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圖第七集第七章

  • 在〈美人圖第七集第七章〉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明星名人
摘要

只是她罵得實在太狠了些,伊山近做乞丐那麼久,也沒聽過這麼多罵人的話,
幾乎被她罵得差點跳起來,還是靠冰心訣的靈力強行壓制怒火,才能保持不和師
父翻臉。

 第七章◆粒粒皆辛苦

「混帳東西!就是你在宮主面前失儀,丟盡了本房的臉?」

伊山近跪拜在地,低著頭不敢抬起,任憑自己的師父在上面發洩怒火。

從春凝那裡,他知道自己的師父名叫韓玉琳,是本房的主宰,因為得知了宮

主開壇宣講發生的事,大發雷霆,還未出關就把他喚了去,痛罵不休。

實際上,這也算不得什麼失儀,畢竟冰蟾宮主對他還是讚賞有加。但韓玉琳

最近屢遭變故,心情不好,自然要找一個出氣筒大罵一頓,免得積鬱的心火影響

自己修行。

春凝也跪在一邊,駭得嬌軀顫抖,不敢出聲,更不敢替師妹求情,只能暗暗

叫苦,祈禱師妹不要受太重的責罰。

伊山近默默承受韓玉琳的怒火,不敢抬頭看她,只是用眼角隱約看到,師父

正坐在一堵半透明的冰牆後面破口大罵,雖然容貌無法辨識,身材卻窈窕纖美,

倒也充滿著誘人的成熟魅力。

直到今天,他還沒有見過自己師父的真實面目,不過他心裡並不把冰蟾宮當

成自己的師門,對這位師父也只是保持著表面的尊敬而已,見不見都沒什麼要緊。

只是她罵得實在太狠了些,伊山近做乞丐那麼久,也沒聽過這麼多罵人的話,

幾乎被她罵得差點跳起來,還是靠冰心訣的靈力強行壓制怒火,才能保持不和師

父翻臉。

韓玉琳這一通怒火發洩了足有兩個時辰,直到春凝都餓得頭昏眼花,才結束

了這場痛罵,厭惡地怒視著伊山近,狠啐道:「沒用的狗畜牲,給我滾出本門,

不許再讓我看到你!」

春凝聽得大驚失色,連肚餓都忘記了,撲上去連連磕頭,哀求道:「師父開

恩!

宮主曾經誇讚小師妹道心堅定,他日必成大器。如果師父把小師妹逐出門去,

宮主那裡不好說話!」

韓玉琳怒喝一聲,斥罵道:「大膽逆徒,這裡哪有你插嘴的份!想拿宮主來

壓我,膽子不小,還不給我滾出去!」

春凝嚇得心膽俱裂,在師父淫威之下不敢多說,只能流著淚膝行退出,看向

伊山近的目光悲傷惋借,只覺與這小師妹極為投緣,若是她真的被逐出師門,以

研究指出,67%的亞太區受訪男女認為,性生活是否滿意在感情上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有42%女性曾因男朋友早洩而分手,有26%因老公早洩而導致老婆外遇偷情或離婚,世界上有60多個國家認證達泊西汀對於治療早洩藥品能有效延長性愛時間2-3倍 - 必利勁

