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奴公主騎士

  • 在〈淫奴公主騎士〉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迷姦虐待
摘要

要說有的話,就是被國皇奉為掌上明珠的丹妮艾兒.夏貝爾公主,和格林.蒙特的未婚妻,梅麗沙.呂米埃。喪父之女與痛失最愛的女人,在王宮內相對無言,眼眶中淚珠盈滿。

淫奴公主騎士

第一節

蔚藍的天空上不見雲蹤,陽光普照這融會東西建築風格的城市,對處於炎熱國度的地方來說,實是難得一見,風和日麗的日子。可是城內十數萬的軍民,卻如沐浴在風兒的哀傷輕撫,與浪濤的泣飲低訴中。

因為今天是深得萬民景仰的國皇米勒爾.夏貝爾,以及忠勇仁厚的聖夏貝爾師團長,格林.蒙特的葬禮。沉重的悲傷,壓得心酸的人們無法抬頭挺胸,去送別這二位英雄。

本該流血不流淚的男子漢們,默默垂淚,婦女小孩放聲痛哭,揮淚相送。

人口不足百萬的小國夏貝爾,皇城中的十數萬居民,含淚恭送國皇米勒爾和師團長格林蒙特的靈車駛過。衷心悼念的子民們,拋出一束束鮮花,向眼前的靈車致以最後的敬意。前後護送的士兵們,不少人的身上還綁著染血的繃帶,眼眶淚珠滾動。

伴隨國皇和師團長的戰死,全國唯一的師團,傷亡者超過一半。他們全都是傷心的遺屬眼中的好父親、好丈夫和孩子。在遙於東洋上所建立的這小國,如今正是風雨飄渺,大敗之後,舉國新喪。臨海小國的生存命脈海洋,被海盜切斷封鎖,商船、魚船、軍艦全都湧擠在港內無法出航。

還有什麼人能比國軍戰敗,明天還不知能否有麵包下肚的國民,更哀傷難過的嗎﹖

要說有的話,就是被國皇奉為掌上明珠的丹妮艾兒.夏貝爾公主,和格林.蒙特的未婚妻,梅麗沙.呂米埃。喪父之女與痛失最愛的女人,在王宮內相對無言,眼眶中淚珠盈滿。

向來不是鮮橙、玫瑰紅、就是碧藍色裙子的公主。穿上從未著過的黑色喪服,一身莊重的及地長裙,下身是半圓形,用鋼線支撐的裙子。從腰間和袖口起貼身直至胸口,寸膚不露。到前胸才淺露出挺秀的雙峰,奶白的乳筍彷如玄冰雕成。突顯出她玲瓏浮突的體態美,尤其是一條纖美幼細的柳腰,少女的美態直比天上仙女。公主昔日會說話的一對翡翠色眸子,所彰顯的再不是她的天真無邪,善解人意,愛心澎湃的特質。而是當悲傷超過號哭所能表達的,深沉到讓人痛心的蒼涼面容。這位人見人愛,對街邊乞丐亦如同家人好友的善良少女,卻遭到足與她冰清玉潔美貌相比的命運播弄,真是天妒紅顏。

梅麗沙身上全副銀芒閃動的甲冑,不像一個愛侶慘死的女子,反而像是一個仇復者。胸甲、劍柄上的皇家勳章,都掛上了白蘭花。從鐵甲與皮護衣下,流露出欺霜賽雪的肌膚。以冷艷馳名,讓眾人看得失魂奪魄,只敢遠觀不敢接近的美女。淒冷眼波中的寒意叫人退步三捨,可寒意背後隱隱洩露,叫人望之不禁愁腸百轉的心痛,使人縱是赤腳踏過刀山血池,都無法不催前去安慰她。

以眼神就可交流心意的少女與美人,回憶起半個月前的情形,與如相比今真是仿如隔世。

當日皇城內裡裡外外,都是絡繹不絕,忙於出征準備的軍士。意態悠閒地在偷偷喝酒的老兵,三遍、五遍地不停擦拭著軍刀,臉色蒼白的新兵。雜役工匠忙著準備糧水與兵刃火器,城外堆滿歡送出征雄師的國民。

就如同無數無權無勢的小卒,吻別他們的妻子,與情人許下再會的承諾。米勒爾國皇和格林師團長也一樣是人,縱然他們是豪氣幹雲的漢子,也不過是一個有點過度溺愛女兒的父親,和與未婚妻難捨難離的年輕人。

說不上富麗堂皇,有著夏貝爾皇家傲視大國而不遜色,清淡優雅,學也學不來風格的大殿內。米勒爾國豪爽的笑聲響徹全殿。他身軀雄偉如熊敏捷如豹,叫人心存懼意的短鬍與胖臉上,終日掛著溫馨的笑容,充滿睿智的雙目,是讓人消憂去愁,慈祥如老爺爺的眼光。戰場上他是雄獅,皇庭內他是慈愛的長者。

