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兒的泰國淩辱之旅

  • 在〈安兒的泰國淩辱之旅〉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另類經驗

女友「安兒」中學時就讀女校,所以上了大學才開始談戀愛,而我就是她的第一位男友。她樣貌算是不錯,可惜身材一般,個子約155公分。因為家境富裕,所以中學畢業後,就到了美國加州一間私立大學讀書,在華人中她也算矮小,更何況在白人堆裡,她就像一個小人國人物。這間私立大學其實頗有名氣,所以學費也不是一般人能負擔,學生都是非富則貴,大部分都是來享受人生,連比較開放的美國也覺得它們很開放。可能安兒身形比較特別吧,加上那不吃人間煙火的天真,所以大學裡有很多人追求她,在她剛來的半年,已經有20人跟她表白,但因為從未交過男朋友,雖然內心十分期待,但怕羞的她還是把他們拒絕了。直到那年的聖誕節,她回來度假,不知那來的福氣,我竟然把她追到了。雖然家境富裕,但她爸媽對品格的要求非常嚴格,所以她就像小說裡的大家閨秀,天真得有點過份,容易給人欺騙,而且對於某些價值觀非常執著,例如她會認為不可以說謊,所以她和我剛開始的時候,就把眾多追求者的事情告訴我,而我不知給她作何反應時,她會誤以為我感到不滿,所以哭著的向我道歉,我當然立即安慰她,最後她反而大讚我是好男友。其實,我不是有任何不滿,而是剛好相反,內心正引發一種慾望,一股凌辱女友的慾望。

至於我,也是一名大學生,不過家境清寒,靠的是自己努力,最後考入了一間不錯的本地大學。中學的最後一年,為了履歷好看一點,到了一間大學,免費給它們做研究助理,就在這期間,我認識了安兒,她也是期中一位來當暑期助理的。原來當時我已在她心中留下非常好的印象,說我工作認真,性格和善但又有點高傲,不知不覺在心中留下了一定的份量,但當時我有一個女朋友,所以她才沒有向我表白。中學的最後一年,因為忙於學業,所以忽略了當時的女朋友,公開試完結,才發覺她背著我和其他人偷情,分手後,一直嘗試尋找她劈腿的原因,想多了,心態不知不覺的起了變化,竟然愛上想像她跟人上床的情節。原本以為和安兒一起後,一齊會變回正常,但不知道為什麼,當安兒描述其他追求者時,我腦內竟然全是她給人按在床上的畫面,直到她哭著跟我道歉時,我感到非常內疚,才知道我們是真心的愛著對方,所以我才不斷哄她。從此,我就進入一個怪圈,愛她甚至為她付出一齊,同時亦想人滿足她,也滿足自己,但事後又覺得非常內疚,然後對她再好一點,所以我當時心情非常複雜,直到我們一起的第二年,在她回來前,我們先到泰國旅遊,過一下二人世界,從此,我們的世界就不一樣了。

到埗後已經下午五點多,到酒店放下行李,然後就到附近吃晚飯,回到酒店大約晚上九點多。酒店是一組沿著海岸線而建的排屋,每間「房」其實是一間兩層的別墅,第一層是大廳,大廳外是一個連游泳的花園,花園是日式風格,游泳池之間只有一道竹牆來阻隔,一般情況下,旁邊的人是看不到我們的泳池,但只要你貼著牆身,還是可以從竹與竹之間的兩公分看到這邊的情況,而且旁邊別墅主人房的露台,也可以看到這邊的泳池。這是我們第一次一起旅遊,再加上分隔異地,每半年才見一次,所以我們經常討論,如何善用這旅程,一解相思之苦,其中一個點子,就是在泳池瘋狂做愛,安兒很重臉子,雖然不太情願,但因為太愛我,所以也想盡量滿足一下我。回到酒店後,我們就在主人房換衣服,在看著她赤裸的軀體後,我抱著她。

