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體追殺令(八)

  • 在〈裸體追殺令(八)〉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另類經驗

(八)

大多數的男人在天剛亮的時候,他的陽物總是硬硬的。睡在我身邊的伊藤還在半夢半醒,熟睡中的我被他輕輕摟抱而甦醒,他濕熱的胸膛緊貼著我的背,硬硬的龜頭抵著我的屁股。

我現在沒有性慾,我的性慾好像被冰晶控制著,沒有甚麼自主權。

昨晚伊藤他快速的抽送,玩弄著我激烈撞擊而晃動的乳房,一味的期待射精似的猛插猛幹。他是經驗老到的中年人,感覺陽物正要顫抖就減緩抽送速度,隨著顫抖漸止才又加快抽送,我是完全被動的接受他,而伊藤展現著他大男人對性交的主動。

伊藤達到目的,他射精了,噗、噗、噗的連番把熱精射入我體內,他的陽物逐漸在我體內軟化,他疲憊的躺著,動也不動。我想該是輪到我表現女性主動的時候了,我想用「時雨茶臼」的姿勢,看見他的陽物躺在腿邊休息,輕輕觸摸它,那深褐色的皺褶沾著他的精液和我的愛液,我正張嘴準備含著。伊藤突然一個翻身,屁股朝著我,不一會兒就鼾聲大作,累呼呼的睡著了。

現在他的陽物又硬了,我的屁股向前挪了幾吋,不願讓他碰我。伊藤伸手撫摸我的屁股,手指伸進兩腿中間,撥弄我的陰蒂,試圖再引發我的性慾。伊藤兩隻手都用上了,他的身體也緊貼著我,陽物硬是要從屁股後面插入我的體內,而我乾脆躺著不動,任由他愛撫親吻,不給他絲毫回應。伊藤急了,他起身坐下,舉起我一條腿,挺起他的陽物往我胯下刺去,我一個弓身,他落了空,而我迅速脫身下床。

「我去幫你找個秘書來。」我冷冷的說,開門離去,留下怒目圓瞪的伊藤。

對面就是河野署長的套房,我開門後看見河野床上還躺著兩個裸體的秘書,我扶起其中一個,把她帶到伊藤房間,伊藤抱著她上了床。

我想去瞧瞧由佳和裕子,便順著走廊找去,找到秋山社長的套房,輕輕推開門,從門縫裡偷看,看見床上並沒人,才把門整個打開。只見由佳穿著浴衣坐在沙發上看雜誌。

「由佳,昨晚還好吧!秋山呢?」

「別提他了,昨晚他喝醉酒,安安分分的睡了一晚上。早上醒來後悔得要命。」

「那是當然,美女就在身邊,竟然呼呼大睡,不後悔才怪。」

「妳錯了,才不是這樣,早上他問我是不是處女,我跟他說和我有過肉體關係的不只一人,他就開始呸、呸、呸的吐口水。」

「為甚麼?他有病吶!」

「不,他認為我有病。昨晚我把酒倒進BB裡,他親我這裡,把整瓶XO喝光,還一直舔我的屁眼,早上醒來說我不是處女,問我有沒有保險套,我有也要說沒有,他就氣極敗壞,現在躲在廁所裡大號。」

「哈…哈…哈…,原來這個秋山這麼鮮,笑死我了。」

「妳小聲一點,加奈子,他只是在浴室裡面。」

當我發現失態而停止大笑,浴室的門卻在這時開了,秋山穿著四角褲站在門口。

「有甚麼好笑的?」他面無表情的走到床緣坐下。

「秋山社長,你別生氣嘛!今天是來玩的,怎麼臉臭臭的。」我過去坐在秋山身邊輕拍他的背。

「北篠薰太不夠意思了,像妳們這樣的美女.也不在妳們是處女的時候來找我談條件,我有強烈的相見恨晚的感覺。」秋山說。

「太棒了,秋山社長,我跟你也有相見恨晚的感覺。可是當我是處女的時候,對這碼事是根本不懂,不但會落紅弄髒了你,也笨手笨腳的。而且五年前,你恐怕不是銀行的社長吧!」

「妳五年前就已經不是處女了!那妳跟幾個男人上過床?」

「我沒仔細數過。」

「妳有沒有染上性病?做愛是不是都戴保險套?」

我搖搖頭。「需要一份健康檢查表嗎?不要,那我要帶由佳走了。」我站起身牽著由佳的手。

「等一等。」秋山沈重喘息著,深紅色的龜頭從四角褲的褲檔中溜出來。

「還有甚麼事?」

「妳們自慰給我看,我來自己解決。」

我想,他可以自己手淫發洩又何必要我自慰給他看,但是隨即想起每日早晨冰晶的毒癮發作,看秋山已經握著陽物在用力摩擦,他是不是也中了冰晶的毒,此刻正要發作。

「由佳,妳昨晚有沒有給他冰晶?」我問。

「沒有,他睡得很熟,但是他那個東西有勃起。」

「大約多大?」由佳比了大約五吋。「那也很大了,到底是誰給他冰晶,妳看他自慰得那麼痛苦。」

「妳們兩個在嘀咕甚麼!還不快點玩自己的屄給我看!」秋山咆哮著。

不知秋山是否真的吸食過冰晶,如果他沒有染上吸食冰晶的毒癮,貿然給他冰晶跟他做愛解癮倒不是問題,害他上癮才缺德;如果他染上癮了,卻沒給他冰晶解癮,那也是痛苦難耐的。

我往沙發上坐下,張開雙腿,輕輕撫摸自己的私處,觀察秋山的反應。由佳也脫去浴衣,赤裸的坐在沙發上。秋山搓揉著他自己陽物,本來單手握住,現在脹到要兩手握著,這極像冰晶發作後的反應,陽物大得不像話。他脫掉四角褲,睪丸垂掛胯下,隨著他手淫而擺動。

