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滿足的淫蕩熟女

  • 在〈永不滿足的淫蕩熟女〉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另類經驗

晚上我和肥周提早十五分鐘便到了真鍋,但裴莉已然坐在裡面邊翻閱著雜誌邊啜飲著咖啡,她穿著一件淺藍色的大襯衫,沒有裙子或任何東西,就是一件大襯衫、外加緊繫在柳腰上的那條寬皮帶,堪堪能夠蓋住雪臀的衣擺,令那兩條白皙修長的玉腿幾乎完全暴露出來,而那大敞而開的衣領下酥胸半裸、乳溝深陷,我判斷她應該沒有穿著胸罩。

  雖然我和肥周都已經幹過裴莉、痛快無比的和她翻雲覆雨過,但是她這身極簡派的性感穿著,還是讓我們看得目炫神迷、口水直流。

  裴莉似笑非笑的瞋視著我們說:「那是什麼表情?還沒被你們看夠啊?」

  我看到肥周有點呆若木雞的直盯著裴莉高聳的胸膛,趕緊推了他一下說:「看要喝什麼還不趕快點?」

  恍如大夢初醒般的肥周,這才滿臉尷尬的拉開椅子和我同時落座;而在接下來的一杯咖啡時間裡,裴莉雖然表面上和我們有著一場不能省

略的爭辯,但事實上那只是她身為女人的最後一絲矜持,終究,她還是羞赧的點了頭,她最後問我的一個問題是:「他們….總共有幾個人?身

體….乾淨嗎?」

  我回答她:「二十分鐘以後你就會知道答案。」

  結果不到十五分鐘我便把車開進了汽車旅館,我們帶著裴莉走上二樓時,房門已然敞開等在那裡,裴莉輕咬著下唇開始躊躇起來,我看她

確實有些遲疑和猶豫,為了怕事情生變,我連忙一把將她拉進房裡,而裴莉一看到裡頭的四個傢夥,立即滿臉通紅的低垂螓首,那怯生生的嬌

俏模樣,再次讓我看傻了眼,如果我不是已經見識過她在床上的淫蕩,一定會以為她是個純潔如仙子般處女。

  肥周關閉房門的聲音,竟然使裴莉輕輕的顫慄起來,她瑟縮的望了我一眼,露出一付欲言又止的表情。

  為了舒緩屋裡怪異的氣氛和安撫裴莉不安的情緒,我悄然捱近裴莉的左後側站著,然後一手摟著她的腰身、一手朝著肥周比畫道:「喂,胖

子,先幫裴裴介紹一下我們這幾個朋友吧。」

  肥周不急不徐地應聲道:「好,就從我左手邊的開始介紹好了;來,裴裴,這位是施埔,他以前可是打亞洲杯的保齡球國手喔。」

男人不猛,女人不愛, 老公早洩,老婆就會偷情, 勃起困難,硬度不足,做到一半軟掉了,早洩秒射 - 半顆解決你的困擾 - 印度超級犀利士 https://tw.avseo.net/goods.php?id=175