後自己在冰蟾宮就更加寂寞了。

韓玉琳忿忿地嬌喘半晌,想想宮主既然發了話,也不好直接就把這小女徒趕

出門去,還是要找個藉口才是……了嗡她抬起美目,凝視著伊山近,感覺這小丫

頭越看越面熟,卻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只是一見面就有厭惡之感湧起,想必是

夙世冤仇,卻投到了自己門下,供自己打罵發洩,以報那前世的怨恨。

她眼珠轉了一轉,輕咬櫻唇,冷笑道:「既然宮主都誇你天姿聰慧,道心堅

定,想必你是天才橫縊、千年難得一見的傑出之士了。那我出一道題,你若通過

了,就可留在本房,否則的話,就自行離開冰蟾宮吧!」

伊山近好不容易等她鬆了口,自己也實在不想就這樣未報深仇就離開冰蟾宮,

只能磕頭道:「請師父示下!」

「既然是天才傑出之士,冰心訣的一、兩層顯然都難不倒你,在這麼短的時

間裡就進入到了第二層,那麼第三層又在何時突破呢?」韓玉琳笑吟吟地看著他,

突然俏臉一板,寒聲道:「一月之內,你須得突破冰心訣的第二層,達到聚靈期

第三層的修為,否則就不用回來了!」

她伸手虛推,一股大力迎面湧來,將伊山近的身體拋飛,從屋門重重撞了出

去。

伊山近的身體飛在空中,耳邊依然殘留著她冰冷的話語:「現在給我滾出冰

蟾宮,一個月內若不能回來,以後再讓我見到你,就取你性命!」

他重重摔倒在地上,手足都被擦破,就連變成女身後更加潔白嬌嫩的臉龐也

被地上砂石擦出傷痕,血珠自傷口中滾出,滴滴灑落地面。

伊山近費力地爬起來,心裡想道:「為什麼這麼恨我,難道她認識我?或者

說,當初輪姦我的,也有她一個嗎?」

他並不知道那兩個輪姦自己的仙女名字,現在又沒有看到自己師父的真面目,

自然無從判斷。即使名字不同也未必就不是她本人,道號是可以修改的,如果她

覺得改個名字就可以拋棄舊事重新做人,也說不定連姓都能改掉。

春凝正在院中樹下默默流淚,見他被拋出來,慌忙上前扶住,挽著他快步走

出院落,一直走過長長的路途,來到住宿地點,才附著他的耳朵,小聲說道:「

師父心情不好,你不要放在心上。上次與邪派大戰,師叔失蹤到現在還沒有找到,

所以師父心情煩悶。過些日子她自然就會回心轉意,收你進門了。」

伊山近知道所謂「邪派」就是指破冰盟,也只有感激她的溫柔撫慰之意,卻

勃起困難,硬度不夠,做到一半軟掉,早洩秒射 怎麼辦

男性因家庭、人際、事業與經濟的壓力下,造成勃起功能障礙陽痿與早發性射精早洩的比率最高達30%,導致性生活品質下降,影響女友或老婆親密和關係,引發家庭危機,男人,應該重視這個普遍的痛點!印度壯陽持久藥 犀利士,必利吉,果凍威而鋼,萬艾可,樂威壯,威格拉,犀利士5mg,威而柔 原裝進口 https://www.5mg.tw

