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淫亂生活

  • 在〈妻子的淫亂生活〉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另類經驗

我和妻子孟燕結婚兩年,卻已經玩了三年的換妻遊戲。這種遊戲不但沒有損壞我們的婚姻,反而讓我們的情緒更加堅固,一些心坎裡從前不願意流露的心事也能互相傾訴,更可以互相開一些淫靡下作的玩笑。比如我們互相說出第一次出軌是什麼時候,我是大學畢業的晚上,而妻子竟然是大二的時候就出軌了那時候我們剛開端談戀愛,互相之間還很坦誠。我知道她曾經有過兩個男朋友,不過都隻是口交過,沒有讓他們上過。但當時妻子也沒告訴我她還是處女,我們正式斷定戀愛關係也是在大二剛開學的時候。

  妻子不是獨生子,她還有個妹妹叫孟潔。長的很俏麗,大二的時候認識了一個韓國留學生。

  而妻子出軌的前奏,則是半年後的一次校外實習。妻子是學韓語的,所以每半年都會組織一次校外實習。當時被分配在一個實習小組裡的除了妻子和她妹妹孟潔,就是那個作為助教的韓國留學生了。

  一般這種實習會持續一個月,妻子就是在這個一個月裡逐漸被他俘虜的。因為高中時就已經自學過,所以到了大二,妻子的韓語能力已經能正常對話和瀏覽了。而根據妻子說的,最開端金助教就表現出了很健談的樣子。

  金助教選的實習地點是一個很小的社區,裡面住了很多韓國留學生,或一些在中國打工的人。而妻子和孟潔的工作,就是每天用韓語去調查社區裡的居民生活情況,並作出報告提交給韓國大使館。

  妻子開端出軌是在達到社區的第二天晚上,金助教請姐妹倆出去吃飯,三個人都喝了不少酒。晚上回到公寓門口,金助教就突然抱著妻子吻住了她。因為喝了不少酒,妻子說當時反響很慢,推開他時金助教的舌頭,都已經在她嘴裡轉了好幾圈了。但因為都喝了不少酒,所以進了房間也就都睡覺了誰也沒做什麼。

  真正有進展是在第二天早上,妻子坐在馬桶上一邊方便一邊給我打電話,沒想到金助教闖了進來了。他認為衛生間沒人,兩人相視都愣住了。然而金助教愣了一下後卻逕自走進來,捧起妻子的臉給了她一個深吻。

  雖然妻子沒說,但我卻能領會到她在這個吻中感到到了異樣的情緒。從這個吻之後,妻子開端默許金助教出門走在一起時摟著自己的腰,或者對自己做一些不規矩的小動作,包含襲臀和摸胸。

  而金助教最愛好幹的事,則是在妻子給我打電話時,在一旁舔她的耳垂或往耳朵裡吹氣,甚至在妻子聽我說的時候和她激吻。這就造成了社區裡所有人都認為妻子是金助教的女朋友,而妻子也坦然承認了這一點。

  她告訴我,當時那種環境讓她有一種極度自由,不受到任何拘束的感到。而第一個星期過去後,妻子已經能和金助教一起裸睡了。並任由他撫摸自己身上每一個處所,不過卻一直不肯給他口交。

  妻子跟我說當時她心裡還是有一點小小的牴觸,不想讓金助教太激動。妻子身上有一些敏感區,被人一抹就會性慾高漲。而那時她自己也不知道,是逐漸被金助教創造出來的成果。

  本來妻子很不愛好被人摸她的腳,包含我在內。但在一次金助教幫她自摸時,讓妻子逐漸體驗到了性快感的同時,偶然抓住了妻子的腳竟然讓她直接高潮了。

  金助教本來想鬆開手,妻子卻讓他持續撫摸自己的腳。

  妻子告訴我,那時候她心裡充滿了一種被強力馴服的感到,比性高潮的餘韻還要刺激她的神經。之後的幾天裡,金助教每天都這麼開發妻子。但具體怎麼被破處的過程妻子卻還是不肯告訴我,她想說怎麼都能說,不想說我問也沒用。

  但她卻持續說了被破處後的日子,妻子被破處後每天都和金助教做愛。而且慢慢的從純粹的床上,發展到了社區裡的任何處所,甚至還被人撞見過幾次。說到這的時候,妻子自覺好笑的笑了一會後才說,金助教的雞巴很大,非常大,經常被人撞見的時候,因為太大了卡在裡面被人看了半天才拔出來。

男人不猛,女人不愛, 老公早洩,老婆就會偷情, 勃起困難,硬度不足,做到一半軟掉了,早洩秒射 - 半顆解決你的困擾 - 印度超級犀利士

  妻子說被破處後,她就開端服用媽富隆避孕。所以金助教每次都是內射,就算不射進*裡也會射進妻子的嘴裡。而且金助教的精液品德很高,量也很大。每次被內射,都會讓妻子高潮好半天。

