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家出走

  • 在〈離家出走〉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另類經驗

莉婉氣呼呼的走在大馬路上,腦中還不斷回想著兩個小時前的畫面。

  僅僅因為自己吃掉了哥哥放在冰箱裡面的布丁,兩人狠狠吵了一架。

  她不懂,他身為自己的哥哥,怎麼可以對自己的親生妹妹如此大呼小叫?甚
至口出惡言,幾乎自己想得到的髒話,還有想不到的,都在前面一個小時內重複
聽到了好幾遍。

  那只是一個布丁,一個便利商店只賣幾十元的布丁,他有必要生那麼大的氣
嗎?況且,一個大男人對於一個布丁這麼重視,不覺得有點沒有男子氣概嗎?

  『妳給我滾出去!』

  在自己哭著跑出廚房時,他在背後喊了這麼一句。

  「什麼嘛……這算什麼哥哥嘛……」

  想到自己的委屈,莉婉不禁又開始哽咽起來,在她那雙汪汪的大眼之中,昇
起了一層薄薄的濃霧。

  原本以為幾分鐘之後,他就會打電話過來道歉,然後求自己回去的。

  可是都兩個小時過去了,緊緊握在手裡的電話卻一次也沒有響過。

  因為賭氣而跑出家門的莉婉,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除了回家,她也
想不到還有哪裡可以去。

  她在路上走著,不知不覺走到了平時自己常常來逛的夜市;在外面走了這麼
久一段時間,肚子也稍微出現了一些餓意。

  莉婉走進了夜市,鼻子裡立刻聞到從兩邊攤販散發出來,進而飄進鼻息裡的
香味。

  開始找尋自己有興趣的食物,她卻不知不覺將食物以外的東西映入了眼底。

  手牽著手的情侶、一同逛夜市的一家大小,或是一邊走一邊談天說笑的三五
好友。

男人不猛,女人不愛, 老公早洩,老婆就會偷情, 勃起困難,硬度不足,做到一半軟掉了,早洩秒射 - 半顆解決你的困擾 - 印度超級犀利士
  只有自己是一個人,突然之間,莉婉感覺到一陣寂寞。

  那是一種突然竄進心頭上的感覺。

  (叮咚、叮咚……)

  面貌清秀的少女打開了家門,對於站在門外的莉婉感到一陣驚訝。

  「咦,莉婉,妳怎麼在這裡?」

  小蘋果看著手上提著一袋冒出香噴噴味道的食物,但是臉上表情卻混雜了許
多的莉婉。

  莉婉的眼神裡表露了明顯的苦澀,但她還是強迫自己勉強做了一個微笑。

  「小蘋果……抱歉,今天……可不可以……讓我在這邊睡一晚……?」

  「睡一晚?咦?翔翔哥呢?怎麼……」

  小蘋果善意的關心,卻讓莉婉又想起了幾個小時前的爭吵,她的雙眼又紅了
起來。

  「呀,不管怎樣,先進來吧……」

  察覺到莉婉的異狀,小蘋果連忙讓莉婉進門。

  將手上的食物放置在桌上,莉婉一坐下來,已經忍耐許久的眼淚終於奪眶而
出。

  開始雖然只是一滴,但接著便開始如崩潰的水堤,大量晶瑩剔透的清透淚珠
一滴滴從她的雙眼裡落下。

  「嗚……嗚嗚嗚……」

  她終於無法控制了,雖然好像是自己不對,但是哥哥那毫不留情的責罵卻像
是磨光的利刃一般,刀刀刺進了自己的心坎。

  明明兩個人是同一個父母生的兄妹,同時也是彼此在這個世界上,剩下唯一
有血緣關係的親人;為什麼,他可以這樣毫不留情?

