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校園]極品女子之大學英語老師

  • 在〈[學生校園]極品女子之大學英語老師〉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另類經驗

「把手機給我!」

  阿竹無奈地遞出去自己的手機。

  「不好好上課!看小說!下課後去我辦公室拿!」收走阿竹手機的是他的大學英語老師柳研兒,這是阿竹上大學兩年來第一次上課玩手機被老師收走。

  同學們都感到很詫異,都上大學了,哪裡還有老師上課管你玩手機的?同時大家也都幸災樂禍的看著阿竹那副無奈的樣子。

  竹煜將書本翻到今天講的那一課,然後,雙手撐著腦袋,看著他這個新來的英語老師在講臺上講課,可他的心思全然沒有在聽柳研兒講的什麼,而是看的英語老師。

  現在整個學校誰不知道大二英語柳研兒老師的芳名呢?也是啊,她20歲大學本科畢業,接著就被學校保研,結果她兩年內不僅將研究生學位拿下,博士學位也捎帶著給拿了。其實這不算什麼,但她不像別的學霸那樣相貌平庸,反而長得很漂亮,不僅漂亮,身材還屬於魔鬼級別的,很能挑動男人的慾望。

  這麼說吧,大學沒有不逃課的男生,但是到目前為止,從來沒有男生逃過柳研兒的英語課,雖然柳研兒任課時間才一兩個月。現在情況還是好的,柳研兒剛開始上課那幾天,幾乎天天有好些別的系的男生來旁聽,雖然一點也不聽。

  柳研兒老師當然知道這些男生因為自己的美貌而來,但是並沒有因此有什麼驕傲,因為她已經習慣了,所以頭一天上課,她就立下了規矩:上她的課,必須規規矩矩的,不淮玩手機,不淮睡覺,不淮說話。這規矩立下來沒幾天,那些好事的男生果然都熬不住,只半堂課便走了一半。

  當然也有些堅持不懈的,為了能見到柳研兒老師,她的課幾乎堂堂不落下,甚至還有男生給她送花,這還是某個男生無心中從花池中采了一朵送給她,並且還被柳研兒收下後給的某些男生的提示,那些有心有錢的男生便天天一束玫瑰花放在柳研兒的講臺上,比如現在,講臺上就放著一朵妖豔的玫瑰。柳研兒倒也來之不拒,都收了下來。

  阿竹的同桌柱子碰了他一下,道:「英語老師好看吧?」阿竹瞥了他一眼,道:「我在想我的手機!」柱子白了他一眼,道:「得了吧,看就看唄!怕啥?咱教室後面那些男生還不是為了看咱老師才過來的?」阿竹道:「可憐了那朵花,白白沾了那麼多的粉筆末子。」柱子恨恨的道:「別提那些花了,她收下也僅在辦公室放一天,第二天早起一打掃屋子就全扔了!」「你怎麼知道?」「我每天晚上巡視教學樓關燈,你知道吧?」「嗯!學校給你安排的勤工儉學嘛!」「咱英語老師把那些花一瓣瓣的掰得滿樓道都是,而且一臺階一片!你說她是閒的不?」「真的假的?」「我騙你幹嘛?剛開始把我嚇了一跳,大晚上的跟鬧鬼似的!」「可能是柳老師真的閒得無聊吧!」「切,那些花多貴啊!她倒好,都給扔了。扔舊扔吧,還一片一片的扔,昨晚我在西北角二樓樓梯口聞到一股子尿騷味,說不準就是她養的那隻寵物狗尿的呢!」「別瞎說,柳老師這麼漂亮,學歷這麼高,怎麼會做那麼沒有覺悟的事情,說不定是從哪兒跑來的野貓野狗干的,你也知道咱們學校那幫愛心犯濫的女生總愛買些零食喂那些野貓野狗的。」「也說不準還真是!」這時,下課鈴響了,柳老師道:「課代表,把上回的作業收一下,送到我辦公室!」同學們一陣歡呼,總算下課了,開始一天最後的狂歡。因為這是晚上的一節課,英語課安排不開,就給排到了晚上,現在下課也就9點半。

  柳老師一走,那一幫男生尾隨其後噓寒問暖,柳老師時而笑笑。

  「你不去拿你手機?」柱子問。

  「等會子再去,你看看那幫人!」阿竹道:「我先睡一會子!」教室裡人呼啦啦的走了一大幫子,只留下幾個人還在那裡抄作業,課代表在一旁不停地催,因為她的對象在門口等著她。

  阿竹感覺時間差不多了,然後就往英語老師柳研兒的辦公室走去,到了她的辦公室,竟然還有一男生在陪著她,那男生手邊放著一大包的零食,旁邊竟然還放著兩根黃瓜,這傢夥什麼也送啊?

  見阿竹進來了,二人就停止說笑。

男人不猛,女人不愛, 老公早洩,老婆就會偷情, 勃起困難,硬度不足,做到一半軟掉了,早洩秒射 - 半顆解決你的困擾 - 印度超級犀利士 https://tw.avseo.net/goods.php?id=175

  「好了,阿竹你來幹嘛?」她笑著道。

  「來拿手機。」阿竹慢慢道。

  「哦,我想起來了,那你應該知道我定下的規矩。來吧,把這張英語六級卷子做了。」柳研兒笑著道。

  「哦!」阿竹木訥的道。

  「嘿嘿!」那個阿竹不認識的男生幸災樂禍地笑了,柳研兒見狀,也在他面前放了一張:「你也一起做!」「啊?」那個男生直接傻眼了,急忙道:「柳老師,我剛想起來我被子還在外面晾著,我先走了!」說完就跑了,阿竹和柳研兒老師都笑了。

