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友之戰

  • 在〈筆友之戰〉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另類經驗

今天有點不同,平時八點還賴在被窩裡的我,竟在早晨六點未到就躍 起床來了。因為今天將是我首次和這位在我讀高一時就互相通信的筆 友見面的日子。她叫依君,住在南部,和我一樣都是十八歲…

我和依君約好了九點在火車站前碰面的。看了看表,離接她的時間還 早呢!我伸了個懶腰,推開門,先去上個廁所。

每次握著我那話兒時,總是在心中暗自得意。這個陪我經歷過大大小 小無數『戰爭』的大鋼炮,說不定在今天又能勇戰沙場了。想著,又 走回房裡,拉開了抽屜,拿出依君前兩次寫來的信。

最近一年的通信,我都盡寫著一些挑逗性以及入骨的淫穢文語。依君 起先有些反感,還似乎和我反了臉。但後來也就慢慢的接受了,並也 開始回寫著類似我手法的信件。她有時寫著自己如何地把小黃瓜插入 陰戶裡自慰、有時又會形容要我如何以某姿式來幹插她。每次看她的 來信時,我都會不禁的打起手槍!

我此刻就一面重讀著她的信、一面使力地搖晃著我露出睡褲外的膨脹 肉棒。依君恍然就光裸裸的站在我面前,以她的大乳不停的摩擦著我 的臉。我閉起雙眼,越搖越快,在快達高潮之際,房門的敲打聲竟在 我耳邊響起,使我嚇了一大跳,寶貝也驚得縮了起來…

「誰啊?一早八早就敲打我的門!」我生氣地喊問著。

「是媽啦!臭小子,除了我還會有誰?」媽媽沒好氣地說著。「喂! 阿慶,你不是說你的筆友今天會來我們家住上兩、三天的嗎?」

「是啊!我待會兒就到車站去接她啦!」我回道。

「媽媽現在要回公司了,要我送你一程嗎?」

「不了!現在還早,!你自己先走吧!我待會自個兒去就行啦!又不 是小孩子了!」我苦笑著說道。

被媽媽這麼一搞,連自慰的熱火也熄消了。唉!還是先去沖個熱浴, 早點出們去,也好在接依君之前找點早餐吃…

====================================================== 第二話

在車站等了大約半個小時,連火車頭影都沒看到。問了幾次的詢問處 都只是說『快來了』。又過了五分鐘,火車這才緩慢地推進而來。

我等著、等著,面對下車來的搭客們,不禁地躊躇起來。我老是催促 依君,要她寄照片給我。她卻推說什麼保持神秘感的友情才會長久的 鳥話。唉!美的話要多長久都無所謂,要是長得『愛國』,那就…

嘿!終於看到一個穿黃色T恤和白色短褲的少女。那是我們約好互相 都穿著一樣顏色的『情侶裝』。沒錯,就是依君!她的T恤上還印有 她最喜愛的HELLO KITTY呢!

她也立即認出我,向我走來。我們互相地說了幾句客道的話後,便走 出車站。

「嗯…先到我家去吧!」我看著幫她拖著的那一大箱的行李。

「好啊!我的人就交給你啦,全由你做主!」依君嘻皮笑臉說著。

在計程車上,我打量著依君。她跟我想像中白晰晰的『許若 』模樣 相差得好遠啊!依君的皮膚是健康的金黃色,染著一頭褐黃的長髮, 細看之下,其實也長得不錯嘛,由其是配上那一身的超棒身段,還真 有點兒像『飯島愛』嘿!

不久,計程車就到達我家了。我幫她拿了她一大堆的行李,蹣蹣跚跚 地拖著進入家中。

「嘩!你打算到非洲去啊?帶這麼多的行李!」我諷刺的笑問著。

「嗯,人家女孩子都是這樣的嘛!」依君嗲聲回道。

「你隨便坐,就當這是你家吧!我進廚房為你倒杯凍檸檬茶。」

當我準備好檸檬茶出來時,竟發現依君己在我的房間裡。她的手中正 拿著她寫給我的信,還在那閱讀著。啊!原來是剛才拿出來時,忘了 放會抽屜,竟擱在床上。

「嘩!你怎麼亂把這些信扔在床上啊?被你媽媽看到了我那還有臉在 此…你…你好沒責任感啊!」依君見我走進來,便轉過身來責備著。

「我是故意放在那兒讓你看的嘛!我要你照著信裡所寫的一樣,實現 我倆的夢幻啊!」我曖昧地胡亂笑說著,並走到依君的身前。

我輕聞著她的髮香,並開始以右手緩緩地撥開她的金黃的長髮,去舔 著她的耳邊…

====================================================== 第三話

我用鼻子頂著依君的耳朵,.微微地輕咬著她耳垂。她此刻全身的血開 始逆流著,並發出細微的呻吟。她的感覺亦來了!

男人不猛,女人不愛, 老公早洩,老婆就會偷情, 勃起困難,硬度不足,做到一半軟掉了,早洩秒射 - 半顆解決你的困擾 - 印度超級犀利士

我的雙手游到了她胸前,隔著T恤把她的那兩顆堅挺的大奶奶捏得緊 緊的,使力按壓摸著,看著它在我的手中變形。

依君亦也很放,居然主動的以雙手用力地將我的屁股拉近,老二就頂 住在她的陰戶上。她還不停的扭動著下體,提升摩擦感,令我的老二 也越膨越漲、越來越硬挺。

我們倆眼對眼凝視著,似乎感覺到對方眼中的慾火,正赤烈烈的燃燒 著。依君突然把我推開,躺臥在床上…

「你不是要我照信裡所寫的那樣嗎?我這就乖乖的聽你的話啦!」她 媚著眼望著我哼道。

只見她開始用手在自己身上撫摸著,並緩緩地拉開身上的T恤。她那 半張半閉的雙眼真的好性感呦!我就立即蹲跪在床邊,靠近一點的仔 細地瞧著依君自慰起來。

依君用雙手把短褲連著內褲一起給緩緩脫下。只見她以右手豎起兩根 手指,先輕輕地摩擦著淫毛盛長的大陰唇。摸著、推著,便插塞進那 濕潤潤的陰道內。一次進到了盡頭,然後用力的轉、用力的扭弄著。

