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穿射鵰再穿大唐 21~30

  • 在〈先穿射鵰再穿大唐 21~30〉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另類經驗
摘要

可是現在卻被自己抱在懷裡拍著小屁股,我實在是太有才了!「小白花0。1點的能量點,變個棒棒糖出來」楊立名在心裡對小白吩咐道。

正文第21章這次也許真的發了!

楊立名被她哭的心煩,眉毛一束,雙眼朝小蘿莉一瞪,裝出一副惡狠狠的樣子道,「給我閉嘴,再哭小心我強姦你。沒用,小蘿莉不給面子,「哇」再哭。淚珠兒直落。

看來不出狠招是不行了!右手揉了揉小蘿莉的屁股,一把將她的褲子扯下了一點,露出了半個白白嫩嫩的小屁股蛋兒。拍了拍,「嘿,這個丫頭的這裡手感還真是不錯」楊立名心中一蕩,胯下的巨物也不受控制的甦醒了,頂在小蘿莉的小肚皮上。

在嚎啕大哭的小蘿莉感覺屁股上的大手和小腹上的巨物,芳心一驚。終於閉嘴了。抽抽搭搭著道,「是不是我……我不哭你……你就不打我也不強姦我了?小模樣鬼鬼可憐,一點也看不出剛剛要殺人的狠勁。

楊立名見她服軟了,笑瞇瞇的道,「那當然了,只要小妹妹你聽話,哥哥就不打你也不會強姦你,好不好,要乖哦。」

模樣就如騙小紅帽的大灰狼一般!

小蘿莉聽了他的話,不做他想,連忙急道,「我乖,我乖,莫愁一定乖乖的。」

「什麼,李莫愁」雖然心裡已經猜到了一些,但親耳聽小蘿莉說出來還是感到了一點驚訝。當然驚訝之餘,又是一陣成就感,「李莫愁啊!後世的赤練仙子,殺人魔女所到之處,血流成河,人人聞風喪膽。」

可是現在卻被自己抱在懷裡拍著小屁股,我實在是太有才了!「小白花0。1點的能量點,變個棒棒糖出來」楊立名在心裡對小白吩咐道。

打了一大棒,總要給點胡蘿蔔,怎麼說人家也是神雕裡的名人,外加極品小蘿莉,不應該太過虐待的。左手把憑空出現的棒棒糖,拿到李莫愁小妹妹的面前道,「小妹妹要添棒棒糖嗎?哥哥給你添哦。」

那聲音和表情實在非常邪惡!

莫愁小蘿莉一見他那淫蕩的模樣嚇的夠嗆,差點又哭出來了。急忙怯生生的道「莫愁會很乖的,你不能騙人的。」

大眼睛裡明顯寫著你不懷好意。

「他奶奶的,這小蘿莉真是不識好人心!你那是什麼眼神啊?我可是在讓你成為第一個吃到,跨時代零食的古代小孩啊!你不謝謝我也就算了!竟然還……

心裡不爽的怪叔叔,也不管小蘿莉願意不願意,一把將棒棒糖塞進她的小嘴裡。

蘿莉兒起先一驚,但隨即便被嘴裡的零食征服了,這比糖葫蘆可要好吃多了。(沒有零食是古代小孩的悲哀)一會兒就啃完的小嘴裡的棒棒糖。吃了怪叔叔給的好東西,突然覺得眼前的怪叔叔也沒有那麼討厭了。雖然很好色!「大哥哥你剛剛給我的是什麼,好好吃!我還要」小蘿莉絲毫沒有客氣的覺悟。「暈,怎麼成大哥哥了?不是大淫賊嗎?」

楊立名在心裡感歎這小鬼真實際,感情變化的迅速。

又拿了一棒棒糖給她,誘惑道,「莫愁啊,你們這裡是不是有一張叫寒玉床的床呢?它在哪裡?這小子不懷好意!