  而到實習結束時,妻子已經和她妹妹孟潔一起跟金助教玩過很多次3P了。

  我知道孟潔其實也有男朋友,而且也不是處女了,所以我也沒想到她也會出軌。

  實習結束後,金助教就成為了大學裡的正式助教。但他和妻子孟燕、孟潔姐妹倆的關係卻一直沒斷,妻子告訴我,在我課少的時候她的課卻很多,其實所謂多出來的課,就是在和金助教在一起。

  妻子說她上大學時談著兩種戀愛,一種是在正常人眼裡和我在一起的普通戀愛,另一種則是和金助教在一起的特別的戀愛。和我的戀愛時不渝的,和金助教的戀愛卻是分享的。妻子告訴我,金助教不光隻有她和孟潔兩個女人。學校裡很多女生甚至女老師都和他有關係。

  甚至還有兩個已婚的女老師給他生過不止一個孩子,妻子說如果當時不是因為沒結婚,她和孟潔甚至很多女生都有給他生孩子的想法。妻子說光憑他的性能力,金助教就能馴服很多女人。而妻子和孟潔以及大多數女人都是這樣的。

  妻子說那時在宿舍、在操場、在辦公室、在廁所幾乎學校裡的每一個處所,她都和金助教做過愛。而他們做愛最多的處所,則是金助教租來的公寓。妻子說隻要在那個公寓裡,她幾乎很少有穿衣服的時候,其他女人也是一樣。

  從大二到妻子讀碩士,幾乎每天都在和金助教偷情。妻子說如果她晚上不洗澡,一脫內褲,就會瀰漫出一股濃烈的精液的香味。而在讀碩士的時候,妻子和金助教的偷情也迎來了最高潮和結束。

  因為不想持續讀博士,碩士快要結業的時候,妻子幾乎每天都去找金助教猖狂的做愛。妻子說,那段時間她走路腿都是軟的。尤其是金助教做愛時,操的非常剛猛,就讓妻子的身材很難遭遇的了。

  說到這的時候妻子突然從很隱秘的處所,給我拿出了一條紫色的內褲。我入手後創造這條內褲幾乎是硬的。剛想問怎麼回事,妻子就用手機登陸了一個她專門用來約炮的QQ號,打開QQ空間裡的一個私密相冊。

  這裡面隻有寥寥幾張照片,但看了這些照片後,我才幹懂得金助教的雞巴到底大到了什麼程度,他射精的量到底有多大。

  第一張照片就是妻子和她妹妹孟潔一左一右的跪著,腦袋杵在床上。兩個女人的屁股不僅高高擡著,還把下體正好對準了相機的鏡頭。妻子和她妹妹孟潔的*縫完整被乳白色的精液囫逝世了。還有大灘的精液在往下流,就連床上都已經有了兩大灘精液在那裡。

  第二張照片是妻子跪在床邊給金助教口交,我創造妻子不用彎腰僅僅低下頭就能把金助教的龜頭含在嘴裡。妻子手裡還有一卷皮尺,在量長度。我仔細放大後才看見,金助教男性碩大的特徵,竟然有足足二十三釐米長,五釐米粗,周長都有十八釐米。妻子要儘量張開嘴,才幹把龜頭含進去。

  第三張照片是在浴室拍的,看到這張照片我驚訝的創造,妻子和她妹妹孟潔竟然都剃光了毛,還在底本陰毛的處所寫了一行韓文。妻子告訴我,那是用馬克筆寫的意思是:我永遠是金XX的女人。

妻子的淫亂生活

  第四張照片則是一切結束後,兩個女人已經穿好了衣服站在門口拍的。金助教讓她們把褲子脫到膝蓋,撅起屁股然後用手把屁股扒開。從這張照片上可以看得出來兩個女人的*都被操的又紅又腫。

  看完這些照片妻子告訴我其實還有更多,但金助教隻發了這幾張給她。剩下的照片都是在學校裡各種處所拍的,而那條紫色的內褲就是妻子被金助教操了四年多的紀念,離校之前的一個月,金助教請求妻子被操過之後,立刻就穿上這條內褲,所以這條紫色的情趣內褲已經完整被精液浸透變得硬邦邦的,妻子還告訴我說,孟潔也有這樣的一條內褲,隻不過她的是白色的。

  聽妻子說完她第一次出軌的經曆後,我對金助教不禁沒什麼惡感,反而感到他是一個從各方各面都相當不錯的男人。尤其是他對一些細節的把握,和在女人迷茫時給她們宏大的心裡安慰。我都能從妻子的字裡行間中,感受出來。

  我信任妻子如今能有極強的女人魅力和氣解人意的心智,金助教在當年起到的作用居功至偉。尤其是對於我這種有生殖崇拜的人來說,金助教碩大的陽具,更是讓我有了很強烈的崇拜感。

  於是我向妻子提出,想再親曆一下金助教操她的過程。這種事對於我們來說很平常,因為愛好換妻的人都有這樣的經曆。我就曾無數次看著妻子被人操的逝世去活來的,而我則在一旁猖狂的打飛機。

  答應我後,妻子有些忐忑的接洽了金助教,雖然這些年的接洽非常的少,但依然保持著互相的接洽方法。妻子很懂得金助教,因為他女人很多,雖然距離妻子畢業已經快十年了,妻子很擔心金助教早就把她忘了,這種感到會讓她有些難受。

