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家丁改編版(洛凝篇)

  • 在〈極品家丁改編版(洛凝篇)〉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另類經驗
摘要

「都這麼晚了,大哥怎麼還不來,虧人家特地等了他這麼久。」卻是洛凝早晨與林三約好了深夜論劍,而等了兩個時辰還不見林三的人影。

「凝兒……」

「大哥,不要欺負我……」

自從被趙家皇帝封了「天下第一丁」的大名,並賞賜了一間大宅,林三每日

就在家中逗逗鳥,逗逗人,閒來無事炮轟仙坊什麼的。

這日又是與凝兒在大廳胡鬧,一招十八路摸奶手上下求索,只把洛凝弄得全

身又酥又軟,嚶嚀不斷,臉上的潮紅如海棠春嬌。

「大哥……嗯……現在不要,今晚……來我房中……」

「原來凝兒喜歡這個調調,那今晚大哥來回竊玉偷香。」

兩人鬧罷,林三又是在洛凝胸前的豐滿上狠狠捏了一把,才放開了凝兒。

夜幕降臨,林府忙碌的上下奴僕也都休息了,整個林府安靜得落針可聞,只

有洛凝的閨房中,傳來細微的悉簌聲。

「都這麼晚了,大哥怎麼還不來,虧人家特地等了他這麼久。」

卻是洛凝早晨與林三約好了深夜論劍,而等了兩個時辰還不見林三的人影。

正埋怨間,一道輕輕的腳步聲從房外傳來,洛凝心中一喜,知是林三如約來

了,方要起床和衣開門,轉念又嬌羞地把頭埋在被窩中,等著林三的寵幸。

「吱!」房門被輕輕打開,來人像極怕被人發現,踮著小步,慢慢走到洛凝

的床邊,看著蜷縮在被窩裡的洛凝,床上床下兩道呼吸聲默契地重合在一起。

「嗯……」

一隻大手準確無誤地摸上洛凝的翹臀,隔著被子在她的股溝來回滑動。洛凝

被撫弄得全身酥軟,卻又偷偷地把豐臀往外翹,迎合著大手的摩擦。

「嗯……大哥怎麼不說話,平日裡總是要說些讓人面紅耳赤的情話,今日怎

的那麼安靜?」

洛凝見那人只是摸索著自己的身子,卻不聽他開口調戲,心裡有了一絲疑心。

她一邊想著,一邊翻開被子,藉著月光看清床邊那人,卻是在偷笑的林三。林三

今日好不容易哄得肖青璇睡著,偷偷跑到凝兒的房間來留香,便故意逗逗凝兒,

手上捏摸得更起勁兒。

「唔……大哥壞嘛……嚇唬凝兒……嗯……」

「好凝兒,知不知道生命在於什麼啊?」

「理想……哦……」

「不對……生命在於創造,凝兒,我們來創造生命吧……」

「怎麼創……啊……大哥壞蛋……喔……」

一時間被翻紅浪,房間內響起誘人的仙樂。

愜意的生活又過了一天,這日巧巧和洛凝正陪著青璇說話,如今青璇的肚子

越來越大,出入不方便,只得由其他幾位姐妹每日陪她聊聊天解解悶。

午時,林三朝見完嶽父皇帝歸來,一見青璇三人,就急急地跑到青璇身邊,

對著她的小腹說起話來。

「兒子啊,老爹回來看你了,你爹在你娘身上只耕耘了一次就命中了目標,

你可得爹爭爭氣啊。」

「又在說胡話了。」

小弟弟不夠威猛嗎,想要增硬增粗嗎,物理按摩方式,透過有促進血液循環及好吸收的配方+阿拉伯擠奶法的按摩,讓小弟弟血氣增強,根莖強了自然就變大變粗,也就硬了,但必需持之以恒每天花個15-30分鐘,約3個月時間能發現明顯的堅挺增長 - 增硬堅挺按摩精油

