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妻全集

  • 在〈愛妻全集〉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人妻出軌

(一)
其實事情的起因還在網絡。接觸了網絡之后,我和廣大男網友和可能不算廣
大的女網友一樣,愛浏覽下載網絡中「黃色、淫穢、低級、下流」的東東。
這時我和岚已經結婚了,而且無論感情還是性愛都很好,很正常,也並不像
很多文章中所說的那樣平淡無味,大家都每天正常地上下班、幹家務、朋友聚會
等等等等,算是充實的。
2000年,我家里安裝了電腦,上了網,老婆只是愛打一些益智類的小遊
戲,而我平時看新聞、網絡小說之類,在她睡了或者不在家的時候,就看色類的
東西,我的網絡情色遊的過程是這樣的:最早接觸的是小說,各種角度的描寫、
不同心理的刻畫、百無禁忌的分類讓我高呼刺激;后來是愛看圖片,從重口味的
性交圖向日本高清晰露點女優寫真轉變;接著就是上了寬帶后,能下載電影了,
我延續了看圖時的口味,喜歡東方的A片。
我的工作不是很忙,上班也經常能上網,所以有一段時間我簡直是沈溺到了
片、圖、書所營造的淫蕩水泊之中。
直到有一次出差(其實就算是旅遊吧,呵呵)回來,很長一段時間沒有接觸
這些東西,反而感覺很淡了,偶爾性之所致去看看,慢慢地,我發現我越來越喜
歡色文而不太愛看色圖和A片了,而且口味在逐漸地集中,以前是什麽校園、虐
文、武俠、暴力、肥水等等照單全收,現在變成只喜歡一種--伴侶交換類和類
似的紅杏等。
無論這是功勞還是罪過,我都得說,是網絡情色文章漸漸改造我的性取向:
我經常登陸去看這類文章的更新情況,如果出了問題登不上,我就會心癢難熬,
迫不及待。
--當然這一切,我的老婆,岚,一點也不知道。
最初看換伴類,特喜歡看作者們對換伴的男女主角的心理刻畫,男人
都是在莫大的興奮中夾雜著濃濃的醋意和隱隱的追悔,而這醋意和追悔終將淹沒
在更強烈的興奮中;女人則往往在濃濃的羞意和隱隱的屈辱中被一點一點地挑起
情慾,而這羞恥和屈辱最后也必將被情慾的烈火燃燒殆盡。
每次看到寫得好的換伴類的色文,我都會興奮異常,欲火焚身,腦海中幻想
著這些情節的具體細微處,想入非非……這就是色文的好處,這是A片色圖所不
能媲美的好處。
而這時的我,還只是停留在「愛看」這類小說的地步,極少地在腦中閃過一
念:「要是故事中的男女主角是我們……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我都不可能去真
的交換,更不要提岚了……要是讓我跟別人夫妻做3P還差不多,嘿嘿……」于
是念頭就此打住。
直到有一天,在QQ的成人話題聊天室里,我認識了一個名叫「操我妻子」
的人,一切又開始有了變化。
看到這個名字,我毫不猶豫地加他好友:「你好,我喜歡看交換類的色文,
你呢?」
須臾,通過了他的驗證,因爲是色文同好,所以很快熟絡了,于是就通上了
電話(狠吧,都不用語音,因爲那時候我們都沒有)。這個在樹林工作的男人說
話慢條斯理的,他說他老婆個子很高,屬于漂亮的那種,做愛很容易高潮。很有
意思的是他老婆天生的幾乎沒有腋毛,陰毛卻很茂盛,還有她最近要出國了,將
來還不知道怎麽樣……
我主要是聽著了,他也沒怎麽問我老婆怎麽怎麽樣,我的語焉不詳、含糊其
詞他也不介意,但是當我半開玩笑半試探地說:「嫂子讓你形容得這麽好,我也
想試試了。」
他好像馬上進入狀態,說:「你想和我老婆做愛嗎?她的水兒很多,叫床的
聲音也好聽,你想不想弄她?」
我聽他的聲音明顯地有些緊張起來,反倒有點尴尬地聊起別的:「當然想。