我:「不如換上泳衣,到泳池...游水。」

安兒:「但旁邊的人會看到的,我們在這裡吧,老公,我很想你。 」

我在她的小嘴吻了一下:「我也想你,不用怕,這裡沒有人認識我們,可以大膽一點,難得來到這裡,當然要放開一點,回去後就再沒有機會了。而且現在時候也不早,左邊的別墅一點光也沒有,應該沒有人住,右邊的,只有二樓開著燈,而且一點聲音也沒有,應該快要睡了,只要我們細聲一點,他們應該不會聽見我們的。」

安兒見我堅持,給我深情的一吻:「我是很愛你的,才願意為你做任何事情,我不是哪樣子的....好吧,你換了泳褲,下去等我吧。」

安兒的心情其實很矛盾,一直都是模範生,來到美國後,文化衝擊實在太大,在和我剛開始的時候,她當時才到美國不足一年,其中一次的家中派對(Home Party) ,一個男生才認識她十分鐘,就邀她到樓上房間打一炮,把她嚇得半死,她的女性朋友還取笑她,大大放過和美式足球隊員上床的機會,事後才知道,那足球員玩遊戲輸了,懲罰是「和安兒打一炮」,然後告訴其他人「安兒是否傳說中的短小陰道,所以不能放入整條西方人的肉棒。」她告訴我這事情時,氣得滿臉通紅,十分可愛。但日子久了,她也慢慢習慣,可能受身邊的女性朋友或她的兼職影響吧,雖然口裡說不,但在討論性時,她也越來越開放。例如她的同房帶男伴回宿舍時,安兒會帶上耳機躲在被窩裡,但日子久了,她開始偷聽同房做愛,有一次給那男伙發覺,還問她要不要一起來,她才尷尬的拒絕,這事給她的同房取笑了一段時間。所以,她的心態開始變得開放,身體也有了變化,但又和一直以來的價值觀所抵觸,所以她的心情其實也很矛盾。

她換了藍色比堅尼泳衣,化了一點淡妝,變得非常吸引,一改平常小女孩的扮相,我看得目瞪口呆。

安兒:「什麼?不好看嗎?」

我:「不是,太美了,老婆,我愛你。」

我連忙把她抱入懷內,我們相擁的熱吻,時間就像停在那裡,滿天星斗只增加當時的浪漫,我也控制不了,把她下身的泳衣從水裡脫下,二話不說就把肉棒插進她的小穴內,相隔半年,才再一次進入她的身體,但水中的阻力不利從下而上進攻,只插了數十下,我就把她推到池邊的梯級,她站在第三級,雙手扶著第一級,而我就站在第四級從後的推插著,這個姿勢讓我能加快速度,安兒也輕微的呻吟著,但她怕旁邊別墅的人聽到,所以用單手摀著自己的嘴巴,只發出低沈的「鳴、鳴」聲。在插了數十分鐘,我覺得差不多了。

我試探的說:「老婆,我們沒有戴套呢!可以..射在妳的嘴內嗎?」

男人不猛,女人不愛, 老公早洩,老婆就會偷情, 勃起困難,硬度不足,做到一半軟掉了,早洩秒射 - 半顆解決你的困擾 - 印度超級犀利士 https://www.poxet.tw/goods-139.html
我很愛安兒的,才不會用危急關頭來威脅她,如果她說不可以,我是會像平常一樣,射在身體外,我之所以作出試探,是因爲她回來前的一件事。她是讀公共衛生,而且立志要幫貧窮國家改善衛生,所以在大學時,就加入校內的衛生組織,但美國大學的公共衛生只有一個重任,就是性。曾經有一名家長因爲女兒在大學內成孕而提告,法院因爲大學沒有提供足夠保護,而判它們敗訴,從此,每一間大學也提供資源給公衛社,好免除自已的法律責任。公衛社平常會給學生免費的安全套和性病快測,而且在等候結果時,員工會給他們諮詢服務,好授予正確性觀念,所以員工經常要上關於性的課堂,來充實相關知識。回來前不久,六位女生跟一名學姐,學習正確的口交方法,原先是用「嘴巴」和「洋具」模型來示範,先套上口交用的安全套,再試下不同的口交方法,但當大家知道安兒從未試過口交後,就搶著要教她,一班女生越玩越興奮,除下安全套,用酒精消毒一下,然後就直接和那洋具模型口交起來,學姐一開始說這是反面教材,但在一眾女生迫供下,也承認平常和男友,也是做這反面教材,引得大家大笑起來,當天,學姐還教她們如何在深喉時放鬆和呼吸,安兒練習了大約半小時,最後終於成功了。事後她告訴我,一齊都是為了我,還答應下一次會好好的服侍我,唯一要我應承她,不要射在嘴內,因為她還未接受得了精腥味。

