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內隻剩下她的體香和我精液的味道

  • 在〈車內隻剩下她的體香和我精液的味道〉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另類經驗

我在一家廣告公司裡工作,重要負責電腦畫圖。去年夏天,我們公司在某高校舉辦的招聘會裡設了攤。當時,人事部的主管出差,其他同事手上都有沈重的任務,唯獨我當時的任務比較輕,於是老闆就派我到學校裡負責這次招聘的前期工作就這樣,我糊裡糊塗地吸收了老闆的任務。跟我一起的還有我的同事小蘭。

  她是剛招進來不久的大學生。我這邊的工作比較容易上手,所以老闆就安排她跟我一起工作。

  小蘭是個生動的女孩,而且人長得挺俏麗的。

  小蘭的俏麗不是用言語可以形容的,皮膚白裡透紅,雙眉像一彎新月,雙眼水靈靈,鼻子又高又挺,兩片嘴唇的厚度剛剛好。總之全部臉型就像完整符合黃金分割,令人看上去就有那種激動。

  由於我經常在工作上領導她,她就老是以徒弟自封。基於這種關係,她也對我十分不客氣,吃飯,逛街,看電源,總是拉我陪她,別人不知道,還認為我們是情侶。

  其實,小蘭最吸引的處所還是她那勻稱的身材,該大的處所大,該小的處所小,尤其是雙腿,又細又長,她還愛好穿黑絲襪和高跟鞋,每天上班,她都是我們公司的亮點。可幸的是我們公司男的就隻有老闆,去了出差的人事部主管和我(我們公司的總人數也隻有十來人)。有時我們參個男的都會色迷迷地談論這新來的同事,說她怎樣冰雪聰慧,怎樣婀娜多姿,老闆也經常嘲笑我,說我有一個俏麗的好幫手,以後必定會成為我的好老婆。

  招聘會的那天,老闆容許我和小蘭早上不需要回公司報到,直接到學校。我決定當天借老爸的豐田車。於是我在招聘會前一天的晚上打了個電話給小蘭,問她要不要我載她。她十離開心,看來女孩子還是比較愛好坐私家車的。之後我們都在談家常,說天說地的,印象中,我睡覺時大鐘已經是1點了。

  第二天早上,我帶著一雙黑眼圈發動了老爸的豐田,直奔小蘭的住處。小蘭住的雖然是出租屋,但這裡是一個小區,綠化不錯,環境一流,保安也周密,門衛把我的車牌登記一番後才讓我進去。

  來到小蘭的樓下,她還沒下來,出車外面透透氣,順便抽根菸。一根菸沒抽完,小蘭樓下的鐵門打開,小蘭走出來了,我看了,差點把煙吞進肚子裡了。

  隻見小蘭穿了一條粉紅色的吊帶緊身連衣裙,露出雪白的肩膀、胸脯,離遠我就能清楚地看到她的乳溝,她的裙子短到隻蓋過屁股。腳下穿著一雙粉紅色的高跟鞋,小蘭的腿沒有一點粉飾,就白白的裸露在空氣中。小蘭的這身打扮在陽光的映照下分外奪目。

  小蘭今天一反常態,平時都是紮起辮子的,現在她沒有紮辮子,烏黑油亮的秀髮服帖的十分自然。加上她俏麗的面貌,就好像仙女下凡,絲毫沒有因為昨晚遲睡覺而憔悴。我頓時被眼前的一幕鎮住了,連招呼也忘記打了。

  「東哥,早上好啊!」小蘭的聲音傳進了我的耳朵,我才回神。一個一個字吐出來的說:「早……啊!」小蘭「嘻嘻」笑了,「快走吧,再不走我們就要遲到了」「對,招聘會九點開端,不過,我的徒弟啊!你這麼穿,不擺明是勾引你的師父我啊?」我不禁挑逗了一下面前的小蘭。

  「臭美,難道你想對你的徒弟下毒手?」小蘭裝了個鬼臉,對著我吐了吐舌頭。

  「你這小鬼,看我以後怎樣收拾你!」說完我裝出一副色迷迷的樣子。

  小蘭頓時又裝出畏懼的說:「色狼啊!色狼啊!老師要對徒弟施暴了!」說完她自己也忍不住笑了。想必她認為自己說的太過火了!

