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次網路出軌

  • 在〈我的第一次網路出軌〉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另類經驗

這是我的第一次上網在聊天室遇到的第一個男網友,沒多久就跟他發生了網戀。爲保護他,我使用了假名,但是文中的內容保證真實,現在他是我的外公。

  林,36歲,南部人,已婚,身高165公分,75公斤,還未有小孩,跟他婆一樣從事服務業。

  未遇到林之前,我跟多數的女生一樣是個電腦白癡。有一天我下班後回到家裏,公還沒回來,很無聊便玩著我公的電腦。之前我讓我公教我上網、教我時下流行的網拍,於是便獨自在奇摩的拍賣網頁中瀏覽著,搜尋著是否有便宜的東西可以買。

  看了一堆的化妝品後,我回到奇摩的首頁,看到了「聊天」這個社群分類,心想這是否就是年輕人說的聊天室呢?

  點進去後,發現需要申請帳號,我點了「我要註冊」,按係統給我的指示、依序地填入資料完成帳號的申請。

  我選擇了一間聊天室(名稱我忘了),進入後沒多久,林就敲我了並跟我問安。由於我是第一次在聊天室跟網友聊天,中文打字的速度超慢的,林很有耐心地等我輸入我要打的字。部份聊天的內容就跟多數網友的應該是大同小異,我就不多說了,以免讀者覺得無聊。

  結束的第一次聊天後,隔天我又進了同一間的聊天室,又遇到林,這次林教我使用即時通。

  他教我使用了即時通的一些基本的功能後,往後我跟他就不再進聊天室聊天了。每每我利用我公不使用電腦的時間,上網都瞞著我公跟林在即時通聊天,久了之後發現網路是另一種對人際關係的維繫方式。

  即時通,它慢慢地拉近了我跟林的距離。有一天,知道林住我隔壁的縣市,且離我十幾公裏,騎車、開車只要十五分鍾。他問我:「玲,妳跟妳公結婚那麽久,怎麽不生個孩子呢?」

  我說:「我公說,現在我跟他都忙,生下來若沒辦法好好的栽培,生了只是
增加社會問題。」林聽了後沒回我的話,他又問了另一個問題:「玲,妳公36歲了,不是他那方面有問題吧?他那方面還正常吧?」

  林他開始聊到一些多數男網友愛聊的話題了,因爲我不曾線上聊天,所以以爲聊天室都聊些生活上瑣事,往後聊天的經驗多了後,才發現聊天室中的男網友或部份女網友都會聊這部份的話題。

  「林,你是說哪方面啊?」我不解的問。

  「我是指你們的房事、性事。」林回著我的話繼續問下去。

  「餵,你在問什麽啊?你自己呢!問你自己啊?你們不也沒生小孩?」我把問題又丟回給林。

男人不猛,女人不愛, 老公早洩,老婆就會偷情, 勃起困難,硬度不足,做到一半軟掉了,早洩秒射 - 半顆解決你的困擾 - 印度超級犀利士 https://tw.avseo.net/goods.php?id=175
  「我跟我婆啊?很正常啊!我婆小我一歲,她這一方面的需求還算正常,只不過她這一方面比較保守。我的話,還算正常啦!我跟我婆爲什麽生不出來,我們也不知道,可能跟小孩子的緣份還沒到吧!」林回答說。

  「妳跟妳公呢?」林又問一次。

  「一定要說嗎?」我賴皮的回問林。

  「厚,我都說了,妳還想賴!妳怕什麽啦?又見不到妳的人,妳怕什麽?」

  「好啦!我說啦!不過不可以笑人家喔!」

  「我跟我公也還可以啦!不過因爲我公他的工作時間長,下了班很累了,所以我跟我公這方面並不常做。」我回答林的問題說。

  「那麽!妳跟妳公平均幾天做一次那件事啊?對了,我們都已婚了,還把做愛說是『做那事』,很見外呢!乾脆說『做愛』就好了。」林說。

  「嗯,好啊!」我回答林第二個問題。「那你跟你婆幾天做一次呢?」我又賴皮不答林的問題了。

  「通常我想的話,我就會去挑逗我婆的。我開服飾店,上班時間雖長,還好不會很累,不致影響我跟我婆的性事。平均兩三天一次吧!換你答了,不要賴皮喔!」林說。

  「說真的,沒仔細算呢!不過,有時一個月做一兩次吧!」我不好意思地回答著林的問題。只不過,林還不知道我跟我公的好友「明」偶爾也會偷偷的做愛(詳見《一次意外的出軌》一文),所以,其實我一個月做愛不止一兩次。