我試探的說:「老婆,我們沒有戴套呢!可以..射在妳的嘴內嗎?」

安兒:「只要你喜歡就可以了,但這是我第一次,我怕會弄不好。」

我:「不怕,我已經很感動了,其實我也很愛妳,不要再說傻話,我永遠也不會怪妳。」

我坐在第一級樓梯,安兒跪在第三級,雙奶剛好在水面上,然後我就像大爺一樣享受著安兒第一次的口活,雖然不是太熟練,但她的溫柔和盡心盡力的服侍,絕對令我大為感動。突然,旁邊傳來酒樽掉到地面的聲音,我和安兒嚇了一跳,向旁邊別墅的花園看過去,只隱忍見到兩個身影,其中一個大約190公分,用英語跟我說:「對不起,沒有妨礙你們吧,不用理我們,請繼續吧。」

安兒已經嚇得把頭埋進我跨下,深怕其他人看到她的樣子。

我對那外國人說:「沒問題。」

然後溫柔的對安兒說:「不用怕,我們繼續吧。」

安兒:「我們還是回屋內,好嗎?」

我:「不用怕,在外面做,就是有讓人隨時看到的刺激,難得他們不介意,就讓他們看一下吧。」

我再一次跟旁邊的外國人說:「老兄,你沒有拍照或拍片吧?」

那外國人站到椅子上,露出頭及肩膀,雙手舉起示意我們,他甚麼也沒有。

我再對安兒溫柔的說:「你不是經常說,很想在同房面前和我做,好感受一下那刺激嗎?」

安兒的泰國淩辱之旅 http://pforce.dha.tw
我把安兒的頭再一次按到肉棒前,其實,在這時候,她再一次幫我口活,還可以擋下大部分的樣子,但站起來回屋內,容貌反而會給他們看過清光。所以,她選擇繼續,而我也繼續享受著她溫暖的口腔。大約過了五分鐘,安兒已經習慣了這感覺,變得放鬆起來,不再把樣子躲起來,不知是故意還是無心之失,她竟然坐直身子,把頭髮調理一下,這平常女生的小動作,在這時反而清晰暴露了安兒的容貌,我也立即把握機會,偷偷把她上身泳衣的結解下,她那不大但白滑的雙乳,頓時顯露在人前,她只佻皮的瞪了我一眼,然後繼續她的埋頭苦幹,明顯地,她暫時拋開了心結,好好的享受著這突如其來的刺激,我見機不可失,於是拉起了安兒,把她平放在池邊,臉和胸脯對著偷窺她的兩人,然後就在池邊做起活塞運動,安兒再無需要抑制聲線,於是溫柔的呻吟起來,她的小穴比往常的濕潤,身體也自然的扭動起來,才不到一分鐘,我立即拔出來,然後第一次射到安兒的臉上,她緊閉著雙唇深怕有一滴淺進了口內,我立即回屋內拿紙巾,回來時,那兩人已經站在椅子上,盡情的享受著這視覺效果,另一人原來是一名華人,但他站在比較暗的地方,所以我也看不清他的容貌。在回到安兒身邊時,她正在大口大口的呼吸著,而且有一滴精液正流進口內,難道她是在試一下精液的味道?我細心的清理她面上的精液,然後抱起她走回屋內,和她一起沖涼,可能是我看錯,來到浴室時,她好像深深的嚥下了一口,然後再沒看到她把剛剛那一小口精液吐出來。