其實夫妻交換啊,都是想弄別人媳婦兒,恨不得自己一個男的跟別人3P。」
他沈默了一會兒,說:「……我和你不一樣,我就想讓別人玩我老婆,雖然
她肯定不會同意,我也不會真的去嘗試,但我就是有這種性幻想,這是最令我興
奮的幻想……」
我更加尴尬,在后來的時間里他不停地暗示我,讓我說些我想和他老婆怎樣
怎樣的話,他雖然很興奮(我甚至懷疑他是不是想一邊聽我編造玩他老婆的情景
一邊手淫),但言談很禮貌,不像他的QQ名字那麽直接,但是我怎麽也說不出
口,不鹹不淡地聊了幾句,他可能也感覺到了,就收了線,以后再沒聯系過。
他不知道,他影響了我。
從那以后,我就開始不自覺地冒出一些念頭:和同事去洗浴,看到哪個家夥
的身材健壯、雞巴粗長,就會想象著老婆要是和他幹一下一定很爽;看正常的影
視作品,也會幻想老婆和其中的男主角搞的話會怎樣怎樣,而且越想越興奮……
終于有一天我突然意識到,我和那個在樹林的男人一樣了。
現在該從我的老婆說起了,岚和我一樣大,我們是大學同學。因爲她在班里
最漂亮,最淑女,所以一入學本班外班、本系外系的追求者就不斷,可是她當時
好像因爲年齡太小的原因(我們倆都是5歲半上學,不到17周歲就上了大學,
這也算有緣吧!呵呵,不過當時在班里就都是小不點了),對交朋友很抵觸,所
以追求者們均以未遂結束。而我因爲和她同是一個地方的,所以一入學就算是熟
的了。
我當時一來沒有什麽想法,二來又同是南方同省同地區的老鄉在北方上學,
所以經常和她來往,互相幫助,呵呵,越來越熟。到了第三個學期,我在我們宿
舍和她們宿舍的共同撺掇鼓勵下,發動了求愛攻勢,半個學期的時間搞定,在放
假回家的火車上已經開始親親抱抱,摸摸弄弄了。
當時感覺追求的時候曆盡艱辛,回過頭看,只要投其所好、不急不躁、合理
暗示、適時表白,還真他媽的簡單!不過那時是學生啊,現在看來,學生都好搞
定!
后來的事都順理成章,在學校就偷吃了禁果,一起海誓山盟,如願以償地畢
業分配回我們省的一個知名大國企,到了年齡就結了婚。自然得不能再自然,簡
單得不能再簡單。
好了好了,這些事摳得太細,扯得太遠,不利于帶領狼友們進入主題,而且
跟我熟點兒的人看了都能對號入座了!
岚是清秀型的女孩(是不是應該稱作女人啊?不過現在還有人以爲她很小,
想給她介紹對象呢)。她的身材是偏瘦的,不過我就是喜歡瘦的,喜歡小乳房,
小屁股,也是國際審美標準嘛!她個子不矮,164CM,配上一頭披肩長發,
嫔嫔婷婷的步姿,嬌柔細嫩的口音,典型的南方窈窕淑女。
毫不誇張地說,經常看一些選美啊什麽的節目,感覺里面大部份佳麗在氣質
上都要輸給我老婆。什麽叫書卷氣?但凡古今中外的名著都看過,寫日記寫得像
散文似的,這就能有書卷氣!要說長相,我不想具體形容,只用我們公司大家公
認的一個詞:漂亮!
我們的生活是性福的。有了自己的房子后,基本上一星期兩次。老婆以前是
特別怕羞,特別被動的,開燈也不行,窗簾有縫也不行,背入式也不行,說感覺
有很多眼睛在后面看著赤裸裸的她(我暈!∼∼)……
我總開玩笑說她是悶騷型,因爲平時總是反對我說葷話開色玩笑講黃段子,
但做愛的時候她還是很動情的,前戲開始不久,吻著摸著她就會濕滑一片,插進
去沒幾分鍾她的小屄里就會泛出成片的凸點。
這時我不需什麽技巧招數,只要狠命地不停操她,幾十下之后,她的小屄就
會一下一下的越收縮越緊,收縮頻率越來越快,最后隨著她猛地眉頭緊蹙,緊緊
地抱著我,小嘴里吐出「嗯……呃……」帶著哭腔似的幾聲,渾身不由自主地抖
動著、抽搐著,同時岚的小屄就會拚命地收縮,好像里面有很多肉會動,勒著、
包著、吮著、裹著我的雞巴,這時操屄的「啪啪」的聲音也會變成「噗叽噗叽」
的--她突然流了好多水兒,高潮到了!