轉頭看由佳,她閉著眼睛,手指插進陰道裡,乳頭硬挺.白皙的乳房上佈滿青紅的血管,陶醉在自慰的愛慾裡。

增進男女友及夫妻間情趣嗎,讓你的女朋友或老婆享速極速快遞嗎,猛獸水晶狼牙套,增大增粗持久神龍套,讓你的另一半享受連綿不絕的高潮 - 水晶狼牙套

「好像冰晶的毒癮來了,我想要冰晶和男人的陰莖。」由佳說。

「秋山不是正好有一根。」我指著秋山,見他在床上翻滾,脹紅的龜頭像被虎頭蜂螯到似的。「真的是冰晶發作了,快去拿冰晶。」

我正要奪門而去,到了門口,突然覺得下體陣陣抽搐,子宮收縮,有股熱流緩緩輕洩,該不會是我的冰晶毒癮也在這時發作了吧!

衝進相川的套房,他還在睡夢中,大字形的躺在床上,陽物翹得直挺挺。我打開皮包拿出幾管冰晶、一個保險套和按摩器,轉身回到秋山的套房。

門一打開,我就看見秋山追逐著由佳,胯間一根肉棍擺動晃盪,由佳時而跳上沙發、時而飛上床,閃躲著秋山。我箭步上前,自已先上了床,坐在床上。

「秋山快來,我下面全濕了,我們來做愛。」

秋山聽到我的呼喚,停止再追逐由佳,回頭就爬上床。我撕開保險套的錫箔包裝,把保險套套在他黑褐色的陽物上,套好後秋山壓上來,熱呼呼的粗壯陽物插入我的陰道內,愛液四濺。

「插吧!用力操我,啊……雞雞好大,我出來了,我的水水……出…出……。」

「叫…叫……啊,騷女人……天生好洞,夾得好…。」秋山嘶喊著。

我趁此時打開冰晶吸管,讓秋山吸入兩根,自己也吸進兩根。由佳跳上床,也拿了兩根冰晶湊近鼻孔,吸乾管內的冰晶粉末,拿起按摩棒便往胯間濕潤的裂縫插入。我放浪的叫床,由佳也淫蕩的嬌喘著,也該輪到由佳被真的傢夥幹了。

「換她,幹她。」我拔出插在由佳體內的按摩棒,秋山也拔出陽物,兩根真假陽物都在滴水。

秋山轉向由佳,陽物插入由佳陰道。我看著按摩棒上由佳的愛液,既透明黏度又高,她平時常用花香精油沐浴保養下體,使得通體清香,連愛液都飄散著花香。我把按摩棒插進嘴裡,吮著愛液,清清如水,甘甜似泉。以後我也要用花香精油來保養。

由佳頻頻擡高臀部,這是高潮的反應,也可以增加陽物插入陰道的深度,使高潮更加密集。秋山還懂得使用「深山」的性交體位,這不僅欣賞到了由佳豐滿彈性的乳房、亢奮勃起的陰蒂,還有她美麗的臉孔上淫蕩而愉快的表情。

「妳這騷屄……,兩個蕩女…緊得很…,啊……,我…喔……。」

「嗯……,再用力點…,快頂到了,喔……,你好笨…。加奈子,跟我抱抱…。」

秋山雖然藉著冰晶的威力,陽物脹到平常的兩倍大,但是這麼劇烈的性交活塞運動,還是會有點體力不繼,時而停下喘息。由佳的陰蒂並沒有受到充分的刺激,她還不夠舒服,看來我得幫她一下,也叫她吸吮我的陰蒂。我趴在由佳的身上,把陰部湊向由佳的嘴邊,這是彼此相互口交的69體位。由佳伸出舌頭舔乾淨我小陰唇邊的愛液,然後才啣住陰蒂吸吮,陰蒂受到刺激,下體又濕了。

我仔細看著由佳那正被陽物抽送的陰部,這是我第一次這麼近看她的性器官,也是第一次看見男女兩性交媾的大特寫,由佳的陰部非常細緻,恥丘上生長著柔細而鬈曲的漆黑陰毛,向中央聚集成漂亮的長方形,大陰唇邊上稀疏的長了幾根。粉嫩嫩的鼠蹊,沒有一點雜色,佈滿潔淨皺褶的白色包皮冒出珍珠似的陰蒂,那陰蒂因興奮而抖動著。被陽物擴張的陰道口濕淋淋的,周圍有些淺淺皺褶,充血而變成桃紅色的小陰唇緊緊的夾著陽物。

包裹著橡皮套的陽物在洞裡勤快的進出,不知是秋山的陰莖幹著由佳,還是保險套在操由佳,那漂亮的陰部飄著香味,濕濡的細嫩皮膚和橡皮薄膜沾滿香噴噴的愛液。秋山快速抽送,垂掛胯下的睪丸拍擊由佳的屁眼,陰囊也沾上流到肛門的花露水。

我伸出舌頭快速舔舐陰蒂,那珍珠彈跳著,我聽到由佳叫出聲來。她用相同的方法舔我的私處,專業的運用了舌頭伸縮的功能,窺探密道深處,嘴唇和陰唇纏綿,皓齒輕咬珍珠,飽水多汁的蜜桃漾出甜汁。

「嗯……,好香……,好吃極了……。」

我輕拉由佳的包皮,讓皺褶更多了些,卻使陰蒂指天翹起,像一根袖珍陰莖。低頭吸吮陰蒂和裹著橡皮薄膜的巨大肉棍。由佳和秋山幾乎都進入性高潮。

「口交……比插入更舒服,啊……,我愛死了,出…啊哈……出水了。」

「操死妳這騷穴……會吸光精液的女人,這是甚麼穴啊……,我要射啦!」秋山咆哮著。

當秋山陽物抽出要再插入之際,我把它拉出,用我的嘴唇和靈舌含住它,順手把按摩器插進由佳洞裡,振動頻率開到最大,我握住按摩器根部代替秋山的陽物抽送,而且速度更快。由佳陰穴裡香甜的淫泉波嘖波嘖的湧出,我聽到她狂喜的叫床聲。

