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小姐

  • 在〈找小姐〉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另類經驗

 我在電影學院學的專業是圖片攝影,其實和電影的關係不大,我很多師兄畢業了以後當攝影記者開影樓之類,但我想在電影學院上學期間多和“電影”發生點關係。畢竟我是因為喜歡電影才來這裡上學的。嗯,雖然選的系不好。

  我在和表演系的姑娘搞過之後,心念稍微收斂了些。畢竟大學生活不是全部都是搞來搞去。於是我就把心思放在了別的喜歡的事情上,一次哥們介紹我去個劇組當劇照,我立即很高興的答應。

  那個劇組好像是個名著改編的古裝戲劇組,當時還進行了電視選秀,一段時間是北京很火的話題。介紹我去的哥們是個管理系的人,我在他的介紹下找到了製片主任,主任一看就是比較能來事的那種,於是我就跟著他混,下放到拍攝地拍些劇照再交給他收下的些小製片發網上做宣傳。這個活挺輕鬆的,看著那些選秀出來的十幾歲的小姑娘也很高興,不由得淫心又起,不過製片主任跟我說過,千萬別打這些姑娘的主意,上面的老闆千萬,姑娘的背景又都莫測,萬一出點什麼事情以後別想在這裡混了。。。。哎,不由得覺得自己不夠爽利起來,顧慮太多,當初迷姦表演系姑娘時的勇氣的確已經不復存在了。

  但是說真的,製片主任並沒有讓我們這些小夥子天天活色生香的看著無處發洩,翌日他帶著一些跟他混的小製片小助理還有我一起去了著名的夜總會——天上人間。

  來北京上學以後,天上人間可以說是如雷貫耳。傳說中男人的性福地,我和哥們也常在宿舍裡聊起。不過因為消費太高我們一直只是在宿舍的春夢裡念叨起。

  那天晚上9點多的時候我們一行7,8個人坐著劇組的車殺氣騰騰的衝向長城飯店邊上的天上人間,一路上製片主任沒少給我們上課,說哦這種地方龍蛇混雜,到時候他還要和幾個大老闆說事,讓我們都有點眼色,利落點,別丟了他的面子。我這方面一向還算機靈,倒是幾個沒見過世面的小製片唯唯諾諾的聽著。這幾個都是沒上過大學非科班出生的苦孩子,膽子小的要命。小爺我雖然是個窮學生,好歹也出自中產階級和國家幹部家庭。

  一進去就先被鎮住了,當然說鎮住是有點誇張啦,因為畢竟我也是系出名門,我們學校的美女也是不少。但是這裡的平均值真的很高,身材啊臉蛋的基礎分都比較高。所以我的眼睛還是一下被養住了,幾個姑娘過來迎著我們,期間我還發現有人面善,她見到我的時候也是臉色一暗的立即閃開,我和她狡猾的眨眨眼——我們學校的女生嘛。

  幾個比我還呆的小夥子形如木人一樣跟製片主任進了個包廂,這包廂超大,裡面彷彿能填上幾十個人,正在開著PARTY,但沒有人唱歌,只有些嘈雜的音樂響著。製片主任輕一下嗓子就開始跟幾個老闆介紹我們,說我們是跟他混來的,老闆們沒怎麼正眼看我們。我也懶得搭理他們。點頭哈腰一下以後各自坐下,不過看來今天的金主還是很客氣的,他拍了拍身邊一個捲髮嫵媚的小姑娘的屁股,讓她去多叫幾個姐妹們進來。

  製片主任悄悄和我說了句“有人請客就是好啊、”隨即就帶著我們敬酒,一杯沒完,姑娘們都撲進來了。我們這些沒地位的連挑剔的資格也沒有,就被一人隨便安插了一個坐下了。還好姑娘平均值都不錯,我旁邊坐的這個是個比我還高,留著學生頭的姑娘,看年紀跟我相仿。相貌很是端正,有點象年輕時候的鞏俐,不過比她柔弱點。