李莫愁小妹妹雖然經常瞞著師傅,偷偷溜出古墓,到外面新奇的世界,體驗生活。所以性格不像後來的小龍女一樣單純。但是到底才十二三歲,不太清楚自家的寒玉床有多麼的珍貴。在現在的她看來,那張凍死人的破床,價值還不如眼前的棒棒糖。所以連猶豫一下都沒有就將寒玉床的位置說了出來。

如果地下的林朝英知道,小丫頭把可以讓人內力增加速度快上一倍的寒玉床,當作比五毛錢一根的棒棒糖還便宜的破爛!不知道會不會氣的從地府回來狠狠的教育她一頓。

「好了,寒玉床我知道在哪裡了,你現在告訴哥哥,你師傅是誰?她現在在什麼地方?你們放武功秘籍的地方在哪裡?帶我去拿,哥哥給你100根棒棒糖好不好」楊立名下了大血本,(100根棒棒糖)向李莫愁小蘿莉誘惑道。

小蘿莉這次沒有豪爽的說出來,小模樣堅決的道,「不要,我就知道你是壞人,打我們武功秘籍的主意。」

楊立名見她這麼說也沒有失望,他就知道這招很難行得通,本來還想抄(偷)一本玉女心經給自己以後的老婆們練的。(在他猜來,玉女心經應該可以美容吧?

「其實也不是一定不行,只要大哥哥你走的時候,也帶我出古墓玩,我就告訴你,」

正當楊立名打算放棄打古墓派武功主意的時候,李莫愁小妹妹眼珠兒一轉接著說道。

「咦,你自己不會出古墓嗎?」

這小丫頭竟然讓自己帶她出古墓,難道她還不會出自己的家不成。楊立名奇怪了?

小莫愁聽了他的話,眼圈兒一紅,扁了扁小嘴委屈道,「師傅不讓我出去玩,她把古墓的石門給關了,外面的人進不來,裡面的人也出不去。」

原來莫愁小妹妹貪玩,經常有事沒事的跑出古墓,在她第N次被她師傅抓回來後,她師傅終於受不了這不聽話蘿莉了,乾脆把古墓的出口用巨石封了,功力沒有達到她師傅這樣程度的人根本搬不動那巨石。

「那你怎麼確定,我就可以帶你出去」楊立名聽了李莫愁的話後道。

莫愁小姑娘聽了他的話直接翻了翻白眼,對其鄙視道,「你不是都進來了嗎?」

「呵呵呵」楊立名也反應過來了,自己似乎是問了個傻問題。尷尬的摸了摸後腦勺傻笑。「你到底答不答應啊?如果你不答應的話,就算你把我強姦了,我也不會告訴你,我們古墓派的武功秘籍藏在哪裡的。」

小莫愁見他只顧傻笑,遲遲不肯答應也急了,給他下了最後通牒。

「行,怎麼不行」楊立名連忙應道。只要同意身邊帶個極品小蘿莉,就可以得到一堆的武功秘籍。這麼好的條件是人還能不同意嗎?除非他不是人。

在使用高潮液之後對於女性來說,在性愛時會覺得男性陰莖變溫熱感,在持續的插動時可能會出現幾種反應,如女性的陰蒂會較平時飽滿脹大,隨著性慾的增長而不斷的跳動,陰道也會準高潮的間接性收縮,只要男人硬度夠且沒早洩,都能輕易讓另一半高潮再高潮,經過多次後的持續使用,會讓女性在性慾及高潮頻率上會有所提升 - 女用高潮凝露

兩人商量好了後,楊立名就給李莫愁解開了穴道。小姑娘穴道一解就迫不及待的要從楊立名的大腿上爬起來。可是她沒有想到剛剛趴了太長的時間,身體一陣的麻痺起到一半的身子,又摔在了楊立名的大腿上。

