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四口的快樂

  • 在〈一家四口的快樂〉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迷姦虐待
摘要

  身材已經很有女人味了,那對36c的乳房更是讓每個男人看了都想把握一

  我放學剛回到家,發現妹妹已經在家了。妹妹今天還是穿著校服,短裙下面

露出豐滿的大腿,胸部一對乳房更是大得迷人。

  一頭長發和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看了更是叫人想抱進懷里,好好地呵護。

  妹妹見我回來了,說:「哥,今天這麼晚才回來,幹什麼去了?」

  我已經看得動情,就嘿嘿笑著說:「幹你去了。」

  妹妹也嘿嘿的笑:「誰讓你幹了。」說著就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了。

  我今年18歲,妹妹比我小2歲。16歲的女孩已經發育的很好了。再加上

我妹妹得到我媽的遺傳,雖然不是很高,但豐滿的

  身材已經很有女人味了,那對36c的乳房更是讓每個男人看了都想把握一

下,甚至她連我媽的淫蕩個性也遺傳過來了。

  我挨著妹妹右邊坐了下去,聞著妹妹身上的女人味,全身熱血沸騰。我裝著

無意地把左手放在妹妹的肩上。隔著衣服輕輕

  地撫摸著她胸罩的帶子。

  妹妹若無其事地看電視。我又隔著衣服把她胸罩的帶子拉了一下,感覺一下

帶子的彈性和里面所包著的份量。

  妹妹掉頭來看著我說:「幹嗎?看電視專心一點。」

  我壞笑著說:「人家專心不了。」妹妹聽了也不說什麼,瞪了我一眼,繼續

看她的電視。

  妹妹一坐下來,她的短裙只及得到她的大腿,里面白色的小可愛也隱約可見。

  我把右手輕輕地放在她豐滿的大腿上,輕輕地摸著。

  這次妹妹有反應了,咯咯地笑著:「色鬼。」把我的手拿開,坐得又離我遠

一點了。

  我拉著妹妹的手呵呵地笑:「誰是色鬼了?」

  妹妹笑著說:「我不知呢。」

  我一邊把自己的上衣脫了一邊說:「今天真熱。」

  妹妹說:「我不覺得阿。今天天氣不熱阿。」

  我脫完了上衣,露出強壯的身軀,說:「熱阿,你摸摸我看,全身都出汗了。」

  一邊說一邊拉妹妹的手來摸我的上身。

  妹妹咯咯地笑:「汗倒是沒有,很熱倒是真的。」

老婆或女朋友性冷感嗎,女性若陰道部位缺乏血流量時,會讓女性降低或失去性興奮及敏感度。Vegalis會增加在女性在性活動時生殖器的血流量。可以使血管擴張進而增加血流量。陰道增加了充足的血流量後會提高女性敏感度而更性慾更高,更容易達到高潮 - 威而柔 Vegalis 20mg

  我捏著妹妹柔軟的手,讓它順著我的胸肌一直隔著我的牛仔褲摸到我的雞巴

上,把她的手按在上面。

  妹妹裝著若無其事地,把手停在上面。

  我的雞巴感受到妹妹手上的熱氣,猛地一挺,隔著牛仔褲頂著妹妹柔軟的手。

  我再也受不了,兩個手伸到妹妹的胸部上,不停地揉搓著妹妹的乳房。

  妹妹身子躲閃著,我我翻過身來,把妹妹壓在沙發上,右手也伸到她的裙子

里面。

  妹妹被我摸的全身發熱,說:「不要阿,不要阿。」

  我親了一下妹妹,說:「我就親一下,摸一下好了,可以嗎?」妹妹紅著臉

就不作聲了,任我雙手在她胸部上和裙子里亂摸。

她的手也在我的雞巴上小范圍地移動。

  我把妹妹的身子翻過來,雙手在她兩個充滿彈性的屁股上捏玩著。我說:

「昨晚我不是看見你穿著粉紅色的內褲嗎?今天怎麼換成白色了?「

  妹妹不答,我用手指從后面隔著內褲插她的小穴,妹妹才哼著氣掙扎著說:

「那件今天在學校給老師弄髒了。」

說完,就靜靜地趴在我肩上,享受著我的愛撫。

  我把妹妹的上衣脫了,露出兩個大乳房,我隔著白色的胸罩用力地摸著她的

乳房。右手隔著內褲摸著她的陰道。

  妹妹笑著說:「哥,我可是你親妹妹阿,你舍得這樣對我阿?」

  我笑著說:「哥哥痛你才對你這樣那。」

  妹妹笑著說:「沒見過哪個哥哥這樣痛他妹妹的。」

  我親了妹妹一下,用手把妹妹的胸罩脫下來,露出兩個草莓般的乳頭,我把

妹妹右邊的乳頭輕輕地含在嘴里,左手撫摸著

  她的左邊乳房,說:「現在你的乳房這麼大,都可是我的功勞阿。」

  妹妹現在已經開始喘氣了:「人家才不要這樣呢。」

  我右手已經感覺到妹妹內褲濕了,我親著妹妹說「是不是流了很多了?」

  妹妹歪著臉,躲著我的舌頭,說:「才沒有呢。」

  我聽了,輕輕地咬著妹妹地乳頭,右手也用力地摩擦著妹妹的陰部。說:

「濕了沒有呢?呵呵。」

  妹妹扭動著蛇般的身軀,喘著粗氣說:「我是濕了,又不關你事。」

勃起困難,硬度不夠,做到一半軟掉,早洩秒射 怎麼辦

男性因家庭、人際、事業與經濟的壓力下,造成勃起功能障礙陽痿與早發性射精早洩的比率最高達30%,導致性生活品質下降,影響女友或老婆親密和關係,引發家庭危機,男人,應該重視這個普遍的痛點!印度壯陽持久藥 犀利士,必利吉,果凍威而鋼,萬艾可,樂威壯,威格拉,犀利士5mg,威而柔 原裝進口 https://www.5mg.tw

