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妻子是個受虐狂

  • 在〈我的妻子是個受虐狂〉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人妻出軌

第一次見到我見到妻子永美是在一次及其尴尬的場面下,那時候我們都還是學生。那天晚自習后我匆匆忙忙往宿舍趕,不其然在教學樓拐角的地方和一個很漂亮的女孩子撞在一起了,她就是我的現在的妻子永美。那天她抱了幾本書低頭往前走,所以就和我撞在一起了。我趕緊一邊說著對不起一邊幫她撿書,她卻一臉緊張的對我說不用了,她會自己收拾的。我不經意的瞄了一眼這些書,驚異的發現里面居然有一本SM虐待雜志,怪不得她會如此緊張了。我也不敢說什麽,只是低著頭把書還給她,她的臉已經紅的跟蘋果似的,接過書急匆匆的走了。
接連的一個多星期我都在想著這個漂亮又奇怪的女孩,直到有一天好友說約了幾個藝術系的女生去郊遊。和那些女生見面是我一眼就認出其中一個女孩就是那天晚上碰見的女孩,我知道她也認出我來了。因爲她一整天都不敢看我,也不敢和我說話,但是這次我們都認識了對方,也知道了各自的名字。
從此,我經常注意永美的動向,我知道自己已經深深的愛上的她。終于,我鼓起勇氣向她表白了,並約她在學校附近的濱江公園見面。那時已經是入秋了,晚上已有些涼氣,永美穿了件大紅色的薄大衣和黑色的高根皮靴。開始的時候我們什麽話都沒有說,只是默默的沿著河岸往前走。走了很久很久,等我回過神的時候已經離學校很遠了,我猛的一把抱住了她:“永美,我愛你。從那天晚上后我就天天都在想你。”永美被我的行爲嚇了一跳,但卻並沒有反抗,我就順勢對著永美的小嘴吻了下去。出乎我意料的是永美居然主動的將舌頭伸進我的嘴里攪動著我的舌頭,我們默契的挑逗著對方的舌頭深吻了好久,直到大家都有點喘不過氣來才停止。永美告訴我她也早就喜歡我了,因爲我發現了她的秘密。她也坦白的告訴我她是個喜歡自虐的女孩,說著她就將大衣脫了下來。我驚奇的發現永美沒有穿內衣褲,而且雪白的身體被黑色的繩索緊緊的綁縛著,特別是跨下的那股繩子,已經完全地埋在了陰道里。乳頭上也穿著兩只粗大的乳環,而本因長滿陰毛的陰部卻是白淨光嫩的十分誘人,並且每片陰唇都挂了三個陰環。我當時驚的連話都不會說了,還是永美主動跪下扒下我的褲子把我的雞雞含在嘴里幫我口交。我的雞雞早就硬的不行了,所以沒幾下就射在了永美的嘴巴里,永美乖巧的吃了下去並用嘴幫我把雞雞清理幹淨。我的腦子還是一片空白,不知道在做什麽。這時永美說話了:“海,其實從那天晚上后我就決定把自己的一切都獻給你了,我要做你的女人,你可以任意的打我罵我折磨我,我要做你的奴隸。”這時我總算有點明白過來了,我不但有了個美麗動人的女朋友,而且還是個聽話乖巧的性奴隸,做爲男人我還有什麽好說的呢,而且我也確是真正的愛她。我把弄著永美的乳房對她說:“永美,親愛的,我不知道說什麽好,我只知道我愛你。”說著就一口輕輕的咬在了她柔嫩的乳房上,用舌頭溫柔的舔著她翹立的乳頭。一會兒永美嫌不過瘾:“海,用力點,我喜歡粗暴的方式。”聽到她這麽說我也就不客氣的用力拉扯乳環把永美的乳房拉的長長的,並用牙齒狠狠地咬著,留下一排排深深的牙印,有些甚至都出血了。可在如此的暴虐下,永美居然發出甜美消魂的淫叫聲,看來她真的是一個受虐成性的女人。

“海,把我綁在樹上用皮帶抽我好嗎?我還沒有享受過被鞭打的滋味。”
“可是我沒有帶繩子啊?”
