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傭兵團

  • 在〈66傭兵團〉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另類經驗

    我並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誰,我是被義父所收養的;義父在墓園裡面發現了被丟棄在墓園中、當時還只是個嬰兒的我,就把我收留下來,並撫養我長大。
    我的義父是個死靈法師,但是死靈法師是受到世人所歧視的法師,只要有人知道哪裡有死靈法師,接著就會有一狗票想要殺死死靈法師的人們找上門來,因此我義父還有另一個掩護的身份,就是看守墓園的人,這樣不但可以利用一般人沒事不會到墓園來亂逛的心理、使得義父真正的死靈法師身份不會曝光,還可以就地取材,以墓園之中可說是『取之不盡』的屍體來研究死靈魔法。
    既然義父是死靈法師,從我懂事開始,我就跟著義父學習死靈魔法;當然我知道死靈法師是受人歧視的,但是如果不是義父,我根本就活不到今天,而且我對教堂裡那些假仁假義的牧師也沒有什麼好感,反而我對義父召喚出來、幫忙他晚上一起打掃墓園的骷髏人和鬼魂更親近些。
    而這些鬼魂和骷髏人甚至還陪著我渡過了沒有其他人類同伴的孤寂童年──沒有人想和看守墓園的人所領養的孤兒作伴,自然沒有人想和我一起玩。
    不過,我的童年玩伴還是有的,義父召喚來了幾個幼年夭折的小孩鬼魂,讓這些小孩的鬼魂陪我做伴,不但能解我寂寞,也能撫慰那些小孩鬼魂因為早年夭折而無法享受童年的心靈;此外,義父也召喚來了一位巫師的鬼魂,讓那位巫師的鬼魂教我讀書識字和學習魔法的基礎知識,而義父則親自教我死靈魔法。
    簡單來說,我和鬼相處的時間比和人相處的時間還多,我根本不覺得鬼有什麼可怕的。
    日子很快地過去了,終於也到了我十六歲的時候;在我生日那天,義父將我叫到跟前,以很嚴肅的神情向我說話。
    「孩子,你要知道,死靈法師是世人們想要除之而後快的人,既然你選擇了成為死靈法師這條路,你將來一定會有數不清的敵人找上門來,即使你不認識他們,但是只要知道你是死靈法師,他們就找到了可以殺死你的理由。」
    「我知道的,義父。」
    「而你不像我,是個能夠隱姓埋名、默默無聞過一輩子的人,你遲早會因為身為死靈法師的事實曝光,而惹來大批的追殺者;不過,我是一隻腳踏進棺材的人,隱姓埋名也沒啥大不了;你還年輕,如果就這樣無聲無息地過完你的一生,實在也太糟蹋了。」義父嘆了口氣,「所以,為了保命,你必須成為強而有力的死靈法師。」
    「我知道,義父,所以我很努力地學習您的死靈魔法。」
    「我知道你很努力,但這樣是不夠的。」義父慈祥地摸摸我的頭,「不過,死靈法師有能夠快速變強的方法,這也是死靈法師會受其他法師厭惡理由;想想看,人家埋頭研究魔法幾十年,我們的速成方法卻只要幾分鐘就可以抵過他們幾十年的努力,你說那些正統派的法師會不會覺得不是滋味?」
    「所以他們才要將我們死靈法師汙名化,我知道的,義父。」我點頭,「義父,我知道您不會沒事和我說這個;您希望我採用那個速成的方法來變強,好保護我自己、應付那些沒事找上門來的人,是嗎?」
    「沒錯。」義父緩緩點頭。
    「那個方法是什麼?」我問。
    「和.惡.魔.結.契.約。」義父一字一頓地說了出來,「只有和惡魔結契約,你才能借助惡魔的力量而迅速強大起來,並保護自己。」
    和惡魔結契約的確是死靈法師們能夠快速獲得強大力量的辦法,只要能夠付出惡魔所需要的代價;有的惡魔會要求死靈法師獻出自己的靈魂,有的惡魔則會要求死靈法師每隔一段時間就要殺多少人獻祭,有的惡魔則是喜歡將死靈法師弄成一個殘障人士,有的惡魔則是要求定時獻上多少金銀財寶……
    每個惡魔要求用來交換力量的代價都不同,所以只有等召喚出了惡魔,當面問過惡魔所要的『代價』之後,才能知道所要付出的是什麼代價。
    由於義父對於惡魔的知識比我豐富,因此義父主動協助我進行召喚惡魔的儀式,這樣我在召喚出惡魔之後,才不會因為被惡魔所騙、導致付出了龐大的代價卻沒獲得什麼力量;這種事情不是沒發生過,畢竟惡魔就是惡魔,和惡魔打交道不小心的話,自己就會是第一個犧牲者。
