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蘿莉惹的禍

  • 在〈都是蘿莉惹的禍〉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另類經驗

第一次見到她,是在我大學三年級的時候。當時因為室友交了個女朋友,所以
就請求我遷出外宿,以便他們兩人能日夜操兵。於是我就在學校附近的大樓租了一
層公寓。就在我搬來不久的一天,我看到一個小女孩蹲在大樓門口哭。   
  「小妹妹,怎麼了?」我低著頭問。   
  「我……我鑰匙掉了。嗚嗚……」小女孩擡起了兩眼流淚的臉。   
  「那,這樣子好了,妳先到我那邊坐坐,我在門口寫張小紙條,這樣你父母到
了就會打電話過來了。」我打開了大樓的公共門,便牽著她進去。   
  就這樣,她成了我搬來之後認識的第一個鄰居。   
  而之後,她也常常有事沒事到我的房間來玩。
     ***    ***    ***    ***   
  我的家境算是不錯的,所以有錢可以租到一層兩房兩廳的公寓來當宿舍。本來
有想要找幾個同學合租,但是我這個人一來個性孤癖,二來又怕吵。所以剛開始就
決定一個人住。空下的那個房間就成了我製做模型噴漆的房間。至於後來我一個同
學因為被房東惡性漲價而臨時找不到房間而來跟我住,這已經是我五年級時候的事
。   
  而平常,也很少同學來找我,而我上完課就回來窩在房間裡面玩X-box或
是組合鋼彈(高達)模型,可以說是十足的禦宅男。(註:禦宅族指的是沈迷於動
漫畫、遊戲而與社會脫節的人。有著負面的意義。)   
  不過,有一個小妹妹常常跑過來,倒是一件有趣的事。她對我擺滿一櫃的鋼彈
模型並沒有興趣,倒是對X-box遊戲非常的著迷。常常一聲不響的,一個人坐
在電視前面玩起來。而我也很少去招呼他,自己做自己的鋼彈模型,或者是在床上
睡大覺。   
  有一天,小妹妹的媽媽找我,拜託我幫她照顧她,因為老闆臨時要求出差,我
也因為無法推辭而答應了,反正她也五年級了,我做我的事她就做她的事,而且她
放學之前我就已經下課了。只是晚上她睡覺時必需待在她家陪她而已,而白天就讓
她在我家待著。   
  而那天下午我剛剛做完鋼彈模型的組裝工作,覺得肚子很餓,看看手錶發現已
經晚上七點了,便想推門出去,卻聽到電視機的聲音。   
  原來她在客廳啊?心想等一下可以順便問她要吃什麼幫她買一份,推開門卻發

男人不猛,女人不愛, 老公早洩,老婆就會偷情, 勃起困難,硬度不足,做到一半軟掉了,早洩秒射 - 半顆解決你的困擾 - 印度超級犀利士 https://tw.avseo.net/goods.php?id=175
現一件讓我驚訝的事,她竟然在自慰!   
  我的客廳中間放了一塊咖啡色的大地毯,這是為了可以坐在地毯上面玩電視遊
樂器。而最近這幾天,我發現地毯上面總會出現一些水漬,原本以為她在地毯上面
喝飲料,這下謎底揭曉了。   
  五年級的小女孩,臉頰泛著紅暈的閉起雙眼躺在地毯上。天色因為暗下來而整
個客廳都暗暗的,只見電視上播著卡通而閃著光線打在穿著白色制服的小女孩身上
。   
  小女孩的藍色折裙被她給掀了上來露出了她的小肚臍,肚子上的腹肌微微地收
縮著,而她的右手就在白色的三角小內褲上不斷的搓著,左手則不由自主地抓著地
毯。她的兩腳屈曲,微微地張開,兩眼閉著享受著舒服的感覺。在眼角滲出了的眼
淚在電視的光線下閃著淚光。她的小口微張喘氣著,還發出輕微的「哼……嗯……
」的聲音。長髮淩亂地散佈在地毯上以及臉上,小屁股還不時的隨著她的雙手而扭
動著。   