才剛洗完,門玲響起了,這時已差不多十一點,怎麼還會有人找我們?這酒店剛落成,面向一望無際的大海,所以價錢亦不菲,要不是這裡老闆的兒子,是安兒的同學,我們也不可能一折租下三夜,所以這裡的住客有一定質數,應該不會是什麼不法分子吧!安兒緊跟著我來到門前,我打開了門前的監視器。

Ricky: 「哈囉,安兒,我是Ricky,想不到在這裡也遇上妳。」

沒有錯,他正是安兒在美國的好友Ricky,每次假期回來,安兒也會帶他出來和我吃飯,人算是不錯,而我隱約認出,他應是剛剛偷看我們的其中一人。於是我打了個招呼,然後把門打開,在我轉身開門的一刻,才看到安兒鐵青著的臉,她原想阻止我開門,但已經太遲,門已經打開了,Ricky 旁邊站著一名外國人,年齡和我們差不多,我可以確定,他正是剛剛偷看我們的外國人,所以,可以肯定Ricky剛剛已經把全裸的安兒看透了。幸好他們沒有說什麼,安兒才沒有那麼尷尬。

打完招呼後,Ricky對安兒說:「想不到在這裡也遇到妳,原本以為要回香港才找妳,然後跟妳一同到台灣,妳也是Daniel 介紹過來吧?」

什麼?我只知安兒回美國前,會陪一位閨蜜到台灣公幹,閒時可以一起遊玩,她沒有提到Ricky也會去,她就是這樣,以為我會不高興,最近提到和其他男人互動時,都避重就輕。

Ricky跟著說:「我們剛回來,買了很多啤酒和小吃,過來一起玩吧!」

安兒:「我們剛剛洗完澡,不想出去了。」

Ricky對著我說:「那不如我們過來吧?你介意嗎?」

我突然又升起哪莫名奇妙的興奮,搶在安兒回答前:「那你們過來吧。」

他們除了一堆食物、啤酒,還帶著相機、錄影機和電腦過來,播了點美式流行音樂,氣氛也放鬆起來。我們半小時內就每人喝了差不多兩瓶啤酒,我們男生還好,但安兒一向小喝酒,酒量比較淺,所以有點兒醉,整個人挨著我放鬆起來,不再為剛剛的事情而耿耿於懷。那名外國人叫Jack,其實和安兒同一所大學,但因為不同學系,所以安兒才不認得他罷了。但原來Jack在一年前已經見過她,當時他因爲和一名女孩發生了關係,所以到公衛社做快檢,在等候結果時,剛好由安兒做諮詢員,介紹了安全性行為後,Jack也問了一些關於包皮過長的問題,其實包皮是否過長,取決於有沒有妨礙射精,安兒先要他勃起,發覺包皮的而且確有點兒長,所以要他打手搶,觀察一下射精的狀況,在打了幾分鐘手搶後,Jack問安兒可否幫他,安兒也不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問題,只是專業而平談地跟他說「不要想太多,這裡不是A片。」Jack唯有自己繼續,但他真的打了太久,中途一手握著安兒的手臂,為了讓他快一點完事,安兒也沒有拒絕他,在差不多射的時候,Jack突然站起,而安兒就把一直拿著的透明膠片,放在他的肉棒前,好讓他射精時,更易觀察而不讓精液沾到,但在Jack的視線,安兒就像幫他在含肉棒一樣,一手按在安兒的後腦,然後射到膠片上,從膠片滿佈的精液可以知道,他的包皮碰沒有過長。這是我第一次聽到這事情,肉棒已不自覺地高高扯起,坐在對面的Jack和Ricky應該也發現,互相對望了一眼,於是我藉著去洗手間,來回復一下理智。

在洗手間內,我看著鏡子,一邊想著今晚會如何發展,內心就興奮不已,但一想到安兒哪會答應,要是一個不好,隨時分手收場,於是理智再一次回復,出去前告誡一下自己,不要輕舉妄動。回到大廳,安兒已伏在沙發上,我看了她一下,她只說還可以,然後就濛著眼看著我,好像要我立刻給她來一炮。

坐下來不久,他們就不斷勸酒,但我也不想太醉,所以推說等一下,我見安兒神智有點兒不清,於是問他們,還有沒有安兒在學校的事情可以分享?