    以鮮血畫成的召喚六芒星已經因為時間久遠而變成黑色,六芒星六個角上的微弱燭火的明滅光芒無力地照映著地下室內的一景一物;義父在守墓小屋的地下室內擺設好了召喚惡魔要用的祭壇以及其他儀式用品,現在只差獻上祭品、將惡魔召喚來結契約而已了。
    走到祭壇前,我拿起儀式用的小刀,緩緩在左手腕上割了一道口子,讓鮮血滴在祭壇上,口中低聲唸誦著召喚的咒語;鮮血滴在祭壇上,隨即化成陣陣黑煙凝聚不散。
    當縷縷黑煙凝聚成團後,這些黑煙突然像是被風吹散了一般消失無蹤,而原先黑煙圍繞的地方則出現了一個頭生雙角、背上有著黑色蝠翼、長著一條尾巴、有著一對馬腳,但是卻有著人類女性窈窕身段以及美麗面容的女性惡魔。
    惡魔張開了那對有如紅寶石般的晶亮眼眸,掃視了地下室一圈,眼神在義父身上停了一下,最後看到了正站在魔法六芒星之中的我。
    「我是惡魔麗比亞迪絲。」被召喚出來的惡魔以著清脆動聽的聲音說著:「召喚者,你召喚本惡魔出來,有什麼事情嗎?是不是想和本惡魔結契約?」
    「等一下。」
    我正想回答的時候,義父卻先開口了。
    「孩子,這位惡魔小姐不適合你。」義父搖頭。「強大的死靈法師需要的是死亡系的黑暗力量,但是你召喚出來的卻是『淫慾惡魔』;並不是說淫慾惡魔不強,但是淫慾惡魔的力量並不適合死靈法師,如果你和淫慾惡魔結契約,你將無法藉著惡魔的力量來使用高段的死靈法術。」
    是這樣的嗎?「我知道了,義父。」
    「對不起,你的力量並不是我想要的力量……。」

男人不猛,女人不愛, 老公早洩,老婆就會偷情, 勃起困難,硬度不足,做到一半軟掉了,早洩秒射 - 半顆解決你的困擾 - 印度超級犀利士 https://tw.avseo.net/goods.php?id=175
    轉過頭來看著這位淫慾惡魔小姐,我只能請這位惡魔小姐先離開,這樣我才能召喚出其他的強力惡魔;例如像是破壞神迪亞波里斯(Diabloles)就是不錯的召喚物件,而且迪亞波里斯的強大毀滅性法術以及大規模的召喚術更適合死靈法師。
    「等一下,等一下!」沒等我說完,那位惡魔小姐急忙大叫了起來。「你說我的力量並不是你要的力量,這是什麼意思?你們人類召喚出惡魔,不就是想和惡魔結契約、以便獲得惡魔的力量嗎?」
    「是這樣沒錯啊。」我點頭。「但我是個死靈法師,我需要的力量是能夠召喚強力不死生物、以及能夠施展大規模殺傷法術、一次殺死成千上萬人的力量!你的力量能夠做到這點嗎?」
    「呃……召喚強力不死生物?一次殺死成千上萬人?」那位惡魔小姐愣了一下,很明顯她的力量並不足以做到這些。
    「不行對吧?所以說,你的力量不是我需要的力量,很抱歉,我不……。」
    「等……等等!」
    在我能說完話之前,那位惡魔小姐又打斷了我的話頭;因為如果我說出了『我不需要你的力量,請你離開』的話,那位惡魔小姐就只能乖乖返回她自己的世界去,而顯然那位惡魔小姐並不想這麼就回去。
    「為什麼你需要能夠一次殺死成千上萬人的力量呢?而且怎樣的不死生物才算是強力生物?」那位惡魔小姐急忙問著。「更何況,要得到那種力量,所需要付出的代價相當沈重,你一個人類付得起嗎?本惡魔雖然沒有那種能夠毀天滅地的力量,但是本惡魔的力量也是相當強的,最重要的是,本惡魔要求的代價不高喔!如果和本惡魔簽約,保證你能值回票價的!」
    「可是,你是淫慾惡魔,我又不是開妓院的,要你的力量又沒有用。」我搖頭。「不管你要求的代價多低,不能用的力量就是不能用,我付出的代價不就是白花了嗎?」
    「誰說本惡魔的力量你不能用?」那位惡魔小姐不高興了。「沒有不能用的力量,只有不會用的人!你不懂得如何善用本惡魔的力量,反而推說是本惡魔的力量你不能用?豈有此理!」
    「即使我能使用你的力量,我也得知道如何去運用才行啊!偏偏我剛好就是不知道,要使用你的力量,我還得從頭學起才行。」我搖頭。「那我還不如找個我能直接借用力量的惡魔,和他結契約就好了,不是更省事嗎?」
    「等等!別這麼快就決定嘛!」那位惡魔小姐滿臉委屈的神色看著我。「不然這樣好不好?你和本惡魔結契約,只要是本惡魔的力量,你高興借用多少就多少,可以嗎?本惡魔可是跳樓大減價、出血大拍賣了,只要以少少代價就可以交換到本惡魔的所有力量啊!」
    奇怪,怎麼會有這麼好說話的惡魔?