  「那麽少啊?妳……都不會想嗎?」林說。

  「還好吧!」我有點心虛的答著。其實我很想要做愛的時候,會想辦法去挑「明」,讓他受不了後,他會解決我性愛需求的。

  「對了!我165公分,75公斤。妳呢?多高多重?」林說。

  「喔!你胖胖的喔!我160公分、52公斤,我也是肉肉的。」我回答。

我的第一次網路出軌 http://pforce.dha.tw
  「不會啊!妳這樣還好啊!我喜歡肉肉的女生,但不知道妳的三圍多少呢?我好想知道喔!」林說。

  「幹嘛告訴你我的三圍啊?」我故意的不告訴他。

  「說嘛!讓我幻想一下妳的樣子嘛!」林說。

  我受不了林的死纏爛打,只好跟他說:「32D、24、35。」

  「哇∼∼D罩杯哎!身材很好啊!妳的身材穿丁短裙或窄裙很好看喔!」林虧著我說。

  「對啊!你怎麽知道呢?」說真的,我上班必須要穿裙子,我穿裙子的時候材真的還不錯,公司很多女同事都說過。

  「妳穿丁字褲嗎?」林問。

  「穿啊!有時候穿窄裙不穿丁字褲的話,那能看嗎?」我說。

  「哇∼∼我流鼻血了!我現在正想像妳穿著窄裙、裏面穿丁字褲的樣子。」林說。

  「餵∼∼別胡思亂想喔!不過想死你也沒用,反正你也見不到我,怎樣!」我有點得意,終於可以整到林了。

  「那可說不定喔!妳離我住的地方又不遠,我不會偷偷跑去看妳啊!雖然我不知道妳的長相,不過我可以專門看34歲、身高160公分、體重52公斤、D罩杯的女生。」林說。

  「餵∼∼你別亂來喔!」我有點緊張跟不自在。

  「騙妳的啦!我哪那麽閒啊?」林說。

  時間快近公到家的時間,我急忙跟林道別下線了。

  這一陣子固定時間都跟林在即時通裏聊天,感覺上好像多了一個看不到的好朋友,但是,真實的情形是林跟我之間的關係已起了奇妙的變化了。

  這一天下班後,我急忙騎上機車回到家中,脫了高跟鞋跟窄裙,換了短褲,打開電腦進即時通裏,就想看看林有沒有在線上。

  「叮噹……叮噹……」林找我了。

  「下班了啊?妳公還沒到家啊?」

  「還沒回來。」我說。

  「今天上班的時候,有沒有想我啊?」林說。

  「想你幹嘛啊?當然沒想你啊!」我有點心虛的回林說。

  說真的,這一陣子跟林的線上聊天,已經變成我每天生活上固定的一個環節了,在上班只要快到下班的時候,總會心不在焉的,恨不得趕快下班衝回家上線跟林聊天。我雖然沒看過林、也知道林胖胖的,但是不知道林哪來的魔力,可以吸引我有點想跟林多聊點或是更近一步。

  「我今天一直在想妳穿丁字褲、窄裙、高跟鞋、穿著D罩杯蕾絲邊胸罩的樣子,好撩人喔!」林幻想著說。

  「餵∼∼你又來了,又胡思亂想了!你婆不穿蕾絲邊的內衣嗎?幹嘛一直幻想我穿蕾絲邊的內衣啊!」我說。

  「妳真的穿蕾絲邊的內衣啊?被我猜對了!」林說。

  「不告訴你!」我說。

  「妳內衣有墊的嗎?」

  「我都D罩杯了,還要墊子啊?」我說。

  「哇∼∼那麽,妳的ㄋㄟㄋㄟ硬硬的時候不就會激凸。」林說。

  「餵∼∼越說越色囉。」我說。

  「你婆呢!她的有墊子嗎?」我問林說。

  「我婆的內衣很保守的。」林答道,「玲,我問妳一個問題,妳一定要回答喔!」林問。

  聽了林這樣說,我有點害怕,但又有點興奮的不知道他要問什麽樣的問題。「好啊!」沒想到我竟然說好,答應他了。

  「妳……DIY過嗎?也就是自慰啦!」林問。

  「這個嗎……很難回答呢!」我有點不知道該怎麽回答林。

  「就說『有』還是『沒有』就可以了啊!不難回答啊!」林說。

  「哎∼∼有啊!」我終於回覆林的問題了。

  「什麽時候的事?是婚前,婚後,還是都有?」林又問。

  心跳有點加快地看著螢幕上林接著問的問題,「都有!」我說。

  「是喔?都結婚了還自慰啊?慾求不滿喔!」林說。

  「哪是啊!不過因爲公比較累,所以有時候慾望來的時候,我會趁公睡著的時候DIY而已。」我心跳得更快了一點,把我心裏的事告訴了一個見不到面的陌生人,不自覺得生理起了些許的變化。