在沒結婚的時候,我們總是在我或她的宿舍里偷偷摸摸的做愛,在她高潮的
時候,我也會被她的小屄夾得興奮到頂點,一傾而出,一瀉千里,因爲她高潮來
的快,所以做愛一次算上前戲也不用二十分鍾。
有了自己的房子后,我不知道是沒有了提心吊膽的后顧之憂了,還是雞巴久
經考驗了,反正在她第一次高潮之后,我都不會射。岚的身體在這時非常敏感,
雖然我整個身體伏在她身上沒事兒,但是卻不能碰她一下,不管碰哪兒哪怕是骼
膊,她都會全身抽搐一下,這時的她也說不出話來,我要是再操她她就會「啊」
叫著推我表示抗議,估計身體依然是高潮的反應,但腦神經已經告訴她不爽了,
呵呵,這種敏感勁兒要持續兩三分鍾才能過去。
每次她緩過勁兒來,都會吻我嘴巴一下,嗲嗲地問:「你還沒有啊?」
我也會輕聲告訴她:「我要讓你再來一次!」
「壞蛋!」
這句嗔怪就像我發起總攻的號角,爲第二場大戰揭開序幕……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畢竟越來越成熟,現在的雜志,有幾本、有哪期上面
沒有性話題、性教育?老婆從上面也學了不少新知識,接受了不少新觀念。
(二)
老婆的性感是被一點點地開發出來的,這不全歸功于我。也不知道從什麽時
候開始,我們的社會不再談性色變,而且一下子就積極起來,不管是什麽雜志、
報紙上都有性的話題,侃侃而談、誇誇其談。
老婆和收發室的小姑娘關系不錯,總是從她那里拿新雜志先看幾天再給人家
征訂的部門。從這些雜志上,老婆知道了很多她以前比較抵觸的東西原來是正常
的:比如說口交啊、野外性愛啊、自慰啊等等。
「老公,你來看這個人寫的,怎麽這麽……過份啊?」
這個夜晚和平時一樣,我在看球賽,老婆在床上翻雜志。
「怎麽了?」我湊過去一看,是一本女性雜志里一位讀者在性健康專欄里介
紹她的自慰經驗,她和老公長期兩地分居,靠自慰解決問題。篇幅並不長,但是
說得挺真實,而且挺有道理。
「性是人的需要嘛,我覺得人家無可厚非。」我爬上床,和老婆靠在一起。
「我沒有說她做得不對,可是這種事怎麽能寫出來呢?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
她自己用手……真不害羞!」老婆笑著說。
「我覺得人家這樣做是對的,有多少守活寡的女人因爲她這篇文章而獲得性
滿足啊!老婆,今晚我們也滿足一下,嘿嘿嘿……」我說著就淫笑著突然抓住她
的小乳房,隔著睡衣揉了兩下。
「哎呀!去你的,討厭……」老婆掙了兩下:「自己用手那個,真的能有那
麽舒服嗎?」
「呆會兒讓你試試不就知道了?」
「我不--」老婆拉著長音撒嬌地說。
我把電視一關,翻身撲到老婆身上,吻了下去……
此時我們已經住進自己的小愛巢一段時間了,老婆的性觀念也比以前開放一
些,允許並且贊成開燈做愛。調情的過程中我看到了她逐漸紅起來的臉和逐漸凸
起的乳頭,在她下面一摸,老婆的小屄縫里已經濕濕黏黏的,她很配合地讓我剝
光了她,雙手交叉護胸,一條長腿微蜷,夾住了毛茸茸的一片,真美啊!我真是
愛不夠她……
我一邊撸著自己的雞巴,一邊坐在她的雙腿間:「岚,我們互相手淫給對方
看,好不好?」
