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的好友

  • 在〈太太的好友〉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人妻出軌
勃起困難,硬度不夠,半途軟掉,早洩
便宜印度壯陽藥-按此進入

太太好友

最近我覺得好累,便在丈夫旗下的一處在休閒山莊洗溫泉澡,因為我聽丈夫說這裏的按摩不錯,所以也想試試到底怎麼樣。洗了半小時後,我從溫泉裏爬上岸裹起浴巾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當我回到房間裏時,已經有一個服務小姐在房內等我了。因為我從來沒有來過這個老公旗下的產業,也沒有和他說起要來,所以這裏的人都不認識我,只知道我是個很美麗、高貴的少婦。  “客人,請您先喝杯飲料。”見我進來,那小姐遞過一杯紅色的飲料,而後將房間的後門關上,再拉好窗簾,“請您稍候,按摩師馬上就來。”   “原來她不是按摩師…”我有點緊張,一邊喝下飲料一邊想。  “請您先躺到床上來好嗎?”那小姐上前來扶住我。  “哦…”我只得來到床邊,動作生硬地趟了上去。  “您第一次按摩嗎?”小姐看出我的緊張,菀爾道,“請別緊張,客人。”   “好的…”我臉一紅。  “請您脫掉浴巾,然後轉過身去,趴在床上好嗎?”小姐的話語很輕柔,但句句都讓我心跳不已。  當小姐幫我卸下浴巾後,我轉身到行李裏拿出一套內衣來。當我套上高貴的白色蕾絲內褲,準備穿乳罩時,那小姐笑著阻止了我。  “客人,按摩時不能穿內衣的,這樣穴位按摩效果會打折扣的!”   我只得將乳罩收回行李,而後只穿著高貴的白色蕾絲內褲,趴在了床上,心裏暗暗責備起自己來,做什麼不好,竟找了這麼件令人尷尬的事。  服務小姐偷偷一笑,為我的下身蓋上一條方形的白毛巾。  “請客人您稍微等一下,按摩師馬上就來。”說完,她走出了房間。  房間裏就剩下我一人,裸露著後背,靜靜地躺在床上。  此刻的我真有說不出的後悔,再次埋怨起自己來。就在我的內心打起退堂鼓時,房門被人推開。隨著“喀嚓”一聲房門的關上,一個人走了進來。  一直趴在床上的我扭頭一看,按摩師——二十多歲的服務生進來了,穿著一套白色的制服,有點像醫生服裝。  “按摩師是個男人!?”我心頭一驚,臉色驟紅。難道要我赤身露體地接受一個男人的按摩嗎?  此時的我簡直爬起來不是,躺著也不是,別提有多尷尬和羞愧了。我想告訴按摩師我就是他們董事長的夫人,但是我覺得不知道應該怎麼說。看著按摩師走到床邊,我只能羞愧地將頭埋入特製的透氣枕,像個待宰羔羊似的靜靜地趴在床上。  “尊敬的客人,現在按摩師開始為您按摩。”聽著這個按摩師溫和的聲音,我只覺得裸露的脊梁一陣涼意。  按摩師好象沒有發覺我的羞愧,當然他也不會想到我就是他們董事長的夫人,恭敬地站在床邊,雙手輕輕地執住我的左臂,十指溫柔地揉捏著我手臂上的肉。  而此時的我心跳不斷加快,內心更加惶恐起來。  按摩師手指從我的左臂的肩頭處開始按摩,而後緩慢地向下移動,手肘、下臂、手腕、手掌,最後再到我的手指。然後的手指再按剛才的相反方向又按摩了一遍,一直回到我的左肩頭。  “客人,請您放鬆一點好嗎?”察覺到我的身體有些僵硬,這位有經驗的按摩按摩師輕聲對我說道,同時,將雙掌合在一起,輕輕地敲擊著我的左臂,沿著我的手,上下來回地敲了幾次,並且力量逐漸加大。  聽到按摩師的話,我的臉愈加發燙,心裏羞愧異常。可是無奈按摩師這麼要求了,我只得儘量克制住自己緊張的情緒。我將頭緊緊地埋在透氣枕裏,閉上眼不斷嘗試著深呼吸,以減輕自己的緊張。  