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姨

  • 在〈娟姨〉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另類經驗

單親父親要上班又要照顧我,加上跨國公司經常出國,真辛苦,還好已經能照顧自己,三餐都當老外(老是外食),晚上家裡空蕩蕩。爸常對我說找位阿姨來照顧,知道爸的意思,所以說沒意見。
  有天爸邀位熟女來家吃飯,爸要我稱她娟姨。來了幾次她下廚燒菜,外食吃膩了覺得好吃,爸和娟姨微笑的看我狼吞虎咽吃光。娟姨來家燒菜幾次,開始在爸房間過夜,房裡隱隱約約傳出做愛呻吟聲,隔天早上娟姨笑眯眯準備早餐。下課回家晚餐已準備好。爸出國時娟姨也常到家過夜、整理家事,家裡恢復整齊。
  過一陣子,爸和娟姨拎了幾箱手提箱進來,說和娟姨登記結婚,搬進來住。爸和娟姨在我面前常有恩愛動作,娟姨害羞對爸說「小安在,別這麼樣」。晚上爸房裡傳出做愛呻吟聲,隔天早上娟姨會笑眯眯準備早餐。爸說他會更賣力工作,爸出差時我和娟姨會坐得靠近看電視。仔細欣賞娟姨,皮膚白又細,當她穿睡袍沒穿胸罩時,隱約看到兩顆雪白大奶。一年多,發覺房裡傳出的做愛呻吟聲漸少,娟姨臉上沒像以前那麼樣開心,當我穿寬鬆短褲時,會盯著我下襠看。過一陣子,發覺娟姨在家越穿越性感,超短又緊身的熱褲,穿小可愛沒戴胸罩,乳頭激凸很明顯,看得我肉棒硬邦邦把短褲頂得很明顯。
我常溜進主臥房偷娟姨大胸罩和內褲,邊聞大胸罩奶味邊打手槍在娟姨內褲,清洗內褲再丟回洗衣機裡,有時會放在床下,想聞時就拿出來聞原味,娟姨會自言自語說「奇怪,我內褲怎麼會少呢」。有天,娟姨叫我進主臥房,她穿件淡黃薄沙睡袍,裡面沒穿,三點看得清清楚楚,「小安,這件是你爸送我的結婚紀念品,你看好看嗎」當時我光著上身穿寬鬆短褲,硬邦邦肉棒把褲襠頂得很明顯,娟姨掀開睡袍走靠近我,我忍不住抱起娟姨放在床上,脫掉短褲露出大肉棒,壓在娟姨身上,撐開她雙腿,「呀...別...別....我是娟姨....小...小安....呀....不行啦...」我親吻娟姨,她象徵性抵抗一下,就接受我舌吻,肉棒在穴穴附近頂不到穴口,她扶肉棒頂在穴口,用力挺進。「喔.....進來了....真粗大....」淫水多陰道很滑,快速抽插一陣,把精液射入娟姨陰道裡。
  「娟姨....對不起...我我....」娟姨緊緊抱著我親吻,「沒關係,休息一下再起來」。娟姨到浴室沖洗,順便帶條溫毛巾擦肉棒,娟姨牽我手摸她乳房,「娟姨....」「嗯...怎麼」「剛才.....」「沒關係.....放心....」娟姨翻身壓在我身上,兩顆大奶在面前晃動,忍不住吸一顆玩另一顆,娟姨用穴穴不停在肉棒上滑動,不久肉棒又硬邦邦,「喔...真快....來...我們換個姿勢」換成69式,娟姨舔我肉棒,娟姨粉嫩的穴穴在我面前,舌頭舔陰核,不久覺得淫水滴到我臉上。「喔...爽爽.......」娟姨握肉棒跨坐下去,「呀..撐得滿滿....舒服....喔....頂到最裡面....」娟姨上下抽插起來。換了幾次姿勢,抽插大概半小時,娟姨高潮二~三次,內射在娟姨陰道裡。連續二次抽插射精,抱著娟姨睡著了。
  第二天,娟姨喚醒我,「來,去沖洗一下.....早餐弄好了,也幫你做好午餐。」晚上洗好澡想睡覺,娟姨敲門,「小安,來陪娟姨睡覺,好嗎?」「嗯」牽娟姨手進臥室,當然又內射在娟姨陰道裡。爸回國,「小安,來爸房間。」帶著忐忑不安的心進去,爸先給我一個想很久的禮物,「坐,聊一下」「喔」「小安,我知道你和娟姨這幾天的事.....」心想完了,沒想到爸接著說「沒事,這事是我和娟溝通過了。....婚前娟姨把處女膜給我.....婚後我儘可能滿足她的需求.....你知道....爸經常出國...工作又累.....無法滿足她的需求....只是娟姨沒說出.....我心裡有數.....而且她為了專心照顧你,裝了避孕器先不生....小安...你能接受她嗎....」我沈默一會,點點頭「嗯」了一聲,老爸擁抱我。不久娟姨進房,同樣擁抱我一下,我拿禮物離開房間,故意沒關緊門,不久裡面傳出娟姨呻吟聲,偷偷摸摸靠近門縫窺看,娟姨躺在床上享受老爸肉棒抽插...射精。
  到廚房倒水喝,娟姨在準備晚餐,微笑的和我打招呼,趁她擁抱我時摸她胸部,發覺她沒穿胸罩,她微笑的拉開連身裙,裡面全裸,大腿有精液流出。我親吻娟姨,一手玩奶,另一手摸穴,「小安,別急,今晚睡你床。」晚餐後,老爸和娟姨邊看電視邊調情,看得我肉棒硬邦邦。洗過澡準備睡覺,娟姨在主臥室說「晚安,親愛的」,一會兒敲我房門,她穿半透明睡袍進來,三點隱隱約約露出。「小安,今晚睡你房。」我習慣裸睡,肉棒早已翹得硬邦邦,抱娟姨上床,舌吻..69互舔性器官…肉棒插穴抽動…內射。和娟姨玩已經是放心的玩,和前幾次玩的心情不一樣,內射後摟著她入睡。
  隔天,娟姨臉上充滿幸福的表情,回主臥室準備老爸起床。「娟姨,妳睡袍…」「放小安房間….. 」老爸沒出差時娟姨幾乎天天陪老爸,偶爾會過來和我玩。老爸出差,我就到主臥室陪娟姨。
三人過著性福快樂日子。過了一年多,娟姨懷孕了,懷了誰的孩子,老爸說「沒問題,都一樣」。真希望娟姨懷了我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