林三嘿嘿一笑,卻是不敢頂嘴,眾女之中,也就青璇能夠治他。一旁的凝兒

卻帶著幽怨的眼神凝望著林三,像在埋怨林三偏心,把精華都給了青璇姐姐。林

三一看凝兒的眼神,也跟著擠眉弄眼,兩人就在青璇面前眉目傳情,又不敢真個

打情罵俏,惹得青璇不知道好氣還是好笑。

凝兒最後一個眼神正要暗示林三今夜到她閨房「創造生命」,林三卻聽得下

人一聲通報,沒有看到凝兒的眼神。

***

***

***

***

入夜,林府又安靜起來。

凝兒在香榻上輾轉反側難以入眠,林三卻遲遲不來,洛凝等得有些不耐了,

以為林三不會來了,看了看自己的玉指,雪白的牙齒咬了咬下唇,便伸向自己的

下體。

「哦……嗯……大哥……唔……」

「吱!」一聲門響,一個人影走進洛凝房中,沒有月光的夜晚太暗,看不清

他的模樣。

洛凝還道是林三此時才來,自己的蕩樣兒都被他看遍了,嬌羞地轉身面向牆

壁,等著林三來哄她。

那人也不說話,漸漸靠近洛凝的閨床,兩手微微顫顫地掀起簾帳,死死盯著

被子包裹中玲瓏曲線的嬌軀。

一隻大手摸向了洛凝身上,卻沒有只攻臀部,只是沒有目的地上下遊走,怕

驚醒了被中的佳人。

「大哥又來這招。」

洛凝以為林三像前夜一樣想嚇唬她,也不做聲,默默享受著那隻大手的撫摸。

那隻大手撫摸的幅度卻越來越大,力度也越來越重,逐漸伸向一些關鍵部位,偶

爾掠過洛凝的胸前,惹得洛凝一陣顫抖。

「嗯……大哥今晚……唔……摸得好舒服啊……」

洛凝在那人的逗弄下,也把身子轉了過來,想要看清他的模樣,卻在全身的

軟麻感下雙眼迷離,一陣嬌哼。

男人呵著粗氣,悄悄脫去鞋子,爬上洛凝的香塌。他本是出來撒個夜尿,卻

沒想到經過洛凝的房外時,聽到一陣惹火的呻吟,胯下之物立刻堅挺起來。在內

心的各種矛盾糾結下,他迷迷糊糊地就走進了洛凝的香閨。

此時,男人已經半擁著早已慾火焚身的洛凝,雙手毫不猶豫地攀上她胸前高

聳的乳峰,急不可耐地抓揉起來。凝兒的玉乳不愧是眾夫人中最豐滿的,即使躺

著也不因重力的關係有所平坦。乳峰上的那粒小紅豆在男人的戲耍下硬了起來,

洛凝此時被玩得面紅耳赤,左手輕輕按在男人胸前,右手一路向下摸索,伸進男

人的褲襠之中。

「好粗……怎麼大哥今晚比平時……」

洛凝的玉手包著肉棒比劃了一下,發現不對林三的尺寸,渾身慾火消退不少,

勃起困難,硬度不夠,做到一半軟掉,早洩秒射 怎麼辦

男性因家庭、人際、事業與經濟的壓力下,造成勃起功能障礙陽痿與早發性射精早洩的比率最高達30%,導致性生活品質下降,影響女友或老婆親密和關係,引發家庭危機,男人,應該重視這個普遍的痛點!印度壯陽持久藥 犀利士,必利吉,果凍威而鋼,萬艾可,樂威壯,威格拉,犀利士5mg,威而柔 原裝進口 https://www.5mg.tw