  「那麽……妳DIY的時候,都弄哪裏呢?妳哪裏比較敏感?有靠輔助工具嗎?」

  「我ㄋㄟㄋㄟ啊!我ㄋㄟㄋㄟ很敏感。」我害羞的回答。

  「那……妳的小豆豆不敏感嗎?」林問。

  「什麽是小豆豆啊?」我不解的問林。

  「就是陰蒂啊!」林說。

  「喔!小豆豆啊?會啊!自慰的時候那當然會舒服啊!」我有點臉紅的回答林。

  「妳會不會揉它呢?妳舒服的時候會硬、會勃起嗎?」林說。

  「會啊!」

  「揉它的時候、舒服的時候,會濕嗎?妳會不會很容易濕呢!」林說。

  「嗯,會啊!還好呢!」我回答著林問的兩個問題。

  這時的我除了心跳加快、臉紅、體溫增高外,我的兩腿不停地交錯、夾緊,不斷地讓丁字褲陷入小穴的帶子摩擦我的小穴跟小豆豆。林似乎感受到我的性慾有點高漲,不停地以言語挑逗我:「小豆豆敏感、小穴也容易濕,那麽,其實妳的需求應該蠻大的啊!妳公很少跟妳做愛,那妳不是忍得很辛苦嗎?」

  「做愛的時候會淫叫嗎?」林問。

  「一點點,怕睡在隔壁的婆婆聽到。」我回覆著林的問題。想到第一次跟明出軌時,因爲婆婆跟公都不在,淫叫到喉嚨沙啞,想到這又臉熱了起來。

  「妳公的肉棒粗、長嗎?」林說。

  「還好呢!」我說。

  「喜歡粗、長的嗎?」林問。

  「不知道呢!沒試過其他的,所以不知道。」我有點心虛的回答。

  自從跟明做過之後,試過他那又粗又大又長的肉棒外(至少到目前沒遇過比「明」的粗大),我就浸淫在被粗大肉棒進出小穴中又漲又滿、抽插之間龜頭颳弄小穴肉壁上那種瘙癢難止的感覺。

  想著想著,我感覺小穴中濕濕的分泌出淫水來,我交叉夾腿的速度跟力道加快加大了,丁字褲帶子刺激小穴跟小豆豆的感覺更敏感了,又癢又舒服的,我的呼吸有點急促了。

  「自慰的時候會幻想著粗大肉棒狂插小穴的感覺嗎?」林說。

  「嗯!」

  「現在呢!有沒有感覺到小穴中癢癢的?」林問。

  「嗯!早就瘙癢難耐了。」我回答說。

  「把短褲脫掉吧!」林說。

  「不行,公快回來了,我要下線了。」我說完就離線了。

  今天經歷了一次奇特的經驗,後來才知道這就是所謂的網愛。

  在等公回家的空檔,我到浴室中脫掉我淫水浸濕的丁字褲。我用手指沾了沾小穴中湧出的淫水,慢慢地揉捏我的小豆豆,發現小豆豆因性慾高漲跟剛即時通的對談而變得敏感,稍一碰觸,即帶來數倍於平日的快感。小穴中流出的淫水沿著我的大腿緩緩地流下,我的另一根手指沾了沾淫水,以另一只手撥開陰唇,將沾滿淫水的手指慢慢地滑入小穴中。

  突然小穴中有棒狀物的手指插入,雖然size小了許多,不過仍感到些許的快感。我慢慢地加快手指的抽插速度,一邊繼續揉捏我的小豆豆,雙重的快感讓我不自覺的叫出來了:「啊……喔……喔……喔……好舒服……唔……唔……喔……喔……喔……喔……喔……」

  感覺來了,我要高潮了!我更加快手指在小穴中進出的速度。我靠在浴室的牆上,兩腳尖不自主規律的往上踮腳,不停地往上挺,感覺著似乎此刻被一個未曾見過面的男人以腫脹的、冒著青筋的肉棒瘋狂地對我浸滿淫水的小穴抽插。

  「唔……唔……唔……唔……啊……啊……啊……我要死了……」

  不知過了多久,我回過神來,看著大腿上淫水乾掉的水痕,小穴上濕黏的陰毛、紅腫的陰蒂,回想剛才瘋狂的一幕,自己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急忙的洗好澡,平復一下情緒出了浴室,剛坐下公就回來了。

  星期四這天下班後,我一樣加快了速度回家,打開電腦連上線、進即時通。昨天林開口約我見面,我以公及婆婆在家爲由拒絕他。但是,今天中午休息時,公打電話來說他這個星期五晚上要北上,星期六要開會,星期天下午才回來。

