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小菁

  • 在〈女友小菁〉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人妻出軌

認識現在的女友小菁是在朋友的生日派對。那天大家都喝得不少,派對過后我們兩人就糊里糊塗的相擁走進了酒店。不過還好沒有因此而覺得尴尬,過后幾次見面大家還覺得都對方都挺適合自己,於是自然而然的,交往一個月后,小菁搬來跟我住在了一起。

轉眼一個月過去了。“嘻嘻,寶寶,我回來了。”一進門,我就叫著小菁,然后習慣性的等著她跑過來投進我懷里然后在她那33c的大咪咪上肆虐一番。但是卻沒有人回應。去證券公司看股票了吧?怎麽也不打個電話給我?哼,等她回來再好好“教育教育”她。我一邊得意的想著一會兒小菁在床上浪不夠的騷樣子,一邊推開臥室的門準備換衣服沖涼。

“哎?!”我低呼一聲,卻見小菁眉角挂著一絲笑容在床上睡得正熟。居然睡得這麽死,我回來都不知道?我有點點不太高興。(男人嘛,都是這樣的啦,總希望女孩子以自己爲中心的嘛,女觀衆請原諒一下。^?^)不過看見她露在被子外面那只白藕般的手臂,臉上那副睡態可掬的樣子,那點不高興唰的就煙消云散,跑到爪哇國去了。幾下脫掉了衣服,屏住呼吸。輕手輕腳的鑽進了被子。想都沒想,我的頭就探向了小菁的胸部──內衣睡覺不穿內衣,這是她的習慣,每次我一進被子,第一件事就是現在她的咪咪上大快朵頤一番。手也沒有閑著,一下就向她的小內褲里面伸去。嗯??不對,怎麽嘴吃到不是小菁的紅葡萄而是布?!小菁也被我弄醒了,她顫了一下,張嘴就要對我說什麽。我的嘴馬上堵了上去,一邊用左手開始幫她解除裝備,心里一邊說:“搞什麽東東啊?老公動你一下你抖什麽?靠,又不是第一次了。等一下非讓你浪死不可。”上邊還沒搞定,下面又出了問題,右手剛下面,就被小菁的小手一下按住,死活也不肯放開。造反啊?!我輕輕咬了一口她的舌頭,表示了不滿,然后繼續我的動作。出乎意料,她居然左右扭起來。

這姑娘,怎麽還想體驗強暴感覺麽?這倒是個不錯的體驗,可是小弟弟不答應啊。我一下用手固定住了她,然后壓在她身上在她耳邊說到:“寶寶,等一下再玩吧,先讓慰勞慰勞我的小弟弟吧。他一天沒跟你小妹妹見面,好想她的,嘻嘻。”說完,舌頭伸進了小菁耳朵里開始了活動──她最怕這一招,一舔那里,準浪。

“不──要──啊,你是誰啊?!”

“嗯?!”聽了這句話,我一下彈了起來,呆呆的看了看小菁,忽然發覺她跟平時有點兒不大一樣,但是具體在那里,卻又說不出來。

“你、你、你是姐夫吧?”因爲情緒激動,她說話有點結巴。“啊?”我不知道自己當時的臉上是什麽表情,但是想來一定十分古怪。她“噗哧”一聲笑了,情緒也逐漸平穩下來了:“我是今天才到的海口的,過來看看姐姐,姐她去買菜了,一會兒就回來。”

“小菁是你姐?這她媽的也太像了吧?!”我驚訝之下,居然赤著身子走下床仔細端詳了起來。“喂喂喂,好歹你也是人家的姐夫呢,怎麽這個樣子?”床上的女孩子有點不高興的樣子。

“噢,對不起。對了,你叫什麽名字啊?”我一邊穿著褲子,一邊問她的名字。“小晶。姐夫你剛才好急色哦,平常跟姐姐在一起時都是這樣的麽?那姐姐好辛苦喽!”

