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姦校花的趣事

  • 在〈輪姦校花的趣事〉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迷姦虐待
摘要

接下來老二開始跟我們訓話:「我有一個夢想,就是在這個世界上一個人的好壞不是由他的膚色、民族、性別來決定,而是由他強姦婦女的數量來決定的。我有一個夢想,當我在操場上晨跑時,可以看到操場裡一半的女生都曾經舔過我的香港腳。我有一個夢想,當我在食堂吃飯的時候,可以讓所有的女生都回想起她們吞食我的精液、尿液、糞便和黏痰的經歷。我有一個夢想,當我在傍晚時分走過圖書館外的湖濱時,所有的女生都可以順從的和我一起回到宿舍,然後任憑我蹂躪摧殘。

我是2000級英語系的學生,英語系大家都知道,有很多漂亮女孩。

而且,呼和浩特賊他媽閉塞,老外很少,這幫騷逼們沒有老外可以勾引,都被我們上了。說實話,你不操她們,計算機系、電子系的男生也會操她們。肥水不流外人田嘛!第一次玩強姦時,我們都特害怕,真怕被抓起來。

於是第一次我們宿舍8個人一起輪姦一個女生,出了事兄弟們一塊扛。那是大一元旦,下午,我們找到我們班最漂亮的一個女孩(據說是內大的校花),跟她說我們要和她們宿舍聯誼,邀請她們去我們宿舍一起吃飯。(我們宿舍都有竈具,因為食堂的飯根本不是人吃的東西。)她們宿舍8個人有兩個挺漂亮的,四個長相一般的,一個身材差點,一個挺胖的。我們當時打算就是等吃完飯,讓她們留下一個人幫我們收拾打掃,誰留下就幹誰。

要是都留下來,就全他媽的幹。結果,最漂亮的那個女生表示留下幫我們。那時已經晚上10:00了,我們把門一鎖,女生慌了,問你們幹什麼?我們宿舍老大上去就是一嘴巴,打得她一屁股坐到地上起不來了;老二過去就是一腳,把她的臉立刻踢腫了;老三接著揪住她的頭髮,一下把她扔到床上;我是我們宿舍老四,我走過去又抽她一個嘴巴,然後就扯開她的外衣。我們這麼做完全是事先策劃好的,就是先是一番毒打,打得她怕了,連喊「救命」的膽都沒了。

其實她喊都沒用,早幾屆的學長們就告訴過我們,但凡週末或是過節,一到晚上,走在男生宿舍的走廊裡,經常可以聽到女生的哭聲和挨打的聲音。現在這個世道就是這樣,你把她強姦了,到時在社會上擡不起頭的是她,不是你。十個被強姦的能有兩個敢報警的就算多了。我打完了,老五走過去,開始撕她衣服。那時那女生已經被打傻,眼淚嘩嘩往外流,但一點聲音都出不來。很快老五就把她扒的一件不剩。然後老六拿著DV機開始拍,這就是警告她,敢說出去,你就等著上網看自己的騷逼樣吧。之前聽說玩輪姦,第一個上的算強姦,從第二個起算輪姦,要是上了法院量刑要更重。所以事先大家抽籤,結果老七運氣好,他先來。結果賊搞笑,老七他媽屁都不懂,挺著個大雞巴問我們往那插。

我們就起哄說讓她先給你吹簫。女生一聽就慌了,馬上開口說「不要,不要」。老大上去就是一拳,打得她眼鏡都青了。老大說:「操你媽!讓你吹簫是便宜你了,一會你得給老子喝尿!」老大好玩性虐待,所以他得最後上。不然一會那女孩一身蠟油大便的誰還玩得了?老二也不含糊,揪住女孩的頭髮就往老七的褲襠那拽,活生生的把她的嘴套到老七的雞巴上。女孩還是不動,老大走到她身後,把自己褲子一脫,衝著女孩的後腦勺開始撒尿。女孩這會兒連哭的膽都沒了,就開始吸,跟他媽吃雪糕似的。我們問老七爽不爽,這傻逼說還挺爽,就是想尿尿。

我們連忙告訴他那不是尿尿,那是射精。結果大家吵起來了,為什麼呢?就在辯論是不是應該立刻就射,還是再憋一會兒。老大和老二都有經驗,說你丫別著急射,養成習慣了就成早洩了。我和老三、老八覺得憋著不射是不是對身體健康不利啊?最好笑是老四,褲襠裡已經支起一個大帳篷支了有一會兒了,又看了那麼半天,受不了開始自己手淫玩。我們正辯論呢他來一句:「媽的你們還吵呢,他媽老子都射完了。」我們回頭一瞧,這哥們的床單濕了一片。我們一下全笑翻了。老七這時也射了,還把那女生給嗆著了。你想那精液它粘啊,你要是一口氣吞個粘糕不噎死你才怪。她跪在地上就開始咳嗽,我們一開始還覺得挺好笑的,又踢了她幾腳。後來一看臉色不對,連忙給灌了一堆水。

