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的家教

  • 在〈所謂的家教〉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另類經驗

終於結束了高中生涯,迎接了大學一年級新鮮人。

家境清寒的我拼盡全力的終於考上全台第一學府,學校雖有我補助獎助學金,但到台北高消費的地方,交通費、住宿費實在負荷不起,於是便想找份工作可以兼顧課業。

家教是的工作比較彈性,可以在課餘時間上班,時薪又比一般便利商店多,面試了幾家,手邊有了幾個家長資料,我選了個時薪最高的一份。

第一次到他們家中,是間華麗的建築別墅,穿過花團錦簇的花圃後到達門口,迎接我的並不是孩子們的家長,而是裡面的管家。

聽管家說,家長長期在美國工作,兩個孩子幾乎都是管家在照料著。

小妹妹今天才要上國一,而還有個大男孩則是高三正準備要考大學,因為我願意同時段教導兩位小朋友,所以他們願意付給我更高的薪水。

每周一跟三我課堂下課後,晚上便到別墅教學直到晚上10點。

琦琦是個叫何馨琦的小妹妹,每次我來總是喊著芫姐姐,陳芫是我的名字,看著他甜美的笑容,很難想像他的哥哥是如此得難以相處。

也許是叛逆期,哥哥何信徹總不是很不情願的上課,不是在我講解時故意趴著睡覺,就是跑到一旁玩起平板,讓我覺得非常頭痛。

「那徹哥哥有聽懂這題嗎?」我試著親近他叫著。

「靠杯喔~你很噁心,甚麼徹哥哥。」

我尷尬的笑了一下。

「那…信徹,你這題懂嗎?」

「這題上個家教早就教了,你可不可以教點難的阿!」

「咳…那我看看。」

這個何信徹雖然底子還不錯,雖然父母親不在,但幫他們請了許多家教,無論課業、藝術、音樂、舞蹈、體能等等,來彌補他們無法親自陪伴孩子的遺憾。

跟他們相處了幾個月,或許父母長年不在而疏於管教的關係,信徹對人的行為跟態度都很差,就連琦琦都有點怕他這個哥哥。

「那不然,你看看這題,這個解題方式有兩種,如果你會了一種方法,可以試著用另外一種方法解。」

我將書本放在他正在玩的手機前頭,畫面一下被擋住的他,惱怒的一把推開我,他的手不經意壓了一下我的胸部,柔軟的胸圃讓他稍微停頓了一下。

我雖感覺到他的觸碰,但隨即想說他不是故意的,也沒有跟他計較甚麼,重複一遍我剛剛說的的話。

「那信徹你看看這題?」

他煩躁的拿下我手上的書本。我看他開始閱讀起來,就轉頭去看琦琦的作業寫的如何?一點也沒發現他的目光一直盯著我胸前的兩團。

「琦琦,你作業都快做完了耶!」

「嗯嗯,芫姐姐,老師今天上課的內容我都已經學過了,所以我都會寫。」

我心想,果然家裡兩個小孩資質都挺好的,照這樣下去不用半學期應該可以將整學年的課業都讓他們學習完。

我笑笑,「好,那琦琦你今天作業寫完就可以休息,看你要去看電視還是要去看課外讀物都可以。」

琦琦才剛升上國一,我不想給他太多壓力。

「好,謝謝芫姐姐。」

琦琦寫完作業離開房間後,就剩下我跟信徹了。我看著他還在研究我剛剛給他算的那個題目。

男人不猛,女人不愛, 老公早洩,老婆就會偷情, 勃起困難,硬度不足,做到一半軟掉了,早洩秒射 - 半顆解決你的困擾 - 印度超級犀利士 https://tw.avseo.net/goods.php?id=175