嗯?聽說話樣子也是一個騷女人嘛。我一邊盯著她跟小菁一般細的水蛇腰,一邊想,反正都已經這樣了,干脆就用她代替一下她姐姐吧。想著想著,手上的動作就慢了下來。小晶好像看穿了我的心事,她嬌哼了一聲,笑著說:“姐夫你想什麽呢?姐姐一會兒就回來了。”

“哦,沒關系,沒關系,那下次好了,來日方長嘛!”我不自覺的說出了心里的想法。“你說什麽哪?姐夫!”小晶的眼睛調皮的盯著我──又叫她看穿了。“沒什麽,沒什麽。你趕緊休息吧,我出去喝點東西。”看著眼前的尤物,可又沒有辦法享受,不禁爲之氣結──三十六計,走爲上策,先閃吧。

正當我坐在沙發上喝著啤酒胡思亂想的時候,小菁回來了。“老公──”還沒有放下手中的菜,她就膩到了我身上。我順手在她屁股上捏了一把,然后一把摟住她就往客房走去。

“嘻嘻,剛才我不在家,你干什麽壞事啦?”小菁一邊笑著,一邊順從放下菜,讓我帶進了客房。“靠,想你了你還不高興?”一邊說著,我一邊動手解開了小菁的褲子。“八成又是看了什麽色情小說來著,又說什麽想人家。輕點兒,痛啊∼∼”比看色情小說可要刺激人多了。我一邊想著,一邊讓她爬在床邊,拉下了她褲子,一只手伸到前面,開始肆虐她的咪咪,一只手伸進了它的T字內褲里。

小菁是屬於那種一般來說在床上比較溫柔的女人,她一動不動的趴在床邊。享受著我的撫摸,時不時給我一兩聲嬌吟鼓勵我的動作。“你還真是騷啊,這麽快就濕啦?”我一邊用手指輕輕磨著她的陰蒂上,一邊打趣。“人,嗯,人家,啊,愛你嘛∼∼再說啦,你,嗯,你是人家老公嘛,嗯,不對你……騷,嗯,人家,嗯,對誰騷嘛?”

小菁的觸感一直讓我都感到很滿意。我變成了用指甲輕輕地刮著她的陰蒂,另外一只手在她那粒已經硬挺的紅葡萄上繼續肆虐。“啊,嗯,老公,要、要好不好?”小菁轉過臉,楚楚可憐的看著我。“嘿嘿,騷了吧?說,好老公,求求你快插我。”我總喜歡看小菁楚楚可憐求人的樣子。“嗯∼∼老公,你好壞。”“什麽?”我邊說,手上的節奏更快了。“沒、沒什麽,嗯,嗯,老公,老公,嗯∼∼求求你,求求你,快插我好不好?”小菁轉過臉來,淫蕩甚至有點下賤的看著我。“嘻嘻,這是什麽?”我把手從小菁內褲里拿了出來,伸到她面前。“嗯,老公,你好惡心哦∼∼”“不說是吧?不說不插。”我明顯的感到小菁那粒紅葡萄收縮得更厲害了。“嗯,嗯,那是人家的騷水……”

便宜有效的持久延時噴霧劑哪裡買 https://tw.avseo.net

聽了這麽淫靡的話語,我哪里還忍得住?拉下小菁的小內褲,稍稍對了一下角度,一下插進了她水汪汪的陰戶里。這小菁還真是騷,從剛才到現在才沒幾分鍾,她里面已經濕透了。“啊,老公,好老公,插,唔,插到底了……”

因爲從后面的關系,所以一下進去就到了小菁的花心。剛才沒法的發泄的情欲,這下可要好好發泄一下,我扶著小菁的柳腰,使勁的插了起來。“喔……老公……唔……就這樣,就這樣……使勁兒,不要停啊……啊……嗯∼∼嗯∼∼不要停啊……唔……唔……人家愛死你了,插死我算了。不要停啊……不要,嗯……不要放過我,狠狠的插啊∼∼啊∼∼啊∼∼”小菁一邊胡言亂語著,一邊把頭貼在了床上,身體成了一個三角形,這樣的角度更利於深入,我扶著她雪白的屁股,更加賣力的插入,每一下撞擊,都讓她浪叫不已。插著插著,我忽然好像聽到了另一個聲音從臥室傳來。我停了一停,留心聽了一下,真的有聲音耶。正想聽個仔細,小菁的屁股扭動起來。“老公,呵∼∼呵∼∼,你怎麽停拉,別停啊,人家要嘛∼∼”小菁不滿意了。