  電話撥通之後,妻子很忐忑的用韓語說了一會。過了一會她竟然笑起來,看來金助教並沒有把她忘了,而且記得很清楚。因為說了半天也一直用韓語,我完整聽不懂,隻是妻子偶爾似笑非笑的看我一眼。

  說了半天后,又把電話交給我,說金助教要跟我說幾句。這種事我很明確,就跟他聊了起來,讓我沒想到的事他跟男人也很健談,聊著聊著讓我逐漸有一種他是我認識了很多年的老朋友的感到。

  最後掛了電話,問妻子答應了沒有,金助教在電話裡並沒有跟我直接說。妻子似笑非笑的告訴我,說金助教答應了。但一切要按照他的指令來,我點點頭也不在意,這種事兒在圈子裡也很正常,屬於配合恥辱丈夫的玩法。

  金助教還在那個上海大學工作,隻不過已從助教提升到了韓語教授的級別。

  我和妻子坐飛機兩個小時就到了上海。金助教已經搬到了一個高級社區裡,而且是五十層樓,最頂樓的處所。按金助教的請求我們沒去訂酒店,我拎著我們兩個人的行李坐電梯上了頂樓。金助教讓我們自己拿鑰匙開門,開門之後的場景卻是我做夢也沒想到的。

  客廳裡那個身高足有一米八五的男人明顯就是金助教,而他懷裡竟然摟著一個身高不足一米六的小男孩。小男孩被摟金助教在懷裡,雙腳竟完整離地了。我創造這個小男孩的皮膚竟然和年輕女孩一樣好,小巧的肉棒同樣是白嫩嫩的隻有突出包皮的龜頭浮現出誘人的粉紅色。

  隨著金助教高低聳動,完整沒有硬起來的肉棒高低甩動。我能從男孩的雙腿間看到金助教暗藏在後面的兩顆宏大的睪丸,而男孩的肉棒開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徹底勃起堅硬起來,然後再男孩幾聲甜膩膩的呻吟中射出了幾股精液。

  金助教卻還沒射精,但他還是把男孩從自己的身上拔了出來。然後我就看到曾給我妻子開苞的那根宏大陽具展現在我面前,碩大的龜頭和佈滿的青筋,都充滿了對一切馴服的感到。

  妻子看到金助教就顯得很激動,小男孩被放到沙發上時,妻子就迫不及待的衝過去撲在了金助教懷裡。我知道妻子正是激動的時候,所以也不去打擾而去看那個小男孩。而這時我才創造沙發上還坐著一個樣子很秀麗的女人。

  最讓我驚訝的時,我感到那個小男孩似乎和這個女人是母子的關係。因為男孩被放在沙發上後,那個女人就很溫柔的讓他躺的舒服些,然後還把男孩的小肉棒含在嘴裡清算上面殘留的液體。儘管我是一個對情緒遲鈍的人,但哪怕場面顯得很淫靡,我還是能感受到女人對小男孩的關愛。

  這會我扭頭看妻子時,才看見金助教正把她橫抱著走進臥室。我有些激動的喘了口吻,那個女人給男孩清算完後看到我笑了笑說:「坐吧,你就是金教授想讓妻子重溫舊夢的老公?」邊說還邊把男孩摟在懷裡,給我讓開一些處所。我也沒客氣就坐下了,跟女人閒聊。聊了一會我就知道她們倆確實是母子,母親叫黃娟,兒子叫曉玉。

  黃娟告訴我,她今年40歲曉玉15歲。雖然她這麼說,但黃娟看起來確實很年輕,最多隻有三十出頭的樣子。黃娟是因為被丈夫創造和金助教偷情才決定協議離婚的,而就在黃娟和丈夫去辦理離婚手續的當天,曉玉就家被金助教開了苞。

  而等她創造這件事已經是幾個月後了,晚上金助教在她家裡留宿。半夜起來喝水創造金助教不在,出去倒水的時候,才創造金助教已經在曉玉的臥房裡把她兒子操的直翻白眼了。

  之後的事情就很簡略了,母子共侍一夫的橋段而已。而曉玉也沒有變成同性戀,反而把金助教當成了父親一樣的存在,還跟他說過自己愛好班裡的一女生的事。這就讓黃娟徹底放心下來,對曉玉向金助教主動求愛的事做放蕩的態度。

  聽完黃娟的故事,我心裡對金助教的景仰之情更加濃烈。本來我還在猜測金助教會不會愛好母女,如今這種猜測完整煙消雲散了。他連母子都可以對付,更不用說全都是女人的母女了。

  我又問起黃娟她是否和兒子亂倫過,黃娟這才有些不好意思的說有過。不過因為她心裡有些抗拒,所以都是曉玉來主動找她求愛,她還從沒主動的去找曉玉。

  最多也隻是來給曉玉口交而已。

  我們聊了半個多小時,曉玉也從疲憊的小憩中醒過來。看到有我這個陌生人後還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個很好的孩子很有禮貌的跟我打招呼。熟悉起來開端主動跟我聊天,我創造曉玉是個很可愛的小男孩。