「啊……舒服,幹得好,喔……我的BB快樂,我要天天做愛,嗯……。」

我輕捏著保險套底部,當秋山陽物抽出時扯掉它,真實的吸吮滑膩溫暖的肉棍,龜頭深入喉嚨,這肉棍尺寸還不小,我只能含住它的一部分,粗壯的程度叫我嘴巴得張成大「O」形。我握著肉棍的後半部,玩弄那嘴巴吸吮不到的部分。

秋山的陽物還真能撐,插得我唾液涔涔流出,嘴巴都高潮了,它還不射精。這時我想到由佳的肛門,立刻把龜頭引導到由佳的肛門口,圓形排列的淡褐色皺褶相當濕潤,秋山向前一挺,像顆大紅棗似的龜頭擠進由佳屁股裡,我把由佳肥嫩的臀部肌肉扳開﹐龜頭繫帶後的那段陽物便囫圇插入。

「我的屁股……還沒被插過呀……,啊……好舒服,原來肛交這麼舒服,用力點,嗯……再深點,兩個洞……都要深點,插呀……,插呀……,啊……爽死了。」由佳抖顫著,嘶喊著,她知道同時有兩根真假陽物在相距不到一吋的兩個洞穴中取悅她,讓這兩個洞都高潮氾濫。

「妳的屁股……還是處女,我終於……開苞了,啊……。」秋山也會叫床,他藉著由佳源源供應的愛液滋潤,毫無阻礙的在由佳屁股裡滑進滑出,肛門總是比陰道緊些,彈性更好些,這下秋山可爽到了。

看著由佳小小的下體內塞進兩根龐然大物,還把她搞得死去活來,我突然羨慕她了,如果換成是我該多好,有機會一定要促成同時和三個男人做愛。

想著想著,飄來一陣杏仁味,那熟悉的精液味道,秋山抽出的陽物上有白色黏液,他射精了,射進由佳屁股裡,陽物漸漸軟化,秋山抽出,疲憊不堪的躺在沙發上。

「由佳,秋山他……」我回頭要告訴由佳,秋山已經射精,卻見她滿臉濕漉漉的。

「妳臉上怎麼全是水?」

「還問,不都是妳的花露水,妳的水又多又滑,男人最愛了。」由佳在我赤裸的屁股上拍了一記聲響。」是不是秋山射精了,我感覺到了,嗯,真甜。」

由佳伸出舌頭舔著嘴唇上的愛液,我撲去親吻她。

「去找裕子,不知道她現在怎樣了。」

我拉著由佳走出秋山的套房,她拔出按摩棒握在手中。找到永瀨社長的套房,推門進去,卻見永瀨赤裸的綁在床上,手腳都被撕開的浴巾綁在床緣的四個腳,口中塞著一條蕾絲三角褲,不正是裕子平常愛穿的貼身內褲。永瀨的陽物翹得筆直,見到我們就依嗚依嗚的叫著並擡高臀部做衝刺的動作,好似我們已經坐在他身上,正在和他「時雨茶臼」。

「咦!你怎麼被綁著!裕子呢?」我說。

勃起困難,硬度不夠,做到一半軟掉,早洩秒射 怎麼辦

男性因家庭、人際、事業與經濟的壓力下,造成勃起功能障礙陽痿與早發性射精早洩的比率最高達30%,導致性生活品質下降,影響女友或老婆親密和關係,引發家庭危機,男人,應該重視這個普遍的痛點!印度壯陽持久藥 犀利士,必利吉,果凍威而鋼,萬艾可,樂威壯,威格拉,犀利士5mg,威而柔 原裝進口 https://www.5mg.tw

「我在這。」裕子從浴室走出來,嘴裡咬著一根牙刷,她指著永瀨。」他也中了冰晶的癮了,妳看那話兒像被蜜蜂螯了似的。」

「哇!妳真是浪費呀,裕子。」由佳一下跳過去,仔細端詳著永瀨的陽物。」這是一條勃起的大……大陰莖。」

那永瀨皮膚黝黑體格壯碩,鐵桶般結實的腰桿,胯下一條硬梆梆的肉棍,活像燒紅的鐵條,收縮的陰囊,粗糙得像鱷魚皮。

由佳開始嗯啊嗯的吮弄著那條肉棍,她冰晶的毒癮肯定還沒退,我也忍不住撲上去由佳共同舔吻這條肉棍。粗大的陽物在手中很有握感,放進嘴裡比插入陰道實在,我喜歡男人把我的嘴巴當性器抽送,感受它高潮時的顫抖、痙攣,然後把精液射進嘴裡。

「妳們一定有冰晶給我兩根,這個給妳們。」裕子說。

我和由佳都轉頭看著裕子。「保險套!」兩人同時興奮得驚呼。

我給了裕子兩根冰晶,她撕隍7d躺在沙發上享用。再拿兩根放在永瀨鼻前,他猛一吸氣就把冰晶吸盡。由佳取過保險套撕開錫箔包裝,套在永瀨陽物上。

「它愈來愈大了,我先上,對不起了。」由佳說著手握著陽物跨坐上去,那龜頭塞進覆蓋著柔細陰毛的粉嫩洞穴裡,由佳緩緩坐下,陽物直直地沒入她體內。充血的陰唇包裹著陽物,濕潤的陰蒂閃爍晶瑩珠光,由佳上下套弄著。