「哦」楊立名淫蕩的呻聆了一聲,原來剛剛甦醒的頂在小蘿莉的小肚皮上的胯下小楊,還沒有消下火來,小蘿莉這麼一起一倒,竟然從她的小肚皮上一下子滑到了她腹下的。現在正直春夏,只隔著不太厚的衣物,讓小楊好好爽了一把。楊立名感覺到了,莫愁小妹妹自然也知道了。兩條小腿兒連忙一夾。帶著哭音道,「大哥哥你不要亂動啊,會出事的」吩咐完楊力名後,才小心翼翼的慢慢爬起來。

直到徹底的離開了楊立名那隔著褲子的邪惡之物,她才鬆了口氣,她可不想自己的初夜給楊立名的一條褲子破了。

李莫愁站好了身子,整理了一下衣物,特別是被楊立名這牲口,扯下了一點的小褲褲。

「走吧,現在這段時間師傅和孫婆婆一般都在睡覺,現在去拿你要的東西最好」李莫愁稚氣未脫的小臉上透著嫵媚對楊立名說道。

「靠,年級還這麼小,竟然還這麼會勾人」在心裡說了句的楊立名。再次努力平息下了心裡的慾火。和莫愁小妹妹這個小間諜一起出了房間。莫愁當先領路,兩人前後而進。一路上莫愁在隱蔽之處不住按動機括,使預伏的石門打開。這古墓地道曲曲折折,盤旋向下,有時豁然開朗,現出一個巨大的石窟,可見古墓地道是依著山腹中天然的洞穴而開成。行了一會兒莫愁伸手推開左側一塊岩石,讓在一旁,說道:「大哥哥進去吧,裡面便是放寒玉床的石室了。師傅現在不在這裡」「莫愁,你們古墓還真是個迷宮啊!感歎了一句的楊立名進了這個石室,一進來他就看到了石室中央,一張如玉做的一般的方型大床在不斷的散發著寒氣。

「這就是寒玉床了吧,造型果然有看頭」一進離寒玉床的一米的距離內,楊立名打了個寒磣。「他奶奶的,真是冷啊!在這個上面練功真的不會練死人嗎?」

楊立名對此深深的感到懷疑。

「算了,管他呢,先拿走再說」楊立名伸手一碰寒玉床,寒玉床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對此楊立名沒有感到任何驚訝,只見他摸了摸右手無名指上一枚戒指,自言自語道「花十萬點買的儲物戒指。值了!真是偷雞摸狗的最佳選擇啊!((小型儲物戒指,十萬點能量,內空間五立方米)拿了寒玉床楊立名並沒有立刻離開這個石室,而是叫小白變了幾十個手電筒和一堆的電池,放在寒玉床原來在的地方。嘴裡道,「靠,沒想到偷女人的東西,心裡真的會感到不爽,看你們古墓這麼黑,這些手電筒先當利息,等我以後發達了,在多補償你們一下。莫怪莫怪」正在楊力名準備抬腳離開的時候。

「爸爸啊!小白少見的激動喊聲,突然出現在楊立名的腦海裡。「怎麼了小白」要有紳士的風度知道不,不要這麼大喊大叫的。楊禽獸虛偽的教育著小白。

「爸爸你已經發達了,你真的發達了。不用等以後了。」

「什麼,什麼,什麼的?」

禽獸楊被小白喊的一臉子糊塗。

「寒玉床,你剛才拿的寒玉床裡竟然有五千萬以上的能量反應。如果我把它吸收了的話就可以得到五千萬的能量點了。」

小白嚥了嚥口水說道。((如果它有口水的話)「測,沒有志氣,以後不要跟人說你是我家的孩子。五千能量點就把你激動成這幅模……

說到模這個字的時候,楊立名突然停了下來。擦了一把額頭瞬間冒出的汗水,再擦了把下巴傾瀉而下的口水。「你,你,你,你剛剛說多……多……多……少?