不相信那個兇惡師父能夠網開一面,不藉機將自己趕出冰蟾宮去。

他突然身軀一震,想起自己困鎖在美人圖中的女修,心情為之大亂。

但這種事他又不敢多問,免得引起懷疑,只能悶在心裡。

當天晚上,春凝好心地為他做了晚飯,一起吃下,又摟著他一同上床,同床

共枕,生怕他離開之後,再也見不到他了。

青春美麗的少女,身材窈窕性感,健美修長,只穿著內衣躺在床上,苗條嬌

軀露出了大片雪白晶瑩的冰肌玉膚,說不出的誘惑迷人。

伊山近比她矮上許多,被她摟在懷裡,將臉貼在她溫暖柔軟的酥胸上,突覺

鼻中一酸,幾乎墮下淚來。

「冰蟾宮也有好人嗎?」伊山近心中迷茫地想著:「師父那麼兇惡,宮主表

面堅貞背地淫蕩,只有這位師姊對我……必春凝今天很累,很快就沉入夢鄉,只

有伊山近心情沉重,一直想個不停,許久不能入眠。

臉上傳來的溫軟感覺讓他呼吸漸漸急促,即使隔著少女的柔絲內衣,也能感

覺到她酥胸的滑嫩挺拔。

充滿彈性的玉乳隔衣頂著他的臉,他忍不住輕輕搖頭,讓臉部在她的乳房上

磨擦著,心神飄蕩,無可自制。

他悄悄地掀起被子,看著她半裸的美麗嬌軀。高聳的酥胸、雪白光滑的美腿,

都讓他興奮迷亂,不由自主受到她的誘惑。

眼前一片迷亂,等到他微微清醒時,發現自己已經伸出了手,輕輕向著她的

玉臀美腿上按去。

春凝只穿著內褲,甚至包不住雪白挺翹的玉臀。伊山近的手輕輕放到上面,

感覺到玉臀上柔滑清涼的肌膚,不由得輕歎一聲,腦中一片眩暈。

他的手緩緩地在玉臀上移動,撫摸著青春少女雪白柔滑的臀部,向下摸弄她

修長潔白的美腿,心神飄蕩,不知所以。

許久之後他醒過神來,愕然記得自己已經把她的玉臀美腿摸了個遍,現在正

將手向她的絲質內褲中伸去。

 他的指尖甚至摸到了她玉腿中間的萋萋細草……

「嗯……」春凝在睡夢中呢喃著翻了個身,內褲中某一部位碰觸到了他的指

www.747.tw

尖,手指傳來的柔嫩觸感和害怕被人發覺的驚嚇讓伊山近身體僵硬,直到她發出

輕微的呼吸聲,才悄悄地將手從她的內褲中抽出來,已經暗自出了一身冷汗。

這裡到底是冰蟾宮,他正和冰蟾宮的弟子相擁著睡在一張床上,如果弄出什

麼事情,那是不要想活著離開此地了。

他流著冷汗僵硬地躺了好久,直到春凝又翻身過來,半睡半醒的將他摟在懷

裡,俏臉貼著他的頭髮又睡著了。

伊山近面對著她的酥胸,嘴唇貼在充滿彈性的酥滑玉乳上,閉著眼睛,默默

嗅著她身上清幽的處子香氣,不由為之迷醉。

只是他現在不敢做些什麼,最多只能小心地將被子拉好,並把手放到她圓潤

玉臀和修長美腿上,嘴唇輕輕啜吸,隔著內衣輕吻少女柔嫩玉乳,舌尖在內衣上

輕點,在乳頭上小心地劃著圈,將內衣都浸濕了。

青春美麗的少女,身材與氣質都是那麼迷人,再加上溫柔善良的心,讓伊山

近無法抗拒她的吸引,在這寂靜無人的夜裡,小心地將自己的腿塞到她修長美腿

中間,感受著清涼柔滑的玉腿夾住自己大腿的快樂觸感,嘴唇輕啜著柔嫩乳頭,

心情平靜快樂,漸漸地睡熟了。

「你既然要走了,還來辭行幹什麼?給我滾出去!」

伊山近跪在地上,默默向韓玉琳叩頭,努力催動冰心訣,將心中憤怒壓抑下

去。

韓玉琳忿忿地怒視他一眼,看著他出門,突然有些後侮:「這麼輕易逐出本

門是不是太可惜了?或許應該留下來當個出氣筒,想打就打想罵就罵,在無聊時

解悶也不錯。」不過,說出的話她不想更改,就這樣看著伊山近恭敬退出,仍不

忘啐上一口。

既然是一見面就討厭的夙世冤仇,她也不必再留什麼餘地,把春凝也留了下

來,禁止她去相送。

伊山近回到塵世,在茫茫大雪之中默默走著,許久之後,脫離開冰蟾宮弟子

的監視範圍,憤然倒在雪地上,只覺胸中怒火熊熊,幾乎將心臟燒裂。

此次踏入冰蟾宮並沒有得到正式弟子身份,反而被師父刁難趕出門派,強令

自己一個月之內升上第三層!

這可謂是最大的刁難,又有誰能這麼快在一個月內升級?若真是這麼好升,

冰蟾宮中也就不會有那麼多低階女弟子了!

而且,他還見到了強姦自己三年的大仇人。雖然只見到了一個,那麼另一個

顯然也在門派中,不知是在閉關還是外出,總之將來會有機會見到,如果他沒有

被逐出師門的話!