“小笨蛋,我身上不是有嗎?解下來就可以了。”
我解下永美身上的繩子,叫她環抱著樹將她的手緊緊的綁住。我抽出皮帶開始抽打永美白嫩光滑的背,剛開始的時候我不敢用力的打,怕永美受不了,可是永美卻並不滿足,
“海,用力的打我,不要怕我受不了。我的靈魂,我的肉體都是你的,你想怎麽折磨就怎麽折磨,越是痛苦我就越過瘾越刺激。海,用你的全力打我,我好喜歡的。”
我手中的皮帶開始慢慢的加大了力量,每一下都狠狠的抽在永美的背上,伴隨著清脆的聲響留下一道道血紅的印子。永美發出一聲聲痛苦而又嬌美的叫聲,更加刺激我猛烈的抽打著。我解開永美將再度硬起的雞巴塞進她的嘴巴,同時不斷的抽打永美的屁股跟背部,直到我發射。永美再次吃下了我的精液,並且爲我清理幹淨。連續射了兩次我感覺到尿急,想去尿尿,永美卻執意要我拉在她的嘴里,並且一滴不漏的喝了下去。
“海,今天我好開心,從來幾沒有這麽刺激過,以前我都是自己虐待自己,不能玩出什麽花樣,以后我要你用各種各樣不同的方式來玩。海,我愛你。”
后來永美告訴我,她的處女膜是自己弄破的,身上的環是高中畢業后在日本旅遊的時候穿戴上去的,而且已經固定死了,除非破壞要不然永遠取不下來。我問她不怕被室友發現嗎?她說她是一個人在學校外面租了房子的,不會被人發現的。后來我也就順理成章的住進了永美的房子,玩起了各種各樣的性愛遊戲。
又是一個周末的晚上,我上完晚自習后來到永美的出租屋,剛進門就看見永美一絲不挂的躺在床上,手中拿著一根粗大的紅蠟燭正在往乳房、肚皮和大腿上滴蠟,乳環上挂了兩個砝碼,陰環上則扣了三把大銅鎖。
“小淫婦,又忍不住了,要不要哥哥來收拾你啊~”
“要,妹妹早就在等海哥哥來修理我了,誰叫妹妹骨頭賤呢~”永美一臉淫相。
“你何止是骨頭賤呐,你全身上下哪兒不賤呐,都淫賤到頭發梢里去了。”
“海哥哥,不要讓費時間了,快來啊~把我吊起來,隨你怎麽玩都行。”
我先將永美的胳膊並排綁在身后,然后用一根一米多長的不鏽鋼管把她的腳分開綁在管子的兩頭。接著用繩子穿過鋼管中間的挂環把永美倒吊在浴室里,直到她長長的秀發也完全的懸在了半空。我找出一個粗長的水管,一頭深深的插進永美的肛門一頭連在自來水的龍頭上。旋開龍頭,水就源源不斷的流入永美的肚子里,慢慢的永美的肚子鼓了起來並且越來越大。永美開始受不了了
“哥哥,不要在灌了,妹妹受不了了。哎喲,腸子都要漲破了。”
“放心吧小淫婦,腸子沒有那麽容易就被漲破的。”說著我將水龍頭開大了一點,頓時永美的身體激烈的晃動起來。
“好難受啊,嘔~嘔~”永美開始出現嘔吐的現象。我把水管抽出來,一股夾雜著糞便的水柱從永美的屁眼里向空中沖去,就像天女散花一樣撒滿了永美的全身。
“啊~好舒服,沒想到灌腸后的排洩會這麽的舒適。”
“那再給你灌腸好不好?”永美使勁的點了點頭。
我再次把水管插入永美的體內,將水龍頭開得又大了些,這次她的肚子更大了,比六個月的孕婦的肚子都要大一些,但是永美並沒有發出太痛苦的叫聲,大概是適應了吧,我繼續灌水,直到永美的肚子已經像臨盆的孕婦那麽大了才關了水龍頭。我用一根手腕粗的木棍準備將永美的屁眼堵住,可是永美居然對我說要用那更粗的才行,要不然會沖出來的,看來平時她沒少折騰自己的屁眼。永美叫我在床下的紙箱里找,拖出紙箱居然發現很多性用工具,光塑料雞巴就有六個,而且又粗又長,最小的那個都有手腕粗,最大的那個都有她的小腿粗了,還有個雙頭的,差不多50厘米長,讓我最納悶的是里面有一根是尾部有一個拳頭大的的圓突起,前面和普通的雞巴沒什麽區別只是很光滑,有25厘米長。

“小淫婦,平時你就是用這些假雞巴插自己的嗎?”