「由佳,妳快一點,我也很欠幹。」我居然說出這麼淫穢的話語,渴望被插入的洞穴正敞開著,我雙腿張開把私處展露在永瀨面前,他瞪大了黑眼球,用力扯著綁在手上的浴巾。我揉著陰蒂享受自慰。

由佳漸漸加快套弄的速度,她歡愉得叫著床。而裕子在這時也加入,她輕捧著由佳的屁股。」冰晶發作了,該我了。」她說。

由佳了解冰晶正要發作的感受,擡起屁股把陽物讓了出來,裕子一跨上,嘖的一聲,敞開的陰道就把陽物吞沒,她臀部疾上疾下,快速套弄著。

裕子的風流韻事頗多,性經驗也有好幾回,陰部卻像小女孩般純淨,白皙的乳房上點綴著櫻桃,隨著她身體擺動而彈跳。我正想仔細觀看兩個性器交媾的情景,忽聞「啪!」的一聲,永瀨繃斷了浴巾,手掌快速的抓住裕子柔軟的乳房,翻身坐起,把裕子按倒在床上,瘋狂野蠻的撞擊裕子陰部。

「啊……我洩了,不行,不行,頂到了,啊……。」

裕子劇烈抖動著,搖晃著,她披頭散髮淫蕩得喘息著、呻吟著。她的愛液在噴灑、渲洩。我和由佳就看著裕子和永瀨瘋狂幹在一起,那根肉棍激動得快進快出,抽到龜頭凹溝繫帶再狠狠的整根插進去,並且擠出了愛液淫水,流過裕子的屁眼。

「投降,我不行了,再插……就要丟了,要丟了……。」

十多分鐘過去了,裕子高潮過多已經軟癱了.丟了精。

「我下面都濕透了,什麼時候輪到我;」由佳向永瀨討幹。l

永瀨拔出滴水的陽物,他氣喘噓噓,陽物仍舊金鋼不倒。

「妳就是吃我雞巴的那個女人?」永瀨說。

「嗯。」由佳點點頭。

永瀨突然握住由佳腳踝.拉到他身體底下,由佳尖叫一聲,陽物幹進了她敞開濕潤的洞裡。

「啊……進去了,插得……好深,我出了好多水喔……,我喜歡強壯的男人,愛死你的陰莖,啊哈……,舒服啊……。」由佳叫著床。

「甚麼陰莖,叫雞巴。妳這女人真可愛,叫甚麼名字。」永瀨喘著說。

「由……由佳,我的洞洞……被你插得……好舒服,喔……太快了,我受不了,啊……來了。」

「妳的屄水……真多,好屄……,裕子的屄……水多又會吸,跟妳一樣,幹起來夠勁。」

「你的雞巴……啊……好丟臉,喔……喔……舒服,射精,射精。」

「女精都射出來了,妳這騷屄,幹上癮了,叫妳變花癡。」

由佳不再和永瀨對話,她的高潮一波又一波襲來,從一插入就一直叫床到結束,依依喔喔得叫個不停,永瀨似乎也喜歡聽,幹到由佳精疲力竭才把陽物抽出。

「呼……呼……輪到妳了,轉過去,屁股翹起來。」永瀨對著我說。

我把自已的陰蒂玩得腫脹,飄飄然的遵從永瀨指示,轉身便把屁股翹高,把淫蕩、潮濕、渴望被插入的陰穴展露在他面前。永瀨抱著我肥嫩白皙的屁股,嘖的一聲,毫無阻礙的幹到洞穴裡的最深處。

「啊……我的天呀!這是甚麼……雞巴,幹得這麼深,把我BB……搞得又麻又癢。」那熱騰騰的肉棍幹進我的陰道裡,我就開始叫床了。

「妳們都有好屄,可惜都在我的屌下臣服了,妳這個會吸的洞我照樣把妳的女精搞出來,叫妳求饒。」永瀨說。

「比比看才知道,我的洞洞可不是好幹……幹的,啊……。」我說。

「好,看是我先射精,還是妳先丟精,妳輸了怎麼辦?」

「讓你幹一輩子,隨傳隨幹。」

「可以,來吧!」永瀨抽出陽物「啪!」的一聲拿掉保險套,赤裸裸的肉棍刺入我體內。「妳洞裡好溫暖,名器、名器啊!我居然幹到名器了。」

「識貨,知道我的厲害了,這下你死定了,我叫你倒陽。」

「拚了才知道,我要征服名器,幹妳一輩子。」

水瀨用這「越鵯」的姿勢掌握了抽送的主控權,他知道「一淺一深」法對他最有利,配合著插入則呼氣,抽出則吸氣的原則,前九次插入時刺激陰蒂到「G」點的位置,也就是陰道的三分之二長度,第十次就直接衝擊花心,花露水必定嘩啦嘩啦的噴灑出來。

「插呀!幹深點,喔……水來了,再頂一次……,再頂一次花心,啊……。」

永瀨的「九淺一深」循環非常快,前九次讓我陰道麻癢難當,第十次頂到花心就舒服得愛液奔流。期待下一次再頂進花心,讓愛液再奔流渲洩。如此下去我勢必要臣服於他,我要破了他的主動攻勢,除非我也主動。陽物插入陰道時總會有撞擊力,我的身體也會向前擺動,如果當陽物插入時而我又把屁股向後套,豈不是化解了陽物衝刺花心的力道,轉變成兩人都是主動相幹,而不再只是永瀨在幹我,小洞洞也不是只有出水的份了。