  我聽了這個消息真是高興,婆婆星期六、日通常都會跟團進香或是旅遊,也不在家,所以,我趕忙上線想告訴林。我後來想想,我的這個舉動跟想法,似乎失去女性的矜持。

  「叮噹……叮噹……」林上線找我了。

  「下班了啊?今天有想我了吧?」林說,他每次上線總愛問我有沒有想他。

  「沒有,想你幹嘛?」我說:「跟你說喔!我公跟我婆婆這個星期六、日都不在誒,我可能會很無聊呢!怎麽辦?」

  「是喔?太好了啊!我們可以去看海啊!妳不是也愛看海嗎?」林說。

  「好啊!好久沒到海邊走走了。那我們去哪的海邊呢?」我問著林說。

  「去旗津,我們到旗津或是西子灣海邊看海,中午找個地方吃飯,吃飽後找一個可以坐著又沒人打擾的地方,我們可以聊聊。」林規劃著星期六的行程。

  「好啊!那裏你熟嗎?」我說。

  「還好啦!還不至於迷路啦!」林說。

  「嗯,好吧!那星期六我人就交給你囉!」我說。

  就這樣我們想像著星期六出去玩的一些細節,然後我看著時間離公到家的時間近了,就先下線了。

  下線後,我獨自一人開著電視看,腦裏盡想著那一天出去玩的景像。突然,我想到剛林說了一個「可以坐著聊天又沒人打擾的地方」這句話,到底什麽地方是有可以坐、又沒人會打擾的地方?似乎有特別的涵義喔!

  星期五,上班一整天都在想這件事,感覺著時間過得很慢。下班後,我整理完東西,騎上機車很快的到家了。我上線後,林已上線等我了。

  「下班了啊?今天有想我了吧?」林問。

  「有啦!有啦!有想你啦!煩死了!」我有點口是心非的說。

  「終於有想我囉!真高興!」林說。

  「對啦!對啦!問你喔!你昨天說的『可以坐著聊天、又不會有人打擾的地方』是哪啊?有這種地方嗎?」我說。

  「有啊!明天妳就知道了啊!」林說。他還在裝神秘,真是氣死我了。

  林又說了一些其它無關緊要的事後,他突然問我有沒有去過汽車旅館。

  「去過啊!婚前跟公出去玩的時候住過一次。怎麽了?」我說。我的印象中汽車旅館不就是跟旅館、飯店一樣,多了一個獨立專用的停車間嗎?

  這時他傳了個網址給我,要我連結去看,「我今天上網的時候,發現現在的旅館比五星級的汽車旅館還棒,軟硬體好到難以想像。」林說。

  「真的嗎?我以前去過,沒有你說的那麽棒啊!」我說。

  「妳連結上了嗎?連上後妳看了就知道了。」林說。

  這是台南的「X日汽車旅館」,我點進去後看了該網站的圖片介紹,發現真是歎爲觀止,King Size的彈簧床、貴妃椅、40吋超大螢幕電視、情趣按摩椅、超大雙人按摩浴缸、浴室小電視、SPA、烤箱、浴室景觀造景等等的。

  「哇∼∼好棒啊!怎麽現在的汽車旅館都這麽棒啊?」我看得啞口無言的問林說。

  「對啊!沒去過吧?說真的,我也沒去過。」林說。

  「我才不信呢!你會沒有去過?剛才圖片中的那張椅子就是情趣椅啊!」我說。

  「是啊!現在很多情侶都會指定要有情趣椅的房間,所以很多汽車旅館都會增購情趣椅的。」林說:「在那上面可以依靠著椅上特殊設計的扶手、靠背等等作出許多做愛的姿勢,省力又增加情趣。很想試吧?」

  「不會啊!」我說。

  「這樣好了,妳跟我編個理由跟妳公還有我婆說,明晚不回家睡,我們去見識一下,好嗎?」林說。

  「誰跟你去啊?我才不要呢!」我回覆得有點口是心非。

  「哎喲!妳怕什嗎啊?頂多我保證會守住我的貞操的,必要的時候我會以死來守住我的貞節,不會讓妳有得逞的機會的……嘻嘻……」林說。

  「餵∼∼你搞清楚啊!是我要守我的貞節吧!你有什麽貞潔要守的啊?」我說。

  「妳真的不想去看看?想像一下,關掉電燈,躺在超大的按摩浴缸裏,噴出的強力水柱衝擊著身上每個毛細孔,水流慢慢地流過身上的每寸肌膚,浴缸裏炫麗多變的五彩燈光,好像每寸肌膚都要融化在水裏……這種感覺很棒,對吧?」林說。