永美點了點頭,我叫她自己選一根插在屁眼里,她選了一根珠串狀的,有30多厘米長,共有6個珠子,每個珠子都有6厘米的直徑,只是第一個珠子是呈圓滑的短尖狀后面是一個扁平狀的基座。我用潤滑液塗抹在珠棒和永美的肛門上,將尖狀的頭頂住她的屁眼后我就慢慢的用力把第一棵珠子往永美的肛門里擠,第一次玩我不敢太用力,但這麽大的珠子不用大力是不可能塞進永美的肛門的。
“哥哥,大力點插,用你的全力插,不用擔心我,妹妹的屁眼是很有韌性的,妹妹的屁眼會好刺激舒服的。”聽永美這麽說我也就大膽的用力一壓,第一顆珠子順利鑽進了她的屁眼,永美發出了聲消魂中帶點痛苦的呻吟。第一顆進去了以后的也就容易多了,我順勢把4顆珠子插進了永美的屁眼,但永美並不滿足,她叫我將6顆珠子都塞進去,我用了很大的力氣才將所有的珠子強行塞進了她的肛門,永美說她最多的時候也只是塞進去5顆珠子,一直都想試試6顆一起插進去是什麽滋味,今天終于如願了。我摸了摸永美肚皮上被珠子撐起的突起,真想不到她是個受虐欲這麽強的女人。接下來我將那根最粗的雞吧插進永美的陰道里,在她的嘴里塞里個皮球就去看球賽了,今天有我喜歡的球賽。等球賽打完我才將永美放下來,這時她已經基本昏迷了,抽出下身的棒子把水放出來接著給她松開了繩子,幫她洗幹淨身體把她放在床上睡覺。

天亮了,永美將我叫醒,她說昨天她很舒服,我就叫她先梳洗好,把肚子里的東西排空,把那根雙頭的雞巴一頭一個洞完全插進了永美的身體里,我再用一把大銅鎖扣住了她陰唇最下面的那兩個陰環,“寶貝,今天就這麽去上課。”永美會心的笑了笑,輕輕的點了點頭。白天我特意一天都沒有去看永美,只是在放學的時候和她一起回到出租屋,一進門永美就脫光了衣服。她的陰部已經泛濫成災了,迫不及待的抓著我的陽具就吃了起來,同時我開鎖,抽出她兩個洞洞里的雞巴。我的雞巴當時就硬了,永美主動坐在我的身上劇烈的扭著苗條的腰枝。痛快淋漓的打了一炮后我們才洗澡吃飯,時間還早我和永美決定出去逛公園。看著永美性感淫蕩的身體我的腦子里又有了個點子。
“大壞蛋,是不是又在打我什麽鬼主意了?”永美見我出神的盯著她,心里也明白了七八分,但我也看出她眼中的期待跟興奮。我用棉繩在永美的腰上不松不緊的繞了兩圈在后腰上打了個結,繩子沿屁股溝穿過陰唇從腹部的繩子上反折回來用力一收,兩股棉繩就完全埋在了兩片陰唇里。繩子又從陰唇屁股溝反穿回來,在后腰的繩圈上捆緊。我又用一根很長的繩子,從永美的脖子開始折成兩股在胸前打了個結,然后饒著乳房的上下各綁了3圈,最后一圈在乳房下打結再將繩子穿過乳房上的繩子用力一拉,兩顆乳房就被繩子勒了出來,打上結后兩根繩子一左一右穿過側腰的繩子返回到背上將捆住乳房的6圈繩子也綁在了一起,多余很長的繩子就在永美的腰上繞了好幾圈綁緊就行了。我叫永美先穿上涼鞋,接著用透明的釣魚線分別綁住的陰環再將魚線綁在鞋子上,最后讓永美穿上白色的連衣短裙就一起出去了。結果如何可想而知了,永美每走一步都是自己在拉扯自己的陰唇,勒在陰唇里的繩子也隨著她的步伐摩擦陰道里的嫩肉,而我也不時的隔著衣服拽永美身上的繩子。永美爲了不引起路人的懷疑,整個人偎依在我的身上小步的挪著,別人一定會認爲我們是一對甜蜜的情侶,生怕走得快了就少了在一起的時間。平時10分鍾就能走完的路,我們今天走了1個多小時,來到第一次和永美約會的濱江公園,這里樹木繁多,雖然后很多情侶在這里約會,但大家相互很難碰得見,因爲大家都是成雙成對來的誰也不會去壞誰的事。我把永美身上唯一的一件衣服也扒了下來,讓她一絲不挂的陪我逛公園。我心里沒有做愛的慾望,我只是想讓永美習慣暴露身體,計劃把她調教成沒有羞恥心的完美性奴隸。半夜了,我尿急想要小便,但我卻不想去廁所
“寶貝,哥哥尿急了,你說該怎麽辦?”
