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春光

  • 在〈夏日春光〉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另類經驗
摘要

我走過去,輕輕的摟著她,親著她柔軟的小嘴,吸吮著她的嘴唇,舌頭在她的嘴�探著,她被我吻得有點興奮,嗯了幾聲,忽然她一下子推開了我,坐在床上,不理我了。我走過去坐下,摟著她柔軟的腰身,說:”怎麼啦?又生氣了,我沒做錯什麼吧?”她哼了一聲,不說話。

一轉眼,夏天就到了,我家對門的那家人又搬走了,搬來了一個年輕的姑娘,她叫李玲,長得文文靜靜,頭髮短短的,皮膚稍微有點兒黑,五官雖然不算很漂亮,但是卻很秀氣和可愛。她家是在樓下開小賣店的,一天下午兩點多鍾,她上樓回家,看來今天小店�是她的老爸看著的。

我從門鏡向外面看,只見她上身穿一件淺灰色的薄薄的背心,她的乳房發育得不錯,型兒很正,我可以很清楚的看出她的乳罩是吊帶的,因為她的胸前凸起了兩道細細的印記,背心很短,露出了她的腰身,她下身穿的是一條深藍色的綢質的緊身健美短褲,將她那點凹凹凸凸的線條暴露得一點兒不剩。她的大腿線條很好,屁股很圓也很挺,�面穿的窄小的內褲邊線我也看得很清楚。我不由得下身有點兒硬了起來,有一種想要搞她的衝動。

我打定主意,開門叫她說:"喂,玲姐!"她回頭一看是我,笑了,說:"是你呀,嚇了我一跳。來,到我家坐坐吧。"我巴不得她說,就說:"好啊,對了,你愛看的書我給你借了一本,想不想看啊?"她高興極了,說:"是嗎?趕快拿進來給我看看。"我取來書,關上門,進了她的家。

  她家沒人,我來到她的房間,給了她一本言情的小說,她很愛看,說:"謝謝你了。"我笑著說:"光說謝可不行。"她說:"那,你想要什麼?"我說:"我想要你。"她一怔,說:"什麼?"我說:"我說我想要你陪我一會兒。"

她笑著用手拍拍胸口,說:"你嚇了我一跳。好啊,我現在不就是在陪你嗎?反正我也沒什麼事。樓下的店我爸看著呢。你想要我陪你幹什麼呢?"

我說:"我想親你一下,卻又怕你生氣。"她嗔笑著說:"好啊,你又來了,我以前就說過的嘛,我比你大兩歲,不可能處物件的。"

我說:"可是我並不在乎啊。"她說:"不行不行,我會很在乎的,真的,可能是我的思想太古板了吧。"我說:"是有一點,你可要改一改呀。"她笑了,說:"好啊,那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我說:"那你先讓我親你一下。"她想了想,說:"唉,真拿你沒辦法,那好吧,不過只能親一口。"

我高興地說:"行行,一下就行。"她笑了,說:"看你這副饞相,真笑死我了。男人都是這樣嗎?"我說:"不是,他們都還比我饞呢。"她又笑了。

我走過去,輕輕的摟著她,親著她柔軟的小嘴,吸吮著她的嘴唇,舌頭在她的嘴�探著,她被我吻得有點興奮,嗯了幾聲,忽然她一下子推開了我,坐在床上,不理我了。我走過去坐下,摟著她柔軟的腰身,說:"怎麼啦?又生氣了,我沒做錯什麼吧?"她哼了一聲,不說話。

我心想她可能已經興奮了,在等我的進一步動作,我可要趁熱打鐵。想到這�,我站進來,在她的面前跪下來,她嚇了一跳,說:"你又怎麼了?"我雙手扶著她的大腿根部,輕輕地摩挲著,她的大腿又圓又軟,又富有彈性,隔著她的緊身綢健美褲來摸,手感更是一流。

