根上擠去。

  這個動作刺激了新一男性的本能,他抓住自己上面的那一根對了準頭,在綾

子激動的擠壓下,突然間綾子一聲慘叫,上面的男根已狠狠的插破鈴子前面的處

女了,瞬時間鈴子停止自己的動作,抱著新一不停的喘氣,鮮血和眼淚也一起流

了出來。

  「綾子你還真是猴急。」新一在說完後就開始抖動自己的腰部,正在享受破

處女餘韻的綾子也跟著發出性感的聲音。

  「啊……啊……啊……好痛……啊……啊……但……好……好棒喔……好好

……啊……啊……」

  「姐!喜歡嗎?我告訴你我愛死新一了……」說著園子也和新一吻了上去,

手卻伸到自己的下部開始手淫,不到一分鐘園子的陰部已流出大量的淫水。

  「啊……啊……好棒……好痛……啊……啊……好……好……啊……啊……

啊……」在2∼3分鐘後,綾子已自動的上下抖動,來配合肉棒摩擦的喜悅。

  在旁觀看的小蘭突然發現新一還有一根露在外面:「綾子姐,我幫你把新一

主人的另一根也放到你體內好了,兩支在一起你會更喜歡的喔∼∼」

  說著,小蘭在用舌頭舔了一下新一的第二根肉棒,也順便濕潤一下綾子的屁

眼,趁綾子身體上下起伏之際,把第二根肉棒對準了綾子的屁眼。

  在享受陰戶高潮的綾子還不知大禍臨頭,仍用力的上下擠壓,在屁眼被貫穿

的一煞那,一聲慘叫也隨之發出,雙手也在我背上用力的留下了紅色的爪跡,接

著綾子只能全身抽搐的躺在我的懷里,口水也流到我的身上來了。

  「綾子真不愧是處女,她前後兩穴真緊,雖不及園子,但感覺真舒服。」

  「當然呀!綾子可是我最愛的大姐呢……不過,姐你也快一點嘛,不單新一

主人不耐煩,我也想和新一主人在來一次呢!」園子說完就抱住綾子的身體上下

擺動,一聲聲的痛苦聲音也由綾子口中發出,破屁眼的鮮血也從後面流了出來。

  「啊……啊……不要呀……啊……園子……啊……我……我後……後面……

好痛……好痛……啊……啊……啊……好痛……啊……啊……啊……」

  「喔!綾子,你好棒,好緊,我要射進去了……」

  「姐!射進去會懷孕耶,到時懷孕了怎麼辦……」

  「主人射進去吧,如果懷孕的話,就叫那雄三哥成冤大頭,嘻!那你的孩子

還可以繼承兩大財團的財富呢!」

  「啊……啊……不……不要呀……啊……啊……今天……是……危險期……

我……我……啊……啊……」

  「小蘭的主意真好,綾子你就不用客氣了。」說完後我的忍耐也到了極限,

一股腦兒往綾子兩穴滿滿的灌去。

  而綾子在感受到我體內射精後,全身一陣痙攣,在一聲淫叫後,斗大的眼淚

也一顆顆的流了下來,接下來的兩分鐘里,綾子趴在我的懷中不停的喘氣著。

  我把綾子溫柔的抱了起來,並對她熱情的親吻了下去:「綾子,你這一生就

為我奉獻好不好。」我對綾子溫柔的說道。

  綾子在看了我一下後,臉紅而生澀的說道:「若……若是……新一……主人

的話……我……我願意……」

  園子和綾子兩個姐妹在破處女後的生澀倒是一樣,在超•快樂水的作用下,

綾子的奴隸性也漸漸的被喚起。

  「姐,為了證明你對新一主人的真心,去幫新一清理一下善後吧!」

  「清……清理……善……後?」

  「就像我和小蘭濕潤主人肉棒一樣。來,我教你,一起來。」

  說完後兩個姐妹就用她們不純熟的口技,清理我的一切。

  「綾子,你還是繼續和富澤雄三交往,但婚期則稍微拖一下,直到懷孕了為

止。」我對小蘭的計劃也很感興趣,把別人的女人肚子搞大,還要他認冤大頭,

這還真是性欲中的禁忌。

  綾子雙眼朦朧的陶醉在舔男根的樂趣上,回答了聲「是」。

  「還有一個小時晚宴就要開始了,園子、綾子、小蘭跟我一起去洗個澡,我

教一下綾子怎麼用胸部抹肥皂,你們也要打扮一下吧,晚宴時小蘭和園子就跟著

我,綾子幫我注意一下你的父母……小蘭,幫我把小孩子的衣服拿出來,我身體

快要恢復了。」

  在洗澡的時候,我又把園子給奸了一頓,雖然2P和3P都不錯,但我還是

比較喜歡一對一的享受。在洗完了澡之後,女孩子們也開始打扮,接著就一起往

11樓的晚宴會場前進。

    ***  ***  ***  ***

  晚上七點時刻,晚宴開始了,各黨派大老、重臣、菁英,以及各企業頭子、

領袖、才幹也紛紛到場,小蘭和園子也換了盛裝,走到11樓去參加那政客的晚

宴。

  我走到毛利小五郎那問道:「毛利叔叔,有什麼可以參考的線索嗎?」

  「這個嘛?我已看了一堆客戶資料,也和史郎兄(園子父親)商量過,不過

……喂!你這小鬼問那麼起勁幹嘛?」

  「呀哈∼∼毛利老弟,你也來了,是玲木總裁請你來的吧。」說話的是目幕

警官,身後還跟著白鳥任三郎刑警,高木刑警,以及那為親切漂亮的佐藤美和子

刑警,這位漂亮的小姐可是高木的最愛呢!