  我說:「可愛的妹妹,你真淫蕩呢。」

  妹妹咯咯地笑著說:「我是你妹,又不是你老婆,淫蕩不淫蕩關你什麼事阿?」

  我也無賴地說:「你是我妹,就要給我幹。」說著就大力動起來。

  妹妹被我搞得受不了,也用口過來親我說:「受不了你,你要怎樣就怎樣吧。」

  我左手摸著妹妹的乳房,右手就順著大腿摸進她的陰部,發現她的下面已經

是淫水泛濫了。

  妹妹哼哼著說:「不要。」一邊把手伸進我的內褲了,抓住我的雞巴。咯咯

地笑道:「這麼大了,已經受不了了吧?」

  說著就用力套弄起來。我把妹妹的裙子拉到腰部以上,右手順勢把她的白色

內褲拉到大腿上,右手中指插進她的陰道里。

  說「妹妹,舒服嗎?」

  妹妹紅著臉說:「才沒有哪。」

  我笑著說:「真的沒有?」

  又把食指也插了進去,兩個手指用力的挖,妹妹哼哼著,把雙腿夾起來,不

讓我的雙指深進里面。我左手放開妹妹的乳房,右手把妹妹的內褲全脫了,兩只手把妹妹的雙腿分開,現在妹妹全身就只

有腰間留著她的校裙,但什麼都遮擋不了了,就等于赤裸裸的躺在沙發上。

  我看著妹妹鮮嫩的陰道,雞巴又增大了幾分。妹妹也感覺到了,用力撮了幾

下,就把雙手放到自己的乳房上,摸著自己的

  乳頭。我知道乳頭是妹妹的敏感點。也不去管她。

  我用手指捏著她的陰核,輕輕地玩著,妹妹「哦∼」的一聲,全身收縮,我

又把手指深進她的陰道里,用力的挖。妹妹全

  身象蛇一般地扭動起來。

  我笑著說:「現在舒服了吧?」

  妹妹喘著氣,擡起頭來說:「好了,夠了。爸和媽就要回來了,看見了,又

要羞我了。快停下來吧。」

  我咯咯的笑:「爸回來了,你就舒服啦,上次爸和我一起把你幹得瀉了幾次?」

  妹妹紅著臉說:「不要臉,上次你和爸一起欺負人家,還好意思說。你上次

背著爸偷偷地和媽幹,我還沒和爸說哪。」

  我左手按著妹妹的肩膀,右手扶著硬挺的雞巴在妹妹稀疏的陰毛上摩擦著,

說:「你上次偷偷地和我的同學大強做的時候,我也沒講出來阿。」

  妹妹驚訝地看著我說:「你怎麼知道的?」

  我得意地說:「是他的妹妹景嵐告訴我的。」

  妹妹說:「你和他妹幹上了?」

  我說:「他可以幹我妹,我為何不可以幹他妹?」

  妹妹擰著我的屁股說:「他妹又是怎麼知道的?」

  我壞笑著說:「是他哥在她的床上告訴她的。我當時也在她的床上,就聽到

了。」

  妹妹聽了,伸手過來拉我的雞巴,用力的套動:「你們三個人做這樣的事,

好惡心。」

  我迅速把我的褲子脫了,揉著妹妹的陰核笑著說:「你不是也和我和爸一起

做過嗎?」妹妹紅著臉說:「我才沒有,那是你們強迫我的。」

  我笑著說:「當時是誰不知廉恥地叫不要停,不要停的?」

  妹妹搶白著說:「人家不記得了,你再說,你再說,現在就不讓你幹了。」

  說著用雙手遮著小穴,我挺著雞巴正要插進,目標被擋住了,雞巴一挺一挺

地在妹妹的手背上敲打著。

  我伸手去拉妹妹的手,妹妹不動,我右手去摸妹妹的乳房,左手扶著雞巴在

妹妹的手和陰戶周圍的陰毛上磨蹭著。龜頭漲

  得通紅,但又找不到發洩的地方。

  妹妹笑著說:「急死你,看你以后敢不敢亂講話。」

  我說:「親妹妹,好妹妹,快點讓我進去好嗎?」

  妹妹也早已經開始動情,說:「就是不讓你進去,看你以后還敢不敢……」

  我看見她的手已經松勁,就把她的手撥開,用

  手把雞巴放在妹妹的陰戶上摩擦一下,妹妹的陰毛已經被淫水淋濕了,陰部

周圍也淅淅瀝瀝的,陰道早就水漫金山了,我

  把雞巴對準陰道,腰一挺,隨著妹妹「嗯∼」的一聲,雞巴很容易就地插了

進去。

  龜頭一進去,我就不自主的抽插起來,妹妹淫蕩的叫聲也是不斷。

  我雙手抓住妹妹的雙腳頂到她的頭部,妹妹也雙手抱著我的腰,我盡力地每

次都把龜頭往里面頂,妹妹也盡量把雙腿叉開,好讓我頂到花心。

  妹妹叫著:「啊∼,哥,不要∼這樣,人家受不了,這樣玩……」

  我加大頻度抽插,妹妹也是頭發和雙乳一擺一擺的,好不淫蕩。

  又抽插了幾百下,我馬眼一麻,就減慢了抽插。妹妹說:「哥,不要射在里

面,人家今天不安全。」

  我又用力的插了幾十下,直到妹妹也瀉了,自己也把持不住了,就把雞巴抽

了出來,精關一開,就對著妹妹沒頭沒腦的射

  了起來,一浪一浪的,把妹妹的胸部、裙子、陰戶都射髒了。

  發洩完后,我也滿意地爬在妹妹的身上。

  好久,妹妹才喘過氣來,說:「哥,你看,射得人家滿身都是了,好髒呢。」

  「等下哥幫你洗澡。」我用手把妹妹胸部上

  的精液抹到她的嘴里,順便玩弄著她的乳房。妹妹也不理,任由我把玩著。

  就這樣,我爬在妹妹的身上也不知休息了多久。突然聽到開門聲。妹妹說:

「哥,起來,爸媽回來了。」我一聽,也趕忙

  起來,匆忙地穿衣服。

  我剛穿好褲子,門就開了,爸媽一起進來了。我回頭看看妹妹,她上身還是

赤裸著,一對嫩嫩的乳房尖尖地向上翹著。雙

  手正在沙發上找內褲。沾滿精液的裙子還是卷在腰部,兩腿間一片狼藉。看

見爸媽進來了,才趕忙把裙子放下來,又把上

  衣抱在胸前。

  爸爸看見了,對著媽媽笑著說:「我都講了,要早點回來,再早一點就可以

看見我們可愛的女兒和她的哥哥在幹什麼了。」

  媽媽羞他說:「又不是沒見過,剛剛人家想休息一下再走都不可以。」爸爸

雙手就去抱媽媽:「我要留一點給我們的小女兒啊。」

  媽媽躲開笑說:「那你快去找你的小女兒去。」

  爸爸笑著坐到妹妹身邊,妹妹正在帶胸罩。爸爸說:「來,我幫你扣扣子。」

  說著就把妹妹扣到一半的胸扣解開,抓著妹妹的乳房使勁地撮著。妹妹笑著

說:「爸,不要,人家剛剛被哥哥搞完,你找媽媽去。」

  爸爸笑著說:「把媽媽也叫過來,讓你們看看我厲害還是哥哥厲害。」

  逗得大家都笑起來了。媽媽說:「懶得理你們,我要換衣服,做飯去。」說

著就進房去了。

  不一會,爸爸就把妹妹脫得光溜溜的,妹妹在半推半拒的同時,也把爸的衣

服脫光了。

  爸爸把妹妹放在沙發上,撫摸著她那嫩白的屁股,說:「我的小寶貝真淫蕩

呢。來,讓爸爸疼一下。」妹妹一手抓著爸爸

  的雞巴說:「才不要呢,人家剛剛給哥哥幹了,現在好累。」

  爸爸說:「那就用口讓爸爽一下。」妹妹說:「才不要。」但已經很熟練地

把爸爸那半硬的雞巴含進嘴里。用勁地添著。

  爸爸也一手玩著妹妹的乳房,一手撫摸著妹妹的一頭長發。大廳里只聽到妹

妹「唑∼唑∼」的口交聲和雞巴頂到喉嚨的呻吟聲。

  這時,媽媽換完衣服出來了。只見媽媽盤著長發,身穿一套白色透明吊帶低

胸連衣裙睡衣,里面沒帶乳罩,可清晰地看到

  兩個高聳的乳房和上面兩個紅葡萄。雖然穿著黑色透明戴絲蕾,但平坦的小

腹下面那片迷人的黑密林,還是隱約可見。高

  挑豐滿的大腿上,就是渾圓有彈性的臀部。看得我兩眼發直。

  媽媽笑著說:「小色鬼,看夠了沒有。」就走進了廚房。我又把衣服脫了,

挺著雞巴跟了進去。

  媽媽已經把一件粉紅色帶花點的圍裙穿在了身上,開始做飯。

  媽媽原來和爸爸一樣,也是上班一族,但由于惹火的身材在公司經常受到男

同事的性騷擾,就在幾個月前回來做全職的太太了。

  我走到媽媽的背后,雙手插進圍裙從后面抱住媽媽,兩個手在媽媽的胸部上

不停地抓捏著。媽媽的乳房很大,又挺,彈力

  十足,真的是讓人無法一手掌握。

  媽媽說:「不要鬧了,沒看到我在煮飯?要鬧出去和他們一起鬧去。」

  我撒嬌地說:「不要,人家就只要媽媽。」說著也不管媽媽反對,左手從睡

衣下伸了進去,直抓乳房。媽媽的乳頭又大又紅,是真正的女人。和妹妹那種女

孩的乳房比起來又另有一番風味。經過我一捏,乳頭又變得硬起來了。