她身子一動,雙手抓住我的手,說:"別,別,幹什麼呀!"我說:"玲姐,我說過了,我就是愛你,就算你拒絕我,就算你結婚了,我也一樣的愛你!"她聽了很感動,說:"我也不是拒絕你,只是我有一點不能接受我比你大呀。"我說:"如果你和別人結婚了,那我也不結婚,一輩子等著你。"

她笑了,說:"你呀,真傻。那你一輩子不結婚,不會寂寞嗎?"我說:"那怎麼辦?"她想了想,說:"就算是那樣,我們也可以做秘密的情人啊。"我笑了,說:"玲姐,你對我真好。"她笑著說:"沒辦法,誰叫我們倆好呢。"我說:"那我們同居好不好?"她又吃了一驚,說:"什麼呀?那怎麼行。"

我說:"你看,還是對我不好。"她說:"只有同居了,才算對你好嗎?"我說:"是啊。"她說:"那我可要想一想喲,這可不是鬧著玩的。"我說:"那,趁著現在沒人,我們就來試一下好不好?"她的臉一下子紅了,說:"什、什麼呀你。"我說:"玲姐,你要是不答應的話,我就死去。"

她說:"我才不信呢。只是。。。"我說:"只是什麼?"她說:"只是,我、我怕。。。"我說:"我知道你怕什麼,你是怕會懷孕吧?"她說:"就是啊,那樣了可怎麼辦。"我說:"不會的,你沒看過錄影嗎,我會射在外面的,你就放心吧好姐姐。"

  說完我坐下來,親她的嘴,她放鬆多了,也摟著我,回吻我。我邊吻她,邊摸著她的乳房,她的乳房又挺又軟,又很豐滿,她想拒絕我,可是我的手又揉又捏,不停的捏著,她也受不了,嘴�含糊不清的嗯嗯著,我不吻她了,她說:"怎麼了,再親一會兒。"我說:"好姐姐,我先讓你看看我的傢夥。"

我只穿著一件短褲,我脫下它,�面的陰莖一下子彈了出來,還一顫一顫的。她尖叫了一聲,雙手捂著臉不敢看,我笑著說:"我的傻姐姐。"

我脫掉她的上衣,露出了她的吊帶胸罩,兩隻奶子各露出了一半,十分的性感。我叫她躺在床上,我叫她脫掉胸罩,她慢吞吞地脫下胸罩,我兩隻手揉著她的奶子,邊吸吮和舔咬著她的乳頭,她閉著眼睛,輕輕地哼哼著,我又分開她的大腿,隔著她的緊身綢褲撫摸她的陰部,手指尖不停地按壓她的陰蒂的部位,她輕聲叫著,說:"別、別。。。"

我不管她,又脫下她的褲子,她的內褲是黑色的,又窄又薄,還是網花的,幾乎是全透明的,一看就知道一定是合資企業的牌子,她的陰唇發育得很成熟,又肥又大,胯間的部位內褲很窄,幾乎露出了她的半個大陰唇,我隔著她的內褲揉她的陰唇,她雙腿屈起來,享受著我的撫摸,我受不了,脫掉她的內褲,她的兩片大陰唇已經分開了,陰毛稀疏,很是迷人。

我用舌頭不停地舔呀舔,她的大陰唇又軟又豐滿,又是濕熱熱的,口感相當的好,她大聲的哼哼著,陰唇�流出了不少的蜜水,弄得她的陰唇水亮水亮的。我又舔了一會兒,她的整個陰部已經變成了一個裂開了大嘴兒的水蜜桃,夠嚇人的。

  她叫道:"行了行了,我受不了了,快,快來。"我知道她是叫我快幹她,可是我們還沒有口交呢,我躺下來,說:"好姐姐,你先和我口交,我就幹你。"她的臉像紅蘋果一樣,說:"不,我不。"