  「呀……咯……達咯咯……」她一邊口裡語無倫次地不知道說著什麼話,一邊
搖動著自己的小手。包在內褲中的陰阜隨著腰挺起而迎合著小手的撫摸。   
  我這時也因為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景象而呆呆地愣在旁邊,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只能靜靜的在旁邊看著,深怕一出聲打斷而嚇到她。   
  她似乎很享受那種感覺的樣子。慢慢地,聲音愈來愈大聲了,原本只是輕輕的
哼著變成了「啊……啊……」的聲音。而她的手指的動作也愈來愈快,漸漸的聽到
了「噗滋噗滋」的聲音。整個人的身子弓了起來,把她的恥骨擡了起來。   
  最後,她「啊……」地一聲,全身的肌肉都抖了起來,身子也弓到了最高點。
過了幾秒中,她才放鬆地躺回了地毯上,這時沒有了呻吟聲,只剩下她輕輕的喘息
。   
  她的全身軟綿綿地癱軟在地上,兩隻小手也就從小穴的地方滑落在地毯上,只
見她的手指還因為沾了淫水而泛著水光,上面還可以看到細微的牽絲。   
  電視畫面閃動著,而手上的水光也跟著閃動。由我這個角度還可以看到她的小
內褲上濕了一小塊,顯現出與乾的部分不一樣的顏色。   
  她一臉滿足的表情,看起來真的是讓人覺得可愛。原本我認為天真幼稚的小女

都是蘿莉惹的禍 http://pforce.dha.tw
孩,今天卻覺得她已經是一個體會了性的歡愉的性感女人。   
  她兩眼張開,突然發現我在旁邊。「啊!」的一聲驚呼,隨即把她的裙子蓋了
下來。便在地毯上坐了起來,一副害羞的樣子。而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反應,呆呆的
站在旁邊。   
  就這樣,兩人不發一語,靜靜的在客廳裡面不知道該如何才好。   
  過了兩分鐘,她才發聲。「你……你都看到了嗎?」   
  「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偷看的。」我結結巴巴緊張的說。   
  「幼文哥哥……」她低著頭看著地毯,右手則不自然地在地毯上捏著。「我…
…」   
  她好像欲言又止的樣子,就這樣兩人又靜靜地沈默了一分鐘。   
  她深深吸了一口氣,終於又發出聲音了。「我……幼文哥哥,你……你會不會
認為我是個壞女孩?」   
  我聽到她的問題之後,愣了愣,隨即回答:「怎麼會呢?小婷是一個乖小孩呀
!」   
  「可是……可是我剛剛做了一件不好的事。」   
  「什麼不好的事?」   
  「就是,就是去摸那裡,尿尿的地方。」   
  「你剛剛那樣是在自慰,是很正常的事呀!不是什麼壞事情啦!」   
  「可是,媽媽說,乖女孩不應該去摸那個地方。可是,人家就是忍不住,因為
那樣做很舒服。」   
  「你媽媽其實是擔心你啦!並不是真的說你是壞女孩。」   
  「是真的,媽媽很不喜歡我摸那邊,她還打過我,要我發誓不能再摸尿尿的地
方。」   
  我聽到她這樣的話,心裡已經知道她媽媽對女孩子自慰是很不能接受的。畢竟
啦!在現在這個開放的社會總是有些人還沒有對性有正確的認知。   
  「小婷,我跟你說。看著我,這一件事很重要。」   
  她回頭望著我。「嗯……」應了一聲。   
  「妳剛剛做的事,叫做自慰,又稱之為手淫。這其實是女孩子很正常的行為,
不是什麼壞事。我以前有騙過妳嗎?相信我,這不是什麼壞事。」我嚴肅的樣子,
讓她不由得也坐正了起來。   
  「幼文哥哥,我相信你。」小婷看著我,點了點頭。   
