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的初次妓女體驗(前傳)

  • 在〈嬌妻的初次妓女體驗(前傳)〉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人妻出軌

作者:5MG.TW
2010/03/18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一日下班前老闆和我說,晚上需要我去應酬一下我們公司的一個重要客戶。
這位叫王經理的客戶一直是我們公司主要的業務來源,約莫四十多歲的樣子,略微
有些發福,最大的特點就是好色,平時就喜歡有事沒事拉一幫子人去K房尋歡。
之前有過幾次都是我安排的,故而我們的老闆這次又將這個任務交給我來辦。
於是我便先預定了某個會所的包廂,然後便給我老打了個電話告假:「餵,
老婆啊,今天晚上我有個應酬,晚上不回來吃飯了。

「是不是又是那個王經理啊?你們又去XX會所?」由於我和我老婆平時都開
誠佈公的,即使遇到這類應酬我也會很坦白告訴她,所以也猜到了此行之處。
「是啊,沒辦法,我們公司的重要客戶,沒辦法得罪啊!」
「好啊,可是老公,我有個小小的要求……」平時說一句我老婆便滿口答應
的,今天不知怎麼提出了一個奇怪的想法:「我能不能也參加啊?」
「那怎麼行!你知道那些地方是不適合女生去的,難不成你不放心我啊?」
不會是我老婆吃醋了吧?
「那倒不是,你平時去那邊我也不會管你,知道你只是逢場作戲。只是我從
來沒去過那種地方,所以很好奇,想去見識一下。

「這個不太方便吧?總不能我拉著你進去,然後和媽媽桑說我今天『小姐』
自備?

「那倒是,不過老公你就想想辦法嘛,人家是真的想去見識一下……」
「那好吧,你先等等,讓我想想怎麼處理。」說完我便掛了電話。
也不知道我老婆怎麼會有這麼奇怪的想法,這確實有點為難我了。平時老婆
對我工作也挺支持的,我去那種地方她也從來不過問什麼,如果不答應她似乎有
點說不過去,但是答應她的話又不免有點尷尬。
思前向後,我終於想到了一個妙招——不如讓我老婆假扮小姐混進來吧,反
正王經理也沒見過我老婆,而且我老婆27歲的年齡、170的身高、75D的胸
圍,80-90分的長相(見過我老婆的人給她的評價)是不可能輸給那些K姐
的,到時候輪到我點小姐的時候我直接點我老婆,這樣我老婆也能來,場面又不
會很尷尬。
於是我立即電話給那個會所一個很熟悉媽媽桑:「Linda,你好啊!」
「哦,是你啊,好久沒來了,這次是不是又要幫你安排點小姐了啊?」
「不是,這次是我有個小姐希望你來幫我安排進來。」我說道:「你知道,
我這邊的客戶平時要求都很高,我特意找來個符合他口味的小姐,所以希望你能
幫我把她安插進來。