  重點是,起因只是為了一個布丁。

  她吃掉了,他可以去買一個新的,或是要她去買,但是沒有必要,像是仇人
一般的厲言疾色。

  她不知道哥哥為什麼會這樣子,但她真的嚇到了。

  那是哥哥第一次對自己這樣,所以她不知道該怎麼辦。

  「翔、莉婉……」

  小蘋果看著好友,完全不曉得該怎麼辦。

  莉婉一坐下就一直哭,讓她無法詢問原因,自然也無法安慰。

  雖然有聽到莉婉的隱隱約約發出哥哥的喊聲,但除此之外,是一無所獲。

  「小蘋果,怎麼了嗎?我怎麼好像聽到有人在哭?……咦……?」

  背後傳來一個穩重的男性聲音,小蘋果像是獲得了解救,滿是期盼的回過頭
去。

  那是一個健壯的身軀,理的平平的頭髮,上半身穿著一件綠色上衣,下半身
是一件棕色短褲。

  橢圓形的臉型上是深刻剛毅的五關,雖然不算俊俏,仍然充滿個性,尤其是
那雙漆黑的雙眼。

  他是小蘋果的哥哥,英荊;同時,和另一對兄妹一樣,父母已經過世了很長
一段時間,也沒有任何可以依靠的親人。

  「哥,莉婉她……」

  小蘋果向英荊解釋起剛剛的情形。

  說完,她回過頭臉上帶著擔憂的表情,看著聲音雖然放輕,但仍然在哭泣中
的莉婉。

  「這樣子啊……」

  英荊看著莉婉,嘴裡喃喃唸著。

  「不如這樣,妳先安慰一下莉婉,我去整理一下要讓她睡的房間吧。」

  「咦?哥,讓莉婉睡在家裡當然沒問題,可是為什麼?」

  「看這情形,莉婉可能是和翔翔吵架了吧!既然莉婉都過來了,就讓她睡在
家裡吧;至於翔翔那邊……我待會給他打個電話。」

  除了莉婉和小蘋果是好朋友,翔翔和英荊也是死黨,四個人互相認識很多年
了。

  聽到英荊這麼處理,小蘋果也沒有什麼意見。

  反正莉婉是自己的好朋友,讓她睡一晚當然沒有問題;她心情不好,身為好
朋友的自己當然要全力安慰。

  而且哥哥也說要打電話向翔翔哥說了,想必也會在電話裡詢問來龍去脈,不
管誰對誰錯,最後兩人也一定會和好的,那就利用這次的機會,再多增加一點彼
此的感情吧。

  「莉婉……妳怎麼了?受到什麼委屈了?告訴我,讓我來幫妳分擔吧……」

  小蘋果走到莉婉身旁坐下,柔聲對她說;而英荊早已經離開了客廳。

  「莉婉,妳今晚就先睡在這裡吧!哥哥已經打電話去和翔翔哥說了。」

  「謝謝……」

  跟著小蘋果來到二樓的一間房間外,小蘋果指著裡面,表示那是她今天晚上
過夜的地方。

  莉婉滿懷感激的道謝,對於英荊打電話通知哥哥的事情也感到鬆一口氣;雖
然是離家出口,畢竟仍是世上唯一的親人。

  小蘋果笑了笑,幫莉婉打開了房間裡的電燈。

  那是一間普通簡單的單人房;一張單人彈簧床、一張書桌、一個書架和一個
衣櫃,在最裡端的床的旁邊有扇窗戶,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