「幾個小海盜﹗朕收拾起來,還不是易如反掌,丹妮艾兒跟本無需多慮的。」

「可是女兒聽說這海盜皇殺人百萬,身旁的妖女更視教會為死敵,手段凶殘可怕更勝魔鬼。」

就連不知愁滋味的公主,聽過不好的傳聞後,俏臉上也不由得憂心忡忡。

「就是魔鬼我也不怕,何況是人﹗他們有沒有朕可怕,妳說、妳說﹖」一把抱起身輕如燕的小公主,國皇把自己胖臉上鬍子刺向公主。讓她愁雲盡去,臉上重新綻放出笑容,不依地捶打深愛自己的父皇,親子之間和樂融融。

不明就理的人必然會奇怪於,人到中年的國王與齡足婚嫁的公主,會有這種不顧男女之妨的親近。

可是只有理解國皇米勒爾,才能體會,愛妻在難產中辭世,發誓終身不娶的國皇,有多寵愛這小公主。不同於一般皇家和大貴族,被重重禮教壓仰著感情,公主就連自己初來月事的私隱,也向這親密到,既父亦友的國皇透露。事後興奮女兒長大的國皇,還為此特別下令舉國同歡一天。

看著身為溫室小花的公主,真摯的梨渦淺笑,梅麗沙卻焦慮得快要昏倒。

「沒事的﹗看國皇多有信心。請梅麗沙對我也抱以相同的信賴。」俊美英挺的格林一頭紅髮,與給火熱感覺的髮色不同,外柔內剛的他能力和氣魄都不慚國家棟樑。

無視禮教的規限,格林趁旁人不在意,偷吻在梅麗沙的頰上。

他溫熱的唇瓣,叫別人眼中的冰美人癡迷到不能自拔。在他的吻下,梅麗沙自感成了破戒失貞的罪人。

情人呀﹗你可知我內心如焚,憂急如同熱鍋上的螞蟻。把螓首挨貼在格林身上,梅麗沙俏臉滾下豆大的淚珠。自從為情所困的自己,讓你進了我的香閨,上了我的繡床。眼前我已是非君不嫁,腹中更已有了你的麟兒。要是你不能戰勝回來,未婚失貞,暗懷孽種的我,只有走上火刑台之路。

「請格林千萬保重自己﹗就算打了敗仗,都一定要活著回來。」一反其平日冷艷的外表,心細如髮的儀態。梅麗沙目前只是剛有身孕的憂心少婦。

「別說不吉利的事﹗我們定必旗開得勝,凱旋歸來。」

留下一個溫熱的吻在梅麗沙額上,格林坦然而去,雄心志壯的他有住無比的自信。

老婆或女朋友性冷感嗎,女性若陰道部位缺乏血流量時,會讓女性降低或失去性興奮及敏感度。Vegalis會增加在女性在性活動時生殖器的血流量。可以使血管擴張進而增加血流量。陰道增加了充足的血流量後會提高女性敏感度而更性慾更高,更容易達到高潮 - 威而柔 Vegalis 20mg

目送他的背影,海麗沙一時失態的輕撫小腹。孩子呀﹗為免你父親分神,我沒有告訴他,已懷了你的消息。國皇為人寬大為懷,縱然教規嚴苛,一旦格林回來,自己就可和他無驚無險的成婚。否則,懷中胎兒呀﹗你就不可能在別人的祝福下來到這世上。

兩個昂然無懼的偉男子,乘坐三桅的旗艦皇家橡樹號,聯同近萬將上出征。一星期後活住回來的人,竟不滿四分之一。當無一不帶點傷在身上的兵士們,將國皇米勒爾和師團長格林,滿佈燒傷和刀痕的屍體抬上殿時。小主公哀傷得昏倒當場,而海麗沙刻骨的慘痛更是非筆墨所能形容。

自己的孩子……還沒出世就失去了父親,格林甚至連自己有了身孕都未知道。等待自己未來的路是怎樣,為了求生,打掉胎兒是最理智的選擇。可是,她怎能把格林唯一的血脈打掉。

想到二人花前月下,海誓山盟,從御前比武,有相鬥到相知、相戀。在他榮升師團長時,自己獻出了清白之軀。難道一切就如過眼雲煙,格林你只能活在我心裡。我再不能依戀在你懷抱裡,由不輸男子的騎士團長,做回一個多情的女子。

幾乎不知傷心為何物,心中唯一的痛就是缺少母愛的公主,衣襟為淚水濡心,三日三夜間待在國皇的遺體旁,不管旁人怎樣勸說,始終不肯離去。往日笑意盈盈的嬌俏臉蛋上,如今只有孤苦無依,淒苦哀痛的難過。