男人不猛,女人不愛, 老公早洩,老婆就會偷情, 勃起困難,硬度不足,做到一半軟掉了,早洩秒射 - 半顆解決你的困擾 - 印度超級犀利士

  我倆都人不住哈哈大笑。最後,我打開車門,把這個頑皮的徒弟請上車的副駕座位。自己再發動引擎,向目標地進發。

  小蘭在車上哼著歌,不時地看車外的風景。像是小孩子去春遊一樣的開心。

  而我卻苦了。我開的是手動檔的車,經常要換擋,五檔在最右上角,而小蘭的腿卻經常併攏地靠著我的這邊,我換擋的時候經常會碰到她的腿。每碰一次,我的下面都有反響,因為小蘭的腿很光滑,腿毛很細,很軟、很白。離遠幾乎看不出腿毛的存在。

  而當我碰到小蘭的腿時,她總是輕輕地在我手背上打一下,然後嘴裡說句「色狼!」我也無奈地答覆她:「誰叫你的腿老是放我這邊,你這個頑皮的徒弟,又想勾引老子了!」她哈哈大笑,轉頭過來就在我耳邊吹氣「我就是要勾引你,你又奈我呀?」我全身都軟了,「來吧來吧,你想出交通事故就來勾引我吧!」小蘭「哈哈!

  你想得真美啊!我沒空理你,我看風景!」

  就這樣,我們一笑一鬧地度過了半個小時。到底我的手碰了小蘭多少次我也忘記了。

  我們到了學校,把車停好,就到了屬於我們公司的招聘攤位。

  學校的人可不少,一大早就擠滿了來應聘的學生,那些出名的大企業,銀行,保險,電信等招聘單位一早就排滿了學生,我不禁感嘆,現在的競爭真是激烈啊!

  這麼多人排隊應聘,不知真能被錄取的又有多少呢?

  我們公司比較小,來應聘的人不多,我們招待了幾個盤算機系的學生後就安閒的在聊天,小蘭對我說:「剛才來應聘的那個學生滿臉暗瘡,不知到老闆會不會愛好,還是我的師父好,皮膚滑滑的。來,讓我摸一下!」「你這個女色狼,居然找吃找到老子身上了!我就不讓你摸!」小蘭裝出一副小鳥依人的樣子,偎依在我身上,撒嬌說:「來嘛!東哥,給我摸一下嘛!」話沒說完。她自己也笑起來了!我用食指在她的額頭上一點,「你這個小壞蛋!就隻會欺負你的師父我!真拿你沒措施!」和小蘭在一起的時間過得很快,我們吃完中午飯,休息一會就一直在那嬉鬧到招聘會結束。當然我們都完成了老闆交待的任務,收集了一疊簡歷。

  等到我們開車離開學校,已經是太陽下山了。我們都餓了,我提議去吃西餐,當然是我埋單的。小蘭高興地說:「我不會讓師父掃興的,我的戰鬥力很強!」我笑了:「一個女孩,能吃多少你儘管吃吧,我真想看看你能吃多少!」於是,我們開車到市內最著名的西餐廳。

  進了西餐聽,服務生彬彬有禮地指引我們坐下,拿出餐牌給我們,我本能地把餐牌遞給小蘭:「小壞蛋,你點吧,看你能吃我多少薪水!」小蘭毫不客氣地接過餐牌,她問服務生:「你們有情侶套餐嗎?」服務生答覆「有」。「那來一份情侶套餐吧!」我聽了一愣,眼裡充滿了懷疑。服務生會心腸把餐單收走,還說:「今天我們有運動,凡是情侶光臨,可以半價享用情侶套餐並送一瓶紅酒。小蘭「太好了,真謝謝你們!麻煩快點上菜,我們都餓極了!」服務生就當著我們面用對講機叫廚房快點上菜。然後離開了。我懷疑地說:

  「我們又不是情侶,等下被創造了,我們可要倒黴了!」小蘭這時雙手伸過來箍緊我的手臂說:「我們這樣還不像情侶嗎?你別反抗啊!被服務生看到的話,你的錢包就要遭殃咯!現在我們是情侶,你要把我當成你的女朋友!」在小蘭的善意的威脅下,我在眾目睽睽之下用十指緊緊扣住小蘭的手。在這時,小蘭的臉微微紅了。害羞的把眼睛低下了。我心想,小蘭是為了小便宜還是真的想當我的女朋友?但是此時此刻,我的大腦已經沒有讓我多想的餘地,看著面前的小蘭,我感到我的臉也紅了。

  我緊緊地握住小蘭的手,想說什麼,卻一個字也沒說出來,平常我們在一起都是嘻嘻哈哈的,什麼都能說,可是,今天,我們居然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車內隻剩下她的體香和我精液的味道

  不久,一個豐富的情侶大餐到了我們的桌前。服務生還為我們倒滿了酒。我首先打破沈默。「小蘭我們的情侶套餐到了!」小蘭低著頭,說:「東哥,其實……我……我一直都愛好你!」聽到這,我終於明確為什麼小蘭要點情侶套餐了。本來她想藉機會對我說這些話。這句話應當是由我說的,既然小蘭主動了,我就決定就範了。

  「小蘭,其實我們相識的第一天,我就愛上你了!你是我見的女孩中最優良的!」小蘭頓時擡開端,眼裡含情脈脈。臉蛋紅紅的。說:「東哥也是我見到的最優良的男人,最後體貼我,最會關心我,最會逗我開心的男人!」「好吧,為了我們的愛情,我的小壞蛋,你必須把面前的菜吃光,要不然餓壞了還談什麼情呀!」「嘻嘻!吃吧,大壞蛋!」說著,小蘭切了一小塊牛排,警惕翼翼地用叉送進我的嘴裡。我感到牛排是甜的。我也如法炮製。就這樣,我們倆溫馨地飽餐一頓。紅酒也喝了不少。可能是小蘭的酒量有限,她的臉很紅,說話也開端有點含混了。嘴裡老是說「東哥,我很愛好你,你對我很好,很好,很好!」我埋了單,天殺的,一個套餐要了我參百多,而且還是半價的。

  我扶著小蘭,跌跌撞撞地上了車。小蘭又說:「我要去海邊看星星!東哥陪我看星星!」我說:「夜了,寶貝,回家休息吧!」「我不要,我要你陪我去看星星!」我們這裡離海邊起碼有2小時的路程,去海邊是沒可能的。幸好我們城市還有條小江,就姑且把小江當大海吧。

  於是我對小蘭說:「好吧,我們去海邊吧!你這小鬼,真多鬼主意!」我發動了汽車。一路上,小蘭開心的唱著歌,唱的是劉德華的愛你一萬年。

  我們如果真的能一萬年都相愛,那是多浪漫的是啊!

  很快,車子就來到江邊,我找了一個視野比較廣闊的處所,好讓身旁這女孩能好好的觀賞夜裡的星空。

  雖然現在隻有9點多,但附近的人不是很多,隔很遠才幹看到有稀稀落落的幾臺車停著。不時天空還湧現俏麗的煙火。本來這些人是來放煙花的。

  小蘭看著煙火綻放,高興地喊著,「很美啊!很美啊!」信任她的酒氣已經過得差不多了!冷不防,小蘭在我的臉上親了一下!「看你今天還不讓摸你!我現在就要你賠償我的喪失!」「好啊!我現在就賠你!」於是我一頭過去,用嘴緊緊的貼著她的嘴唇。她估計是沒想到我會這麼突然,「嗯」的一聲,推開我,「你這壞蛋!想非禮啊!」「是啊!我就要非禮你這個小壞蛋!」於是,我緊緊地抓住小蘭,用嘴就是一輪狂轟濫炸。