  不過,身為臨時的住客,莉婉並沒有抱怨;突然打擾人家已經不好意思,哪
還好意思嫌東嫌西。

  在小蘋果回去房間之前,她又連續道了好幾聲謝。

  躺在柔軟的床上,莉婉緊緊抱著身上蓋著的棉被。

  鼻子裡不停傳來峮峮的味道,那是棉被上的淡淡香水味。

  溫軟的被窩讓心情處於浮躁狀態中的莉婉漸漸緩和下來;不久之前所發生的
事情還記憶猶新,她開始回想從頭到尾的經過。

  她很確定自己沒有做錯什麼,除了吃掉哥哥的布丁。

  當然,她也不認為哥哥有必要因此而對自己生氣叫罵,再一次的,那極受委
屈的眼淚又再一次滑落下來。

  夜深人靜,窗外的天空是一片漆黑,幾顆稀落的星星依稀閃爍著金黃色的光
芒。

  「嗚嗚……嗚嗚嗚……」

  從棉被裡傳出了哭泣的聲音,莉婉讓棉被攏照住自己嬌小的身軀。

  小蘋果的房間就在隔壁,她不想讓她聽到自己的哭聲。

  僅管兩個小時漫無目的的閒晃讓她身心疲累,她仍然無法輕易入睡;只因為
那突然被加諸於身上的強大委屈。

  莉婉小聲的哭泣、委屈的流淚、任由淚珠滑落沾濕了衣裳和棉被,一直到自
己不知不覺沈睡入夢。

  「喂,是我。」

  「怎麼樣?一切都還順利吧?」

  「嗯,一切正常、一切順利。」

  「那麼,繼續照計畫做吧。」

  「好吧。」

  原本應該一睡至天明的,卻突然因為身體的不適而醒了過來。

  「嗚……奇怪……怎麼……突然……那麼熱……」

  已經將那件不厚但也不會很薄的棉被踢掉,莉婉還是感覺身上莫名的燥熱。

  現在正值涼爽春天與炎熱夏天的交界期,儘管白天以高溫居多,但晚上通常
還是非常涼爽。

  雖然因為住在小蘋果家裡的關係,自己並沒有如往常那般的,只穿著細肩帶
小可愛和內褲睡覺,但身上衣物的款式也僅僅是單薄的春裝,應該不會造成如此
燥熱的感覺。

  可是那彷彿從心臟為中心點散發而出的熱度,已經讓她身上漸漸開始滲出香
汗。

  莉婉已經聞到了在空氣中,那股融合了自己的體香和汗味的味道;並不會難
聞,甚至好像還有某種特殊的魔力。

  幾乎是不再猶豫的,她脫掉了上身的T恤,白皙的兩條玉臂、單薄的肩膀和
中央性感的鎖骨,立刻暴露在了空氣中。

  然後一件粉紅色的小內衣包在她的胸前,讓兩團被裹住的嫩白乳肉往中間集
中,托起了兩座不算小的土丘。

  接著是平坦的小腹,潔白毫無瑕疵的肌膚,和纖瘦沒有贅肉的身材,幾乎是
所有女人羨慕的對象。

  幾滴透明的汗珠在裸露而出的地方,透過窗外月光的反射,偶爾照出幾點耀
眼的反射。

  那股從自己身上散發的味道似乎愈來愈濃烈,而體內的燥熱也愈來愈難以忍
受。

  莉婉彎下了身,解開了牛仔短褲的釦子;幾秒鐘的時間,那件男性看了都會
訝異女生如何穿上的小褲子,便已經褪了下來。

  雖然有件和內衣同樣款式的粉紅色內褲遮擋,她還是感到十分害羞。

  僅管這是只有自己一個人睡覺的房間,但畢竟不是自己的家,仍然會有許多
的不自在。

  莉婉那兩條修長的纖細的美腿,在大腿的地方交叉一起,把她最私密的地方
緊緊夾住。

  不知為何,她突然想要將手往下伸去,摸摸那個地方。

  那裡是自己上廁所的骯髒地方,同時也是自己身體最寶貴的神聖之處。

  已經十六歲的她,學校也上過了很多次有關那裡的課,那裡代表了些什麼東
西,她都知道。

  所以,當自己竟然想要伸手下去摸摸時,莉婉覺得自己一定是瘋了,同時也
充滿了害羞的感覺。

  可是身上的這股燥熱,一直沒有辦法散去。

  那想要伸手的感覺就像是直覺反應,僅管自己盡力不去想,但手就是會自動
往下伸去。

  每當自己才將手縮回來,卻又像是一之蛇般,再度往下滑去。

  同時,當手指順著自己的身體曲線滑落時,總是會碰到幾個身上感覺很敏感
的地方。

  「嗚嗯……嗯嗯……」