Jack奇怪的問:「剛剛你們在泳池很精彩,安兒的身體很棒吧?」

我:「當然,她是完美的。」

Jack笑著問:「那她的陰道真的很短嗎?碰到她的子宮嗎?」

我笑著回答:「為什麼你們都這樣說?這是我第二次聽到這句話了,難道她陰道很短的事情真的哪麼出名嗎?」

Jack驚訝的看著我:「你不知道嗎?這已經是我們學校天大的秘聞,我們已經有了彩金,誰能有真憑實據,就可以拿到一萬美元的獎金。」

我笑道:「信你才怪,哪有這麼誇張。」

Jack:「不是的,因為賭盤的彩池已經有三萬,所以拿一萬出來也是值得的。」

我望著Ricky:「真的嗎?」

Ricky笑著說:「真的。因為大Mike 的笑話,攪到滿城風雨。」

我難以置信地說:「什麼笑話?」

Ricky:「不要認真,美國人比較開放,會拿性來開玩笑。在上年的新生營,我們二年級生也要幫忙,當中玩了一個野外求生的遊戲,就是兩人背對背,把一手一腳分別扎到對方手腳上,然後再要他們走到水中,每到一個據點,就可以解掉其中一個綑綁。大Mike是六呎高的黑人,他和安兒一組,你知道安兒比較矮吧,雖然水位不高,但她還是要掂起腳才能呼吸,所以他們一開始就大落後,在過了第一個據點,他們把一隻手的結解開,不知道大Mike用了什麼方法,竟然可以在一隻腳被挷的情況下,把安兒整個人抱在身上,安兒就像一隻樹熊一樣抱著大Mike。大Mike事後說,因為安兒上身的T恤衫能遮下下半身的泳衣,所以下半身除了比堅尼泳衣外,什麼也沒有穿,激烈跑動下,可能走了位,在抱著安兒跑起來時,肉棒剛好和她下體不斷磨擦,所以他有了反應。在踏到一個軟泥時,腳一沈,肉棒竟然不小心插進了安兒的小穴,而且還插到盡頭,安兒只是把頭埋在他的懷裡,沒有作任何反應,大Mike就這樣一直跑到終點來,他到處吹噓自已的17公分雞巴,只能插入三份一的長度,因為安兒的陰道實在太短。但大Mike一向大嘴巴,沒有多少人相信他,你也不用放在心上,不信?你自己看當天的影片吧。」

Ricky打開了一個外國的網上論壇,在搜尋欄打了幾個字「Yvonne lost  Virgin in wild run」,意思是「安兒在野外跑時破處」,在出搜尋結果前,網頁出了一條警告,「內容涉及成人情節」,什麼!?我那莫名的興奮再次出現,漸漸發覺,比起自己操弄安兒,看到她給人幹,我更感到興奮。

影片一開始拍著十多人在水中比賽,情況就如Ricky所說一樣,當安兒給大Mike整個人抱起,安兒只得任由擺佈,平心而論,遊戲的運動量頗大,如果大Mike和安兒的衣物走了位,也不能怪他。當他踏進軟泥地時,身體一沈,安兒的表情由興奮變成痛苦,面也青了,然後就伏在大Mike的身體內,水位差不多到大Mike的心口,所以大家也不知他們下體正在幹什麼,大Mike帶著安兒跑了10分鐘才回到終點,終點的水位比較低,只到安兒的腰間,但她和大Mike只是坐下來,沒有回到岸上,兩人明顯在水裡整理下身的衣物,其他人拿來毛巾,當大Mike披著毛巾走出水面,所有人也看到他17公分的肉棒正高高舉起,安兒青著臉拿過毛巾,把自已包起來,然後一拐一拐的走上岸,畫面正捕捉到,一條幼小的血絲在她大腿內側,另一條濁白色的黏液正在血絲旁流下,畫面就在這裡完了。突然明白,我們的第一次為什麼沒有出血,而且安兒也沒有任何痛楚。

