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性情熟女們:麗妃篇

  • 在〈真性情熟女們:麗妃篇〉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另類經驗

麗妃姊是我派駐桃園時認的乾姊,她和老公住在觀音沿海一帶,兩人過著老
來無子的清閒生活。我們已有十年以上未相見,逢年過節的問候也斷了好長一段
時間。麗妃姊接到我的電話時,我能聽得出她聲音中的喜悅,這讓我日漸麻木的
心罕見地揪了一下。

  為什麼時隔多年還像這樣突然造訪呢?正常人太久沒聯絡理所當然就斷了吧

  我沒有放太多心思去想這些。也許是電話還打得通,讓我覺得我們的連結依
然存在。也許麗妃姊有著與我相去不遠的動機,才准許我去見她。不管怎樣,只
要那個理由能減輕我心中的罪惡感、讓這一趟沒那麼沉重就好了。

  去的路上,我照麗妃姊的建議吃了趟她推薦的牛肉麵,說是隔壁中壢人都會
特地開車來吃的老店。接著買了她先生喜歡的太陽餅。路過水果攤又把錢包掏出
來宰。當我照著導航停好車、提起大袋小袋,又走錯地方多繞了大半圈,這才抵
達飄著梅干味的乾姊家。

  「阿ㄅㄧㄤ啊!你來了喔!」

  年方五十的麗妃姊還是那麼美麗,不過她的打扮卻出乎我意料。她和她老公
拉了張凳子就坐在沿路曬著梅干菜的小前院,兩人身穿似乎從一早起來就沒換的
白色衛生衣,長袖長褲,衣物舊到會透過去,以至於我剛舉起手來對麗妃姊漂亮
的臉蛋打招呼,下一秒就忍不住瞄向她胸前若隱若現的黑色大乳暈。

  麗妃姊衛生衣裡面什麼都沒穿。猶記她三十五、六時奶子是既飽滿又堅挺,
如今已鬆垮垮地垂在駝背坐著的身體前,像兩條大木瓜,烏黑的奶頭在太陽斜照
下發著光。她皺紋增多的臉龐一直盯著我笑,嘴唇塗得紅紅的,畫了眉毛上了妝
,看樣子前幾天還燙過頭髮,如此反而突顯出高齡婦女的老態。可她夾著香菸的
手非常誘人,塗著庸俗但搶眼的紅色指甲油,腳趾頭也是。她注意到我在看她腳

男人不猛,女人不愛, 老公早洩,老婆就會偷情, 勃起困難,硬度不足,做到一半軟掉了,早洩秒射 - 半顆解決你的困擾 - 印度超級犀利士 https://tw.avseo.net/goods.php?id=175
趾,還故意坐挺身子、順勢敞開閉合的腿,讓我一窺衛生褲裡的陰暗私處。

  我覺得再站在這對夫妻面前,我就要當著那個男人的面對他老婆勃起了。於
是我抬起拎著大袋子的左手,假裝沒見到麗妃姊邊看著我、邊從紅唇間伸出舌頭
輕舔濾嘴,再噘起濕亮的紅唇吸一口菸的動作。我笑笑地將視線移回他們倆之間

  「羅大哥!麗妃姊!好久不見囉!」

  麗妃姊的老公,羅大哥,今年已經六十五歲,他在兩年前診斷出阿茲海默症
,現在除了麗妃姊以外都認不得也不關心。他呆滯的臉龐抬起來看我一眼,默默
地垂下去。聽到麗妃姊和我說話,他一下低頭翻我拿來的伴手禮,一下伸手拍拍
麗妃姊的手臂。我其實不太想把視線從麗妃姊無意遮掩的乳房移開,要是她老公
沒在旁邊咿咿唔唔,我還想就這麼伸過去揉她的大木瓜奶──羅大哥彷彿在用他
失智的腦袋譴責我的慾望,他先是輕拍麗妃姊的手,接著竟然揉起她的奶子!

