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富少群體包養東北絲襪老騷娘們

  • 在〈台灣富少群體包養東北絲襪老騷娘們〉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人妻出軌

 第一章 碼頭

  「嗚!」一艘從廈門開來的輪船停靠在台中一個碼頭,這個碼頭不是正常的
碼頭,而是一個海濱大飯店的碼頭。

  甲闆放了下去,船裏一群人走了出來。高跟鞋踩地闆的聲音之後,傳來一陣
老女人叽叽喳喳的說話聲,而且還是東北女人的說話聲。

  「诶呀媽呀,這船坐了這麽久,累死俺了。」

  「你瞅瞅,人家這酒店咋就這麽氣派呢。」

  「俺尋思,這回一定能成。」

  ……

  碼頭上燈火通明,一下子把這群女人照的非常清楚。

  隻見這群女人估計有五六十個吧,全部都是40歲以上的老女人,最大的看
上去有50多,個個身材高大,奶大屁股翹腿長,濃妝豔抹,頭發燙成了各種顔
色,穿著風騷浪蕩,各個都是絲襪高跟鞋,加上緊身能體現身材的服飾,有的還
有皮草做裝飾,操著東北腔,有很多還抽著煙,大聲喧鬧著,扭著屁股叉著腰走
上了碼頭。

  與此同時,酒店的一個大型包廂裏,有一個T台,T台周圍坐著大概二十個
個光著身子的男孩子,幾乎都是十幾歲的,最小的看上去隻有12歲,最大的也
就18歲,幾乎都是清秀的、白皙的、瘦小的台灣公子哥。這些男孩子都是沒穿
衣服,一個個雞巴高高挺起,看著包廂牆壁上做愛的貼紙和大屏幕中的黃片。他
們激烈的討論著。

便宜有效的持久延時噴霧劑哪裡買 https://tw.avseo.net

  「能找個東北女人做馬子,還真是不錯呢。」

  「太妹真的都玩膩了,好想換換口味啊。」

  「對啊,能和她們炒飯,最好能給我生個仔。」

  這是怎麽回事呢?

  原來,這是一年一度的台灣公子哥的淫亂盛宴。這一天,很多到年齡的台灣
富豪的公子哥都會偷偷來到台中,年齡限制是在12歲到18歲之間。在這裏,
他們將迎來大批來自大陸的東北熟女。這些女人在台灣非常受歡迎,很多他們的
父輩都找了東北女人做小三,這些女人每天穿著風騷性感,加上非常開放,在這
些性欲勃發的台灣小正太面前晃來晃去,把他們一個個都看炸了。所以這些操遍
了小少女的公子哥早就想換換口味了。這一天自然非常受圈子裏的歡迎。

  那麽,這些東北娘們都是什麽背景呢?她們幾乎清一色都是離異的婦女,年
齡要求在40歲到55歲之間,身高要求在一米七以上,胸圍和臀圍都是經過了
嚴格的篩選。由于這些東北女人好吃懶做,幾乎找不到工作,做雞危險而且有點
擡不起頭,因此來台灣發展就成了很好的目標。由于這裏的少年都是非常有錢的,
有很多一擲千金,能夠勾搭上這些台灣富少,幾乎成了東北老娘們的夢想。最讓
她們開心的是,每年來台灣的一批東北老娘們都很受歡迎,第一批基本上會被搶
走一半,剩下的會推送給其他沒有來的富少。並且很多達到16歲的富少甚至會
直接娶了這些比他們大30歲的東北娘們,因爲操起來太爽了,並且由于東北老
娘們體格好,甚至還有部分爲這些台灣富少生孩子,由一個沒文化、好吃懶做、
在大陸沒人要的母雞,變成富家太太,和富少一起繼承家産,變成鳳凰。

  這樣的故事激勵了大量的東北娘們報名,經過篩選的能夠有資格偷渡到台中。

  東北老娘們下了船都在碼頭的廣場上集合。這時候,一個身高一米八、燙了

印度壯陽藥網購藥局,原裝進口,犀利士,威而鋼,必利吉,萬艾可,持久延時噴劑,必利勁,果凍威而鋼,威格拉,犀利士5mg,威而柔,樂威壯 - 賴 avseo99
黃色大波浪頭、臉上塗脂抹粉、上身豹紋緊身衣、下身黑色包臀皮裙、黑色絲襪
和黑色長筒過膝靴的48歲女人,和一個20左右、身穿高雅晚禮服、身高一米
六左右、清秀白皙帥氣的男生一到來到了廣場上,男生一直抱著這個女人的屁股,
時不時在她的腿上撫摸著。

  「各位阿姨好,我是周強,叫我強仔就好了。這是我太太劉麗麗姨。」

  下面立馬開始了竊竊私語,原來,這個活動就是周強和劉麗一起辦的。據傳
言,周強在16歲的時候一次嫖娼,莫名其妙的嫖到了剛到台灣第一次賣淫的劉
麗,那是劉麗44歲了,和幾個姐妹一起。周強從來沒有這麽爽過,劉麗強健的
體格、高挑的身材、巨大的屁股、風騷的性格和無窮無盡的性欲,讓他爽爆了,
于是他就把劉麗接回了家裏淫樂,後來包養了起來。在和家人幾次鬥爭之後,他
于次年和劉麗結婚。第二年劉麗就爲周強生下來孩子。後來不知道怎麽了,周強
的父親離奇死亡,整個大家産就落到了周強手中。于是他就有推薦東北老娘們給
台灣富少的想法。並且慢慢辦了起來。目前已經初具規模了。麗姨和強仔的故事
激勵了無數東北騷娘們來台灣碰運氣,也刺激了很多台灣富少來這裏找洩欲工具。