想著隔壁的小晶,我更加興奮了,一陣狠插,插得小菁狂呼亂喊。隨著小菁叫聲的急促,和陰道的收縮,我也一陣放松,一泄如注。提起褲子,我拉著小菁急急忙忙的走向臥室。“干什麽啊?人家想躺一下。”小菁嘟哝著。“去看看你妹妹啊!”“啊!我都忘了,小晶來了!哎,對了,我們做完,你看我妹妹干什麽?”我把剛才聽到的聲音告訴了小菁。她笑了笑,說:“不奇怪啊,我跟我妹妹有感應的,如果離得近的話,比如說同一個城市,我們都可以感覺到對方的心情的。”“啊?你意思是,小晶她剛才沒有醒?”今天怪事可真多。“應該是吧,去看一下就知道了嘛。”

輕輕的打開門,果然,小晶仍在熟睡,不過臉上的紅潮未褪。那樣子可跟她騷姐姐一模一樣。我看著看著,不禁又心猿意馬起來。小菁狠狠掐了我一下,說:“關門啦!”回到客廳,小菁說:“警告你啊,少打我妹妹的主意。”“不會,哪里會?”我一邊說著,一邊對未來的幾天蠢蠢欲動。如果能夠同時能跟這對姐妹花做愛,那是多爽的事情啊。“哼,你的保證……”“嗯,我怎麽啦?”一邊說著,我一把拉過她,手又開始在她身上摸索了起來:“你倒說說,我的保證怎麽啦?”“沒什麽,沒什麽,老公你的保證最算數……”小菁一邊笑著一邊從我懷里掙脫開。“不早啦,我去做飯。”剛進廚房沒有1分鍾,小菁探出頭來丟了一個鬼臉給我:“算數才怪了!嘻嘻……”說完連忙把門關了起來。

我坐在客廳里一邊喝著啤酒,一邊回味著剛才的瘋狂。正在胡思亂想著,小菁的聲音從廚房里傳出來:“老公啊,來廚房幫幫我的忙嘛。”我推開了廚房門,不禁窒了一窒,多半因爲妹妹到來的緣故,一向慵懶的小菁居然晚飯準備了七、八個菜,我恨得牙癢癢的,順手就在正在洗菜的小菁的翹屁股上擰了一把:“媽的,居然跟你老公我藏私?天天紅燒肉來番茄炒蛋往的。虐待我啊?”小菁轉過臉來,甜甜的跟我笑了一下,撒嬌道:“老公∼∼”然后在我嘴上親了一下說道:“老公,你洗一下米好不好?”我應了一聲,拿起了飯煲一邊和小菁調笑著,一邊開始洗米。

小菁開始炒菜了,頓時廚房里變的好熱,我不忍心讓小菁一個人待在這里,所以盡管已經把飯煲上,仍舊幫她做點雜物,陪她聊天解悶。“老公,田雞好了,把它拿出去吧。”小菁轉過身來對我說“好……”我答應著,一�頭,眼前的小菁讓猛的我一呆,爲了做飯方便而盤起的長發略略有些散亂,幾縷沾著汗水的發絲調皮的還垂了下來貼在她雪白的頸子上;身上那件淡藍色絲質的家居小衣早已濕透貼在了身上;這個騷妮子又沒有穿內衣,兩顆粉紅色的突起清晰可見。再加上因爲溫度的關系,一張俏臉漲的紅撲撲的,臉上還挂著幾顆閃亮的汗珠,好一副住家乖媳婦俏模樣。

看著我呆呆的看著她的樣子,小菁是又好氣又好笑,她嗔道“小色鬼,快把菜拿出去啦∼∼”“哦,好的。”小菁笑著搖了搖頭,開始準備炒下一道菜。我把菜放到了飯廳后又回到了廚房,從后面看著小菁的凹凸有致的背影,我真爲自己感到得意,這麽一個尤物,怎麽就叫我搞得對我死心塌地呢?