  小蘭起初極力反抗,可是沒過多久就淪陷了,吸收了我的舌頭,我把舌頭伸進她的嘴裡,與她那柔軟的舌頭糾纏在一起。唾液再也沒分彼此地在我們的嘴裡,唇上交換著。

  大概我們都吻得動情了,我的褲子已經撐起了帳篷。我把車窗,車門關得緊緊的,因為此情此景,誰都知道會產生什麼事了。

  我的手伸向了小蘭的胸脯,一手就把小蘭的乳房抓住。書上說,女人的乳房能一手控制是最好的,小蘭擁有的就是這種優質的乳房。

  小蘭開端高興地呻吟了「啊!壞蛋!」她手抓著我的手,但是沒用力把我的手拿開。任由我的手在她乳房上肆虐。

  後來,我乾脆把手伸進了胸罩裡面,小蘭的乳頭已經硬起來了。這種情況我知道應當怎樣下一步,因為我早已失去了處男之身,這樣的事再熟悉不過了。

  我用拇指我食指在小蘭的乳頭上輕輕捏緊,小蘭「啊!乳頭好敏感啊!東哥,你好壞喔!弄的我好舒服啊!啊—— 」「還有更舒服的!」我扯下了小蘭的衣服,把她的胸罩脫了,一口就把她的乳頭含在嘴裡!有節奏地吸吮。

  「啊……舒服啊!啊……大力點!」小蘭大聲叫著,幸好我關緊了車窗,不然叫聲就會傳出去了。

  聽著小蘭的呻吟聲,我的陰莖硬得難受,於是我把小蘭和我的座椅放平,車子的空間還比較大,這樣一放,就跟一張床差不多了。

  我看小蘭也是憋得難受,於是用手掀起她的裙子,用中指在她粉色的內褲中間不停地打圈。小蘭呻吟得更加厲害:「啊……很舒服,我從沒試過社麼舒服的!

  啊……東哥,幫我啊!」

  小蘭的內褲已經濕透了,淫水隔著內褲浸濕了我的手指,我再也按捺不住了,把小蘭的底褲脫掉。露出了她那又黑,又軟的陰毛,這時的陰毛已經被小蘭自己的淫水全浸濕了。

  我很熟練地找到了小蘭的陰核,用手指在小蘭的陰核上撫摸,打圈。小蘭舒服得不停地呻吟、叫床、身材不停地扭動。車子也因為她的扭動而開端搖晃了。

  「啊!啊!啊!」小蘭不停地呻吟,我的手不停地在小蘭的陰核上愛撫著。

  突然,小蘭大聲叫起來「噢……我要高潮了……啊!」話音剛落,小蘭突然身材一震,蜷縮在一起,嘴裡喘著氣,抓著我的手,極力禁止我手上的運動。「啊!好舒服啊!東哥!我要你的肉棒,我要更加舒服!」我沒說話,用嘴吻了過去,用手,把小蘭的手放在我下面的帳篷上,小蘭害羞地笑道:「你這壞蛋,今晚如果不給你享受,我看你就要憋瘋了!」我說:「你才壞,這還不是你害我的,看我怎樣收拾你!」說時遲那時快,我解開了褲頭上的口子,把我的肉棒拿了出來。我躺在座椅上,身材向上挪了一下,然後把小蘭抱在我的身上,這樣,小蘭就趴在我的上面,陰道口剛好對著我的陰莖。
155328hp9pqpgsfhos9qor.jpg
  此時我的龜頭已經充血得厲害,小蘭的淫水也已經氾濫成河了。我抓著陰莖,就這樣直接塞進了小蘭的陰道。

  由於小蘭很多水,我的陰莖很快就完整滑進去了!小蘭大聲地叫了一聲「啊……!好粗啊!你把我賽滿了,賽得好緊啊!」我的陰莖也感受到了小蘭陰道裏的淫水,和陰道裏面嫩嫩的肌肉組織。我說:「啊!小蘭,你的陰道很緊啊!很嫩啊!我的陰莖很舒服啊!」說著,我們開端配合地運動。

