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她不注意 抱上就狂幹

  • 在〈趁她不注意 抱上就狂幹〉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另類經驗

在一次賭博中,我因為欠楊東8萬塊錢,實在無錢還,因楊東早就媽媽垂蜒三尺,就拿此條件來交換8萬賭債,出於無奈我就同意了,拿媽媽身體來償還這筆債務,當晚楊東來到我家吃飯為由來我家,我和他商量後,說楊哥儘管放心去幹,絕對不會出事。我擔保你放心!我媽媽她從小體質不同凡人,生性好淫,加上保養的好,現在的她真的不愧為縣城第一美女,哈哈!等一下你小心浴室就有好東西瞧了!「

楊東見離晚飯還有一段時間,便出房門,聽到就從不遠的浴室傳來一陣嘩嘩的水聲。

浴室這是一大間,木質板好像有人有意的開了一個洞,可以非常清楚的看到裡面的風光。當楊東走近浴室,就聽到有水聲,顯然是有人在洗澡,楊東聽到女人的呻吟聲,聲音很細微,楊東不禁怔住了,連忙不動側耳傾聽,可是再也聽不到聲音了,楊東想或許是聽錯了,可是,又來了,好像非常的,呻吟聲中好像夾著哀泣的聲音,這下楊東斷定是女人的呻吟聲了。楊東再也顧不得這許多了,從的洞口處,往裡看去。

「我的天啊!一個女人……大美女,四、楊東的神經突然一陣緊張,這時媽媽赤裸著身體,整個人斜靠在牆壁上,把一雙粉腿大開著,露出那個迷人的桃源洞來,兩手正不停的著她那嫩紅的陰戶,半瞇著眼睛、微張著嘴,楊東知道,媽媽是在幹那事。

「唔……唔……」媽媽搖著頭,吐著氣的哼著。

媽媽為何藉著洗澡來幹這種事呢?楊東想八成是叔叔不在,無法滿足她,所以只好來自己來消消那旺盛的慾火,也難怪媽媽這麼標緻的美人兒,偏偏嫁給這麼一個丈夫,看媽媽的身段實在夠迷人的,兩個乳房沒因為奶過孩子,讓男人玩弄過,卻不下垂,還是非常巨大豐滿的挺著,乳頭顏色深紅,它的豐勁彈性可真是嚇人,脹得都快流水了。

再往下移是那個小腹,卻沒因她生過孩子的關係,她的腰肢可還纖細的很,再往下……呵!是那個迷人桃源洞,她的陰毛稀少,整個外陰隆起,陰核已經興奮的凸出,可知她是個性慾極強的人,鮮紅的陰唇向外張著,由於媽媽不停的捻著,正有滴淫水順著大腿流下。「哼……死……」媽媽顫抖著身體,語音模糊的呻吟著。

這時媽媽另一隻手磨捻著自己的乳房,尤其是那兩粒深紅的乳頭,被捻的堅硬異常,不時有少量的奶汁流出,全身一陣亂扭……「噯……老天……我要死了……」媽媽下面長滿了茸茸黑毛的桃源洞口,這時不斷的湧冒出淫水來,茸茸雜毛黏住糾纏在一起。

媽媽百般無奈的摸也摸不著,搗也搗不著,也不知道她到底那個地方不適,全身不安的扭曲著,一身的白肉顫動著,磨呀、捻呀,好像仍養不過,就用手直往已氾濫的洞內直搗……

媽媽彎曲著身體,兩隻媚眼半張半閉的看著自己的陰戶,又把那只本來在摸乳房的手伸到陰戶來,用兩隻手指頭抓著兩片嫩肉,粉紅的陰唇往外翻張了開來,接著又把另一隻手的手指頭伸進桃源洞內,學著雞巴抽送的樣子,繼續的玩弄著自己的陰戶。

媽媽的手指一抽一送,顯然有無上的快感,只見她的臉帶著淫蕩的笑了,從她的子宮湧冒出的淫水,順著手指的出入被帶了出來,兩片陰唇也一收一翻的,她的粉首擺來擺去的。口中不住的唔喔出聲:「唔……喔……喔……」。

楊東被媽媽這股騷浪勁兒挑動起性慾來了,雞巴也迅速的漲大,楊東再也不管會發生什麼後果了,飛快的進入的浴室,朝著媽媽猛的撲上去,抱住她。

媽媽驚呼:「啊?你……你……」

「阿姨,不要出聲,我來……使你快活。」楊東的嘴唇吻上媽媽,媽媽的全身一陣扭動,在楊東懷裡掙扎。

「唔……不要……臭小子……」不理她的抗拒,她這種欲拒還迎的抗拒,對楊東而言,不外是種有效的鼓勵。楊東連忙吸吮著媽媽豐滿的乳房。「不要……我不要……」媽媽嘴中連連說不要,一張屁股卻緊緊靠著楊東的屁股,陰戶正對著楊東已勃起的雞巴,不停的左右來往的摩擦著,楊東感到一股熱流從阿姨的下體傳播到自己的身體。楊東猛地把媽媽按在浴室地板上,全身壓了上去。「臭小子……你要幹什麼?」