  「我看大家精神狀態都很好啊,走,一起進來吧。」

              第二章 T台

  在一陣尖叫聲中,大廳的燈熄滅了。在五光十色的燈光中,強仔的聲音傳來:
「麻吉,ready?」

  「ready!」所有的少年都高喊。

  「Let’s begin!」

  一個身穿泳衣、下身肉色絲襪、腳上水晶恨天高的老熟女走來,頭發染成了
綠色,畫了綠色的眼影和唇彩,大概45歲左右,身高175,扭著巨大的屁股,
亮著兩條大長腿走上了T台,隻見她到了台中央,劇烈的扭動自己的大屁股,嘴
裏不斷飛吻著台下的少年,嘴裏用這些台灣富少最喜歡的東北腔說:「诶呀媽呀,
這噶哒咋這麽多人呢?」

  這時,台下一個160的、16歲的富少受不了了,大喊一聲:「就你了,
當我馬子吧!」

  之間他一下子跳上了台子,抱住了這個老娘們,由于這些富少都是天天健身
的,所以他不費吹灰之力就公主抱起了這個娘們,手不停在她的屁股、大腿上撫
摸,一下子就吻上了這個娘們,並把她抱下了台,隻聽到絲襪刺啦被撕開的聲音,
然後就是插入的舒爽聲,之後就是肉體啪啪啪啪啪啪,老女人啊啊啊啊啊!

  「恭喜,韓少獲得頭牌。大家繼續努力!」

  之後走過來一個穿著護士裝的熟女,但是看上去隻有40歲,並不是特別成
熟,身高也就一米七,她極盡風騷之能,在台上晃來晃去,很多少年伸手去摸她
的腿和屁股,還有的把她拉過來親嘴,甚至有的把雞巴在她的腳上摩擦,但是都
搖搖頭。于是這個老熟女黯然離場。

  「哦,不好意思這位佳麗,不要灰心,我們還有推薦上門的活動,不要放棄。」
強仔說。

  又有幾個熟女上台了,有的穿著豹紋,有的穿著空姐制服,有的穿著女警裝,
都是賣弄風騷,有的被少年拉了下去,抱到一邊肏了起來,有的還是沒人要,默
默離場了。

  這時,一個大概50歲、177的熟女,頭發高高盤起,畫了正式場合采用
的妝,上身黑色的貂皮大衣,下面是黑色的包臀皮裙,肉色絲襪,白色過膝長靴,
走到T台中間,突然一下掀開了皮草,裏面居然一絲不挂,兩個略微下垂的大奶
子就在那裏搖擺,然後她大大的岔開腿,一下子撕開了絲襪裆部,大喊:「誰來
舔老娘的屄!」

  下面的少年都瘋狂了,之間這個老娘們跪在T 台邊一個富少的面前,把她的
騷屄露出來,這個富少這是不客氣,抱住屁股就舔,這個舔好之後,她移動到下
一個,在第五個富少那裏,終于少年受不了了,一下子把雞巴插了進去,這個熟
女立馬將兩條大長腿纏在了少年的腰部,少年一下就抱起了熟女,邊走邊幹,好
不快活。

  「這位阿姨太有創意了,恭喜你!」周強說。

  看到她這樣,接下來幾個老娘們也這樣,但是明顯慢慢就不好使了,第四個
熟女被抱走後,後面幾個就沒被富少看上。

  「哇塞,看那個阿姨!」這時,大家的眼神都被一個阿姨吸引了!

  隻見一個46歲的熟女,身高達到了恐怖的185!並且看上去還是一個混
血,很可能是中俄混血,之間她鼻梁非常高,頭發染成了大紅色,黑色眼影和黑
色唇彩,隻見她上身穿了銀灰色的長袖西裝,裏面明顯什麽都沒穿,直接裹著E
罩杯的大奶子,下面是銀灰色的包臀西裙,包裹著碩大的屁股,兩條大長腿,大
腿粗,小腿細,裹著咖啡色的絲襪,腳上踢著銀色的高跟鞋,鞋跟極高,鞋尖非
常尖,加上她腳大,可以很好的顯出氣質。

  隻見她站在台中間,左手掐腰,右手吸著一柄女士香煙,用東北口音說:
「俺尋思能不能有個小乖把我領走。」

  頓時少年們炸開了鍋。

  「阿姨看看我吧,我家幾十億資産!」

  「別理那個太保,我卡裏一千萬,全都給你!」

  「他是個劈腿男,我特別忠誠,我給你兩套別墅!」

  「龜毛!看看我!」這時,一個身高一米55的瘦小少年一下子跳上了T台,
看上去他有17歲,「這是結婚協議!我正式向你求婚,我的三套別墅、5千萬
存款、五部豪車我們都共享,我已經簽名了,你隻要簽名,我們明天就結婚!」