依君的雙腿不斷的越張開越開,並高懸在空間上。那雙腿開始不停的 震動著,濃黏黏的淫水亦從她陰道內不斷一陣一陣地流出。依君的手 指不停的發狂抽插著,似乎想把小穴都給插爛掉。

「嗯嗯…別楞在那兒傻看嘛!快…快…就如你信上所描述那樣…來… 快強暴我啊!」依君嘴裡哼著女生快感的呻吟催促我著。

我不會強姦任何的女孩,因為那是違法及不人道的!但玩這種強姦的 遊戲又不同了。這可是當事人雙方都同意的,我不會由此被抓入獄, 然而卻又能享有強暴的真實感覺!

「臭婊子,我要把你綁起來,把你弄得疼痛,並哀求著我!」我陰笑 的說著,然後從我的衣櫃底下的小箱。

我從小箱內取出了我到日本遊玩時,好奇兼好玩的買來了一些性變態 的玩具;有蠟燭、鞭子、長針、繩子、夾子、充氣球、電棒、水灌管 子、自慰棒等等的小玩意兒…

「嗯!好激動啊!但…又…好怕啊!好哥哥,我怕怕…」依君看著我 那出這些傢伙後,嗲聲嬌氣地說著。

我把繩子緊緊的把依君綁上。雖然盡量的模仿著日本A片裡的繃綁, 但出來的效果就是有點怪怪的!哎,不管了,只要把她的乳房給緊迫 突顯出來就行了啦!

「啊!你好懷啊!把人家的嫩滑奶奶綁得如此紅腫…」依君喊叫著。

「哼!好戲在後頭呢!」我曖昧地拋了一個媚眼過去。

我把依君的手腳都張得開開的,分別緊綁在床上的四個角頭,讓她動 彈不能,並開始以鞭子打在她滑嫩嫩的身上!這些日本變態王國製造 的特別玩意兒,只會使受苦人有爽痛的感覺,絕對不會弄傷人的!

依君的身軀被我鞭打的遍體都是紅跡纍纍,但臉部的表情卻似乎在感 受著極樂,嘴唇間也不斷地哼出『嗯…嗯…』的淫蕩聲,並還哀求我 猛力一點的抽打她。

一番鞭打之後,我又拿起另一個玩意兒。我把粗大的紅蠟燭給點著, 對準依君的陰戶上,滴著溶化的蠟油…

「啊啊…痛…痛…好…倒多點…多點嘛…對…好…好爽啊…噢噢噢… 奶頭也給滴一滴…對對…啊喲…喲喲喲…爽…爽快…」依君微微地呼 叫著,並不斷地扭動著身軀。然而,被緊綁著的四肢令她無法大幅度 的動移著。

「哪!現在我試試新花樣啦!」我一邊說著、一邊用長針刺著依君那 已經硬硬挺起的粉紅色乳頭。

這令得她更加的瘋狂,屁股兒不停的把蜜穴推高。我也調皮的拿起了 三個夾子,兩隻夾住了依君的陰唇的兩邊、另一隻夾住了她那突起高 腫的陰核。

「啊啊…啊啊啊啊…痛…喲喲喲…痛…痛啊…」依君發癲的哀鳴著。

我那會如此容易的就此罷手!我用電棒電電她的嘴唇、乳頭以及她的 陰戶。沒想到當電棒觸動到她的陰部時,一陣一陣的淫穢浪水滔滔地 直 噴在我面上,整個臉都濕淋淋的!

「嘩!怎麼會噴得那麼厲害啊!來…自己射的自己來舔乾淨它!」

我把臉面貼近依君,她亦像一隻餓壞了得小狗,死命地舔啜著我的臉 部。她的舌頭可真長啊,比舔過我的任何女生的舌頭要長過一半耶! 我的臉不但沒被舔乾,反而被她弄得更加的濕黏黏的…

我看著她那紅腫的陰唇。嘩!腫得好肥沃啊!不少的淫水還在緩緩流 出來。我忍不住了,把所有的夾子都拿掉,把嘴擠貼緊在依君的蜜穴 裡,『啜…啜…』地喝著裡邊流不盡的蜜糖。

我的舌頭直搞蜜巢,瘋狂的撩弄著那層層的蚌肉,並硬伸入陰道內舔 著那裡邊的滑嫩陰壁。跟著,我完全脫了線,迅速地剝掉身上每一件 的衣物,整個人趴騎在依君的身上,把膨脹得如金剛鑽般的堅硬肉棒 推進她的陰唇縫隙裡,開始著猛烈無比的抽插。

「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嗯嗯嗯…啊啊啊…」依君連聲地高喊著。

筆友之戰

我一面按壓著依君硬挺的巨型奶奶、一面節奏性的進進出出依君緊迫 的小穴,快感一潮接著一潮而來。抽插沒到十分鐘後,竟然達到了極 點。我立即把肉棒給滑出,急忙地塞入依君的嘴唇之間,並在她使力 的吸啜下,把熱騰騰的濃白精液噴射進她的口腔內。

依君好像喜歡吸男人精液,竟然咕嚕咕嚕地一口氣把它都吞併入肚露出滿足的表情、結束這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