「你幹我……,我也幹你,我不會服輸的,喔……舒服啊……,頂到花心了。」

「哦,妳幹回來了,每次都頂到妳的花心,淫水愈來愈稠了,妳的女精快丟了。」

「早就丟了,太舒服了……,高潮……十多次了,小洞洞……快被你幹穿了,你摸摸我的胸部、我的乳房……,喔……我美嘛?」

「美極了,妳的奶子肥嫩嫩的,奶頭讓我親親吧!」

「這樣親不到的,這姿勢幹久了……換個姿勢吧!,喔……嗯……。」

「又出水了吧!好,換姿勢。」

永瀨陽物尚未完全抽出,我就翻身躺下,永瀨壓上來,龜頭又頂到花心了。

「你老是佔上風,喔……又頂到了,好,我不動,用力幹我吧!把我的女精操出來,我要叫床了,要叫床了,啊……啊……再快點。」

「妳的女精……遲早把妳幹出來,老子先親妳的美奶子,桂花奶油……。」

「這邊,親奶頭,別吸……那麼用力,啊……頂到了,搞出來了,換這邊親。」

「妳奶子漂亮,幹起盪呀盪的,光看就舒服。」

「受不了,水……水要丟了,要丟了,啊……啊…丟了,嗯…依…喔…。」

陰道裡出現大量愛潮,痠麻癢的感覺使陰道肌肉將要鬆懈,極度高潮停留在花心許久了,我已瀕臨性愛極限,彷彿陰道裡的皺褶隨時會被陽物拉出體外。

永瀨仍舊快進快出,他的體力和耐力都相當驚人,再加上冰晶有壓榨精力的神奇效果,所以永瀨連著幹倒了裕子和由佳。眼看著我的子宮在抽搐、痙攣了,女精隨時要射出來,以後無論跟誰做愛,他都必須比永瀨強壯,否則怎能教我滿足?

「啊……啊……,要丟了,再幹深點,插……,再插,啊……丟了。」我把屁股擡高,高潮時的習慣動作,準備要讓女精直接射出。那龜頭一次又一次的頂進花心,我要洩洪了,愛液要決堤了。「要丟了,要丟了,啊……再插,再插。」

永瀨照著我的話,把八吋肉棍全插進去,陰毛都搔到陰蒂了,就在我快要臣服於他時,那根插在腹腔裡的大肉棍突然劇烈顫抖,一陣熟悉的拉膛動作。

「啊……你開砲了,射吧!射吧!一次、兩次、三次,啊……啊……我也丟了。」

永瀨精關失守,濃稠的熱精射進陰穴深處,花心受到滋潤,它綻開了。同時我也享受到比高潮還更高潮的極度性樂。

永瀨連著把一大攤的精水射光,全身虛脫得軟癱在床上,張著大口呼氣,金鋼堅硬的陽物縮得軟巴巴的。我喜歡被男人幹過後相互擁抱愛撫、親吻乳房、摩擦陰蒂。但是這個永瀨卻沒有這種習慣,射了精就累呼呼的睡著了。

沒有永瀨事後的溫存,我靠自己的雙手撫摸乳房和陰部,轉頭看見由佳躺在身邊,她呼吸逐漸平順了,豐滿的乳房上乳頭仍舊勃起,我翻身爬到她身上,把她的乳頭含進嘴裡吸吮。

「他射精了!」由佳說。

「嗯……,噗噗噗的射了好多精,我裡面都滿了,嗯……。」我換個乳頭吸吮。

「奶頭好舒服,我也想親妳的。」

「嗯,我餵妳。」我把右乳移到由佳嘴邊,由佳雙手握著我的乳房,伸出舌頭舔著勃起而富彈性的乳頭,桃紅色的乳頭被舌頭舔得翹起,放鬆後又彈回原狀。裕子見我和由佳在溫存,也爬到我的背上來,她的陰蒂摩擦我的屁股。

「加奈子,妳的屁股讓我好舒服,如果妳也有一條像永瀨一樣的陰莖該多好。」裕子用我的屁股取悅她的陰蒂,我感覺到她的愛液流到我的屁眼上了。

「我有個伴遊的客戶有一根雙頭的假陽物玩具,不會射精也不會軟的,一頭插在自己的BB裡、一頭翹在外面,好好玩,我們去買幾個。」我說。

「那好哇!先解決肚子餓的問題吧!妳的漂亮大奶子沒有奶水可以餵飽我。」由佳嘟著嘴說。

「我又不是懷孕了,那來的奶水!」我說。

「剛才水瀨跟妳做愛的時候把保險套拔掉了,精液射進去,妳會不會懷孕吶?」裕子問我。

「糟糕,我特別喜歡危險性交,昨晚跟相川和伊藤做愛也都沒套,現在我的陰道裡有三個男人的精液呀!」

「加奈子,妳以後最好做愛還是套著保險套,否則就跟我們幾個好朋友磨鏡子就行了,我們一樣可以做到女精都丟出來。」裕子說。

「對呀,把它想像成是保險套在幹我們,唉呀!講粗話,反正做愛做上癮了,有戴保險套就幹了。」由佳說。

「由佳丟了好幾次吧!下面開了竅,以後男人的陰莖不夠強,還馴服不了妳呢!」

「希望趕快達成我們的目標,過些太平日子。」由佳說。

「先填飽肚子,我發現這條船上有遊泳池,可能還有一些好玩的地方。」我說。

「嗯,洗個澡,出去吧!」由佳說。

主意既定,我們到浴室裡把身子沖洗乾淨,刷牙洗臉,並各自回房穿回自己的胸罩、三角褲.順道再拿件浴袍。

今天的陽光充足,「愛琴海輪」的後甲板上有座按摩泳池,也有長條躺椅可以日光浴。我在廚房找到許多可口的食物,把它們放在手推車上推來。裕子和由佳卻已經在按摩泳池中消磨快樂時光了。由佳見到我來了,爬出按摩泳池。