  頓時全場鴉雀無聲。

  「咯咯!就你了!」老娘們開心的像一個小姑娘,順手把名字簽了。這可把
富少激動壞了,當場把她往前面一按,撕開絲襪,讓老娘們腿大大的岔開,由于
他身材矮小,她劈腿都快成150度了,然後富少站在後面對著這個屁股插了進
去,抱著這個大屁股在T台上一頓瘋狂的猛肏,嘴裏高喊:「她是我的女人了,
哈哈哈!」老娘們也高喊:「诶呀媽呀,操死我了!」

  「真是動人的啊!居然還有這一手,祝福他們,但是,不要在T台上辦事,
可以下去。」

  于是兩個人邊走邊操,下了T台。

  隻能說這些老娘們真是極盡所能的賣騷,隻見他們連女兵裝、OL裝、兔子
裝、貓女裝、豹紋裝、旗袍、水手裝、女仆裝、籃球服都穿了,少年一陣陣嚎叫,
後面不斷傳來操幹的聲音和射精的聲音,以及東北老女人不斷用東北騷浪話刺激
大家的神經。終于,最後一個55歲的老女人,一米78,穿著女學生裝,紮了
兩個馬尾辮,在那裏唱小紅帽,被最後一個13歲的正太領走了。

  其他熟女隻好走一圈之後黯然離場。

  「好了,每個人都找到了自己的伴侶,讓這場淫亂盛宴更精彩吧!」

  這時,強仔和麗姨也縱傾的操幹起來!

             第三章 亮仔和紅姨

  一輛開著敞篷的瑪莎拉蒂奔馳在台中的沿海公路上。一個清秀的12歲少年,
上身穿著T恤,下半身什麽都沒穿,挺著大雞巴,身旁一個美熟女,穿著豹紋連
衣裙,黑色的絲襪裹在腿上,此時她已經脫了那雙白色的恨天高,將雙腳緊緊夾
著少年的大雞巴猛烈的足交,少年左手扶著方向盤,右手在熟女的絲襪大腿上瘋
狂的撫摸。這個少年叫吳亮,是台中昌隆吳氏集團的公子,由于是次子,所以並
沒有什麽需要擔當的責任,9歲就嘗了女人,11歲少女少婦已經玩的沒意思了,
每日花天酒地之後,聽說東北老娘們很騷,看了她們的視頻之後感覺想嘗嘗,于
是就參加了活動,帶走了這個叫陳紅的48歲的熟女。陳紅家是黑龍江的,身高
173,家裏有兩個孩子,出來打工和工地的一個漢子操上了,被老公發現了,
就離婚了,她孩子也不帶,每天就是打打零工,偶爾賣淫。聽自己的姐妹說有這
麽個機會就來試試,辦理了假的入台證等等手續之後,就坐船來到了台中,沒想
到真的被選中了!

  此時紅姨正在吸著香煙,而亮仔在用藍牙打電話,兩人驅車前往亮仔的別墅。

  「起喜,你個衰仔,誰讓你不來呢?爽的要死,」亮仔正和一個好兄弟聊天,
這個孩子因爲父母管的嚴沒有能夠參加,正在懊悔,「我馬子叫紅姨……」

  「啥玩意啊,俺哪是你馬子啦。」紅姨用力搓著亮仔的雞巴。

  「哈哈,我馬子生氣了,恩恩,哦哦,我太太,我太太行了吧,哦my g
od,太爽了!」這時紅姨的腳已經快把亮仔的精液吸出來了。

  「來,給老娘噴一個!」紅姨風騷的說。

  「挂了!」亮仔挂了電話。用力抓著紅姨的絲襪大屁股,用力搓揉。

  「啊!射了!」隻見亮仔的精液噴湧而出,全部射到了紅姨的黑色絲襪上了。

  「诶呦我的媽呀,射的啥玩意,都射我腳上了,惡心死了!」紅姨故作風騷
地說。然後緩緩脫下絲襪,直接往外一扔。

  「換條絲襪嘛,就喜歡你穿絲襪。」亮仔說。

  「小毛孩子。」紅姨故作嬌嗔的說。隨即從包裏拿出了一條黑色的褲襪,直
接一下子把自己的大白腳放在了亮仔面前的前玻璃上,然後將絲襪套在腳尖上,
慢慢滑過美腳、小腿、大腿,然後換另一隻腳,仍然放在前玻璃上,慢慢穿上,
然後猛地擡了一下屁股,將褲襪套在屁股上。

  「诶呀媽呀,剛才被你這個小鬼頭整的,妝都花了,該補補妝了。」

  隨即紅姨拿出那個藍色的口紅,對著汽車的後視鏡,在自己嘴唇上從上到下
塗著,一邊塗,一邊上下嘴繃在一起將唇彩塗均勻,一邊魅惑的看著亮仔。

  女人最風騷的兩個動作就是穿絲襪和塗唇彩了,亮仔的雞巴瞬間就硬了!