  「是不錯啦!看你說的,好像不去會對不起世上有那麽棒的汽車旅館似的。我考慮看看啦!再說啦!」我說著。

  「對了,明天你在車站來接我,我等我婆婆出門後會打電話給你,你再來接我,好嗎?我公要回來了,我要先下線囉!」我說完就離線了。

  星期六早上8點多送走婆婆後,我帶著簡單的行李,打電話給林,約定好時間到車站等林。到了車站,一直搜尋著車陣中特定顏色的豐田汽車,見遠處一輛林所稱顏色的豐田車行駛過來,我莫名的緊張起來。

  林下車後走過來自我介紹了一番,提著我的行李、幫我打開車門,我就上車了。在車上我自我介紹一下,也仔細地端詳一下林。他戴著眼鏡、頭髮短短的,微胖的身材,雖沒有帥氣的外型,但也不讓人討厭。

  車在市區往小港的過港隧道行駛,很快地車子到了旗津,我們停在旗津海水浴場旁的公園。下車後,我們走到公園內的步道上,看著海,我發現林在注視著。我今天穿著粉紅、水藍色相間的細肩帶無袖緊身小可愛,黑色的膝上15公分緊身窄裙,粉色絲襪及一雙可愛短跟的休閒鞋,當然也穿了我最愛的豹紋丁字褲及粉紫色黛安芬蕾絲無襯四分三胸罩。

  「看什麽啦?」我問林說。

  「沒什麽啦!妳的外型及今天的穿著很吸引人呢!」林回過神來後回我的話說著。

  我們漫無目的地四處走著、聊著。時間過得很快,一下子到中午了,我們在海邊的攤販點了些海鮮及炒麵,一邊吃著也順道聊些彼此生活上的新鮮事。

  吃完飯林帶我到旗後炮台去看一下明末清初的古蹟。走在山路上,體驗到林的體貼及細心,一路上林細心、體貼的扶著我走,遇到有雜草的地方會將雜草撥開再讓我走,不時盯著路上的坑坑洞洞,提醒著我走路小心。就這樣,我們在砲台上看海、看夕陽、說心事,待天色變暗後才離開旗津。

  「我們現在到台南約要一個小時,我們先去吃台南小吃,妳要先吃棺材板、碗稞、度小月還是先吃有名的豆花呢?吃飽後再到住的地方休息。」林邊開車邊說著。

  好高明的林,根本不問我要不要到汽車旅館,怕我被女性的矜持所牽絆而說出「誰說要去汽車旅館的」這類的話,很技巧地將重點放在晚餐的選項讓我選,然後住的地方就順其自然的帶過去了,可以彼此避開尷尬。

  吃完飯後,我們坐上車後,林發動引擎後上路。

  「剛才的東西還可以吧?」林說。

  「很好吃啊!名不虛傳。」我說。

  林不斷地說著剛才吃的東西,一路上車到哪個名勝就跟我解說它的歷史典故或緣由,化解了雙方要到汽車旅館的尷尬。

  林早已訂好了房間,我們很快地在入口處繳了錢、登記住客資料、拿了房間鑰匙後,把車開到我們要下榻的房間停車間內停妥,拿了行李,我們上到二樓。

  林將房間鑰匙插入牆壁上的鑰匙孔後,房內的燈光瞬間全亮了,「哇∼∼好美的房間喔!」我驚訝地說。簡直比網路上看到的還棒好幾倍,第一次跟我公以外男人到這麽棒的汽車旅館。放下行李走到浴室,眼前的景像已讓我叫不出來了,超大的雙人按摩浴缸、SPA及蒸氣室。

  我們坐在沙發上聊著天,不知過了多久,林見我情緒不再緊張不安,就跟我說:「今天累了吧?也流了一身的汗,妳要不要先去洗澡、衝個涼呢?會舒服點的。」

  「好啊!真的全身黏黏的,怪難過的。」我說,說畢我拿起換洗的衣物走進浴室。

  很快地我洗好了,我走出浴室。本來洗完早我是不穿內衣的,但是今天是跟公以外的男人,所以我還是穿上內衣,外面穿上原來的細肩帶無袖小可愛、下面穿著一件短到不能再短的短褲。

  「過來這坐吧!今天累了一天。」林邊牽著我的手拉我坐在按摩椅上邊說。

  剛坐下,林便將按摩椅電源按下,設定了全身按摩的功能後,我的全身立即傳來舒服的按摩力道。

  「妳先坐這消除一下疲勞,我去洗個澡。」林說。

  林進浴室洗澡。他進去沒多久,我突然想到,我換下來的衣物放在浴室裏沒拿出來,包括我今天穿的黛安芬蕾絲胸罩及丁字褲。我一邊享受按摩椅按摩的舒適,一邊幻想林是否會拿著我換下來充滿體味的內衣褲聞呢?