  那個男生剛跑出去,課代表拿著一踏亂七八糟的作業過來了。

  「收齊了?」柳研兒問。

  「嗯,齊了!」課代表道:「那老師我先走了。」「好,晚上好好玩!」柳老師看著門外她的對象戲謔道。

  「柳老師討厭!」課代表笑嘻嘻的走了,還回頭看了一眼在做英語卷子的阿竹。那男生被柳研兒的一笑都呆在門口了。

  關上門。

  門外,課代表吃醋地說:「我們英語老師好看吧?」她對象哄著道:「好看,不過沒你好看!」課代表明知他說的假的,但還是很受用,笑道:「騙人!」柳研兒聽著門外的說笑聲,自己也笑著坐了下來,阿竹側眼看了,便回不過神來。對於一個工科類學校來說,女生的比例是非常少的,長得差不多的基本上都有了對象,像他這樣臉上痘痘叢生,一年四季衣著基本不變的人來說,根本沒有女生會看上,這也是阿竹幾次表白失敗後愈加沈默的原因。而現在這麼漂亮、身材又這麼好的女的在自己面前,怎麼能不動心呢?哪裡還有心情做英語卷子。

  柳研兒感受到阿竹的目光,扭頭看去,阿竹臉刷的低下,柳研兒笑了。阿竹起身道:「柳老師,我回302教室做卷子。」柳研兒笑道:「行!記得10點半的時候交給我。給你手機,下次注意!」阿竹應了聲,拿過手機便趕忙退了出去。

  阿竹一邊罵自己沒出息,一邊找教室,來到302教室,見到自己追過的女生在跟一個男生在那裡小聲的調笑,連忙退了出來,挨著教室找,總算在317教室發現沒戀愛的,只幾人在學習,他便靠後邊找了個角開始做英語卷子。說實話,阿竹的英語在高中還是不錯的,但是到了大學上時間不學也就落下了,阿竹硬著頭皮慢慢做。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等阿竹醒來時,眼前一片漆黑,他拍了拍頭,想起來自己是做英語卷子時睡著了,現在應該是在教室。靠,被鎖在教室了!他拿出手機一看,手機關機了,是自己想盡快把英語試卷做完時給關了。他開機一看,已經半夜12點半了!緊接著就是十幾個舍友的未接電話,阿竹不禁一陣感動。

[學生校園]極品女子之大學英語老師 http://pforce.dha.tw

  回宿捨去吧,看門的是好友柱子,應該沒問題,看宿舍的大爺估計不會給開門,少不得就得跳窗戶了。阿竹將英語卷子折好裝進褲兜,拿好手機往外走去。

  當他走到門口,準備開門時,聽到一聲女生的呻吟,把他嚇了一跳,阿竹回過身看著黑漆漆的教室,分明一個人也沒有。這時又是一聲女生的呻吟,還是那種慾望被憋著想發洩又不敢大聲的樣子,阿竹頓時明白了,可能是某對情侶在隔壁教室開戰了。

  阿竹回過身,因為剛才的那一頓,他動作就有些慢了,原先他到門口就直接把門開了就走,現在他則停下,要慢慢地把門打開了。那門本來就沒鎖,他只輕輕一推,便溜開了一條小縫兒,往外偷看,這一看不要緊,把阿竹刺激得是獸血沸騰!

  門外皎潔的月色透過玻璃灑在水磨石的地面上,寬敞的走廊裡月光照到的地方明亮一些,照不到的陰暗一些,涇渭分明。因為是三間大的階梯教室並列,每一間之間又有相當大的空間,那走廊相當寬敞,足足可容納好幾百號人。

  就在這317和318教室中間,銀灰色的月光下,一個赤裸的女子仰面躺在地上,一頭長發披散在地上,這女子手中拿著一物在下體不停地抽插著,一對奶子被雙臂擠得高出許多,修長筆直的雙腿大開著聳立在空中不停地搖晃,口中「咿咿呀呀」的哼唧著,在這黑燈瞎火的教室裡,既詭異又刺激!

  可惜,阿竹根本看不清這個女子是誰,但是僅僅她這傲人的身材在這美女本就稀少的學校裡很容易分辨,但天太暗,阿竹難以看清楚,想出去卻又怕驚嚇了她。看著她在那裡玩得正興奮,阿竹下體不知不覺也硬了,手慢慢將褲子褪下,將下體拉出來慢慢地擼了起來。

  那女生插得越來越快,越來越興奮,呻吟聲也漸漸地大了起來,阿竹的下體也越來越硬,眼見就要射了。斜對面一道燈光閃過,阿竹當時就愣了,更驚慌的則是那個女生,恐怕她也沒有想到這大半夜的還有人來巡視,還以為是自己聲音太大將看樓門的給驚動了,於是趕緊的爬起來,四下張望了一下,見317門開了個縫兒,哪裡還多想,趕靜悄悄的爬了過去,幸好她是光著腳,沒有多大的聲響。

  阿竹見那個女生往自己這邊過來了,也不敢有什麼大動作,就直接躲到了門後,誰想那個女生打開門的時候弄了點動靜,讓巡視的人聽見了:「誰呀?」這女生當機立斷,一下閃進門去,躲到了門後,正好撞到阿竹懷裡!

  那女生這一下可著實驚著了,張嘴就要大叫,阿竹本也是害怕,見她要叫,立馬將她嘴給摀住了,那女生根本沒有想到門後會有人,剛想喊就被摀住了嘴,掙紮著要逃脫,阿竹見狀立即將她抱住,輕聲道:「別動,小心被發現!」那女生睜著驚恐的大眼,一看抱著自己的男生,又聽到他的話,立馬安靜了下來。

  巡視的人已經到了門外,阿竹頓時緊張起來,同時她懷裡的女生也繃緊了身子,想必也很緊張。這時,聽那人道:「這裡怎麼有灘水?」阿竹聽出來是柱子的聲音:「這麼騷氣!」柱子轉眼看見317的門開著,就往這裡走,聽著柱子的腳步臨近,阿竹和那女生登時更緊張了。忽然,「喵~~」的一聲,一隻野貓從另一側的樓道跑了出來,還衝著柱子叫了兩聲,柱子止住腳步,罵道:「死貓!」那野貓一聲叫跑開了,柱子也回頭往回走了。

  聽著柱子走遠了,阿竹長出一口氣,放鬆神經後,才發現自己觸手處一片滑膩柔軟,下體一下子又挺了起來,正好頂在女生敏感的部位。阿竹一緊張,就射了出來,手也鬆了,將那女生放了開來。

  誰知那女生經這一刺激,本來要到的高潮也來了,一股水「嘩嘩」的流了出來,將阿竹的褲子也濕了個透。阿竹一鬆手,她渾身無力的軟倒在地上,身體因為高潮抽搐著,嬌喘不止,同時阿竹聽到「卡嚓」一聲脆響。

  阿竹再看這女生,哪裡是女生,分明是自己的英語老師——柳研兒!