  車停了,停在了一個偏僻的靠海路邊,隻見亮仔緩緩的轉過身去看著紅姨。

  「咋地啦?咋停著兒了呢?」紅姨一邊撥弄絲襪,一邊魅惑的舔著嘴片。

  「真是被你這個歐巴桑勾引的要爆炸了!」亮仔脫了上衣,沖了上去,一邊
一把扯爛了紅姨的絲襪裆部,將硬挺的雞巴直接插了進去,一邊射出舌頭,一口
吸住了紅姨的嘴唇。

  紅姨的右腿放在了擋風玻璃上,屁股被亮仔抱著,亮仔一邊大肆撫摸紅姨的
大屁股,一邊像打樁一樣瘋狂的在紅姨的騷逼中抽插,上面兩人瘋狂的接吻。

  一會,亮仔低下頭,用力隔著豹紋啃咬著紅姨的大奶子,下面緊緊抱著東北
騷娘們的大屁股,用力一下一下猛操,紅姨被操的啊啊啊直叫。

  「啊啊,東北的女人操起來就是爽。紅姨,別隻在那裏啊啊,說話。」

  「小毛孩子,知道啥就爽。啊啊啊!你讓俺說啥?」

  「東北口音,隨便就行,聽到東北話就覺得騷浪!」

  「诶呀媽呀,啥玩意啊!」紅姨說。沒想到這句字正腔圓的普通東北話居然
激發了亮仔巨大的獸欲,亮仔擡起紅姨的左腳,放到面前,伸出舌頭奮力舔起了
絲襪腳,下面的雞巴居然更粗了,操的紅姨爽的飛了天,不斷「诶呀媽呀,啥玩
意啊!诶呀媽呀,啥玩意啊!」地喊了起來。

  海風不斷吹來,海浪打在礁石上發出啪啪的聲音,海邊的豪車上,一個富少,
集合帥氣和前途爲一體,居然不斷瘋狂操弄著一個豔麗無比的東北老娘們!瑪莎
拉蒂不斷上下起伏。

  突然,亮仔感到快射了,就緊緊抱著那條大長腿,身體充分與絲襪相接觸,
嘴一刻不能的舔弄著,下面更快的操弄了。紅姨也抱著亮仔,指導他喜歡東北話,
就更加快速的高喊:「诶呀媽呀,啥玩意啊!」

  終于,在狂操200下之後,亮仔的精液噴湧而出!兩具肉體緊緊抱在一起,
一分鍾後才放松下來。

  紅姨從來沒有被操的這麽爽過,還在渾身抽搐的喊著:「诶呀媽呀,啥玩意
啊!」

  而亮仔也不管紅姨了,踩起油門,瑪莎拉蒂飛馳起來。等待這對台灣富少與
東北騷娘們的,是連續十天的瘋狂性愛!

             第四章 歡仔與豔姨

  歡仔怎麽也想不到自己會做這樣的事情。今年15歲的王歡,居然在自己朋
友的誘惑下,將一個東北老娘們帶回了家!王歡的父親是大華資本的老總,家裏
非常有錢,王歡還是獨子。但是王歡的父親是非常勤勉的企業家,不僅別墅隻有
一套,全家人住在一起,給王歡的零花錢也不多,王歡的零花錢很多來自于他媽
媽,但是還是沒有自己的別墅。雖然王歡也挺縱欲的,經常和女孩子縱情,但是
自從看了很多圈子裏的富少帶著自己的東北娘們做愛的場景,自己也非常想得到
一個屬于自己的東北娘們。不過帶回家還是要小心,因爲自己的父親最近在休假。
但是沒辦法,出去開房被自己父親查到會被打死的,和自己的熟女的第一夜還不
想去朋友那裏,于是,他就偷偷帶著自己的東北騷娘們豔姨,回了家。

  豔姨叫王豔,51歲,居然和歡仔是本家。家是吉林的,和丈夫很多年都生
不出小孩,就離婚了,沒想到出去淫亂了不就就懷孕了,雖然孩子生出來了卻不
知道是誰的。她的孩子高中後就混社會去了,王豔在自己姐妹的邀請下,登上了
來台中的船,居然被富少看重了。

  這時,在一棟別墅中,一個一米六的小正太,拉著一個一米78的熟女,敲敲
的走著。小正太穿著休閑裝,而美熟女則穿的非常誇張,一身紅色的膠衣緊緊的
裹著她的身體,胸部傲人的被擠得鼓鼓囊囊的,下半身裆部的地方有一個拉鏈被
拉開了,裏面潺潺地流出白色的精液,一直到腳,整個身體都被黑色膠衣裹住了,
她手中拿著脫下來的紅色長筒過膝靴。

  「噓!別吵醒爹地了。」

  「你爸還在家啊,這可咋整啊!」

  「沒事,我們小聲點。」

  好像經過了很久的掙紮,兩人才爬上了二樓,悄無聲息。一進門,一關門,
歡仔就開始脫衣服。

  「豔姨,把靴子穿上吧,sexy!」

  「一肚子壞水!」豔姨將靴子穿上,而歡仔早就受不了了,一下子撲了上去,
讓豔姨將自己的大屁股撅起來,自己站在床邊,扶著她的大屁股,猛烈的抽插起
來。

  「Oh my God,太爽了!」

  「我CAO,太大了,太大了!」

  兩人正在縱傾享受交配的快樂,突然聽到樓下有響聲。

  「Willian,are you at home?」歡仔的父親喊道,
兩人在家都是英語對話。

  「oh……yea,I'm home.But I'm a little tired now!」歡仔說。

  「OK,have a rest。」歡仔的父親說。

  「嚇死我了。我們還是到被窩裏面吧。」歡仔說。

  「我CAO,還不被熱死啊。」豔姨說。

  「沒事,激情!」說著,歡仔將豔姨推上了床,打開了壁燈,關閉了大燈,
然後跳到床上,用被子裹著兩人的身體,將雞巴從她的背後插到了她的騷逼中。

  兩具肉體在被子中瘋狂的操弄著,就好像在湧動的兩隻大肉蟲一樣!隻是湧
動的越來越快,越來越激情!兩人此時都是大汗淋漓,感覺激情一觸即發。

  就在這時,門響了。

  「Willian ,can I open the door. I forgot a very urgen thing. l'd
like to tell you. 」

  歡仔知道父命不可違,但是自己胯下還有一個東北騷娘們呢?怎麽辦?