「不好!」岚本來微閉雙眼等待著我的寵幸,沒想到我冒出了這個念頭,瞪
著我嗔怪,兩只小腳丫輕輕踢我,眼睛已經不由自主地看向我的大雞巴。
「你不是一直好奇我是怎麽手淫的嗎?現在就能讓你看看呀!你也應該學學
啊,我出差了,你也能自己安慰自己一下嘛!」我趴下去吻了吻老婆,在她耳朵
旁邊輕輕地說。
「嗯……真的能舒服嗎?」岚害羞地答應了。
「來,自己先玩玩乳房,」我側臥在妻子左邊,拉起老婆的右手放在她的乳
房上,壓著她的手輕輕的抓握她的乳房,慢慢地,我的力量越來越輕,而岚還是
微閉著眼,自己不停地揉捏乳房,我就把手放在了另一個乳房上挑逗她:「舒服
嗎?」
「嗯……」
我的手在她的乳房上逐漸地加力,結果看到妻子修長的小手指在她白皙的小
乳房上也越陷越深,看到這里我情慾大增,閒著的左手慢慢地來回撫摸過她平坦
的小腹、她修長的大腿,她的左手也自覺不自覺地撫摸我的身體。
最后我的手伸進了岚那毛茸茸的一片,岚輕輕地把腿分開了一點,我的手指
在岚的小屄縫里一摸,好家夥,已經分泌了好多又滑又黏的愛液,從屄眼兒那兒
撈了點兒往上塗在已經微微凸起的陰蒂上,滑哧溜地胡撸兩下,妻子馬上就更興
奮了,雙腿又分開了點。
「這樣舒服是嗎?」我故意一邊捏著岚的乳房,一邊揉按著她的陰蒂問。
「嗯……」老婆右手揉自己的乳房揉得更上勁了。
我拿起她一直在我的身上不停摩挲的左手,放在她的陰阜:「來,自己摸也
是一樣舒服的。」用我的中指壓住妻子的中指,在她的陰蒂上畫著圈地動。
老婆是從來沒有手淫過的,這一點上學的時候我就問過她,所以現在看來她
感覺這樣非常淫靡、非常刺激,腿分得更開。我的手覆蓋在妻子的小手之上,也
僅僅是覆蓋而已了,我覺得這樣能減少她的羞恥感,不用我再引導,不用我再誘
勸,岚的手指已經不能離開自己的陰蒂,還時不時自己從小屄眼兒蘸一些淫水,
保持手指與陰蒂的潤滑,鼻息也逐漸沈重起來。
我也改成埋頭在她的左乳上舔吸,偷眼朝她望去,妻子的眼睛仍是微閉,臉
色已經是潮紅,春情濃得能滴出水來,右手握在自己的乳房上,已經是時而揉捏
一下了,看來她的快感已經集中到下面了。
「老婆……我愛你……」我俯首在岚的耳邊輕聲說(女人在床戲的時候更需
要男人話語的愛撫,忘了在什麽地方看過的,呵):「我好喜歡你動情的樣子,
岚……你不是一直對男人的手淫感興趣嗎?你一邊手淫一邊看我玩自己的雞巴,
好嗎?」
岚一直對女人通過自慰達到高潮感到不以爲然;對男人的自慰,是聽我說才
知道的,也覺得不可思議,蠻好奇的,我知道她一直想看看是怎麽回事,就像我
們男人喜歡看A片里女人手淫,但對男人自慰的鏡頭無動于衷一樣。
妻子的眼睛微微睜開,側過頭來和我熱吻了一下:「嗯……好……」小手在
自己的小屄上沒有絲毫放松。
我心中卻是一喜,老婆一直不太喜歡我在做愛時說得太粗口,今天說話如此
露骨,她卻沒有反對,不知是沒有發覺還是已經接受了?
我慢慢地爬起身來,跪坐在她分開的兩腿間,從上面看去,妻子聖潔的玉體
正擺出淫蕩的姿勢:一頭長發柔亂地散在枕上,右手輕托著小乳房不時握捏,左
手翹起了玉蘭指,在叉開的雪白修長的大腿中間不停揉動……這是我第一次看到
老婆這麽騷!