  (02)

  「柳……柳……柳老師!」

  「嗯……嗯……啊……阿竹!」

  柳研兒因為高潮的緣故渾身綿軟地躺在地上,身體微微地抽搐,秀髮淩亂地灑在雙肩,雙乳也因為身體的抽搐而微微晃動,那兩顆櫻桃在夜晚涼爽的小風輕撫下硬了起來,纖細的腰肢扭動著使她躺得更舒服一些,那雙修長的美腿交錯著掩住下體,整個身體在清涼的月光下分外誘人。

  阿竹目瞪口呆地看著躺在地上微微顫抖著的柳研兒老師,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頭一個想法是她是被人脅迫的!可看樣子又不像。

  阿竹下體猛地聳起,讓他清醒了過來,立馬轉過身來。阿竹雖說上了大學,但思想還是挺保守的,他喘著粗氣,忍著漲得疼痛的下體,道:「柳老師,你沒事吧?你能先穿上衣服嗎?這是怎麼回事?是有人威脅你嗎?」說著,給了自己一嘴巴,道:「柳老師,對不起,我先出去,你先穿衣服!我去找柱子幫忙!」說完就要開門出去。

  柳研兒一聽阿竹說要出去,大驚道:「別!別動!我沒事,千萬別找別人,不然我就完了!」阿竹想回頭又不敢回頭,道:「柳老師,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柳研兒苦笑道:「阿竹,你相信柳老師嗎?」「相信!」阿竹痛快道。

  「那老師能相信你嗎?」

  「……可以!」

  「好,今晚的事,我會給你解釋的。」頓了下,柳研兒下了很大的決心道:

  「你先過來幫老師一個忙。」

  「您說吧!」阿竹不敢回頭,也沒動。

  「你過來一下,來老師身邊。」

  「柳老師您還是說事吧,我過去不方便。」

  「沒有什麼不方便的,都是成年人了,該知道的你也知道。再說,你不過來怎麼幫我?」「哦!」阿竹應了聲,便慢慢轉過身,來到柳研兒身邊,兩眼飄忽,不敢直視她的身體。

  這時柳研兒已經坐了起來,見阿竹過來,便拉著他蹲下來:「你長那麼高幹嘛?」阿竹被柳研兒一拉,身體就是一顫,順著她一拉就蹲了下來,映著月色看著柳研兒精緻的面龐,甜甜的微笑,心裡一動,趕忙移開視線,往下看去,卻正瞅著柳研兒那雙傲人的雙乳,阿竹趕緊將臉甩向一邊,看得柳研兒「咯咯」直笑。

  「柳老師……」阿竹後半截話被柳研兒手給堵上,道:「從現在起,你叫我研兒就行!」「啊?」阿竹驚奇的看向柳研兒,立刻又轉過頭:「不……不好吧!」「沒事,只咱們倆的時候你叫我研兒,外人面前你還叫我老師。」「好吧!」「叫一個聽聽。」「唉……嗯……研……研兒!」「嗯,好了,不逗你了。你看這是什麼?」柳研兒拿過一件東西遞給阿竹,阿竹扭頭接住,立馬轉過頭去,對著月光一看:「黃瓜?黃瓜把?這怎麼了?」「我想讓你把另外半截給我弄出來。」「弄出來?弄那半截黃瓜幹什麼?柳……研兒,趕緊穿上衣服吧,你衣服在哪兒?我給你拿去。」「我……我衣服在辦公室放著。」「鑰匙在哪兒?」「鑰匙被我塞到黃瓜裡面了。」「啊?幹嘛塞那裡面?就是那半截黃瓜?那在哪兒呢?」「在……在……」這時的柳研兒反倒扭捏起來,她感覺自己的臉好像燒著了一般,蚊子般聲音道:「在我的……在我的屁眼裡!」說完,剛才還調戲阿竹的柳研兒扭過頭,將身體背對阿竹,把豐滿光滑的屁股向阿竹撅了起來。

  讓阿竹震驚的不僅僅是柳老師朝自己撅起了她那滑膩豐滿白嫩的屁股,更讓他吃驚地是平時看上去清純可愛、纖塵不染的柳老師竟然能說出「屁眼」這個下流的字眼。

  阿竹現在的心情都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了,是見到整個學校男生的女神赤裸身體近在眼前的激動?還是能一親柳研兒的芳澤的欣喜?或者是兩者兼而有之?阿竹的心跳得那叫一個快啊,都快要從嗓子眼蹦出來了。

  「柳老師,我該怎麼幫你弄出來啊?」

  「別叫我老師了,太丟人了!我現在不是你老師,叫我研兒!」「哦,研兒,你……你去廁所把黃瓜拉出來不行嗎?」「不……不行,太長太粗了,而且已經全部進去了,使勁的話,很痛的!」柳研兒一邊「嗯……嗯……」地呻吟著,一邊將手從身下穿過來掩住私處,手指時不時地撩撥著她的肛門。

  阿竹這才想起那黃瓜有近一尺長,直徑近4釐米,猶如營養快線瓶蓋那麼粗細,而現在斷掉的那一小截差不多有10釐米,也就是說,一個長20釐米、直徑為4釐米的圓柱體插在了她的體內!

  清涼的仲夏夜,皎潔的月光灑滿大地,那銀灰色的光芒使整個夏天彷彿更清涼了。就在這清涼的白月光下,一個大學教室裡,一個叫做阿竹的男生面前,一個女子臥伏在教室裡淺藍色光滑的水泥地面上,她左側臉貼著地面,雙腿曲起,使得屁股高高翹起,左手從身下穿過掩住私處,右手放在她的屁股上。

  本來這一切沒什麼特別,可這女子卻是渾身赤裸,不著絲縷,她那光滑細膩白嫩的嬌軀在銀灰色的月光下讓這一切顯得分外詭異,而這女子不斷地呻吟聲,與那左手時不時撩撥肛門和右手不停地撫摸她那光滑的屁股的動作,又讓這一切顯得那麼誘人。

  這女子並不是別人,正是阿竹的英語老師,本應該放學回家躺在床上安然入睡的全校男生的女神——柳研兒。而見證著一切的正是柳研兒屁股撅起的對象,她的學生——阿竹。

  「那我該怎麼做?」阿竹不知所措地道。

  「你這樣,你把我的……嗯……屁眼分開,我一邊輕微使著勁,你往外摳著點,應該就能出來了。」柳研兒紅著臉說道,畢竟那是自己的私處。

  「好吧!」阿竹答應著,但是卻不敢上手去做。

  「沒事的,來吧!」

  阿竹咬了咬牙,伸手摸到柳研兒的屁股上,光滑細膩的觸感讓阿竹的下體愈發堅硬了。

  阿竹雙手展開把住柳研兒的臀瓣,同時左右手大拇指扒在她的肛門上向兩邊分開,肛門處軟軟的,熱熱的,阿竹當時就是一個激靈,心裡暗暗讚了一下!

