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上過的大學女孩(2)

  • 在〈那些年我上過的大學女孩(2)〉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另類經驗

姓名:X洋身高:168體重:62公斤河北省秦皇島人處女洋這個女孩對於她我充滿了感激,當初如果沒有洋的幫助我絕對不會那麼從容的就得到了楠,而後洋將自己也奉獻了給我,對於這個魅狐一樣的女孩,我能到她感覺十分的榮幸。

洋的身材屬於略豐滿型的,雖然沒有楠的那種內衣模特般S身材的完美曲線,但是洋的胸部和臀部都很大,並且肚子上幾乎沒有贅肉,一只大手很難掌握的胸部十分的飽滿,並且非常的柔軟而有彈性,尤其是每次興奮動情的時候那充血的胸部足像一個椰子一樣,伴隨著我的衝擊看的讓人只想射精。

得到楠之後就開始了寒假生活,這個寒假我充滿了對楠的思念,雖然飢渴能耐的時候可以找高中的前女友或者前前女友出來爽一爽,不過當我嘗到了楠的滋味之後對於很大一部分女孩都失去了興趣。

當遇到一個極品的時候就會知道什麼叫做差距。

這個寒假愜意但不是很開心,心中充滿了對楠的思念。

中間去了次香港,給楠買了個限量款的路易威登包包,為了表示對洋的感謝,我特意也為她買了個古馳的包包。

當然價格和楠的包相差挺多的,不過應該會給洋一個不小的驚喜,自己對這類東西不是很感興趣,自己買了兩款始祖鳥的背包。

很快假期就結束了,我和楠都提前返回了學校,讓我沒有想到的楠在寒假的時候就得知我為她選了款限量背包心裡很是開心,並且還是她最中意的牌子,她竟然也將一份禮物送到了我的手裡,比我送她的要貴重,是一款格拉蘇蒂GO腕表。

她很清楚我喜歡什麼,排斥什麼。

當時收到她的這份大禮心中很是感動,知道我的表都是運動款特意為我挑選了這款正裝的款式,唉!多麼好的女孩啊!之後就是好多天瘋狂的做愛,讓我重新找到神仙一般的感覺了。

洋是在開學前一天返校的,我沒敢把為洋買包的事情告訴楠,女人都是醋罈子,我不想給自己找麻煩。

其實我自己內心很清楚對於洋我是非常有感覺的,這種感情不是那種一見鍾情,而是從過半年的相處,慢慢醞釀出來的,洋對於我這個朋友絕對的夠意思,不過從沒有表現出對我有什麼突出的好感,我很珍惜和洋的友誼,所以很多事情我必須要控制住,尤其洋和楠是一個宿舍的,如果真發生什麼事情容易被楠差距,當時楠在我的內心絕對是第一位的,任何的女孩都不能撼動。

電話裡我告訴洋我去車站接她,洋自然滿口感謝。

我提前就到了車站,當送洋到達車站的列車到站時我對於洋的思念更加的強烈。

茫茫的出站人流中我見到穿著白色緊身羽絨服的洋的那一刻我的心不由得顫動了一次,洋還是那麼的勾人,一雙水汪汪的眼睛充滿著對男人的誘惑力。

對於男人,洋如果動情的去盯著來看,我想任何男人都會被勾起慾望的怒火,這種眼神我還在范冰冰的眼睛裡看到過,因為洋長的范冰冰很相似,不過是臉蛋,身材也像,當然范的身材不是太好,如果洋有楠的身材我想我真的徹底會失去抵抗的能力。