  想著、想著,林洗好出來了。林穿著T恤、短褲出來了。

  「閉上眼,我來幫妳按摩按摩椅按不到的地方。閉著眼睛,人的觸覺會放大數倍,會覺得更舒服喔!」林說。

  林先將室內的燈光調暗一些,然後走到按摩椅後方,在我頭部兩側太陽穴的部位輕輕的按揉著。

  「嗯∼∼好舒服喔!」我閉著眼睛、全身舒坦的跟林說。

  「會不會太大力啊?」林問道。

  「嗯∼∼好……好舒服喔!」我說。想不到林這麽細心。

  約五分鍾後,全身放松著享受這特別的服務。隱約我感覺耳朵有點瘙癢的感覺,原來是林彎下腰在我耳朵旁呼氣,熱熱的、癢癢的,好舒服喔!

  我感覺到全身像有無數的螞蟻在爬行一樣,讓我坐在按摩椅上瘙癢難當。

  「玲,妳好美喔!妳好香喔!」「玲,妳的皮膚好滑、好白喔!」林在我的耳朵旁輕輕的說。

  林不停地在我耳朵邊呼氣,一邊細聲的讚美我,我依然閉著眼睛享受著按摩椅跟林的按摩服務。

  不知過了多久,我感覺林停下按摩太陽穴的雙手,已遊移在我白皙、光滑的肩膀上,輕輕柔柔的,好舒服。林熱熱、滑滑的舌頭輕舔我的耳朵,好癢好癢。

  林輕輕的吻我的額頭、鼻子、臉頰,林的手慢慢地挑弄我小可愛上的肩帶,慢慢地往下撫摸我的胸部,用指尖在我的胸部輕輕的劃圓,也用掌心柔柔地按壓我的胸部,輕輕、柔柔的。一種酥酥麻麻的感覺不停地由耳朵及胸部傳來,這一波波強烈的感覺傳到我的全身每個細胞,這難以形容的感覺是我從來不曾經歷過的。

  林的手指開始挑弄我的乳頭,沒多久,我的乳頭因林的巧手刺激以挺立、激凸。當我沈迷於林的巧手帶給我前所未有的感受時,林的一只手已由小可愛的下緣侵入我的小可愛內。

  林的另一只手輕輕的托起我的下巴、輕輕的吻上我的雙唇。林的舌頭撥開我的雙唇侵入我的口中、挑弄我的舌尖,開始吸吮我軟軟滑滑的舌尖,他高明的舌吻技巧讓我再一次體驗從來沒有過的性愛技巧。

  林在我小可愛內的手很自然地推高我的衣服及內衣,開始親吻我的胸部。他靈活的舌頭輕輕地滑遍了我每一寸胸部,當滑到我的乳頭時,更以舌尖柔柔的撥弄、雙唇輕輕的吸吮,早已挺立、敏感的乳頭被林純熟的舌技挑逗下,更敏感、更硬挺了。

  我的慾火被林這一連番的挑弄下早已高漲,雙手不自主地在林的身上亂抓亂摸,我摸到林褲襠處,隔著林的短褲撫摸林的肉棒。

  林發現我主動地撫摸他的肉棒,知道我可能是急了,就將我的上半身撐起,脫去我的小可愛跟內衣,將我抱離按摩椅往席夢絲床走去了。林輕輕的將我放下後,我也順勢脫去林的上衣,林側躺在我的身旁,不停地吻我、親我,而他的手也不停地在我的胸部愛撫、遊移。

  林的手漸漸的往下走,而林也慢慢地往下親吻。林吻到我的胸部時,手早已滑進我的短褲裏。林的手隔著丁字褲外揉按我的小穴,我的小穴因林的愛撫挑逗早已氾濫成災。當林的手指在被淫水浸濕的丁字褲外揉按陰蒂時,讓我不自覺地低聲淫叫,沒多久,被淫水浸濕的丁字褲在林輕巧的手指揉捏技巧下使我的陰蒂更加敏感,很快就勃起了。

  林感覺到我勃起的陰蒂,伸出手輕輕地擡起我的臀部,迅速脫去我的短褲。林隔著丁字褲繼續揉捏我的陰蒂,我不自覺地挺起我的腰和我的臀部去迎合林的愛撫,口中也不時低聲的淫叫著浪聲淫語。

  林開始親吻我的小穴,讓我被淫水浸濕的丁字褲變得更加透明。林移位跨坐在我的大腿上,並脫去我的丁字褲。林將丁字褲丟到床下,撥開我的雙腿,低頭下去親吻我泛流著淫水的小穴。林靈活的舌頭開始撥弄、吸吮我的陰蒂,我的淫叫聲也越來越急促、越來越大聲了。

