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所春色

  • 在〈診所春色〉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另類經驗
摘要

  「小弟弟有什麼問題嗎?」  「這…請…請問醫生在哪裡…?」少年坐在椅子上,怯怯地問著眼前披著白袍的美女。

5-115:06編輯

夜晚,一個黑影偷偷摸摸地躲在無人的角落。雖然在某些國家,這個時候只能算是夜生活的開始,但這個城市的人們卻仍沿襲著過去的生活習慣,太陽才剛下山不久,街上的人潮就以等比數列減少,只餘下稀稀落落幾盞街燈與招牌矗立在逐漸寒冷的北風之下。

  「好!上了!」黑影在徘徊許久之後,終於下定決心走向前。

  冷色調的水銀燈光照在他的身上,一副稚氣未脫的臉蛋、纖細得接近瘦弱的身型,即使下定決心卻仍顯得猶豫的腳步,少年彷彿是要前往戰場一般走進某個建築物中。

  「那個…我想掛號…」少年推出健保卡與鈔票,光是這個動作就讓他滿臉通紅,來這種地方對大部分男人而言都很尷尬,尤其對方還是個二十來歲的美女護士。

  「嗯?小弟弟和誰來的啊?」護士甜甜的聲音讓少年的臉變得更紅,他支支吾吾地說道:「我…我是自己來的…我爸媽都不在家…」少年既像是辯解又像是解釋般地說著。

  「嗯?」護士點了點頭,說道:「現在沒有人,請進吧。」

  少年低著頭走入診療室,護士立刻依照習慣將門給帶上,為了保護病患的隱私權,這是必須的動作──因為這裡是間泌尿科診所

  「小弟弟有什麼問題嗎?」

  「這…請…請問醫師在哪裡…?」少年坐在椅子上,怯怯地問著眼前披著白袍的美女。

  「我就是醫師啊。」女醫師指著自己豐胸前方的白袍,讓少年親眼確定她的名字確實和診所的名稱相同。

  「那…那個…佐籐真樹是女…我沒事了,再見!」少年臉蛋脹得通紅,忽地站了起來望外就走,卻忘了門已經被護士關上,「砰」地一聲大響過後,整個人撞上了門板、倒了下來。

  「小弟,沒事吧?」少年在女醫師的呼喚下醒來,他下意識地舉起手來打算搓揉自己仍然隱隱作痛的額頭與鼻尖,手背卻碰到一個柔軟無比的球體。

  「唉呀,小弟弟好色。」女醫師反射性地抱著胸部,不小心卻連著少年的手臂也摟在其中,她俏皮地吐了吐舌頭,才讓他的手離開自己的雙峰。

  「走路要小心哪,慌慌張張地可是會撞牆的唷,你這可愛的的鼻子差點就撞扁了呢。」女醫師纖細的指尖點了點少年的鼻頭,像這樣的大男孩挑動了她心中的母性本能,平時冷漠的她現在也不禁想呵護他…以及欺負他。

  「我…我…」

  「好啦,森下小弟弟,你有什麼問題?」回歸正題,女醫師臉上的調笑神情立時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副認真的神情。

  「我…我…我不好意思說…」

  「為什麼?」

  「因為…因為醫師妳是女的啊。」

  「傻瓜,我是醫師哪,你就放心說吧。」對於少年的這種反應,真樹也已經看多了,會到泌尿科診所來的男人一看到她,大多都會先尷尬個一段時間,因此她開始和少年閒聊來轉移他的注意力。

  「那,真樹小弟,你為什麼一個人來呢?」女醫師柔聲問道,就因為少年的漢字也是真樹,所以他才會以為這個泌尿科的醫師也是男性。

  「還有,雖然我們都寫做真樹,不過人家可是MAKI而不是SINZYU唷!」女醫師不施妝粉的卻仍艷麗的臉龐靠得老近,微微的女性體香排開藥味竄進少年的鼻腔中,讓他覺得有些飄飄然。

  女醫師逐漸瞭解少年的生活處境,他從事外貿的父母忙著經商,一年裡面難有幾天在日本,只得將他交給傭人照顧,但傭人的工作時間只到晚餐做好之後,接下來的時間就只剩他一個人面對孤寂黑暗的大房子。

  「雅婷,去把門放下來吧,反正應該也沒有人來了。」護士依言走出門外,或許是少了個旁觀者的緣故,少年的緊張情緒明顯平緩了許多,女醫師見機不可失,立刻追問他來此的目的。

  「我…我的…那裡…小雞雞紅腫…」少年吞吞吐吐地說道。

  「喔?紅腫。你有發現傷口嗎?或者哪裡會痛?」

  「不…不會痛…傷口…我不知道,我沒有看…」

  「好吧,把褲子脫下來,我看看是不是發炎。」女醫師拉過器材車,說道。

  「這…不好吧…」少年壓著褲襠,紅著臉抗拒女醫師的魔爪。

  「我是醫師耶,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女醫師一把拉下,少年微弱的力量終究比不過她,深藍色運動褲帶著白色內褲一起被她扯到大腿上。

  (哇!)女醫師瞪大雙眼,費了不少心神才抑制自己不叫出聲來。

  少年的股間光溜溜的還沒長毛,裹在包皮中的小弟弟也是漂亮的粉紅色,和成人充滿攻擊性的肉棒不同,它平和地在主人的雙腿間軟垂著。但令女醫師驚訝的並不是這個理所當然的情況,而是那東西的尺寸對一個少年而言實在是太大了,還沒有勃起的時候那東西的尺寸也已經超越東方人平均長度許多,女醫師根本不敢想像等到他發育完全之後,勃起的肉棒到底會有多大。