「使你快活!」

「嗯……你……」楊東用力地分開媽媽的雙腿,使她那潮濕、滑膩的陰戶,呈現在眼前,楊東握正了雞巴,往媽媽的洞口一塞,不入,再握正了,又塞,又是不入,急得楊東眼冒金星……

「阿姨,你的小淫穴太小了,在那裡嘛?」

「自己找。」媽媽說著自動把腿張得更開,騰出了一手挾著楊東的雞巴到她的洞口,楊東忙不疊地塞了進去。

「喔……唔……」媽媽把腿盤在楊東的屁股上,使她的花心更為突出,每當楊東的雞巴插入都觸到她的花心,而她就全身的抖顫。

「喔……美死了……」楊東覺得媽媽洞內有一層層的壁肉,一疊一疊,雞巴的馬眼覺得無比的舒服,不禁不停的直抽猛送。「喔……臭小子……你真是會幹……好舒服……這下美死了……喔……」

「這下又……美死了……」

「嗯……重……再重一點……你這麼狠……都把我弄破了……好壞呀」「好大的雞巴……噯喲……美死我了……再重……再重一點……」「大哥哥……你把我浪水……水來了……這下…….要幹死我了……喔……在媽媽的淫聲浪語下,楊東一口氣抽了兩百餘下,才稍微抑制了慾火,把個大龜頭在媽媽陰核上直轉。

「大哥哥……喲……」媽媽不禁地打了個顫抖。

「喲……我好難受……酸……下面……」媽媽一面顫聲的浪叫著,一面把那肥大的屁股往上挺,往上擺,兩邊分得更開,直把穴門張開。

「酸嗎?阿姨!」

「嗯……人家不要你……不要你在人家……那個……陰核上磨……你真有……你……你……你是混蛋……喲……求你……別揉……」「好呀,你罵我是混蛋,你該死了。」楊東說著,猛的把屁股更是一連幾下的往媽媽花心直搗,並且頂住花心,屁股一左一右的來迴旋轉著,直轉的媽媽太死去活來,浪水一陣陣的從子宮處溢流出來。

「噯……臭小子……你要我死呀……快點抽……穴內養死了……你真是……楊東不理媽媽仍頂磨著她的陰核,媽媽身體直打顫,四肢像龍蝦般的蜷曲著,一個屁股猛的往上拋,顯露出將至巔峰快感的樣子,嘴中直喘著氣,兩隻媚眼瞇著,粉面一片通紅。

「臭小子……你怎麼不快抽送……好不好……快點嘛……穴內好養……噯……不要頂……噯喲……你又頂上來了……呀……不要……我要……」媽媽像發足馬力的風車,一張屁股不停的轉動,要把屁股頂靠上來,把楊東全身緊緊的擁抱著。

「嗯……我……出來了……」媽媽的陰穴內層層壁肉一收一縮的,向楊東的雞巴四面八方包圍了過來,她的子宮口像孩子吮奶似的一吸一吮……她陰精就一股一股的激射了出來,澆在楊東的龜頭上,媽媽的壁肉漸漸的把龜頭包圍了起來,只覺得燙燙的一陣好過,雞巴被媽媽的壁肉一包緊,差點也丟了出來,好楊東在心中早有準備,不然可就失算了。