  裴莉羞赧地低著頭,在向年近五十的施埔微微頷首為禮時,趁機飛快地看了身材魁梧的施埔一眼,似乎對此人的外表還算滿意。接著肥周

又說道:「接下來這位是朱老闆,你可以叫他朱大哥。」

  裴莉迅速地打量了朱圖一眼之後,便趕緊把眼光移開,我猜她和我一樣,都不喜歡這個滿臉橫肉、留著八字鬍、有個小啤酒肚的大個子中

年人。

  也不管裴莉有何反應,肥周又向她介紹第三個傢夥說:「這個是陳先生,以前也是國手,你看,他都四十幾歲了身體還這麼強壯!」

  這次裴莉頭抬高了些,仔細地多看了陳河兩眼,發現這個流裡流氣的壯漢,也正用他那對細長而銳利的眼睛,滿臉邪氣的衝著她詭笑;裴

莉連忙移開視線,也沒和他打招呼。肥周指著最後一個人說:「他是何威,事業橫跨美、亞兩洲,是個很有地位的商人。」

  裴莉看了那人一眼,輕輕地向他點頭問候道:「你好,何先生。」

  而這個年逾半百的傢夥,並沒有前面那三個人所擁有的高大體型,略顯瘦削而臉色蒼白的他,有著一股異常陰鬱的氣息,他緊緊地盯視著

裴莉,卻一句話都沒說,不過他眼中會不經意地透露出一絲殘酷的光芒;我不曉得裴莉是否感覺到了這個男人的危險性,但是不管如何我都只

能保持緘默,絕對不敢將這群人的真實身份告訴裴莉,因為,他們不僅是肥周的債主,也是我上百萬賭債的債權人!

  為了沖淡有點尷尬的氣氛,我摟著裴莉往前走了幾步,站到了床邊之後,我指著擺放在另一頭的造型躺椅說:「你喜歡直接上床,還是先從

那張椅子上開始玩?」

  裴莉可能沒想到我會如此直截了當的這麼問她,原本就紅潮未退的粉嫩俏臉,霎時又是嫣紅一遍,她頓了頓、偷偷地看了那張造型流線而

永不滿足的淫蕩熟女 http://pforce.dha.tw

奇特的大皮椅一眼,有點好奇的低聲問我說:「那是....什麼椅子?」

  我笑著說:「在美國它叫休閒躺椅,在這裡則是專門用來玩多P遊戲的作愛椅。」

  我一說到這裡,裴莉的螓首已經快垂到了她的乳溝裡,她激烈起伏的胸脯,說明了她對那張椅子有著無比的憧憬和想像,我也不再囉嗦,

摟著她走到椅子旁邊,而其他人也馬上圍立在我倆四周,眼看局勢已成,我原本摟抱著裴莉纖腰的右手,便順勢往下滑到了她的香臀之上,隔

著衣料,輕巧地愛撫了幾下那結實而充滿彈性的美臀之後,我手掌再往下一落,便貼上了裴莉光滑細嫩的大腿,我正打算將我的魔爪探進裴莉

的裙裾,她卻忽然輕輕地按住我蠢動的手掌說:「等....等一下....你....你們先聽....我說....。」

  我們六個人全都安靜地等著她說話,而裴莉像是思考了良久、也鼓足了勇氣之後,才用她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我嚅懦地說道:「在....這種