  當手指摸過自己滑溜的小腹時,不自覺發出幾陣低吟。

  僅管體內火熱無比,但手指卻是出奇的冰冷,兩種極端的感覺剛一交錯,立
即讓莉婉發出輕微的顫抖。

  手指又不受控制的往下滑去,已經來到了內褲邊緣。

  雖然想要喊停,但是右手卻彷彿不是自己的,完全不受控制。

  修長的玉指已經探到了內褲的邊緣,正要繼續往裡竄去。

  「咿耶……咿……咦咦…………?」

  那股燥熱瞬間突然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卻是身上僅著貼身內衣褲而產生的
涼意。

  「咿呃……」

  連忙拉過棉被覆蓋住自己的身體,雖然身上的燥熱已經消失,臉上反而開始
產生火燙的羞意。

  雖然幾乎不是自己下意識的行動,但腦袋仍然忠實記錄了剛剛的過程。

  想到剛剛幾乎要將手伸到內褲裡,去碰觸那羞人的地方時,莉婉的臉上又更
加的燙了起來。

  好在正是夜半時分,不然在明亮的光線下,絕對可以察覺那害羞的臉蛋是如
何的紅潤。

  幾乎是在瞬間,那股熱度完全消失不見。

  全身上下只剩下臉上還因為不好意思而溫熱,其餘都因為剛剛那羞恥的動作
而感覺有些涼意,雖然現在蓋著棉被,但因為剛剛踢開的關係,原有的熱度已經
幾乎消散而去。

  不過,僅管現在身上同樣只有穿著貼身內衣褲,可是蓋在漸漸溫暖起來的被
窩裡,那柔柔軟軟的舒服感,讓莉婉並不想立刻去將衣服穿上。

  柔嫩的肌膚觸碰著柔軟的棉被,兩種美妙的物體互相碰觸,帶來的是效果成
倍的增加。

  原本就已經感覺有點累的莉婉,再因為這個插曲,身心更加疲倦,蓋著舒服
的棉被,躺著柔軟的枕頭,閉上雙眼,才幾分鐘的時間,便慢慢的重新進入了夢
鄉。

  「……」

  看著螢幕裡的畫面,他無聲的看著。

  事情都在掌握之中,下一步計畫也已經預備好了。

  『叮。』

  他按下光碟機的按鈕,光碟片自動退出,而剛剛螢幕裡的畫面也已經同步錄
製了進去。

              離家出走(2)

  「啊,莉婉,昨晚睡的好嗎?」

  看到走下樓梯的莉婉,小蘋果微笑的打了聲招呼。

  她正端著一個黑色圓形的塑膠盤子,上面有兩杯正冒著熱氣的咖啡。

  小蘋果將咖啡擺放置客廳的桌子上,而英荊正在一旁的沙發前面,聚精會神
的看著電視。

  「嗯……很不錯……謝謝……」

  這當然是騙人的;昨晚那莫名其妙的燥熱到現在還是歷歷在目,想到自己昨
天晚上的行為,莉婉不由得又感覺臉上有些微燥熱。

  「啊,請等一下,我弄早餐給妳吃。」

  話一說完,不管是答謝或婉拒,小蘋果並不給莉婉答話的機會;她將空著的
盤子夾在腋下,一溜煙跑進了廚房。

  「那、那個……英荊哥……昨晚……謝謝你了……」

  莉婉靦腆的對英荊道謝,雖然兩人很熟稔,但是從小培養的禮貌習慣還是讓
她順從禮儀的道謝。

  不過,英荊像是完全沒有聽到似的,完全沒有任何反應,雙眼還是一直盯著
電視。

  莉婉順著英荊的眼神往電視螢幕上移去,現在正在播放著程式製作教學的節
目,詳細內容她也不了解,只是大略猜測是有關於影片製作的東西。

  看到這個,莉婉便微微點了點頭,不再出聲,走到沙發上空著的位置坐了下
來。

  她知道英荊哥有一項興趣就是玩電腦;這個玩電腦並不是指玩電腦遊戲,而
是指電腦組成、程式設計、功能測試和調整之類的東西。

  他只要一看到有關的東西,不管自己是否已經懂得,都會先專心的瀏覽過一
便,無論是在便利商店的雜誌裡,還是在捷運站裡的電視牆。

  當英荊專心在一樣東西上頭,對周圍毫不關注的時候,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
九都是因為與電腦程式有關的東西。