  她一坐下就摸了摸我的腿,說老闆你怎麼稱呼。我連稱不敢,說自己是個小跟班的,她笑了笑,似乎也不大介意,就說自己叫玲玲,這自然是假的名字,不過誰去計較這個,我看著其他幾個一起來的同志都很木訥的應付,自己隨即很隨性的把手抓在了玲玲的胸部上。玲玲嚶嚀一聲,白了我一眼,我手更不閒著了,來前就知道她們陪個聊就500塊。不把油揩夠怎麼對得起出錢的恩公大老闆。

  我打量下大老闆那邊,似乎今天是其中一個的生日,呃,現在才發現,大老闆中間有個女老闆,她那半男不女的打扮,還 真是一時判斷不出來呢。估計也是個拉拉。整的跟洪興十三妹一樣。過生日的就是她。

  她的桌子面前擺了一堆禮物。似乎連看都沒看一樣。而坐她邊上的小姐,卻似乎是個極品!

  那小姐穿一身皮裝短裙,一臉並不像風月中人的濃妝。嗯,看她連眉毛都剃掉的樣子,更顯得五官清晰靈動,極其的精緻。

  倒有點PUNK范的打扮,黑色的長發邊上染了幾縷暗紅。就是一副又屌又冷的臉色,卻依偎在不男不女老闆十三妹的懷裡,擺出了個隨你如何的姿態,十三妹和製片主任聊的很歡,但一雙手在PUNK姑娘的下體中摸索,我看著慢慢的,PUNK姑娘的小內褲被扯了下來。

  玲玲很擅長察言觀色的跟我說:“她叫雯雯,是我姐妹,你喜歡這型的嗎?”我點點頭,道:“不是說你不好啊,我只是比較喜歡好像玩搖滾的姑娘一樣的打扮。”玲玲咯咯咯的笑起來,摟住我的脖子:“你真可愛,嗯,你晚上帶我出臺,我也可以給你這樣打扮看好嗎?”

男人2大痛:陽痿、早洩!性慾低下與勃起障礙和早洩,長時間不處理通常會相互影響,性慾低,不想做,不常做,一旦做,就早洩,早洩若常發生,就影響信心,造成勃起障礙,之後再演變低性慾,最後性愛變成沒意義做或者沒信心做,想要提振男性雄風嗎 - 犀利士 https://cialis.5mg.tw

  “看吧,”我敷衍,因為我知道她們的出臺費可沒那麼簡單,我在這劇組干的這半個月賺到的錢可未必負擔的起。

  玲玲看出了我的心思,又撩撥我:“我可以叫上雯雯一起啊,你試過雙飛嘛,我們一個親你前面一個個舔你後面,你能堅持多久呢?”

  “堅持不了多久、”我心說:“沒錢了我整個人生都堅持不了多久。”這可不是什麼小事。

  這個時候又進來幾個人,都是給十三妹送東西,有一個LV的包包被十三妹翻出來,看了一下就甩在了桌子上。她旁邊的雯雯倒是來了興致,拿起那個包一直在打量,而對於被十三妹指奸的反應更大了,那聲音都傳到我這裡了。玲玲毫不相讓的在我摸她胸部的手上摁了摁,也嬌滴滴的叫了幾下。我受她引導,把手直接塞進了她的裙子裡,撩撥著短褲下濕潤的源頭。而眼睛卻一直盯著對面的雯雯,心裡情願自己變成十三妹的手指。

  就這麼半淫半矜持的堅持著,中間我去了趟廁所,和製片主任在廁所裡小敘了會。他特意帶我們到有大老闆在的時候來天上人間,其實就是因為自己捨不得花錢嘛。這麼一交代,我知道今天帶姑娘出臺的希望估計不大,大老闆帶我們吃吃喝喝唱唱歌已經不錯了,請客嫖娼估計沒什麼戲。想到這裡,整個人就有點意興闌珊。光走一二壘可意思不大,不把全套做了怎麼都覺得心有不甘。