..椅子....上面..作....人家....會..不會....受傷....啊?」

  我還沒回答,裴莉又用她那對含情脈脈、蕩人心弦的媚眼,像求饒般地環視著我們每個人低喟道:「還有....你們....這麼....多人....人

家....只有..一個....等..一下....你們....一定要....對人家....溫柔..一點....。」

  裴莉邊說還邊舔著她的嘴唇,那香滑靈巧的舌尖,溽濕了她美艷而性感的雙唇,那紅唇上的水潤光澤輝映著她煙雨迷濛的勾魂媚眼,不只

是我看呆了!在場每個人全都被這活色生香、楚楚動人的絕代美女完全吸引住了!除了血脈賁張、暫時停止了片刻的呼吸之外,我暗自在心中

喝了一聲采道:「好個超級尤物!」

  也不知過了多久,我才恍然恢復過來,雖然眼前的裴莉依舊是千嬌百媚、淫態橫生,但我早已昂然勃起的胯下之物,卻催促著我要趕快去

解除裴莉的衣物,正當我急匆匆地要去卸掉裴莉腰上的寬皮帶時,施埔忽然一把推開我說:「別急!慢慢來,這麼讚的貨色要慢慢玩才夠味。」

  我退開一步,讓施埔取代我的位置,只見他由後面伸出雙手摟抱住裴莉的腰肢,而裴莉也順勢全身往後仰靠在施埔懷裡,她軟綿綿地癱在

施埔臂彎內,腦袋枕在他的左肩頭,媚眼如絲地仰望著施埔的臉孔說:「喔,施....大哥....吻我....求求你....吻我....。」

  施埔凝視著裴莉鮮艷欲滴的姣美臉蛋好一會兒之後,才低頭吻向她半開半合、吐氣如蘭的櫻桃小口,而他的雙手也同時搓揉著裴莉碩大飽

滿的雙峰;裴莉則一手反勾著施埔的後頸脖、一手引導著施埔的大手伸入她的衣領裡面去尋幽訪勝。每個人都看得心惺動搖、口乾舌燥,陳河

一腳跨到裴莉身邊,就在裴莉甫和施埔嘴巴分離的瞬間,他立刻接手吻住裴莉,而裴莉也立即傾靠到陳河身上,兩人展開了一場『吱吱嘖嘖』

的熱吻,這時候施埔開始動手去解開裴莉的寬皮帶;看著來者不拒的裴莉,肥周也已經忍耐不住,他衝到裴莉背後,雙手隔著衣服取代了剛才

施埔在進行的工作;而我們剩下的三個人,開始飛快地脫光自己身上的衣物。

  裴莉輪流和施埔及陳河兩人不斷地接吻,而肥周則照顧著她那對已然露出在衣領外的大奶子,一如我所預料的,裴莉並未穿戴奶罩,她在

寬皮帶被施埔解開的瞬間,整件像大襯衫似的性感衣服便敞了開來,兩粒巍巍然聳動著的大肉球,晃現著令人目眩神迷的雪白光浪,我走向前

去蹲在裴莉的面前,雙手抓住她白絲性感內褲的兩端,一把便將褲子拉到了她的膝關節部份,我目瞪口呆地望著她那片芳草萋萋的漂亮禁區,

那像沾著朝露顯得有點濕潤的捲曲恥毛間,兩片粉嫩的陰唇若隱若現、煞是撩人,我緊緊地抱住裴莉的香臀,迫不及待地向著她飢渴的胯部吻

了下去;裴莉的衣服已經被拋在我的腳邊,而肥周也幫我從裴莉的足踝上取走了她的三角褲;這時候的裴莉除了腳上的高跟鞋,那渾身赤裸一

絲不掛的模樣,簡直就像是頭等待著被人生吞活剝的待宰羔羊。

  朱圖與何威一左一右,取代了施埔和陳河的位置,他們倆除了貪婪地輪流和裴莉接吻之外,還交互品嚐著她傲人的雙峰;而我則痛快地舔

舐著裴莉的陰唇和水聲潺潺的洞口,那帶點騷味的蜜汁,在我的吸吮之下越流越多;至於肥周則是在愛撫夠了裴莉的雪臀之後,才退到一旁去

和施埔及陳河他們一起脫衣服。

  裴莉的呻吟和喘息斷斷續續地飄蕩在房裡,何威不知何時已半坐半臥在那波浪造型的躺椅上,他忽然大聲地叫著裴莉說:「過來!美人,屁

股對著我的臉趴下、兩腳分開。」

  我和朱圖只好暫時放棄享受,讓裴莉乖乖地跨立在躺椅上方她背對著何威,慢慢地彎下腰身、兩手扶在躺椅的小波浪椅板上,將她整個雪

白渾圓的嫩滑屁股,毫無保留的呈現在何威面前,而何威的鼻尖離她大辣辣張開的腿根只有五寸的空間,那兩片剛被我大肆吸吮過的粉紅色陰

唇,濕漉漉地反射著燈火的光輝,一條滴流著淫水的小肉縫,興奮地微微歙動著,而那片濃密而柔細的陰毛顯得有點凌亂;何威仔細地端詳了

片刻之後,兩手扶著裴莉的雪臀,便將他的臉龐貼到了裴莉的股溝上面;只聽裴莉舒坦地發出一聲嚶嚀,雙腳和屁股同時淫蕩地搖了幾搖。

  我們一邊圍觀著何威的舔屄秀、一邊愛撫著裴莉曼妙誘人的豐腴胴體,等到裴莉開始哼哼唧唧的搖頭晃腦、整個屁股也開始大弧度的拋擲

起來時,何威用他右手的中指插進了裴莉的屁眼,左手的食指也刺入了她的浪穴,當他的雙手和舌頭同時展開抽,才不過幾下工夫,便使裴莉

被他整得氣喘噓噓,頻頻回首看著他說:「喔....噢....對、對....就是那裡....哦..啊....天吶....你好....厲害....把人家....弄得....好