  莉婉知道這一點,所以她並不在意剛剛的尷尬。

  「好囉!早餐來了,莉婉;是荷包蛋加培根喲!」

  小蘋果端著一碟白色盤子,上面有兩顆白黃分明的煎荷包蛋,和幾片有點焦
卻顯得油亮好吃的培根肉。

  她將盤子放到莉婉的面前,同時附上一雙刀叉;莉婉低頭一看,驚嘆一聲,
拿起刀叉便要開動。

  「小蘋果,謝謝妳!我要開動囉!」

  莉婉吃了一口培根,頓時之間,撲鼻的焦香和甜美的油汁,加上煎得恰到好
處的嫩度,她就像是個許久沒吃飯的難民,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

  「嗯……好好吃喔!」

  在三分鐘之內就吃光了盤子裡的東西,莉婉不好意思的接過小蘋果遞給自己
的面紙,擦了擦油亮的嘴唇。

  原本就已經十分紅潤的雙唇,這時候更是鮮紅欲滴,讓人想要像剛剛莉婉吃
培根那樣咬上一口。

  小蘋果笑了笑,並沒有說什麼;僅管如此,好友的稱讚讓她很是開心。

  她開始收拾桌上的餐具,雖然莉婉一直要求幫忙,但她依然因為對方算是客
人的關係,堅持由自己來。

  莉婉只好繼續坐在沙發上,與旁邊神情專注的英荊哥一起,看著電視螢幕裡
的節目。

  不知道過了多久,對節目內容完全沒有興趣的莉婉早已經神遊出外。

  她的雙眼雖然還是看著前方,但焦距早已經消失不見;她在想著自己接下來
該怎麼辦。

  雖然英荊哥和小蘋果收留了自己一晚,但總不可能一直賴在人家這裡不走。

  可是叫她回家,卻又不想見到哥哥;雖然開頭是自己的錯,但接下來幾乎都
是哥哥單方面的發怒,同時,把自己趕出來的也是哥哥。

  莉婉開始擔心了起來,雖然可以厚臉皮的在小蘋果這裡住上幾天,但卻並不
是最好的方法。

  雖然她和小蘋果、英荊兩兄妹從很小就是好朋友,可是這樣突然到對方家借
住的事情從來沒有發生過。

  儘管小蘋果看起來並沒有不歡迎的感覺,但自己還是會覺得不好意思。

  又不能出去住旅館,才十六歲的她,哪有錢去住那麼昂貴的地方?平常家裡
的開支都是由哥哥負責,即使每個禮拜發給自己的零用錢,也僅僅只夠平常放學
買些零食飲料罷了。

  況且,就算厚著臉皮住在這裡,解決了住的問題,卻還有吃、穿與上學的問
題。

  吃東西也許還可以先和朋友借錢,但重要的衣物等東西她完全放在家裡,只
有身上這一套衣服。

  所就讀的高中雖然不算很遠,但騎腳踏車也要將近二十分鐘,而腳踏車停在
家裡的她,根本不可能步行去學校。

  年紀還很小的莉婉,一下子要考慮到了這麼多東西,雖然可以稱讚她思想周
到,但卻無助於她解決目前的窘境。

  「咦?莉婉,妳在這裡喔?」

  突然,英荊哥穩重低沈的聲音出現在耳邊,將腦筋幾乎已經要走火入魔的翔
子拉了回來。

  她往坐在自己旁邊的英荊哥看去,而他正好奇的看著自己,偶爾會將手上那
杯已經不再冒煙的咖啡放到嘴前,輕聲啜飲幾口。

  「呃呃……呃……英荊哥……」

  英荊哥充滿個性的臉龐面向著自己,而那雙深邃的眼睛正饒有興味的看著自
己,讓莉婉一時之間害羞了起來。

  她好不容易才想起自己應該對英荊哥說些什麼。

  「呃……英荊哥……那個……昨晚,謝……謝謝你了……」

  莉婉低下頭,微微紅著臉,低聲說道。

  「謝什麼……喔……妳是指那個喔……」

  英荊愣了一下,他回想了一下,才知道莉婉指的是什麼。

  「那個啊,妳不用道謝啦,都認識那麼久了!不過,就算妳和翔翔吵架了,
也不應該這樣子離家出走呀!」

  雖然說的話語好像是在責備,但英荊臉上誠懇的表情,讓莉婉只感覺得到濃
濃的關心。

  她趕緊向英荊哥解釋事情的前因後果,生怕他誤會自己。

  「……然後,我就跑出來了……」

  過了十五分鐘,莉婉才解釋完所有的一切。

  僅管已經過了一夜,但那受到的委屈還是令心頭有點抽痛,莉婉的雙眼裡又
浮起了一層淡淡的薄霧。

  雖然中間莉婉添加了很多自己的抱怨,其中真正只有幾分鐘是原本的事情經
過,但英荊還是耐心的聽完。

  「就這樣?」

  英荊那忍俊不禁的笑容,讓正處於激動狀態中的莉婉有些生氣。

  「英荊哥……人家真的很難過耶……」

  「好好……」

  事情發展大出莉婉的預料,英荊哥竟然一把摟住自己的肩膀,將自己摟進他
的懷裡。

  當英荊哥那雙粗糙的大手碰到自己的肩膀時,那厚重有力的感覺讓莉婉無法
控制的顫抖了一下。

  而在自己的頭碰到英荊哥那寬厚的胸膛、聞到從英荊哥身上傳來的味道時,
莉婉竟然不自禁的臉紅了起來,心臟加速跳動了好幾拍。

  躺在英荊哥的懷中,莉婉的腦中是一片空白;在這個時候,她無法思考任何
的東西。

  「不要擔心,莉婉……」

  英荊哥的聲音從上面傳了過來,她的雙眼毫不猶豫的往上望了過去。

  「妳就先住在我們家吧,我相信小蘋果一定很開心的……」

  英荊哥的臉龐就在上方,有稜有角的下巴,上面生長著幾根鬍渣。

  「至於翔翔那邊……」

  英荊哥的聲音充滿著磁性,那是一種會讓人感覺十分放心的感覺。

  「英荊哥再去幫妳說說看,好不好?」

  英荊低下了頭來,溫柔的對莉婉笑了一下。

  莉婉看的呆了,明明是自己好友的哥哥,也已經認識很久了,可是現在的裕
司哥,卻完全不像自己認識的英荊哥。

  究竟哪裡不像,她也說不上來,但莉婉感覺自己心臟碰碰跳的又快、又猛、
又大聲。

  她感覺自己的臉好燙,應該已經紅透了吧?

  「莉婉?莉婉?」

  「咦咦?咦?」

  幾乎陷在自己世界之中的莉婉,被英荊疑惑的呼喊聲驚的突然從他懷裡彈了
起來。

  她背對著英荊,雙手抱在胸前試圖讓急速跳動的心臟平緩一些。

  「莉婉,妳怎麼了?莉婉?」

  英荊哥的聲音在背後傳來,她完全不敢回頭面向英荊哥,生怕她發現自己漲
紅的臉頰。

  「沒、沒事……」

  莉婉緊張的回答,害怕英荊哥從自己的聲音裡發現任何一絲的異狀。

  「是這樣嗎……?可是……」

  「哥,人家的電腦好像怪怪的,你來幫人家看一下好不好……咦?哥……翔
子……你們兩個……怎麼了呀?怎麼好像怪怪的……」

  之前收拾完莉婉的餐具,知道自家哥哥習性的小蘋果,便回到自己房間玩電
腦,準備等哥哥看完電視再下樓。

  但是,突然發現電腦有些問題的她,看看時間節目也應該做完了,便下樓來
到客廳,卻發現哥哥和莉婉之前有著一股淡淡的、奇怪的感覺。

  她的視線在莉婉和哥哥之前來回,但單純的她,完全猜測不出發生了什麼事
情。

  「沒、沒有啦……」

  莉婉低著頭回答小蘋果的話,但她卻看到莉婉的雙耳竟然泛著紅暈。

  小蘋果將詢問的目光移到自家哥哥身上,只是英荊也攤開了雙手,表示他不
知道。

  她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想要繼續追究,卻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站在原地。