正在我神遊天外,自鳴得意的時候。小菁做了一個讓我欲火贲張的動作,不知怎麽回事,正在炒菜的小菁停了下來,彎腰下去撓腳背癢癢,本來就沒有多長的迷你裙根本就包不住她那豐滿翹停的屁股,更令我不能控制自己的是:可能是爲了圖方便吧,剛剛做完以后,她並沒有穿內褲!!看著她白嫩的屁股和若隱若現、芳草萋萋的私處,我頓時有了一種強暴的感覺和欲望。

我一把后面摟住了小菁,小菁吃了一驚,轉頭過來,嗔道:“你干什麽啊?嚇死我啦!”“干什麽?干你啊!”我在她耳邊輕輕說著,一只手已經握住了小菁的半邊奶子,她身上好多汗,滑膩膩的,別有一番風味。“喂喂喂,老大,你搞錯沒有?唔,別亂動啊,在炒菜呢!”小菁邊掙紮著說。“不行,誰叫你打扮得這麽騷來勾引老公的?”我一只手將她身子扶側靠著爐台,嘴隔著小衣一口含住了她的那粒紅葡萄。另一只手毫不猶豫的探進了她裙底。“老∼公∼∼不要∼∼唔,別鬧啊,唔,別鬧啊……”雖然嘴上是這麽說,但是漸漸的,小菁的呼吸粗了起來,本來已經很紅的臉龐更加嬌豔欲滴。

我摟得她更緊了,嘴也從她的胸上移到了嘴上,我的手我的嘴盡情的在她身上發泄著,可憐小菁一邊要應付我的攻勢,一只手還要不停翻動,照顧著旁邊的炒鍋。終於,在我一輪狂攻之下,小菁終於有了個說話的機會,“寶寶,讓我把這個鳝魚炒完我們再做好不好?”她喘著氣說。“不好,我現在就要!你把爆炒鳝段改紅燒的,讓它慢慢去弄不就得了?”我一邊說著,一邊用指頭的在小菁的陰蒂上刮了幾下。“唔∼∼唔∼∼”小菁不由自主的顫了一下:“唔∼∼你∼∼老公,你好壞哦,唔∼∼”她抛了一個媚眼給我,一只小手一把握住了我的小弟弟,開始了撫摸;另一只手開始給鍋里加水,加作料。“快點兒啦!”我一邊在她咪咪上揉著,一邊把她的頭往我弟弟那里按去。“真夠麻煩的∼”小菁嬌哼了一聲,從我褲子里掏出了小弟弟,聞了一下:“嗯∼騷的∼∼不要!”“你說不要就不要啊?”放在小菁陰蒂上的那只手賣力的刮了幾下了。“呵∼∼呵∼∼”小菁喘了幾口氣,一口含住了我的小弟弟,開始了吞吐。“這樣才對嘛∼”我得意的說,跪在我面前埋頭苦干的小菁�起頭來一邊把我弟弟扶起來仔細的舔著根部和陰囊,一邊佯怒的向我抛了一個媚眼兒。我老實不客氣的分別用兩只手抓住了她的兩個大波,一邊揉著,一邊問:“老公的弟弟好不好吃?”“好吃∼∼唔∼∼好吃∼∼”她語焉不祥的說著。