  「其實,一般人很難接受這種行為。但這個自慰其實就跟吃飯、上廁所、洗澡
一樣的是自然的行為。妳媽媽看到妳在自慰,其實是她在擔心妳會在不適當的時間
地點自慰。如果妳在適當的地方,適當的時間就不會有問題了。」   
  「可是,媽媽總是說這是不好的事。」小婷很不高興地說著。「她打我還罵我
呢……」   
  「像你小時候,若是拿了菜刀,妳媽媽是不是會打你?」   
  「是呀!有一次我偷拿菜刀來玩,就被媽媽打了。」   
  「那麼為什麼你媽媽就可以拿菜刀,你就不能拿呢?」   
  「因為我是小孩子。」   
  
  「錯!不是這個原因,是因為你還不懂得使用菜刀,怕你切到自己的手。如果
你學會使用,知道怎麼樣用才安全。這樣子知道怎麼樣不會切到手,你就可以拿菜
刀了。」   
  「喔……」她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其實,你還是可以自慰的,但第一,你必需確定自己的手有沒有乾淨,第二
你要確定不要讓別人看到。只要這兩點做到,那麼你就可以自慰了。」   
  「第一點,我懂,手洗乾淨才不會生病。可是第二點……如果不是壞事,為什
麼要偷偷的做不能給別人看到呢?」   
  「因為,這是女孩子很私密的事呀!妳尿尿的時候是不是不能給別人看到、還
有妳的日記是不是不願意給別人看呢?」   
 
  「嗯……」   
  「所以,不能給別人看喔。就算是媽媽也不能給她看到。知道嗎?」   
  「可是,我剛剛就被幼文哥哥你看到了。」   
  「沒錯,你應該找個沒人可以看得到的地方,比如說一個人在浴室裡面啦!或
者找個自己可以獨處的地方。」   
  「可是,幼文哥哥,人家並不介意讓你看到。因為你不會罵我呀!」   
  「呃……」是沒錯啦,想想我之前也很少責罵她。   
  「而且,幼文哥哥,每次一想到你,人家的那裡就會癢癢的,想用手指摸一摸
。」   
  「這……」   
  「而且,心跳會很快呦。」   
  我結結巴巴地說不出話來,只得呆呆地看著她。   
  「人家……人家看書上說,這就叫做戀愛,是吧?」   
  我聽她一邊說著,也被嚇出一身的冷汗來。   
  「幼文哥哥……」   
  「呃?」   
  「當我男朋友好嗎?」小女孩一本正經地看著我。   
  我聽到這一句,不由自主地往後退了一下。   
  不是我不喜歡她,而是她年紀太小了,這……這太……不妥。「妳還小,這…
…這樣不好吧?」   
  「幼文哥哥討厭我嗎?」她說完這句,就突然臉一低,好像要哭出來的樣子。   
  「沒……我沒……有討厭你呀。」我連忙安慰她。   
  「那……就是喜歡我囉。」她聽完我的話,馬上就擡起頭來笑著說。   
  「可是,妳還小,要不等妳長大再做我女朋友好了。」嘿……這招不錯吧!   
  「人家,人家不小了啦!」她嘟起了嘴巴,不滿地說。   
  「人家已經快要跟媽媽一樣高了,而且,人家也會做菜了。」  
   她說完,又壓低了聲音,近了身靠在我耳朵旁。「而且,人家也會幫幼文哥
哥吸喔。」   
  「什麼……」我連忙退後,「吸……吸什麼?」   
  「這個呀……」她手指著我的跨下,這時我看到自己有一個很明顯的隆起,連
  忙不好意思地扭了一下身體。   
  「幼文哥哥,人家想吸吸看啦!」   
  「小……小婷,這樣不太好啦!」我話才一說完,她就表情快要哭的樣子。   
  「嗚……我就知道,哥哥一定是喜歡那位莉緹姊姊,所以才不要我做女朋友…
…」才一下子,她就哭了出來了。   
  「沒有啦!我跟她只是同學而已,真的。」我連忙拍著她的肩,解釋了半天。
真是的,我幹麼要解釋呢?   