「這個不太方便吧?」Linda略有不悅的語氣說道。
「看我也算你們這邊的常客了,你就通融一下吧,反正小姐的坐檯費我一樣
出,而且還是雙倍,如何?
」幹,我讓自己老婆做小姐,不但賺不到錢,居然要
我倒出錢,我一邊說著一邊在胡思亂想……
「那……看在你是熟客的份上就答應你吧!」
和Linda這邊商量好了具體的操作方法後,我又給我老婆撥通了電話:
「老婆,你可以去那邊,不過就是要委屈你得客串一下小姐了……」我把剛才的
想法以及讓她怎麼和媽媽桑接頭等事情和她說了一下,然後略微整了整儀容便匆
匆趕往和王經理約好的飯店了。
到了飯店,王經理已經到場了,身邊還有三個男性像是他的朋友。簡單寒暄幾
句便開始點餐,整個就餐過程就表過不敘了,總之在飯店的時間我想得最多的還
是我老婆到時候會打扮成什麼樣,到時候能否應付這樣的場面等等的問題。
酒足飯飽之後,我們就驅車來到了我預定的會所。把王經理一幫朋友安頓進包
廂後,我便急匆匆地找Linda去了。
「Linda,讓你安排的事情怎麼樣?」我一看到Linda便開始詢問
起來。
「呦!看你著急的樣子。放心吧,都幫你安排好了。你小子哪裡找來的小姐
啊,還挺標致的,不如你和她說讓她轉場到我們這邊吧,我相信她絕對能成為我
這裡的頭牌……」Linda在那邊滔滔不絕,我其實心裡卻是七上八下的。
打發完媽媽桑,我回到了包廂,沒多久小姐便進場了,但卻沒看到我老婆,
直到Linda最後出現,才看到她挽著我老婆進來。
這時我才看到我老婆,她今天穿了一套紫色的連衣裙和高跟鞋,這套連衣裙
是去年買的,買回來後從來沒穿出去過,因為這套連衣裙最大的特點便是一個字
——露。不僅上半身半個酥胸幾乎快要彈出來,下半身的裙子也短到只能剛好能
遮住屁股,整條大腿簡直都快看到根部了。而今天她腳上還穿著一條黑色的花紋
絲襪,及一雙10公分高的高跟鞋。很出乎意外的,平時很有OL氣質的她今天
的打扮活脫是一個標準的K姐。
正當我在那邊心裡暗嘆我老婆如此變化之時,媽媽桑已經帶著我老婆走到了
王經理身邊,「王經理,這位是我們這邊新來的小姐……看,身材和外貌都很標致,
您要不要試試呢?
」Linda說道。
一聽這話我便暗暗叫苦,想起之前我和Linda說這個安插的小姐是專門
安排給我客戶的,而Linda也認識王經理,她肯定以為是要讓這位小姐去招待
王經理,於是一上來便向王經理推銷起我老婆來了。
這下我的計劃完全落空了,本來我是想由我來點我老婆的,這下子只能期盼
王經理看不上我老婆轉而點其他小姐。我便在心裡默念著:『不要點,不要點,不
要點……』
沒想到王經理順勢一把將我老婆拉到了懷中說道:「果然不錯啊,今天我就要
你這個美人兒了……」一邊說一邊已經開始上下其手。
「哎呀!王經理,你不要這樣,我們坐下慢慢聊嘛……」我老婆一邊說一邊想
掙脫開來,但她怎麼掙脫得了王經理之手啊!整個會所的小姐都知道王經理是這裡出
了名的色狼,不像一般的客人還唱唱歌、調調情的,他是可是直接「侵犯」的;
而且他在這一帶勢大財厚,被他選上的小姐無不被他「享用」過。
無奈當時我也不好說什麼,恍恍惚惚的隨便點了一個小姐便尋思接下來的對
策。要知道王經理選定的,最後「出台」是免不了了,唉!這次看來真得要賠了夫
人又折兵了……
乘著大家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我便偷偷給我老婆發了個信息,讓她隨
遇而安,如果王經理真的要怎麼樣也別翻臉,一旦弄僵了,不僅我們公司要失去一
個大客戶,說不准他還會對我老婆怎麼樣。
而我老婆倒是比我鎮定得多,她一邊在那邊和王經理打趣,一邊不忘替王經理斟
酒,總算還能應付得過來。
不過到了玩骰子的階段,我老婆便開始有些局促了,這東西雖然我以前教過
她一點,但畢竟沒有實戰過,碰到王經理這種馳騁多年的老江湖,怎麼可能是他的
對手,只見沒過幾輪,我老婆已經被灌了五、六杯紅酒了。
由於酒精的作用,老婆的臉開始有些微紅,眼神也有些迷離起來。這樣的狀
態下,局勢便完全被王經理掌控了,他一邊玩一邊不忘「吃豆腐」,一開始還是藉
著我老婆輸掉骰子的藉口進行侵犯,久而久之就越來越大膽了。也不知道什麼時
候,我老婆衣服裡面的隱形文胸已經被摘了出來,而我老婆兩腿之間自然也少不
了王經理一隻手在下面游弋……
突然,聽到王經理說道:「大家看,這個女人還真騷啊,淫水居然流到外面來
了……」只見王經理揚了揚手,就看到他手上已經有一層黏糊糊的水了。
這個時候他的幾個朋友也開始附和起來:「真的有水哎!」、「哇,好多水
啊!看她絲襪上面……」其中一個一邊說一邊扒開我老婆的雙腿:「居然絲襪上
面已經全是淫水了。

