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保姆的日子裡

  • 在〈在做保姆的日子裡〉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另類經驗

我姓劉,叫劉美華(父親告訴我是美麗的華容的意思),小名美美,出生在湖南岳陽華容的一個小鎮上,剛讀完初中,就被親戚介紹到岳陽交通局一個遠房親戚家里當保姆,那年我才十五歲。我曾經在親戚家里做了將近五年的保姆,期間與主人家里發生了很多事情,至今我還深愛著我的男主人,雖然我已經結婚,但是我們至今都保持著很好的關系。

我對電腦的學習和掌握是在當保姆的閑暇日子里學會的,也正因爲這樣,我在網上才看到了歡歡這個網絡兩性文章交流站,知道了很多姐姐妹妹們的秘密,爲了表示感謝,我把我的保姆經曆也寫出來,給大家評論,雖然水平有限,請大家不要見笑。一、對性的初步了解由於我出生在農村,加上家鄉教育落后,我對性可以說知之甚少。雖然農村那時性也亂(在我們這里,結過婚的女人一般都被叫做男人的公共汽車),經常聽到那個女人偷了那家的男人,那個男人經常偷了那家的女人,或者那個又被那個日□了(噢,忘了告訴大家了,不知各地是不是這樣稱呼,在我們這里把性交叫日□、搞路、偷人,有的叫打豆腐、操巴,男人的陰莖叫雞巴、腩子,我們女人的乳房叫奶子,陰部叫麻皮)。但是,那都是大人的事情,小孩子是不能夠聽的,更不用說是我們女孩子了。

記得童年,也許是7歲或是更大一點,和同院里的一個8歲的小男孩玩「醫生」遊戲,偷著從單位醫務所里拿出的玻璃注射器(沒有針頭),和他傻傻的躲到院子不遠的小山草叢里。只知道是玩遊戲啊,所以他和我都會毫不在乎的脫下褲子,讓「醫生檢查」,學著大人的樣,朝屁股上打針。現在想起來就很好笑。當我發現我和他的那里完全不同的時候,覺得很奇怪呢!他會把那里的皮翻起來,露出里面的一個小眼眼,讓我看,並朝我笑笑。問爲什麽我和他不一樣?我好奇的隨手用草莖去碰那里…其他的記不得了,只知道后來那個小男孩回家后說自己那里一尿尿就疼,還去看了醫生。想是我把他弄傷了吧!那時我居然傻的去問媽媽,爲什麽自己和他的不一樣,結果被媽媽警告了好幾天,意思是女孩不可以讓外人隨便摸那里,不可以和男孩單獨在一起什麽的。

在今天,白白的乳房是我身體上覺得最討厭的部分了,特別是在炎熱的夏天,它們就像是兩個永不散熱的地方,又漲、又熱、又悶,胸前流出的汗水把內衣沾的很濕,卻又不能脫掉衣服,好煩人啊,真羨慕男孩子。而且它們還不聽話,只要稍一觸動,就會不自覺的癢癢疼疼,沒人時候還可以揉揉它,捏捏它,可要是在人多的場合就只好忍耐了。唉,難怪連古人都說女人的乳房是個「多事之丘」啊。

現在,我下身那里的分泌物好像永遠沒完沒了一樣,特別是經期前后,像水一樣,很粘的東西從陰道里流出來,粘到內褲上,一整天都是濕濕的,風吹進裙子的時候就冰涼。有時候更多,要是忘了用衛生巾,中午都不得不要換一條內褲,很麻煩。月經的時候就更不舒服,心情煩躁的不得了,有時還特別的疼,請假回家也是很平常的事情。換下的內褲上粘著淺淺的黃色分泌物的痕迹,有點騷的味道,旁邊還沾著幾根黑色的毛。