「哇,好多好吃的東西。裕子快點。」由佳說。

「船上靜悄悄的,都還在睡覺的樣子。」我說。

「現在還早嘛!他們一定都是晚睡晚起慣了,哪像我們一大早就爬起來裸泳。」裕子說。

「那我們可以裸泳了,反正爬出泳池穿上浴袍就行了。」由佳身上的無罩杯胸罩濕了,乳頭隱約可見,三角褲上更可見黑色體毛。

「妳的重點都被看見了,愛脫就脫吧!」我說。「裕子穿半透明蕾絲胸罩,小得不能再小的比基尼內褲,褲檔歪了一邊,陰唇都露出來了。」

裕子低頭看看,果然細邊的褲檔歪到鼠蹊上,整個陰部都露在外邊,她脫掉胸罩和比基尼內褲。「這件胸罩內褲亂貴的,泡壞了可惜,把它掛在這裡曬乾。」

「加奈子,這裡有一瓶按摩油,等一下我幫妳按摩。」由佳抱著我的腰,她似乎性慾還相當亢奮。

「嗯,我也幫妳按摩,這裡還有一樣妳喜歡的東西。」我亮一亮手中的按摩棒。

由佳笑得滿臉春色,脫掉了身上的胸罩和三角褲。「我幫妳脫衣服。」

由佳伸手解開我的胸罩釦子,並且把我的絲質小內褲脫掉。把一塊鮮奶油蛋糕上的奶油塗在我的乳頭上,嘴巴湊上來,吸吮著乳頭。

「你們去玩吧!我要去遊泳了。」裕子喝了一大杯果汁,就滑進了泳池。

我把一塊果凍放在恥丘上。「由佳,我餵妳。」

由佳的頭往下移動,吃掉了那塊果凍,我忍不住把大腿張開,由佳撥開我柔細鬈曲又漆黑的陰毛,把微微勃起的陰蒂噙入口中。

「由佳,啊……。」我叫床了。

由佳把頭擡起來,她的嘴角上有些潮濕。然後她的嘴唇湊上我的嘴唇。

短暫的接吻後。「妳吃到自己的愛液了,很香對不對?我們可以來按摩了。」

我轉過身,趴在躺椅上。由佳把按摩油倒在手掌中,輕巧的在我背上推動。

「加奈子,妳的身材真好,皮膚也好細喔!」由佳說。

「妳的也不錯呀!聽說常做愛皮膚會更光滑,只是乳頭和陰部會變黑,要記得常保養。」我說。

「嗯……,嗯……。」由佳陶醉在早晨的性愛中,陰蒂摩擦我的屁股。

「陽物插進陰道裡以後,用力的幹我們,五分鐘就高潮了,高潮持續好久,稍微退了以後,下一波高潮馬上又再來,真要命。當女生真好,一次性行為當中可以有好幾次高潮,我只知道相川在我的調教下,他也是好幾次高潮才射精的。」

「做愛做久一點,不就可以達到了。」由佳說。

「那可不是這樣的,跟角度、深度、速度有關,就好像找到G點一樣。我們女生的陰道裡還有很多奇妙的地方可以探尋的呢!但是高處不勝寒,還有比高潮更高潮,就好像爬到性愛的聖母峰,對於其他小山又怎麼看得上。」

「我們來爬我們自已的山,永瀨他因為吸了冰晶才讓我們三個人都高潮,別人可不見得有這個能力,我看他射了精以後還需要一段長時閒的調養,我們的性慾都是開了竅的,怎麼等他,難道去培養一大堆炮友,隨時供我們解慾。」

「自己爬自己的山,好主意,我忽略了我還有其他可愛的室友。」我說。

「是啊,裕子和晶子都是很好的性伴侶,而直美她還有腹肌呢!她的乳房比較結實,不像我們的都是軟軟的脂肪組織,我常常把她幻想成男生,好想跟她做愛。」由佳說。

「這麼說來,我們每個人都有四個性伴侶囉!」我說。

「可不是嘛!嘿,加奈子,我們來做愛吧!」

「好啊,其實我也好想跟妳親熱,下面都濕了。」

我再轉過身,由佳把她的屁股推到我面前,她的陰戶和屁眼都是濕潤的。我們用69的姿勢相互口交,我噙住她的陰蒂吸吮,還把那根按摩棒插進她的陰道裡。

在這個上午,我們三人時而遊泳、時而相互取悅、又時而沈沈睡去。直到正午,廚房的人員將午間的餐點端至餐廳,我們三人才又見到北條薰和岩田敏郎,還有他邀請來的官員和那些銀行家,遊井主秘和新垣麗美和其他秘書也都到齊。

這頓午餐吃得靜悄悄的,因為北條薰扳著一張鐵青的乾燥臉孔,好像這頓午餐全是不能入口的。他那些善於察顏觀色的秘書小姐看見他臉上的低氣壓,每個都襟若寒蟬,深怕被颱風掃到。石田敏郎倒是若無其事的大快朵頤;伊藤仍然精神奕奕,我猜想他大概沒有染上冰晶的癮;其他男仕雖然表面上還能談笑風生,但是眼睛上卻生出了雙眼皮,眼窩一圈黑氣,瘦了不少,連胃口也沒了。小姐們除了遊井沒有笑容外,其他年輕秘書雖然不敢在此時露出喜悅之色,但是嘴角微揚,略帶春意。