  「我CAO,不能開門啊!」

  「你把臉蒙在被子裏!」歡仔說。然後調低了壁燈,由于壁燈在床的另一側,
所以豔姨那邊基本上是在一片黑暗中。

  「Come in Daddy。」

  歡仔的父親推開了門,但是好像沒有發現什麽異常,然後就開始詢問王歡有
關升學考試的事情。

  聊了三分鍾的時候,早就忍受不了的豔姨開始緩緩的聳動自己的屁股。

  「Oh……」王歡喘了一口氣。

  「What is the matter?Do you feel s
ick?」

  「No,I am fine……」爲了報複,歡仔也開始緩緩聳動自己的
屁股。兩人就這樣在交配著,這個台灣富少一邊與自己的父親討論著升學的問題,
一邊操幹著自己被窩裏這個比自己父親還大的東北老娘們!

  「Ok,have a good night!」

  在自己父親關門的一刻,歡仔奮力一頂,精液噴湧而出!兩人太累了,居然
保持這個狀態睡著了!

  第二天,有晨勃喜歡的歡仔感到完全不同的感覺,自己胯下居然有一個膠衣
騷貨,于是再次奮力抽插起來……

             第五章 剛仔與萍姨

  「啊!爽!早上還能來一發,真是爽!以前早上都是自己手淫的,萍姨,和
你炒飯真是太happy了!」

  「诶呀媽呀,爽死我了!剛仔你太壯了!爽死我了!幹死老娘吧!」

  這時,在泛海科技總裁的兒子李剛的別墅中,正上演一出驚人的肉搏!隻見
秦萍,這個一米85的巨大混血東北老娘們,紅色大波浪,黑色濃妝,銀色西裝
西裙,咖啡色絲襪銀色高跟鞋,正挂在155的剛仔身上!隻見她雙手抱著剛仔
的脖子,雙腿搭載剛仔的雙肩上,剛仔擡著她的屁股,將騷逼一下一下壓向自己
的雞巴,他擡著這個女人在客廳的鏡子前停了下來,瘋狂操弄,一邊舔著她的高
跟絲襪美腳,一邊搓揉她的短裙絲襪美臀!一會,精液噴湧而出!

  李剛今年17了,已經可以結婚了,他的父親對他要求完全沒有,所以他和
誰結婚很隨意。加上他父親剛剛和他媽媽離婚,娶了一個18歲的東北少女,身
高一米九,每天就是東北口音,高挑性感,到處扭動,看的李剛心癢手癢!于是
義無反顧地決定娶一個東北老娘們了!

  而秦萍則是中俄混血兒,46歲,因爲個人太風騷了,就離婚了自己的女兒
也交給前夫了。自己一個幹過很多工作,都因爲錢來的不如自己花的,很苦惱,
于是就來到了台中。

  今天兩人要去辦理結婚登記,大陸女人在台灣結婚有很複雜的手續,又是要
宣誓,又是要體檢,又是要海基會批準什麽的,但是由于有錢,剛仔的相當于是
秘書吧,早早就辦好了,名字什麽添加一下,在萍姨第二天進入豪門之後,兩人
就去戶政事務所辦理結婚登記了!

  萍姨開始還以爲在T台上的那份結婚誓言帶有兒戲性質呢,沒想到是真的!

  在所有姐妹當中,可能萍姨要第一個加入台灣籍了!