正文第22章淫賊尹志平

終南山後山的一個水潭裡。兩個腦袋露出了水面。「混蛋大哥哥,你的手放在哪裡啊!還不拿開。你這個淫魔。」

李莫愁一出水裡就忍不住道。

「你個小娘皮還敢抱怨,要不是你死活不敢往水裡跳,哪需要我抱著啊,要不是我,你早就淹死了。」

楊立名回擊道,但就是始終不把放在小姑娘剛剛發育的胸口,捏啊捏的賊手拿開。

楊立名拿到寒玉床後,又在李莫愁的帶領下,去古墓的藏書室,挑了幾本好的武功秘籍,他最想要的玉女心經和古墓輕功自然也到手了。接著做賊心虛的楊立名,馬上匆匆的和李莫愁出了古墓。

「小鬼,我已經帶你出來了,你是跟著我還是自己去玩」「廢話,當然是跟著你這個大淫賊了,人家便宜都讓你給占光了,你就想拍拍屁股走啊?」

出了古墓,又確定楊立名不會傷害自己後,大哥哥又下降為了大淫賊。

「靠,感情這小鬼剛剛那麼聽話都是忽悠自己的」楊立名打量了李莫愁一下得出了這個結論。

用內力烘乾身上濕漉漉的衣服後。身後帶著個小拖油瓶,楊立名就往全真教去了。他打算回去後,就帶蓉兒妹妹和念慈妹妹離開全真教,反正楊鐵心夫婦已經安頓好了。自己在終南山的目的也都達到了。沒有必要在留在這裡。還是去那頭大雕的地盤看看,獨孤求敗的遺址可是一定要去的。

回到全真教後,剛帶著小蘿莉踏入蓉兒妹妹和念慈妹妹的房間附近,楊立名就見一個二十多歲的道士。偷偷摸摸的趴在黃蓉窗沿上,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房間內,眼中全是癡迷。

楊立名額頭的青筋完全暴露了出來,顯示他對眼前的情景的憤怒。「奶奶的,好大膽的狗道士,竟然敢對我的兩情妹妹進行偷窺」「不知道道長偷偷摸摸的再看什麼,是否也讓在下參觀參觀」尹志平今天剛剛和自己的師弟歷練結束回全真教,再給師傅請過安後就打算回房間睡覺,好好休息一下。但是在路上見到了偶爾路過的黃蓉穆念慈兩女。剎那間驚為天人,未來神雕世界頭號的淫賊熱血細胞散發了出來。小心翼翼的跟著兩女,一直到看著她們進了全真教的客房,仍然不捨的離去,但是又不敢進去。於是便趴在兩女的房間窗沿上做起了偷窺狂。只見房間裡的兩仙女中的一個翹著小嘴對另一個說道,「念慈姐姐,名哥哥是去哪裡了啊?到現在還沒有回來。哼,竟然一個人不知道跑到哪裡去玩,不帶上蓉兒。太可惡了,等他回來後,蓉兒就再不理他。」

說完,似乎是為了給自己下決心,使勁的揮舞了下白嫩嫩的小拳頭。

念慈見了黃蓉的可愛模樣,搖頭笑了笑,她才不信黃蓉會真的不理她的名哥哥呢。

而此時最興奮的當然是,窗外的尹志平了,他在心裡不住的道,「太好了,我知道兩位仙女美人的名字了,原來她們一個叫念慈,一個叫黃蓉真是好美的名字啊!就像她們的容貌一樣!如果我可以取到這樣的美人,把她們抱在懷裡,然後在脫光她們的……」