「如何?有需要我提示一點點嗎?」我接近至他旁邊。

「你很煩耶!」

他用手肘撞了一下我,不偏不倚又撞到我胸上。我皺了眉頭不想再靠近他,總感覺他好像有意,便在旁邊翻著書等他有問題再問我。

突然他抬起頭來說,

「陳芫,你去幫我倒一杯果汁上來,冰箱右下角那邊。」

我正想說為何不請管家,想了想算了,反正一直坐著乾脆起來活動活動。

「嗯,那你繼續算。」我轉過身往門口去,沒注意到他露出奸詐的笑容。

我端著果汁進來時,他已經算好了。我便拿過來檢查他的演算法,他則在一旁看著我,喝著果汁。

看著他喝著果汁,我也覺得渴了拿起我的保溫杯喝了一口水,殊不知水裡已經被人加了料。

約莫過了十五分鐘,我突然覺得全身發熱,全身發軟似的,看著書上的字有些飄移,總覺得頭有點暈眩而輕扶著。

一旁的信徹看見藥效發作,一手就握住我的胸圃,我嚇了一跳,想把他的手拉開,才發現我一點力氣都施不上。

信徹雖然小我一歲,但男生的力氣終究很大,他將我橫抱起來走入他的臥房,我感覺我被放在他的床上,然後他轉身鎖上門。

「信徹,你…你要幹嘛?」

我微微想要爬起來,但是全身痠軟的又再次倒回床上。

「想幹嘛?當然是幹你阿!」

我睜大眼不可思議的看著他,他只是一個高三的學生,怎麼會如此思想邪惡。

「信徹,你不可以這樣,你不可…以這樣,這樣是不對的。」我連要大聲說話都有點吃力。

我看著他緩慢掀起我的T-shirt,想抓住他的手,但他輕一揮就把我手拉開,上衣被拉至上面,而蕾絲胸罩稍微一往下拉,翹立的粉色乳頭夾在上衣和下胸之間,更顯的立體。

「靠腰!陳芫你的胸部真的好大,每天穿著T-shirt我都看不到。」

他胡亂在我凸起的圓丘上舔吸著,然後右手大力的捏著我的乳頭,,直到白皙的肌膚上留下他的淺淺的指痕,痛的我直喊停。

「信徹,你快停止…痛…。」

漱~漱~他把我的胸口全舔了一遍,流滿他口水的胸微微發涼,直讓我覺得噁心。

他想解開我牛仔褲,我仍想抓著他的手指,他也輕輕一撥我的手就被推開,他拉下我的長褲,我翻過身用盡全力想爬至門口,還沒離開雙人床鋪,就被他一把拉回。

「陳芫,我還沒玩完,等我玩完你再走。」

他看著我身上唯一的內褲,我害怕得緊抓著我最後一層防線,但他卻輕而易舉的直接扯脫下。我既羞愧又惱怒,卻抵擋不了他。

他又將我翻過來,扳開大腿,粉紅色的陰唇讓他好奇得更拉開我的腿。

「信徹…不要…我求求你…。」

「陳芫,你這死讀書的應該還沒交過男朋友吧!一定還沒有爽過吧!」

所謂的家教 http://pforce.dha.tw

他說的沒有錯,我把所有時間都花在讀書上面,根本沒時間去教男朋友,有時間也都在打工。

我羞辱的流下眼淚,看著他在我最隱密地帶觀賞著、逗弄著。

他將中指沿著濃密的毛叢,朝我閉合的深處插入,當緊致的肉壁包覆著他的中指,他不停得旋轉、抽插,奇異的感覺從我下腹竄出,美妙的汁液隨著他抽插,汩汩流出滲入床單。我咬著牙,忍著不發出聲音。

看到我嫵媚的不停扭轉身體,信徹再也受不了,將他以脹紅的雞巴掏出,當龜頭輕輕擠在半開得裂縫處時,讓我僅存得意志崩潰,讓我痛得喊出聲音。

「信徹,不要…我痛…不要這樣…痛…。」

他卻挺身直入,直至所有淹沒在我體內,肉壁的彈性緊箍住陰莖,讓他舒服的不禁前後抽插著。

「阿──。」我疼得直叫著。

酥軟的身體無力的被一根粗大的肉棒頂著,讓我直繃著身體不敢動。他無視我的疼痛,抬起我的雙腿,好讓他可以更深入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