而另外一個王經理的朋友也乘機開始把手伸到我老婆衣服裡面摸了起來:「奶
子好大啊!又柔軟,手感真好……乳頭也開始硬了……」
他們在那邊玩得越來越High,而我在旁邊只能苦笑,看著老婆被幾個男
人輪流得摸著抱著,心裡有種酸酸的滋味……不過奇怪的是,我的小弟弟居然也
情不自禁地搭起了「帳篷」。我明白,這個時候連我自己都開始沉浸入這種淫靡
的氣氛之下了,看著老婆被這些男人玩弄,反而有些興奮,我甚至開始想,等一
下王經理要是帶我老婆「出台」會是什麼樣子……
很快時間到了將近午夜,我老婆似乎也習慣了她K姐的身份,越來越得心應
手,騷勁十足的在用各種撩人的姿勢和曖昧的言語挑逗著在場的每一位男性。
隨後高潮也一個接一個的到來,當有一局擲骰子我老婆輸了以後,王經理在我
老婆耳邊耳語了幾句,我只隱約聽到我老婆說:「討厭……不要吧……這樣羞死
了……」說著說著便跑到了另一位的男性跟前,拉開他褲子的拉鍊,把手伸到了
那個男人褲子裡面開始掏弄起來。
而王經理也不忘趁火打劫——乘我老婆在一心摸這個男人雞巴的時候,悄悄跑
到我老婆身後挑起她的裙子,並將她的絲襪和內褲拉到膝蓋附近,把手指放進了
我老婆的陰戶裡面開始抽送。我老婆在這樣夾攻之下已經完全不知道了自我,隨
著王經理手指上帶出的淫水越來越多,我老婆也開始越來越淫蕩,居然把另外那個
男人的弟弟掏了出來。
「去舔他!」隨著王經理的一聲令下,我老婆居然很順從地開始替那個男人口
交起來。還好由於這間會所規定不能在房裡直接打炮,否則我估計我老婆這時已
經在被幾個男人輪奸了。
不過即使這樣的場面,已經是High到極點,我老婆不僅含著那個人的棒
棒,還會用舌頭去舔弄對方的龜頭,甚至時而用嘴含住他的蛋蛋。隨著我老婆靈
巧的口技,那個男的沒過幾下下半身便開始抽動,相信一股濃濃的精液已經射入
了我老婆的口中。
不過這還沒完,正當我老婆含著那口精液準備去廁所吐掉之時,王經理居然拉
住了她,遞給她一杯紅酒,示意她現在喝下。我想這種情況一般的小姐完全是可
以拒絕的,但是我老婆似乎這次例外了,她居然很開心地拿起紅酒杯連同嘴裡的
精液一起灌到了肚裡。
隨著高潮的到來,按照慣例王經理應該帶小姐出台了。正當我在胡思亂想時,
王經理卻跑了過來對我說道:「Mika,今天你怎麼魂不守舍的啊?」
「不……不是啊!」糟糕,被王經理發現我的尷尬表情了。
「我看你今天一直盯著這個小姐看,想必你也有想法了吧?」王經理指著我老
婆說道。
「不是啊,王經理……」我一邊回答一邊心想,那是我老婆啊,怎麼會沒想法
啊?
「不如這樣吧,今天你和我一起帶這個小姐出台吧,我們一起搞死這婊子如
何?“
「這……不太好吧?」我嘴上這麼說,心裡卻在暗自慶幸,雖然知道老婆最
後肯定要出台,但至少我還在旁邊。
「你就不用客氣了,隨我一起去吧!」
我假裝客氣一番後,便跟著王經理和我老婆一起走出了酒店。
到了酒店,王經理先去洗澡,乘著他洗澡,我便和我老婆開始說話:「老婆,
今天感覺怎麼樣啊?

「High極了,原來做小姐這麼開心的啊!老公,我還想做小姐。」我老
婆居然喜歡上了小姐的職業。
「你別得意,他等一下出來肯定不會放過你的,你就等著被他操吧!」我略
帶怒色的打趣道。
「操就操吧,今天我就是妓女,我一定會好好服侍我的客人的,你可別吃醋
哦!“
「好,看我等一下怎麼一起來收拾你!」
「兩個一起上才好呢!今天你們兩個都是我的客人,請你們儘管操我吧!」
我老婆帶著一種淫蕩的眼神對著我說。
「看你這種淫蕩樣,我要把它拍下來,看你以後還不承認自己淫蕩!」說著
我拿出我隨身帶著的卡片機幫我老婆拍下了張照片。
「老公,我這麼淫蕩,你不會不要我了吧?」
「當然不會,你越淫蕩,我越要你!」我說道:「我不僅要你,還要你以後
去做妓女。從今天的表現看,你就是一個天生的妓女,要是你不做,那絕對屈才
啊!“
我老婆被我說得逗樂了,我們就這樣輕鬆的閒談著……
「你們聊些什麼啊?」這時王經理從浴室出來了。
看到王經理出來,我便識趣地跑去了廁所洗澡,留下我老婆先給王經理單獨享用
最多。
浴室裡面是「嘩啦啦」的水聲,而外面他們在幹些什麼我卻不知情,但我還
是隱約聽到了我老婆在那邊浪叫。我完全顧不得洗澡,隨便衝了一把便急急忙忙
跑了出去。
當我出來的時候,我老婆已經赤裸著身體被王經理壓在身下,兩條腿被王經理高
高舉起,架在了王經理的肩上,王經理的雞巴已經在抽插著我老婆的淫穴。這樣的姿
勢讓我可以輕而易舉地看到王經理的雞巴進出我老婆陰戶的樣子,每次的進出都伴
隨著大量淫水被帶出……