  「研兒,我使勁了啊?」

  「嗯……」

  說著,阿竹手上便用上了勁兒,雙手往兩邊使勁掰開柳研兒的屁股,大拇指則扣住她的肛門口使勁。同時,柳研兒也開始使勁,頓時,她便「咿咿嗯嗯」的聲音不絕於耳,可是又不敢放開聲音,那憋著的味道就像島國片一樣。

  「痛……呀!」原來阿竹雖然把柳研兒的肛門給扣開了,卻是一個長條口,柳研兒一使勁,括約肌一收縮,直腸內黃瓜往外一走,刮得她很痛。而她這一喊痛,阿竹當即鬆手,那黃瓜又縮了回去,摩擦著她的嫩肉,帶給她一波快感。

  「怎麼了?」阿竹擔心的問。

  「沒事,就是有點使不上勁兒,拉不出來!」柳研兒聲如蚊吶。

  阿竹撓著頭想了想,道:「研兒,你這樣在地上肯定用不上勁的,換個姿勢或許好點。」「換成什麼樣兒?」「最好是蹲著的,就是你上廁所的姿勢。你說呢?」阿竹試探著問。

  「嗯……哦,貌似那樣可以。」柳研兒說著便起了身,但是沒有站起來,只是就著臥伏的姿勢換成了蹲在地上。她用手摀住私處,把頭埋在臂彎,輕聲道:

  「這樣可以了吧?」

  阿竹弱弱地道:「你是可以用上勁兒了,可是我用不上啊!」柳研兒「啊」的一聲也反應了過來:「那怎麼辦?」阿竹一抬頭看見了講桌,道:「上講桌上怎麼樣?」柳研兒聞言,也看向講桌,猶豫了一下,道:「好吧!」說完便站起來,雙臂抱著胸向講桌走去,可能是因為直腸裡有黃瓜的緣故,她走得特別慢,而且屁股還一搖一擺的,身後的阿竹看得是差一點沖上去把她按倒在地,直接正法。

  嗯?她腿上的白色斑痕是什麼?阿竹猛地恍然,是剛才柳研兒在自己懷裡的時候射到她身上的精液。

  到了講桌前,柳研兒雙手扶住講桌,右腿慢慢翹起,翹了一半,又放下,回頭看看阿竹。

  「怎麼了?」阿竹問道。

  「你扭過去,別看。」

  阿竹先是一愣,摸都摸了,這會子還不讓看了?沒說話,便扭過身去了。

  柳研兒繼續著剛才的動作,把右腿翹起來,可這一抬腿就牽動了直腸內的黃瓜,好像又往裡面走了點,柳研兒立馬伏在講桌上,讓下體好受些,可是那冰涼的鐵質大講桌刺激得柳研兒就是一哆嗦,那兩顆小櫻桃登時便硬了起來,上身、下體又是一陣快感襲來。

  「好了嗎?」阿竹問道。

  「嗯,過來吧!」柳研兒將左腿挪上講桌,慢慢變成蹲的姿勢。

  阿竹轉身過去,只看到一個赤身裸體的女子蹲在講桌邊上,將她那誘人的屁股朝向外面,正對著滿教室空蕩蕩的座位,在銀灰色的月光下,泛著另類誘人的光芒。她雙手扶著講桌邊上好不讓自己掉下去,長長的秀髮很自然地垂在後背胸前,如果阿竹不知道這女子就是他的英語老師的話,肯定會把她當成女鬼的。

  阿竹來到柳研兒的身後,手顫抖著撫上她的玉背,阿竹明顯感覺到柳研兒的身子顫抖了一下,但是她並沒有說什麼。阿竹經過剛才那麼一冷靜,也大膽了起來,順著柳研兒的玉背往下摸到她的臀部,但沒有開始幫她把肛門撐開,而是不停地摩挲著她那光滑細膩的屁股,慢慢向她的私處靠近。

  「不要!」就在阿竹的手就要碰到她的私處時,柳研兒騰出手來抓住了阿竹不安份的手。

  「對不起!」阿竹趕忙道歉。

  「幫我拿出來。」柳研兒鬆開他的手道。

  阿竹點點頭,這次他改用右手食指伸進去,當食指還剩一節沒進去的時候,阿竹探到了黃瓜,道:「研兒,我摸到了,你等一下,我再把中指伸進去,如果可以的話,再把左手這兩指也伸進去,就可以給捏出來,你忍著點兒。」「嗯,好的!」說著,她還把屁股稍微往起翹了翹,阿竹情不自禁的在柳研兒的玉背上吻了一下。

  「嗯……別,癢!」

  阿竹將食指抽出,並上兩指慢慢捅了進去。

  「使勁!」

  「嗯……啊!」

  阿竹右手食中二指正好夾住,可礙於那黃瓜太粗,柳研兒的直腸夾得又緊,並不能將它取出來。阿竹立馬用上左手,先將她的肛門口掰開,然後順著進去,和右手一起夾住那黃瓜,使勁往外一拉,只聽「啵」的一聲,那近20釐米長、4釐米粗的黃瓜就被阿竹抽了出來。

  而伴隨著那粗大的黃瓜的出來,柳研兒又是一陣快感的到來,差一點攀上了高潮,那種上不上,下不下的感覺,使柳研兒難受得要死,便躺在講桌上岔開雙腿,無意識的開始揉搓著自己的私處和胸前高聳的大奶子,完全忘了阿竹就在她的面前。

