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次給了瘋女人

  • 在〈我的第一次給了瘋女人〉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另類經驗

放學的時候我又繞路回家,從這裡走到家要多花十多分鐘,但是誰都不會注意到的,我心裡想著,穿過狹窄的小巷,眼前一亮,就到了那片拆遷區,踩著地上有些硌腳的破磚爛瓦,我卻渾然不覺,心臟突突地猛跳著,還會看到嗎?那個讓我徹夜難眠的赤裸女人。

我小心地放慢了腳步,身旁一塊歪歪斜斜的木板上寫著:正在施工,請勿靠近!四周拆得七零八落的屋宇好像隨時都會倒塌一般,我卻一點都沒有感覺到害怕,而是把目光轉向那間拆了一半屋頂和窗戶的平房,心裡等待著奇跡再次發生。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有了一種強烈的慾望,每天清晨醒來我的雞雞都會變得又硬又漲,那裡面似乎有什麼東西想要噴薄而出,我留心起街邊陽台上掛著的花花綠綠的女人纖薄的內衣內褲,開始從能夠找到的所有文字中尋找著陰道,乳房一類讓我血脈噴張的字眼,甚至從字典中找到了對勃起的解釋。

就在幾天前,偶然路過這片拆遷區,聽到一群孩子的哇哇亂叫聲,我抬眼看到了令我魂牽夢繞的一幕,就在那間拆了半截的房子裡,透過沒有了窗框的窗戶,我看到那個半裸的女人,她留著一頭雜亂糾結的長髮,臉上帶著癡癡的笑容,對著那些小孩噢噢叫喚,那些小孩都嚇得遠遠躲開,有的還撿起了地上的殘磚準備向她投擲。

不知哪來的勇氣,我連忙喝止了這些小孩,他們都是一些小學生,而我已經是一名高二的學生,身材也比他們高大得多,一個小孩對我喊道:「她是個瘋子,為什麼不許我們打瘋子。」

「不許就是不許。

快走開!」我做出一副嚇人的樣子對這些小孩吼道。

我才不會准許他們破壞這道美麗的風景,那個瘋女人還站在窗口,傻傻地笑著,嘴裡發著含糊不清的聲音,她的上半身什麼都沒有穿,胸前一對巨大的奶子微微下垂,伴隨著她的傻笑,那對漂亮的奶子左右搖擺著,粉紅的奶頭又大又圓,像是兩顆飽滿的葡萄。

她的肚皮上佈滿了泥垢,只有肚臍那一小片地方露出一點白皙的肌膚。

等那些小孩不情不願地離開後我足足呆了七八分鐘,飢渴的雙眼死死地盯著那對奶子再也捨不得離開,直到那瘋女人彎腰躬身離開了窗口。

回到家以後,我的頭腦裡就再也擺脫不開那對奶子,我在心裡想像著它的柔嫩光滑,渴望著能夠緊緊地抓在手裡搓揉,以至於最近幾天,連上課的時候我都在想像那肚臍往下的地方該是怎樣的光景。

我想我也要瘋了,再不做點什麼的話,我一定會發瘋的。

經過幾天的觀察,我發現這片拆遷區不知什麼原因好像是停工了,工地上從來沒有見到過施工人員,只剩下一片殘破的斷垣殘壁和一地的碎磚爛瓦,而那塊警示牌也讓許多路人不敢靠近,只有我每天放學都特意經過這裡,渴望從窗口再一次見到那抹美麗的風景。

可惜有好幾天了,我卻再沒有看見那個光著上身的女人,難道是她到了別的地方,沒有寄居在這裡了嗎?我的心裡充滿了失望的情緒,感覺到空落落的。

所以今天我打算再走進一些,或者靠近她所在的那道窗戶。

我小心地邁過殘留在地上的斷壁,心跳發出的聲音連我都可以聽得到,完全忘記了這裡的危險。

我終於走到窗前,一股柴火的味道混雜著淡淡的霉味撲面而來,越過窗口,我看見房間的一角擺放著幾扇拆下的木門窗框,屋子正中間有一個燒過了火的柴火堆,在房間另一角的地上鋪了好幾件破破爛爛的衣物,而那個瘋女人正躺在那些衣服上面,她半閉著眼睛,大概是聽到了我的腳步聲,就抬頭望著我。

她還是赤裸著上身,巨大的奶子軟軟地滑到身體的一邊,看起來完全沒有站著的時候那樣大,下身卻只穿了一條內褲,是那種平角的花短褲,一雙長而白皙的大腿交叉著疊在一起。

我還從來沒有見過穿短褲的女人,看著那雙白生生的大長腿,我的心跳更快了,胯下彷彿被點燃了一團火,漲得十分難受。

我趕緊從書包裡翻出早餐時只咬過一口的麵包,拿在手上,輕輕地跨進窗戶,慢慢靠近瘋女人,蹲下身子將麵包遞給她。

瘋女人似乎有些害怕,她蜷縮著靠向身後的牆壁,可惜動作卻非常遲緩,顯得既虛弱又無力。

肯定是餓了好幾天吧,我想到,可能她幾天以來就是因為沒有吃的才不再露面的。

麵包散發的香味到底引起了她的注意,也不再害怕,她搖晃著奶子向我靠攏,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我手裡焦黃香脆的麵包,我卻有些害怕起來,她越是靠近我,她身上的那股酸臭的味道就變得更加濃烈,我突然怕她會傷害我,聽說瘋子打死人的話是不用負什麼法律責任的。

我趕緊將麵包丟到她的懷裡,脆脆的麵包皮碰到她的奶子,順著她花啦吧唧肚皮掉在她的大腿上,她慌忙一把抓住,不管不顧地就往嘴裡塞,肯定還不到五秒鐘就將長長的麵包完全吞進肚裡,似乎根本就沒有嚼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