  車子裡的空間是有限的,車頂的空間比較少,小蘭不能直起腰,乾脆就趴在我的身上,配合我的運動。

  我下身的空間也比較小,我的腿是彎著的,幾乎和坐著沒差別,我隻是上身躺著,這樣也很好用力,一下一下地用陰莖在小蘭的陰道裏有節奏地摩擦著。

  車裡的窗被我關得緊緊的,兩個人在車內的回音特別大,我們都能清楚地聽到那種肉與肉「噗噗」的碰撞聲。還有粘稠液體被擠壓所發出的「撲哧撲哧」的聲音。

  這種聲音彷彿激起了我們的原始慾望,我們都猖狂地呻吟著,車裡充滿了我們倆淫蕩的叫囂,充滿了人類原始碰撞。

  我們都出汗了,我雙手緊緊箍著小蘭的小蠻腰,小蘭全身都已經出滿汗水了,小蘭的汗水味道真香,有說不出的香味,不斷地刺激著我的慾望,我抽插的速度也不斷地加快,小蘭的叫床聲也越來越急。

  車子的小空間令我們緊緊地貼在一起,感受著對方的呼吸,感受著對方的體香,感受著對方的心跳。

  突然,我感到我要射精了,龜頭那敏感的神經末梢已經達到了極限,陰莖有一種漲得厲害的感到,我就呻吟叫著:「小蘭,我要射了!我射在你體外吧!」小蘭緊緊地壓著我,神志含混地呻吟:「射在我……我的陰道裏……今天是安全期……啊!我也要高潮了!射吧……啊……全部射進我的陰道裏……啊!!!」於是,我加快地抽插,一陣翻雲覆雨,我感到就是這樣激烈,我的精液從我的尿道口射出來了,全部射在小蘭的陰道裏。

  小蘭趴著我,身材發抖得厲害,有氣無力地說:「東哥,你的精子很暖啊!

  啊……你插得我很舒服啊!你就愛好你這樣插我!」我也說:「小蘭,你這小壞蛋,哪裡學的本事,能讓我做愛呻吟叫出聲的,你還是第一個!」小蘭好像有點不高興,偎依著我,一面愁容說:「我不是你第一個女人嗎?」我就知道小蘭會介意,我說:「雖然你不是我的第一,但是,你是我的唯一,有你一個我就足夠了!」這是我的真心話。

  小蘭笑了:「你必定要答應我以後不能再和別的女人好上。其實我也不是處女,我……我以前也有一個男朋友。但是,我發誓,在我陰道裏射精的你是第一個。我們以前是帶套做的!你要信任我!」你笑了:「傻瓜,我沒有處女情結,我不會介意你的過去,我愛你,我愛你的全部,哪怕你們以前沒帶套,我也不介意,我實在是很愛很愛你!我的心肝寶貝!」小蘭激動的哭了,趴在頑皮身上哭了起來,眼淚全部落在了我的胸上。她一邊哭一邊說:「這個世界上,就隻有你對我最好了!我愛你!」豪情過後,我們還緊緊地擁抱在一起,我的陰莖也開端垂下。精液就從小蘭的陰道裏流出來了。我示意小蘭起來,小蘭不肯,還是緊緊地抱著我。

  沒措施,精液就這樣流到了座椅上,車裡瀰漫著我精液的味道還夾著小蘭的體香。

  「東哥,你的精液味道好香啊,不是很腥,聞起來很舒服啊!我好愛好啊!」其實我也不感到精液的味道香,想必是異性相吸的道理。我說:「小蘭的體味也很香,我很愛好聞到你的體香,以後你不能離開我,我要天天聞到你的味道!」小蘭:「嘻嘻!你這個色狼,就是油嘴滑舌,隻要你愛好,我天天都跟你在一起,天天讓你聞我的味道,你要一輩子記著我的味道,不,下一輩子都要記著我的味道!……」沒等她把話說完,我就吻了她,深深地舌吻。

  就這樣我們偎依在一起,度過了這既激動,又溫馨的一晚。

  從此,我跟小蘭就斷定了男女朋友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