迷離的眼眸也清醒過來,想要看清眼前這人的長相。

黑暗中,這人輪廓清秀,身上沒有男人的臭味,沒有月光的照射,看不清他

的五官,但是洛凝卻一驚。

「這人不是大哥!」

這一發現讓洛凝極其吃驚,心中驚怒交加,居然有人溜進林府企圖強佔自己。

然而若是推開他,掙紮間必會讓所有人都知道,今後自己怎麼面對林三呢?若是

不抵抗,自己就要對不起大哥了。洛凝心中矛盾交雜,正不知如何是好。

男人卻沒有意識到洛凝已經認出自己,大手一路摸索,已經轉移到洛凝泥濘

不堪的下體。之前的一番手淫,洛凝的陰阜已經被淫水濕透,此時被男人粗糙的

大手一摸,剛消退的慾火又上來了。

「嗯……不要……」

洛凝本要推開他的手,小腹下酥麻的感覺卻讓自己渾身乏力,玉手也變成了

搭在那人的手臂上,像在默許他的行動。

男人見洛凝並無反抗,心中驚喜,也不再做前戲挑逗,迅速為自己寬衣,就

要扯開洛凝身上薄薄的輕紗。洛凝力氣不如男人,心中又猶豫不定,不留意間,

身上的輕紗已經被脫去,只剩下林三專門送給自己的「胸罩」和「丁字褲」。

男人為洛凝褪去紗衣後,看她胸前罩著兩個「杯子」,知道這是三哥發明的

內衣,目的是保護乳房……嗯,還有那個,擠出乳溝……對,三哥是這麼說的。

男人看著洛凝已經半裸的酥胸,那條深深的乳溝像有魔力一樣,吸引著他把頭低

下去。

「嗯……不要親……啊……」

凝兒如今也不知如何是好,她猜測自己身上這人應該是林府中人,只是不知

道是哪個家丁這麼有三哥風範,竊玉偷香。隨著他的舌頭在自己的乳溝吮舔,偶

爾還用牙齒輕咬著上面的乳頭,凝兒卻是一臉火紅,舒適感和負罪感的交雜讓她

倍感刺激。

男人對胸罩像是非常熟悉,一下找到鈕子便把這套性感內衣解除了,此時洛

凝身上已經一絲不掛,橫陳的玉體透著酡紅的慾火,微張的紅唇嫵媚動人。兩腿

間的癢麻讓洛凝夾緊了玉腿,偷偷摩擦著。

「浪蹄子……」

男人在心中暗嘆了一聲,動作卻沒有遲疑,一手覆上洛凝的爆乳,過於豐滿

的乳肉從指縫中被擠出,另一隻手襲向洛凝的兩腿之間。

「啊……不要這麼用力揉……嗯……凝兒承受不住……喔……」

凝兒還是沒有忍住灼熱的慾火,小嘴嬌喘著香氣,嬌媚的呻吟誘人地響起。

男人被洛凝的騷勁弄得淫慾澎湃,緊張又刺激的心臟就要透體而出,更加賣力地

逗弄起洛凝來。

洛凝的肉洞已經災情氾濫了,男人抽出手指,舔了舔上面的淫水,輕笑一聲,

就要提槍上馬。洛凝原本緊閉著的眼睛也睜開了,陰唇上傳來騰騰熱氣,腦海中

不禁浮現出剛才玉手中的尺寸。

龜頭撐開了洛凝濕滑的肉洞,動作雖慢,勢頭卻不減,整根肉棒終於陷進了

洛凝的蜜穴中,龜頭頂上了花心。

「喔……還是進來了……唔……好粗……好長……」

「別……先別動……嗯……凝兒怕漲……」

一切已經晚了,那人的男根已經深深紮在自己的下體內,擠出的浪水順著會

陰流到屁眼。洛凝心中五味雜陳,慾望和愧疚一瞬間爆發出來,一滴熱淚從狐媚

的眼眶中滑落。

男人聽到洛凝低泣的聲音,心中泛起了憐惜之意,顫抖的嘴唇為洛凝吻去了

臉上的淚滴。洛凝也沒有拒絕他,只是感受著體內粗大的肉棒,這是林三也沒有

給她的滿足感。

半晌,洛凝已經調整好了心態,輕聲問道:「你到底是誰?」

男人沒有答話,卻抽出了肉棒,又刺了進去,狠狠地抽插了三次,停了停,

又再次撞擊了四次。

「喔……都填滿了……啊……燙啊……」

「我……嗯……知道你是誰了……哦……輕點嘛……」

男人見洛凝已經認出了自己,心中的一絲束縛盡去,反正破罐破摔,牡丹花

下死,做鬼也比三哥風流了。

「凝兒夫人……嗯……小人伺候得舒服嗎?」

「你個……嗯……壞小子……啊……平日倒是沒看出來……」

「沒看出什麼?」

「原來……哦……你這麼色……還……噢……」

「還怎樣啊夫人?」

「還怎麼粗……唔……這麼硬……啊……好棒……」

男人聽得洛凝的淫言浪語,心中極為受用,抱起洛凝的翹臀就像打樁機一樣

抽動起來。洛凝的玉乳擠在他的胸口,隨著肉棒的抽插摩挲起來,讓男人一陣舒

適。

「小色鬼……嗯……輕點……喔……」

「夫人不是喜歡重點嗎?」

「我喜歡……嗯……夫君重點……喔……你的太粗……啊……頂到了……」

洛凝此時也放下了心中的壓抑,都已經這樣了,就先享受吧。放開胸懷的洛

凝又如平日般浪起來,挺動著渾圓雪白的屁股迎合著男人的衝刺,浪水飛濺到床

單上。

「夫人,你好浪……小人憋不住了……」

