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術煉金士04~05

  • 在〈淫術煉金士04~05〉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另類經驗
摘要

  「如果二哥你是代人問我問題,就回去傳這句話,亞梵堤是北方首長,職責所在,除了北方民眾利益之外,其它不作考慮之列,老豆都無情講。」

第四部帝都述職下篇第一章神奇皇后

  我和亞沙度同乘一輛馬車往皇宮進發。在車廂之中,亞沙度三番四次欲言又止,直到我也忍不住,皺眉道:「有蟻咬你嗎?」

  亞沙度拍手苦笑道:「好幽默呀…………」

  「哈!用不著「寸」我吧,趁這裡沒有人,有什麼事開門見山說出來好了。」

  「你還好說……唉……三弟你跟凡迪亞會面,到底是為了什麼原因?害我都不知怎去回報老爸。」

  我瞄了一眼亞沙度,望向馬車之外好整以暇道:「你的問題不是不懂回報,而是在某人面前好不為難」

  亞沙度面色微變,立即擺出一副狗賊相陪笑道:「三……三弟你太感敏了。」

  哼,果然是頭小狐狸,這小子跟二皇子伊諾夫肯定有點瓜葛。以他的性格居然這麼熱心,天未光、夜香未倒就跑來找我進宮,除了因為索查麗和金蒂詩想見我之外,恐怕還為了一個伊諾夫。

  「如果二哥你是代人問我問題,就回去傳這句話,亞梵堤是北方首長,職責所在,除了北方民眾利益之外,其它不作考慮之列,老豆都無情講。」

  我冷然望出馬車,亞沙度也不再言語,我的說話已很明顯,拉德爾家族的傾向與我們北方聯盟是兩回事,讓這個目中無人的二皇子,好好思考一下自己的行為,也讓我家中的老頭子曉得我亦有自己的難處。

  車廂的氣氛一時尷尬,沒多久,亞沙度突然從前面席位靠過來我身旁,鹹鹹濕濕地淫笑道:「兄弟,有沒有興趣陪二哥散步?」

  看著亞沙度淫賤無比的衰樣,我忽然想起自己今早沒穿底褲,現在當然驚到面青,口吃地道:「散……散……散什麼步?」

  「咦,上次不是提過的嗎,美女買賣啊!全部都是好貨色,由中價貨到高價貨都有,甚麼型式的美女犬也有,如果兄弟有興趣,就算產奶的大乳牛亦有得出售,保證調教良好,溫馴無比。」

  一提到美女,我不禁放下心來,但同時又被這死仔挑起了筋,的確有興趣想買些有趣特別的回來玩玩,但也驚訝為何他如此手緊,難道上次真的被我重創,害他要清貨吐現?

  「喂,別說我這做兄弟的沒提醒你,販賣人口的事若被老頭子知道,恐妨你九條命都不夠死。」

  「嘿嘿嘿嘿……兄弟這麼說,即是有興趣了,等會兒我們一起去看看貨辦。」

  馬車的速度開始減慢,我們已進入了皇宮的側門處。本來以我和亞沙度貴族的身份,應該是從正門進入的,但因為我們並非因公事,而是被秘密傳召,所以只能從側門做賊般竄進入。

  亞沙度似乎也是首次進皇宮,我們兩條大鄉里只得跟隨內侍官四處跑。北方地廣人稀,我在費本立城的府第已是北方最大官邸,但與過千年歷史的皇宮仍是給比下去。皇宮佔了數座大山,可說是一望無際,就連不同皇妃的宮殿亦有很多座。

  依照次序,內侍官帶引我們進入第一皇妃索查麗的宮殿,由於亞沙度沒有被傳召,所以只能留在殿門外等候。我步入這個華麗的宮廷,早有兩排身穿紅藍雙色,鮮艷華衣的侍女夾道恭迎。

  六名侍女分作兩排作引路,帶領我穿過一戶戶的房間,單是這一座皇宮已有我家宅後院般大,如果沒有人帶路,恐怕找一日都找不到那個索查麗皇后。

  通過重重宮門後,侍女們帶我進入了一個中庭,庭裡種滿了不同品種但同樣昂貴的名花,建有一個白色的巨型大理石亭台,還有一個廣闊的大水池。另外更有十多名穿紫白色衫的侍女圍在亭子。在她們身後隱隱見到一名婦女,悠然飄逸地坐在亭子中。