正在我愣神的時候,岚突然發現了我目瞪口呆的樣子,大大的害羞起來,兩
腿微夾,膝蓋磕著我的腿:「別……別看……」
我看出她要放手,趕忙伏下身去吻了一下她發燙的嘤唇,「岚,別停,你現
在的樣子好美,」我挺起身,撸動著早已昂揚的雞巴:「你看,它爲了你都這樣
了。呃……」我發出了一聲半真半假的呻吟。
老婆「噗哧」一笑,看著我的堅挺處嬌聲道:「壞東西!」
我心里暗自放松了一下,她的小手又在自己的小屄上揉動起來。
「岚,我們都通過手讓自己舒服吧!你也感覺一下自慰帶來的快感。」
我說著故意加快了撸動雞巴的速度,果然妻子手淫的頻率也快了起來。其實
這時最爽的事就是插進去,但是爲了讓妻子能知道自慰高潮的滋味,我知道還要
控制自己。
「我的雞巴現在好舒服,岚,你的小屄舒服嗎?」這是我第一次用「小屄」
來稱呼她的陰部,以前床戲的時候我們都是用「那兒」來代指。
岚好奇地看著我手握雞巴來回搓動,修長的指頭並在一起,在自己的陰蒂上
按著畫圈:「舒服……」
「哪兒舒服啊?我要你告訴我。」我動作不停,嘴里也是一問緊跟一問。
「嗯∼∼」妻子開始撒嬌,我知道她實在是張不開這個嘴說出「小屄」這樣
粗俗的詞彙。老婆的家庭是書香門第,從小接受傳統教育,平日里就語少音輕,
一個典型的淑女,怎麽能說出這麽放浪的話來?不過我要盡量試試。
「老婆,說出來吧,說出來我的雞巴就更舒服了……」我邊手淫邊說:「說
出來你也會克服不好意思的障礙,放得更開,你的小屄也會更舒服……」
妻子沒吭聲,還是一邊看著我的雞巴一邊手淫,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已經動心
了,繼續試探:「岚,我的雞巴現在真難受,真想插到你的小屄里,你的小屄舒
服嗎?」
「嗯……舒服……」
我看過去,在妻子不停揉動的指間,她的陰蒂早已勃起,小陰唇也因興奮充
血而微微挺出、張開,由于妻子總是蘸著陰道里流出來的愛液來潤滑陰蒂,所以
那一片深色里泛出絲絲淫光。
「告訴我……是哪里舒服?快……」我的聲音里故意帶上了幾分喘息、幾分
興奮、幾分催促,還有些許的命令。
「呵……小屄……舒服……呃……」妻子終于說出了這羞人的話語!她羞得
星眸微閉,俏臉微側,手淫卻動得更快。
這場面讓我也更加興奮,卻不敢明著表揚:「老婆……你好棒,我好愛你!
告訴我,喜歡不喜歡我的雞巴?」
「嗯……喜歡……」
「喜歡什麽?」
「你的……雞巴……」老婆微蹙著秀眉,不過這次比剛剛說的痛快一些了。
她顯然是有了更多的快感,兩條腿更分開了一些,屄處也更濕淋淋的。
「哦……雞巴太舒服了。喜歡老公的雞巴操你的小屄嗎?」我柔聲接著問,
不過把平時用的「插」字改成了粗話「操」。
「喜歡……喜歡老公的雞巴……操我的……小屄……啊!啊……」岚的小手
突然加快的揉動的頻率,小屁股也轉著圈地向上挺,她的中指和無名指並攏著在
濕滑的陰蒂和小陰唇上飛快地胡撸,食指和小拇指優雅地翹著。
太美妙了,她的高潮到了!老婆的屁股有節奏地一挺一挺,頭向后仰著,尖
尖的下巴沖著我,口鼻間無意識地胡亂淫哼著,小手還在股間不顧羞恥地蠕動,
太淫靡了!
這晚,我又用雞巴狠操老婆小屄,讓她又充實地滿足了一次。完事之后,說
情話的時候我邊輕撫著她的玉體邊問她:「岚,自己用手舒服嗎?」
「嗯,跟和你真正做的感覺不一樣。」老婆依偎在我懷里。
「怎麽不一樣啊?」
「自己用手感覺……一下子就到了尖上,特別強烈的舒服,比和你那樣還舒
服,可是舒服的時間要短一些。」
各位色友,我就此總結出:陰蒂高潮強烈而持續時間較短,陰道高潮強烈程
度要弱些但較持久,我不知道有沒有女性看這篇文,或者經驗豐富的老狼們,是
這樣吧?