    「為什麼你那麼堅持要我和你結契約?」我開始好奇了。「一般的惡魔不是召喚者如果付不出交換代價,直接就掉頭走人了嗎?而你竟然願意跳樓大拍賣?只怕天使都沒有你那麼好說話吧?」
    「因為……因為……因為你是人家第一個『客戶』嘛!」那位惡魔小姐雙手矇住了臉,拚命搖頭。「人家出生了好幾百年,卻一個客戶都找不到,人家的爸媽都在叨念人家是個無工作能力的米蟲惡魔啦!」
    噗通噗通,我和義父同時跌倒在地上;原來、原來是因為這個原因啊?
    「算是人家求你好不好?」那位惡魔小姐眼中閃爍著晶瑩的淚光、楚楚可憐地望著我。「和人家結契約嘛!人家要求的代價很低的,而且只要結了契約,你想借用多少力量都可以喔!」
    我轉頭看著義父,說真的,碰到惡魔跳樓大拍賣,我是有那麼一點心動了;但是和淫慾惡魔結契約,所得到的力量又不適合死靈法師來使用,這……。
    「孩子,你自己決定吧,這位惡魔小姐說得也沒錯:沒有不能用的力量,只有不會用的人。」義父無奈地搖搖頭。「如果你能學會如何運用這位惡魔小姐的力量,那麼這個契約就會是個相當劃算的契約,否則你就是白花錢卻什麼都換不到了,可以算是一種賭博吧?」
    「不會的,不會的啦!」聽到義父這麼說,惡魔小姐急忙搖頭。「我也不希望我的客戶得到了力量卻不會用啊!我會教導你怎麼使用我的力量、不額外收費的!所以和我結契約,好嗎?」
    我看了看義父,義父先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
    「先說你要的代價是什麼。」還是先問清楚價格比較實際一些。
    「你願意和人家結契約了嗎?」那位惡魔小姐突然眼睛一亮。「人家要求的代價很低的,你得到本惡魔的力量以後,只要每天和異性進行交合行為,那樣就行了!怎麼樣?很低的代價吧?」
    唔,這個代價確實是很低;可是……。
    「有規定我必須每天和幾個人做嗎?」還是先問清楚好了,我可不是什麼床上超人,至今仍然是處男一個,就算打手槍也支撐不了太久,要是這個惡魔規定我每天必須連禦百女,我根本就做不到。
    「沒有,沒有!你高興和幾個人做都可以!」惡魔小姐急忙搖頭。「不過,本惡魔是淫慾惡魔,人類交歡時的淫慾情緒就是本惡魔的力量來源,如果你每天能和越多異性進行交歡,本惡魔的力量就越強,當然你能借用的力量也越強!」
    「聽起來似乎是個頗合理的代價。」義父突然插口。「孩子,如果你決定要和這位惡魔小姐結契約,我就先離開了;既然這位惡魔小姐是淫慾惡魔,有些事情你是不會希望我在旁旁聽的。」
    「對對,你快走、快走吧!噓噓!」那位惡魔小姐急忙點頭,還雙手連揮,作出『趕快離開』的手勢。

66傭兵團 http://pforce.dha.tw
    「好吧,看在你跳樓大拍賣的份上,我和你結契約了。」
    我決定賭賭看,如果我能學會如何運用這位惡魔小姐的力量,那麼我就是結下了一個無比優惠的惡魔契約了。
    義父苦笑一下,搖搖頭,轉身離開了地下室。
    「太好了!」那位惡魔小姐高興得直蹦。
    「本惡魔麗比亞迪絲,現在就和……呃,你的名字是什麼?」
    「我是唐璜。」
    「唐璜?喔,好!本惡魔麗比亞迪絲,現在就和唐璜先生結下契約,唐璜先生可以任意借用本惡魔的所有力量!」
    惡魔小姐高聲唸完了契約文之後,一道閃光射向我的左手,在我的左手上形成了一個淡粉紅色的召喚六芒星,這個想必就是召喚印記了。
    可是,淡粉紅色的………算了,如果是暗紅色或黑色,像是乾掉的血跡,只怕每個看到我的人都會立刻知道我是死靈法師了,淡粉紅色也沒什麼不好,雖然看起來娘娘腔了一些。
    「對了,唐璜先生!」惡魔小姐突然像是想起什麼事情一般,急忙說著。「請把你的褲子脫掉!」
    「脫……脫掉褲子?!」這位惡魔小姐到底在想些什麼啊?