  「臣下亞梵堤,參見索查麗皇后。」

  圍在亭子的侍女慢慢散開,終於露出了端坐於內那名女子的真面目,她一身長長的黑色珠片衣裙,皇室裁縫的剪切塊恰到好處,把她修長而又婀娜的身材表露無遺。在那金光閃爍的藍寶石冠冕之下,是一頭罕有矜貴的紫色晶亮直髮。

  索查麗徐徐回首,現出一張扣人心弦的容貌。

  這女子的容貌五官乍看約只二十四、五歲左右,跟安菲、愛珊娜同樣是完美得沒話好說,但她們在氣質方面卻天差地別。索查麗一雙湖水藍的美麗瞳孔中,蕩漾著一樣難以解釋的東西,好像是一種…………「白癡」。

  「嘿嘿嘿嘿……你就是北方的著名淫棍亞梵堤嗎?」

  ?!(汗)

  索查麗的說話,換回來的是侍女們一陣稍微壓低的嬌笑,雖然是故意壓低了笑聲,可是這反而更具嘲諷味,也害得我面容扭曲。

  這個八婆故意找碴嗎?但我仍勉強保持禮儀道:「亞梵堤有這麼出名嗎?」

  索查麗抓一抓頭,似是若有所思,但更似假扮若有所思,片刻後才對著眾侍女下令道:「拉它進來。」

  當我還在忖度這位皇后是什麼構造時,一聲獸叫使我回望身後,只見侍女們從後花園的轉角處牽來了一頭斬了長牙的大笨象。索查麗花枝招展地向我嬌笑道:「亞梵堤,我現在命令你,給我好好去幹它!」

  我的頭髮根根豎起,愕然驚叫道:「什麼?!」

  不用再猜這個皇后在想什麼了,因為她根本沒有腦袋!

  居然要本少爺在眾目睽睽下表演活春宮?而且還是人獸交?淫魔一族不是個個都聰明透頂的嗎,可是這個索查麗皇后實是少了條筋。我可是有官位在身的貴族,這種事傳出宮外會變成一場災難!最少我家族肯定不會當沒事發生。

  她似乎完全沒想到後果,嗯,應該是不懂得想後果,她忽然天真地笑了起來,還雀躍地鼓掌道:「你的名字本後聽很久了,聽說你的雞雞三尖八角的,連大笨象也能幹死兩頭,來、來、來,快表演你的本領!」

  我有幹死過兩頭大笨象嗎,我也是剛剛才知道…………

  大笨象淒慘地叫了一聲,感覺就像在向我求饒一樣,弄得我啼笑皆非。

增進男女友及夫妻間情趣嗎,讓你的女朋友或老婆享速極速快遞嗎,猛獸水晶狼牙套,增大增粗持久神龍套,讓你的另一半享受連綿不絕的高潮 - 水晶狼牙套

  我單膝下跪,向索查麗恭敬地道:「能為高貴的皇后表演,實是微臣無尚的光榮,可是…………這頭大象是公的啊,臣下實在是無能為力。」

  大笨象高興地叫了一聲,感覺就似是中了彩票一般,卻使得索查麗呆在當場,尖叫道:「公的?啊,你們怎麼搞的?人家不要,人家要看表演!就算是公的也要幹!否則叫它來幹你!」

  幹你!

  堂堂一國之後,索查麗竟然如小女孩般大耍無懶,還眼紅紅地一副想哭的樣子,惹得部份侍女圍過去哄她。當我心中發怒時,其它侍女早已拿起十多把配劍,架到我的頸上來,大有迫奸之勢。

  以前曾聽聞,即使有先天的聰慧,但假如後天不作學習和思考,天才一樣變白癡,這個索查麗可能就是一隻活生生的例子。她繼承了淫魔族的超凡容貌,可是十六歲就進宮當妃子,憑著不老容顏和特殊體質,輕易奪得威利六世的寵愛,往後自然活在無憂無慮之中,其實她不變成莠豆才是怪事。

  有這個老母,凡迪亞都算倒足十輩子大楣了。

  就在我思考要如何脫身之際,兩名穿著不同顏色及服飾的侍女從內宮走進來,向索查麗跪奏道:「奴婢向皇后請安,奉金蒂詩貴妃之命,傳召亞梵堤子爵進宮晉見。」

  「嗚……嗚……金蒂詩姐姐要……見他?」

  來得正好,我和大笨象都以救命恩人般看視兩名小侍女,她們若是來遲一點,這個笨蛋皇后分分鐘逼我雞姦這頭大象……或者逼大象雞姦本少爺……

  「算了……你走吧……下次本後準備只母的給你……記得有空就回來喔!」

  你傻好了,別以為我跟你一樣傻,打死我也不會再回來!