「你壞啊……喔……誰浪了……哦……啊……再忍忍……我也要尿了……」

「哦……夫人,射了……」

「別在裡面……啊……好燙……都被你佔有了……喔……」

男人一陣瘋狂的抽動後,射出了濃郁的精液,洛凝本要推開他,不讓他內射,

卻被那滾燙的精液一熱,修長的玉腿夾緊男人的屁股,跟著丟精了。

兩人躺在床上喘息著,男人突然起身,細心地為洛凝擦拭完身上殘留的液體,

不敢多留片刻,隨意地披上衣服就要離去。

「等等……」

「夫人……夫人!小人該死,夫人責罰我吧。」

「呆子,誰要責罰你了?」

「那夫人……」

「今夜的事就這樣過了,不能向任何人提起,你也不能想!否則後果自負!」

「小人知道……」

「回來!過來……叫你過來!最後再賞你的……」

洛凝恩威並施,唬得男人驚恐伏地,又滿心感激。正以為夫人交代完畢,轉

身要走,沒想到夫人卻叫他過去。男人怯怯地走近洛凝身旁半跪著,洛凝撐起身

子,帶動一陣波濤胸湧,兩手搭在男人肩上,低頭在男人唇上甜甜一吻,唇分時

悄悄伸出香舌在男人嘴上一舔,津液順著舌尖流在男人的嘴上。

「吃下去……咯咯,乖。」

男人飢渴地把嘴上的津液吸乾淨,兩眼看著洛凝的香唇,想要她再賞一次。

「別貪心了,這是賞你的,是要你把今晚的事忘了,清楚了嗎?」

男人心中黯然,隨口「嗯」了一聲,不敢回頭地離開了洛凝的閨房。

夜晚,回歸平靜,只有兩個人在被窩中,腦海反覆,難以成眠。

「夫君,凝兒該怎麼辦……」

***

***

***

***

自那夜交歡後,一開始洛凝的府中見到那人總是扭扭捏捏,那人也是羞於見

到洛凝,沒回都落荒逃跑,這樣幾次後,洛凝似乎知道自己吃定他了,也漸漸大

方起來。

這日,洛凝與巧巧在逛著府中的後花園,卻遇見那人在修剪花草。

「巧巧夫人,凝兒夫人」

「嗯,你繼續修剪吧,不用管我們了。」

農家出生的巧巧雖然成為林夫人,卻一直不習慣被人伺候,反倒經常伺候林

三。洛凝嘴角含笑地看著那人,一雙鳳眼像會勾人一樣,嫵媚地白了那人一眼。

趁著巧巧不注意,洛凝伸出香舌在紅唇轉了一圈,眼睛就要滴出水了。

那人被洛凝這番放蕩的暗中挑逗引得慾火旺盛,急急地向兩人告退,直奔房

中,伸出五指大山,擼動起來。

「喔……夫人……」

慾望釋放,那人苦笑了一聲,擦乾淨液體,繼續工作去了。

幾日後,林三被皇帝下旨隨大軍出兵突厥,即日啟程。

天色是灰濛蒙的,下著小雨,送別完林三回來的幾位夫人都梨花帶雨,平日

最黏林三的洛凝一雙纖纖素手更是掩面痛哭,直奔閨房。

林府就在這樣別離的悲傷氣氛中過了幾日,生活又回歸正常,只是沒有了林

晚榮,總是覺得府上冷清了許多。

夜晚,一連幾日來清減不少的洛凝在房中思唸著林三,想著想著,不知怎麼

的就想到了某夜林三把雨露施加在那個地方,臉上一陣潮紅,當日的畫面又浮在

心頭。

「凝兒不想要孩子嗎?今晚我們來為林家造人大業努力努力吧。」

「可是夫君已經施過雨露了。」

「是嗎?我記得好像施錯地方了。」

「大哥……」

洛凝想著林三的好,林三的蕩,不禁渾身燥熱,一雙玉手開始在自己身上摸

捏起來。

「嗒!」一聲碰撞在窗戶傳來。

「誰在外面?」

沒人回答。

「到底是誰?」

「夫人,是小人……」

聽見這熟悉的聲音,洛凝腦海浮現的居然是一根粗大的肉棒。

「你……進來再說。」

門被打開,一個熟悉的身影出來了。

「夫人,小人……想你了。」

「壞小子,心思不純,好色……呵呵……」

「那夫人……想我了嗎?」

「誰……想你了。」

「真的不想嗎?」

「嗯……一點點想……」

男人聞言驚喜,向前幾步,想抱洛凝,又有點怯意。

「呆子,怎麼不抱啊?」

洛凝看著男人的臉上,迷茫間似乎看到了林三,不禁有些動情,向前一步,

飽滿的玉乳貼上了男人的胸口。男人低吼一聲,用力地抱住洛凝,雙手在玉背和

豐臀間摸索著,纏綿間兩人的體溫漸漸上升,一片火熱。

男人再也忍受不住,分開兩人的身體就要去解洛凝的衣帶。

「等等……」

「夫人?」

「我們不可以再對不起夫君了。」

「可是我……」

「不要急嘛,還有一個辦法……」

洛凝把小嘴貼在男人耳邊,呵出的香氣讓男人發癢。柔軟的聲音勾得男人心

癢。

「那裡……也行嗎?三哥不愧是高人。」

「呵呵,不僅我,仙兒姐姐也試過呢……」

「……」

男人不再答話,繼續為洛凝寬衣解帶。長裙落地,洛凝身上就只剩一套性感