看老婆手淫雖然很刺激,很有意思,但是在后來的一個多月的時間里我們並
沒有再嘗試過,直到我到省會出差。
一個星期的出差時間里,我和老婆兩次通過電話,一邊傾訴衷腸,一邊說著
下流的淫話,一邊手淫著,老婆也由一開始的說不出口慢慢被我連哄帶求的玉口
漸開,說出了諸如「我的小屄現在好濕」、「想你的大雞巴了」之類平時床戲決
難以啓齒的豔語春句。
每次老婆都在不斷重複「操我的小屄……操我的小屄」這樣的呓語中自己用
手達到高潮。爲什麽說是「呓語」,因爲后來問她,她都不知道自己在高潮的時
候胡喊亂叫的是什麽……
(三)
上回寫到我的愛妻--岚,在我的鼓勵、暗示、調教、撺掇下,已經開始把
手淫作爲一種性生活的調劑品,並且和我通過電話手淫達到高潮,就算我們倆不
在一起,也能互相撫慰。這時的妻子,雖然還不是很放得開,總是由我主動,但
是與以前比起來算是多了很多風情。
我們可以一起探討性方面的所有問題,可以一起欣賞情色片。妻子喜歡看唯
美的三級片,比如韓國的《美人》等,香港的一些片子在煽情方面也很有工夫,
妻子經常電視里溫柔的音樂、纏綿的畫面、淫靡的呻吟聲中就濕得黏黏滑滑,動
情不已。
相反,她對那些沒有情節的「槍戰」不但沒有興趣,而且比較抵制,不愛看
(尤其不愛看赤裸裸的吹箫口交場面,而且她也不喜歡給我口交,主要是心理上
嫌髒),這和我交的一些聊成人話題的女網友很不一樣。
這是初夏的一個傍晚,我和妻子像往常一樣吃完晚飯攜手散步。岚今天穿的
是一件白色連衣長裙,我是一身休閒裝,我們在微熱的晚風里漫步,經常能引來
路人的注目,他們都在羨慕我們這對鴛鴦吧!我想……
有一個想法突然在我的腦海里閃現,我拉著妻子的小手對她說:「岚,我想
去看看打籃球,好嗎?」
這是我們企業小區里健身場地中一個燈光籃球場,一群男人們都在打籃球,
老中青還有高中生們揮汗如雨,樂在其中。妻子知道我喜歡看籃球,默默地陪著
我坐在球場旁的台階上,看著這十幾個人淩亂但又很熱鬧的全場比賽。
回憶著從前我瘋玩籃球的時候,我說:「男人打球,有女人在旁邊看和沒有
絕對是不同的心理,你坐在這里,殊不知他們的勁頭大了多少。你看著吧,個人
盤帶和突破肯定會更多,而好的配合就會因你的到來而銳減,呵呵!」
「胡說八道!」妻子嬌嗔。
果然不出我所料,三步籃越來越多,而且花活不斷花樣百出,進了的,就會
在挺著胸脯往回跑的時候朝我們這里瞥上一眼,沒進的,也會在痛惜扼腕的時候
瞟一眼妻子。
妻子也感覺出來她對球員的吸引力,我壞笑著看著她,正要揶揄兩句……
「不許說!」妻子白了我一眼,輕輕捶了我一下。
「這說明你是美女嘛,你的吸引力大嘛,人家的表演都是給你看的嘛!」我
趕緊連捧帶誇。
妻子當然非常受用,滿意地又白了我一眼,繼續看比賽。
「我們男人看女人,身材曼妙的肯定會多看兩眼;你們女人看男人,是不是
也喜歡看健壯、健美的?」我看著球場上一個個熱得光著膀子的男人們問妻子。
「當然了……哎呀!真漂亮!」一個身材非常結識勻稱的高個子小夥兒用令
人目不暇接的假動作上了個很帥的三步,令妻子脫口而贊。
「看他的體形怎麽樣?」我問妻子。
正巧小夥子朝這邊看過來,和妻子望了個對眼。
妻子臉一紅,低聲罵了我一句,「討厭!」
我心中一樂,繼續不依不饒:「其實每個人都有性幻想,這並不是什麽下流
的事情,你看這個小夥子這麽陽光帥氣,想象一下,和他做愛是不是會很爽?」
「真討厭!壞死了你!」妻子作勢打我,卻是點到爲止,臉紅得更厲害了。
「哈哈,是不是想了?」我繼續調笑著,用手拍了拍妻子的膝蓋,同時用了
點巧勁一撥,妻子的雪白長裙的下襬本來纏覆在膝蓋下面一點的小腿上,一下就
散了開來。
「哎呀……」妻子慌忙把腿夾緊,正要伸手去整理,我堅決地攥住她的手:
「別動!他爲你表演那麽漂亮的進球,你應該給他點獎勵啊!」
「不要……人家都能看見……」妻子還在一掙一掙的。
「沒關系的,不會有很多人注意到的,但那個小夥子肯定會看,呵呵!」我
安慰加鼓勵。
妻子拗不過我的堅持,手上不再使勁。她長裙的前襬依然耷拉在膝蓋下面,
而后襬則垂在了坐著的台階下面。里面的春光應該有所暴露,這令我血脈贲張。
從我的角度,是無法看到什麽的,但是從打球人的角度呢?