  「那……就答應我。」她停止了哭泣,擡頭望著我。   
  「我說過了,妳還小啦!」唉……怎麼說不聽呢?我開始有點頭疼了。   
  「不管,不管啦!人家一定要當哥哥的女朋友。」她整個人撲過來把我抱住我
。   
  「鈴……鈴……」這時電話響了起來。我只好費力地爬起來往電話走去,而她
兩手也不放開地抱住我的右大腿,就這樣拖行了兩公尺才拿到了話筒。   
  「喂,我是艾幼文。」   
  「我是孫莉緹啦!那個上次教授要的報告你弄好了沒有。」   
  「已經好了,怎麼?啊……」我說到一半就感覺到一陣的舒服,才發現小婷已
經把我的運動褲給扯下來。而她正用她的小口含住我的陰莖,兩隻小手不斷的輕捏
著我的陰囊。   
  「不要這樣子啦!」我連忙把她的頭給推開。   
  「怎麼了?」對方電話傳來疑問的聲音。   
  「沒有啦!沒事,我在替鄰居照顧小孩子。」我連忙解釋,但她的舌頭一陣地
舔了起來。   
  「這麼好心呀?當褓母呀?那我是不是要叫你艾嫂了?」電話傳來那頭的一陣
嘲弄聲。   
  「去你的!她媽媽臨時被派出差啦,我是臨危受命沒辦法。」我一邊用手推開
小婷,但是她緊緊抓住我的陰莖不放。   
  「呃……不是下個星期才要交嗎?」我這時忍住呻吟,一陣蘇麻的感覺透過背
後。只因為小婷拼著命地亂舔。   
  「有緊急情況,教授說他要去國外參加會議,所以下個星期沒辦法收報告。叫
我們能先交的就先交出去。如果寫好的話要早點交喔,不然的話就等到教授下個月
回來就太慢了。」   
  「好啦!我大概等一下就拿給你……啊……啊……」這時她的手指竟然伸到我
的肛門去了。   
  我連忙壓住話筒,小聲地說。「不要鬧啦!小婷。」   
  「不管啦,人家就是要。」她一邊含含糊糊地說著,聲音的振動讓我異常的興
奮。接著便整個深深地含到了喉嚨。   
  「明天下午三點我會到。」我連忙趕快掛了電話,以便專心地對付小婷。   
  「你鬧夠了沒有。」我話才說完,她就把牙齒整個深深地印在我的陰莖龜頭上
。我這時感覺到一點疼痛。   
  她緊緊的咬住,兩手緊緊的抓著陰莖與陰囊,而且兩眼看著我。   
  「伊歐啊偶虧開,那偶郭咬喀去喔(你若把我推開,那我就咬下去囉)……」
雖然她含著我的陰莖,說話不甚清楚,但這……可是一個很可怕的威脅。   
  「有……有話好說嘛!」我連忙賠笑臉。笑話!要是她咬下去還得了。   
  「啊溝……骨要共(那就……不要動)。」她說完就一直舔著那個龜頭敏感的
地方。讓我不禁又發出了聲音。   
  「喔……」真不知道她從那裡學到這個技術的。我只好坐著不動,索興讓她玩
個高興。   
  她好像是拿到了一個好玩的玩具一樣,拼了命舔弄著,讓我漸漸增加了興奮感
。我就在她「叭咂叭咂」的舔弄聲中,輕輕的哼叫著。   
  接著,興奮到了最高點,我不禁射精了。   
  「喔……」我感覺到一陣的收縮,而把整個精液給灌到她的嘴巴裡面。   
  她好像也嚇了一跳,吐出了慢慢軟下來的小弟弟,只是含在口腔裡面的白濁精
液卻不知道要吞還是要吐出來。   
  她歪頭想了兩三秒,便咕嚕一聲吞了下去。這時才整個人高興地對著我笑。   
  「唉……妳喔……真不知道要怎麼說。」我用手拍著自己的額頭一下,看來我
幹了件缺德的事了。這時高潮過去,理智回來,顯得有些後悔。   
  「哥哥你很興奮,沒錯吧?」她像是嘲弄的語氣,暗示著我內心邪惡的念頭。   
  「是沒錯啦……不對,妳這事情是從那裡學到的?」我恍惚的腦袋慢慢清醒了
過來,這時才覺得不對勁。這個年紀的小女孩,是不應該會這種事的呀!   
  「就……你藏在床底下的DVD呀。」她指著我的床底下。   
  「什麼!竟然被你挖出來了。」我嚇了一跳。   
  「而且,裡面有很多跟我一樣大的小妹妹,都在做這樣的事。」她對我笑著。
「我知道你的興趣啦!不用再假裝了。」   
  雖然被她知道我是蘿莉控的祕密之後,覺得有些不舒服。但她對我做的這件事
,難道是謀畫已久了?   