內衣。只見她眉間含春,瓊鼻喘著香氣,雙手抱在胸前,把本就暴漲的乳峰再向

上擠了擠。小腹上,圓潤可愛的肚臍眼吸引著男人的目光。丁字褲的一片薄薄的

布遮不住誘人的下體,幾根黑色的陰毛漏了出來。一雙修長的玉腿交叉了,完美

得沒有一絲瑕疵。

「抱我上床嘛……四哥……」

「好……」

男人被洛凝綿綿的一聲「四哥」勾得魂飛魄散,忘了自己是誰,傻傻地把洛

凝攔腰抱起,走向香塌。

到了床上,男人欺身壓在洛凝身上,低頭親吻著她溫潤無瑕的玉乳,一雙可

愛的玉兔在男人的含弄下逐漸挺起。洛凝一時迷了心神,抱著男人的頭用力地往

胸前按去。雙腿在不知不覺中勾上了男人的腰。

「夫人……」

「壞蛋,還叫人家夫人……嗯……」

「凝兒……轉個身吧……」

「嗯……你要做什麼呢……」

男人把洛凝擺成狗爬的姿勢,扯開繫著丁字褲的繩子,紅潤的菊花便完全裸

露出來。

「好美……」

「你做什……啊……別舔……那裡髒……喔……」

「不髒……好吃……」

「色狼……嗯……別咬……輕點舔……」

「三哥……唔……說過……這叫菊花……」

「那就……哦……舔人家的……花蕊嘛……啊……」

男人的舌尖橫掃過洛凝的菊花洞,惹起洛凝一陣顫抖。男人繼續用舌頭推進,

在洛凝的菊花洞中抽插起來,屁眼的舒適感讓洛凝的浪水一陣一陣往外流,沾在

她雪白的大腿上。由於林晚榮喜歡用這個地方,所以洛凝每日都會清洗屁眼,並

不會殘留有髒物。

男人看時機合適,高舉早已堅硬的肉棒,沾了沾陰唇外的淫水,讓肉棒更加

滑膩,然後把龜頭移到菊花洞口,扒開洛凝的臀瓣,狠狠地一插到底。

「啊……壞人……屁股要壞掉了……嗯……頂到人家心頭了……」

「好緊……」

「那是因為……嗯……你這死人的傢夥……太粗了……」

「凝兒的後面也很厲害啊……」

「你和大哥一樣……嗯……變態……」

「三哥果然與眾不同……」

「喔……好粗……屁股好漲……」

「那……我和三哥的傢夥……嗯……誰的大?」

「人家不說嘛……嗯……」

「告訴我吧……」

「啊……你的……輕點啊……你的更粗……更長……唔……更硬……」

「好凝兒……」

「哦……四哥……現在可以重點……嗯……」

啪啪啪啪……

男人的胯部狠狠地撞擊著洛凝的翹臀,原本雪白的屁股被撞得發紅,肛門脹

滿的感覺卻讓洛凝把豐臀翹得更高,用力地向後挺動,纖腰也隨著搖擺,迎合著

男人的抽插。洛凝向後伸出玉臂,拉起男人的手壓在自己向下墜著的玉乳上,狠

狠地揉捏起來。

身後的男人抱著洛凝的玉臀不停地抽動,洛凝彷彿回到了和林三在一起的日

子,直腸中傳來的脹滿和舒適讓她在迷離間把身後的人當成了林三,扭動著腰臀

討好著男人。

突然,男人猛地抽出肉棒,躺在床上,示意洛凝坐上來。屁股的空虛感讓洛

凝疑惑地往後瞧了一眼,便發現男人作勢要躺下,知道男人是要自己在上面。她

用手套弄了一下男人的肉棒,對準自己的菊花,輕輕坐了下去。男人看著洛凝晃

動著的一對雪白的酥胸,伸出雙手捏了捏,屁股向上頂了頂,洛凝小腿一軟,整

根肉棒便隨著洛凝的體重捅進了她的屁眼中。

「啊……要裂了……」

「好漲……」

洛凝此刻的表情非常精彩,肉棒塞滿了直腸,讓洛凝張開了小嘴,卻發不出

一點聲音。渾身如白玉一般的肌膚微微顫抖著,不知道是舒服還是疼痛。

「哦……慢點……太大了……嗯……」

隨著菊花處的液體分泌,男人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洛凝也像不要命一樣,

瘋狂地起落著自己的身體,玉乳隨著上下跳動,晃得男人眼花繚亂。

「啊……快點……再快點……喔……不要停……」

男人坐起了身子,緊緊地摟著洛凝的嬌軀,洛凝的玉腿也緊夾著男人的腰背,

兩人像搏鬥一樣狠狠地撞擊著對方,「啪啪」的響聲越來越密集。

「哦……凝兒,被你夾斷了……」

「別……嗯……我到了……」

男人的精液強而有力地噴射在洛凝的屁股,屁眼的滾燙感讓洛凝也瞬間達到

了高潮,兩人相對而坐地擁抱著,洛凝的下巴抵在男人的肩膀,喘息著。

「夫人……」男人恢復了原來的稱呼。

「嗯……說。」洛凝有氣無力地回應著。

「我們這樣,對三哥……」男生的臉上沒有了交歡時的慾望,只有黯然和愧

疚。

「不要說了……」洛凝內心的矛盾又一次填滿了心間,掙紮著,煎熬著,自

己這樣一個淫蕩的女人,還配得上夫君嗎?為什麼我會這樣?