  長大樣子也有些中性,有一些女孩子氣,也有一些男孩子的性格特徵。因為母子倆都是湖南人所以曉玉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甜膩膩的,很討人愛好。跟人熟悉起來後說話的膽子也大了些,還主動向我討教怎麼追女孩子。

  我抱著他的女朋友早晚也會被金助教入手的惡趣味,教了他一些諂諛女孩子的小技巧把他高興了好半天。黃娟也說,這樣的事最好多教教他。因為能教他這些的金助教,實在隻能作為個例來看待。

  過去一個多小時,我突然注意到似乎一直沒有聽到妻子的呻吟聲。平時跟人做愛都會起碼的喘息,今天什麼都沒聽到,這讓我有些奇怪。黃娟也叫曉玉穿好衣服籌備回家,好督促曉玉寫作業。

  在母子倆穿衣服的工夫,我去臥室門口偷偷往裡面看了一眼。看到金助教還是一身赤裸的樣子,宏大的陽具高高矗立著。但妻子卻隻是脫了幾件衣服,裸著胸下身還穿著絲襪和內褲,絲襪和內褲也沒有破損的跡象。

  但妻子的眼睛紅紅的,被金助教摟在懷裡低聲說著話。黃娟這時走進來對金助教說要走了,妻子這才有些害羞的站起來,跟黃娟打了聲招呼就鑽進了衛生間。

  金助教遞給我一個歉意的眼神我表現懂得,然後送母子倆出門。站在門口的時候,母子倆一起蹲下舔舐起金助教的陽具來,直到母子二人的嘴對在一起才起身離開,我想這應當是黃娟和曉玉跟金助教奇特的告別方法。

  這時衛生間響起了水聲,妻子應當在洗澡。金助教則笑著告訴我,今晚我和妻子就睡在北臥室。並給我泡了茶,一起坐在沙發上閒聊。晚上九點多的時候妻子擦著頭髮從衛生間走了出來,打著哈欠對我說要睡覺了。

  我一問才知道,金助教剛剛給她吃了斯達舒。我知道那是一種藥效極強的安息藥,甚至可以當麻醉藥應用,從這看來金助教卻是很懂得體貼女人。知道妻子在大喜之後精力狀態確定不佳,就讓她安心睡一覺。

  我和金助教一起聊到了快半夜,還喝了不少啤酒。當我口渴的睜開眼睛時,才創造已經半夜兩點多了。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醉倒的,身上蓋著一條毯子。剛想起身倒杯水,卻突然聽到北臥室裡傳來一陣噗呲噗呲的聲音。我一愣,北臥室正是妻子睡覺的房間。

  心裡有了一些奇怪的預感,脫掉鞋輕輕走到門口,順著門縫往裡看。我驚訝的看到妻子的絲襪和內褲都被脫到了膝蓋處,金助教騎在妻子的屁股上,噗呲噗呲的抽送他碩大的陽具,隻是屋裡很黑我看不清他插的妻子的*還是屁眼。

  足足過了一個小時,金教授才低吼一聲完成射精。見他要出來,我急忙走回沙發躺下裝睡。心裡想著剛才看到的一幕,激動的不行。但隻是沒想到想著想著,我竟然又睡著了,再醒來時已經是上午九點多了。

  睜開眼睛,就看到妻子穿著一雙過膝絲襪,和一條白色圍裙站在廚房籌備早餐。我問起金助教時,妻子告訴我他八點的時候已經去上班了。因為早就提升到了教授,所以金助教每天上午會有兩節大課,要到下午的時候才會下班回家。

  坐下吃飯,妻子一邊吃一邊有些不好意思的告訴我,昨晚金助教操了她的眼。

  我一愣,隨即也不點明的問她怎麼知道的。

  妻子則有些害羞的說,早上起來她創造自己屁眼裡全都是精液,除了金助教她還沒見過哪個男人能射這麼多。

  我嘿嘿一笑也不闡明,自顧自的吃早飯,妻子的受益很好。早年受到金助教的影響,讓她能做出一頓相當正宗的韓國料理。吃完飯,妻子提出要出去逛街。

  我對這種事實在缺乏興趣,也就任由她自己出去了。

  中午的時候妻子突然給我發了條微信,讓我去學校。就是金助教在的那所大學,我認為要讓我去參觀也沒在意就去了。等我到了妻子專門指定的處所時,已經是中午一點多了。這個處所非常安靜,也偏僻的厲害。是一棟很老的二層體育館,大門還鎖著。走到旁邊一個側門,敲了敲門後竟然是妻子打開的門,而這時她已經半裸,身上隻穿著文胸內褲和絲襪。

  看到我後趕緊讓我進來,還做賊似的往外張望了一下。關上門,上好鎖以後妻子才松了口吻。領著我參觀這個廢氣的體育館,這個體育館在我們上學的時候還在應用,後來建了新的場館後這裡就當做倉庫應用。