我對妻子說:「岚你等我一下,」我一指球場對面的冷飲攤:「我去買一瓶
水。」我一站起來妻子趕忙就要整理裙子,我皺著眉頭笑著說:「嗯?不許動,
要不然我就更欺負你了。」
「討厭死了……」妻子嬌嗔了一句,竟不再弄了,兩手放在並攏的膝蓋上:
「你快點回來!」
一股冰流從口腔沁入胸腹,卻也撲不滅我心中邪邪的欲火,穿過球場時我的
眼睛緊盯著妻子的裙內:由于她坐在第二層台階,球場上的人眼睛稍向下瞄便可
以看到裙內春光。呵呵,妻子趁我不在時還是稍稍將裙襬收了收,但后襬依然耷
拉下一截,可以看到妻子緊並的一雙玉腿的曲線優雅地延伸至裙內深處,直至那
若隱若現的小白內褲。
真是恰到好處啊!不知道岚是不想暴露太多,還是嫌裙子粘到地面了呢?反
正不管如何,她接受了部份暴露,難道真的像小說中說的那樣,女人都在潛意識
里有點暴露心理嗎?
我心中想著,已經走到妻子面前,把水遞給她,俯身輕聲說:「岚,你整理
得真好,別人只能看到你的腿卻看不到更想看的。呵呵!就這樣,我也去活動活
動。」
天色漸晚,球場上的人陸續走了一半多,中老年籃球愛好者們和學生弟弟基
本都回家了,剩下的應該都是我們企業里住宿舍的單身職工,我加入后八個人,
打起了半場。
很久沒有劇烈運動,身材略有些發福,不過這並不影響我發揮拿手好戲--
妙傳。我盡量少做快速跑動,利用同伴的掩護和穿插,不停給同夥的那個陽光男
孩--就是打球最好的那個高個帥小夥兒--塞出舒服的好球。而他在每次漂亮
的進攻結束后,總要默契地笑看我這個助攻一眼,然后在回位的時候很隱蔽地瞟
一眼球場旁台階上那一裙春色……
大勝兩局十個球之后,對方堅決要求重新分撥兒,而我已經氣若牛喘,順勢
光榮下場,讓他們改三打四。看得出來,同夥的小帥哥--聽他的同伴們喊,我
已經知道他叫王棟--很爲痛失我這樣的好戰友感到惋惜。
「累死了,累死了!」我喘著粗氣坐在老婆旁邊,接過水咕咚咕咚地灌了一
通。
「笨樣兒!」妻子邊損著邊疼愛地幫我擦汗!「看人家打了那麽長時間都沒
嫌累。」
「呵∼∼人家是誰呀,是老看你的那個小帥哥嗎?他叫王棟,怎麽,嫌老公
不如人家啦?」我怪聲怪氣地打趣。
「討厭死了,這麽壞你……」妻子小臉一紅,又作勢欲打。
我一攬她站起身來:「剛劇烈運動完不能馬上坐著,陪我走兩步放松放松,
好嗎?」
就在妻子點頭的時候,我壞笑著在她耳邊輕輕道:「再說了,我媳婦兒敞著
裙子讓他們看了半天的美腿了,也該給他們看夠了是吧?」
妻子大窘,绯紅至頸,我低聲笑著承受了幾下粉拳,和妻子溜跶到了沒人的
那半場的籃球架下。籃球架底部是用一塊平整幹淨的水泥板壓住做平衡的,我和
妻子面向對面球場坐下。天色已經越來越暗,不遠處這幾個仍不知疲倦的單身漢
們跑、跳、投的身影已經略有些朦胧。
眼睛看著他們,我對妻子說:「岚,剛才那樣逗你,讓你暴露,是因爲我看
書上說過,女人潛意識里都有暴露的慾望,也就是說,剛才你春光外洩,會有興
奮的感覺,對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