記得當年合體交歡之時,她曾跪在他的腿間吸吮舔弄肉棒,逼得他射精然後

喝下精液;或是騎到他的身上,用收縮有力的嫩滑蜜道緊夾著他的肉棒,激烈奸

淫著他,無休無止。

這一次見面,她雖然已經認不出他來,可是伊山近卻要被迫跪在地上向她叩

頭!

既無法報仇,又要對仇人屈膝跪拜,這樣的屈辱讓他怎麼能夠承受?

伊山近悲憤地喘息許久,咬牙坐了起來,祭出美人圖,一步踏入空間之中。

他浮在虛空裡,遙望著圖中各處。

整個空間被他分成了幾個不同的區域,免得圖中美人碰到一起,引出事端。

遠處清幽山水中,有一個稚嫩純潔少女閉目盤膝打坐,那是他真心喜愛的當

午,自打從凌亂野回來之後,她就開始冥坐修行,希望能夠找到失去的記憶。

她雖然並不記得從前是怎麼修行的,卻一心一意地冥坐閉關,相信總有一天

能找回自己的修行方式。

在這個空間,她對任何人任何事都不感興趣,除了伊山近、除了修行、除了

找回自己的記憶。

伊山近默默遙望著她,不想打擾她的清修,縱身一躍,直上高空,踏在天空

明月之上。

媚靈的倩影突然出現在面前,柔柔施了一禮,伊山近不等她說話,直接開口

道:「我要在一個月之內升上冰心訣的第三層,有什麼辦法?」

媚靈面露難色,猶豫了許久,終於下定決心,咬牙道:「只有用煙客真經透

過採補之法,吸取那個女修的靈力,才有希望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跨入第三層!」

她在美人圖中也知道伊山近在外面受的待遇,為了不讓他被逐出冰蟾宮,也

只有用這個辦法了。

伊山近垂下眼瞼,問道:「大陣準備好了嗎?」

「已經準備完畢,只差最後一步。如果公子要的話,我現在就可以去把大陣

發動起來!」

伊山近眼中射出決絕之色,點頭答應:「去吧!」

看著媚靈誘人倩影飄逝在視線之中,伊山近轉過頭,一步跨過遙遠距離,來

到明月中心處。

他的手放在月心上,靈力透入,漸漸看到月心變得透明起來,現出裡面被囚

禁的女修。

她正在明月內部一個狹窄的球形空間中閉目打坐,絕色美麗的容顏一片清冷,

彷彿世間的事都不放在她的心上。

感受到伊山近的目光,她緩緩睜閒美麗雙眸抬頭看著伊山近,眼中現出一絲

怒色,咬牙道:「小畜牲,看什麼看?」

伊山近不及生氣,已經是心中大震,盯著她窈窕修長的完美胴體,突然明白

為什麼她說話的聲音讓他聽起來耳熟了!

