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一個男人的床上

  • 在〈另外一個男人的床上〉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另類經驗

我很愛老公。他1.77的個頭,高大,英俊,寬厚,隨和,在我們醫學院中也算美男子,比我高兩級。

他很愛我。我們結婚三年多,有了一個很可愛的寶寶,由外婆帶著,我們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是一個非常美滿的家庭。他喜歡下棋,常同他的棋友峰哥對決。

峰哥,也有1.76的個頭,滿臉的大鬍鬚,一副隨和傻大個的樣子,其實很聰明能幹,也是另一類型美男子,屬於討女人喜歡的那一類。

我自已,就不用說了,兩隻水汪汪的大眼睛,不管是身段,皮膚,都是當然的美女。

峰哥經常到我家同我老公下棋,他們是很兩好的朋友,在人前人後,阿峰時有誇我這誇我那的,開始總覺得難為情,一陣陣的臉紅,但是心裡覺得好舒服,後來誇多了,也感覺到他不是在甜言蜜語故意討人歡心。說實話,女人就喜歡別人誇。時間長了,大家也不分彼此,都很隨和。

有一天晚上,我老公說:「你不覺得阿峰很喜歡你嗎?」「鬼扯,你想到哪去了!」我說道。我嘴裡雖然這樣說,但是憑著女人的敏感和直覺,除非是傻瓜才不知道阿峰喜歡我。老公又說道:「想同他玩一次嗎?」「我不,我就喜歡你。」口中雖然這樣說,聽到老公這樣的話,心裡不能說一點反映也沒有,那天晚上我感覺到在同老公激情的時候,比平時要興奮得多。這點小小的變化,被老公發現了,他說:「怎麼了?好像今天你要興奮得多呢。

{沒有啊,你真壞。}我承認,語言的刺激:能幫助性的興奮,我的興奮,似乎讓他得到了更多的滿足,他也跟平時不大一樣。我知道,那天晚上我們倆個都得到了不一樣的享受。

這次之後,老公在與我激情時,經常都會講一些刺激的語言。他會說:「你覺得同阿峰這樣的男人做愛,他的大鬍子會很扎人嗎?」我說:「不知道,我又沒試過。」「如果他用嘴舔你的下面,會扎得痛嗎?」「我哪知呀?你是我的初戀喲!」「如果他吻你全身,是痛還是癢呀?」「你壞,你壞,我不知,我不知!」我大聲的叫了,隨著老公的不停進攻,是呀,我真的也不知道如果同象阿峰這樣的男人做愛,會是什麼樣的感覺。想到這裡,老公把我送入了高潮,與平時不一樣的高潮!好興奮,好刺激,好享受。

後來每次老公要同我激情的時候,我有時會要求他給我講一些類似的話,他有的時候說,沒有了。「嗯,我要你講嘛…,」我這樣要求他。他總會滿足我,寵著我,給我講一些希奇古怪的假設,來刺激我的性慾,我們算得上是一個很幸福的家庭。

這一年的秋天,阿峰在我家同他下棋,我早早的就上床睡覺了。半夜後老公進來說:很晚了,他留阿峰在我們家住下了。

老公上床後,退去我薄薄的絲質睡裙,用他那魔術般的手在我那雙峰間遊弋,換起我陣陣的興奮。不知是老公使壞還是什麼,我留意到門有一個小縫隙沒有關緊,他停住了手輕聲對我說:不知阿峰睡著了沒有?我怎麼知道喲。如果這個時候阿峰抱著你做愛,是什麼感覺?不知道。如果我們倆個人跟你做愛,一個人給你口交,舔你的下面,一個給你吸奶,會爽嗎?不曉得..我故意撒嬌地說。

說實話,這個時候我心裡在想,如果他真的進來了也很好。受到老公的撫摸,又是這一番言語的挑逗,刺激,我己經很興奮了,我把老公拉上來,真的受不了哪。我很享受的時候,叫床的聲音很大,那是一種聽似淒涼卻是極端享受,有如老貓求愛的叫聲,我知道,很富有感染力,一種不可抗拒的感染力,叫男人神魂顛倒的感染力,我也不知道是故意讓阿峰聽見,還是特別興奮的原因,我叫了,旁若無人的叫了。

憑女人的敏感,我感覺到房間外有一種輕微的聲音,那一定是阿峰在偷看我們做愛,(因為我們開著床頭的調光燈)。其實我早就在想:阿峰會不會來偷看,好想他來偷看。有人說,很多人都有一種暴露欲,特別是女人。當我想到阿峰在外面看自已做愛的時候,又是一種莫名的興奮和衝動襲來,那晚我同老公的激情,比任何一次的激情都要享受,無以名狀的享受。老公完事了,我也全身無力的躺著。

過了一陣,老公推推我:…想同他做嗎?」老公問得很認真。

沒有想.我確實沒有這樣想過,要說有過,也是在同老公做愛時的一時衝動。

你想想呢,如果想,就去做一次吧,你就說我已睡著了。

我知道,這是老公對我的一種寵愛,他常常寵我的,我沒有說話。要不?

我還是沒有說話,只是把老公抱得緊了一些,我深深地吻他了。我用手摸了一下他的小弟弟,他的小弟弟又硬了,我輕聲問他:你又想做嗎?我等你回來他輕聲對我說。

感覺到了我好像全身都在顫抖,也不知道是興奮還是激動,我抱著吻他。他感覺到我動心了。是的,真的...我動心了,但是好像又對不起老公。他又輕輕推我一下:妳去吧。

你不生氣?我輕聲問。沒關係∼去吧。他把睡裙拿過來給我穿上,輕輕把我推下了床。

我來到客廳,藉窗外的光線,看到阿峰房間的門沒有關好,我全身發燙.輕輕進去站在他的床前,他裝睡著了,一隻手在外面,我拉了一下他的手問道:冷嗎?他一把抓住我,輕聲問道:他呢?睡著了,他睡得很熟。

我充當了一個背著老公偷情的角色,阿峰一把將我拖到床上,一陣狂風驟雨,不由分說,我只是鷹爪下的一隻小雞,他不知怎麼三兩下就脫光了我的睡衣(我沒有穿底褲,沒戴胸罩),一陣全身狂吻,我的身體在抖動,他抓住我的奶子,粗狂的抓揉,說實話,有點痛,他用一張大嘴在吸我的乳頭。

猛然間,來了一個69式,用嘴舔我的陰蒂,我自已感覺到我的洞中流出了很多的水,我也不知是我的愛液,還是老公殘留下的精液,總之我感覺到了有一股水從我的陰道口流出的流動。

是啊,他的大鬍子在我的全身滑動,是癢?是小蟲子在咬?我說不清楚,更多的是興奮,是心靈深處的癢,特別是他吸到我的陰蒂的時候,癢得專心,我抓住他的小弟弟,同我老公的一樣的大,一樣的長,一樣的硬,他比我老公的毛要多,要粗。我使勁的吸,舔他的龜頭,他有點受不了了,有了一點喔喔的叫聲,他用嘴對著我的陰道口,好像整個舌頭都伸進去了,他抓住我的大腿站在床上,那一瞬間我似飛起來了一樣,像要把我撕碎,要把我整個吞掉,我也瘋了,狂了,我不停的叫,我要,快放進去....我期待,我渴望,他還在用嘴唇壓我的陰蒂,在吸我的陰蒂,根本不理會我,我又大叫了一聲:我要了…我……,他抓住我的雙腿,讓我頭朝下,站著的69式吸我的陰蒂,我雙手撐住床動彈不得,血液都湧向了我的頭,一陣陣發漲,我又大叫了一聲:不,我受不了了,我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