  「麗妃……麗妃啊……」

  「在這、在這。」

  麗妃姊主動握住羅大哥貼在她左胸上的手,引領那隻長滿老人斑的手撫摸她
的乳房,然後一副沒什麼大不了的樣子抬起頭來對我笑道:

  「你羅大哥只要摸我的奶就會安心啦!」

  我不是很想在老二有反應的狀態下觀察男人……但麗妃姊說得沒錯。羅大哥
的手停在麗妃姊左乳上好一會兒,不時地揉弄、磨蹭,他的胯下卻毫無反應,好
像只是透過摸乳動作確認麗妃姊的存在。

真性情熟女們:麗妃篇 http://pforce.dha.tw

  明知這或許是他們夫妻間所剩不多的互動之一,我卻還是厚顏無恥地吃醋了
。我把東西放下,繞到身上同時有香水味、菸味與汗味的麗妃姊身後,腳不小心
踢到她放在地上的煙灰缸而發出叩隆聲──不要緊,羅大哥沒轉向這邊──我左
手扶在麗妃姊左肩上,輕輕抓了下,只等麗妃姊把撫在她老公手背上的那隻手移
上來、碰一下我,蓄勢待發的右手旋即從她右腋底下往前伸,一把捏住她的下垂
木瓜奶。

  「哦齁……!」

  麗妃姊的叫聲和她美麗依舊的外表一樣,沒有因為歲月而褪色,反倒更加誘
人。隔著衛生衣,仍然摸得出來半夜流出又乾掉、往乳房上結成薄薄一片汗垢的
黏稠觸感。我讓這黏黏的、暖暖的感覺充斥掌心,接著整個手掌往木瓜奶發黑的
部位移動,擠奶般對著又大又黑的乳暈前後擠弄。麗妃姊兩手分別抓住她老公和
我的手,我能感覺到抓著我的手力道要比另一邊來得重。

  「嗯……!呼……!嗯……嗯齁……!」

  被掉線嚴重的衛生衣染上一層暗白的木瓜奶,掐起來既柔軟又暖和,長有疙
瘩的大乳暈變得十分柔滑,同時保持著乳頭的粗糙觸感。麗妃姊的奶頭外形像是
男人大姆指上面那一節,乳頭粗大,頂端圓扁內凹,興奮時會有很濃厚的汗味。
當我揉弄她的大黑奶頭時,真有股想成為她的孩子、一連好幾個月猛吸這對奶頭
的衝動。可惜麗妃姊沒有小孩,她說她只給一個二十好幾的大男孩、一個五十歲
的老男孩餵過奶;那兩人正是當年還不會像這樣一起揉她奶子的我與羅大哥。

  「阿ㄅㄧㄤ,好了,別摸啦……」

  「姊……」

  麗妃姊的奶頭勃起了,又大又飽滿,相當敏感。她像在害羞,又像是在怨懟
我這麼多年不找她、一見面就想幹她……她推掉把她揉到奶頭挺立的我,從軟盒
菸裡抽出一支味道濃嗆的黃長,舌頭又舔了下。我趁她點火前從她右臉頰旁彎下
去,一手輕推她的左頰,與柳眉微皺著轉過來的麗妃姊深吻。

  「啾、啾嚕……」

  麗妃姊畫得很漂亮的灰黑色眉毛彎曲著,嘴唇動作明顯在猶豫,似乎只想吻
幾口就打斷。我沒給她反悔的機會,用剛才被她推開、還殘留著乳房汗臭味的右
手強勢地伸進她的衛生褲內,摸向熱暖微濕的濃毛穴。

  「不可以……啾嚕、啾咕……你羅大哥在旁邊……嗯啾、啾……齁……哦齁
!」

  滋啾。

  當我以指甲修剪平滑的中指插入麗妃姊皺巴巴的黑鮑,她的穴傳出了富有濕
潤感的聲響。

  「哦……!哦哦……!」

  滋啾、滋啵、咕啾、咕啾。

  麗妃姊很快就放棄抵抗,也許她根本也沒打算反抗吧。我吻著她的臉、她的
紅唇,嗅著她身上的粉脂味與菸味,往她胯下奏響連綿不絕的抽插聲。過程中,
羅大哥還愣著一張臉往前彎,對著麗妃姊越發激情的黑鮑發愣。麗妃姊被我摳到
眉毛深深內凹、額間皺紋整個浮起,「哦、哦」地叫個沒停,夾在她右手食指與
中指間的香菸掉到地上去。她彎身撿起沾了些灰塵的菸,仰首享受地叫幾聲,那
支菸又掉下去了。

  「哦齁……!嗯……!嗯哦……!齁、齁哦哦……!」

  我在羅大哥那雙似乎沒有看進任何東西的目光中,把坐在他身旁、給他揉著
一粒奶的麗妃姊摳到洩了。麗妃姊的黑鮑高潮時吸得非常大力,或許是因為陰道
比年輕時鬆弛很多,高潮反應才顯得如此激烈。指姦時,還像是刮著某種寬鬆肉
袋的上緣、探索著不曉得是否仍存在於此的G點;高潮後,這些熾熱但鬆軟的肉
壁如漲潮般纏了上來,透過強而有力的絞弄,把這女人熱情而腥臭的脈動傳達給
我。