因為她說話的語氣很像那個總是躲在冰牆後面的便宜師父,就連罵人時的狠

勁也都一般無二。

他深深呼吸了幾下,讓心神平靜下來,沉聲問:「你是不是有一個師姊叫做

韓玉琳?」

那綽約美-麗的仙子卻吃了一驚,霍然站起來,失聲叫道:「你知道我姊姊?」

「你姊姊?」伊山近敏銳地捕捉到了這個詞彙的深層含義:「難道說,她不

止是你的師姊,還是你的親姊姊?」

月中仙子昂頭怒視著他,咬緊貝齒,寒聲道:「天殺的淫賊畜牲,你若敢打

我姊姊的主意,我就是拚著神魂俱滅,也要取了你的狗命!」

伊山近頭上的火立即冒了出來,憤然向月心重砸一拳,嘶聲道:「你們姊妹

還真是相似,同樣的毒舌,都是那麼可惡!」

即使沒有見過那位便宜師父的真面目,也能透過冰牆有所感覺。現在看起來,

她們身材氣質無一不像,果然是同胞姊妹,相似相知。

媚靈的倩影驀然出現在他的身後,柔聲道:「公子,已經準備好了。」

伊山近平靜下來,目光穿過透明月心看著那飄緲仙子,輕聲道:「既然是你

姊姊逼得我無路可走,那我也只好拿你來補充靈力,修練我的第三層冰心訣了!」

精密繁複的仙陣出現在雪峰之上。

這一仙陣,是由無數米粒大小的符文組成,而每一符文都是媚靈費盡心血創

製出來的,用了很長時間才成功建立仙陣,再加上從凌亂野得來的珍稀異草,才

有了這一龐大仙陣。

看著地面下浮現出來的粒粒符文,伊山近暗自感慨,知道它們都是辛苦努力

的結果,這辛苦既有媚靈的部分,也有自己努力的成果。

美人圖中的空間可以隨心所欲,被伊山近以冰蟾宮所在雪山為藍本,在此空

間中重塑了座座冰峰,甚至將冰蟾宮的宮殿也複製了出來,高高矗立在雪峰頂部。

這座宮殿由堅冰凝制而成,晶瑩透明,在明月照耀下閃爍著寒冷的光芒,配

上雪白冰峰,卻是極美的景色。

媚靈設置的仙陣就在這冰宮內部。巨大至極的冰宮、寬敞無邊的大殿,即使

上千人也能容納,放置這個繁複廣闊的仙陣也是正好。

仙陣上面,無數美麗少女或躺或坐,都含羞帶愧,淚光瑩瑩。

她們的衣衫都是漂一兄的絲綢衣服,卻都做成勁裝的模樣,優雅美麗中帶著

勃勃英武之氣。因為她們都是身懷內功的俠女盟成員,平時舞刀弄劍,斬邪除奸,

身上都帶些肅殺氣息。

被伊山近所擒的四位俠女分鎮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坐在寒冰祭壇中心處,望

著三百美麗少女,一個個淚盈滿眶。

她們自從建立俠女盟以來一直是無往不利,不知殺了多少邪派高手,將江湖

整治得一片欣欣向榮。誰知覆滅大禍從天而至,看到俠女鹽如今的慘象,讓她們

傷心腸斷,痛苦不已。

自從俠女盟被攻破之後,所有漂亮的女孩都被伊山近擒住收入美人圖中。現

在媚靈精心挑選了三百上品少女,供他一次破處,以仙陣之力壓制那冰蟾宮女修

的反抗,讓她最終被伊山近征服。

此時,一個透明光球出現在大殿中央的祭壇上,彷彿一輪小小的明月。在光

球中心有一個風姿綽約的絕色美女,就像是月中的嫦娥仙子。

此時,她已經方寸大亂,窈窕嬌軀斜倚在光球內壁上,微微顫抖著,更顯風

情無限。

這座冰宮和中央大殿,她是最熟悉不過,現在看到冰蟾宮重現,心中震撼,

卻除了多出來的祭壇以外,看不出這大殿與原來的冰宮有什麼分別,對於伊山近

的忌憚更加深了一層。

媚靈的倩影出現在天空中,看著大殿中密佈的仙陣,以及仙陣上的三百勁裝

美少女,俏臉現出幾分得色;可是看到那光球中的女修,心中又生起複雜情感,

猶豫半晌,還是向伊山近輕歎道:「公子,一切都交給你了!」

伊山近身體懸浮在冰宮大殿頂部,望著下面等待自己破處的數百美麗少女,

心情大好,在冰蟾宮時所受的怨氣似乎也不那麼難以忍受了。

他的第一個目標,卻是引發他與俠女盟恩怨、導致俠女盟覆滅的趙飛鳳!