「這北條薰為甚麼擺著苦瓜臉,這些銀行家的約都簽了也後悔不得。」我想。「會不會是直美真的掀了他們製造冰晶的地下工廠!還是她被捉到了!」

裕子和由佳並不知道直美去冒險,看見我眉頭皺攏起來,就用手肘輕輕碰我一下,我嘴角動了一下,她們倆人立刻充滿默契般的低頭吃著盤中佳餚。

安靜了半個小時,我吃飽了,濕紙巾擦擦嘴角。北條薰也在這時挪動了他的輪椅。

「妳們好好的款待佳賓,今天船就回航了。謝謝大家光臨。」北條薰向伊藤還有其他官員和銀行家握手道謝,客套幾旬,僵著笑容,他的隨身秘書推著輪椅離開餐廳。

北條薰一走,他那些秘書小姐又開始活潑了。

「伊藤先生,聽溫子說你很強的,我從來沒有跟像你官階這麼高的人做愛,我們邊欣賞海景邊溫存,大家一塊玩好嗎?」高個子的秘書說。

「好吧,今天就要返航了,大家再跟這幾位美麗的小姐打一次離別炮,怎麼樣?」伊藤詢問著同桌其他六個男仕。

「好啊!好啊!」其他六個男人聲音不是很一致。

「是不是有人不行了,硬不起來了。」秘書們說。

「笑話,我是砲兵退伍的。」「照常把妳們搞得服服貼貼。」男仕們不肯示弱。

「那我們要比比看,誰翹得最快、最高、最硬,撐得最久。」秘書們提議。

「怎麼比?在那裡比?」伊藤說。

「就在這裡比,你們把衣服脫掉,我們也把衣服脫掉,然後我們跳裸舞誘惑你們。看誰的那話兒最早翹起來,他就是冠軍。」

「冠軍有甚麼獎賞?沒獎賞就不好玩了。」田邊說。

「獎賞嘛!就是這裡呀!」那秘書轉身把衣服下擺拉起來,露出赤裸的屁股和陰戶。「這個讓你舒服的洞,就是獎賞。」

「好玩,好玩。」男仕們看見那秘書把私處展露出來,自然是對這遊戲充滿興趣。

在場的幾個秘書開始輕解羅衫,秘書們口中輕哼著樂聲,妖嬈的擺動肢體,搖晃著胸部,讓迷人的乳房跳動著,挺立的乳頭吸引著男仕們的目光。岩田敏郎對這遊戲似乎不感興趣,他微笑著打聲招呼,帶著新垣麗美離開。他一走,秘書們更肆無忌憚,雙腿大張的展露私處,甚至用手指把陰道口的小陰唇扳開,暴露著蠕動而潮濕的白色皺褶。遊井情慾僨張,她脫去上衣撫摸自己的乳房,把手伸進褲檔裡自慰,嘴裡浪蕩的嬌喘。

那生男仕垂吊在胯下搖搖晃晃的小傢夥開始有了動靜,像是拍攝某種植物果實逐漸成長的影片加快了播映速度,它們長大了,令人雀躍得長大了。赤裸著胴體的秘書們極盡挑逗之能事,我的胯閒也濕透了。我特別注意田邊和河野這兩個還沒跟我做過愛的男人,他們的陽物已經舉起來了,只要再玩玩它或吮弄它就能成為取悅女人的大肉棒子。

每到中午冰晶的毒癮都還會再犯一次,我打了個哈欠,發現鼻涕和眼淚齊流,乳房腫脹,陰部充血,胯間直到小腹內的皺褶麻癢難當。我掀起由佳浴袍後擺,手伸進去撫摸她的私處,發現她已濕濡。

「我們到採光室去休息吧!大家都去。」有個秘書說。

「妳們都先上去,我去拿妳們都需要的東西來。」那遊井說著,走出了餐廳。

這一群尋歡的人滿懷著春意,喜鵲般的跳躍著,步出餐廳,沿著欄杆上了樓梯。「愛琴海輪」還在海上緩緩航行,陽光炙熱又刺眼,海風徐徐吹來,把我的浴袍衣襟吹開,露出半邊乳房。如果能在這樣涼爽的海風吹拂下,聽著海濤的嘯聲,心愛的情人就在身邊,和他在軟綿綿的床上溫存做愛,該有多麼舒服,可惜我還沒有這樣的情人,就算是找到了,他會不計較我的過去嗎?

想著,我們走進了一間很有情調的玻璃採光室,四週都是落地的玻璃窗,海風從窗縫中鑽進室內,維持室內涼爽宜人的溫度,櫸木地板上擺了數個沙發床,床墊上舖著彩繪各種男女交合姿勢的床單,這是為了集體做愛而設計的房間嗎?

秘書們各自爬到沙發床上躺下,由佳也佔到一張沙發床,裕子和她一起爬上床。我把一張深藍色繪有「淫亂牡丹」性交體位的沙發床推到落地窗邊,平躺在上面,張開雙腿,一手揉著陰蒂、一手捏著乳房,閉著眼睛,沈溺在自己製造的快樂中。中指放在兩片小陰唇的中間,它摩擦著陰蒂,伸進洞穴裡摳著,食指和無名指可以把包皮拉緊,按摩陰蒂的周圍和兩片小陰唇。

由佳和裕子已經用69的姿勢相互口交,從我這邊的角度可見到裕子敞開、潮濕的陰道。我正想起床去取冰晶,腳才落地,見到遊井端著盤子進來。盤子上有數根冰晶和幾根不同質料的雙頭龍,有黑得發亮的、有粉嫩顏色的、也有一根根可怕肉刺的。

遊井才踏進門,秘書們快速脫離男仕們的擁抱,蜂擁而上,搶奪遊井盤子上的冰晶。裕子手長腳快,搶了一把冰晶和一根粉色的雙頭龍,遊井拿了根黑色的,我卻搶到有可怕肉刺的。

拿到冰晶第一件要緊事就是趕快打開蓋子,插進鼻孔裡吸乾它的粉末,再找個喜歡的對象享受性愛。由佳和裕子正好一對,其他人也忙著找配對,一陣混亂後配對形成了。除了河野和遊井找不到對象之外,其他都有了。而我正嘗試要把這根帶有肉刺的雙頭龍塞進陰道裡,那肉刺看起來可怕,卻是軟軟的橡膠,輕輕抽送就很舒服,抽快點還真受不了。河野不喜歡年紀大的遊井,遊井倒是安分的自己玩。

裕子熟練的採用「深山」的姿勢壓在由佳身上,正好可以欣賞到由佳的私處,也避免屁眼突然被陽物偷襲插入,因為明眼人一看就是我們三個人最漂亮,不來找我們找誰?