  想到之前,她不是意無意地讓我看到她的小內褲,就是常常把頭埋到我的身上
去,要不然就是用她才微微凸起的小乳房貼在我的手臂上……   
  「幼文哥哥,怎麼了?你怎麼在發呆呀?」   
  「沒什麼,可是,妳知道妳剛才這麼做的嚴重性嗎?」   
  「人家不管啦!既然知道哥哥你有這樣的弱點,當然就要加以利用囉。而且,
人家就是想跟哥哥你在一起呀!」   
  「喂……我可是個蘿莉控變態。」   
  「可是我不在乎呀!」她搖了搖頭。「人家,人家可以隨便哥哥怎麼樣都可以
呦。」   
  「怎……怎麼樣……都可……可以……」我結結巴巴的重覆她的最後幾個字。   
  「是呀!看是要戴貓耳朵、穿女傭服,或是全身脫光給哥哥看,人家都願意。
」   
  仔細想想,好像不錯。只不過,……呃……法律的問題。(刑法第二二七條:
無論對方是否願意,凡與未滿十四歲之人性交者,處 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與十六歲以上十八歲以下之人為性交,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等一下?不對呀!她怎麼會知道這麼多蘿莉控的興趣?   
  「不用擔心,人家不會說出去,只要哥哥讓我當你的女朋友。我什麼都願意。
」   
  「那有可能不會被知道的。」我回了她一句。「妳想要害我被警察抓去關嗎?
」   
  「真的,人家不會說出去的。我可以當個祕密女友。」   
  「少來了,那我要性交,把我的大肉棒插到你的小穴裡面。」我裝成一副奸惡
的表情對她說。「那會很痛很痛的。」   
  「可以呀,我不怕。」她竟然想都不想就說了。   
  「那,妳把衣服脫了吧!」我話還沒說完,一擡頭就看到她在脫衣服了。   
  「等……等一下,我剛剛是開玩笑的。」我連忙結結巴巴地想阻止她,可是她
的動作實在太快了,一下子一個光溜溜的小女孩就這樣站在我面前。   
  「妳……穿……穿上衣服好嗎?」我雖然看到了養眼的畫面,但還是結結巴巴
地說。   
  小女孩的長髮披在她粉嫩的香肩上,一直垂到她那微微凸起的小乳房上。而粉
紅色的小乳頭,在黑色的頭髮下隱約可見。至於光滑的小腹下,微微凸出的飽滿陰
阜上佈著稀疏的細細小小陰毛,而那垂直的小肉縫光滑可見。勻稱的兩條腿,呈二
十五度角打開,讓人不禁想探一究境。   
  我吞了吞口水,盡量讓我的理智壓住心中的邪念。轉過頭跟她說:「妳還是穿
上衣服吧!」   
  「不要……我就知道大哥哥會這麼沒膽,不過……」她撥了撥她的長髮,對我
笑了笑。「如果我大聲喊叫,別人進來看到大哥哥就慘了喔。」   
  這……這不是威脅我嗎?我嚇了一跳只好轉過頭來。   
  「好說好說啦……」我只好賠笑道:「小婷,有話好說啦!」   
  笑話,要是有人進來看到小婷脫個精光,那還得了!我馬上就被送去約談了。
新聞上就會出現國立大學醫學系高材生姦淫未成年國小女生的頭條了。   
  「那……幼文哥哥既然說了,就要做到。」她一臉不滿的樣子,讓我覺得這小
女孩真的是個小惡魔。   
  再怎麼樣,也不能被這個小鬼看不起吧?   
  「既然這樣,那就怪不得我囉!」我心中的邪惡也跟著升起,把小女孩整個抓
住,壓在地毯上。   
  「啊……」她被我突然強行壓制住,不由得嚇得叫了出來。   
  「怎麼!怕了喔!」我用手指摸了摸她那下面的小肉縫。「這裡可就由不得妳
了。」   
  她原本驚恐的表情,馬上就轉變了,身體也放鬆下來。頭一歪,臉紅紅的說,
「那……輕一點就好。」那表情,就像是一隻認命而待宰的小綿羊。   
  「這時還輪得到妳決定嗎?」我把手指慢慢的伸了進去,發現裡面已經濕了,
滑滑又溫暖的感覺傳到了我的手指上。   