此時趙飛鳳的心情最是淒涼複雜,坐在正東方的寒冰祭壇上面,望著四周的

美少女,美艷面龐現出痛苦悔恨之色。

被束縛在仙陣中的勁裝美少女們,有的是官軍從綺霞山捉來的、有的是攻破

諸葛山莊抓的、還有的則是綵鳳幫趙飛鳳的直屬部下,經過了媚靈的法力檢驗,

都是處女之身。

看著那麼多忠誠部下被伊山近活擒到此,想起自己為奪美玉而與伊山近結怨,

導致綵鳳幫、俠女盟相繼覆滅,趙飛鳳悔恨交加,心裡悲泣:「我縱橫江湖多年,

巧取豪奪金銀財寶無數,又何必貪圖那幾塊玉石?就算真的是價值連城的美玉,

又怎麼抵得上我俠女盟的大業?」

此時,那些美玉正隨意地丟在祭壇上面,讓她可以看到摸到,再想一想幫中

庫存的寶藏都被伊山近奪走,更是讓她難過欲死。

而她的八劍婢此時被安排在祭壇周圍,雖然不是處女,卻也給她們留了位置,

只是不算在三百名有內力的美麗處女之中。

看著這些心愛美婢,趙飛鳳更是傷心,她們常在一起玩同性交歡的遊戲,本

來很快樂,若不是她又看上了伊山近的小女友,妄圖奪來強姦,導致雙方結下不

可解的深仇,這些心愛的美婢也不會被伊山近當著她的面推倒姦淫,將精液射滿

她們純潔嬌嫩的子宮。

她正在掩面逃避那一幕幕不堪回首的往事,突然眼前一花,伊山近已經出現

在寒冰祭壇上,隨手將她按倒,粗大肉棒向她健美長腿中間頂了過來。

她二十餘歲,美艷成熟,被這十歲出頭的小小孩童按倒在地,撕開她漂一兄

的衣裙,卻絲毫無法反抗,只能閉目長歎一聲,認命地等著他的姦淫。

反正她被他姦淫已經不知多少次,精液都喝了許多壺了,與他的性愛關係早

已是極為親密。只是當著這麼多部下的面被一個小男孩姦淫,實在是羞慚難堪。

伊山近也不客氣,輕車熟路地將大肉棒頂在溫暖濕潤的蜜穴上,噗哧一聲插

入蜜道之中,大抽大插起來,肉棒表面磨擦著趙飛鳳花徑肉壁,感覺很是爽快。

這座祭壇周圍,美麗少女們都駭得呆了。她們親眼看到高傲美麗的綵鳳幫主、

俠女盟第二俠女趙飛鳳,被這麼小的男孩用大肉棒插入雪白玉體裡面狂幹,還忍

不住低聲嬌哼,讓她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趙飛鳳已經羞得淚盈滿眶,不管她被姦淫了多少次,八劍婢眼中的悲傷還是

讓她心如刀割一般,而那些忠實部下驚恐萬分的眼神更是讓她羞慚欲死,就當著

她們的面被這麼小的男孩姦淫,讓她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可是肉棒磨擦著蜜道肉壁大肆抽插,磨擦的劇烈快感湧來,還是讓她忍不住