“壞哥哥,就知道欺負人家!”永美一聽就知道我想尿在她嘴里,用眼睛瞪了我一下。但說歸說她還是乖乖的跪下溫柔把我的弟弟含在嘴里,然后示意她已經準備好了。一大泡尿就沖進永美溫軟的口腔里,乖寶貝倉促的吞咽著我的尿液,來不急咽下的就順著下巴流淌在乳房上。
“乖寶貝,哥哥的尿好喝嗎?”
“好喝,哥哥以后的尿都拉在永美的嘴里,好嗎?我要一輩子做哥哥的尿桶。”
“那寶貝以后可有得喝了,哥哥每天都要喝很多的水。”看著永美可愛的臉蛋,我低下頭吻在了她的嘴唇上,對于她剛喝完尿液我也毫不在意。
“永美,把你的口水給哥哥喝。”我主動要求永美吐口水給我喝。寶貝會心的笑了笑,就把口水吐在我張開的嘴里。
“寶貝的口水好甜啊。”永美一聽,就吐了更多的口水在我的嘴里。
經過這次后,永美的心身靈肉都徹底的給了我,我叫她跪她就跪,沒有我的同意絕不會站起來,吃喝拉撒都必須征求我的同意,在出租屋的時候永美是完全赤裸的,每天的小便都拉在她的嘴巴里,當然這一切都是永美主動要求的,我也是樂得開心。
周末的下午我去學校踢球,5點多的時候才回去,開門后沒有看見永美的身影,卻聽見少女痛苦中夾雜著興奮的叫聲從浴室傳來。我輕手輕腳的走到浴室門口,看見永美一絲不挂的騎在一個同樣赤裸的漂亮女孩背上,一雙高跟鞋插在女孩的陰道和肛門里只露出鞋跟的部分,陰部幹幹淨淨的沒有一根毛,乳頭被穿了孔戴著兩只粗大的乳環,上面吊著重物。女孩的脖子上套著一個狗圈,圈上的繩子正被永美抓在手里,不時的拽一下讓女孩發出痛苦的聲音。
“姐姐,快挖我的賤穴,里面好癢啊~”女孩淫蕩的叫著。
“好,姐姐就滿足你的要求。”永美摳弄女孩水汪汪的陰道,開始的時候用3個手指挖弄,等差不多的時候突然五指並攏用力一挫,半個手掌就插進了女孩的肉洞里。
“啊~~~好爽啊,姐姐大力挖,整只手都插進去。”女孩顯然很享受。永美再一用力,整只手掌就沒入女孩的體內,開始慢慢的掏挖轉動,女孩則配合永美的動作扭動妙曼的身子。開始的時候永美的動作還是比較慢的,幾分鍾后她的動作就越來越快越來越順暢,現在她已經是握緊拳頭在狠插女孩的陰道。后來永美居然用力的掰開女孩的陰道,直到把女孩的陰道張的跟小腿肚子那麽大,里面粉紅的子宮都清晰可見。
“把自己的手塞進去。”永美一聲令下,女孩馬上將自己白嫩的小手插在了自己的肉洞里,接著永美把右手往女孩的肛門里插,左手往她的陰道里插。不知道這個女孩的身體是什麽做的,居然很快的就吞下了永美的雙手,而且陰道里還有自己的一只手。永美還在拼命的往里插,兩只前臂艘沒入里女孩的身體,可她居然還不滿意,
“這次是怎麽搞的,上次你的屁眼將我整只右手都吃進去了的,換個姿勢試試。”
女孩趴在地上把屁股高高的舉上舉起,永美這次則專門對付女孩的屁眼。她把右手重新插進女孩的肛門,一下就把前臂插進了女孩的體內,永美旋轉著慢慢用力,白玉般的手臂一點一點的消失在女孩的肛門里,經過兩人的努力,永美的胳膊終于全部插進了女孩的肛門里。

這時候我走了進去,永美看見我后就抽出了胳膊,“海哥哥,你回來了。她叫小月,是我的鄰居小妹妹,從小就是我的奴隸,月月,過來,這是我經常對你說的海哥哥,他是我的男朋友,也就是你的男主子。”