  「啊……啊……」她感覺到我手指的進入,不由得叫了出來,也收縮了幾下,
箍緊我的手指。   
  我把手指抽出陰道口,就兩手把她的兩腿擡高起來,接著把她的兩腿住她微微
隆起的胸口壓下去,讓她整個陰阜都擡高了起來。   
  兩片小小的肉瓣,呈現著淡淡的粉紅色,因為興奮而閃著水光。而那個神祕的
小洞,更是泊泊的滲出液體。   
  我手握勃起的龜頭,靠著小肉瓣上方那個像小紅豆般的陰蒂,輕輕的磨擦著。   
  「嗯……」她輕聲哼著。   
  那聲音,讓我心中衝動一起,便牙一咬,把肉棒對準小穴,施壓進入。   
  才把龜頭進入,這時感覺旁邊有一圈肌肉,阻擋了我的前進。但我這時已經管
不了那麼多了,又加了點力道,就一路鑽了進去。   
  「啊……」她全身僵硬了起來,兩手緊緊的捏著地毯。表情像是要哭出來的樣
子,眉頭一皺。   
  我想要抽動,但才一動作,她就叫道:「痛……等……等一下。」   
  「會痛吧!」我笑著說。心想,哈哈,妳這下應該吃到苦頭了。   
  於是我靜靜的不動,整個人貼在她的身上。親親她的小額頭。   
  左手偷偷的往下,手指在肉縫旁邊沾了一點液體,按著陰蒂揉了起來。   
  「嗚……」她的小穴縮緊,讓我的肉棒感受到莫大的壓力。   
  於是我又動了起來,這時她已經沒有再叫痛了。就在十幾次之後,她慢慢地開
始哼吟了起來。   
  「啊……啊……」她一臉滿足的樣子,兩眼緊閉,小口微開,一邊哼著一邊喘
著氣。   
  而我奮力地動著我的腰,我的膝關節,一次又一次地深深的撞進去,不留一分
的情面。「啪……啪……啪……啪……」肉與肉的拍擊聲響了起來。   
  過了三四十次的衝刺,我腳已經有點發酸。但她還是不斷的呻吟著,似乎還有
力氣的樣子。   
  「把兩手圍在我脖子後頭。」我指示她。接著我一手扶著腰,另一手則抓住她
的屁股,就這樣抱起來,這時她就整個人在空中了。   
  她兩腳沒有著力點,而兩手緊緊地圍著我的脖子。害怕掉下去的她,緊緊的靠
住了我的胸膛。而那相連的私處,則因為重力而更為貼緊。   
  「啊……喔……」我大吼一聲,往上連刺。   
  接著就聽到她的呻吟,「啊……啊……」比之前更大聲了。  
  我一路動作著,將插進去的肉棒在裡面抽動。沒多久,她就用力地抱著我的脖
子,全身顫抖僵硬。   
  而呻吟聲變為悶哼的聲音,接著就整個人緊緊的抓著我。最後只聽到喉嚨一緊
好像透不過氣來的呼吸聲。小穴一陣又一陣地收縮著,抽插的阻力愈來愈大了。   
  嘿嘿嘿……這時我升起一股莫明的優越感。我竟讓她高潮了,而且是叫不出聲
音的高潮。   
  但是,我的肉棒還是依然堅硬。所以,我蹲了下來,把她放在地毯上,按住她
,接著毫不留情地一直抽插。龜頭翼仍然搔刮著她深入敏感的部位,讓她兩眼翻白
,眼淚橫流。   
  「不……不要……」她感受到受不了的敏感,想把我推開了。   
  但她的力氣怎麼可能跟我比呢?   
  「我還沒哩!」我一說完,便更快速的抽插。   
  「不……」她的小穴一陣又一陣的緊縮著。   
  「喔……」終於我的興奮達到最高點,便緊緊的抓住她,深深的刺入。一陣顫
抖之後,在她的小穴內留下了紀念品。   
  這時,我才把她輕輕地放在地毯上。只見我軟下來的肉棒上沾了些鮮紅的血液
,而她的小穴也慢慢地流出白色與紅色夾雜的液體。   
  她整個人像是洩了氣的氣球一樣,癱軟著。兩眼無神地看著天花板。而我則拿
著衛生紙擦拭我的凶器上的血跡。接著便幫她擦著小穴口流出來的精液與血液。   
  當我幫她擦汗的時候,她才醒過來,兩眼迷茫地看著我,抓著我的手。   
  「好舒服呀……」   
  我笑著說,「跟妳自己在自慰的感覺比呢?」   
  「更舒服。」她坐起身來,慢慢地穿起衣服。「自己一個人,那感覺只是一個