低聲嬌吟,柳腰款擺,在與這小孩子的交歡中盡顯淫浪風情,讓旁邊的純潔美少

女們看得更是驚駭欲絕。

伊山近微笑著,肉棒猛地一吸,趙飛鳳失聲嬌呼,感覺到肉棒對嫩穴強大吸

力,爽得玉體亂顫。

一股內力從丹田中湧起向著肉棒流去,被肉棒大力吸入,一直流入伊山近的

身體裡。

這一段時間,伊山近為了提升自身實力,與媚靈定下規則,所有被俘的俠女

都要苦練內功,即使她們早已被肉棒吸盡了內力,也要從頭練起,現在也有了一

些內力。

為此,媚靈佈置了最適合修練內力的環境,命令那些被俘俠女都要勤修內功,

即使她們拒絕也沒有用,因為自從被伊山近降伏之後,她們就一切都由他與媚靈

操縱,連消極怠工的資格都失去了。

感覺著內力入體,伊山近爽得歎息一聲,只覺趙飛鳳的蜜道溫暖緊窄、收縮

有力,套弄得肉棒極為舒服,現在又勤修苦練出這麼多內力,實在是讓他高興。

隨著內力在經脈中流動,最終轉化為靈力,一股看不見的絲線從祭壇下方向

遠處流去,穿過紛繁複雜的仙陣符文,漸漸流過整個仙陣,讓仙法大陣微微現出

光芒。

伊山近已經爽得厲害,在祭壇上將趙飛鳳擺成各種姿勢大肆姦淫,抽插得越

來越快。

趙飛鳳如母狗般趴跪在寒冰祭壇上,高高翹起玉臀用力向後迎合著他的抽插,

聲嘶力竭的嬌喊著,同時卻羞得熱淚滾滾,心知自己的淫浪儀態都被部下們看光,

以後再沒有臉面對她們了。

伊山近一邊幹,一邊大肆吸取內力,舉目望向四方美少女,看著她們驚駭羞

懼的目光,突然心念一動,縱身躍起,抱著美艷俠女飛上天空,飄浮在冰宮頂部。

一陣驚駭的大叫聲從四面八方傳來,這一下,所有美少女都能看到他們在天

空中的激烈交歡雲雨,駭得目瞪口呆。

粗大肉棒又在嫩穴中狠抽了幾十下,伊山近緩緩將肉棒從裡面拔出來,頂上

了粉嫩菊花。

又是一陣驚駭至極的尖叫聲響起,其中叫得最響的,卻是趙飛鳳的三個結義

姊妹、美麗至極的英武女俠。

她們的目光看著龜頭下的美菊,玉體微微顫抖,悲憤欲絕,顯然是從自身的

經歷中知道伊山近下一步該做什麼事了。

趙飛鳳如母狗般趴跪在空中,灼熱淚水奔湧而下,落向仙法大陣,灑到那些

美麗少女們的頭上。

她能感覺到濕淋淋的肉棒頂在菊花上的觸感,心中悲苦絕望:「守了這麼久,

還是要被他插入這裡了嗎?」

她一直有著僥倖心理,希望不要被他奸了自己後庭,給自己留下最後一點尊

嚴。

可是這一刻,粗大肉棒當著三位義妹、三百美少女的面頂上了後庭菊蕾,讓

她俏臉慘白,羞憤欲死。

「天無絕人之路」,伊山近突然將她一絲不掛的赤裸玉體轉過來,龜頭將蜜

汁抹在菊蕾上後,又快速插入她的櫻桃小口,讓她驚愕得美目翻白,對於這樣的

巨大變化反應不過來。

但很快,她就從中領悟到了一線生機:「如果能讓他發洩出來,也許就不會

當眾幹我的後庭了!」

高傲美麗的女俠用她慣於發號施令的嬌艷紅唇,奮力吮吸肉棒,柔滑香舌殷

勤地在肉棒表面舔弄,將上面舔得到處都是口水。

駭然的低呼聲在三百美少女之中響起,聽得趙飛鳳心中大亂,暗自悲泣:「

我現在的淫賤樣子都被那些小女孩看到了!」

可是為了保住菊花不受摧殘,她也只有拚命含吮舔弄肉棒,直吸得口舌酸麻,

終於感覺到肉棒在香唇中猛烈跳動起來,將大股精液噴射到櫻桃小嘴裡面。

趙飛鳳感動得熱淚盈眶,心中興奮高呼:「終於守得雲開見月明了!」

她快樂地將精液大口大口地喝下去,偶爾有幾滴從口中溢出,順著瑩潤下巴

滴下,灑落到下方驚駭瞪視的美少女們的臉龐上。

肉棒跳動著射出最後一滴精液,被心情大好的趙飛鳳奮力吸吮著尿道中殘剩

的精液,微笑著嚥下去,一點都不像被強姦的模樣。

這倒讓伊山近不爽起來,突然將肉棒從紅艷櫻唇中抽出,一把將她掀翻,拉

起雪白圓潤的玉臀,濕淋淋的粗大肉棒頂在菊花上面,狠狠一下,龜頭順勢刺了

進去!

趙飛鳳瞪大駭然美目,這才想起他的肉棒在本空間是想硬就硬的,還不及後

悔,就覺一陣撕裂身體的劇痛從後庭傳來,對她的身體和心靈都造成極強烈的打

擊,簡直一讓她痛苦得崩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