舒服....。」

  何威像是得到了莫大的鼓勵一般,不但雙手抽插的動作越加勇猛迅速,整個臉也拚命地磨蹭著裴莉的陰戶,好像恨不得把他的鼻子也塞入

裴莉的陰道裡;這時陳河看得興起,他捨棄把玩裴莉雙峰的享受,擠到我的身邊,學著何威將他的右手中指也插進了裴莉的屁眼內,裴莉痛得

悶哼一聲,但並沒有叫他們停止,反而任憑他們兩人盡情地對著她緊密的後庭,展開一連串粗魯的摳、挖、抽、插與撕扯,到了最後連施埔也

加入,他們三根粗糙的手指頭,殘酷地擠滿裴莉窄小的屁眼,弄得裴莉是閉眼蹙眉、滿臉悲苦的神色,但說也奇怪,不管他們怎麼整肅裴莉的

屁眼,她就是硬撐著,沒有哭叫或求饒個半聲,只是不斷的哼哼呵呵、嚶嚶哦哦。

  我看著裴莉的雪臀搖得像個波浪鼓,忍不住愛憐地輕撫著她垂蕩的豪乳說:「寶貝,你如果受不了就說出來。」

  沒想到裴莉卻搖著頭告訴我說:「沒關係,哥....只要你的朋友喜歡....我願意....讓他們....隨便玩....。」

  裴莉的話叫人感到不可思議,但我已無暇去多費心思,因為這時何威已抬起頭來,他讓肥周也加入他們的指奸集團,四個人四隻手指頭、

兩手並用,同時凌虐著裴莉的小浪穴和肛門;而朱圖業已站在裴莉面前,他扶起裴莉低懸的腦袋,挺著他那根怒氣衝天的紫紅色大肉棒,喝令

著裴莉說:「婊子,快點幫我吹喇叭!」

  裴莉順從地含住他的龜頭,開始幫朱圖口交起來;我看著她那串搖擺不定的大耳環,心裡也不再存有憐香惜玉的念頭,我狠毒地掐擰著她

硬凸著的小乳頭,想看看這無恥的蕩婦到底能承受到什麼地步;而裴莉這超級尤物,竟然在我們六個人的多方夾擊之下,還是撐了十多分鐘,

才渾身抖簌簌的瘋狂甩蕩著屁股,嘴裡還塞著一根來不及吐出來的大雞巴,便咿咿唔唔的洩了個一塌糊塗,只見她不住顫慄的雙腿內側,大量

透明的陰精濕淋淋地不斷沿流而下....,久久之後,裴莉才像虛脫似的跪伏在何威身上,而朱圖的大龜頭還貪婪地留在裴莉的嘴角不願抽離,

他單腳跪地,淫笑地望著我說:「阿風,沒話說,你找來的這婊子不但人美、身材棒!淫技看起來也是一流的!哈哈....。」

  剛爆發過高潮的裴莉,還趴伏在那裡喘著氣,但朱圖並不想讓她休息,他拍著裴莉的肩膀說:「繼續吃!婊子,遊戲才剛開始而已。」

  裴莉緩緩地抬起頭,她伸出舌尖,輕巧而曼妙地舔舐著眼前的大龜頭,而仍然被她倒騎在身上的何威,忽然拍拍她的屁股說:「轉過來好了

,小蕩婦,騎到老子的屌上來爽一爽。」

  朱圖這時候才肯放棄裴莉的嘴巴,他幫忙裴莉迅速地轉身,然後讓裴莉跨站在何威那根大約六寸長、昂然挺立的陽具正上方,而反應靈敏