  到了戶政事務所,相應的工作人員一看到兩人的材料,就皺了皺眉頭。

  「又一個年齡懸殊的,又是東北女人。」她默默地說。

  旁邊的工作人員看到剛仔個子那麽低,清秀,但是一身名牌,非常飄逸,再
看萍姨一頭紅發,穿著制服絲襪高跟鞋,還有一米85的身高,就不像正經女人。

  于是大聲說:「就是,現在這麽多東北的破鞋過來,好惡心哦!」

  「啥玩意,你說誰是破鞋?」

  「就是說你啊!」這個工作人員說。

  「你他媽的才是破鞋呢!我CAO。也不看看你那個樣子,又矮又胖,真是
沒人要!」

  「你說誰沒人要!」

  「就是你!俺們東北女人受待見怎麽了?有本事你長個挺屁股?你長個大長
腿!傻逼一個!」

  看著剛仔辦完手續了,拉著他揚長而去。

  看著剛仔一句話不說,萍姨生氣了:「你這小子,也不知道幫我罵那個傻逼!」

  「萍姨我在回味啊!回味東北老女人吵架,太刺激了!Oh,bloody
hell,我受不了了!」剛仔一把將萍姨拉到了廁所中。

  沖進一個隔間裏面,讓萍姨的一條腿搭載自己的肩頭,然後抱著萍姨的屁股
瘋狂的抽插起來。一邊嘴裏高喊:「啊啊啊!太喜歡東北女人吵架了!」

  「啊啊啊!這是哪門子事兒啊!小變態!」

  15分鍾後,剛仔將滾燙的精液射入萍姨的騷逼中。

  之後,剛仔決定帶萍姨回家,見見父母。

  一到家,剛仔看到自己的父親坐在餐桌旁,而後媽坐在她旁邊。

  「Daddy,這是萍姨,我們已經辦理了結婚手續了。」

  「好的。」剛仔的父親看了看萍姨。但是這時卻發現,萍姨和剛仔的後媽對
視著。

  「媽!」

  「妞!你怎麽會在這裏。」

  「我是他後媽啊!」

  「什麽?你嫁給了這個老頭子?」

  「你嫁給了這個小屁孩?我CAO,他有沒有老娘我大啊!」萍姨的女兒一
下火了。

  「我想嫁給誰嫁給誰,嫁給狗和你這個小崽子也沒關系!」

  「行啊,你嫁啊!你嫁給李剛,我是他後媽,喊我媽啊,喊啊,你個賤女人!」

  「你才是蕩婦!18歲就家人,喊你浪逼!」

  兩個人隔著桌子大罵了起來,罵的非常難聽,雖然很多髒字李剛都沒聽過,
但是一定就知道一定是非常狠的罵人的話。

  隻見李剛的父親歎了口氣,渾身顫抖,然後一下跳了起來,走到萍姨女兒後
面,掏出雞巴插了進去!

  「啊!你個死鬼幹什麽呢?」

  「我最喜歡東北女人吵架了,聽你們吵架還能幹你們太爽了!」

  「我也受不了了!」李剛也撥開萍姨的短裙,幹了起來!

  就這樣,萍姨和她女兒,一個東北老女人,一個東北小姑娘,隔著桌子用極
爲粗野的東北話對罵,背後被台灣富少和台灣富商父子兩抱著屁股狂操射精!

             第六章 華仔與梅姨

  有人可能疑問,哪些沒有被選中的東北老女人怎麽辦?哈哈,東北老女人在
台灣這麽受歡迎,這些精挑細選的老女人怎麽會沒人要呢?

  原來那些當天T台沒有被選中的東北老女人,都被放到了網上,在一個12
到18歲富少的圈子裏拍賣!T台之後一個小時開賣,居然半個小時30個東北
老娘們被全部買走!不能不說東北娘們對台灣的入侵啊!

  何華,18歲,是台灣鼎盛能源董事長的三兒子,基本上不用考慮繼承老爸
的家業,他爭氣的哥哥就能解決了。于是他在他的別墅裏每天就是玩遊戲,玩遊
戲,在看到那些美麗性感的遊戲寶貝,他總是受不了,由于性格非常內向,因此
沒能找到洩欲的對象。終于在13歲那年,他買了一個幾萬塊錢的充氣娃娃,並
且買了很多很多自己喜歡的制服、絲襪、高跟細,然後給充氣玩玩打扮,發洩自
己的欲望。17歲那年,他終于受不了了,在家裏嫖了娼。

  有一天,他無意間被拉近了一個群當中,發現裏面居然是拍賣東北騷娘們的。

  那一次他沒有采取行動,結果看著一個個富少和東北老娘們在群裏秀性愛照,
有的甚至秀結婚照、親子照!看著十幾歲的小正太,抱著一個四五十歲的美熟女,
居然還有兩個人的孩子,他就受不了!

  第二年,也是他最後的機會,他參與拍賣了!終于,花了1000萬買下了
一個叫蘇梅的東北老女人。照片裏面的她看上去並沒有標注的42歲,還是那麽
年輕動人,身高173的她比自己的161高了一頭,那成熟的氣質,還有身上
的女警制服,黑絲襪,黑色高跟,讓何華激動的舔起了屏幕。于是下定決心第一
個就買到了蘇梅。

  他還記得第二天蘇梅被送到台北他的別墅的情景。在和別人客套幾句之後,
穿著女警裝,的梅姨就被華仔請進了屋子。

  開始華仔還有點拘謹,于是梅姨提議兩人喝點酒。大家都知道,東北女人特
別能喝,沒喝幾杯,華仔就有點蒙了,開始色膽包天。

  梅姨看時機成熟了,就拉起了華仔,兩個人熱烈的接吻,熱烈的做愛!當天
晚上,華仔愛死這個阿姨啊!風騷,高挑,滿嘴東北話,他在她體內一發一發射
精,最後兩人在家裏的地闆上相擁而眠!