「夫人。」男人分開了兩人的上身,凝視著洛凝,輕聲說:「夫人,小人上

輩子修了多少福,才能有這樣的福氣與夫人……夫人不要責怪自己,是小人的錯,

小人色慾熏心侵犯了夫人,等三哥回來,我會……」

洛凝按住了男人的嘴巴,一雙桃花眼中含著淚,低聲道:「別提夫君了好嗎?

我一想起夫君,就羞愧地無地自容……就當我們都做了一場夢吧……」

「那夫人,小人還想在做一場夢,嗯……最後一場,可以嗎?」

「最後一場?」

「嗯!」

「嗯……」

男人一喜,臉上的黯然消散無蹤,鬆開洛凝的身子,把肉棒放到陰阜上,就

要插入。

「等等……」

「夫人?」

「今夜有些晚……而且,凝兒的身子……吃不消……」

「那我……你……」

「撲哧!呆子,不是還有明晚嗎……」

「明晚……好……」

兩人又細細地聊了會話,男人卻沒有再對洛凝「上下其手」,三哥平時對自

己的好在此時如歷歷在目,就把一切都留到最後一次吧,以後就忘了這些旖旎的

夢。

「鐺!」府外打更的鑼響了,三更天了,洛凝推了推男人的身子,叫他回去

休息,男人跳下床板,抱著衣服走了幾步,又回頭說了句話,羞得凝兒撿起繡花

鞋就往男人扔去。

「三哥說過,這叫亂花漸欲迷人眼,『淺草』才能沒『馬蹄』!」

……

***

***

***

***

次日,洛凝一整日的坐立不安,在閨房中坐下又起身,連平時必找巧巧聊天

的習慣也忘了。心中的緊張和期待,外加微微的內疚,讓凝兒又是煩躁又是欣喜,

不知如何是好。

傍晚,凝兒草草吃完飯,一聲不吭地就回到房中,巧巧和青璇對視一眼,都

甚覺奇怪,往日這個狐媚子吃完飯總要調戲幾句,今日怎麼這般安靜,難不成是

病了?

凝兒不知身後兩人的反應,心中卻是百轉糾結,回到房中找了幾套衣服,挑

選了一套林三最喜歡的,便吩咐小環為她放好熱水,準備沐浴。

屏風內,熱氣朦朧,一道苗條又不失豐腴的胴體伏著身子試了試水溫,擡起

一條玉腿便把身子泡進了木桶裡。

「哦……」

溫暖的熱水讓洛凝忍不住發出了一聲呻吟,她撥弄著水上的花瓣,又抓起一

把花瓣順著玉臂滑動,似要把花香沾在手上。

「大哥,凝兒今晚要把身子交給別人了。」洛凝雙眼恍惚著,悄悄地對著屏

風上的內衣自言自語:「這是凝兒最後一次對不起夫君,以後凝兒一定會為夫君

守身如玉。其實……凝兒也不想紅杏出牆,只是那夜半推半就下,就被四……那

小子佔了身子,他的東西又那麼粗那麼硬,凝兒把持不住才……」自顧自說著,

凝兒又想起了昨晚香臀內的滿足感,小手伸到身下揉了揉可愛的菊花,嬌嗔道:

「那個壞人,這麼用力地……凝兒,也不知道輕重,都被他撐大了,夫君回來要

嫌棄我了……」

凝兒這樣東想西想地,心裡無由來一陣煩躁,把頭浸入水中,用力地搖了搖,

窒息的感覺讓她忘記了所有的煩惱。

「呼……」

「反正都是最後一次了,盡情地過完今夜吧……」

凝兒最後在洗了洗已經搓紅的玉肌,起身就要穿衣,卻聽見門響,房門被打

開了。

「是巧巧嗎?我就洗完了。」

來人並不回答,徑直走到屏風後,洛凝回身一看,嬌呼了一聲,又沈入水中。

「你!」

「夫人,小四實在等不及了……」

「你好大膽……色眼往哪裡看……」

男人灼熱的目光盯著洛凝半淹在水中的乳峰,幾片花瓣貼在乳肉上,構成一

幅妖魅的畫面。洛凝被男人的眼神看得渾身發熱,大腿在水底悄悄夾緊,本就被

熱水泡得紅透的臉頰上透著一絲嫵媚,一雙狐狸眼似笑非笑地看著男人。

男人嚥了嚥口水,喉結上下滾動,眼前的魅惑吸引著他向浴桶走去。就在這

時,門外又傳來了聲響。

「凝兒姐姐,你在沐浴嗎?」

凝兒和男人聞聲大驚,男人慌張地左右看了看,不知如何是好。凝兒急智上

心,招手讓男人走到浴桶旁,讓他跳進浴桶,急急地就把他往下按。

「凝兒姐姐,真的在洗澡哦。怎麼聽見水聲,是進浴桶嗎?」

巧巧此時已經走了進來,洛凝故作鎮定地趴在桶口,男人就在洛凝身側,在

水中緊閉著鼻子,緊張得連身邊的嬌軀也視而不見。心中只想著:幸好當初撈銀

兩的時候跟三哥學了兩招,如今也沒落了三哥「江中小白龍」的名號!