小月爬過來,跪在我跟前給我磕頭,“見過男主人。”
我看著永美不知道怎麽應付,永美微笑著最我說:“哥哥,她就是這樣的,我們小時侯經常玩這種遊戲,誰知道玩著玩著就成真的了。她可是個真正的受虐狂哦,不是我能比的,哥哥,想不到吧,永美也有自己的奴隸啊。”
“小月,把這些針都扎進乳房里,要完全扎進去!”永美遞給小月一盒繡花針,至少有50根。小月很聽話,乖巧的接過針一根接著一根的扎進自己漂亮的乳房里。我見到小月將整根針都扎進去了,就問永美,
“寶貝,她把針都扎進去了要怎麽取出來啊?”
“取出來?取出來幹嘛∼,是要讓那些針一輩子都留在她的乳房里的。”
“那她怎麽受得了啊?”
“不會啊~她的身體里至少也有500多根針了,光乳房里句有200多根,而且都是她自己插進去的。小月,你今天又帶什麽新玩具來了?”
“是個針球,等一下請姐姐把它放在我的子宮里。”小月從包包里拿出一個閃閃發亮的金屬球,有女生用的鉛球那麽大,上面布滿了小小的孔。小月又拿出一個感應遙控器,按下紅色的按鈕,“突”的從每個小孔里彈出一根根的1.5厘米長的針來,整個球看起來就像個海膽一樣,按綠色的按紐針又縮回去了。天呐!這女孩到底是什麽樣的人哪?長的這麽漂亮,怎麽也不能想象她是這麽的嗜虐!難道她沒有痛感的嗎?
等她把所有的針都插進乳房后,就自己把陰道用力分開,讓永美把球擠進子宮里然后自己按下了紅色按紐。她緊咬嘴唇揪著眉頭捂住腹部跪坐在地上,我能想象她是多麽的痛苦。但是過了半分鍾后她直起來身子,把遙控器交到永美的手中,
“請姐姐收好遙控器,等小月下次來的時候再給我取出來。好了我要回去了,謝謝姐姐”小月穿上衣服就走了。看著她婀娜的身子怎能想到在她的體內藏著一個針球。
“海哥哥,小月回去了,該我了吧。”小月一走,永美就開始向我撒嬌了。
“那寶貝今天是想要清淡點呢還是重口味的?”
“隨哥哥高興了,恩~還是稍重些好了。”
“那你可別后悔啊~”說著我在永美的脖子上套上一個金屬項圈,並把她的雙手綁在脖子后面固定在項圈上。我讓永美倒著身體仰躺在沙發上,把雙腿分開並綁緊固定好。永美的下體盡是淫水,我就直接把拳頭塞進了她的陰道里,永美美妙的“哼”了一聲。剛才和小月的遊戲已經把永美的慾望勾起來了,我打夯樣的拳交對她而言只能算是小兒科。靈光一閃我有了個主意,我把左手強行插進了永美的肛門,隔著腹腔膜將她的子宮輕輕托起,右手從子宮的內部抓住永美的子宮慢慢往外拽。永美對這種新鮮的虐待感到很亢奮,“哥哥,用點力,把我的子宮拽出來!”我當然不會真的把她的子宮拽出來,那樣我的寶貝美人還不香消玉損啊,但是我也是很用力的抓拽著永美的子宮,當我的手掌快從她的陰道里脫出來的時候我就松手並把永美的子宮推回去。而在永美肛腸里的左手也沒有消停,在她的大腸里來回的沖撞,直到把永美折磨的全身抽搐爲止。我把全身無力的永美抱進浴室里,給她放好熱水讓她舒舒服服的泡了個熱水澡。等永美的身體恢複體力后,又開始了另一個節目。我把一根橡膠水管插進了永美的嘴里,“寶貝,喉嚨放松,我要把管子插進你的胃里。”永美乖乖的張大喉嚨讓我把管子往她喉嚨深處插,在永美的配合下,水管順利的插到了她的胃里。