我是13歲的時候來的第一次月經。那是我最難堪的一次了。還是在學校下課的時候,坐在后面的全校出名的壞同學跑到我的桌子前,對我說很下流的話,當時我真不敢相信他那麽的壞。我沒理他,但也覺得身體怪怪的,全身發燙,有些暈。上課后我就很不舒服,感到小腹下面一熱,什麽東西從那里面湧出來,熱熱的,好像尿褲子一樣,我把手伸到裙子里一摸,嚇我一跳,是血啊!雖然我知道這是月經初潮,但心里很慌亂,感覺自己受傷了,很疼,就俯在桌上哭起來。后來好像是同桌舉手告訴了老師,老師馬上讓我回了家。第二天,好些同學都關心的問我怎麽回事,病好了沒有。可也很多男同學取笑我挖苦我,甚至那個調皮的同學還問我是不是B騷的流了血,和許多一些惡心的話。當時我很氣憤羞愧,但也不好意思去告訴老師,只好委屈的忍著。

真正對性的了解不是在學校,因爲我們那時學校不知什麽原因,在上生理衛生課中,把性這一章省略了。我對性的了解,是在做保姆時,通過網絡了解的。那時聊天時,有個網友給了我一個網址,打開才知道是「貼圖城市」,里面有很多圖片,而且很清楚,這使我知道了男女的差別,特別是知道了男人的陰莖是以黑爲好,以龜頭大爲爽,以長爲佳,而且知道男人的精液可以美容和潤滑我們的奶子。(這里順便還告訴女性朋友一個使乳房和我一樣飽滿挺立的方法:冷熱水交替沖乳房,每次大概5分鍾。我從17歲就這樣弄,不好意思,呵呵,天生喜歡,那麽大的時候就在網上看過很多豐乳的雜志。)第一次實實在在地觸摸男人的雞巴我是經人介紹來到岳陽當保姆的。男主人叫李強,我一般稱呼他爲哥哥,在岳陽交通局上班,單位條件很好。女主人叫何娟,我稱呼她爲娟姐,是一家公司的部門經理。

那時,因爲工作原因,他們夫妻倆經常不在家,特別是娟姐經常一出差就是10天半月。不過,我通過觀察,發現他們的關系很複雜,感情不是很好,主要原因好像是娟姐在外面可能有人,不過,他們倆對我都很好,倆人經常給我買一些時裝,娟姐穿過的好衣服,不要了也都給我,一直把我當做小妹妹來看待,因爲那時我剛好滿16歲。我雖然來自農村,但是我經過一年左右的打扮,已經不像農村女孩子了,特別是娟姐送給我豐乳霜擦了后,我的奶子已經非常堅挺,我自己都非常滿意,我知道自己的身材開始有了少女的吸引力,因爲從強哥經常仔細打量我就可以看出來。這樣相處了一年都平安無事,不過,我對他們夫妻的了解也更多了。因爲那時他們家里住一樓,房間很小,我住在客廳,可以通過陽台。由於房子舊,我經常聽到他們在房間里面吵架,主要原因好像是娟姐不讓強哥搞什麽的,強哥也因此而經常摔東西,有時還沖出去喝得醉醺醺的回,有時倆人經常不說話,就靠我當傳話人。強哥好像很可憐,經常上網看錄像不睡覺。知道強哥可憐,是我還發現一次事情:有一次強哥出差了,要三天才回,那天白天娟姐帶回來一個很標致的男人,進了他們的夫妻房間,娟姐跟我說是單位領導,要我泡茶后帶好毛毛,不要再打攪他們,他們要研究單位里面的事情。於是我就帶毛毛在客廳里面玩球。由於毛毛一不小心,球滾到了他們的門邊,我去揀球時,突然聽到里面有象手掌拍擊的啪啪聲,還有娟姐的呻吟聲:「啊……啊……親愛的,輕點戳,不然,美美會聽到的……」,之后,就聽到那啪啪聲變小了,我知道是怎麽回事了,沒有理會,繼續帶毛毛玩球。后來他們走后,我在收拾房間時,發現床單濕了一大片,上面還有幾跟毛發,這事情我沒有告訴強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