「姐姐今日不舒服嗎,怎麼都不說話。」巧巧語帶關心地問。

「嗯,夫君走了,心裡有些掛念。」洛凝此刻心裡只想著不要被巧巧發現水

中的男人,根本也無心回答巧巧的問題。

「巧巧也是好想大哥呢。」巧巧的眼神飄到了屏風上的性感內衣,臉有些發

紅,便轉移了話題,故意問洛凝:「這是三哥給姐姐特地訂做的嗎?姐姐穿起來

一定很性感,呵呵……」

凝兒感覺水中的男人沒有異動,一直按著男人的頭的玉手拍了拍男人,男人

惡作劇地捏了捏洛凝的蠻腰,洛凝已知道男人的閉氣功夫不差,便寬心地和巧巧

聊起來。

「咯咯,巧巧穿起來也一定比姐姐漂亮。」

「哪有……巧巧怎麼記得上姐姐的身材。」

「那你就穿上試試嘛?」

「在這裡嗎?」

「嗯,反正又沒人。」

洛凝雖知男人閉氣功夫不差,卻怕有什麼意外,便騙得巧巧到一旁去換上自

己的性感內衣,以便讓男人換換氣。

巧巧扭捏地拿著洛凝這套無比性感的內衣,嘴裡暗道:這幾塊薄布怎麼遮得

住凝兒姐姐的身子嘛,大哥真壞,故意讓姐姐穿這麼羞人的衣服。

說話間,巧巧也開始脫了外衣,身上只剩一套較為保守的內衣,只是按照林

三的最低標準,這套內衣穿在巧巧身上依然春光無限。巧巧輕輕解開胸前的鈕子,

再度看了看洛凝的情色內衣,就要換上。

這邊廂,卻是另一番景象。

卻是男人趁著巧巧脫衣,鑽出水面大口大口地呼吸著空氣,沒想到轉頭卻看

見巧巧夫人脫得只剩內衣,一岔氣,差點就窒息當場,鼻血也是隱隱欲噴。凝兒

看他目不轉睛地盯著巧巧,心中有些酸意,香唇貼在男人的耳邊道:「凝兒的身

子也很好看呢……」

其實林府中的家丁都知道,巧巧夫人是眾夫人中最淳樸,最心軟的,從不責

罰下人。此時,在他眼前的景象卻是酥胸半裸的巧巧夫人,前扣式的內衣半解著,

豐滿的乳鴿掙脫出來,在巧巧嬌小的身子上誘人犯罪。這樣的反差一下激起了男

人的慾望,屏住呼吸死死看著巧巧換上洛凝的內衣。此時聽到洛凝略帶醋意的話

語,胯下的小弟弟更是怒髮衝冠,在水中就要猛龍出海。

男人牽著洛凝的玉手,緊握著自己的肉棒,對著巧巧性感的身姿開始了「五

打一」。

「姐姐,這衣服……太大膽了。」

「咯咯,巧巧的身子真好看,怪不得夫君還未洞房就忍不住畫了一幅春風圖

呢。」

「姐姐……」

巧巧嬌嗔了凝兒一聲,就要換回自己的衣服。凝兒正要勸她直接穿著自己的

內衣,卻被身下的反應嚇得心跳加速。

原來男人的肉棒在凝兒玉手的套弄下,不僅不見降溫,還被姐妹二人的調笑

惹得火氣旺盛,他鬆開洛凝的玉手,又一次沈到水下,遊到凝兒身後,肉棒在凝

兒私處磨了磨,便一捅到底。

「呃……」

洛凝被這突如其來的刺激頂得心房小鹿亂竄,緊緊咬著手背,不敢發出呻吟。

「姐姐,你怎麼了?」

「我……嗯……粗……」

「粗什麼?」

「沒什麼……唔……你還有事嗎?」

「我……沒什麼了,姐姐你慢慢洗,我先……回房了。」

巧巧正要與洛凝商量寫家書給林三,卻見洛凝神色像極了與林三歡好時的媚

態,轉念一下,以為洛凝在如三哥所說的「自慰」,羞紅了臉,隨便說了一句就

逃也是地回房了。

「啊……壞蛋……嗯……差點就被發現了……噢……」

「巧巧一定以為……唔……我在『自慰』……喔……羞死了……」

「輕點……啊……怎麼今晚……哦……這麼粗……」

巧巧走後,凝兒便放聲地呻吟出來,男人也隨著浮出水面,放肆地撞擊著凝

兒的肉洞。一片水花在凝兒的翹臀上飛濺,男人因巧巧裸體引起的慾望在快速的

抽插中發洩著。

「壞人……嗯……你是不是想要巧巧……」

「不是……我只要你……」