影片下有高達一千條留言,一致認為安兒已給人破處,還大讚這經驗很刺激,其中一位留言者就是Ricky,他跟本就知道大Mike不是亂說,為什麼他還要給我看這影片?難道他們已經發覺我的秘密?只見安兒依然伏在沙發上,但臉頰通紅,雙腿不自覺的在磨蹭,難道他們下了藥?這時趁他們正在欣賞安兒掛在窗前的比堅尼,我立即把杯中的酒倒進放酒的冰桶內,然後再倒滿酒,當他們回到沙發前,再一次勸酒,這次我順了他們的意思,一口把整杯喝下。

才喝下不久,正躊躇如何扮酒醉,突然,真的感到一股睡意,明明把有藥的酒倒了,為什麼會這樣?突然想到,剛剛沒有把杯沖洗一次,杯壁可能留有一點藥物,我知道這殘餘劑量應該不多,於是躺在沙發上,閉上眼,盡量把精神集中起來,對抗睡意。只見Jack過來推了我兩下,我沒有作任何反應,他於是抱起安兒,放在地上,雖然閉上眼,但我依然感覺到Jack就在我旁邊,安兒應該就躺在離我不遠的地上。

Ricky:「Jack,這藥真的有效嗎?要是他醒過來,就麻煩了。」

Jack:「信我,起碼明天中午才能起來,我這藥劑不是亂讀的。」

Ricky:「信你才怪,學校見不到你幾次,派對就每次都出現,你究竟有沒有上堂。」

Jack:「我天才來的,不用上堂。不要囉唆,放好你的儀器。」

大約過了兩分鐘,從聲音判斷,Ricky正在弄一些儀器。

Jack:「可以拍了嗎?」

Ricky:「可以了,開始吧!」

這時的我進入極專注的狀態,因為我知道稍一放鬆,就會沈沈睡去,亦正因為專注,所以對身邊的事情更敏感,安眠藥的好處是免去我的生理反應,如果我高高扯起,也很難再扮下去。只感覺到Jack正在向前扒下去,應該是扒在安兒的身上,慢慢地,竟然聽到了安兒微弱的聲音。

安兒:「不要......唔......停手。」

Jack:「不要什麼,我摸了5分鐘,妳也不出聲,脫下衣服才叫停。」

安兒:「不要,剛剛我睡著了...唔...不知道...停手...我男朋友在這裡。」

Jack:「沒關係,妳男朋友要明天才起來,只要妳不叫得那麼大聲,他是不會知道的。」

安兒:「不要...唔...停下來。」

Ricky:「真的要我們停下來嗎?」

Jack:「好吧,我們就停下來吧。」

這時,我反而想「不要停下來」,除了期待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更重要的是,我差不多敵不過睡意,真的需要一點聲音來支持,那怕他們停個兩分鐘,恐怕我會立即睡著了。幸好,不到十秒,Jack 的聲音再次出現。

Jack:「真的要停下來嗎?妳這是什麼眼神,妳不說,我們是不會懂的。」

Ricky:「安兒,不要裝了,小穴濕成這樣,真的要停下來嗎?求我們繼續摸妳吧。」

安兒:「不要......唔.....」

Ricky:「不用怕,我們也不是第一次了,不要怕羞,說出自己想要什麼吧!」

什麼不是第一次!?