我再也忍不住了,我扶起小菁,讓她用手撐著爬在爐台上,然后扶正了小弟弟,從她背后插入。小菁的洞口早已讓我挑逗的蓬門打開,玉珠挂簾,但是當我的小弟弟正是侵入的時候,小菁還是忍不住低呼了一聲。我兩只手探向前去,享受著她那柔軟而滑膩的乳房,舌頭則在她后背上順著脊梁舔去她背上的有點鹹味混合著她體香的汗珠。頓時,小菁興奮了起來,她大聲的浪叫著兩只手反過來抱住我,以便我們更加緊密的結合在一起。“唔∼∼唔∼∼老公,你插得好爽,別停,使勁兒插啊,唔∼唔∼我愛死你的小弟弟了。”“小騷貨,插死你∼”看著小菁說出這麽淫賤的話語來替我們助興,我不由得興奮起來。“好∼∼好∼∼老公,唔……你,唔……插死我算了∼我要嘛,給我,快點兒啊,別停嘛,老公∼∼∼∼”大概是因爲從來沒有在廚房做過而帶來了不同的快感,小菁越說越放浪,陰戶里的淫水也格外的多。“好老婆,你騷水怎麽這麽多啊?真是賤啊∼∼”“是,唔∼我就是賤啊,唔∼唔∼∼老公,你快,快插死我這個賤貨吧!千萬別放過我∼∼”說完,她居然居然使勁兒夾了夾我的弟弟。嗯?你還敢反抗?看我不操死你這個小騷貨!”“來啊,操死我嘛∼∼別停,別停,操死我!操死我這個小騷貨!”小菁越來越興奮。

我們全身都泛起了一陣紅色,也全是汗水,我緊緊的趴在了小菁身上狠狠的插入,這種感覺真好,兩個滑膩膩的身體緊密結合在一起。小菁的叫聲也越來越放浪。“老公,快插……插,對,就這樣……別放過我∼∼∼唔∼∼唔∼∼使勁兒操,我是騷貨∼∼浪貨∼∼老公,快操我……別停,啊∼∼唔∼∼唔∼∼我是母狗,天生賤,不讓你插我受不了啊∼∼”這時候,我也顧不上什麽九淺一深,動靜結合了,就知道一味的死命做著活塞運動,每一下都換來了小菁大聲的回應。終於,我感覺到小菁的陰道開始了收縮,她抱得我更緊了,手上的指甲甚至陷入了我后背的肉里。“老公,快∼∼快∼∼使勁兒啊,不要停,小花心等著你來澆灌呢!”小菁依然在胡言亂語。我也感到腰杆一陣酸麻,不僅鼓起最后的氣力,瘋狂的插了十來下,終於一起到了高潮。

久久的,我們一直保持著這個姿態沒有分開,都在回味著剛才的激情。我輕輕的吻著小菁的發梢,正想笑話她兩句。她忽然一下掙脫開我的懷抱:“老天,鍋糊了!!”……

晚飯時刻,看起來略有些疲憊的小晶狡黠的笑了笑,挑起了一塊燒糊的鳝魚塊,意味深長的說:“嘻嘻,這一看就是姐夫跟姐姐合作的結晶。”“小丫頭廢話真多,吃飯還堵不住你的嘴!”小菁啐了她一口,往小晶碗里夾了一塊雞肉。“嘻嘻,姐夫,你真有本事,讓姐姐這麽聽話∼∼”小晶調皮地對我眨了眨眼睛。看著這個除了衣服不同,其他和小菁一模一樣的妖娆,我不禁莞爾。

晚飯吃得很愉快。大家邊吃邊聊,一晃就過了一個鍾頭。原來小晶是在一家旅行社作導遊,因爲是當地的旅遊淡季,又跟男朋友吵了一場,所以便給自己放假,到海口來找他姐姐玩兒。當知道我也是做旅行社的時候,小丫頭頓時興奮起來,眉飛色舞的跟我炫耀起了她帶團的手段。動作及其誇張,語言極其放肆,搞得小菁幾次都忍不住打斷她叫她斯文一點。我心里暗暗發笑:小騷貨,看我如何把你收拾得跟你姐姐對我一樣的服服帖帖。

印度壯陽藥網購藥局,原裝進口,犀利士,威而鋼,必利吉,萬艾可,持久延時噴劑,必利勁,果凍威而鋼,威格拉,犀利士5mg,威而柔,樂威壯 - 賴 avseo99

一夜無話(不好意思啊,剛剛回頭看了看,發現自己好啰嗦,說了兩章居然才說了五、六個小時間發生的事情,而且已經做了兩次。所以這晚上是無論如何都不能讓主角再做了──要不然也太頻繁了。^?^)。