  廁所回去包廂之後,發現玲玲已經被別的老闆換走,現在坐在我邊上是個叫愛愛的姑娘。她的奶子比玲玲偉岸,所以我也只好靠在上面算計著自己的錢包。我現在大約1000塊錢。帶個天上人間的姑娘出臺基本上是肯定不夠的。

  這個時候十三妹起身要走,她把桌子上的別人送來堆積如山的禮物往我們這一扔,跟製片主任笑道“帶你的小兄弟分了吧。我也拿不走。”主任抓了兩個看起來比較大的盒子急忙起身道謝,還對著我們說:“還不謝謝張老闆。”

  “謝謝張老闆。”我們一起站起來感謝,我是發自內心由衷的說出這句話對那個二尾子。嗯,因為我已經抓住了那隻LV的包包在手裡。

  我看見十三妹走後一個人坐在那裡侷促不安的雯雯無人問津,不一會就走出門去。我連忙跟了出去。叫住她:“雯雯!”

  雯雯回頭看我:“有事嗎?”

  “這個你想要吧?”我拿那個包揮了揮。

  她立即燦爛的對著我笑:“LV我也有幾個,不過這個限量版的我一直想要可一直沒找著。”

  “那給你吧。反正我也沒用。”

  她說:“那你要我做什麼啊。”

印度壯陽持久藥哪裡買,原裝進口桑瑞sunrise,犀利士,威而鋼,必利吉,萬艾可,,持久延時噴劑,必利勁,果凍威而鋼,威格拉,犀利士5mg,威而柔,樂威壯 - 賴 avseo99

  我笑道:“那就簡單了,就是要你‘做’啊”

  雯雯這個時候走近我,走的特別近,把臉貼在我的臉邊,還抓住了我的那裡。雯雯說:“我不是討價還價啊,這個包雖然難找,但是價錢也沒多貴啦。還是個二手,我覺得它的價錢也就只夠出個臺的,要包夜你得再加2000。”

  人都是得寸進尺的,有機會包夜了我自然就不滿足於只是出臺幹個一次。

  我回答:“1500!”多了也沒有。

  “成交。”雯雯笑著一把抓過那包。立即就抱著我濕吻起來。包廂外面大家也習以為常這種場面,而我被她那強吸力的法式接吻搞的喘不過氣來。

  “我去拿衣服,要我換個什麼樣的制服嘛?你喜歡的?”雯雯把我的手引導著帶進了她的裙底,我才發現她剛才除去的內褲現在也還沒穿上餘溫余濕尚存。。我急忙說不需要,我就是喜歡你這個搖滾女青年的造型。她笑了笑,說等下,去為我精益求精一下。

  我們一起下樓的時候,她不僅是這身PUNK皮裙,還穿上了黑紗絲襪。並且還帶上了舌釘眉釘。真的十足像個玩搖滾的女青年一樣。她得意的看著我驚訝的眼神,笑起來道:“作戲做全套。”

  她拉著我上了她的車,居然是個老款的MINI COPPER,我心中暗嘆,這個小姐真的過的比我好太多了,等下一定要狠狠幹干,聊以自慰。車開了半天我才想起一件事,跟她說停下來我得去找個ATM取錢。

  揣著僅有的1500塊 ,我和雯雯進了她家。這個是公寓式的單間。在十樓上。

  她一進門就說:“我這有很多套衣服和工具,一整晚隨便你看著喜歡哪個我們都用哪個?”

  我高興的看她拉開個櫃子,裡面有各種制服禮服,還有各種性愛器具,SM道具。。。我拿起個小鞭子,對著翻避孕套的雯雯屁股就是一下,她居然哼出了很享受的一聲叫。我被她叫的性慾大漲,立即把她推到了床邊。

  “哥哥,別著急。”雯雯笑著摸著我的臉,隨即她扶我躺下,問我:“想洗澡嗎?”