  因為我室友有籃球隊的,所以我也來過很多次看他們打籃球比賽。但當妻子給我介紹了一番後,我對這個體育館的印象煥然一新。首先在這個體育館的很多座位上,妻子都曾在那些處所給金助教口交過。而幾乎每一次,都是在體育館裡人潮湧動,比賽激烈的時候。妻子還說,她還被創造過幾次。當時還在擔心,是否會被我知道,隻不過我一直沒創造,也沒人對我說起過。

  說完又領我去了二樓的,妻子有些不好意思也有些誇耀的情緒告訴我她被金助教在二樓的所有房間裡都操過至少一次,最多的甚至有上百次。而當她帶我走到那個有上百次的房間門前時,我幾乎有一種朝聖的感到。

  而這時,我卻聽到裡面有女人的呻吟聲傳出來。妻子領我推開門,我驚訝的看到這間不大的體育器材室裡起碼躺著五六個女孩,這還不包含妻子和金助教正在操的那個。但當我仔細看才創造,金教授操的那個竟然還是雙胞胎姐妹裡的其中一個,曾在妻子那裡看到的囫滿精液的女性下體在這裡幾乎到處都是。

  在金助教完成戰鬥後,拿了條毛巾擦了擦,然後招呼我和妻子出去吃飯。出體育館的路上問起那些女孩怎麼辦時,金助教笑著說她們恢復好體力後自己就會回去的,所以不用我來擔心。

  吃過飯金助教邀請我在學校裡隨便玩,我也就沒客氣,還找來一個樣子很可愛的女孩來給我當導遊,讓我重新看重視建後的新校園。

  在學校裡玩了一天,還順便和這個可愛的女孩打了一炮後,我徹底明確了金助教為什麼願意留在這裡工作。我創造這裡簡直是他的樂園,光這個女孩介紹給我的就有起碼一百個女孩,從老師到大一新生都有,甚至還有幾個老師挺著大小不一的肚子,雖然沒問但我敢百分之百的確定那裡面全都是金助教的孩子。

  天黑之後我請了那個女孩吃飯,妻子期間打電話來說金助教要帶她去玩一晚上,想讓我自己回家。自從看到妻子對金助教表達出的深厚情緒之後,我對這種請求也不在意,就答應了。

  因為打電話的時候我也沒出去,女孩小研也聽到了。我很愛好這個豁達生動的女孩,知道底細後就說晚上可以跟我回家陪我,我也笑呵呵的答應了。回家和小研做了兩次後,我創造小研並不是不容易滿足的女孩,屬於很敏感的體制,也很容易高潮,當我問起她能不能遭遇金助教時,她告訴我金助教的技巧很厲害能保證她一直保持到結束才脫力昏過去。

  閒聊時還告訴我,她就是本地人高三時就被金助教開了苞。現在大三,已經做了金助教四年的情人了。她媽媽是公務員,比她認識金助教更早,她上初中的時候就已經和金助教認識了。被開苞後,還經常和金助教玩母女花。還管金助教叫老爸,還給我看她手機裡她和金助教母女雙飛的視頻讓我又操了她一炮。

  第二天早上,我起床送小研去吃早飯然後上學校。出了校門口的時候一個男人攔住了我,而且是個韓國人。當我們創造互相交換艱苦的時候,都比較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最後還是費勁的把小研叫出來做翻譯,我才知道他是金助教的朋友,也在中國工作而且是當家庭教師的,他給了我一張房卡讓我去接妻子。

  道謝後他就自己離開了,我則打車直奔他告訴我的那家酒店。進了酒店問前臺是幾樓的房間後,我就直奔那裡而去。門上掛著請勿打擾的牌子,我開門進去就聞到了一股濃烈的酒氣和熟悉的味道。這股味道是做愛後才會產生的。

  房間不大,隻有一張床和一個衛生間,但我卻沒看到妻子在哪。地上混亂不堪,妻子之前出門穿的內褲扔在地上,有一股濃烈的淫液的味道,現在還是潮乎乎的。隻是我完整不知道妻子去哪了。

  這時我突然注意到桌上放著有幾張照片,拿起來看才知道昨晚金助教領著妻子到底幹什麼了,妻子竟然是來和一群人群交來了。

  第一張照片,是六個人的合照。妻子站在中間。金助教站在左側,我還創造緊貼著妻子右邊的竟然是剛才給我送房卡的那個男人。

  第二張照片所有人都已經脫光了衣服,妻子俏麗的站在中間。而且我還注意到,所有的男人都有一個相當大的陽具,雖然整體上不如金助教的陽具完善但各有特點。而且長度都不少於十八釐米,其中一個甚至可能有三十釐米長,之前見過的那個家庭教師則是最短的但也至少有十八釐米,可卻比所有人都要粗,看起來直徑至少有十釐米,跟一桿巨炮一樣高高聳起。

  第三張妻子被那個最粗的男人抱成M腿,渾身都是汗水,看起來亮晶晶的。

  那根最粗的陽具沒根插進妻子的屁眼裡,*裡也在往外流精液,妻子在那個時候已經完整處於翻白眼的樣子了。

  把這三張照片拿在手裡,妻子這時卻推門走了進來。手裡拎著一個紙袋,不知道裝的是什麼。妻子看到我後一愣,問我怎麼知道她在這的。情緒有些激動,我知道妻子雖然從不騙我,但也絕不會愛好我有跟蹤她蹤影的行動。