  我充分享受麗妃姊的高潮,待她的陰道反應平淡下來,才拔出變得濕答答的
手指,放入俗豔的紅唇內。羅大哥的視線沒有跟著移上來,他還在盯著麗妃姊那
腥味都飄出來的黑鮑,自然沒見著我正用剛指姦完的手指抽插他老婆的嘴。

  「嗯噗……!啾噗……!」

  麗妃姊的臉整個發紅,紅唇像吃著飼料的鯉魚般吸得長長的,若我沒有抽插
她的嘴,她便主動對她嘴裡的腥指吸出「滋啾!滋啾!」的聲響。當我低下頭去
與她興奮起來的紅唇雜亂無章地互吸互舔,麗妃姊自己把手伸進衛生褲內,摳起
她那久旱逢甘霖的濃毛黑鮑。

  雖說附近大概不會有誰經過,我們仍然在前戲做足後提著大袋小袋進屋,羅
大哥也給垂著木瓜奶、脹著大顆黑奶頭的麗妃姊扶進屋內。

  這間屋子是傳統民宅,我把東西放在正廳的長椅上,麗妃姊帶著羅大哥到夫
妻倆的右房,開著門,讓羅大哥在裡頭看電視。羅大哥雖然對電視畫面毫無反應
,但是麗妃姊說他其實有在看,只是很快就忘掉。所以右房傳來的是一天重播好
幾次的連續劇聲音,不是隨便轉開電視就放生羅大哥這麼簡單。

  打點好羅大哥,麗妃姊就晃著她的大木瓜快步從右房走到左房。左房似乎是
給他們的朋友偶爾前來過夜用的,是半倉庫半客房。她將鋪著紅色床單的床推到
靠門口的窗邊,兩房門都是打開的,這樣就可以邊做邊注意右房的情況。我站到
床頭旁邊,看了眼背對這裡、對著電視發呆的羅大哥背影,伸手揉了揉麗妃姊的
奶。

  「來,準備好了。你過來,姊幫你脫哦……」

  麗妃姊從進屋後的一連串動作相當流暢,不像是臨時起意,我猜這裡或許也
是她和某些男人的砲房吧。今天就算我不是麗妃姊當初用她雞掰認來的乾弟弟,
看到她若隱若現的大木瓜奶、迷人的黑棗頭與氣味濃厚的胯下黑森林,肯定也要
扒掉她的褲子幹死她。

  我的老二早在前院就硬得不像話,坐在床上的麗妃姊替我脫掉長褲與四角褲
後,本已紅潤的雙頰更是笑得鼓起。她笑笑地對雞巴說一聲「好臭」就張開紅唇
,開始含吸龜頭。

  「嗯嚕、滋嚕、滋咕、嚕噗……替我注意你羅大哥哦……啾噗!啾咕!嗯咕
!嗯嚕!」

  為了隨時注意羅大哥有沒有亂走動或突然做些傷到自己的舉動,我站斜斜的
方便我們倆觀察右房。麗妃姊為了全心投入偷情的世界,就把站哨的任務交給我
。於是我一手放在她燙得很老氣的頭髮上,一手摸著她的臉、她的脖子、再往下
抓個奶,眼睛三不五時瞄向右房。

  雖然知道羅大哥對外界幾乎沒有反應,我仍然從偷情偷得如此奔放的麗妃姊
身上感受到極大的刺激感。當我抽出肉棒啪啪地甩拍這女人的濃妝紅臉蛋、壓緊
這女人的頭用屌深頂她的喉嚨、命令她彎下去以褪色的紅唇吸睪丸,她老公仍然
背對我們看他的電視,對隔壁房的紅杏出牆渾然不覺。

  麗妃姊用她的大紅唇把我的卵蛋連同老二接連蓋上好幾道紅唇印,然後脫去
她身上那套老舊脫線的衛生衣褲,揚起手臂搔了下頭髮,兩腋的腋毛挾著清楚汗
臭味登場。這回換我把臉貼向她的腋窩,接連聞過左右兩腋的腋臭、象徵性地舔
幾下;發出笑聲的麗妃姊邊應付我的撒嬌邊盯著她老公。我繼續往下舔舐她的大
黑乳暈,用濕潤的舌尖把黑乳暈上長出的小疙瘩全部舔一遍,最後把宏偉聳立的
黑奶頭吸入口中,一連吮了十來下。