地方舒服。但是跟大哥哥你……」   
  她看了我,笑了笑。「跟大哥哥一起做,是全身亂七八糟的舒服。」   
  「亂七八糟?」這年紀的小孩,成語還真的會亂用,不過還滿貼切的。   
  「哎呀……好痛。」她走起路來,開始又覺得痛了。   
  「看來你等一下得腳開開的走路了。」我笑著對她說。   
  「討厭啦!取笑我。」她打了我一下。   
  接著,我跟她就坐在地毯上,看著當天的卡通,互相抱著。而她不時趁我不住
意的時候偷偷親我一下。   
  接下來,這幾天,我都監督著小婷,每天逼著她寫功課,畢竟這是她母親拜託
的事。   
  「四捨五入,就是要把小於四的捨去,大於五的就加一。」我指著書上的數字
,「像這個一百零六點五,四捨五入之後就變成一百零七了。」   
  「不懂,為什麼?明明就是一百零六點五,為什麼要當成一百零七呢?」小婷
還是一臉不解的樣子。   
  「呃……這個妳就不必去管啦!有時候當人為了方便只是想知道大概的大小的
時候,就會用四捨五入來省略,這樣子會比較方便。」   
  「唔?是這樣嗎?」小婷還是不了解。   
  我只好苦笑一下,把下面那些習題叫她自己去解決,等她寫完再叫我。   
  我最近幾天因為趕報告而感覺到很疲累,所以過不了多久就趴在客廳地毯上睡
覺了。只感覺到身旁一陣拉扯,才又醒過來。  
   一看,原來是小婷。   
  小婷望著我,「大哥哥,我已經寫完了哦。那可不可以……」   
  「可不可以怎麼樣?」我打了個哈欠,不經意的說。   
  「討厭啦!大哥哥,你明明知道。」小婷嘟著嘴巴。   
  「是嗎?我又不是妳肚子裡的蛔蟲,我怎麼會知道呢?」我笑著說,其實小女
孩的心理想什麼我可以猜出一二,就是想要弔弔她。   
  「就是,跟上次一樣嘛!」小婷站了起來,走近我。   
  「好啦!好啦!你過來坐在我旁邊。」我指著我旁邊的位置。   
  小婷便坐在我旁邊,身體靠了過來。這時她頭髮的香味傳了過來,真是香呀!
讓我不由得抱著她。   
  她把臉依偎在我的胸膛上,兩手抱住我。「大哥哥,我好喜歡你喔!」   
  「有多喜歡呀?」我摸著她的秀髮,順著往下摸到她的背。她的頭髮就像絲一
樣的滑。   
  「就……非常,非常的喜歡。」她把埋在我胸膛上的臉擡了起來,兩眼望著我
。   
  「我也很喜歡妳喔!」我回答,「因為妳很可愛呀!」說完,便親了一下她的
小臉頰。   
  她兩眼閉了起來,咕噥地說:「人家,人家不喜歡你說我可愛啦!人家已經不
是小孩子了。」   
  「妳才小學五年級,當然是小孩子囉!」   
  「人家上次已經有月經了,是個大人了。」看著小婷抗議的樣子,我不由得笑
了。   
  「好啦!好啦!那我說妳是美麗的小大人,這樣可以吧?」   
  「不行,人家要來一個大人的KISS。」她指著自己的小嘴唇,嘟著嘴。   
  我抓著小婷,看著她如櫻桃般的小嘴唇,便把頭側著親了下去。她的嘴唇又軟
又滑的,讓我不由得輕輕的吸著。而她也似乎無師自通地也回吸著我,甚至伸出了
舌頭碰到了我的牙齒。   
  而我也伸出了舌頭,就跟她的舌頭互相纏繞著。就這樣兩隻舌頭互相滑來滑去
。   
  「唔……」她好像因為停止呼吸太久,而滿臉漲紅了起來。不由得想分開來,
而我見勢,便移開她的嘴唇,一路往下吸著她的小下巴。   
  「哇……哈……」這時她才大大的呼了一口氣。   
  「怎麼樣?大人的接吻喔!」我一邊說著,一邊摸著她的腰。   
  「大……哥哥,好……好癢呀!」她真的是一個怕癢的小女生,扭動著她的腰
。   
  「不喜歡嗎?那我就不摸你了。」我停止了撫摸。   
  「不……我很喜歡。」她眼睛睜開來,兩手反而抱住了我。   
  「我要脫你的衣服囉!」一邊說著,一邊把她的制服扣子一個一個解開來。而