我說:"我的好姐姐,我都吃了你的蜜桃了,你還不吃吃我的大香蕉,也太不公平了。"她想了想,說:"那也行,那,你可不能笑話我。"我說:"唉呀我的傻姐姐,我有病呀,怎麼會呢?"她也笑了,媚聲說道:"是啊,我本來就是個傻瓜嘛,我要是不傻,怎麼會心甘情願的叫你幹呢?"我躺下來,雞巴直直的立著,她跪在我的兩腿間,一隻手擼著我的雞巴,然後將它慢慢的吞進了嘴�上下抽動著,她的嘴又溫又熱,我的雞巴簡直快要爆開了,這種感覺真的是根本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她的動作越來越快,一邊吞吃,還一邊還含糊不清地哼哼著什麼,我的雞巴上全都是她的口水,我聽著她吞吃我的雞巴所發出的津津有味咂咂聲,心�頭簡直樂開了花,心想:我終於得到她的芳心了。

想到這�,我想是應該叫她領教一下我的功夫的時候了,我就叫她先別吃了,可是她不肯,非要多吃一會兒,我只好從命,等她吃得我的雞巴都快射了,我說:"好姐姐,快先別吃了,我都要射出來了,快。"她怕我射了,連忙起身,我說:"我們先用什麼姿勢幹啊?"她說:"隨你,你喜歡什麼姿勢都行。"我說:"我還是喜歡從後頭幹的。"她說:"那好啊,來吧。"

  她跪在床上,屁股擡得老高,水蜜桃張開了大嘴兒,好象是在向我著招手,叫我我禁不住將雞巴對準她的穴口,滋地一聲插了進去,又滑又軟,一點兒也不費力,她的穴口挺緊的,看來並沒有叫人幹過幾次,我很高興,一下子幹到穴間深處,她叫了一聲,說:"輕點兒呀,死鬼。"

我說:"對不起呀,我的好姐姐。"我雙手扶著她的屁股,慢慢地抽插起來,她也嗯嗯呀呀地迎合著我的動作,我倆的姿勢都很舒服,幹得也很爽,我漸漸地加快了動作,口�也啊啊地叫著,她也受不了了,也哼個不停。

我幹了一會兒,又雙手扶起她的上身,兩隻手捏著她的奶子幹她,她閉著眼睛,雙臂環在我的頭頸上,顯然也是爽極了,我有一種油然而生的滿足感,一個男人能夠叫一個女人如此的爽快,不管怎麼說都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幹了一會兒,我叫她躺在床上,我站在地上,分開她的雙腿,從正面幹她,我的動作越來越快,她也越來越有點兒欲仙欲死的勁兒了。

我抽出雞巴,她說:"不要,別,快。"我知道她的穴�已經癢極了,我說:"別急,好姐姐,我們再來換個更爽的姿勢。"我坐在沙發上,叫她背對著我坐在我的大肉棒上,我雙手扶著她的蠻腰,用力聳動腰間來幹她,她顯然對這個姿勢挺滿意的,也上下的動著配合我,我十分清楚地看著自己的大肉棍兒在她的屁股間的兩片肥厚的陰唇之間滑進滑出,心�美極了。

  幹了一百多下,我又想換個姿勢,我叫她站在地板上,雙手扶著牆,稍微的彎下腰,我從她的屁股縫�將肉棒兒擠進去,夾得我好爽,我賣力地幹著她,她也把頭靠在牆上,只有哼哼的力氣了,任我的大肉棍在她的體內抽來插去,我感覺自己快射了,就叫她重新躺在床上,正面幹進去,幹了一百來下,我暗叫一聲:"不好!"連忙將雞巴拔出來,說:"我快射了。"

她用手用力地擼著我的雞巴,只聽"噌"地一聲,精液就像噴泉一樣地射了出來,噴了她一臉,她忙將眼睛閉上,怕精液濺到眼睛�去,然後又是噌噌幾聲,我的精液源源不斷地射出來,射在她的乳房和肚子上,射了足足有我平時三次手淫的量。我再也沒有力氣了,一下子癱倒在床上,她更是像死人一樣,只在那�喘氣了。

早洩怎麼辦,與女友交往再一個月就滿3年了,最近女友提出分手,理由是床事不協調,由於我有早洩的問題,通常插入後最久也就三五分鐘就射了,如何能持久呢 - 持久噴霧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