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欲之校園獵欲11-13

  • 在〈獸欲之校園獵欲11-13〉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另類經驗
摘要

  還是感謝各位支持飛碟的兄弟:98989898、xanadunext3、tnt1911、Liuxudong926等等~~有你們的支援,飛碟的作品才會越來越精彩!

第11章

  問答:(其實飛碟很想寫問答無用,不過當我敲下這幾個字的時候突然一股惡寒襲上了我的心頭……那什麼,斑竹對我使用大量省略號表示憤怒、憤慨、疑惑、不滿、鄙視、蔑視……飛碟只能無辜地說一句:都是太陽黑子把我帶壞的,去找他算賬吧,扣分、刪帳號、封ip……把他搞得高潮連連、面帶紅暈,如同處女小妮妮就可以了……

  #5:發騷……不是,發燒跟操勞過度沒什麼關係呀……就是更新上有些卡情節了,對於小處女的開苞方向不好選擇呀……

  #6:發現有些惡趣味啊,母女同床調教是和諧大前提,肯定要實現,問題就在於:為什麼一定要老娘幫女兒開苞?話說處女紅丸據說對男人是很補的……飛碟查閱資料中……

  #7:那什麼……病毒靈……我怎麼覺得這個藥名好像是說吃下去病毒會更靈活?去藥房了,買不到。我不是感冒傷風,我是感冒->發燒->支氣管發炎->重感冒。關於醫藥費……飛碟已經開始掩面淚奔了,吊水咱不說,居然連個位置都要收10元的暫坐費,日了。

  #8:那什麼,這位是老朋友了,更新速度加快是你們的錯覺……嗯嗯,是飛碟的錯覺。因為前段時間有存稿,所以穩定更新,不過感覺上這類文章看的人比較少,還是需要情節的加強。關於情節的問題,基本上都是作為伏筆來寫的,不喜歡的話跳過也沒什麼問題。飛碟不太喜歡一個反面角色打了n次都沒掛,然後關鍵時候又跳出來,搞得主角慘兮兮的。yy文麼,雖然有起伏,但是不必讓主角每次都身陷死地吧……童老師的婚姻生活基本上應該要結束了,當然飛碟也想構思一個比較好的結局來讓童老師過上幸福生活……西凱西,這種事情在飛碟的故事中屬於天方夜譚。答嘎拉,等待著童老師的到底是調教地獄呢……抑或是慾望深淵?

  關於那個感冒的起因……兄弟猜錯了……不是衣服脫得太快,而是那天晚上脫下就沒有再穿……空調突然壞了……我就日了……

  好吧好吧,我承認以上東西都回復過了,重新發佈一遍是因為我發現很多朋友回復一次之後就不會再看了,那麼就在文章之前發佈吧!以後慣例如此!

  還是感謝各位支持飛碟的兄弟:98989898、xanadunext3、tnt1911、Liuxudong926等等~~有你們的支援,飛碟的作品才會越來越精彩!

  以上不算字數。

  南國海鮮大酒樓。

  包房內,一個儒雅的中年男子和一個臉上橫著一道傷疤的猙獰青年對坐飲酒。

  這個時候已經過了吃飯的正點了,然而兩個人卻依然在不停地對飲。桌上的酒瓶已經超過了10個,而種類則只有一個,茅臺。兩個人如同酒神般將透明的瓊漿玉液倒入口中,臉色卻絲毫未變。

  "博翰叔,今天怎麼請我喝酒,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猙獰的青年將杯中酒再次倒入口中之後,終於忍不住了,試探地問道。

  "今天叫你出來的確有事,不過先喝酒,事情等下再說。"說話的中年男子叫劉博翰,也是剛才跟田慶通話的男子。曾經和田慶的父親一起上山下鄉,但是當田慶的父親進入官場後,他卻選擇了另外一條路,去國外發展。田慶6歲時他才回到自己的祖國,也不知道使用了什麼方法,居然在田慶父親面臨雙規的時候將局勢逆轉,原本確鑿無疑的證據變得漏洞百出。此事使得田致遠打算將他也拉入官途,以為臂助,可是劉博翰卻斷然拒絕。隨後在田慶9歲的時候送了一棟別墅,也就是剛才田慶玩弄邵美琪的地方。11歲送了一輛勞斯萊斯幻影。田致遠曾經通過種種手段調查過劉博翰的過去,可是卻一無所獲,後來因為對方對於自己沒有太大惡意,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劉叔,哈哈,不好意思,我來晚了,剛才有點事情……"隨著包間門的打開,田慶走了進來。眼睛一掃,精明如田慶如何不知劉叔旁邊這位猙獰青年便是劉叔為自己招徠的幫手?只是劉叔還未發話,自己不好貿貿然詢問而已。

  "你來了啊,等你有一會兒了。你剛才告訴我的事情都事實吧?我基本上跟浩宇說過了。"劉博翰看見田慶進來,微微笑著介紹道。田慶包括田致遠父子都不知道為什麼劉博翰會對自己這麼好,有各方各面的猜測,但是在現今的社會環境下,似乎這些猜測都站不住腳。"這位叫周浩宇,他可以幫你解決這個問題。

  你們慢慢聊,我去外面抽根煙。"說完劉博翰便走了出去。

  "那個人……給人的感覺很恐怖,似乎擁有特殊的能力……"田慶支支吾吾地說道,"浩宇……浩宇兄如果沒有把握的話……"青年臉上的疤痕,讓田慶感覺有一絲不安。儘管說出了不太禮貌的話,可是田慶卻沒有看到那個猙獰青年周浩宇臉上的怒色。而周浩宇則是輕輕一彈手指,一朵白色的火苗便出現在他的手上,將杯中的烈酒點燃之後,微笑著看向田慶。

  "怎麼樣,田少,這樣夠了麼?只不過是一個初級空間系而已,我出手也綽綽有餘了。"周浩宇依然微笑著,但是田慶感覺他帶給自己的壓力絕對不小於中午的方志文。

  "空……空間系?什麼意思?你……你難道是玩魔術的?"正統的科技教育讓田慶一直認為這個世界應該是科技的世界,什麼事情都可以用科學來解釋。可是方志文和周浩宇卻完全打破了田慶的認識常規。

  "不不,這完全不是魔術哦,火焰是存在的,空間裂隙也是存在的,只不過使用者的支配點不同而已。田少應該知道這個世界上有許多特殊的奇跡出現吧……

  比如巴比倫……比如金字塔……比如空中花園……再比如尼斯湖水怪……東京海底大地震……這些都和我所謂的異能者有關。""什麼……異能……難道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