一早起來,我依依不舍的離開了熱被窩,吻了吻小菁,整理了一下,便趕去了公司,今天不是很忙,所以下午一點剛過,我吩咐了一下辦公室里的職員,讓他們有事情給我打電話后,便匆匆趕回了家──家里有個香甜的蛋糕放在那里,如果沒有吃下去的話,總會讓人時時牽腸挂肚的,不是麽?“小晶。”我剛一叫出聲就后悔了,天,讓小菁聽到了不是麻煩?“老公,今天你怎麽回來這麽早啊?”一襲睡衣的小菁赤著腳從臥室里走出來。還好,兩個人的名字發音相同,這女人也沒注意到我沒有叫她“寶寶”這類的愛稱。我暗自送了一口氣:“不忙嘛,所以就早點兒回來陪你啊。”“嘻嘻,老公你真好∼”小菁一下撲進我懷里親了我一下。“小晶呢?在午睡麽?“她?”小菁神色有點古怪:“她說她要去朋友家玩兒,可能今天晚上不回來了。”“呀?她對這里熟不熟啊?不會迷路吧?”“沒事啦,她也是經常來的,挺熟的都。”“哦,那就好……”“老公,我還有點困,你抱我睡覺好不好?”“我也想睡一會兒,等我沖個涼先。”“好,老公快一點兒哦,我在房間等你。”“好。”

我洗完澡,邊擦著濕頭發邊走進了臥室,小菁已經睡著了,兩只白藕般的胳膊露在被子外面,小巧的鼻子發出了均勻的呼吸聲,我輕輕的走上床,剛一碰到她,她就“嘤咛”一聲鑽進了我的懷里。我輕輕的拍著小菁的后背,漸漸的陷入了睡夢中。……

這一覺睡得好沈,朦朦胧胧之間,我忽然感到下體有一絲灼熱,我強睜開眼睛,窗外天已經黑了。哈,原來是小菁趴在我身下舔弄著我的小弟。我不禁有些刺激又好笑:“嗨,小騷貨,一定很好吃吧?”我打趣她。小菁略略�起了頭,抛了一個媚眼兒給我,又再埋下頭去仔細的開始舔弄起來。她一只手握住我的小弟,然后用小嘴兒極力的將我小弟含了進去,一邊往進深,一邊還用舌尖掃著我肉柱的柱身和根部。這樣吞吐了幾次以后,小菁又改變策略,她把我的小弟弟吐了出來,輕輕用手扶正,然后就開始用舌尖仔細的舔著我的馬眼,馬眼上不斷地滲出分泌,小菁也不斷地清理著上面的“環境衛生”,一邊舔著,一邊還不忘記在我蘑菇頭那里掃一掃。

我微閉上了眼睛,仔細的享受著小菁給我的服務,她舔得相當仔細,我整個小弟她都不肯放過,她一只手將我小弟往后壓去,整個頭都探了下來,細致的舔著我的卵袋,時不時還把它們整個含進嘴里。不用看,我都知道是怎麽樣的一幅畫面,一個大美女正用一個類似母狗的姿勢在順從地甚至有些下賤地在討好我。

我覺得自己的弟弟更硬了,明顯的已經開始向我請戰,我正要叫小菁,忽然聽到柔柔的一聲:“老公∼屁股�起來一點好不好?”“小騷貨,今天你可真賤啊。”不知爲什麽,說出這樣的話來我和小菁都感到很興奮,她臉漲的紅撲撲的撒嬌的“唔∼∼”了一聲,就又開始了對我屁眼的清潔。一開始,她的舌頭只是慢慢的在外圍打轉,漸漸的,她把舌頭卷了起來,拼命的往里面鑽去,一邊鑽,一邊還喘著粗氣,我直覺的屁股傳來一陣溫暖和一種獨特的刺激,好一招“毒龍鑽”,沒有幾下,我就覺得自己要立即將眼前這個美人一下摁在床上狠狠的插上幾百下才過瘾。可是這怎麽可以?我要爭取主動才好