、配合度幾乎百分之百的俏裴莉,也立刻善解人意的蹲下去,她一手握住何威那根不算粗的東西,一邊調整著角度,當她的陰唇碰觸到何威龜

頭的那一瞬間,她浪蕩地發出一聲吟哦,她雪白動人的軀體緩慢地往下沉落,但她姣美而妖艷的臉蛋卻同時往上抬高起來,她散發著慾火的水

亮雙眸,風情無限地瞟視著我們每個人,那表情似乎是在向我們宣告──她就要再多一位入幕之賓了!

  就這樣,裴莉在我們的注視之下,屁股一寸寸的緩慢往下沉落,而何威的肉棒也一寸寸的消失在裴莉的秘洞裡面,當她們兩個人的接觸點

完全密合以後,裴莉發出一聲如夢似幻的喟歎說:「哦....何..大哥....你的....東西..好硬喔!」

  何威雙手搓揉著裴莉的乳房說:「乖寶貝,從現在開始要叫我威叔,知道嗎?」

  「是,威叔....我知道了。」裴莉乖巧地回應著,兩手扶在躺椅的靠背頂端,開始主動騎乘著何威的肉棒,她美麗的雪臀起起落落,幻化

出一陣陣令人目不暇給的狂野肉浪,伴隨著從她浪穴裡發出的『噗吱噗吱』聲、以及從她喉嚨中迸發出來的亢奮悶哼聲,害我們幾個在一旁圍

觀的人,個個都手握著自己怒不可遏的陽具,邊看邊手淫起來;而裴莉還火上加油的浪叫著說:「啊....啊....威叔....我的好....哥哥.... 噢

....呀....你把人家....肏得..好舒服....喔....。」

  其實何威只是躺在那裡頂著裴莉而已,他除了忙碌地吸吮和把玩裴莉的那對大奶子之外,並沒辦法做出太大的抽插動作,所以嚴格講起來

,根本不是何威在頂裴莉,而是裴莉騎在何威身上套干他才對;陳河是第一個等到沒耐心的人,他忽然站到裴莉旁邊,一把將裴莉的腦袋扭轉

過來,讓裴莉的嘴巴就正對著他悸動中的碩大龜頭,他腰身一沉,便把整支大老二往裴莉的臉蛋亂刺亂衝,而裴莉也沒等他開口指示便檀口一

張,硬著頭皮任那顆鼓脹著的大龜頭,粗暴地擠進了她的口腔中;就這樣,何威和陳河合作無間地享用著裴莉上下兩張美妙的嘴巴,過了幾分

鐘以後,朱圖也站到了裴莉的另一邊,他急著想和陳河分一杯羹,而為了滿足他,裴莉只好腦袋輪流左搖右擺,忙碌地吞吐著兩根滾燙而僵硬

的大肉棒;我看了一陣子以後,也跨立到躺椅上方,我用雙手扶住裴莉不停搖擺的雪臀,然後曲身向前,將龜頭貼上她的菊蕾,再深深吸了一

口氣之後,隨著猛戳而下的當際,我口中也大叫著:「干死你這淫蕩的小浪穴!喔──裴裴....我要活活把我幹死在這裡!」

  儘管我奮力的衝鋒陷陣,但因為沒有使用潤滑油的關係,只有龜頭整個卡進裴莉的肛門裡,其餘的柱身完全被阻絕在外,我挺動著屁股,

想一舉把我八寸長的大香腸整條塞入她的屁眼裡,但這時裴莉已悶哼著回頭看著我說:「哦....阿風....不要這麼狠....這樣....會痛....