  三個人靜默了將近五分鐘,最後,身為男性的英荊終於開口說話。

  「小蘋果,妳不是說電腦有問題嗎?我去幫妳看看吧。」

  「咦?啊、喔喔……」

  她愣了一下,還來不及反應,英荊便已經走到自己的身邊,摸了摸她的頭,
然後當先走上了樓梯。

  小蘋果也摸了摸哥哥的大手剛才放置的地方,呆了半晌,才小跑步的跟了上
去。

  「對了,莉婉,妳有帶可以換洗的衣服過來嗎?」

  中午吃飯時,莉婉、小蘋果和英荊三個人做在一張長方形的小桌子旁。

  雖然只有兩菜一湯,外加一個旗魚罐頭,但小蘋果的好手藝仍然讓三個人吃
得津津有味。

  「……沒、沒有耶……」

  突然被英荊哥這樣一問,莉婉措手不及,慌亂的回答。

  在吃飯時,莉婉一直避免和英荊哥的眼神對到,因為她的腦中仍然一直浮現
在沙發上的畫面。

  生怕自己的臉又紅起來,她小聲的回答完後,便低下了頭不敢擡起來。

  但是英荊卻彷彿沒有發現異狀,仍然繼續問著。

  「那怎麼辦呢?」

  「……嗯……」

  就算自己不是處在這個慌亂的情緒之中,莉婉也沒有辦法回答。

  沒有錢,也不想回家拿,這個答案幾乎是無解。

  「這樣好了,妳和小蘋果下午出去逛個街吧!順便買些可以換穿的衣服回來
吧。」

  聽到英荊這樣說,兩個女生的反應大不相同。

  小蘋果非常開心,因為這代表哥哥會給她一些額外的零用錢,讓自己去買喜
歡的東西;雖然她並不是那種愛打扮的女生,但是喜歡買東西卻是所有女性不分
年紀大小的本性。

  同時,已經升上國三的自己和莉婉,為了準備升大學的考試,很久沒有一起
出門逛街了,剛好可以藉由這個機會增進彼此的感情。

  但是莉婉卻不這麼認為,她第一個想到的,便是自己並沒有錢買衣服;雖然
和小蘋果一起逛街這件事情讓她有些期待。

  「不要擔心,我讓小蘋果先出錢吧!晚點我去妳家找翔翔聊天,到時候再敲
他一筆就好囉。」

  彷彿是知道莉婉心中在想些什麼,英荊幾乎是立即就提出了這個辦法。

  「可是……」

  雖然英荊哥說讓小蘋果先出錢,但是有著良好習慣的她,知道不應該這樣做
的;僅管心中非常心動,但還是覺得不妥,遲遲不能答應。

  「莉婉,沒有關係啦!哥不是說了嗎?他晚點會去和翔翔哥拿的嘛!我們好
久沒有一起去逛街了耶……」

  心頭的浮動加上小蘋果的推波助瀾,莉婉雖然還在猶豫,可是幾乎已經要點
下頭了。

  「好了、好了,莉婉,就這樣決定了!」

  最後,還是英荊直接做出了決定,這讓莉婉鬆了一口氣;她不用繼續猶豫,
又可以和小蘋果出門去逛街買東西了。

  雖然她和小蘋果一樣並不是愛打扮的女孩,但那畢竟是女生的天性,是完全
沒有辦法隔除的。

  「謝謝你,英荊哥。」

  莉婉擡起了頭,強忍著不好意思,看著英荊有個性的臉龐,很有禮貌的向他
道了聲謝。

              離家出走(3)

  「欸欸,莉婉,妳看這件衣服怎麼樣?」

  小蘋果手裡拿著一件粉紅色的小T恤,上面有一直可愛小猴,袖子做成公主
袖的樣式,看上去十分甜美可愛。

  莉婉笑著點了點頭,女生嘛,可愛漂亮的東西她們都是很喜歡的。

  放下了那件衣服,小蘋果和莉婉手牽著手,走出了這家店,準備到下一家店
去。

  回到人潮洶湧的路上,兩個可愛女孩立刻吸引了周圍眾人的目光。

  小蘋果是個清秀的女孩,身材並不豐滿但也苗條勻稱,小小的瓜子臉上乾乾
淨淨,雖然僅僅上了淡淡的粉,卻沒有遮掩她的氣質,反而在那恰到好處的修飾
下,加上一頭秀麗的長髮,更加凸顯了她那清純的氣息。

  莉婉卻是個漂亮的女孩,身材也很好,前凸後翹是每個女人羨慕的對象;而
那可以媲美明星的漂亮臉蛋,加上那雙彷彿會說話的明亮大眼,和白裡透紅的粉
嫩肌膚,雖然和小蘋果一樣不喜歡打扮,仍然是足以讓每個男人頓足回首的吸引
人們目光。

  除了長相和身材,兩人的衣著也分別顯露出了兩種不同的風格;清純的亞里
莎只是一件綠色的公主袖上衣,配上一件長度到大腿一半的深色牛仔短褲,再繫
上一條鑲著鑽飾的白色皮帶,雖然簡單,但也讓整個人的感覺只有更增添單純的
感覺。

  反而莉婉卻穿著一件純白色的印花小T恤,尺寸小到幾乎和緊身衣無異的上
衣緊貼著嬌軀,將豐滿的胸部完全凸顯了出來,而下半身是幾乎只遮住兩片結實
臀瓣的小褲子,露出了那雙修長白皙的玉腿,再加上那條在腰間閃閃發亮的銀色
格子皮帶,和一些掛在褲子上的銀飾,整個人幾乎是落在人群中的一顆星星,耀
眼至極。

  這樣的兩個感覺截然不同的女孩,個別一個都已經是十分吸引目光的焦點,
何況是兩個人走在一起?加上兩人柔柔嫩嫩的小手互相牽著彼此,感情融洽的有
說有笑,更是讓經過兩人身邊的男性頻頻回頭。

  就看到無論是一對情侶或是一群朋友,只要是男性,通通都在經過兩人的身
邊之後停下了腳步,回頭觀望這對令人著迷的可愛女孩;隨著這些情況發生,緊
接著出現的吵架聲、口哨聲和評論聲也不絕於耳了。

  不過,而身為目光中心的兩人,倒是對於這種情況不甚在意,因為她們早已
經習慣了這種場面。

  雖然年紀還小,都還只是十六歲的高中生,小蘋果和莉婉早就已經習慣成為
目光的焦點所在;而跟著而來的仰慕、搭訕、追求,甚或是批評、重傷,或是排
擠,兩人也都已經經歷過好幾回,已經到了可以視而不見的地步了。