安兒:「上次我們喝醉了...唔...你不要再提了。」

Ricky:「那晚我們喝醉了,哪第二天呢?不是挺開心的嗎?」

安兒:「不要再提了,那次男朋友不在身邊,我很寂莫,所以才做錯了。」

Ricky:「不是的,妳那天挺開心的,我把妳插到高潮,妳不記得嗎?我在窗邊從後推插著妳,從後摸著妳的奶子,想來多次嗎?開口求我們吧!」

安兒:「唔...唔...可以...摸一下嗎?」

我肯定安兒給人下了春藥,這完全不是她會說出口的東西。

Jack:「摸什麼?」

安兒:「這裡。」

Jack:「哪裡?說出來。」

安兒:「我的奶子。」

之後只聽見「唔...唔...、啜啵、...呀。」不難想像,安兒的奶子正在給他們玩弄。

Jack:「只是奶子嗎?小穴不用摸一下嗎?」

安兒:「也可以。」

Jack:「什麼也可以,要就說出來。」

安兒:「也摸一下....呀....我的小....穴吧。」

Jack:「哈、已經夠濕了,不用摸了,用我的肉棒給妳按摩吧!」

突然,Ricky 好像足球比賽的評論員一樣,對著鏡頭講解正在發生什麼事情。

Ricky:「大家好,這可是貨真價實的証據,很快我們就可以揭開安兒陰道之秘。 Jack,先不要讓她挺進去。」

Jack:「快一點拿尺來,這小淫娃不斷把小穴磨我的肉棒,我怕我忍不住,哈。」

Ricky:「大家看一下,這老兄的肉棒有18公分,等一下他會插進安兒的小穴,她內裡已經濕得很,所以他只要插到盡頭,然後拔出來,我們就度一下他肉棒濕的地方,就知道答案,事不宜遲,插進去吧!」

我只聽到一些「唧唧」聲,應該是龜頭在陰道口磨蹭的聲音,安兒隨即發出了輕微的呻吟:「唔....呀...可以...可以...插入一點嗎?」

Jack:「現在龜頭已經插進去,好,接下來要再插入一點了。」

我雖然看不到,但給Jack現場直播一樣的說出來,簡直就像親身經歷一樣。

Jack:「差不多了.....現在已經到了盡頭,目測大約還有1-2公分在外面。」

隔了十多秒,Ricky :「大家看到了嗎?安兒的陰道足有16.5公分,絕對算得上是名器了。」

Jack:「好了,實驗到這結束,接下來當然要慰藉一下這淫娃。」

接下來,Jack再一次插入,他們發出一連串交合和呻吟聲,「啪...啪....吖.... 啪....吖.... 啪...啪....吖........吖....」,Jack 的速度越來越快,安兒也越來越興奮,呻吟聲也變得放鬆起來,已經不記得我這個男友正睡在旁邊,突然,安兒的呻吟聲不見了,換來的是「唔..啜...唔」的聲音,她的嘴巴明顯放了一條肉棒,而交合的「啪、啪、啪」聲從未停過,換言之,她上下兩個口正在給人填滿。

大約過了五分鐘,Ricky突然大叫:「射死妳,給我把它們一滴不剩的含在嘴裡,射死妳.....呀。...............張開嘴,看著鏡頭,好吃嗎? ......好,今晚會給妳吃過夠,把所有的精液吞下。」

安兒:「咳...咳...。」

Ricky:「不習慣嗎?.....第一次吞下?....好,經過今晚,妳一定會習慣的。」

在Ricky射在安兒口內到她吞下的時間,Jack明顯放慢了速度,但這時,他再一次加速,「啪、啪...」和安兒的呻吟聲再次響起,直到Jack大叫了一聲,明顯安兒給人射在小穴內,我也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早上五點,我醒了一下,但藥性還未完全消退,大廳開著燈,我環顧一下四周,大廳、花園一個人也沒有,但在沙發不遠處的地上,有一灘白色的濁液,應該是他們的精液和安兒的白液所混合出來,究竟他們凌辱了安兒多久?但不到一分鐘,倦意再次出現,我亦再一次睡著了。一直睡到中午,醒來的時候,發現安兒就躺在我的旁邊,屋內也明顯打理了。我推一推她,她半醒的答道:「醉鬼,昨晚你一直睡,完全不理我呢!我又拉不動你,所以一起睡在這裡了。我今天很累,不如就這樣睡著,不要起來了。」

我在她的額頭吻了一下,然後抱起她走到二樓的主人房,溫柔的把她放到床上。「老婆,昨天辛苦妳了,妳乖乖的睡過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