哎....啊....好哥哥....求求你....不要....硬闖嘛。」

  就在我的大龜頭卡在裴莉的肛門內動彈不得時,肥周不愧是我的多年好友,他立即衝進浴室去拿了瓶護膚乳液出來給我,並且還幫我和裴

莉的交合部份塗上大量的乳液,而藉著乳液的潤滑功能,我開始可以一寸寸的頂入,雖然裴莉肛門內的括約肌依然緊緊縮箍著我的肉棒,但卻

無法阻礙我的逐步深入,當我如願的展開長抽猛插的動作時,只見裴莉那串大耳墜激烈地左搖右擺,她一面承受著我和何威的前後夾攻、一面

忙著左含右舔,一刻也不敢冷落了陳河和朱圖;就這樣,一幕四位一體的火辣辣嬲戲,在我們輪流換位元的方式下持續進行著。

  但我們可不會暴殄天物,囫圇吞棗的胡亂享受一下便算數,我們採取的是三分鐘戰術,也就是每個人最多只抽插三分鐘便換位,這樣不但

可以保持體力、延長射精時間,同時也可以因為頻頻換將,而讓裴莉更容易達到高潮,因為,當不同造型和尺寸的陽具,不斷干進女人體內時

,對任何女人而言都是另一種新奇的刺激。

  當我們五個人輪流幹完一遍裴莉的肛門時,裴莉雖然已經滿身香汗,豐滿的胴體也扭動不已,但卻絲毫沒有要進入高潮的徵兆,儘管她的

呻吟聲不絕於耳,可是她又什麼都沒說,害我們一時之間,也摸不清楚她到底是痛苦還是快樂。

  倒是一直被裴莉騎在胯下的何威,忽然輕拍著她的大腿說:「讓我站起來,換我走後門了。」

  裴莉起身以後,何威一站起來,便叫她雙手扶住椅靠、兩腳大大地分開站在躺椅的兩邊,變成俯趴在躺椅上跨立的淫猥姿勢,接著何威站

到椅子上抓住她的腰肢,採用居高臨下的衝撞體位,猛烈地狂幹著裴莉的菊花小穴,霎時屋內便充滿了『霹霹啪啪』的皮肉撞擊聲,而高蹶著

香臀的裴莉,有時是回眸望著何威殘暴的臉孔、有時則臻首低垂發出一陣陣讓人銷魂蝕骨的吟哦,她偶爾還會輕咬著下唇,用那種含幽帶怨的

眼神,偷偷地看向我和肥周。

  這一次何威大概抽插了五分鐘,才握著他的老二退出裴莉的肛門,然後他迅速地站到裴莉面前要求她說:「幫我把龜頭舔乾淨!你應該幫別

的男人這樣服務過吧?」

  裴莉一付欲言又止,想拒絕又不敢的可憐模樣,僵持了一會兒之後,她才跪到椅面上滿臉委曲的說:「威叔,你好壞....你明知道這....好

髒,還叫人家幫你吃。」

  這時何威乾脆靠在椅背上說:「才剛沾到一點而已,你要是不快幫我舔乾淨,我就再弄多點讓你吃!」

  一聽何威這麼說,裴莉的俏臉上閃過一絲似嗔似憂的表情,她沒再爭辯,雙手握住何威的肉棒便想把龜頭往自己嘴裡送,但何威卻不準她

含住龜頭,他喝斥著裴莉說:「把舌頭伸出來,用舔的!」

  裴莉乖乖地伸出舌頭,當她皺著眉頭挨近何威的龜頭時,我這才發現在何威的龜頭下方,沾著一小片暗褐色的異物,那不像液體卻又顯得

有些柔軟的東西,我一時還沒看出來那是什麼,直到裴莉開始苦著她艷麗絕倫的臉蛋,用她濕潤的舌尖去呧舐何威的龜頭時,一旁的施埔忽然

發出詭譎的淫笑聲說:「嘿嘿....,美人吃大便的珍貴鏡頭,應該錄下來好好保存才對!不知道這家賓館有沒有偷裝針孔攝影機?」

  這時我才恍然大悟,原來裴莉正在吃自己的糞便!『他媽的!這群混蛋!』我在心裡暗罵著,早知他們會如此凌虐裴莉,說什麼我也不會