  “不要,打小最討厭洗澡。”我連忙搖頭,雯雯笑著低下頭,把的紐扣一個個咬開,一雙手也一直在我身上遊走,我被她的小舌頭舔的又癢又舒服,那話兒早已經脹大如棍,雯雯舔著我的胸部,小手在隔著褲子摸著小弟弟,似乎在給它鼓勁。而我抓著皮鞭的手時不時給她來上兩下,聽她發出那嬌嫩的呻吟。


 緊接著她開始用力的舔我,似乎在用舌頭給我洗澡。“你身上鹹鹹的。”她嬌柔的抱怨著。

  “你身上,甜甜的。”我回報一樣的舔了舔她的手。而她似乎很敏感的抖了抖。

  她的小舌頭已經咬開了我褲子的拉鏈,很快她含住了我的弟弟,那個有舌釘的小舌頭把我套弄我的不能自拔,巨大的快感一層層的湧來。讓我差點就射了出來。

  我捧起她的臉,讓她別那麼著急,而是開始剝她身上的衣物,她充分瞭解男人的心裡,脫衣服的動作好像電影裡的慢動作一樣,緩慢且撩人,最終我忍不住上去撕開了皮裙,把她那一身吊帶黑色內衣給露了出來。我拉開胸罩,含住了粉紅色的小乳頭,使勁的嘬起來,可能用的力量很大,她叫的聲音明顯是干到了痛楚,我可沒有憐香惜玉而失去了粗魯的本性,兩根手指沒等足夠的潤滑就放進了她幹澀的陰部。她又是連續的慘叫,似乎完全沒有快感。但職業的素養又讓她在我蹂躪下努力堅持。終於,稍微疲乏點的我讓她趴在了我上面,我立即發現她的小舌頭探進了我的菊花,那個地方我是超敏感的。整個人酥麻的被她吸吮。彷彿是個妖女在採集元陽一樣、媽的,這是個什麼爛比喻。

  我這心火一起,立即翻身上馬,抓住她的前腿把她整個陰部露出來,那已經分泌了足夠多淫液的花蕾向我敞開,我立即刺了進去。

  “好美。”她喊道:“被哥哥干真幸福!”

  假話連篇的婊子,雖然話是那麼的虛偽,但我聽著卻很是興奮。我更努力的抽插了幾下,她叫的更兇了。我讓她趴在了自家的落地窗上,看著街上昏暗的路燈。自己從後面用力的幹著她。

  啊啊啊啊 。。。哥哥干的再兇點,雯雯喜歡被你操呢。

  我特別喜歡聽她這樣說話,於是加緊了腰部的運動,雯雯上半神都貼在玻璃上,她用手搓揉著陰蒂,指甲時不時刺到我的小弟弟上,但是卻讓疼疼的更加猛烈的抽插。我要這個姑娘叫的再大聲點。 想要哥哥,呃呃呃 呃。。。她已經發出奇怪腔調的聲音了。。。快用力的操我吧。

  我興奮的精液一口氣全射了出去。才十分鐘,未免也有點快。還好我是包夜。我拉著她回到床上,又用手指奸了她半天,直到她嚷嚷著到了高潮才作罷。而後我又要她給我漫遊毒龍鑽把我的弟弟喚醒。然後我們在衛生間泡著熱水又幹了一次。。。到快清晨的時候讓她換了學生妹裝又做了一次。

  一次比一次的時間更長,最後一次快到一小時了還沒射,我都有點著急了。誰知道雯雯她把弟弟含在嘴邊,使勁的用舌頭那麼套弄了幾下,我就射在了她的臉上。真是夠專業的。

  我擁著她睡下,直到中午。起床後和她去吃了頓小飯店的午餐,最後我只給了她除了那個包之外1000塊,我畢竟還得打車回劇組還有下半個月的生活呢。我留了電話給雯雯,她沒打過,她也給我留了電話,我也沒問津。

  隔了很久在燕莎好像碰見過次,我帶著女伴她跟著男友,我們都做互不認識狀。嗯,都這樣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