裕子叫床的表情好像碰到特別大的陽物似的,被幹得有些受不了;由佳卻把做愛當遊戲似的微笑。兩人放縱的叫床,把沒女人的河野吸引來了。

「怎麼兩個女人在幹,分一個給我,我受不了!」白白胖胖的河野本來沒有冰晶的毒癮,他的陽物也是白白胖胖的,甚至是短短的,所以秘書們性交癮來了是不會找他的。但是他竟然跟著秘書一起吸食冰晶,現在當然要打一炮解癮囉!他貼抱著裕子的背,撫摸著她的乳房。

「走開,小心我揍你。」裕子推開河野,握緊拳頭似乎真的要揍河野。

河野無趣的走開了,看見我在用帶刺的雙頭龍自慰著,他笑瞇瞇地走來。

「不要用那種假東西,用我這個真傢夥,這才帶勁。」河野說。

「那麼小的東西可以嗎?人家都要用大SIZE的。」我說。

「很硬、很持久。」

「真的嗎?」我伸手摸摸他翹得直挺挺的那話兒。唉喲!還真的很硬呢!「我還是這個東西好玩一點。」我故意面對著他把雙腿大張,握著雙頭龍輕輕抽送。

「我把這東西送妳。」河野拔下手指上的一顆戒指,把它塞進我手裡,是一顆藍寶男戒。

「送給我的?」我把它戴在拇指上。「只要你有套子,我們就可以做。」

「套子,我有。」河野真的拿出一個保險套來,我看見那保險套還真的高興。

我伸手取過保險套並摸摸河野的陽物。「看起來白白胖胖的,它還真硬呢!躺在床上吧!我來調教你,讓你成為關東第一砲手。」

河野興奮得爬上了床,我撕開保險套錫箔包裝,把橡皮套套在白胖的陽物上,跪趴在他張開的兩腿中間,他的陽物體溫是冰的,含入口中林亞萱涼涼的。我嗯啊嗯的盡情吸吮著它,一手輔助套弄,一手揉捏陰囊。河野兩手掌伸到我胸前撫摸著我的乳房。

「哇!妳真會打手槍,還能吹響我的喇叭,尤其妳的奶子,妙啊!」河野說。

「夾緊屁股,深呼吸。」我握住河野的陽物快速套弄,他照著我的意思夾緊胯下PC肌,在我嘴和手並用下,他的陽物劇烈顫抖、抽搐。「深吸一口氣,屁股再夾緊。」我捏著他的陽物根部,看著他高潮,直到他鬆懈了,保險套裡並沒有精液。

「這次你成功了,高潮沒有射精,你的寶貝還是硬的。」我繼續用手套弄著河野的陽物,用嘴吸吮他敏感的龜頭。「嗯……,再撐一次就有更好的讓你玩。」

我把長頭髮甩到背上,免得妨礙我對他的陽物做快速的衝刺,河野又再度顫抖、抽搐,這次比前一次還久。

「知道用甚麼方法了吧!這吹來幹真的了,別洩氣了。」

我抽掉插在我陰道裡的肉刺雙頭龍,跨坐在河野身上,讓那根肉棍插入我身體裡。

「喔,進去了,來幹吧!我要馳騁在大草原上。」我真的像騎著馬一般,在河野身上跳躍著,屁股快速的上下套弄,直到我的高潮連綿不絕而來。「舒……舒服,喔……,喔……。」河野軟綿綿的手掌在我乳房、背部和臀部間遊移,他還特別喜歡玩弄我的乳頭。「摸我,喔……全身都摸,我喜歡做愛……的時候摸我全身。」

那遼闊無際的草原讓我高潮數起,我失去自我控制的能力。「太舒服了,我要丟……丟了,喔……洩了……洩了……,啊……。」

我丟了,河野也在此時射精,我趴在他身上依偎著,他的手掌還撫摸著我的背和屁股。「好了,你射精了,別再來煩我囉!」我起身,並要河野離開。

「別這樣,再來一次。」他塞了一張紙在我手裡,我輕輕打開一看,是張支票。

看在那麼大的面額支票代價之下,我又躺回沙發床上。

河野即刻翻身把我壓在底下。「跟我做愛,有沒有服務不週到的地方?」

「沒有,女精都被你搞出來了,只是有點短,頂不到花心。但是我出水好幾次,真是舒服透頂了,你那個寶貝肥肥胖胖的,特別適合我的小蜜洞。」

「那為甚麼她們不跟我做愛?又為甚麼我變得這麼強?」

「問那麼多,你幹不幹嘛?」

「幹,妳很識貨,我要用盡精力跟妳幹。」說著,河野就緊抱著我的腰,如他所說,他勤快的幹著我,唯恐我不夠舒服。

「真好,真好,我又要洩了。」

高潮數起後,我跟著丟了,丟了一次又一次,河野繼續抽送著我,我腦海裡想的都是那張支票。河野的陽物緊接著又顫抖、抽搐了,我讓他把陽物抽出,拔掉保險套,把精液射在我的胸部,塗抹我整個乳房。

「你很過分哦!我還要去洗一次澡。」我把河野推開,起身要去淋浴。看見新垣麗美向我走來。

「岩田找妳們三個人去,有事商量。」

我看見裕子和由佳都站在旁邊,就慵慵懶懶的穿上浴袍,隨新垣麗美走出採光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