「梅麗沙團長,丹妮艾兒有一事相求。」淚己乾,哀未去的皇家千金,以平淡卻堅定無比的語氣回答。

「公主言重了﹗梅麗沙是國皇陛下的忠臣。自家父戰死,家母患病起,陛下不止對我家重金撫卹,更多番慰問。為報陛下恩情,為夏貝爾國百萬生靈,為數千陣亡將士。微臣都一定會襄助公主殿下,雖死無悔。」

搖頭苦笑,淒慘得讓人心酸的表情,梅麗沙看到真是感同身受。

「我不懂怎樣治國,軍政大事一直有父皇掌管。將來我會登基為帝,國政就等伯父卡森伯爵等人所挑選,我將來的夫君去負責。」

「可是……丹妮艾兒縱然無知,還知道海就是夏貝爾的生命。為報父皇之仇,和我夏貝爾千萬子民著想,我一定要除掉這班禍國殃民的海盜。就算一死,我也不後悔。」

雖是女兒身,可是公主殿下真是膽色過人。她的不惜一死,不是一時衝動而發。從她的表情語氣,嬌軀的抖震,梅麗沙知道公主是反覆思考後,全然明白何謂死亡,做了像國皇一樣,以死衛國的決心才向自己坦言的。可憐的公主才十五歲,自少備受國皇與宮中眾人寵愛,現在卻……

梅麗沙不想死,可是死對她來說,未嘗不是和格林團圓天國的一種解脫。得到公主首肯,她遂整頓殘兵,制定出對付強大海盜艦隊的方法。

夏目爾不過彈丸小國,立國所賴的就是海洋。魚船的海產佔去糧食的三分一,輸入的小麥、酒、牛油、肉類、蔬果等再提供餘下的三分一。國庫收入,八成是靠徵航海稅。現時海盜已不止是氾濫,早已到了反客為主,將國家圍困的地步。

以新敗之師,是打不敗屢戰屢勝,威鎮東洋諸國的強敵的。因此梅麗沙提出公主偽裝答應早前,海盜向國皇提出的條件,以談判為掩護,發動奇襲。值國皇新喪,公主捨身冒險的大義,鼓動將士們的勇氣,破釜沉舟孤注一擲。

為此丹妮艾兒公主召見了伯父卡森伯爵,和朗格多克主教。將國事委託給他們,並同時透露獲勝後,自己將登基為帝,夫婿的選擇權則交由他們。

身在帝皇家,除了國破之時,承受滅種的報應,命中注定就是無法和深愛的人在一起。像先帝一樣先婚後戀,始終恩愛如一的,萬中無一。梅麗沙原以為丹妮艾兒可因父皇的愛逃過這一命運的詛咒,奈何命運弄人。目送著滿臉狡色,計劃著透過選擇皇夫去操控國政的主教與伯爵。梅麗沙不禁深嘆,這時代的女人何其不幸。可是……自神創世以來,女人何時幸福過呢﹗

「不用為我難過的,每個人都要結婚的,不是嗎﹖可惜父皇看不到我穿白婚紗的日子。父皇……」聞說女人的初戀對象,必定是她的父親。從很多人的夫婿正好和父親一樣或相反,就看出這不無道理。豪邁的國皇,既是公主的父親,也是她心儀的理想夫婿樣板。臉上陰霾之色,與無法訴說的苦澀心傷,何日能從公主身上抹去呢﹗情竇初開的少女,不能與合意的對象相戀,而要因利害計算與素未謀面,年紀大上二倍、三倍的人結婚。一個人的一生,就這樣被決定,那種不甘心和抑鬱,豈是一個少女能接受得了的。

傷心的公主與美艷的騎士團長,登上共計五艘的談判船團,背後遙遙跟著,傾盡全國之力,卻不足五千人的艦隊。面對的是五萬以上,征戰四海未嘗一敗的海盜艦隊。

位處船樓的丹妮艾兒揮別著相送的百姓,心緒紊亂的她,知道或許這是最後一次見到祖國。父皇……為了保護你深愛的國家,丹妮艾兒或許不久就會到天國和你相聚了。可是在這決心背後,你可知道丹妮艾兒暗自在夜半無人的深夜,被下偷哭過多少次,為何父皇要如此早死,自己肩上的擔子太沉重了。

守護於公主身旁的梅麗沙,心下對胎兒道歉。為自己不能給他幸福,還明知有孕在身都要上戰場冒險。但願此次險中求勝,讓夏貝爾國從此太平。對前途順逆難料的她,取出鑲嵌在作為頸鏈的小盒子中,格林的畫像凝視,畫中人笑容依舊,何時肉身早化作泥塵了。

第二節

三天的航程後,談判船團與數目過百,桅桿如林,帆海如山,船影幢幢的海盜艦隊接觸。經由使節協商討,雙方定於當晚展開談判。一個梅麗沙精心選擇的,無月無星雲影重重,最適合夜襲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