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初在好樂迪下藥輪姦的MM

  • 在〈月初在好樂迪下藥輪姦的MM〉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迷姦虐待
摘要

  阿文:『媽的!現在說不要,等等搞不好妳會爽到求我幹死妳咧!』文哥收回在我裙底的手,輕藐的看著我便開車出發。

自從被文哥和阿忠幹過之後,文哥對我已經沒有以前那麼客氣和尊重了。

他總會藉機對我毛手毛腳,有時我在廚房洗碗時,他會從後面抱著我,對我的奶子又搓又揉的,要不然就是找理由進到我房間裡,對我上下其手外加言語羞辱一番,還好乾

媽這陣子都在家,他還不敢對我太過份。

  終於有個週末,他藉口跟乾媽說,他朋友辦生日會,要帶我一起去玩,乾媽還誇他庝我這個乾妹妹,會想到帶我出去玩,而我又沒有理由拒絕,只好乖乖的跟著

文哥出門。

  一上車文哥的手就不安份的對我的奶子抓了下去,我急的又閃又躲的:『文哥∼不要∼不要這樣!』

   志明:『幹∼裝什麼裝,又不是沒讓我摸過,連雞掰都被我操過了,還裝純情啊!』說完他的手伸進我的裙子裡,手指隔著我的內褲往我的騷穴捅去,我忍不住

呻吟出來:『呃∼呃∼文哥∼求求你∼不要這樣!』

  志明:『媽的!現在說不要,等等搞不好妳會爽到求我幹死妳咧!』文哥收回在我裙底的手,輕藐的看著我便開車出發。

  車一路開向台北市的林森北路方向,文哥把車轉進新生北路橋下停車場二樓,他將車停到角落的車位,當我下車繞過車尾時,文哥突然將後車門打開,將我一把

堆進了後座,他將我壓在後座椅上,對著我上下其手,我拼命的掙紮著:『文哥∼不要∼不要∼』

  但不管我再怎麼掙紮,仍抵抗不了他孔武有力的身軀,在掙紮的過程當中,我的上衣已被他掀起,連胸罩都被解開了,我的奶頭已被他含在嘴裡吸吮著,他的手

也早已鑽入我的內褲,對我的騷穴強力的挑逗著,我漸漸的無力掙紮,轉而發出輕微的呻吟聲:『文哥∼不要∼呃∼不要∼呃∼呃∼』

  文哥的手指插入我已淫水氾濫的騷穴裡插抽著,我的雙腳不由自主的打了開來,像是渴望被大雞巴進入似的,文哥看著我的反應,露出邪惡的笑容,他快速的解

開他的褲頭,掏出已經硬了的雞巴,便扯下我的內褲,架起我的雙腳,毫不留情的就往我的騷穴捅了進去:『操你媽的,小婊子爽不爽啊?幾天沒被我操了,雞掰一

定很癢吧!妳看看妳,沒弄幾下,就淫蕩成這德性,真他媽有夠賤的!』

  『啊∼啊∼文哥∼啊∼小力點∼啊∼啊∼不要∼』我忍不住的淫叫著

  『幹妳娘咧∼臭婊子∼其實想叫我大力點才對吧!媽的∼落翅仔假在室∼幹死妳∼』文哥不客氣的羞辱著我

  在他的狂抽猛送之下,我的淫叫聲也越來越放浪起來,文哥大力的捏著我的奶子,雞巴次次到底的捅進我的騷穴裡:『臭婊子∼怎樣?知道爽了吧!叫的那麼賤

,是不是被我幹的很爽啊?說實話啊!』

  『啊∼∼啊∼∼好爽∼∼啊∼∼啊∼∼文哥∼∼啊∼∼好爽∼∼』我忘情的回應著

  被他狠狠的幹了沒多久,我就高潮了,他也不客氣的把精液射了進去,之後他不準我把內褲和胸罩穿上,當他帶著我走向林森北路巷子裡時,我邊走他的精液便

沿著我的大腿流下,引起了某些路人異樣的目光

  我們走進一家卡拉OK,一進門,服務生和鄰桌的客人便跟他打招呼,看起來他跟這間店好像很熟的樣子,他帶著我走進角落的包箱,包箱內坐了六個人,阿忠