心中如是猥瑣想著,不知不覺的挺立了起來,看向房間裡的兩女的眼神也越發癡迷。正在他要完全沉醉在腦海裡的畫面裡時,一個聲音打斷了他的遐想。

「不知道道長偷偷摸摸的再看什麼,是否也讓在下參觀參觀」尹志平一驚,這時才清醒過來心道:糟糕,被人發現了,如果被師傅知道我幹出如此猥瑣的事情。我就慘了。」

連忙鎮定了一下心神,微微彎著腰回過身來(下面JJ還沒消下去,所以彎著腰)見是一個少年人和一個小女孩。那個少年正臉色陰沉的看著自己。

勃起困難,硬度不夠,做到一半軟掉,早洩秒射 怎麼辦

男性因家庭、人際、事業與經濟的壓力下,造成勃起功能障礙陽痿與早發性射精早洩的比率最高達30%,導致性生活品質下降,影響女友或老婆親密和關係,引發家庭危機,男人,應該重視這個普遍的痛點!印度壯陽持久藥 犀利士,必利吉,果凍威而鋼,萬艾可,樂威壯,威格拉,犀利士5mg,威而柔 原裝進口 https://www.5mg.tw

「哈哈哈,貧道正在看看我教,客房內是否還缺點什麼,小兄弟也是在我教中做客的嗎?」

尹志平強行控制著心裡的緊張,找了一個很爛的借口後。再標明了自己是這裡的主人之一,以降低自己偷窺的影響力。

這時房間裡的穆念慈和黃蓉也聽到了外面的動靜,打開房門走了出來。

蓉兒妹妹一見楊立名就要撲過去,但又突然想起剛才自己立的小小誓言,嬌哼一下表示不理他。念慈妹妹可不會和蓉兒一樣耍小脾氣,對楊立名柔柔的道,「大哥你回來了。」

楊立名見兩女那麼快就出來了,放下了心,「看來她們不是在做洗澡之類的事,不然就算把尹志平給碎屍了,我也是虧大了。」

楊立名在剛剛見道士轉過身後就認出了他是誰。尹志平見兩女出來了,心裡尷尬,就說道,「幾位如果沒有什麼事的話貧道就先離開了。」

說完就要彎腰走掉(還沒消下去)楊立名豈會如此簡單的放他走,「攔在他的面前,冷聲道:「道長剛剛還沒有回答在下,為什麼偷偷摸摸的趴在我未婚妻的窗外呢?這樣就想走嗎?」

「什麼,未婚妻,尹志平聽了楊立名和兩女的關係後,倍受了打擊,身子連連後退。一臉的痛苦。也忘了彎腰了。(還沒有消下去)還別說,真有點本錢。隔著褲子都明顯至極,難怪以後會對淫賊這行業感興趣。

楊立名見了尹志平暴露的胯下後,心裡更加火了,差點就要運起先天功,一巴掌拍死尹志平。

看到楊立名和幾女的表情,尹志平知道自己出醜了。於是惱羞成怒道,「我剛剛不是說了嘛,貧道是來看看我教客房內是否還缺點什麼。」

這時的幾女聽了,他們兩人的對話和尹志平的樣子後,也大概明白了這個道士為什麼在這裡,他們的立名哥哥為為何堵著他。

小蘿莉李莫愁從楊立名身後蹦了出來,對著尹志平道,「不害臊的臭道士,信你才有鬼了哩。明明是偷看兩個大姐姐」黃蓉和穆念慈也冷冷的看著他。

尹志平被李莫愁毫不留情的揭穿,羞的面紅耳赤,眼中凶光一閃,一掌打向身前的小女孩。楊立名見了尹志平的反應,冷眼旁觀並沒有上去阻攔的意思,「笑話,你尹志平不過到後天初期罷了,竟然敢對後天中期的小蘿莉出手,看你怎麼死。讓小蘿莉先收拾你一下,等一下我在慢慢和你算賬,我楊立名的未婚妻是那麼好意淫的嗎。」

果然尹志平宇涵內力的手掌剛剛近了李莫愁的身,就被李莫愁一把抓住,進不得分毫。

「糟糕,踢到鐵板了,」

感覺到面前那看似嬌弱的小女孩的手勁。尹志平心裡叫了一聲苦。不過晚了,正在他打算收回手掌,轉身逃跑時,卻怎麼也掙脫不了小蘿莉的那隻小手。卡嚓一聲,緊接著,「啊」殺豬般的慘叫從尹志平的口中發出。