  「喔……喔……喔……好舒服……喔……啊……不……要……那裏好癢……不……要……弄……會受不……了的……」我歇斯底裏的淫叫著。

  林的手指在我的小穴沾滿淫水,在我的小穴口慢慢地轉、滑、摳,我不自主地挺起我的臀部往上迎合,兩腿緊緊地夾住林的頭。林見時機成熟,在小穴口挑弄的手指順著流滿淫水的小穴一點一點地滑進小穴裏。

  「唔……喔……喔……好癢……唔……啊……啊……啊……好爽喔……」我死命地淫叫著。

  林起身反轉身體,我伸手玩弄林的肉棒,慢慢地套弄,感覺林的肉棒慢慢地充血、勃起,我伸出舌頭舔弄他肉棒的龜頭,緩緩地將他的肉棒放入我的口中。

  我吞吐著林的肉棒、緊緊地颳弄林的龜頭、吸吮他的肉棒,用舌頭不停地在他的龜頭四週及馬眼舔弄,「唔……喔……玲……妳好棒……我……好舒服……啊……啊……」林低聲淫叫著。

  林在淫穴裏的手指開始慢慢加快速度的抽、插著,並不停地旋轉淫穴中的手指,一方面林吸吮陰蒂的力道也加重了許多。在林口、手雙重的挑弄下,我小穴中的淫水不停地流出,沿著大腿流濕了床單。

  林的手指加快、加重了對淫穴抽插的力道,並問我:「玲,舒服嗎?」

  林越來越快地抽插著淫穴,我迎合林的抽插,腰部挺立的頻率更快了,淫叫聲也更浪了:「喔……就是……那裏……好癢……啊……啊……喔……好舒……服啊……喔……喔……再快一點……我……喔……好像要……升天了……啊……喔……喔……喔……喔……」

  林感覺到我快要高潮了,抽插的手指突然往穴口退出來,再次進入時在離穴口一指節的地方停下,向穴口上方搜尋。終於被林找到G點,林在G點上慢慢地加重力道揉、按,慢慢地G點的快感開始傳到全身的每個細胞。

  「喔……唔……快一點……啊……啊……啊……爽……喔……」我淫叫得更大聲了,同時我腰部迎合林手指對G點的按摩而不停地往上挺,G點的快感尤勝淫穴抽插的快感,很快地我感覺自己要高潮了。

  「唔……喔……林……喔……快……啊……我要……喔……喔……我要……升天了……啊……啊……啊……」

  林揉捏我G點的力道更重了,林的舌頭也不停歇地對我的陰蒂撥弄、吸吮,越來越快、越來越加重力道。

  「喔……喔……喔……喔……喔……我……我……升天了……啊……啊……啊……」我終於高潮了。林手指及口舌的攻勢並未停止,只是放慢速度跟力道繼續愛撫、按摩、舔弄,以期延長我高潮的時間。

  過了約兩三分鍾,我才慢慢平復高潮後的激情,林說:「玲,舒服嗎?」

  「嗯∼∼很棒的感覺!」我說。

  林起身後取了個枕頭墊在我的臀部下,將他的肉棒放在我小穴外的穴肉上慢慢地磨,很快地,肉棒沾滿了我小穴分泌的淫水。林把他的肉棒不停地在我的小穴、陰蒂上摩擦,很快地我的感覺又來了,我開始低聲的淫叫著。

  「嗯……嗯……林……我要……肉棒……快一點……嗯……啊……放……放進……穴裏……啊……」我又開始淫叫著,並要林將他的肉棒放進我的穴裏。

  林聽了我哀求的淫叫後,將他的肉棒一點一點地、慢慢地滑進我的淫穴中,「喔……喔……喔……慢點……痛……慢點……啊……啊……好漲……」我痛得哀叫著。林的肉棒雖不如「明」的粗長,但是他的龜頭非常巨大,林的肉棒是屬於粗短型的,十分適合我的淺短的小穴。

  慢慢地,整支肉棒都進去了,「噗嘰……噗嘰……」隨著林肉棒一進一出慢慢地抽插我的小穴,由小穴中傳出因肉棒抽插而發出的淫水聲真是好聽。

  「玲,妳……舒服嗎……妳的……小穴好緊,包得……我的肉棒……好緊、好軟、好溫暖,好舒服……」林喘著氣說。

  林的肉棒賣力地在我氾濫著淫水的小穴中進出、狂插、狂抽,他的龜頭在我小穴的肉壁上颳弄著,真是舒服!看著林額頭流下的汗水,我知道林全心全意地在插我,沒有一絲保留。

  「喔……喔……喔……舒服……啊……啊……我……好爽……啊……啊……林……好哥哥……小妹……愛死你……喔……喔……」我歇斯底裏的淫叫著。

  林趴在我的身上插了我十數分鍾後退出他的肉棒,並將我反轉趴下,托高我的臀部。我看到林暴露著青筋的肉棒及昂首腫脹的龜頭,被我小穴分泌出的淫水所浸濕,一抖一抖的,彷彿像是在跟我示威著。