  於是我立刻把事情解釋明確後,妻子才重複笑容。我問她去幹什麼了,她坐在床上,從紙袋裡掏出一個極大的肛塞。我看到後驚訝極了,問她買這個幹嘛。

  妻子有些害羞也有些苦惱的站起來衝我撅起屁股,把裙子撩到腰間我才震驚的看到妻子的屁眼竟然是一個宏大的洞。

  這時我才想起那個陽具最粗的人,沒想到一晚上過去了竟然還沒有恢復。妻子有些苦惱的告訴我最開端還有些痠疼,現在已經徹底麻痺沒有感到了。金助教給她買來這個肛塞,讓她堵在屁眼上避免脫肛,晚上回家的時候他在幫妻子調理一下,避免因為過度肛交帶來後遺癥。

  因為我來了所以妻子讓我幫她塞上,沒想到那個直徑足有十二釐米的肛塞很輕鬆的就賽了就進去,除了最粗的處所有些艱苦外,塞進去後顯得非常合適。

  妻子這時注意到桌上的照片後,才對我說清昨晚到底怎麼了。群交自然不必說,但參與的這些人卻都是韓國人。比如最粗的那個家庭教師,還有酒吧老闆,夜店的股東甚至其中一個還是本地醫院的客座教授。他們有一個共同的愛好,就是愛好女人,尤其是中國女人。

  而接下來妻子說的話才讓我驚訝,因為她告訴我其實這些人她很早以前就認識了。其中那個最粗的還是她被開苞後一個月時,特地飛去韓國認識的。是金助教介紹的給妻子的,妻子告訴我當時跟我說還要再做一個月的實習,其實那個月就是去韓國跟那個最粗的男人打炮去了。

  我知道妻子在那個時候還是很單純的,連髒話都不會說,罵人最嚴重的就是流氓混蛋而已。沒想到那個時候她就已經被金助教調教的那麼聽話了。而照片裡的其他男人,也是金助教逐漸介紹給妻子的。妻子說他們這個小圈子的人隻有這麼幾個,最大的愛好就是互相分享女人。

  大三大四那兩年,妻子和她妹妹孟潔就是在這個幾個男人胯下婉轉呻吟,單獨開房不用說,連群交的次數都數不清了。尤其是每個月月初他們都會開一次大趴,一起租一個別墅然後每人帶來最少十個女人來開群交派對。有的女人甚至是第一次出軌,就被帶來參加了,被受精的更是數不勝數,妻子說如果當時她不是在服用避孕藥,恐怕也會在某一次的群交派對上懷上孩子。

  接下來的幾天,妻子和金助教徹底滿足了我的願望。隻要金助教在家,幾乎隨時都和妻子做愛。甚至每天早上妻子出恭時,給金助教口交已經成了習慣。完整固定的,除了口交外還有早上的晨炮,上午、中午、下午直到晚上的睡前炮。

  甚至半夜的時候妻子都會被操醒,我也會在一旁被驚醒然後打飛機。每天打五炮幾乎是固定的,至於口交隻要金助教在家沒事妻子幾乎不間斷的給她口交,打飛機和足交,金助教還誇妻子口交的水準進步了。

  事實上從和妻子一起開端換妻後,我們的生活幾乎有了翻天覆地的變更。拜這種生活所賜我不僅見識了無數女人的*,妻子也被不知多少種雞巴操過。在家時每天早上我公司的同事來我家接我順便操妻子,等我走了以後妻子的同事再來接她在路上操她。

  我公司裡十個男人,妻子公司裡十八個男人每個人都和妻子至少做過一次愛,這還隻是我親眼見到的,妻子說她在公司裡每天至少把自己的身材交給一個男人,這還不包含她的老闆,她的老闆出差也經常帶著她一起出去,其中被操過多少次就更不知道了。

  而且我也創造中國男性的雞巴要比韓國男人的陽具都略小一些,除了金助教和他圈子裡的那幾個人以外,我和妻子曾經也和韓國單男玩過,雖然不如金助教的那麼宏偉宏大,但對照之前認識的所有中國男性來說都要大很多了,能摩擦到一點妻子的宮頸。

  妻子說包含我在內,所有和她做過的男性,她都能感到到他們的雞巴距離自己的宮頸還有很大距離,而金助教能直接頂到妻子的宮頸。

  金助教也跟我說過,韓國男人的陽具廣泛非常大。尤其是發育時間要比中國男性早很多歲,從七歲開端就可以讓女人懷孕,到八十歲依然可以。金助教曾私下跟我說,他一直猜忌曉玉就是中韓混血兒,因為他的陽具發育速度卻是比常人要快非常多,尤其是黃娟就是本地人。根據金助教的調查,單單新區裡平均每十個中國女人就共同擁有一個韓國情人,這還不包含金助教這種多吃多佔的。