原來小蘿莉一看尹志平就討厭又惱怒他偷襲自己,手上勁力一吐就捏斷了尹志平的小臂手骨。蘿莉兒本來就不是什麼慈心人,要不然也出不了後來的赤練仙子了。

捏斷了尹志平的小臂後,小蘿莉還不解氣,飛起一腳踢在未來頭號淫賊的胸口上。

「哇」一口鮮血噴出。尹志平又遠遠的摔了出去,趴在地上一時爬不起來。

楊立名見到尹志平的慘樣後,心裡終於爽了一點,當然如果再卡嚓一聲把尹志平胯下JJ也給KO掉楊立名就更加爽了,不過這個他打算等一下自己親自動手。

在小蘿莉還要上前幾步給尹志平幾下的時候,黃蓉卻上前攔住了她道,「你不要打他了啊。」

李莫愁奇怪的看了看黃蓉。

楊立名和穆念慈也道,「怎麼了蓉兒?」

他們實在疑惑黃蓉怎麼給尹志平求起情了。

黃蓉對疑惑中的他們微微一笑,走向了剛剛在地上爬起半個身子的尹志平。

尹志平現在感動的想哭啊!「仙女竟然為我求情,是不是他也對我也有點意思呢?」

他見黃蓉的「幫助」內心自作多情的想道。

「謝謝,姑娘相救」尹志平努力抬頭對走到他面前的黃蓉說道。

www.747.tw

黃蓉聽了朝他「溫柔」的一笑,「不要緊的道長」然後……

蓉兒妹妹也學習小蘿莉一腳踹在自作多情的道士的身上。尹志平大受打擊又是一口血噴出。剛剛叫了一句「為什麼」蓉兒妹妹又已經幾下小腳落在他胸口。邊踢小嘴裡還邊說「要你敢偷看我,我踢死你這個臭道士」尹志平內心悲哀的被心目中的仙女痛扁著。

眾人汗顏的看著揍尹志平揍的正歡的黃蓉,原來這丫頭要小蘿莉住手,是要自己動手啊!

正文第23章莫名其妙

「咯咯,好玩!小姐姐我也要玩。」

說完,李莫愁也咚咚咚的跑去和黃蓉一起進行蹂躪尹志平的遊戲。

「住手!」

一聲斷喝響起。楊立名聞聲後,轉身一看只見一個身著灰色道袍的中年道士,和一個同樣身著灰色道袍的中年道姑走了進來。剛才發出喝聲的正是那中年道姑。

「孫師叔,馬師伯救命啊!」

已經被徹底揍成豬頭的尹志平見到兩人的出現,猶如遇到了救星,上氣不接下氣的喊道。

楊立名聽尹志平的求救便在心裡猜到了二人的身份。全真教掌教丹陽子馬鈺,與清淨散人孫不二。

「你們在幹什麼?還不住手!」

孫不二見黃蓉和李莫愁似乎完全忽視了他們的出現一樣,繼續的教訓她門下的弟子。怒吼道!

「你這個尼姑幹什麼?吼什麼吼啊?沒看本姑娘正忙著嗎?」

李莫愁終於注意到了她,停下虐待尹志平的腳步對她道。而黃蓉雖然不知道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小女孩是誰,但看她是和自己名哥哥一起回來的,又和自己目標一致的情分上。也幫腔道,「是啊,尼姑你吼什麼吼?吃錯藥了?」

孫不二在全真教裡地位崇高,幾個師兄見她最小又很是寵溺她,基本上不會忤逆她的意思,也養成了她人過中年,仍然脾氣暴躁的性格。何時被這麼兩個乳臭未乾的小丫頭不敬過。心中怒火頓時熊熊燃起,「兩個臭丫頭,傷我全真門人還有理了!」

說罷,手掌一擺便想要扇離她更近的黃蓉一巴掌。「哼」旁邊的楊立名見有人要傷害自己預定的小老婆,豈有不管之理?冷哼一聲,上前一把抓住孫不二舉起的手,緊緊扣在手心道,「道長來了不問明是非,就動手打人,未免太蠻橫不講理了吧?」

「誒」黃蓉和李莫愁也適時對她吐舌頭做鬼臉。旁邊的念慈同樣皺了皺眉頭,心道,「這全真教未免太霸道了一點吧?