  然而我口中仍必恭必敬的說:「不能表演給皇后欣賞,實在是微臣今生最大的遺憾,下次微臣定當悉力以赴,現在微臣先行告退。」

  說完後我立即拉著兩名侍女,有幾快得幾快地閃人。

  在宮門前會合亞沙度,我們跟隨兩名侍女往金蒂詩的宮房步去。我一邊向前行,一邊欣賞身前兩侍女搖搖擺擺的小屁屁,可是亞沙度卻左顧右盼,我皺眉問道:「喂,女人在前邊,你還鬼鬼竄竄瞧什麼?」

  「啊?!沒……沒什麼。」

  哼,這小子真是口不對心,若我沒猜錯,他一定在找那個傳說中的萼靈公主的枕宮。他是有野心的人,從他跟伊諾夫私下結交就可以知道,窺伺萼靈公主和親王之位亦合情合理。

  甫到達金蒂詩的宮庭,亞沙度已急不及待道:「兄弟就送你來這裡,我去找找伊諾夫殿下,轉頭才來接你。」

  我失笑一聲,沒好氣道:「話我說在前頭,威利六世暗中知會我,想把公主許配給我,金蒂詩為什麼召見我你也猜到理由吧。」

  亞沙度忍不住面色大變,殺意在眼中匆匆略過,但仍逃不過我的觀察。瞬間之後,他又堆起笑容,高興地道:「哈哈哈哈……那真是恭喜兄弟,賀喜兄弟,祝兄弟和公主白頭偕老,天長地久,兒孫滿地,無本生利,一見發財……」

  真是一條賤精。

  與亞沙度分散後,我隨兩名侍女進入另一所宮殿之中。以身份論,白癡妹索查麗是皇后,金蒂詩則是第二皇妃,但以剛才的情況看來,真正能左右內宛的人其實是金蒂詩。

  如果金蒂詩是個正常人的話……

  在侍女的引路下,我轉過九曲十三彎的宮殿房間,來到一個應該是枕室的地方。正當我胡疑為什麼不是在書房或會客室見面時,侍女已打開了房間的大門,招呼我進入枕室之內。

  我走進這個房間後,不自覺地大吃一驚。這位皇宮內宛的最高權力者,帝國的第二皇妃,她的睡房佈置出奇地簡陋,內裡只有一張普通雙人床、民間用的木製梳妝台、一張已用得很殘舊的沙發、一個放不了多少衣衫的細小衣櫃,還有一架不應存在於此處的縫紉機車。

  一般明悟升起,我終於明白為什麼老頭子會愛上這位女仕,她樸素的個性與西翠斯很相似。

  (亞梵堤對這顆大榕樹發誓,我將來會賺很多、很多錢讓西翠斯享福。)

  (笨蛋,人住的不過一幅房子,睡的只一張床子,富有不一定幸福。)

  當日西翠斯站在陶拉裡亞學院的後山岩石之巔,靜靜地笑看著日落,向我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可笑的是我亞梵堤自認聰明一世,但到今時今日才瞭解西翠斯當年說話的真諦。

  更諷刺的是,我賺這麼多錢,其實早就已經沒有意義。

  一名應該是金蒂詩的藍衣婦人,拉開了銀白的帳簾,從陽台之外悄然步進室內,同時也中斷了我的回憶。我們對望一眼,同時渾身微震。我之所以震動,並非因為這第二皇妃有什麼攝人魅力,而是她一身所穿的皆是非常普通,甚至可說是鄉土味濃厚的粗糙衣裳,可是這件衣衫…………

  憑煉金術士的獨到眼光,這套衫裙的布料非常普通,但是剪切塊的技術卻實而不華,已達大師級的境界,而且穿在這位貴婦身上時,反更顯出她的樸素自然美。如果金蒂詩的裁縫技術只屬興趣,那她本人的真正才能不得不使我留心。

  金蒂詩的外表根本無法與索查麗相比,這名年近五十的婦人雖仍俱一定姿色,可惜眼尾仍有使人歎息唏噓的魚尾紋。如果她後生三十年,我相信她的姿色能跟思倩或素拉媲美。相信她吸引威利六世和我老爸的,應該不是她的容顏,而是她的本來個性。

  「你跟你爸爸很相似。」沒想到金蒂詩劈頭第一句話,就使我生出想揙她一身的衝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