停了會,媽媽洩完了,包圍著楊東的壁肉也慢慢的又分開了,媽媽喘口長長的氣,張開眼睛望著楊東滿足的笑著!「臭小子,你真厲害,那麼快就把我弄了出來。」

「舒服嗎?」

「嗯……剛才可丟太多了,頭昏昏的!」

「阿姨,你舒服了,我可還沒呢,你看它還硬漲的難過。」楊東說著又故意把雞巴向前頂了兩頂。

「壞……你壞……」

「我要壞,你才覺得舒服呀,是不是?」楊東把嘴湊近媽媽耳朵小聲的說道。

「去你的!」媽媽在楊東雞巴上,捻了一把。

「喲,你那麼淫,看我等一下怎麼修理你。」

「誰叫你亂說,你小心明天我去告訴你叔叔,說你強姦我!」楊東聽了不禁笑了起來,故意又把雞巴向前頂了一下。騷貨媽媽的屁股一扭。

男人不猛,女人不愛, 老公早洩,老婆就會偷情, 勃起困難,硬度不足,做到一半軟掉了,早洩秒射 - 半顆解決你的困擾 - 印度超級犀利士

「告我強姦?哼!我還要告你引誘呢!」

「告我引誘?」

「是呀,告你這騷蹄子。」

「去你的,我引誘你,這話打那說?」

「打那說?你不想想你自己一個人時的那騷浪勁兒,好像一輩子都沒挨過男人的雞巴似的。」

「那又怎麼說引誘你?」

「你自己捻弄陰戶的那股騷勁兒,我又不是柳下惠,誰看了都會想要的,害我忍不住跑了過來,這樣不是引誘我?」

「我那醜樣子,你都看見了?」

「你壞,偷看人家……」

楊東把嘴封上了媽媽,許久許久不分開,向媽媽說:「阿姨,我要開始了。」「開始什麼?」

楊東以行動來代替回答,把屁股挺了兩挺。「好嗎?」楊東問。

騷媽媽自動把腿盤上楊東的屁股,楊東又一下一下的抽送起來,每當楊東抽插一下,媽媽就騷起來,配合著楊東的動作,益增情趣。「喲!臭小子,你又……又把我浪出水來了……」

「你自己騷,不要都怪我!」楊東繼續著埋頭苦幹。

「喔……這下……這下真好……幹到上面去了……舒服……再用力點……」慢慢的,媽媽又開始低聲的叫些淫浪的話來。

「阿姨,你怎麼這麼騷啊?」

「都是你使我騷的,死人……怎麼每下都頂到那粒……那樣我會很快……又出來的……」阿姨,怎麼你又流了,你的浪水好多。「」我那裡曉得,它要出來,又有……什麼辦法……又流了……,你的雞巴比我丈夫粗多了……你的龜頭又大……每當你插入子宮觸到人家的精剿……忍不住……要打顫……喲……你看這下……又觸……觸到了……喔……「」雞巴比叔叔大,那功夫呢?「

「也是你……比他強……」

「喔喔……這下……頂到我的小腹了……噯喲……要死了……噯……我好……好舒服……快嘛……快點嘛……重重的……重重的狠插我……喔……」楊東的屁股並沒有忘記要上下的抽插,狂搗、猛幹,兩手也不由自主的玩摸媽媽的大乳房來,奶水不斷的從乳頭處流出,飛得楊東和媽媽滿身都是。

「噯喲……輕點……捏得人家上面流水~!下面也流水啦~!」媽媽翻了個白眼給楊東,似有怨意。

「……下面快點嘛,你怎麼記得上面……就忘了下面呢……唔……」媽媽似奇養難耐的說道。楊東聽媽媽這麼說,連忙頂了頂,在她精巢花蕊上磨轉著。

「不行……臭小子,你要我的命呀……我要死了……你真行……真的要我的命……」又張口咬住媽媽一隻高大渾圓的乳房,連連的吸吮,由乳端開始吸吮起,吐退著,到達尖端渾圓的櫻桃粒時,改用牙齒輕咬,每當媽媽被楊東一輕咬,她就全身顫抖不休,奶汁便飛濺而出。

「啊……臭小子……嘖嘖……噯喲……受不了了……我不敢了……饒了我吧……我不敢了……吃不消了……噯喲……我……要我的命了……喔……」媽媽舒服的求饒著。

媽媽架在楊屁股上的兩條腿更是用力緊緊的盤著,兩手緊緊的擁抱著楊東,楊東見媽媽這種吃不消的神態,心裡發出勝利的微笑。因為在行動上,使出了勝利者揚威的報復手段來,屁股仍然用力的抽插,牙齒咬著她的乳頭,奶水不斷從深紅的乳頭噴出。

「啊……死了……」媽媽長籲了口氣,玉門如漲潮似的浪水泊泊而至楊東的雞巴頂著媽媽的陰核,又是一陣揉、磨。

「噯喲……嘖嘖……哥哥……你別磨……我受不了了……沒命了……呀……我又要給你磨出來了……不行……你又磨……」媽媽的嘴叫個沒停,身子是又扭擺又抖顫的,一身細肉無處不抖,玉洞淫水噴出如泉。

楊東問著滿臉通紅的媽媽:「阿姨,你舒服嗎?」媽媽眼笑眉開的說:「舒服,舒服死了……噯喲……快點嘛……快點用力的幹我……嗯……磨得我好美……你可把我幹死了……幹得我……渾身……沒有一處……不舒服……噯喲……今天我可……美死了呀……噯喲……我要上天了……」

忽然,她全身起著強烈的顫抖,兩隻腿兒,一雙手緊緊的圈住了楊東,兩眼翻白,張大嘴喘著大氣。楊東只覺得有一股火熱熱的陰精,澆燙在龜頭上,從媽媽的子宮口一吸一吮的冒出來。

媽媽是完了。她丟了後,壁肉又把楊東的龜頭圈住了,一收一縮的,好像孩子吃奶似的吸吮著,包圍著楊東火熱的龜頭。楊東再也忍不住這要命的舒暢了,屁股溝一酸,全身一麻,知道要出來了,連忙一陣狠幹。「阿姨,夾緊……我也要丟了……喔……」話還沒說完。

媽媽就自動的用花蕊夾住了楊東的大龜頭,不停的磨,淫聲叫道「快給我~!射到我的子宮裡去~!我要~~!快給我~!啊~!」楊東激動的大力抽了幾下大肉棒,就射在媽媽還在收縮的子宮口,媽媽經楊東陽精一澆,不禁又是歡呼:「啊……燙……我的好美……」楊東壓在媽媽的身上細細領著那份餘味,好久好久,雞巴才軟了下去溜出她的洞口,陰陽精和浪水慢慢的溢了出來……

媽媽一這深吻著楊東,一邊淫聲嬌道:「你真利害,幹得人家心兒都飛了,魂兒都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