  于是,得到華仔信任的梅姨,得到了一個去華仔小密屋的機會。

  「啥玩意兒還神神叨叨的?」梅姨問道。

  「好東西。」華仔說。一邊用手在梅姨穿著女警制服的屁股上撫摸著。

  門打開之後,梅姨頓時吃驚了!隻見在地攤上有一個巨大的席夢思,整個房
間裏散落著各式各樣的制服絲襪和高跟鞋!有女警、護士、空姐、學生、OL、
女仆、水手、女兵……絲襪有連褲襪、長筒襪、中筒襪、短襪、厚絲襪……各種
顔色的絲襪,黑色、肉色、咖啡色、灰色、白色、粉色、紅色……高跟鞋也有各
種各樣的,靴子、高跟鞋、高跟涼鞋……

  「诶呀媽呀,俺尋思你就用這些東西解決你的個人問題啊?」

  「嗯,梅姨,這些年過的好苦逼。」

  「沒事,來,給梅姨選一身吧。」

  于是,毫無審美情調的華仔,給梅姨穿上了女兵的綠色制服和超短裙,下面
是大紅色的絲襪,腳上居然是綠色的高跟鞋,看起來大紅大綠,非常不協調。

  「啥玩意啊,大紅大綠滴,整的和花姑娘一樣!」

  「梅姨就是我的花姑娘!」

  說完華仔就將梅姨按在床上,一通瘋狂的抽插。

  東北女人非常懶,台灣宅男也很懶,于是,兩人每天都叫外賣,也不怎麽打
掃衛生,就從地闆上拿起一身制服絲襪高跟鞋給梅姨穿上,華仔自己一絲不挂,
操完吃,吃完操,操完睡,睡醒再操!

  終于,半個月後,在兩個人必須收拾一下房間的時候,梅姨居然嘔吐了!去
醫院一檢查,原來是懷孕了!

  「我就要當爸爸了!」華仔高興地說。著實把醫院的醫生嚇到了!

           第七章 台灣經濟領袖午餐會

  東北娘們,尤其是東北老娘們,迅速成爲了台灣社會的焦點。在台灣的報紙、
電視上展開了激烈的討論,隨著大陸和台灣兩地越來越開放,越來越多的東北老
娘們到台灣自由行,但是除非條件太差,一般都留在了台灣。甚至有很多台灣立
法會中的女性代表提案,禁止老家是東北的女人到台灣。但是這是不可能的,整
個台灣還是以男人爲主,政界的老古董們每天都泡在東北嫩妞的溫柔鄉裏,而商
界的青年才俊基本上家裏都有一個東北老娘們做老婆,于是輿論開始一邊倒,出
現大量的大肆誇贊東北老娘們的文章、社論等等。

  這一下子讓整個台灣的男性沸騰了,有家有事的台灣男子都拼盡全力去包養
東北娘們,去出軌。而整個青少年、青年群體都趨之若鹜的找東北老娘們揮灑自
己僅有的零花錢。而台灣的女性一聽到東北口音,一看到高大肥熟的東北老娘們,
就恨得咬牙切齒,路上經常看到東北老娘們與台灣女性當街吵架,並且一邊都是
東北老娘們完勝。這時總是很多路人拿著手機錄像,生怕錯過了任何一個細節,
然後回家對著東北老娘們吵架的視頻瘋狂地撸管!

  五年後,台灣商界發生了明顯的變化,那就是迅速完成了新老交替,一大批,
甚至絕大多數龍頭企業、財閥都換成了20歲左右的年輕人。他們背後的東北老
娘們出了大力。這些女人非常喜歡攀比,也非常敗家,這些十幾歲的年輕人的零
花錢總是不夠她們糟蹋的,但是他們又能操這些東北老娘們,于是在東北老娘們
的圈子裏,盛行起了促進這些集團新老交替的活動。手段真是五花八門,有的東
北老娘們天天到這些台灣富少的父親那裏大罵,最後將他們氣的放棄了總裁身份
或者直接氣死。有的委身于這些老頭子,基本上2個月就可以將這些老頭子吸幹,
送他們上西天。同時,幫助擺平董事會也是這些老娘們的拿手好戲,無論是大鬧
董事會,還是委身于他們然後用豔照威脅,最終,各大行業的總裁基本上都換成
了20歲左右的原來的富少。

  于是,一年一度的台灣經濟領袖午餐會變成了一場鬧劇!

  這天,台灣的金融、能源、通信、IT、生物、制造業的巨頭和大企業的總
裁都要出席,但是經過了換帥,目前這些巨頭都換成了20歲左右的年輕人,他
們都帶著自己的太太,40—50歲的東北老娘們,坐著豪車,到達了台中酒店。

  豪車門一開,首先是清秀、瘦小、年輕的台灣富少,現在應該叫富商了,下
了車,穿的定級的定制西裝,隨後,他們的太太下車了,隻見一個個高大肥熟、
打扮的花枝招展、穿著絲襪高跟鞋緊身衣的東北老娘們下了車,隻見她們披金戴
銀,從頭上的飾品和染發劑,到腳底的高跟鞋和足戒,都是最名貴的品牌,她們
全身的衣服首飾和包加起來都是超過百萬的,但是這些闊太太並沒有闊太太應該
有的禮儀,大聲喧嘩,嬉笑怒罵,滿嘴髒話。那些男性服務生基本上都是上下對
這些闊太太行禮,而那些女服務員則都交頭接耳。