啊!我連忙扭轉局勢,叫小菁停了下來繼續幫我舔弄小弟弟。但是姿勢卻變成了六九,小菁白白嫩嫩的兩片粉臀完完全全的暴露在我面前。我輕輕剝開她那早已經濕淋淋的那塊肉蚌,露出了小珍珠,嘿嘿,這下你可要完蛋了,我邊想邊輕輕的咬了上去。小手正握著我的弟弟,頭一起一伏辛勤工作個沒停的小菁全身打了個冷戰,低吟了一聲。我的舌頭繞著珍珠轉來轉去,小菁的動作也越來越慢,越來越亂小蠻腰不停的扭著,嘴里含糊不清的哼哼著:“唔∼唔∼老公∼∼癢死啦∼∼小妹妹好癢哦∼∼”我放開了她的陰蒂,壞笑著問道:“小騷貨,怎麽啦?想要麽?”“想∼∼”一邊說著,小菁一邊親了一下我的小弟弟,站了起來。“老公你不用動,小菁來做就好了。讓你舒舒服服的爽!”一邊說著,小菁一邊扶著我小弟,狠狠的坐了下去。“啊∼∼∼∼”真搞不懂這女人,自己掌握力度往下坐居然也可以得到這麽大的刺激。

小菁抛著粉臀,死命的套弄著。這小妮子今天怎麽這麽騷?還沒等我細想,一波又一波的快感讓我也逐漸失去了理智,我狠命的抓住了她那兩個大波,不停的揉、搓、捏。她似乎也不覺得痛一樣,浪叫著:“唔∼唔∼唔,老公,好爽∼High啊,High啊∼上天了∼∼我要上天了∼∼”我一邊玩弄者她的兩個大奶,一邊還時不時的挺一下身,好做更深的插入。“啊∼∼到頂了∼∼∼”每一次我挺身,小菁就被插到了花心,全身一顫,就開始了胡言亂語:“老公,唔∼∼愛死∼你∼小弟了,呵∼∼,爽死了∼∼爽死我這個小騷貨了∼∼老公∼∼你∼∼喜不喜歡我的∼小騷∼∼妹∼∼妹?一定好好教訓她,千萬∼∼千萬∼∼不要放過她!”“小騷貨,真賤,非要挨插才爽。快說,你是小賤貨!”我也興奮起來。“我是小賤貨,老公,你插死我這個小賤貨吧∼∼”小菁終於沒有力氣,伏在我身上喘著粗氣。

我把小菁的身體轉了過來,扛起了她的兩條腿放在了我肩上,在她屁股下墊了一個枕頭,開始了新一輪的沖刺。“啊∼∼好棒∼∼好棒∼∼的弟弟∼∼就是∼∼這里∼∼狠狠干,老公∼∼我要死了∼∼要死了∼∼用力插∼∼用力∼∼啊∼∼好棒啊∼∼好舒服∼∼插∼

插死我吧∼∼插死我∼∼插死我∼∼我∼∼我∼∼啊∼∼啊∼∼舒服啊∼∼”

小菁一邊浪叫著,兩只手一邊不停的死命抓緊我的肩膀,呼吸也急促起來,身上皮膚泛起一陣潮紅,我知道她高潮快到了,更加死命的抽插著。過了幾下,她手松了下來,長出了一口氣,陰道一陣收縮,整個人癱軟下來。我哪肯放過她,我讓她爬在床上,改爲從后面進入,兩手探在前面揉著她的兩個大波。她靜靜的承受著我的抽插,房間里頓時響起了我的陰囊和她屁股的撞擊聲以及我抽插的水聲。過不一會兒,小菁就開始舉白旗投降了。“啊∼∼老公,求求你,放過我吧,我∼∼唔∼∼再也不敢騷了∼∼唔∼∼真的∼∼下次,唔∼∼再也不敢了∼∼求求你嘛,放過我好不好?”一邊說著,一邊不停的扭著粉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