  「齁哦……!齁哦……!」

  麗妃姊抱緊我的頭,胸口大幅度地起伏,她的呻吟大到右房肯定也聽得一清
二楚。吸完奶,我想起裝著保險套的錢包放在正廳,正準備挺著硬到不行的雞巴
走出房,麗妃姊忽然拉開抽屜,裡頭是用掉近三分之二的家庭號保險套。她取出
一枚套子朝我晃啊晃,待我靠近就彎身含住老二舔幾口,上套,牽著我的肉棒上
了床。

  「來,插進來……還記得怎麼插嗎?要不要姊教你?」

  說真的我還滿想假裝不會給她帶,可是時機不對,我已經忍不住了。離別多
年的思念一下子湧上心頭,使我無法再對麗妃姊主動撥開的黑鮑穴裹足不前。我
推開她雙腳,右掌貼在她長了些肉的豐滿大腿上來回磨蹭,挺起戴著廉價保險套
的老二往她黑得很漂亮的熟女穴輕插一下,抽出,不管麗妃姊早就濕到壓根不需
要潤滑,硬是吐了道口水上去,把口水滋啾滋啾地往整個黑鮑抹開,再將雞巴正
式送入她體內。

  「齁哦哦……!」

  麗妃姊銷魂的呻吟響遍整間房,先是雙手貼上來扣住我的背,再來是夾緊腰
部的雙腿。她像株捕蠅草牢牢抓緊獵物,鬆而不垮的濕穴纏了上來,彷彿正由全
方位吸吮著老二。我控制力道緩慢動腰,邊幹邊吻淫聲連連的紅唇,把這女人日
積月累的慾火引出來,隨後就以她所期望的貼合姿勢做起深度抽插。

  「哦!哦哦!嗯!啊!嗯哦!齁……!齁……!」

  仔細想想,麗妃姊早在這張床上給不止一個男人操過吧。她買的保險套包裝
不算太舊,也許才過個兩三年,就用掉好幾十個套子了。那些套子總不會是已經
毫無反應的羅大哥在用的──思及麗妃姊被其他男人像這樣幹到發汗、泛淚、吼
叫、出汁,我就有股不能輸給別人的幹勁。

  儘管小老弟撐不太住,我仍壓下往熱情的黑鮑狂射一波的衝動。時而親吻麗
妃姊,時而閉起眼睛嗅她的汗味;抽插動作不能太快,得適時從越幹越順的加速
中踩煞車。等到麗妃姊鬆懈了,就撫摸黑鮑上的粉鑽──她的陰蒂禁不起刺激,
膣屄又挨著操,不消多久便讓她舒服到四肢癱軟下來。腰背重獲自由的我撐起身
子,雙手撫過她的木瓜奶到柔軟的腹肉上,掐住她的腰,把瀕臨極限的老二抽出
來。

  「哦齁……!」

  咕啾!

  麗妃姊的黑鮑濕到老二抽出時的聲音十分悅耳。我看了眼始終背對我們的羅
大哥,往麗妃姊興奮得動來動去的屁股打一下,要她轉過身來趴好。當她雙手壓
在床頭櫃上、翹高爬滿橘皮紋的大屁股時,我整個身體壓到她背上,在她耳邊喃
喃著下流話、撫摸她的大木瓜與黑鮑肉,藉機讓差點射精的老二休息。麗妃姊似
乎有察覺到我的用意,她不疾不徐地與我接吻、舔舌,讓我愛撫她迷人的大垂奶
。紅唇時不時迸出倒數警報似的淫吼聲,催促我早點重新返回她體內。

  「啊……!啊……!幹你阿姊……!幹阿姊雞掰……!齁……!齁哦……!