啊!這……不是吧?我定睛一看,王經理跟本沒有戴套套,我老婆居然在沒有
任何保護的情況下被王經理抽插!王經理看到我過來了,便讓我老婆改變一下姿勢,
我老婆順從地翻了一個身,像狗狗一樣趴著,這時王經理繼續抽插,並示意我一同
加入戰局,於是我便將我的雞巴放入了我老婆的口中。
這樣的場景以前只會在A片裡看到,沒想到如今卻真實地發生在我的面前,
而且裡面的女主角居然是我老婆!她一邊含著我的雞巴,一邊卻任由後面那個第
一次謀面的男人在幹她的陰戶。我甚至可以感受到,王經理用力在用他那話兒頂我
老婆的時候,那種一波波的震動通過我老婆的身體傳遞到了我這一邊。
而這時王經理也越來越放肆,一邊抽插一邊還不忘用手拍打我老婆的屁股,嘴
裡也髒話連篇:「臭婊子,給我們兩個人幹得爽不爽?插死你這個臭婊子……」
而老婆的嘴被我的雞巴堵著,完全不能說話,只能再那邊悶哼。
隨著王經理抽插的節奏逐漸加快,我老婆再也含不住我的小弟弟了,轉而還是
浪叫,並伴隨言語的附和:「啊……啊……啊……好……好爽……幹死我……王經理…
…你用力幹我……」
「怎麼樣,喜不喜歡我的雞巴?」王經理繼續言語上的刺激。
「喜……喜歡……好……好粗……啊!」當我老婆進入高潮的時候她便會用語
言來互動,這是我們平時常玩的東西,沒想到這回用在了別人身上:「幹……用
力……幹我……我喜歡……喜歡死了……哥……哥哥儘管……操……操……操我吧!“
王經理這個時候卻沒有立即爆發的跡象,反而開始控制節奏和幅度——或深、
或淺,或重、或輕,似乎要將已經淫蕩到極點的我老婆推送到一個更高的高潮。
「啊……啊……啊……不行了……求……求……求你了……王經理……給……
給……給我吧……我實在……受不了了……」我老婆已經徹底臣服於王經理的淫威
之下。
「求我什麼?快說出來,不說我就不給你!」王經理厲聲說道。
「求……求你……幹我……幹死我……」我老婆央求道。

「聽不清楚!」王經理繼續施威。
「求你幹我……啊……給我……射我……」我老婆已經不顧一切了。
「好,那我可要射了,我要把所有的精液都射到你身體裡去。」
「射……射吧……全都射到我身體裡去……我是婊子……喜歡別人射進去的
婊子!
」有可能還身處「危險期」的老婆已經完全不顧一切了。
隨著王經理的節奏越來越快、幅度越來越大,終於,那一刻到來了……王經理用
盡全力頂住了我老婆的陰部,似乎不想讓任何一滴精液從我老婆身體裡流出來。
然而似乎王經理射的量太大了,我老婆的身體無法承載這麼多精液,隨著王經理抽出
他的肉棒,部份精液也隨之慢慢溢出來。
釋放完的王經理坐到了旁邊沙發上點起一支煙抽了起來,並示意讓我也享用一
下這位小姐,我也顧不上老婆是否還有體力,立馬就插了進去。當我的棒棒插入
我老婆身體的那一剎那,明顯感到與以往不一樣的感覺。
由於我老婆身體裡註滿了王經理的精液加上她自己的淫水,她的陰道顯得格外
潤滑,這樣的感覺是過去從來沒有過的。特別是想到我老婆剛剛被王經理內射過一
次,心理上更有了巨大的刺激,感覺棒棒無比的堅硬,而我老婆顯然也感受到了
我的堅挺,不斷求饒:「啊……老……老闆……我不……不行了……太……太粗
了…
…“
我真擔心她一不注意說出「老公」兩個字,不過還好,淫蕩的身體下她始終
還保持著一份冷靜,我想也許她真的有種當妓女的特質,又或許她出門之前已經
預料到了一切可能的情況。
在我不停幹我老婆的同時,王經理似乎也有點恢復了過來,急不可耐地走過來
撫摸我老婆的乳房。我看著老婆柔軟的乳房被捏得有些變形,卻沒有任何不快,
我明白,我老婆現在是個妓女,也許以後還有更多男人的手去這樣捏我老婆。
妓女在嫖客眼中可能不算是個真正的女人,而是手裡的一個玩物,她們要做
的就是任由客人摸遍整個身體,任由各種大小、粗細不一的肉棒插入體內,此時
不僅我老婆已經明白了做一個妓女的要務,我也開始嚮往著今後我老婆的妓女生
涯。老婆,今後你就做你的妓女吧!
隨著我一個個的思緒從腦海裡閃過,我的動作幅度也不斷加大,而我老婆更
是叫得一浪高過一浪。隨著動作不斷加速——到衝刺——我再也無法忍住——釋
放了我全部的激情——而王經理也不知何時將他的肉棒塞在我老婆的嘴裡,最後,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