結果她「哇」的吐了一地亂七八糟的東西。這下老大來勁了,把她的頭按到嘔吐物上說:「吃啊,都給我吃了。」女孩這回說什麼也不聽了,老大索性騎在她身上,解下皮帶抽她的屁股:「媽的,不吃,你今天都得吃我吐的。你是樂意吃你自己吐出來的還是吃我吐出來的?」女孩一聽就趕緊開始舔。但你想她能嚥下去嗎?吃一半又吐出來了。我們都看不下去了,說老大你就饒了她吧。人家老大就是有學問的人,還牛逼上了,說:「天將降大任於騷逼也,必先陰戶被射,肛門被幹,口含陽具,然後滴蠟食糞,增益其所不能。」你瞧這說的是人話嗎?結果女孩又吐了一回,老大又強迫她吃進去,一直折騰到夜裡兩點,總算吃完了老大也玩得差不多了,就上床睡覺了。

接下來老二開始跟我們訓話:「我有一個夢想,就是在這個世界上一個人的好壞不是由他的膚色、民族、性別來決定,而是由他強姦婦女的數量來決定的。我有一個夢想,當我在操場上晨跑時,可以看到操場裡一半的女生都曾經舔過我的香港腳。我有一個夢想,當我在食堂吃飯的時候,可以讓所有的女生都回想起她們吞食我的精液、尿液、糞便和黏痰的經歷。我有一個夢想,當我在傍晚時分走過圖書館外的湖濱時,所有的女生都可以順從的和我一起回到宿舍,然後任憑我蹂躪摧殘。

我有一個夢想,就是讓內蒙古大學一切有姿色的女人,不管她是學生、學生會幹部、講師、副教授、教授、系主任、校長甚或是食堂的服務員,澡堂的理發阿姨,或是清掃廁所的女工,都可以成為我的性奴隸。

我有一個夢想,我要在內蒙古大學女生絕望的陰戶內射出一片希望的精液。

讓法律系的男生可以不顧法律的束縛,去輪姦他們美麗的學生會主席。

讓數學系的男生摘下他們的眼鏡,用他們的下半身證明自己存在的價值。

讓漢語系的男生不僅會在唐詩宋詞中「淫濕做對」,讓歷史系的男生能真正感受孔子在<輪姦物語>(即<論語>)中「嫖不嫖,嫖哉,嫖哉!」的意境。

我有一個夢想。當有一天,我們可以在食堂、水房、教室、圖書館、體育場、校長和保衛科辦公室,任意抽插著內大的姐妹們,我們會盡情的歡呼:『我能操她們的騷逼啦!我能操她們的騷逼啦!』」我們幾個人,都被他的精神感染了。老七是真的感動哭了,說:「二哥,你真行,我一定好好。。。幹!」之後我們幾個開始輪姦那個女孩,老二在旁邊指導「不要總擔心自己會射得太快,其實她現在比你們還擔心,她怕懷孕啊。所以她希望你們永遠別射精。其實性的快感就來自於—你感到你可以主宰另一個人的快樂與悲傷,這是多麼大的成就感啊!老八,你不要那麼著急插進去。

要註意節奏,慢慢的進去,再出來,再進去。你不是喜歡調動她的高潮嗎?那就不要放過她身上任何一個敏感的部位。老五,你就是喜歡『插進去猛幹』是不是?那你要先來,因為這時她的陰道還窄,你可以爽到,她也會痛得大叫,那你就會更爽,不是嗎?」最後輪到我把女孩操到昏過去時,東邊的天空已經露出了魚肚白。我們宿舍遍地是精液,處處是鮮血,已經分不出是少女的處女紅,還是被淩虐毆打出來的血。而這一切的一切,都被記錄在DV機上。我們還給女孩放了一遍,老大對她說:

「如果你報警,你會比我們還慘。內蒙古大學的每一個人都會看到你被操的全過程。如果你不報警,做我們8個人的性奴隸,大家都HAPPY。如果你可以幫我們把你的朋友啊、好姐妹啊、你的媽媽啊姐姐啊帶到我們的宿舍,說不定我們會放過你。」女孩的眼神已經沒有一絲光彩,她確實需要一陣靜養。我們就打來一些水給她擦了擦身子,讓她回宿舍了。從那以後,我們也加入了內蒙古大學「獸性宿舍」的行列。其實輪姦挺麻煩的,牽涉的人太多。我們一般都是兩人一組,把認識的女生騙回宿舍,一個拍攝,一個強姦,然後再換班。一定要拍下全過程,這樣那個女生就不敢報警了。然後脅迫她再去幫我們騙更多的女生來我們宿舍,還是兩人一組輪姦她們。這就好像非法傳銷一樣,上家騙下家,有的女生把她們的姐妹都騙來。最牛逼的是我們還輪姦了內蒙古大學的一個副教授,45歲,本來沒什麼興趣的。

可是大家一想,你輪姦個小女生算什麼,哪個男生宿舍沒玩個三倆的?要是玩個教授副教授的,那就沒幾個人玩得起了。副教授是計算機系的,我們在機房裡操的她。為什麼呢?因為看機房的女生早就是我們的人了。機房裡涼快啊,吹著冷氣,脫光了還真覺得冷。那就更有動力了,是不是?昨天我們剛把清潔女工給操了,30多歲的一個女人,老大的主意。你們想吧,那女人肯定沒少吃大便。我們現在很少8個人一塊操一個,那次是沒經驗。要是真把那個校花操死了,我們不就麻煩了?

我現在還在內蒙古大學上學,所以沒法透露我的真實姓名,甚至不能透露我們所控制的內大性奴隸的名字。我可以很負責任的講一句,內大僅僅被我們宿舍玩過的女生就超過25個。有的男生宿舍把雞巴都伸到內工大了,真他媽牛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