  不管之後會變成什麼樣的怪獸,至少「它」現在是安全的,女醫師壓下心中的訝異,讓自己的專業凌駕身為女人的部分,自己已經看過無數男人的下體,這也不過只是個小男孩的生殖器而已…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她在心底告訴著自己。

  不過這樣的衝擊對她顯然還是造成了一些影響,她沒有戴上本該戴著的薄橡膠手套,直接用手握著少年的肉棒仔細觀察著。

  少年雙手掩著臉,像逃避強姦命運的女孩一般羞於見人,然後被想要觀察更下方的女醫師一把推倒在診療床上。

  「不要動喔…奇怪…沒有傷口也沒有發炎的跡象啊…你到底哪裡腫了?」

  「啊!醫師阿姨…那裡…腫…腫起來了!!」少年突然慘叫著,女醫師嚇了一跳,卻只見少年的棒子逐漸揚起頭來,粉紅包皮底下逐漸露出一段鮮紅色的肉頭。

  「啊,這就是『腫』?」女醫師又好氣又好笑,同時對現在的性教育失敗程度感到怎麼舌,不過這份憂國憂民的心情持續不了多久就被驚詫的震撼所取代。

小弟弟不夠威猛嗎,想要增硬增粗嗎,物理按摩方式,透過有促進血液循環及好吸收的配方+阿拉伯擠奶法的按摩,讓小弟弟血氣增強,根莖強了自然就變大變粗,也就硬了,但必需持之以恒每天花個15-30分鐘,約3個月時間能發現明顯的堅挺增長 - 增硬堅挺按摩精油

  (太…太厲害了…)少年的肉棒粗得讓她無法一手掌握,她小手輕輕一推,如小孩拳頭般巨大的青澀龜頭立刻從包皮下探出頭來,雖然沒有西洋A片中黑人演員的變態尺碼,但少年的肉棒卻是昂然挺立,一點也沒有因為巨大而軟垂的樣子。

  「小弟弟,不要叫阿姨,要叫姊姊。而且…這也不是紅腫或者發炎啦…」女醫師左手將垂到眼前的長髮順到耳後,開始對少年上著性教育課程,不過應該沒什麼普通的老師會握著學生肉棒講課吧。

  「這叫做『勃起』,成熟的男生如果看到漂亮女生的時候,這裡就會變大…」女醫師解說著,原本遮著臉的少年逐漸被她的說辭打動,手慢慢放了下來,眼光往下移去,卻不經意地看到了一幅美麗的景色。

  女醫師胸前的黑色的蕾絲鑲邊被她碩大的雙峰頂了開來,在那布料的曲線底下顯露出一道更為曲折的膚色線條,雖然少年還不瞭解什麼叫做性,但雄性本能卻還是驅使著血液往早已硬直的肉莖流去。

  握著不斷脈動的肉莖,女醫師的眼神逐漸迷離,說話的聲音也甜膩了起來:「小弟弟…那麼你的這裡為什麼會變大呢…」

  「因…因為…因為醫師姊姊…摸我的雞雞…而且…我看到了…那裡…」被掌握著「把柄」的少年吞吞吐吐地說道。

  女醫師從少年的視線就知道他說的是什麼,但她並未因此掩住胸口,心中對這個只因為看到自己乳溝而勃起的少年產生強烈的母性好感。

  不過女人的母性本能和惡作劇心理用的似乎是同一組神經,此時的女醫師右手開始前後套動,欣賞著少年被初次體驗的快感弄得狼狽不堪的窘狀。

  原本就不小的龜頭表面像即將爆破一般繃得緊緊的,稜角分明的稜溝終於完全從包皮底下滑出來,對著這初次見面的世界。

  「小弟弟,這裡…洗澡的時候也要洗唷,你看…都積了這麼多污垢了。」女醫師拿著棉花棒沾了些水,在少年的肉棒上摩擦著。

  隨著女醫師的動作,少年那如女孩般的秀氣臉龐露出難耐的神情,等棉花棒擦到龜頭下方時,巨大的陽物突然大幅震盪了幾下,一股白色黏液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爆噴而出,從女醫師臉龐邊快速飛過,「啪」地一聲打在診療室虛掩的門板上。

  (哇,好厲害!)女醫師心頭一驚,玉手丟下棉花棒往上一攔,掌上的面積立刻被後續的精液所佔領。處男的精液是米白色的、糊糊的,有些甚至像是結了塊一般濃稠無比,而且量多得嚇人,若非她即時改變手勢,白衣的袖子八成會被流下來的精液弄髒呢。

  「啊…膿…跑出來了…」少年嚇得臉色大變。

  「傻瓜,這不是膿,是精液,這東西能讓女孩子…懷孕,生小寶寶喔。」女醫師看著自己滿是精液的手,然後淫笑著將這些精液塗回少年仍未休兵的肉棒上。

  「生小寶寶…」少年看著自己沾滿黏液的肉棒,對於這些「膿」會製造生命的事實似乎顯得不敢置信,喃喃說道:「怎麼生?」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原本就心懷不軌的女醫師臉蛋立刻紅了起來,主動卸下身上的白袍,露出底下鑲著銀色蕾絲的黑色小可愛,以及曼妙的身材。

  幾近獨居的少年何曾看過這樣的美景,只能瞪大著雙眼、挺著兀自滴著精液的肉棒,看著面前上演的脫衣舞秀。

  女醫師並未解開肩帶,轉而去拉開腰帶,讓窄裙沿著大腿溜下去,這時她突然感受到少年熱切的視線,艷麗的臉上微顯害羞,以甜得化不開的音調說道:「小弟…別只看人家脫啊…你也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