  冷卻完畢的雞巴再次入穴,這回面對我的只有麗妃姊的背、屁股以及她被人
幹時晃動得很厲害的木瓜奶,誘惑比起正面要少許多。我可以更輕鬆地搗弄麗妃
姊高潮後味道整個薰出來的黑鮑,她的淫汁像漏尿似地滴滴落下,弄濕了床單,
與享受著給男人操屄的淫吼聲真是絕配。

  幹到一半,窗外單線道來了位郵差,麗妃姊做賊心虛般壓低叫聲。我伏到她
冒出一片汗珠的濕熱背部上,一手掐揉她的奶子,老二輕輕動作,與她一起緊張
兮兮地望著停在車道上的郵差──郵差先生確定走進前院時,麗妃姊急忙拍打我
的手臂,要我趕快拔出去。她抓起床上的衛生衣褲快速套好,兩坨垂軟的汗乳、
滿是汗水的肚臍都黏貼在衣服上,形成緊身衣般的視覺效果。她那幾秒鐘前還插
著肉棒的黑鮑,也是一覽無遺地浮現於衛生褲上。

  我這個客兄很識相地躲在門邊,窺伺著挺起濕熱大木瓜、黑鮑半露地收信的
麗妃姊。那位年紀和她差不多的郵差似乎見怪不怪,他沒有進到正廳,兩人就在
門口互相寒暄、簽名收件。不過在麗妃姊簽名蓋章時,我看見了郵差的手橫越門
檻劃出的界線,當場摸起麗妃姊的黑奶頭。

  「哎,不行啦!我有客人!」

  麗妃姊笑笑地推開那隻手。我趕緊躲回門後──換做我上門想幹她卻聽見這
番話,自然會往她討客兄的地方瞄一眼吧?

  「謝謝哦!你再跟我打電話,不要突然……對……嗯掰掰!」

  收完信,麗妃姊還站在正廳向回到車上的郵差揮揮手、做出來電給她的手勢
。待那輛摩托車駛離,我馬上大步走出房外,把這老騷貨拉到放著禮盒的長椅上
,扒了她的衛生褲,直接在神壇前開幹。

  「等一下,先進房……嗯齁!齁、齁哦!齁哦!」

  我不想管羅大哥了。就這麼點時間,讓我幹完再說吧。如果有哪個經過此處
的男人看見在門開開的正廳內打砲的我們,就讓他們親眼瞧瞧麗妃姊被她乾弟弟
操到奶子亂顫、淫水狂噴的賤樣吧!

  我不再想爭什麼第一,只管像路邊的野狗瘋狂撞著麗妃姊的大屁股,只等雞
巴感覺上來了,就抱緊她暖和發熱的身體、往她體內射出滿滿一套子的精液。射
完,拔出,取下套子,管她三七二十一繼續把濕答答的老二塞回穴裡。我要幹到
麗妃姊的黑鮑記住我的屌、我的形狀,幹到這個停經老女人再次排卵,幹到這隻
越老越騷包的臭母狗懷上我的種……無論麗妃姊晃著她的肥屁股逃進房內、腿開
開地蹲在衣櫃裡滴精,還是搖著奶頭堅挺的大木瓜、笑嘻嘻地躲到神壇旁邊,我
都會把她抓出來就地幹到她晃著濕髮、大聲吼叫著噴上滿地水。

  「阿姊洩了……!阿姊洩了……!哦齁……!哦齁哦哦哦……!」

  操到最後,麗妃姊除了淫吼外就只會嚷嚷這一句了。不曉得往她體內噴過多
少發精液、還趁亂操了她屁眼一發的我,光是聽到她在我耳邊喊著洩了洩了……
就感到無比滿足。

  我幹到沒力後仍用手、用嘴巴繼續讓她噴,中途喝水放尿抽菸休息個幾分鐘
又開始齁齁叫。真正收工時,天色已經轉暗。

  麗妃姊留我下來吃晚飯,她炒了兩盤青菜、一盤菜脯蛋配隔夜的梅干扣肉與
蘿蔔湯,再到附近便當店買支雞腿回來,讓幹了她整個下午的我好好補充體力。
羅大哥從頭到尾都像陪吃的坐在旁邊發呆,只有麗妃姊餵他,他才肯吃飯。

  在這之後,我幾乎每個月都有一兩天上門拜訪這對夫妻,或該說是上門操麗
妃姊。我就在羅大哥的背後插他老婆的屄、餵他老婆吃精,看心情還要姦他老婆
的屁眼。麗妃姊從來沒有拒絕我的索求,但我也有種感覺,她或許只是來者不拒

  如同羅大哥偶爾會突然自己走出右房,來到正被我幹到渾身潮紅的麗妃姊身
旁,摸一摸她的奶子尋求安寧──我似乎也是不願讓麗妃姊成為其他客兄胯下之
物,才每隔一陣子登門操她,好讓我與我的老二能在這個老騷貨心中佔有一席之
地。

  不知不覺,我已變成另一個羅大哥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