「騙人……啊……還那麼粗……喔……」

「那是因為凝兒的屁股……好圓……」

「嗯……巧巧的更圓……喔……要不要我和巧巧……一起……啊……」

「我……」

「啊……輕點……噢……就知道你想……」

「凝兒,凝兒……叫我夫君好嗎?」

「啊……不行……哦……你這樣弄人家……好漲……」

「凝兒……我愛你……」

「嗯……我討厭你……啊……輕點……」

洛凝本想著今夜沐浴一番,好好與男人談情做愛的,沒想到卻在浴桶中被男

人強硬插入,一股被淩辱強暴的嬌羞讓她浪水直流,夾雜在洗澡水中,拍打著男

人的腹部。男人停止了抽插,把洛凝的玉體轉了過來,讓她趴在自己上身,再把

她攔腰抱出浴桶。

「嗯……你好強壯……哦……頂到人家心肝了……」

「那麼長……哦……夫君都沒碰到過……喔……」

因為男人平時常坐粗重的活兒,力氣比一般人好,就這樣抱著洛凝的嬌軀,

讓她的蜜穴隨著重力吞吐著自己的肉棒,兩人就在這房中緊摟著交纏。

「壞人……啊……親我……」

男人聽到洛凝嗲聲的請求,受寵若驚。這是他第一次深吻洛凝,雙唇貼在了

一起,洛凝的香舌調皮地伸進男人的口腔,鉤了鉤男人的舌頭,又縮回自己的口

中,來回幾次。男人被逗得心癢難耐,把肉棒狠狠一頂,洛凝舒服得張開小嘴,

男人順勢就把洛凝的香舌含住。

「唔……」

熱吻間,男人抱著洛凝走到床邊,把洛凝輕放在床上,高舉著她的雙腿就重

重地衝刺起來。

「你壞……啊……喂人家吃你的口水……唔……頂死我了……」

「凝兒,叫我……」

「四哥……喔……用力……」

「叫我夫君……」

洛凝卻不答話,只是挺起纖腰,抵死地迎合著男人的抽插。男人把洛凝的玉

腿壓在她的爆乳上,雙乳擠在膝蓋間,一條深深的乳溝被擠了出來。

「這樣……嗯……好難受……」

「人家要你從……喔……後面來嘛……」

男人聽話地抽出肉棒,轉過凝兒的身子,潔白的玉背勾勒出一條完美的曲線。

洛凝翹起自己的嬌臀,摩擦著男人的肉棒,男人會意,扒開陰唇,肉棒又一次填

滿了肉洞。

「哦……好深……喔……你真好……」

「凝兒,舒服嗎?」

「舒服……嗯……再重點更舒服……唔……把我當做巧巧……」

「哦……巧巧夫人……」

「嗯……大哥……巧巧喜歡你從後面幹我……」

兩人的淫言浪語提升著閨房中的溫度,肉蟲的戰鬥進行到了白熱化。

男人幹到興奮處,大拇指用力捅進洛凝的菊花,洛凝一聲嬌喘,開始迎合著

菊花和肉洞的夾棍抽插。

「又玩人家的……唔……屁股……」

「手指……哦……再進去點……啊……那裡也不要停……喔……」

男人玩了一陣,龜頭忽覺膨脹感,知道自己要到極限了,拔出菊花處的拇指,

把洛凝壓倒在床上,雙手狠狠地搓揉著她的雙峰。

「嗯……好……捏捏乳頭……」

「唔……」

洛凝回過頭來,玉臂反摟著男人的頭,與他唇舌交戰起來。玉津在兩人口中

相互渡著,激吻唇分,男人立起上身,跪在床上,雙手抱著洛凝的肥臀做著最後

的衝刺。

「啊……好大……那麼猛……唔……凝兒經不住了……」

「凝兒……你的好緊……」

洛凝此時也快到了終點,緊湊的肉洞擠壓著男人的肉棒,兩人的下身抵死逢

迎著,洛凝上身趴在床上,蠻腰忘情地向後挺動,似要把男人的睾丸也含進肉穴

裡。汗水從男人的額頭滴在洛凝玉背上,一直滑落,渾身本就濕透的洛凝顯得更

加淫靡。在激烈的碰撞中,纏鬥的兩人同時達到了性愛的頂峰。

「凝兒……我愛你……」

「壞……夫君……嗯……我今晚也……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