  而此時的阿竹更是驚呆了,他看著柳研兒雙腳蹬著講桌的邊沿使屁股騰空,她的下體在她右手下開開合合,而她那一對白嫩的奶子更是在她自己的左手下變幻著各種淫靡的形狀,柳研兒口中「哼哼唧唧」的淫叫不停,好像就是在給阿竹做表演一樣。

  忽然,柳研兒將身子一挺、一僵,右手緊緊地扣著自己的私處,阿竹知道這是高潮來了,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一道水柱就從柳研兒的指縫射了出來,斷斷續續的射了好幾波才止住,來不及躲開的阿竹被射了一身一臉。

  就這樣,過了好一會子,柳研兒才從激情中醒過來,等她意識到自己的所做所為,趕緊起身時,阿竹已經將衣褲都脫了。

  柳研兒慌忙滑下講桌,躲到角落去,道:「不要!阿竹你別衝動!」「研兒,我只是把衣服脫了,都被你弄葬了!」阿竹無語道。

  「哦!」柳研兒知道自己反應有點過了:「這樣啊,給我吧,我拿回去給你洗。」「不用了,現在去辦公室拿你的衣服吧!」「好的,你先把黃瓜給我。」阿竹把黃瓜扔給柳研兒,柳研兒接過來,將黃瓜折斷,在靠近頭部的位置取出了一把黃色的鑰匙。

  柳研兒看著阿竹,站了起來,道:「你能不能先走?」阿竹一聳肩,表示沒有意見,先走了。柳研兒則掩著前胸和下體,跟在阿竹後面。

  阿竹打開門,看了看,沒有人,便走了出去,但是走得很慢,忽然他惡作心起,猛一回頭,柳研兒見狀,立馬後退蹲在地上,雙手護住全身。

  阿竹「嘿嘿」一笑,回身接著往前走,柳研兒一看,知道自己被阿竹耍了,想生氣又不好發作,只得慢慢跟在他身後走著。

  終於來到了辦公室門前,阿竹站在一邊,把門給柳研兒讓開,朝她一笑,柳研兒面帶怒色來到近前,瞪了阿竹一眼,拿出鑰匙就要開門。

  忽然,聽到辦公室裡傳來一陣點擊鼠標和人的說話聲——辦公室有人!

  (03)

  夏天的某個夜晚,後半夜,在北方某所大學的教學樓三層辦公室門前站著兩個人,一男一女,男子高大健壯,如果不是臉上的痘痘,他是個很帥氣的男生;女子漂亮苗條,只看她那臉蛋就能讓男生瘋狂、女生嫉妒。

  而現在不僅她的臉蛋,就連那平常包裹在精緻的衣服內的胴體都裸露在外,那挺巧的玉乳,單手想掩住,可是那豐腴的乳肉卻怎麼也遮不住,滿滿地露了出來,更何況另一隻手還要去遮掩下體的那一抹黑色,兩條修長筆挺的美腿緊靠在一起,顯出這女子很是緊張。

  這男子正是這所大學裡再普通不過的一個男生,而那女子則是阿竹的英語老師,全校男生的女神——柳研兒!

  此刻,全校男生的女神正一絲不掛的站在阿竹這個沒有女生青睞的屌絲男身後,而這時的柳研兒對阿竹沒有半點討厭,甚至有些感激和依靠的神情。

  但是此時的二人都緊張得要命,因為他們怎麼也想不到這時的辦公室裡還會有人。特別是柳研兒,她是在確定了整棟樓裡沒有任何一個人的情況下才做的那種事(當然阿竹是個意外),現在她真的開始害怕了,被阿竹一個人看見自己想點辦法總可以混過去,但是如果再增加一個人,如果是個女生還好說,大不了把她拉下水,如果是個男生,那自己肯定完了,想想明天過後學校裡會傳出自己跟一個屌絲男大半夜在教室裡赤身裸體,自己將遭到全校師生的唾罵!自己好不容易才擺脫了當初的困境,再也不要開始那種痛苦的生活。

  就在柳研兒不知所措,急得要發瘋的時候,阿竹把耳朵貼在了門上,聽了一會兒,他笑了,衝著滿面焦急神色的柳研兒指了指307教室,然後一步步的慢慢往後退去。柳研兒不解其意,但是目前情況來說,不驚動辦公室裡面的人,先離開這裡,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二人躡手躡腳地走回307,阿竹將門輕輕掩好,長出一口氣,道:「嚇死我了!」柳研兒不安地問道:「裡面的人是誰?」阿竹笑道:「還能是誰,當然是柱子那個混蛋了!大晚上不睡覺跑到辦公室上網看毛片!我說他大半夜跑三樓來幹嘛!」柳研兒一聽,心裡也輕鬆下來,道:「原來是這樣。」阿竹忽然驚道:「那你的衣服全部在辦公室放著,豈不是全讓他看見了?那他……」阿竹想到,柱子看見柳研兒放在辦公室的衣服,於是點開毛片,拿起她的內衣褲開始擼管,然後射得柳研兒衣服上到處都是白色的精斑。如果他們來得晚一會,柱子走了,那柳研兒豈不是要穿上帶著柱子精斑的衣服了嗎?想想都噁心!

  只見柳研兒低聲道:「其實辦公室裡面只放了一件衣服。」「一件?什麼?」「嗯……是我白天穿的那件連衣裙,不過……」「不過什麼?」「我把它摺疊起來放在了……垃圾桶裡。」「垃……圾……桶?你怎麼想的?」「那件衣服反正也葬了……」「等等,那你的內衣呢?還有,你不穿連衣裙穿什麼?」「內衣……嗯,內衣在教學樓別的地方放著。我還有一件連衣裙在車裡。」現在阿竹算是明白了,他的英語老師,全校男生的女神根本就不是被脅迫或者玩的什麼遊戲,而是自願的!