  隨著在金助教相處的時間越來越長,我開端懂得金助教的愛好。對於金助教的各種性趣來說,他雖然不是同性戀去能和很多男性性交。這在他眼中,能引起他性趣的不是性別而是身份。例如黃娟曉玉這樣的母子,而隨著我和妻子在這裡住的時間越來越久,我創造他如妻子這樣單身女性炮友的數量大概有幾十人,其中有四成是處女,六成是已婚或有戀人。

  除此之外,就是母子、母女、姐妹、兄妹和姐弟這幾種類型的人構成了。而當我知道這些後,我開端明確金助教愛好的是一種馴服的感到,而這種強烈的願望也來自他天生的巨物。

  金助教有一個密室,在本地一個非常隱蔽的處所。是金助教親自挑選的,而選中那裡的原因就是因為那裡新建了一個社區,而且建設的非常好一看就是過十年都不會轉變的處所。這個社區某一棟樓的頂層被他買下來,當做密室應用。平時除了存放東西,幾乎從來不去那裡。

  而在那裡存放的則是多大數萬張的光碟,幾十個品德超高的硬碟和近十萬張各種大小的照片。而這些東西里包含的內容,則全都是金助教多年間馴服的男女。當金助教提出,盼望我來保管這個密室的鑰匙時我的心情是可想而知的。

  金助教第一次帶我參觀時,我幾乎有一種朝聖的感到。這間屋子裡的牆上掛著的都是金助教最滿意的作品,其他幾個房間則是存放光碟,照片和硬碟的處所。最讓我驚訝的是這些照片裡的女人大多數並不是非常俏麗,但卻看上去給人一種很好看很有女人味的感到。

  這些照片的拍攝伎倆各不雷同,有些很有藝術性有一些的畫面則非常寫實。

  看著看著卻創造一張令我目瞪口呆的照片,這張照片看上去也有些老,但我卻能確定那是十年前的照片。尤其是我注意到照片裡的日期,正是妻子跟金助教開苞出軌偷情之後的大四,但這些都隻是細節而已。

  最讓我感到震驚的是這張照片裡的女主角,竟然是我妻子的母親我的嶽母!

  嶽母名叫孟芳菲,年輕時出軌被創造才離了婚。

  而妻子和孟潔就是那個情夫的種,那個情夫後來聽說似乎是病故了。金助教看到我注意的照片後向我解釋說,這個女人是他在給妻子開苞的幾年前遇到的。

  妻子是知道這件事的,但從來沒跟我說過。另外這張照片裡,還有一個背對著相機的男人,姿勢很奧妙的跪在金助教面前含著他的陽具。而照片裡,卻也能看到這個男人的睪丸袋非常的癟。

  通過金助教解釋,我才知道這個男人是被進行了去勢,睪丸已經被摘除了。

  而這個男人的身份,就是我嶽母后來新嫁的嶽父,不過現在他也早已故去很多年了。

  難怪金助教把這張照片掛在牆上,它體現的馴服感的確相當強烈。尤其是嶽母高高隆起的肚子,證明她已經懷孕七八個月了。現在我不用金助教解釋,就知道那裡面是我現在的小舅子妻子的弟弟孟丹。

  金助教說嶽母懷上孩子之後,就被他送給了自己的朋友。就是前一陣和妻子群交的那群男人中的一個。

  那個男人現在和我很熟,也是個家庭教師。而他的所有女人幾乎都是已婚的,而這些已婚女人的丈夫,無一例外大多數都被摘除了睪丸。其中有一些,甚至連整套生殖器都被切除了。而這些女人也都從來沒有懷孕過,他曾跟我說要搞一次集體受精,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開端,還要請我去拍攝。

  這個男人姓崔,按照我的習慣我一般稱呼他為崔老。因為第一次見到他時,我實在沒法想像金助教四十多歲的中年人會有催老這樣年近六十歲的朋友。尤其是看到他頭上已經白透了的頭髮,看樣子卻也隻有五十多歲而已。

  我跟他有點忘年交的意思,聊起各種話題都很有氣氛。

  妻子跟他的關係也是很不錯的,但也不知道怎麼的,妻子很愛好管他叫爺爺。

  這讓我有點彆扭,感到自己被歸在孫輩了,但崔老也不在意,妻子跟我說崔老確實給她一種爺爺的感到,隻不過這個爺爺經常會狠狠的操她。

  崔老家裡有一對樣子很清純的雙胞胎,身高就有一米七八。而且式本地人,也在本地上大學。

  聽崔老說她們倆上初中的時候,被她們的媽媽請來當家教,沒過幾天母女三人就都被人家崔老入手,一直到現在。因為當媽媽的常年在外做生意回家的機會很少所以有了這麼一個緣分,雙胞胎就常年住在崔老家裡順便伺候他。

  老崔還把雙胞胎送給我玩了一個月,讓妻子很是憤憤。原因就是妻子的雙乳隻有D罩杯,而雙胞胎卻已經達到了E滿杯的水準,聽說她們的媽媽更大有G罩杯。最讓我驚訝的是,雙胞胎被老崔的大屌操了這麼多年,*卻還是很緊,而且很有彈性,最讓人驚喜的是她們能略微的把持鬆緊這就是極品了。