她也順從著讓我把她的制服脫了下來,而藍色折裙也被拉了下來。這時她身上就只
剩一個背心內衣與白色的小內褲了。   
  我把她的背心內衣往上拉,就看到那少女特有的光滑腹部。小肚臍與微微凸起
的乳房,乳房上還有個粉紅色的小乳頭因為我的撫摸而立了起來。隨即我的舌頭就
舔著她的小乳房。   
  我吸著她的乳房,發出了「啾……」的聲音。   
  五年級小女生的乳房,就像個小荷包蛋大小。雖然小,但是還是很敏感,我一
邊舔著,她就兩眼閉著身子就軟了下來。於是我就抱著她放到了地毯上,一手摸著
另一個乳頭,另一手則住她的大腿內側探去。   
  「啊……唔……」她似乎很喜歡而享受著,兩手不知所措輕輕的擺動著。   
  「那裡……啊……不行呀!」我隔著內褲往她的小細縫輕輕的搓揉著,她便開
始扭動了。  
  「怎麼了,感覺如何呀?」我一邊手不停著搓揉著,一邊還吸著她的小乳頭。
我的手感覺到,她的小內褲已經濕淋淋了。   「
  好……好舒服……哦……啊……大……大哥哥……」她喘著氣,說話斷斷續續
的。   
  「脫下來囉!」我一邊說著,慢慢拉下她的內褲。少女神祕的私處,就這樣露
出來。那小小的細縫與小內褲之間還連著一條絲狀物,直到我把內褲完全拉了下來
才斷掉。   
  才剛剛發育的少女小穴附近,長著細細的毫毛,不仔細看是看不出來的。少女
特有的皮下脂肪,讓少女的恥丘光滑而又豐滿。而我摸著小穴,摸著她粉紅色的小
肉唇時,愛液泊泊的流出,而女孩便跟著輕哼了起來。   
  「啊……好……舒服……呀……大哥哥……」   
  手指探往小穴上方那個粉紅色,包在隱祕的陰蒂包皮中的小肉芽。這時可以感
覺到,那小肉芽已經充血了,像耳垂一般的硬了。   
  我小心的把它剝開了,用沾滿愛液的手指輕輕的揉搓。而這時就可以看到她的
小肚子跟著收縮著,微微的扭著腰似乎說明了它的興奮。   
  「喔……啊……」少女淫叫著,兩眼流下了高興的眼淚。櫻桃小口也因為忘了
閉起來而流出了口水來。   
  我把手指滑進少女溫暖的小穴,只見少女略為擡起,不自覺地迎合我。把手指
攪動著,發出了「噗滋噗滋」的聲音。手指也感覺到一股力箍住。   
  把食指留在裡面,用指腹撫摸著內壁。而用拇指輕點著那小穴口上面的小肉芽
。這時,每輕輕的點一下,那箍住的力道就會一陣一陣的收縮著,連帶著「啊……
」一聲叫了出來。   
  我下定決心,把輕點的力道加強,拇指放在上面小幅度且快速的振動著。這時
她的收縮也隨著增加,「啊……」她整個背弓了起來。突然,一股熱熱的水噴了出
來,淋到了我的手掌。   
  跟著,她又整個人用力僵硬起來,「啊……」一聲又是一股熱水噴出。一連三
次才放鬆整個人癱在地毯上。   
  就這樣,度過了她媽媽出差三天的日子。
     ***    ***    ***    ***   
  過了幾天,她媽媽又急急地敲著我的房門。我連忙開門,看到她兩眼瞪著我。   
  「艾幼文,有一件事我要跟你討論。」看她的表情,似乎很生氣的樣子。  
   難……難不成事跡敗露了,我流著冷汗賠笑著問。「王……王媽媽,什……
什麼事呀?」   
  「就是小婷的事唄,想要請你跟我一起研究一下。」她從背後拿出一張紙來,
一臉凝重。   
  什麼?負責?那張是賠償書?刑事起訴書?還是結婚證書呀?   
  「我知道啦,我會的,看要怎麼樣都行。」我一邊發抖一邊說。   
  「你看,小婷的數學成績實在不像話。」她氣沖沖的拿那一張紙,指著上面紅
色的數字32。   
  「能不能拜託你,教教她呀?」  
  原來是這樣呀,這時我才鬆了一口氣。   
  「沒問題,盡量拜託我好了。」我開始苦笑著。   
  「費用方面我是不會虧待你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