  林扶著他的肉棒,由後面抵住我的小穴,慢慢地摩擦,慢慢地滑進。突然,林的肉棒快速地插進了我的小穴中。

  「啊……好深……插得好深……喔……喔……喔……喔……啊……好深……啊……喔……喔……」

  林像極了公狗般的開始抽插著我這只慾望高漲的母狗,他雙手往前握住我的胸部,而我也不斷地前後擺動,迎合著一進一出插著我小穴的肉棒。

  林抽插的力道及速度越來越快,我擺動的頻率也越來越快,「啪!啪!啪!啪!啪!啪……」抽插間傳出林的大腿撞擊我臀部的聲音。

  「喔……喔……啊……啊……啊……啊……我要……林……再深一點……大力插……喔……我……啊……喔……喔……喔……喔……我又要……升天了……好舒服喔……啊……啊……啊……」我有點沙啞的淫叫著。

  林由背後抽插我也近十分鍾了,淫穴中再次傳來要高潮的感覺,我趕緊告訴林。「等一下,再忍一下,我們一起升天。」林說著。

  林說畢後,抽出在淫穴中的肉棒,將我反轉過來,拖到床沿邊。林站在床沿邊並取了個枕頭放在我的臀部下,擡起我的雙腿,緩緩地將他的肉棒抵住我的小穴口。

  「滋……」又整根肉棒瞬間插入我的穴中,「噗嘰……噗嘰……噗嘰……」又是熟悉的聲音由我的穴中傳出。

  「喔……喔……喔……喔……快一點……好漲……好舒服……啊……啊……啊……啊……好深……好深……好舒服……喔……喔……唔……唔……」我快不行的叫著。

  林抱著我的雙腿壓在我的身上,將我的小穴拱起,讓他的肉棒更容易也更方便地插得更深。

  「玲……我……要射了……啊……」林似乎也要達到射精的快感了。我緊緊地抱著林的頸部,林也將我的爽腿架在他的肩膀上,「快……喔……我也要……升天……喔……喔……了……」我淫叫著。

  林的呼吸頻率加快著,他肉棒抽插得也越來越快了,「喔……喔……喔……喔……喔……喔……我升……啊……天了……啊……」我終於又一次高潮了。

  「啊……啊……啊……我要……射了……啊……」林快速地放下我的雙腿並抽出肉棒,將他濃、燙的精液噴射在我的肚臍上。我瞇著眼享受著前所未有的高潮,余光看到林的肉棒一抖一抖的,龜頭上的馬眼一開一合地將僅剩的精液毫不保留地擠出來。

  終於,我跟林完成一次完美的性愛。林累得趴在我的身上,我倆擁抱著一起共享高潮的余溫。

  「玲,妳好棒喔!我愛死妳了。妳的小穴好美、好緊,它讓我的肉棒完全臣服,被它馴服了。」林一邊抱著我,一邊稱讚著我,他的手也輕柔地愛撫著我的脖子、胸部、乳頭等部位,細心地呵護我,讓我覺得我不只享受了一次完美的性愛,也見識到林細心的一面。

  我倆休息了一下,林起身到浴室中的按摩浴缸放熱水,並不時試著水溫,調校著冷水、熱水的水龍頭,確保水溫不致太冷或太熱。幾分鍾後,水滿了,林走到床邊扶起我走向浴室,然後攙扶著我讓我跨進浴缸中。

  林按下浴缸邊按摩水流的開關後,浴缸壁上的水孔開始噴射出強力的水流按摩我的全身。這時林又按下浴缸邊另一個開關,突然浴室內的燈滅了,但是浴缸底亮起絢麗的七彩燈光,真是好看。

  就這樣的,我跟林在浴缸裏享受著強力水流噴出的按摩力道,並感受著水底絢麗七彩燈光所營造出的迷幻氣氛。不知過了多久,我感覺有點頭暈了,我跟林說,林便攙扶著我跨出浴缸,並趕忙拿浴巾擦乾我身上的水,又拿另一條乾淨的浴巾給我披上。

  累了一晚,我躺在床上看著電視,跟林一同討論電視中的劇情,迷迷糊糊中我就睡著了。

  第二天醒來已是中午了,我跟林到台南的「五角船板」吃了中飯後,到餐廳對面的安平古堡晃了晃,看看時間已三點多了,我們就回家了。

  跟林後續還出去了幾次,但是都找不到機會再過夜狂歡了,不過我還是很滿感動!我哭哭!但不代表我娘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