  和雙胞胎聊過她們會不會一直伺候崔老到逝世,她們很確定的說會。雖然以後也會結婚生孩子,但生下來的孩子也必定是崔老的。斷定結婚的物件後,就會讓崔老給她們的未婚夫結紮,老崔逝世後她們才會考慮給丈夫生孩子。而她們的媽媽現在已經懷上了,聽說已經有六個多月了籌備回來養胎。

  時間過得很快,一轉眼已經過去兩年了。我和妻子一直住在金助教家裡,而妻子和金助教睡在一起的時候越來越多,而我床上的女人幾乎每天都在變。

  我知道金助教這是盼望留住我,正確的說是我的妻子。而妻子也開端擔心我會突然提出要離開的話,而當聽到我說由她決定離開的時間時,她趴在我胸口哭了好久。

  某天金助教突然交給我一個車鑰匙,是一輛面包車的。他把這個交給我,讓我負責將裡面的東西收拾後放進密室中。

  這兩年我逐漸知道,金助教的密室裡,不光是他的東西還有其他幾個人的,這些東西就是他們感到值得保存的積存。而收拾這些東西,則要一年的時間。而金助教要帶妻子旅行,還有崔老和他的雙胞胎。他們要去的處所,是赤道附近的一個島國,四季如春的旅遊勝地。

  妻子如果和男人單獨出去,必定會拍一些視頻或照片回來給我看。這次就更不用說了,她達到目標之後給我發回來的第一個視頻,就是飛機衛生間裡她正在被一個空少操的過程。

  第二個視頻就是讓雙胞胎拍的,並幫她把*裡的避孕套拿出來。然後妻子朝鏡頭拋了個媚眼後,一揚頭就套裡的精液喝了下去。然後還告訴我這個飲精的視頻,她還發給了那個空少一個份,雖然妻子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了但依然看的我血脈噴張,尤其是她又要多一個情人了。

  晚上的時候雙胞胎給我發來幾張照片,是機場衛生間裡的一個隔間的側影。

  但我卻能從下面露出的高跟鞋斷定出那是妻子,另一個男人就是那個空少。然後是空少摟著妻子從裡面走出來的照片,再然後則是空少走後妻子創造雙胞胎掀起自己裙子的照片。可以看得出,空少走的時候拿走了妻子的內褲。

  再之後的照片就是第二天了,我第一次創造妻子穿泳裝的樣子這麼美。有一種極為誘人的魅力,雙胞胎則顯得極為性感。而且我創造三個女人的褲襠都微微隆起一塊,一看就是塞了按摩棒在裡面。第二張照片也印證了這一點,三個女人屁股對著鏡頭,微微扒開褲襠就能看到三支按摩棒插在她們的*裡,而崔老正在往她們的屁眼裡一個挨一個的塞跳蛋。

  接下來的畫風就變了,妻子和雙胞胎換上了皮衣。妻子的是一套繞過脖子偏偏凸顯奶子的連體皮褲,尤其那兩條吊帶交叉在腹部根本不是用來擋胸的而是凸顯的。雙胞胎則是籠罩全身偏偏把胸部漏出來的,但第二張照片就讓我看出這衣服的不同了。

  從正面看隻能看到三個女人都露著胸,但第二張的背影照片卻無一例外的把三個女人的屁股都完整露了出來,甚至包含她們的*也一樣,這在正面是完整看不出來的。第三張就是在遊艇上拍的了,三個女人還是一身皮衣但背對著鏡頭蹲著,一大串雞蛋正在從她們的屁眼裡往出噴湧,抓拍的很清楚。接下來的照片比較正常,隻是三個男人在操妻子她們的套圖。

  最後一張照片上妻子用馬克筆寫了句話說她在帶著姐妹倆偷情,別告訴金助教和老崔他們。我一看就明確了,這是三個女人背著倆人在偷人。

  然而過了幾天妻子就在微信裡悲傷的告訴我她們被創造了。而金助教和老崔的討論過後的處分措施就是剃毛。妻子給我發來一張她們三個躺在床上離開腿的照片,果然都被剃光了陰毛,而且剃毛的非常乾淨。而妻子告訴我,處分還沒有結束。

  果然當天晚上,老崔和金助教就玩起了SM。妻子和雙胞胎被捆成龜甲式掛在海島屋的房樑上。而在一個月後,處分達到了最高潮。

  那張照片是在黑天拍的,篝火很旺。篝火後面豎起了三根雕刻了各種古怪圖案的木柱,妻子和雙胞胎以抱著木柱的姿勢被捆在上面。三個黑人站在她們身後操她們,而篝火周圍還或站或坐了很多黑人,可以看得出他們不是第一個。

  接下來已經是幾天後了,都是一些妻子和雙胞胎的泳裝藝術照。但我卻能從妻子的臉色中看出些許不同,讓妻子吸收SM調教是我批準過的。

  可金助教一直說在籌備,看來他帶妻子去旅行,就是做好了這樣的籌備了。

  尤其是看到妻子的細微變更後,我認為妻子已經開端吸收金助教主人的身份了。

  而幾天後再看到妻子的照片時,卻讓我有了別樣的預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