  在學校裡,無論是班上同學,或是學長、學弟,告白和送情書的可能每幾天
就有一個;走在路上,雖然可能只是走路回家,也常常碰到有人上前要電話;甚
至在網路上,還會看到有人貼上自己的照片,說想要認識自己的留言。

  對這一切,她們都已經習以為常,所以不在意;不過,僅管她們從來沒有拒
絕過任何一人的追求,卻也不曾接受過。

  一來是因為年紀還小,加上正值要參加升大學的考試的時期,不應該在這時
候分心;二來在兩人的心中各自住著一個人,那是已經在她們兩人內心深處留下
深深烙印的男人。

  除了從小就認識、國小到現在高中一直是同班同學之外,知道彼此的心裡有
著這樣的一份情感,也是維繫她們彼此之間感情的一個很重要的因素。

  小蘋果又拉著莉婉走進一家店;這一條路是這個城市裡頗有名的一個地方,
以專門販賣女性衣物、飾品和打扮用的裝飾物為主,因此每到晚上和假日,就可
以看到許多放學的女生,或是手牽著手的情侶出現在這裡。

  不過,這裡也時常出現成群的男性;來這裡買送給女友、心上人的禮物是一
種,知道這裡女生很多而來這裡看女生的也是一種。

  小蘋果拉著莉婉走進的那家店,是整個店面都塗上了粉紅色的漆,整體風格
和商品都走可愛風的服裝店。

  基本上,雖然都是小蘋果拉著莉婉這裡逛那裡挑,但是,她還是以看居多,
享受著那種挑選的樂趣,真正出手買下的很少,所以兩人到現在逛了約三個多小
時,手上只提著兩個袋子,裡面是三件莉婉的衣服。

  「莉婉,妳看,這件褲子好可愛喔!」

  小蘋果手上拿的是一件粉紅色的小短褲,上面還附帶一條桃紅色,扣環是草
莓圖案的樣式。

  她拿著這件褲子在莉婉身前比對了幾下,對於結果好像相當滿意。

  莉婉苦笑了一下,對小蘋果的興趣感到有點無奈。

  這個自己也擁有好條件的好友,竟然不喜歡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反而喜
歡為別人設計造型。

  瞧,袋子裡的那三件衣服就是她幫自己挑的;不過,自己也覺得那三件衣服
很好看,既好搭配又適合自己就是了。

  所以她就站在那邊,看著小蘋果忙碌的在眾多的衣架前翻來看去,為她尋找
適合的衣服,而自己就開始胡思亂想起來了。

  因為和哥哥吵架,所以決定暫時住在小蘋果家的莉婉,想起了中午吃完飯,
英荊哥對自己溫柔的態度。

  「莉婉,這裡有布丁,妳要吃嗎?」

  坐在沙發上休息,等著小蘋果一起出門的莉婉,接過英荊遞給她的布丁。

  「呃……布丁……」

  她不是不喜歡,反而超級愛吃布丁,不然也就不會發生和翔翔因為布丁而吵
架,自己甚至負氣而離家出走的事情了。

  讓莉婉猶豫不決的是,英荊哥遞給自己的布丁,讓她想起自己離家出走的原
因,而感到有些尷尬。

  「怎麼了?不吃嗎?布丁很好吃耶!」

  英荊在莉婉身邊坐了下來,臉上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莉婉呆愣的看了他幾秒鐘,才意會過來,原來英荊哥是故意捉弄自己的。

  「你很討厭耶……英荊哥……」

  莉婉嬌嗔起來,不過清脆的聲音到後面愈變愈小,甚至連她自己都幾乎聽不
見了。

  英荊舉起手摸了摸莉婉的頭,雖然沒有說什麼,但其中的關心之情已不言而
明。

  「英荊哥……他真的好溫柔喔……」

  莉婉不知不覺低下了頭,而臉上也慢慢泛起了紅潮,嘴裡喃喃唸著。

  「莉婉,哥哥他怎麼了嗎?」

  小蘋果的聲音突然傳進了耳裡,莉婉嚇了一跳,連忙擡起頭來。

  只見小蘋果的臉上是滿滿的好奇和疑惑,莉婉哈哈笑了幾聲敷衍,同時呼了
一口氣。

  「咦,小蘋果……妳的手上怎麼這麼多東西呀……」

  看到好友手上提著一個大袋子,莉婉暗喜可以轉移話題之際,同時也訝異一
向喜歡逛街但不真正喜歡花錢買東西的小蘋果,怎麼會一下子就買了這麼多?