  媽媽想把我的手甩開,但無奈戴著手套在切菜,又不能大動,就只好任我動

手。我又把右手伸到媽媽的內褲里面,用中指

  插了進去。媽媽「哼∼」的一聲,從前面靠著我。我手指在媽媽的小穴里不

停地挖。媽媽全身無力,就背靠著我,雙手慢

  慢地做菜。媽媽一靠,剛好把后面的菊門對著我的雞巴。我就半頂著,但又

插不進去。

  我挖了好一會,覺得小穴里面有些東西,就掏出手指來看看,是白色的東西,

我聞一下。笑著問:「媽媽,這是什麼?都有點臭了。」

  媽媽臉一紅。我又笑著問:「你剛剛是不是和爸爸出去開房了?」

  媽媽滇道:「我們是正常性生活,不象你現在這樣胡來。」

  我笑著說:「那完事了,也該洗幹淨啊。」說著,把媽媽的圍裙脫下來,把

睡衣的帶子撤到肩膀下去。伸過嘴去就咬住媽

  媽左邊的乳頭,左手扶著乳房,使勁的吸著。右手也從后面伸到前面去,撫

摸著媽媽右邊的乳房。媽媽哼著,左手也彎到后面來抓我的雞巴。抓到了,就使

勁地套弄。

  不一會,我的雞巴又象金剛鑽般堅硬起來。大得就要掙脫媽媽的手,直衝她

的菊門。媽媽一邊說不要,一邊退到牆邊,雙

  手扶著牆,背對著我,挺著臀部,我雙手把媽媽的屁股撐開,挺著雞巴,慢

慢地插進了媽媽的菊門。

  媽媽「嗯∼」的一聲,說:「太緊了,輕點。」

  我二話不說,用力就頂,別看媽媽媽媽平時很端莊的樣子,一被男人上了,

哪騷勁就上來了。只聽見媽媽浪叫著:「啊∼啊∼啊∼,好爽啊,你好會幹,阿

∼把媽∼媽頂得好爽。」

  我雙手的四個手指伸到媽媽的小穴里,兩個食手把媽媽的小穴掙開,兩個中

指就伸進去插。

  后面雞巴就加大力度頂,媽媽的前身已經靠在牆上,一對圓滿的乳房跟著牆

上下摩擦起來。媽媽叫著:「輕∼輕一點,我的∼的乳房就快被∼被∼牆磨破了,

啊∼」

  我雙手抓著媽媽的一對乳房,用力的撮。這時,爸爸抱著妹妹過來了。原來

他們已經完事,爸爸把妹妹射的一臉的精液,

  就抱過來打算一起洗澡。看見媽媽這副淫蕩樣,爸爸剛剛疲軟的雞巴又開始

硬挺了起來,雙手在妹妹的陰部里和胸部上亂

  摸了一通,就把妹妹放下來。

  走過來對媽媽說:「老婆,你好淫啊,我也來了。」媽媽半閉著眼睛,說:

「不要,人~人家快受不了了~啊∼。」

  但卻伸出兩個手指把自己的小穴分開,引爸爸的雞巴進內。

  爸爸屁股一挺,插進了早已水滿為患的小穴里,雙手抓著媽媽的兩塊屁股,

用力的抽插起來。

  媽媽被我和爸爸前后夾攻,雙手在爸爸的頭上、身上亂摸亂抓著:「你們父

子倆好會幹,把人家都插死了。啊,好爽∼啊∼」

  我和爸爸也好有默契,兩人同出同進,把媽媽搞得樂翻了天,叫聲不斷,淫

水直流。

  這次我們三人直幹了一個多小時,才雙雙射到媽媽前后兩個穴里。

  完事后,我們一家人一起坐進浴池里,互相洗澡,又做了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