  「變態」這兩個字一直在阿竹的腦子裡翻滾,卻說不出來,他實在是不願用這麼個字眼說她。但是柳研兒的所作所為又徹徹底底顛覆了在他心中的印象,阿竹既希望柳研兒這麼變態下去,好讓自己多看一眼,多摸一下,可是又不願意她這麼糟踐自己。

  「柳老師,你這麼做,實在是……實在是……」阿竹吞吞吐吐地道。

  「變態是吧?」柳研兒縷了下瀏海兒道。

  「你何必呢?」阿竹輕聲道:「像你這麼好的條件,找個不錯的男人嫁了多好!」「那你會娶我嗎?」柳研兒冷不丁的問道。

  阿竹一下子就懵了,怎麼這麼問?

  「諾,你不會!」柳研兒苦笑道。

  「是,我不會,因為我覺得我配不上你,你漂亮、身材好,學歷又高,我哪裡配得上你!」阿竹急聲道:「你應該找那些年少多金,跟你門當戶對的,而不是我這樣的……屌絲。」「呵呵,你以為那些是我喜歡的?」柳研兒反問道。

  「你不喜歡?於情於理,那正是你該這樣選擇的。」阿竹肯定道。

  「你錯了,那不是我想要的,曾經我以為那是我想要的,可那不是,我放棄了真心對我好的,跟了一個我以為是我白馬王子的男人,可最後我像玩具一樣被玩盡興後拋棄了!」柳研兒沈聲道。

  「那你也不能自暴自棄到這種程度啊!」阿竹有些憤怒。

  「這不是自暴自棄,這是我的愛好。」柳研兒平靜道:「我喜歡這樣玩。」「怎麼可以這樣?」阿竹聽了柳研兒的話,失神道。

  「為什麼不可以這樣?看來你不知道還有像我這樣的人的存在,回頭給你點東西看看,你就瞭解了。」柳研兒道:「現在,主要的是去取回我的衣服,然後回家!」說著,就往門外走去。

  阿竹則被柳研兒的話雷得外酥裡嫩,他忽然有種惹上大麻煩的感覺,自己僅僅是一個普通的大學生,在學校渾渾噩噩的過日子,然後畢業,找工作,就這麼過。可今晚他不僅見到了全校男生的女神柳研兒赤身裸體在教學樓自慰,甚至還摸了她下身私密處,還差點把她給上了,更通過她知道了還有一群像她有這樣愛好的人的存在。阿竹想柳研兒先前肯定不是這樣,應該是後來有人逼迫的,然後就成了習慣,那她會不會把自己也拉下水?

  肯定的!誰讓自己正好撞見她自慰呢!不能跟她一起!必須遠離她!

  所以在柳研兒往外走的時候,他就沒有跟上,而是站在原地沒有動。等柳研兒發現阿竹沒有跟上來的時候,便向他擺手示意他過來。

  阿竹道:「柳老師,你自己走吧,今晚的事,我不會說出去的,還請你放過我!」「啊?」柳研兒詫異道,但她畢竟是聰明人,立馬就明白了,道:「你怕我把你帶壞?拉你進什麼非法組織?」阿竹沒想到自己那點心思被柳研兒一下子猜透了,囁諾著不說話。

  柳研兒回身一把拉住阿竹,道:「你放心,我們只是普通人,不是非法組織害人的。這是一種愛好,就像你喜歡讀書、愛看小說一樣,只是自己的事,不會影響到別人。」「真的?」阿竹將信將疑地道。

  「放心吧,大不了把我賠給你,這樣合算吧?」說完,笑了起來。

  「那……那好吧!」阿竹道。

  就這樣,柳研兒拉著阿竹的手往外走,期間阿竹想擺脫,但是柳研兒倔強地抓著就是不放,好像阿竹會跑了一樣,最後阿竹也就妥協了。

  「先去哪裡?」出了307教室,阿竹問道。

  「嗯,我先想想……先去五樓吧!」

  「頂樓?那不是建築和機械班畫圖的地方嗎?」「對啊,就是那裡,在503教室有件衣服。」「什麼衣服?」阿竹脫口問道,隨即就後悔了,這是自己該問的嗎?

  「到了你就知道了。」柳研兒紅著臉笑道,畢竟是晚上,臉紅也只是她自己的感覺,阿竹根本看不到。

  阿竹想來,那件衣服肯定是內衣無疑,至於是胸罩還是內褲,阿竹想來是內褲,畢竟下體才是最應該遮擋的。

  柳研兒拉著阿竹,避開西邊靠近辦公室的那兩條樓道,從東北角的樓道向上走去。當走到四樓樓梯口時,阿竹踩到了一灘水漬,不禁罵道:「這裡怎麼有灘水?」接著又道:「或許是誰的水杯灑出來的吧!」柳研兒腳步停了一下,道:「管……管它呢!」便拉著阿竹繼續往上走。

  雖然知道五樓沒有人,但是柳研兒還是小心翼翼的一走一停,特別是轉彎的時候,先探頭看看,然後再往前走。

  她這一停一頓的不要緊,可害苦了阿竹。正常走路,即使兩人拉著手,拉開了,也有一米多遠,更何況被拉的那個還不情願,但是柳研兒一停下來,阿竹一不留神就貼到了柳研兒身上,那種女人身上才有的香味和濃郁的體香,讓阿竹情慾高漲,老二硬梆梆的都有些發痛。終於在最後一個轉角處,柳研兒也發現了,嬌嗔地拍打了阿竹一下,撒開了抓著他的手。

  來到503教室門口,柳研兒輕輕推開掩著的房門,藉著皎潔的月光往裡觀看,昏暗的教室裡一個人也沒有,只有南面的窗戶開了一扇,後半夜的涼風吹著藍色的窗簾在空中舞動,發出「獵獵」的響聲。

  確認屋裡真是沒有人後,柳研兒招呼一聲阿竹開門進來,重新將門掩上。數著數,到第三排課桌,伸手一拿,便將一件東西拿在了手裡。看模樣大小,正是一件胸衣!

  阿竹本以為是件內褲,卻是見內衣,更令他沒有想到的是柳研兒不是藏在這個教室裡,而是明目張膽地直接放在了課桌上!