也許按摩師真的是技術高明的按摩師吧,在對左臂短暫的按摩過程中,通過我身體的反應,按摩師很快就找準了適合我的力度。開始逐漸加力,並且注意輕重結合,而且穴位拿捏得很準。不一會,我的手臂就在輕微的疼痛中體會到了舒坦和暢快的感覺。  對我左手的五個手指進行了拉甩後,按摩師又執起我的整條左臂,以肩關節為中心,以手肘為彎曲點,輕輕地屈推、拉伸著我的左臂。  在間或的輕微的“哢噠”聲中,我只覺得左臂上所有的關節都在舒展,在活動,一種不可言狀的舒爽感覺從我的左臂一直傳到大腦,並擴散到全身去。  僅僅幾分鐘,我就體會到了以前從未經歷過的舒坦。隨著我的身體不但放鬆,肌肉和關節進入了柔和而鬆弛的狀態,我的心也漸漸恢復了平靜。  也許根本就沒有必要緊張吧!我在心裏默默地想,也像是在嘲笑自己剛才的尷尬和緊張根本就是不必要的。  這時按摩師放下了我的左臂,繞過床頭來到床的另一邊,輕輕地坐在床邊,而後伸手執住了我的右臂,開始對我右手進行按摩。同樣,我的右臂也體會到了與左邊完全一樣的感覺。  按摩完手臂後,按摩師的雙手按住我的肩頭,略帶著力道,緩慢地捏著。  而後,在我一聲聲舒暢的悶哼中,的雙手在我的背上賣力地揉捏起來,時而揉捏脖後頸椎,時而按推肩頰骨,時而捏拿脊椎,時而推撫腰肢。偶爾,在接觸到敏感部位時,比如腋下或腰部,我的內心會泛起一絲擔憂和羞愧,但是我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緒。  有時我心裏在想,按摩師一定為不少人按摩過,自己要是太害羞反而會顯得小氣,也許會被嘲笑的。有了這樣的想法後,連我自己也覺得驚訝,自己為何會變得這樣愛面子。作為人妻,與陌生的男人產生如此親密的肌膚接觸,自己居然會有這樣任性的想法,這在日常的我看來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可是,此刻我的大腦已經慢慢變得膨脹、發熱,腦皮層深處似乎有一團火焰開始在燃燒,身體也好象不再抵觸這種陌生而親密的接觸。難道…   我隱隱覺得剛才的那杯飲料可能有催情的作用,然而我的大腦已經來不及去思考這些了。敲打在這鬆弛舒暢的感覺中,我的神經完全放鬆下來,呼吸也變得輕勻,思緒開始迷離。  直到背部的一個穴位突然傳來輕微的疼痛,我才稍微清醒了一點。此時我睜開眼才發覺,按摩師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爬上了床,正跪坐在我的身邊為我按摩著後背。  沈浸在美感中的我好象也無暇去介意這些,我輕輕吐了口氣,再次閉上眼,幽幽地享受著按摩師的按摩。  “客人,請您躺好了。下面是第二節…”按摩師的聲音好象從遙遠的地方飄入我的耳朵一般,我輕哼了一聲,算是回應。  就在我有些飄飄然之際,我忽然感覺下身一涼——原來按摩師掀開了蓋在我下身的浴巾。  這時頭腦發熱得有些迷茫的我才意識到,自己的下身如今只穿著一條白色的蕾絲內褲,而且這內褲是半透明的,又緊又薄,按摩師將我的浴巾掀起,豈不是可以將我下體的神秘和曲線看個痛快?  “等等…”我艱難地掙脫開大腦內舒美的感覺,用盡力氣剛喊出兩個字,可是按摩師居然已經跨坐在了我的雙腿上,並且用雙手按住了我那兩瓣豐圓潤實的臀肉。  “客人,請不要動好嗎…”按摩師見我想起身,於是,用微帶責備的語氣說道,同時雙手制止了我的扭動。  “你怎麼…”我還想說什麼,可按摩師的雙手已經開始在我的臀部和腰肢間帶力地揉搓起來。  難道這也屬於按摩嗎…   我覺得不可思議,瞬間的羞愧感使得我猛然清醒了不少。可是按摩師竟然坐到了我的腿上,而且還露出責備的口吻,自己就這樣起來,很可能會讓人覺得不懂事或沒見識吧!