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農村賣淫的婦女

  • 在〈在農村賣淫的婦女〉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另類經驗

我有些頭疼的看著周圍的環境。

低矮的平房,黝黑的門洞,時不時還從門洞裡傳來的狗叫聲,腳底旁還堆放著一小堆的食物垃圾,腐爛的西瓜皮上飛著成群的蒼蠅。

「我日的,我上次怎麼來的!記得就是這地方啊。」我環顧著周圍,感覺既陌生又熟悉,不禁罵了一聲。

這裡是華北地區的一個小農村

華北地區的農村,房子多數都是蓋的平房頂,各家門戶,也多是按的塗滿綠漆的大鐵門,也就是因為這制式差不多的環境,讓我頭疼不已。

摸出根煙,點著,心情鬱悶的回憶著當初模糊的記憶。

我是來找人的,但這次不好意思找人問路,因為找的人本身就不怎麼光彩,再問問村裡人就更壞事了,至少我是沒有勇氣去問。

我上次來過這個小村,但是在喝醉酒的情況下。

迷迷糊糊的就被朋友帶到了這裡,雖然精神已經喝飄了,但是在我胯下同時伺候我的那對母女兒,卻讓我印象無比深刻……

那種母女娘倆兒齊上陣,輪番服侍我的感覺至今讓我難以忘懷。

這次趁著假期,我自己悄悄的又來到了老家,憑著零散的記憶到是摸到了這村子,可就是找不到那處簡陋卻充滿春意的小院了。

我猛抽著煙,腦袋來回的轉悠,想尋著看能不能找出點痕跡來。

還好我穿著比較得體,身旁還停著輛小轎車,不然我感覺村裡的人,得以為我是外地來流竄來的小偷,在把我給蒙打一頓。

期間還是有個好心的老伯上前跟我問話,順道著還跟我要了一顆黃鶴樓……

「小伙子,這麼面生,城裡來的?」老伯叼著香煙,狠狠的吸了一口,然後打量了我幾眼,又看了看我身邊的汽車,緩緩地吐出煙霧,問道。

我笑呵呵的對老伯撒謊道,說我的車壞了,不知道村裡有沒有修車的,大爺點了點頭說:「村中心的大隊旁邊到是有個修車的老張頭,可老張頭修的是自行車,你這四個轱轆的汽車,估計他修不來…」

我聽完啞言失笑,又跟老伯胡扯了幾句,老伯晃晃悠悠的走了,臨走之際我又遞給老伯一根黃鶴樓,老伯笑咪嘻的說了聲,「後生可畏啊,好小伙。」

老伯走了,我又開始發愣了。

最後我實在沒有頭緒後,無奈的上了車,思忖著好些年沒來鄉下了,既然來了,就轉一圈看看吧。

開車到了村中心,果然如那老伯說的一樣,大隊跟前一個蹲著個小老頭,低頭鼓搗著身前一輛破舊的自行車,在他身邊沒多遠,有個賣瓜果蔬菜的攤位,品種遠沒有市裡面的超市裡賣的豐富,更別提花哨的塑料膜裝飾了,但也就是這樣,才顯得更加的自然,我想著買些農村自產的水果帶走吧,也不枉來此一趟。

當我正低頭尋思著買什麼的時候,我只感覺我身邊一股香水的味道飄來,那個味道很濃!

我不禁抬起頭看了一眼,這一看讓我的身體瞬間一震。

這個撒發香味的人,是一個看起來得有些歲數的婦女。

而這個婦女,也正是我要找的那對母女裡面的那個——母親!

那位母親穿著一身,明顯跟周圍來往經過的農村婦女們不一樣的著裝,她的衣著甚至跟周圍顯得格格不入。

她上身是一件黑色蕾絲肩袖領的連衣裙,雖然衣領很高,皮膚裸露不出來,但肩膀跟胸口處卻是黑色透明的蕾絲織成的,這比沒有遮擋還要誘人,通過那層黑色蕾絲,去看下面那層肌膚,很是吸引人的目光,胸部處的衣服也是緊緊的裹著,都能印出裡面胸罩上的紋理花型來,黑色蕾絲胸口處的衣領,更能看見一抹紅色的邊廓線……

我敢篤定,這婦女的胸罩是紅色的……

婦人穿著的連衣裙,只到她大腿的中部,雙腿上穿著黑色絲襪。

婦人就算穿著再怎麼超前,也畢竟是農村的婦女,久經農田重活勞作,大腿跟小腿顯得很粗,但越是這樣撐的那緊貼在大腿上的黑色絲襪,顯得更加有透麗耀眼,小腿的腿肌更是豐滿健碩,讓人感覺捏一下都富有緊致的彈性。