把裴莉帶到這兒來讓他們大鍋肏;然而事已至此,我也只能悶聲不響,看著裴莉細心地舔遍何威的整個龜頭,雖然沒有聞到一絲糞便的臭味,

但我知道裴莉一定吃得很難受。

  幫何威把龜頭舔乾淨以後,裴莉又幫他把整根肉棒和陰囊舔了一次,然後由朱圖領隊,我們開始輪番由後面頂裴莉的美穴,她蹶起香臀,

任憑我們橫衝直撞、猛頂狂插,我們輪過一回以後,她美艷的臉蛋潮紅越來越深,逐漸露出了瀕臨高潮的神色,當第二輪開始進行時,何威忽

然嘖嘖稱奇的說道:「呵呵,裴莉,像你這麼淫蕩的美女,真應該去拍小電影,我想一定會非常賣座的!」

  裴莉只是抬頭看了何威一眼,但並未接腔;這時我注意到在她性感的嘴角上,沾粘著二、三根捲曲的陰毛,那應該是剛才何威遺留下來的

,我靠過去想幫她拿掉,不料她卻忽然仰起頭,一口含住我的手指頭吸吮起來,我看著她絕品美麗的嬌靨和那嫵媚動人的表情,加上嘴邊那幾

根男性陰毛的襯托和點綴,那妖艷淫冶的浪蕩風格,立即擄獲了我震撼的心靈;是的,何威沒有說錯,裴莉要是去拍小電影,肯定會一炮而紅

,馬上成為人人想一親芳澤的色情皇后。

  這時何威和肥週一人一邊把玩著裴莉的豪乳,而朱圖的三分鐘已經用完,換陳河接手上場,裴莉的嬌軀也開始出現斷斷續續的震顫,那是

嘗到快感的正常反應、也是讓女人更加淫蕩的觸媒之一;而何威似乎完全洞察出裴莉的身心感應,他一邊彈打著裴莉挺翹的乳頭、一邊追問著

她說:「怎麼樣?小浪穴,要不要威叔幫你錄幾捲帶子送給片商看?還是我直接幫你發片好了?」

  裴莉聽得出來他並不是在開玩笑,因此趕緊吐出我的手指頭,有些心急的哀求何威說:「不、不要這樣....威叔,這樣我以後還怎麼做人啊

?....求求你,真的不行啦....。」

  何威冷笑著說:「如果我告訴你這房間到處都有針孔攝影機,而且你早就成了最佳女主角,你要怎麼辦?」

  裴莉也分不清何威的話是真是假,她只是有些緊張的爭辯道:「啊....威叔,如果你們真的喜歡....就錄吧!只要你們答應我....不給其他

人看,我願意讓你們....隨便錄....不管錄多少捲....人家都願意....。」

  何威用力掐著她的乳頭說:「真的嗎?真的願意讓我們隨便錄多少捲都可以?」

  裴莉痛得發出悶哼,但她說話的聲音卻反而有些興奮:「喔,真的....威叔....我的好哥哥....人家既然都願意這樣子....讓你們....一起

干了....還有什麼不願意的呢?....只要不給別人知道....我願意什麼都聽你們的!」

  儘管裴莉已經棄守最後一道防線,但何威他們並不滿意,只聽剛和陳河換手的施埔說道:「你不當色情片皇后可以,我倒覺得你應該去當高

級妓女,憑你這麼棒的身材和臉蛋,客人一定會多得接不完。」

  而何威也附和施埔說:「對,而且我們會指定一家有針孔攝影機的飯店讓你接客,這樣我們就可以欣賞別的男人怎麼玩你了!哈哈....好主

意。」

  裴莉這時已被陳河從後面幹得嬌喘連連,她一邊搖聳著屁股迎合陳河的頂、一邊哼哼唧唧的喘息道:「哦....不,不要叫我去當妓女....一

旦被我老公知道....他一定會把我殺了....千萬不能這樣....喔....啊....用力點....快....啊呀....噢....再用力點....拜託....快....