洋見到我的那一刻開心的不得了,我伸手就接過了洋的皮箱。

洋沒有客氣,將箱子拉手遞給了我,然後對我道:「楠和你早就回來了吧?」「嗯,你還真是料事如神,想我了沒?」我半開玩笑半認真的對洋道。

「臭美!想你早回來了!」洋對我眨了眨她那勾魂的眼睛道。

聽洋這麼一說我心中不免空了一下。

「是不是捨不得男朋友才回來這麼晚啊?」我打趣著問洋。

洋沉默了一下,然後對我道:「我和他都吵了一個寒假了,這幾天都沒有通話。」

我忙問:「為啥啊?這是?」洋歎了口氣對我瞪了一下眼道:「就你問題多?快走!」見洋如此我也不好再追問,不過聽說和男友好多天沒聯系心中不免一陣開心。

洋上車後我就從車背箱裡拿出了我送她的古馳包包,一切附件齊全。

洋真沒想到我會送她一個對當時的她來說夢寐以求的包包,看來女人是抵禦不過包包的誘惑的,連委婉的客氣都沒有,馬上拆開自己一通檢查。

我不由得看著忙活不停的她道:「唉!連句謝謝都沒有,虧得我想著你,她可是我從香港拖回來的,都累死了,就因為要給你買個大陸沒有的新款才去的那裡。」

洋嘴的開心的合不攏了,忙連聲對我道謝,看著眼睛如一汪清澈見底的潭水的洋,再苦的活都不會感覺有多累。

然後我叮囑洋千萬別對楠說這包是我送的,洋自然知道其中道理,兩人是親密無間的朋友是真,不過女人都是醋意十足的,答應了我後還不忘問我送楠什麼好東西了。

唉,此刻我不免覺得女人真的有時候很難纏。

男人不猛,女人不愛, 老公早洩,老婆就會偷情, 勃起困難,硬度不足,做到一半軟掉了,早洩秒射 - 半顆解決你的困擾 - 印度超級犀利士 https://tw.avseo.net/goods.php?id=175

時間過的很快,三個多月過去了,我和楠基本每天粘在一起,說真的我忽略了洋,也可以說我一是有顧忌,最主要的是我忙於對楠的調教,那段日子很少和洋有接觸和溝通。

然而突然的一個週末,楠對我說有個師哥追洋追的很緊,洋好像有些動心了,今晚那師哥要請洋吃飯,洋答應了不過要拉著楠去,順便要讓楠幫著出出主意。

因為我是楠的男友我也在被邀請的行列。

聽此我不由得心中一道霹靂劃過,忙問楠道:「洋不是有男友嗎?怎麼還答應人家出去吃飯啊?!」楠不緊不慢的說:「你急什麼?!人家最近和男友關係很緊張,要分手呢,你淨瞎操心。」

我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馬上閉嘴了,不過心中打定了主意倒要看看這個能讓洋有些動心的師兄到底是何許人也。

晚飯師兄定在了金漢斯,是一家東北人開的連鎖巴西風味烤肉。

以前在我的家鄉就吃過,烤品種類不少,味道雖然不是很正宗不過還湊合,主要是價格很實惠。

因為考慮到可能會喝酒我沒有開車和楠打車去的飯店,洋和師兄已經到了有一會了,當我看到洋和那個男子並肩坐在一處的時候我的心不免痛了一次!不過任何人也沒有察覺到,我打量著面前的師兄,個子大概有一米八二左右,比我矮一點點,身材屬於比較消瘦型的,不過長的挺小白臉的,文質彬彬的還戴著一副尼康的近視眼鏡。

身上穿了一件粉色的鱷魚恤,下面應該是501的牛仔褲,一雙三葉草的板鞋,桌子上放了黑色的普拉達的包。

看的出外表在一般的學生中的確屬於出類拔萃的,經濟有一定的基礎。

「你好!」一邊對我和楠問好,一面向我伸出了手,我禮貌的回禮。

不過我發現隨後他的眼睛在楠的黑色上遊走,這個舉動讓我不是很爽,我咳嗽了一聲坐了下來。

四個人開始隨意的聊天,話題扯的天南海北的,不過我能聽出其中很多有他顯擺的味道,的確他的知識和閱歷不是一般的學生可以比擬的,然而在我這個願意學習並且有實力學習並且擁有的人來說一切都是那麼的微不足道,他還沒有達到我的生活層次。

而我卻是低調的性格,對於喜歡張揚的人不喜歡。

當他在烤肉上來的時候他竟然說這個飯店的餐刀不鋒利,切割牛肉不順暢,順手從包裡拿出了一把巴克的110折刀開始切割牛肉。

要知道這種餐刀是帶鋸齒的,這無疑是裝B的行為。

楠一直聽著他的鼓吹早就不屑了,楠不是洋可比的,楠從小所經歷層次的和所接觸的人無一不是對她恭恭敬敬,心中早就不爽,道:「還別說真不怎麼快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