  阿竹道:「老師,你怎麼就這麼明著放桌子上了?不怕被人發現?」柳研兒道:「沒事的,沒有人會大半夜跑到這裡來的,即使有人晚走,也被柱子給清理走了,怎麼會有人發現呢?」阿竹壞笑道:「不是被我發現了?」柳研兒臉一紅,道:「那是瞎貓碰上死耗子——被你撞上了!」說著,她便將胸衣給扣上了。那兩個玉兔一般的豪乳便被文胸束了起來,擠出一道深深的乳溝,看得阿竹恨不得將那文胸扯掉,解放那一對白膩的奶子。

  柳研兒來到阿竹身前,仰起臉道:「我的胸大不?」「大!」「喜歡嗎?」「喜……歡!」「想摸摸嗎?」「想!」「沒門!嘿嘿~~」

  「……」

  「你們男人都喜歡女人胸大一點,可你們哪裡知道這麼大的玩意墜在身前多累?」「那不是還有那個……那個文胸嗎?」柳研兒橫了他一樣,道:「那我把這兩個東西給你掛到胸前行不?」「我不要!那我豈不成了人妖?」阿竹也開玩笑道。

  柳研兒輕輕給了阿竹一巴掌,道:「走吧,去四樓,403,那裡還放著件東西。」阿竹道:「四樓放的什麼呀?」柳研兒道:「別問,到了就知道了!」既然柳研兒不說,阿竹也不再多問,反正到了就知道了。

  阿竹右手一探,很紳士地道:「女士優先!」柳研兒掐著阿竹手臂,湊到阿竹臉前,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那點小心思,想看就光明正大地說,又不是不讓你看!」柳研兒的臉湊在自己眼前,一股子女人特有的香氣撲鼻而來,加上柳研兒柔媚的聲音,乖乖,要不是胳膊上傳來的疼痛,他早就撲了上去。

  柳研兒說完話就走了,阿竹趕緊跟上。

  俗語說「月下看美人」,這話真不假!雖然現在背著月光,可是柳研兒白嫩的嬌軀在黑色的夜幕中,反倒透露著一股子誘惑,特別是那一扭一扭的屁股。

  等等,為什麼她屁股扭動的幅度這麼大?阿竹再仔細一看,原來柳研兒走的是貓步!難怪,嘖嘖!這不是在誘惑我嗎?

  柳研兒本來捂著胸部的雙手,現在雖然因為文胸的緣故解放了,但是她並沒有去遮擋屁股,反而故意走著貓步,誘惑著阿竹。這還是那個被奉為全校男生的女神嗎?如此的淫蕩!

  很快,他們便來到了四樓的403教室。柳研兒當先開門進去,阿竹緊隨其後。他進來將門關好後,就見柳研兒右腳踩在凳子上,翹著屁股,正往腳上套東西,阿竹慢慢走近才看清楚,原來是一件白色的網格絲襪。

  阿竹的手不由自主地就摸上了柳研兒翹起的、白嫩的屁股,柳研兒輕嗔了一句:「別鬧!」而後又繼續擺弄她的絲襪,因為網格稍微大一些,有些不好穿。

  阿竹終於忍不住了,拉下褲衩,露出硬梆梆的雞巴,朝著柳研兒的屁股就頂了過去,同時雙臂環住了她的柳腰。柳研兒被嚇了一跳,掙扎道:「阿竹,不要啊!」穿了半截的絲襪也棄之不顧了,雙腿緊閉,不讓阿竹插進來。

  但是阿竹此時感覺自己已經插了進去,本能地開始了抽插。但他畢竟沒有過經驗,又加上懷中女子炙熱的肉體和連綿的與其說嬌斥不如說是誘惑的言語,沒幾下便射了出去。

  衝動過後的阿竹道:「柳老師,對不起!」說完,轉身就要走。

  柳研兒道:「回來!你個傻小子,你又沒有射進來!」阿竹本來鐵了心思要走的,即使柳研兒挽留,但是柳研兒的最後一句卻讓他止住了腳步,回頭道:「真沒有?」柳研兒從腳下拿起那白色絲襪,嘻嘻笑道:「你都射到這上邊了。剛才你不過是在我雙腿的腿縫之間插了幾下而已,怎麼會射進來呢?」阿竹尷尬的站在那裡,不知道該怎麼做,還是覺得自己該走了,說:「柳老師,我還是走吧,我怕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柳研兒笑道:「沒事的,你射了兩次了,下次應該沒有那麼快來的。再說,又沒有射進去。嘻嘻嘻!」阿竹道:「這……我……這不好吧,我真怕萬一控制不住自己,下次真的射進去呢!你看。」說著,阿竹拉下褲衩,露出又變得又粗又大還硬梆梆的雞巴。

  柳研兒吃驚地道:「你還真是天賦異稟啊!」阿竹諾諾的不知說什麼好。

  柳研兒上前將阿竹的雞巴輕擼了兩下,放回褲衩裡,在他耳邊輕聲道:「你只要能在把我送回家之前不射,到時候你想對我做什麼我都隨你。」這條件太誘人了,阿竹都有些不敢相信,道:「真的嗎?」柳研兒拿起那條沾了阿竹精液的絲襪繼續套到腿上,道:「當然是真的。

  (04)

  說實話,阿竹真的動心了。

  能不動心嗎?這可是全校男生心目中的女神!哪一個男生都沒有拒絕她的請求的勇氣,更何況是她承諾你怎麼對她都可以!這樣香豔的要求,想想都令人欲望膨脹,何況這要求可以實現!

  柳研兒將阿竹的牛仔短褲束好,手指從下到上撩撥著他的身體,阿竹不禁向後退了一步,正好靠在了牆上。可是那雙玉手卻沒有停止,還在繼續往上遊動,可是她的胸已經緊緊地貼在了阿竹的身上。

  雖然隔著胸衣,可正因為隔著胸衣,阿竹才能體會到那種硬中帶軟,軟中又透著幾分硬的感覺,就像你拿著一個烤得外焦裡軟的饅頭,外層硬皮像胸衣,裡面軟和的像這軟軟的奶子。這是阿竹當時想到唯一能比喻這種感覺的事物了,當然,烤饅頭透著的是饅頭的香氣,而現在滿鼻子卻都是柳研兒的體香!