也在其中,他們一看到我們便歡呼了起來,自動的讓開中間的坐位,文哥將我推了進去,他和阿忠便坐在我左右。

  文哥:『跟你們介紹一下,這個就是我說的那個乾妹妹!』

  其中一個平頭的男生開口了(事後知道他叫阿仁):『那種乾妹妹啊?是用來幹的妹妹吧!』話一說完,他們便哄堂大笑了起來。

  阿忠:『那是一定要的啊!那天她被我和志明幹的爽歪歪的,想起她那個賤樣雞巴就硬了,志明你說是不是啊!』

  志明:『那還用說,剛才來之前,在停車場就先幹了她一砲,操的她一直說好爽,真他媽有夠欠幹的!』

老婆或女朋友性冷感嗎,女性若陰道部位缺乏血流量時,會讓女性降低或失去性興奮及敏感度。Vegalis會增加在女性在性活動時生殖器的血流量。可以使血管擴張進而增加血流量。陰道增加了充足的血流量後會提高女性敏感度而更性慾更高,更容易達到高潮 - 威而柔 Vegalis 20mg

  我被他們說的羞的擡不起頭來,恨不得地上有洞可以鑽進去。

  阿仁:『哇拷!不會吧!真那麼賤喔!那我們今天可要好好爽一爽了!』

 

  志明:『那是一定要的啊!今天帶她來,就是讓哥兒們爽的,大家儘量用,不用客氣啊!』

  眾人又是一陣歡呼,我聽到文哥要大家儘量用時,不禁驚慌失措了起來,我起身想往門外走,卻被阿忠和文哥一把拉下,硬壓著我坐在位置上,接著眾人便輪番

對我敬酒,阿忠的手不時伸進我的襯衣裡,對我的奶子又搓又揉的

  跟著我被他們一群人拉來拉去的,輪流坐在他們身邊,當然也免不了毛手毛腳的,簡直當我是酒店的陪酒小姐一般,經過他們輪番的灌酒,我的身體開始燥熱了

起來,騷穴裡不自覺的湧出了陣陣的淫水,精神也漸漸的晃忽了,他們看著我的反應,臉上都露出了淫邪的笑容。

  阿仁:『志明,你看這小騷貨,好像開始有反應了耶!』

  阿忠:『這是一定的呀!這種春藥我百試不厭,酒裡加了這種藥,淑女都會變浪女的!更何況這婊子本來就蠻欠幹的,沒反應才有鬼咧!』

  我聽了他們的對話,腦筋一片空白,雖然想起身離去,但身體卻軟綿綿的,一點力氣也沒有,阿忠過份的解開我的上衣鈕釦,將我沒有穿胸罩的雪白奶子暴露在

眾人面前,且時而用手指輕輕挑撥乳頭,時而用手掌捧起我的奶子晃動著。

阿忠:『小婊子,妳看妳的奶子都被大家看光了耶!有沒有覺得很興奮啊?讓大家再看看妳欠幹的賤B好不好呀!』

  接著文哥坐過來和阿忠一人一邊,用手勾住我的膝蓋將我的雙腳擡高拉開,頓時我沒穿內褲的下體就暴露在眾人面前,眾人又是一片驚呼,阿仁擠到我面前蹲下

觀看我的下體。

  阿仁:『哇咧!這馬子沒穿內褲耶!你們看她的雞掰又紅又腫的,還有精液流出來,剛才真的被志明狠狠的幹過喔!她這樣子真有夠婊的!』

  志明:『這是一定要的啊!這種濫賤貨,還跟她客氣喔!賤穴就是要狠狠的操才會爽啊!待會兒,你們不用憐香惜玉啊!操爛她的臭雞掰就對了!』

  阿仁聽完拿起桌上的啤酒瓶便往我的騷穴裡捅,志明和阿忠順勢將我的雙腳拉的大開,一群人便擠到我面前觀看我的淫樣,在抽插的過程中,我的淫水不斷的沿

著瓶口流了出來,我的雙腳被控制住無法掙脫,加上藥效的發作,只能不斷的淫叫著:『呃∼呃∼不要∼不要∼呃∼呃∼不要∼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