水管的另外一端直接接在了水龍頭上,旋開龍頭自來水就源源不斷的流入永美的胃里。爲了防止永美把水管吐出來,我還用繩子把管子固定在永美的頭上,不一會兒我就看見永美的肚子開始慢慢的鼓脹起來。等永美的肚子脹到臨盆孕婦那麽大的時候,我才抽出水管。接著把水管插進了她的肛門里又猛灌了一通水,不等水從永美的屁眼里沖出來我就把整只左手塞進了她的肛門里死死的堵住。我用力的按摩永美的肚皮,讓自來水均勻的到達她腸腔的每一個部位,十分鍾后我抽出手掌,混著糞便的自來水從永美的屁眼里直沖出來,灑在浴室的地磚上。接著我又開始給永美寶貝灌腸,不過這次是從肛門開始灌,我把水管深深的插進永美的大腸里,足足插了有30多厘米,爲了防止水從屁眼與水管的結合出漏出來,我特意在水管20厘米處的地方裹了條毛巾,等水管插到位以后用筷子把整條毛巾從結合處硬腮進了永美的直腸,估計寶貝的直腸至少撐得有菠蘿那麽大了。

“寶貝,我要放水了。”
“恩∼,知道了,親愛的,盡管來吧。”
我打開水龍頭,把水量調節到我們洗臉時的大小,大家都知道,那水量雖然不是很大,但也不小了。
“寶貝,我出去看會兒電視,你一個人在這里享受吧。”說完我就來到客廳看我喜愛的足球了。過了一刻鍾后,我回到浴室,永美整個人都趴在地上,肚子鼓的比孕婦還大,清水正不停的從她的嘴里吐出來。我繼續讓永美吐了好一會兒水,估計再沒有什麽東西在她的肚子里我才關掉龍頭。我用力的拉著水管,想把水管從永美的肛門里拔出來,可是寶貝的肛門都翻出來了也拔不出來,我可不想把寶貝的屁眼給毀壞了。我找來鉗子,扒開永美的屁眼慢慢的一點點的把毛巾先弄了出來,然后還不等我動手,大量的水就從寶貝的屁眼里沖了出來,搞得我一身都是。永美的肚子消下去了,我再拔出水管,寶貝肚子里殘余的水也緩緩的流出來了。
“寶貝,最后一個節目了。”我松開永美的雙手,讓她四肢著地的趴在預制的地板上。我從廚房里搬來一箱橙子,其實也沒有一箱了,買了有一個多禮拜被我們吃了不少,現在也就剩下20來個。我把橙子都倒進水池里洗幹淨,我拿起一個對永美水:“寶貝,哥哥請你吃橙子喲,好不好?”
“壞哥哥,你是要永美用下面的嘴吃是不是,要的話就來吧。可是我的BB里可裝不了這麽多啊∼”

“當然不是光叫你的BB吃了,還有你的屁眼啊∼”
“哥哥你好壞啊,非得把人家折磨死不可∼來吧,還等什麽呀∼”
我把橙子塞進永美的肛門里,然后把手伸進去將橙子往腸子的最深處推,接著我在把另一個橙子放進去,直到再也塞不進去了爲止,永美的大腸里現在已經有10個橙子了,但因爲是均勻整齊的排列在大腸里,所以肚皮也不怎麽鼓,剩下的橙子我就一個接一個的放進了寶貝永美的子宮和陰道里,這下永美的肚子可就大了,跟個孕婦似的。我爲永美擦幹身上的水,把她抱到房間的床上,找來吹風機把寶貝的頭發吹幹,然后叫永美穿上連衣裙。寶貝穿上裙子后就在鏡子前面看著自己的樣子,摸著自己的肚子,就像個孕婦一樣。
“哥哥,什麽時候讓我的肚子真的這麽大就好了。”
“寶貝放心,會有那一天的。”
晚上永美就懷著那些橙子睡覺,直到早上起床的時候才把橙子弄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