  「是呀,目幕警官是來做警護的吧?」

  「是呀,今天來的政要實在太多了,又有恐嚇信函事件,麻煩事還真的是不

少喔!」

  「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名偵探毛利先生吧,久仰久仰!」說話的是一位戴著

眼鏡、全身有著貴族氣職的5∼60歲的男子,他就是現今第一大黨鍋民黨主席

連破十八,身後跟著四個人。

  「唉呀!這不是連破先生嗎?真不敢當,真不敢當。」小五郎彎腰屈膝的說

道。

  「哼!笑面虎一只,不如直接問是不是知道恐嚇信是誰發了比較快。」說話

的是氫民黨大老爽楚太餘,他帶著一男一女向這走近。爽楚先生是出了名的和連

破先生不合。

  看到情況尷尬的小五郎很快的轉換話題,說道:「耶!那不是有議會肉彈之

稱的言五大  。」

  小五郎眼前所看的兩男兩女,其中一位40來歲的女性就是言五大  ,旁邊

兩個男人一個帶著眼鏡的方臉男子,另一個是長得獐頭鼠目,略帶軍人氣息的短

小男子,另一位中年婦人似乎和三人處的不甚愉快。

  「原來是木木先生和口口女士,你也來參加,是想不被人懷疑吧?」一個人

的聲音由背後響起,卻是貢產黨主席水工先生所發。

  「你們貢產黨貪汙最嚴重,我看這信函是你發的才對,聽說你們在國防部的

人不是正在發明新兵器『性感應鋼彈』,聽說虧了很多嘛!」獐頭鼠目的男子說

道。

  「夭壽郎,再多也沒你多,聽說你出書台灣,鼓吹軍國,還被人燒書……嘿

嘿……風光風光呀,你不是一直想籌一筆錢鼓吹東亞共榮圈的軍國嗎?」

  「廢話繼魔鬼詩篇後那一本書有如此風光的……小蓮你也別偷笑,你的『哈

哈哈』風波還沒搞定,說不定是你想弄一筆錢搞定呢!」小林夭壽郎說道。

  「我看還是拿去整容吧,像個鐘樓怪人似的,那有我這種魔鬼身材。」言五

大  說道。

  口口小蓮罵道:「放屁!放屁!」

  爽楚先生接著說道:「是你自己說你自己又老又醜說。」

  「好過你身後的三八在議會被人揍。」口口女士生氣的指向爽楚先生的女部

下說道。

  「關我屁事呀,人家要揍你,你跑得掉嗎?」爽楚先生的女部下木下喜安小

姐說道。

  我心想這是什麼人際關系呀,國家在他們得帶領下還會有希望嗎?

  「雄雄哥哥,阜東首相什麼時後到嘛!我好想見他喔!」言五大  擺出惡心

的姿勢與聲音說道。

  「他和嘉之介還有美琴子正在首相府處理國事,晚點才會來。」

  「哼!那個狐狸精……」

  我心想不對,今天下午我才在13樓看到他們三個人和大理朋鳥在一起說,

怎麼可能還在首相府?

  這時門口響起一片騷動,原來是首相阜東火扁,和他兩個部下羅文嘉之介、

蕭吹美琴子剛到了現場,記者們也從首相府一直追到這里。

  在火扁一夥人到的同時,有三、四個穿著一樣短裙的少女們就跟著上去,幫

他們拿著文件與,外套,她們應當是民侵黨的黨工吧。

  真是奇怪,我明明看到他們三個之前還在13樓瘋狂做愛,何以還能和記者

們由首相府到這?不管是距離或是時間都不太對。

  「小偵探,大人之間的對話很無聊吧?」說話的是內位擁有優雅氣質的海王

滿,天王建炫和天王遙也在左近,此外旁邊還有一位穿著西裝的年青人。

  「你就是阿滿所說的小偵探呀,旁邊的是你的姐姐嗎?」天王遙說道。

  「喔!她們是常照顧我的小蘭姐姐和園子姐姐。」我故做天真的回答。

  「小貓咪們您們好。」天王遙瀟灑的打個招呼,小蘭和園子也禮貌性的回了

禮,小蘭在細看了這位天王遙後露出了曖昧而淺淺的微笑。

  這時海王滿指著旁邊穿西裝的年青人說道:「這是我們剛認識的朋友草雉風

先生,大人們就談他們的正事,我們年青人在一起聊聊吧。」

  小蘭說道:「我們還有一位朋友還沒……」小蘭話還沒講完,一個慌張而恐

懼的聲音出現在這個晚宴上:「不……不好了……大……大理先生……他……他

……在房……內……」一個服務生大聲的說道。

  「什麼!朋鳥怎麼了?」水工則明慌張的問道。

  「這種人管他幹嘛,先吃點東西比較重要吧。」言五大  說道。

  「有理,有理。」爽楚先生點頭同意。

  「大理先生在房里被殺了,這可是大事呢?」夭壽郎諷刺的說道。

  「他是你阿公啊,大什麼事。」口口小蓮說著。

  「妖婦吐不出象牙,死的不是你姘頭當然不是大事。」木木菌雄說道。

  「你……你……」口口女士生氣的說著。

  「嘻嘻……」

  「連破你也別在這偷笑,天王你也別裝傻,一起去看看吧。」木木菌雄說著

就和夭壽郎一起帶頭往13樓前進,其他人也跟著一起過去,當然我和園子以及

毛利叔叔也過去了。

  13樓1307號房,那是一個死亡的現場,大理朋鳥,一個65歲的政要

和兩名16歲的女生暴斃於房內,現場窗戶雖未上鎖,但位於13樓的玻璃大夏

內,這是一個十足的密室,是暴斃還是他殺,我和叔叔以及眾位警官們只好聽聽

那些相關者的辯解,一堆推卸的詭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