男人不猛,女人不愛, 老公早洩,老婆就會偷情, 勃起困難,硬度不足,做到一半軟掉了,早洩秒射 - 半顆解決你的困擾 - 印度超級犀利士

一雙最少有十公分的黑色高跟鞋涼鞋,把本來身高有一米六幾的她,襯的顯得更加的高挑秀麗。

全身黑色緊致的著裝,配合著再怎麼化妝,也抹不去的歲月痕跡的臉頰,讓我不禁會聯想到一個詞彙——勾魂奪魄黑寡婦。

的確,她就是一個已經四十歲有餘的寡婦——張春麗。

我看著她,她也看向了我。

她的神情先是一愣,再然後她畫著黑色眼線,有些淺淺血絲的眼珠裡,閃過了一絲驚訝的神色,然後有認真的看了我一眼,瞬間她的眼神裡散發出了一些耐人尋味的意思,我感覺是一種勾引的深情,最後對我嫵媚的笑了笑,看來她此刻已經記起了我。

我的身子也是怔了一下,但馬上把頭轉了過去,咳了咳,看向在那遮陽傘下閉目聽著收音機的水果攤老闆,說道:「老闆,給我包點這些蘋果跟香蕉。」

老闆利索睜開眼站起身,當他看到一樣也在水果攤跟前的站著挑水果的那個衣著美艷的婦人後,眼神也是瞬間一亮,但好像又想到了什麼,又馬上把目光躲了開來。

想來這個身材乾瘦後背有些佝僂的中年男老闆在這婦人身上有過一些事情……

我買完了水果,又裝作不經意間的側頭,看了一眼那個婦人,那個婦人明顯也是一直在關注著我,當我看下她的時候,她也微微側臉,看了我一眼,並且用那勾人的雙眼,對我眨了一下。

我瞬間也懂了一些意思,我此刻的心也很是激動,但我還是故作鎮定,現在總不能光明正大在這村中心的位置就跟人家說,騷娘們,我可算找到你了……

給完老闆的水果錢,下意識的挺了挺後背,轉身想著汽車走去。

當我上車後,那個在我記憶裡叫名叫張春麗的婦人也買好了東西,掂著一些水果,直徑走向了一個方向。

她走的身影,很妖嬈,肥碩的大臀部隨著走動也是左右搖擺著,看到我全身血液都有些沸騰。

我在原地等了一會,也緩緩開動汽車,慢慢的衝著那婦人張春麗走去的方向,跟了過去。

在我身後,那個賣水果的乾瘦中年男子,衝著地上吐了一口吐沫,罵了一聲,「騷娘們,都把自己的爛逼賣到城裡人身上了。」說完又不僅想到了當初這騷娘們在他自己胯下的那副騷模樣,一時間就來了感覺,但又想到最後被自己的婆娘發現去背著她偷腥後的情景,嚇得渾身一個哆嗦,又瞬間沒了感覺,最後只能憤憤的坐回了遮陽傘下。

我尋著那婦人去的方向,緩慢的前行著,當我開了有一百米的時候,前面一個大拐彎,當我的汽車拐過去後,我赫然的發現,那個已經走開的婦人,正在牆根的陰涼處站著,好似在等些什麼。

我知道她在等我。

我停下了車子,心虛的透過後視鏡看了看後面,有看了看前面,最後確認沒人,按下車窗,對著那婦人點了點頭。

那個婦人笑著,拉開了我的副駕駛車門,坐了進來。

我很慶幸我的玻璃貼膜的防透性很好,不然我都不敢讓她直接坐進來,畢竟這是一個人人生地不熟地方,還是鄉下的農村,遠道而來找雞操……

「你還記得我。」我邊開車邊問道,我其實還是很佩服她的,就這麼直接這麼大膽的上了我的車,但又想了想,這有什麼,我們倆之間已經有過一次全身面的接觸了。

「當然記得了,當時小弟弟你可是喝多了,去了我那裡,還非要讓我跟我閨女同時伺候你。」那個叫張春麗的婦人看著我,不加絲毫言語直接的對我說著,「雖然小弟弟你喝多了,但你的那個小弟弟卻是厲害的不行啊,至今讓姐姐跟我閨女難忘啊。」張春麗說完話後,伸出用她指尖輕撩的劃過了我的側臉。

這個輕撩的動作,讓我不僅渾身又是一顫,方向盤都險些握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