    「當然啦!我要檢查你的陽具嘛!」惡魔小姐連連點頭。「你的陽具可是本惡魔將來的發財的工具,『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當然要先檢查一下工具啦!」
    原來、原來是這個原因……可是……。
    「快脫啦!」
    惡魔小姐大概是看我一直不動手,很不耐煩地向我伸手一指,我的雙手突然之間脫離了我的控制、自己動作了起來,將我的褲帶解開,讓褲子滑落在地上。
    「我……我的媽啊!」看到我光溜溜的下身,惡魔小姐雙眼圓瞪、驚訝地大叫了起來。「你的那根怎麼這麼『幼秀』啊?而且包皮還過長!這樣的工具可是會害本惡魔大賠錢的啊!」
    嗚……所以我才不想脫褲子的嘛……嗚嗚嗚(哭泣中)。
    「還好有先檢查你個『工具』,不然本惡魔真的是賠慘了!」惡魔小姐拚命地搖頭。「先讓本惡魔來替你改造一下工具吧!」
    改造工具?難道說……?
    惡魔小姐伸手指著我的陽具唸唸有詞,大概是正在施展什麼法術;一道亮光從我的陽具上發出,接著我的陽具立刻開始迅速地變大、變大……!
    等到閃光消失之後,我的陽具已經變得和我的手臂一樣粗長了!
    「好了,這樣就行了!」惡魔小姐露出滿意的微笑。
    「什麼這樣就行?」我差點昏倒。「你把我的陽具搞得這麼大,還沒勃起的時候就比馬的屌還大了,根本沒有女人敢和我上床好不好!被這種可以說是人間兇器的大屌捅到,只怕當場就被捅死了好不好!」
    「你很囉唆耶!」惡魔小姐雙手叉腰。「本惡魔替你改造工具,還要嫌東嫌西,不然你想要怎麼樣嘛!」
    「你教我怎麼使用你的力量來改造我自己的陽具好了……啊,對了,剛剛你那招控制我手臂的魔法也一起教我好了,反正你說我可以借用你的任何力量,不是嗎?」
    「說得也是,好吧!」惡魔小姐連連點頭。「我這就教你怎麼改造你自己的工具好了。」
    從麗比亞迪絲那邊學到了如何改造自己陽具的『漲縮術』,以及如何控制他人行動的『操偶術』,我以『漲縮術』將自己的陽具改造成滿意的大小,至於『操偶術』嘛……將來剛好用來讓女人對我『投懷送抱』之用,當然,打架的時候也是很好用的。
    「對了,惡魔小姐……呃,麗比亞迪絲小姐……。」
    「什麼事啦?」麗比亞迪絲很不耐煩地看著我。
    「我可以在你的身上試用『工具』嗎?」我看著麗比亞迪絲那誘人的女性胴體,雖然麗比亞迪絲是惡魔,長著一對馬腳,但是麗比亞迪絲的身體卻是標準的人類女性身材,前凸後翹。「改造好的『工具』總得先試用一下,才知道好不好用嘛!」
    「說得也是……嗯,好吧!」麗比亞迪絲歪著頭想了一下,隨即點頭答應了下來。「為了本惡魔將來的財富著想,就讓你試用工具吧!」
    哦嘿嘿嘿,沒想到麗比亞迪絲這麼好說話,看來今天我可以埋葬我保持了十六年的處男之身了,雖然是埋葬在惡魔的身上……囉唆!死靈法師和惡魔打交道本來就是正常的!
    「那,請你先趴在祭壇上!」
    「為什麼要趴在祭壇上?」麗比亞迪絲不解地看著我。
    「這樣我才好試用我的工具啊?你該不會,連我們人類是怎麼交合的都不懂吧?」
    「咦?我……我怎麼會不懂!趴好就趴好吧!」
    麗比亞迪絲鼓起了腮幫子,很不情願地在祭壇上趴好,豐隆的性感臀部翹得老高,露出了兩片粉嫩的水蜜桃。
    不過,水蜜桃之間的溪穀竟然是乾涸的?
    「對了,麗比亞迪絲;你能不能教我怎麼樣讓女人動情的淫慾魔法?」我問著。
    「怎麼不行?那可是本惡魔的專長啊……」麗比亞迪絲驕傲地說著。「聽好喔!本惡魔只教你一遍!」
    從麗比亞迪絲那邊學到了『動情術』,我立刻施展在麗比亞迪絲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