  看那幾乎有兩個裝滿書的書包那麼厚的袋子,莉婉疑惑的看向小蘋果。

  「呃嗯……可是……這裡的衣服真的很好看嘛……而且又便宜,也很適合妳
呀!呃……我也有幾件啦……」

  知道自己往常的個性,了解好友疑惑的原因,小蘋果也不好意思撓了撓頭,
清秀的臉蛋上浮起淡淡紅暈。

  「那,我幫妳提吧……」

  「嗯,謝謝。」

  熟知小蘋果喜歡鑽進店裡尋找商品的莉婉,主動接過了她手那兩袋足以讓行
動不便的大袋子;而莉婉雖然讓小蘋果幫忙,卻沒有將提東西的麻煩全推給她,
也接過莉婉手上原本的那三件衣服。

  「咿……呃嗯……?」

  「怎麼了?莉婉?」

  莉婉突然發出奇怪的叫聲,小蘋果轉頭看向莉婉。

  「沒、沒事……」

  莉婉回答,但是她的眉毛卻微微的皺了起來。

  「可是,妳看起來好像有一點不舒服耶……」

  「沒、沒有啦……只是突然想上廁所而已……啊,小蘋果,那間店不是妳每
次必來的嗎?就在前面呢!」

  為了轉移小蘋果的注意裡,莉婉連忙指著前方,那間小蘋果很喜歡,連不喜
歡買衣服的她都常常在那邊大買特買的店。

  「可是……」

  「沒關係啦……妳先去,我去廁所一下,很快就回來了!」

  莉婉不由分說的將手上袋子塞到小蘋果身上,便回身快速跑離。

  來到附近一間速食店的廁所,莉婉挑了一間最乾淨的衝了進去,並大力的將
門關上。

  她並沒有解開褲子蹲下身來,而是靠在廁所裡的牆壁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因為她並不是因為想上廁所,而是因為,昨晚那莫名其妙的燥熱,又突然出
現了。

  莉婉抱著自己的雙臂,背靠著牆,感覺自己的身體莫名的火熱起來。

  跑步的喘息已經平息,但緊接著的是微微細小的喘息,而隨著喘息發出,是
低聲呢喃的呻吟。

  「嗯……奇怪……嗯嗯……」

  莉婉環抱著自己的雙手,卻像是很冷似的,更將用力的摟緊了自己;但是與
動作不一致的,卻是在她那雙白嫩纖細的玉手上,浮現起許多細小晶瑩的汗珠。

  除了雙手,她感覺自己的全身上下像是有把火焰在燃燒,火熱不已,雖然在
廁所裡有著電風扇和通風口做為通風之用,但莉婉卻覺得自己像是處在一個悶熱
的烤箱裡。

  她的顯露於外的胴體都已經浮現了透明的汗水,而被衣物包裹住的嬌軀,更
是幾乎已經汗濕了身上那薄薄的布料。

  除了汗水以外,莉婉也聞到了在昨天晚上曾經從自己身散發出來的,那股融
合了汗味和體香的味道。

  那並不臭,加上莉婉身上自然散發出來的女兒體香,和因為出門而稍微噴灑
在衣服上的香精,這股瀰漫在空氣之中的香氣,比昨晚的那股更加的迷人。

  而隱藏於其中的魔力,似乎也更加的強大。

  莉婉背靠著牆緩緩的坐了下來,幸好這裡是知名速食店的廁所,所以清掃的
非常乾淨。

  她坐在地上,雙腳已非常不文雅的姿勢,面對著廁所的門向兩邊彎曲張開。

  如果她的身上沒有穿著任何的衣物,那麼女孩子最寶貴的私密之地,便會完
全的曝露出來;僅管如此,那件只能遮住兩片臀瓣的小褲依就讓整個畫面火辣無
比。

  如果有人這時候打開這間廁所的門,就會發現莉婉背靠著牆的莉婉,雙腳開
開的面對著外頭,而那件幾乎遮不住雙腿的小褲子,在雙腿交連的地方,隱隱約
約有一點點的濕痕。

  但是全身燥熱的莉婉,卻完全沒有發現這件事;她的背倚靠著牆,雙肩像是
寒冷似的不停的顫抖著,當她還抱著自己的雙臂碰到那豐滿的雙乳時,她竟感覺
非常的舒服。

  「嗚……嗯嗯……」

  像是身體的反射動作,莉婉將自己的右手往上移動,小小柔嫩的手掌罩住自
己的左乳,並輕輕的揉捏了幾下;那舒服的感覺令她不自禁的又多捏了幾下。

  而左手則是往下伸去,放到了她的雙腿之間;莉婉也不知道為什麼這樣做,
左手就很自動的,隔著褲子,在自己最私密的地方輕輕摩搓。

  「嗯嗯……咦……奇怪……咿咿咿……」

  雖然隔著褲子,但柔軟的內褲碰到敏感的地方時,那帶起的感覺也令莉婉身
體猛的一顫。

  「嗚呃……奇怪……怎麼……濕濕的……嗚……」

  莉婉發現自己的褲子上竟然有一點濕濕的,還有點黏黏滑滑的;不過,現在
滿身是汗的她,卻以為那只是普通的汗水而已。

  於是她繼續活動自己的雙手;說也奇怪,好像當自己的雙手開始動作時,那
股難受的燥熱就會消失不見,而且還會產生一股難以言喻的舒服感……

  「喂……」

  「情況怎麼樣?」

  「……一切順利……可是……」

  「怎麼了?」

  「這樣……真的好嗎……?」

  「……」

  「……對不起……」

  「不是妳的錯,不過……我想……如果這樣子,最後能有好的結果的話,對
他們兩人來說,應該會是最好的情形吧。」

  「真的嗎……?」

  「相信我,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