也許還會責怪我把人家的好意當成壞事。可是,畢竟按摩師正在觸碰我的重要部位,難道要默由這個陌生人撫摩我的屁股嗎?  我的腦子一時混亂起來,不知該如何應對。  就在這時,我的大腿根忽然傳來一陣滲入筋骨般的壓痛感,我頓時失聲叫了出來。  原來是按摩師在抓捏我大腿根部的主筋,也許是用力過大,也可能是我平常大腿鍛煉不夠,被這麼一捏,竟變得疼痛起來。  “很疼嗎?對不起!按摩師輕一點…這樣…你看…”按摩師見狀,趕忙賠不是道,同時手指輕輕揉搓著我的大腿根。在那優美的臀部曲線交彙處,在那半透明的蕾絲褲襠前,男人的手指緩緩地撫摩著少婦白皙、光滑的大腿。  這次的力度較輕,我感覺不像剛才那樣的疼,可是剛才那一下還令我心有餘悸。  “客人,您的大腿有些生硬呀…”按摩師一邊按摩一邊說道,“是不是大腿沒有被啟發過,或者最近,腿部受到什麼刺激…”   “沒…”聽了這話,我的心頓時一顫,想到幾天來的遭遇,我突然覺得惶恐起來,慌忙隨口應道。  “看來這裏要多按摩才行…”   “…”   此時的我哪敢再開口,只得老實地伏在床上,任由按摩師在我腿上按摩。  按摩師張開雙掌,環兜住我的左大腿,一邊揉搓著我細膩肌膚下那柔順的肌肉,一邊擠壓著我腿上的穴位和神經,從大腿,過膝蓋,一直到小腿,然後輕舉起我的腳踝,溫柔地轉動我的腳,而後用指甲輕摳我的腳掌。就在我心裏逐漸升騰起一股舒暢感時,的雙手又放開我的腳,沿原來的路線往回按摩,一直到我的大腿。  之後,按摩師的手掌蓋住了我的屁股,隔這那薄薄的蕾絲內褲,來回抓捏起那細嫩飽滿的臀肉。如果說前面的動作還像是在按摩的話,那麼現在按摩師的動作更像是愛撫。因為屁股上是沒有什麼穴位的,而按摩師對我屁股的揉搓,看起來應該和按摩沒有太大關係。  然而此刻的我已經意識不到這些了。自從剛才整條左腿從上到下被按摩師按摩了個遍後,一絲絲的甜美和溫存在我心裏漸漸滋長起來,並且越堆積越多,而我的內心也在不知不覺中偷偷發生了改變。  尤其是在按摩師的手接近到我那神秘的峽谷後庭時,我就感覺到下體一陣顫抖和緊繃,幽深的甬道內居然泛起了一絲絲漣漪,出現蜜熱的感覺。這些感覺通過全身的神經傳到我的大腦,時斷時續,飄渺若飛,直到那若即若離的舒爽感覺將我的大腦佔據,而開始時的那些顧慮和羞愧早已被拋到了九霄雲外。這難道就是按摩嗎?原來按摩的感覺是這麼的美妙!  這樣的感覺是如此奇異,我一時簡直找不出什麼語言來形容和讚美,而就在這時,按摩師開始對我的右腿進行按摩。  剛才,在我陶醉於快樂的感覺中時,按摩師以最快的速度將身上那白色的制服脫下,露出了赤裸的上身和緊束的運動短褲。而後,又迅速地執起我的右腿,幾乎沒有讓我感覺到停頓。的情緒也開始高昂,狀態開始興奮,已經徹底準備好,來一次盡情的按摩大戰。而接下來按摩師好象有意放慢了按摩速度似的,慢條斯理地擺弄起我的右腿。  我的意識完全集中在了按摩師的手上,隨著按摩師的手上下移動,我的情緒也起伏跌宕起來。當按摩師的手再次回到我的屁股上盡情地玩弄起我高貴的臀部和昂貴的內褲時,我幾乎衝動得快要陷入昏迷。越來越強的刺激感使得我的下體燃燒起來一般灼熱,陰道內早已泌出汩汩的愛液,濕潤的黏液甚至湧到了充血的蜜唇上。  假如這時的我還清醒的話,我應該可以發覺我那薄小的蕾絲內褲早已被我下體的黏液和渾身的汗水弄濕,本來就半透明的褲質在浸濕後簡直形同虛設;我甚至還應該意識到,此刻從按摩師的角度已經將我那被絨毛覆蓋著的最神秘生殖部位盡收眼底。  可是,周身的舒爽和官能的刺激已經使我的大腦完全朦朧了,再加上那飲料的作用,我只覺得渾身越來越熱,腦袋越來越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