  「有傷風化的八婆,一個個老母雞。」

  「就是就是,到處爆粗口,也不知道這些小帥哥怎麽想的。」

  「我們的地方都被她們糟蹋了。」

  但是千萬別被這些東北老娘們聽到了,後果不堪設想,會被她們當著所有人
面大罵的。

  午餐會開始。在自由討論期間,很多富商都是有董事會的任務在身,要去和
其他總裁商量合作的事情,但是基本上都變成了鬧劇。

  一個通信界的巨頭總裁,蘇克,21歲,帶著自己49歲、179cm的老
婆張寒,去見IT界巨頭李剛,而李剛帶著自己185cm的混血熟女老婆秦萍。

  「李總你好。」蘇克非常有教養的走過去和李剛握手。

  「蘇總,你好你好,最近怎麽樣。」李剛說。

  但是還沒開始正式談合作項目,張寒就開口了。

  「诶呀媽呀,你就是萍姐吧?」

  「咋了大妹子,我是。」

  「我就說嘛,那家夥,個子這麽高!」

  「哈哈,大妹子你也很高啊。」于是,李剛和蘇克就退到一邊,聽兩個人說
話了。

  「終于給我逮著了,咱們可要好好唠唠。看你這一身真是有品位,這鞋子真
不錯。」

  隻見秦萍穿了一雙白色的短靴,配上兩條黑絲大長腿,非常性感。

  「哈哈,還不是剛仔喜歡嘛。專門給我挑的。」秦萍說。李剛馬上就臉紅了,
因爲他知道秦萍要開始口無遮攔了。

  「喲,剛仔還真有眼光啊!」

  「那可不,天天趴在我腳下給我舔腳舔鞋,每天出門我的鞋都是他給我穿的,
還是用嘴給我穿的,哈哈。」李剛立馬轉過臉,看向了別處。

  「我發現這些小崽子就喜歡我們的腳丫子,」說著張寒擡起了自己的大紅色
過膝皮靴,隻見蘇克的臉也立馬紅了,「每天都讓我穿皮靴,晚上不洗腳,把腳
捂得臭死了,然後給我舔,還說我腳上的臭水他們最喜歡喝了。」

  兩個東北老娘們就這樣把自己小丈夫喜歡自己腳丫子的事情全部說了出來,
高聲討論起來。

  「他還吃我的絲襪呢,放到嘴裏吃了好久,那隻襪子我穿了半個月沒洗過,
臭死了,我CAO,他還在那嚼!」

  「我老公還喜歡給我舔鞋底,真是變態,含著我的鞋跟。」

  「你老公喜歡屁股不?這小子天天抱著我的屁股啃來啃去。」又幾個東北老
娘們拉著富商過來了,隻見東北老娘們在那裏指指點點,大聲討論著,一會話題
又轉移到做愛上了。

  「我家那口子,越來越厲害了,這可咋整啊,一晚上能射五次!把我那個老
逼操的啊。」

  「我們每天都做,365天天天不停,懷孕了也做,真奶奶的舒服死了!」

  「這個小變態最喜歡野戰,我們哪裏都去過,廁所、商場、醫院、教室、廣
場,哪裏人多去哪裏。」

  ……

  說的這些小少年都無地自容了。

  到了發言時間,周強作爲組織者發言,但是還沒有講十分鍾,隻聽到一聲女
人的嬌喘:「啊呀媽呀,插進來了!」

  大家一看,隻見身穿大貂皮、黑絲、長靴的176cm、47歲熟女姚晴,
正坐在大華生物總裁、19歲的吳志的大雞巴上,奮勇的用自己的巨臀不斷砸向
那個大雞巴,爽的吳志直翻白眼,手快速在那個絲襪大腿上撫摸。

  這就受不了了,但是也刺激了其他的東北老娘們和台灣富少,于是很快,會
場就變成了交配的場所。

  有的還是坐在那裏,老娘們的大屁股砸向少年,有的面對面坐在一起,少年
一邊吃奶一邊挺動雞巴,有的讓老娘們岔開腿躺在椅子上,少年站在那裏猛操,
有的讓老娘們趴在前面人的座椅上撅著大屁股,少年站在自己的座椅上狂操,有
的幹脆站在過道當中,讓老娘們把腿擡到他們肩頭站著猛操!

  一會,會場裏就傳來了一陣陣東北騷浪叫。

  「诶呀媽呀。」

  「這可咋整啊。」

  「你瞅瞅。」

  「那家夥。」

  「俺尋思。」

  「老多人了。」

  「啥玩意啊。」

  「我CAO。」

  「完了吧。」

  隨即就是一陣陣射精的聲音!整個台商原本是要來探討經商之道,洽談合作
的,結果演變成了東北老女人探討她們的小丈夫變態地舔腳舔屁股、一晚上的次
數等等,並且切磋交配實戰了!

              第八章 尾聲

  強仔和麗姨一共組織了15年的東北老娘們與台灣富少的相親活動。每一次
都大獲成功,好吃懶做、能說會道、抽煙喝酒、打架罵人、風騷浪蕩、個高腿長、
胸大臀肥的一群一群東北老娘們,通過勾搭台灣金融、能源、IT、生物、制造
各行各業的富少,進入了台灣的上流社會,變成了一個個闊太太,並且很多心狠
手辣的東北老女人幫助自己的台灣闊少丈夫除掉了父親和財産其他繼承人,加上
妖媚的肉體和能說會道的性感,每天勾著自己的小丈夫做愛,生了一個又一個孩
子,敗壞了幾乎所有的台灣行業,而她們的子女由于自己的母親根本沒什麽文化,
父親又從小都在和母親做愛,所以非常愚蠢和無知,很多男孩子還是不斷引進東
北老娘們來做愛和結婚生子。終于台灣經濟全面崩潰,順利回歸。而立下汗馬功
勞的麗姨原來是中國共産黨的特工,而強仔則成功成爲台灣第一任省長!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