噢....啊....我就要來了....求求你....用力呀!」

  原本正在奮戰不懈的陳河忽然停了下來,他把陽具浸在裴莉的小浪穴裡,兩手同時拍打著她的雪臀說:「想爽了是不是?如果想要達到高潮

,就快答應我們去當妓女接客!」

  一直在期盼著高潮降臨的裴莉,在陳河乍然靜止不動以後,竟然主動旋轉起香臀,淫態畢露地呻吟著說:「啊!別停....不要這樣整我....

噢....求求你....好哥哥....快動....快讓小浪穴升天呀....。」

  但陳河並不為所動,他只是把兩隻食指同時插入裴莉的肛門內攪拌著說:「想滿足就快答應我們的要求,否則,今天就一直讓你這樣不上不

下的耗著,我倒想看看你能捱多久。」

  只見裴莉激烈的亂搖著屁股,她頻頻回頭望著陳河說:「給我,好人....快用你的大屌干我....喔....求求你....快動呀!.... 噢....上帝

....快來救救我啊。」

  眼看裴莉就是不肯鬆口,何威忽然裝模作樣地歎了口氣說:「唉,剛剛還說什麼都願意聽我們的,沒想到馬上就食言而肥了,你們說,我們

是不是該好好地處罰她一下?」

  朱圖立即起哄的說道:「對!不乖的小女孩,是該好好處罰一下。」

  施埔也不管裴莉反應如何,竟然肆無忌憚的嚷著說:「好,那就多找些人來搞她,看她以後還敢不敢騙我們!」

  裴莉原本還以為他們在開玩笑,所以只是拚命搖擺著臀部,希望能趕快達到高潮,她根本沒想到何威會真的指示朱圖說:「打電話給阿寶,

叫他多帶幾個人來這裡;呵呵....,就告訴他說我們正在和一位大美人玩大鍋肏!」

  當朱圖跑到床邊拿起電話開始撥號時,裴莉才發覺情況不對,她忽然靜止下來,臉色煞白地看著何威說:「不可以這樣,威叔....你別嚇我

....千萬不能叫你朋友過來....真的....絕對不能呀....。」

  但何威卻一臉冷酷的說道:「除非你答應我下海接客,否則我馬上就叫一大群朋友過來輪姦你!怎麼樣?我給你一分鐘,讓你兩樣選一樣。

  這下子裴莉真的愣住了,她半信半疑地看著我們,似乎不曉得何威的威脅是真還是假,一時之間也不知如何是好,只是求救般地望著我說:

「哎,阿風,你怎麼可以讓他們這樣害我?你快叫他們不要打電話叫人呀。」

  誰知裴莉不說還好,她一這樣子好言求我,反而把我刺激的淫興大發,因為我根本沒料到何威他們會有這招,所以剛開始時連我都對這種

逼良為娼的戲碼大感震撼,尤其是這樣利用女人的弱點、殘忍地捏住她的要害,要脅她去賣淫否則就得讓更多男人一起姦淫的手法,簡直叫我

開了眼界、同時也迷了心竅!畢竟,能迫使裴莉這麼美麗性感的高大尤物去出賣靈魂,對任何男人而言都是一項致命的誘惑;因此,我夾雜著

墮落的快感和犯罪的興奮,決定和何威他們同流合污,要加速裴莉繼續向黑暗的深淵永無止境的墜落。

  我也冷冷地告訴裴莉說:「你自己決定要選那一樣吧!」

  她好像知道求我只會徒勞無功,所以有些緊張地搖著頭說:「你....你們先聽我說....你....先掛掉電話嘛....你讓人家考慮一下....好不

好?」

  朱圖搖著手上的話筒說:「再給你三十秒,趕快決定吧。」

  裴莉低頭輕咬著下唇,一付慎重其事在思考的模樣;而施埔忽然拉開陳河,取代了他的位置之後,立即雙手抱住裴莉的柳腰,開始緩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