  索性,阿竹豁出去了,沒有再迴避,一把抱住了柳研兒,將鼻子埋在柳研兒的秀髮裡、脖頸裡,使勁地嗅著,雙手也一點不老實的在她光潔細膩的後背和翹挺的玉臀上遊走著,還時不時的在她的玉臀上使勁地抓上兩把。

  就在阿竹沈浸在柳研兒身上時,腰間忽然痛了一下,阿竹立時清醒過來。柳研兒問道:「摸夠了?」阿竹訥訥道:「嗯……夠了……沒……」柳研兒輕輕一笑,推開阿竹,道:「回頭再摸吧,反正我又跑不了。」說著就往外走,又回頭道:「只要你能堅持到送我回家前不射!嘻嘻!」邊說邊笑便往外走。阿竹回味著剛才的感覺,趕緊追上去。

  經過剛才那麼一鬧,阿竹少了幾分拘束,快步跟上柳研兒,在她軟軟的屁股上輕輕拍了一下,而後順勢摟住了她白軟滑膩的柳腰,柳研兒只輕嗔了他一聲,便隨他去了。

  阿竹右手一邊不安份地撫摸著研兒腰上的軟肉,一邊道:「柳老師,下一個去哪兒?」柳研兒道:「408!」拐了兩個彎,他們便來到了408教室的門前,柳研兒附耳聽了聽,沒有什麼聲音,然後開門進去。

  這是一間大的階梯教室,柳研兒直接走到最後一排,去到中間位置,從桌子上拿起一件東西,也沒有穿上,立馬便回到門口。阿竹這時才看清楚,原來是一隻高跟鞋,怪不得她不穿上,而是提在手裡。

  阿竹問道:「三樓有嗎?除了辦公室裡的。」柳研兒道:「有的,跟四樓一樣,一條絲襪,一隻鞋。」阿竹看著在月光下柳研兒光潔的玉足,道:「你腳不涼嗎?我抱著你吧?」柳研兒笑道:「才不要你抱!你這個人,看著老實,實則壞到家了!」阿竹委屈道:「哪有!我不過是心疼你罷了!」柳研兒直勾勾的看著阿竹的雙眼,阿竹本想迴避,但是一股莫名的力量讓他迎著柳研兒的目光沒有移動。柳研兒的眼睛忽地一下濕潤了,道:「別抱了,你背著我吧!」阿竹聽到柳研兒帶著哭音兒,便急道:「我錯了,我錯了,我不抱你,也不背你了,你別哭!」柳研兒拍了阿竹一個小嘴巴,道:「讓你背,你就背著!」阿竹怕柳研兒再生氣,便聽話的背著柳研兒蹲下,柳研兒提著那一隻高跟鞋輕輕的趴在阿竹背上,雙臂環住阿竹肩膀,只輕「嗯」了一聲,阿竹知道她在說可以了,便站起了身子。柳研兒雙腿順勢一環,繞在了阿竹的腰間,同時阿竹雙手向後托住了她的玉臀。

  柳研兒咬著阿竹的耳朵道:「走吧,下樓,先去309教室。」阿竹輕輕的「嗯」了一聲,開門從西北角的樓梯往下走。

  剛開始還好,阿竹雙手雖然托著柳研兒的玉臀,手指往前稍微一探便是她的私處,但是因為剛才她貌似哭了,阿竹只是在那裡似有意似無意的輕蹭了幾下便打住了。可是,當下樓梯的時候,因為這個樓道里的聲控燈壞了,黑暗中阿竹只能一步一個臺階下,這倒好,一步一停,一步一頓,柳研兒的雙乳在阿竹背上也是一彈一彈的,更甚者,柳研兒下體沒有穿內褲,那裸露在外的草叢和那一豆大的嫩芽摩擦著阿竹腰間,才下了一半的樓梯,阿竹明顯感覺到有水珠順著後背流了下來。

  阿竹想逗一逗柳研兒,便道:「老師,你……流水了!」柳研兒也不作聲,只將圍在阿竹腰間的雙腳在阿竹的襠部來回蹭著。沒幾下,阿竹便彎下腰,求饒道:「不敢了,不敢了!」柳研兒「嘿嘿」笑著放過他。

  阿竹輕手輕腳的來到三樓,也不知道柱子那貨走了沒有,便往309教室走去,可剛到廁所門口,只聽辦公室那裡傳來一陣聲音,也沒有挺清楚說的什麼,但可肯定的是柱子那貨還沒有走!更糟糕的是,好像他開門要出來!

  阿竹頓時慌了起來,柳研兒道:「去廁所!」阿竹趕緊大跨幾步,來到廁所洗手池,兩邊分別是男女廁所,阿竹習慣性順勢就要往男廁去,柳研兒擰著他的耳朵道:「女廁!」阿竹猛然醒悟,急轉身,挑開半邊布簾進去。柳研兒一指裡面那個開著門的一間,阿竹快步進入,轉身將門輕輕帶好,在裡面將門搭上。

  見安全了,阿竹側著頭對柳研兒一笑,柳研兒卻又擰著他的耳朵,道:「笨蛋!」阿竹也不著惱,調整呼吸,側耳聽著外面的動靜。靜悄悄的夏夜,阿竹聽到了辦公室清脆的開門聲,柱子打著哈欠將門碰上,一步一步的往廁所這邊來,那腳步聲迴蕩在空蕩蕩的教學樓裡分外的清晰。

  他倆正盼著柱子趕緊走的時候,忽然感覺到那腳步聲越來越近,登時覺得不妙,原來柱子竟然是來上廁所的,而且來的還是女廁!由於阿竹和柳研兒在的這一個隔間正好對著女廁門口,二人從門縫看見柱子渾身上下只穿著一件三角褲,手裡拿著一件東西,好像是衣服,腳上拖著兩隻拖鞋,輕車熟路的往他倆所在的這個隔間走來。

  兩人頓時緊張起來,可柱子分明沒有去別的隔間的打算,伸手就來拉門,裡面阿竹緊緊握著把手,柳研兒也緊張的抓住阿竹的手。想想看,要是柱子一下把門拉開,見裡面的人雙頭四手四腳,是立時嚇昏過去?還是認出這是躲在女廁的一男一女?而且這兩人一個是自己的好哥們,另一個是自己的英語老師,更要命的是兩個人裸著半身!

  萬幸的是,柱子拉了幾下,罵道:「靠,咋還壞了呢?這破東西!」便鬆手了。裡面的阿竹和柳研兒也暗暗慶幸,是學校這總是壞掉的廁所給人留下的印象救了他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