孫不二其實她剛剛舉起手要打黃蓉時就後悔了,暗暗道「自己也是年過四十的人了,怎麼跟兩個十來歲的小鬼計較起來了!」

但此時她的的臉色卻已經越來越黑,陰沉的快下出雨來。不是因為兩丫頭的鬼臉,也不是因為楊立名的話。而是楊立名忘記了一件事情。在古代男女之防很是嚴重,特別是如今楊立名所在的宋朝。就算孫不二已經四十多歲了,就算她是個道姑。但始終是一個女人。楊立名不由分說把她手握在手心,在那個時代已經算對她的名節,造成了嚴重的侮辱。

「小子,大膽!」

孫不二怒喝一聲,抽回被楊立名握住的手。惱羞成怒的運足內力一掌拍向楊立名的右肋,手掌上滿是濃濃的,由內力形成的氣勁。如果打實了,就算是楊立名,也定會被她後天後期的功力,震的脾臟迸裂而死。孫不二可不是楊康那種後天初期的菜鳥可比的。

「啊!」

四聲驚叫而起。「楊大哥」「名哥哥」「大淫賊」三女一起嬌叫出聲。而與她們一起叫出聲的還有一個馬鈺,「師妹,手下留情。」

畢竟楊立名他們是來全真教做客的,如果孫不二真的打死了客人,那全真教可是真的要被全江湖的人鄙視了!所以馬鈺也急了。

楊立名也是一驚,他沒有想到孫不二會對他突然出手。好在快速反應過來,勉強運起先天功揮掌格擋。「轟」兩掌交之,孫不二站在原地紋絲不動,只是肩膀晃了晃。兒楊立名卻連連後退,撞到一根柱子上才停下來。胸口一陣沉悶,直欲噴出一口鮮血來。

雖然兩人同樣是剛剛進入後天後期,但畢竟楊立名適才倉促之間出手,才來的急運起五成功力,要不是他的身體素質比普通人強大的多,剛剛可不是只是想吐出口血那麼簡單了。

「楊大哥,你要不要緊啊?」

黃蓉和穆念慈的聲音裡全是透著慌張。跑過來扶著楊立名道。「是啊,大淫賊,你沒有什麼事吧?」

李莫愁也裝作漠不關心的問道。

平息了一下胸口的氣息,看著關心他的幾女,眼神柔柔道「我已經不要緊了。不要擔心。」

「喂!死尼姑,你是瘋狗嗎?怎麼突然亂咬人啊?枉你們還自稱名門正派,爹爹說道果然沒有錯,你們全是一群偽君子」黃蓉瞪著杏目沖孫不二和王處一厲聲道。

楊立名此時也是陰沉著臉看著他們道,「這就是全真教的待客之道」他現在仍然不明白孫不二為什麼會突然對他發難。只以外是這死道姑心胸狹窄。馬鈺上前抱拳道,「適才的確是舍妹不對,實在抱歉,這位小公子可有大礙,」

「哼,小爺命硬,沒有死就好!」

被楊立名說的尷尬的馬鈺,看了看地上的被揍成豬頭的尹志平,緊接著道,「適才雖然是我全真教不對,但是幾位既然在我教做客,為何又出手傷害我全真教門下弟子呢?」

語氣裡雖然有一絲歉意,但同樣明顯夾著怪罪。

這次不用楊立名回答,黃蓉就跳了出來,怒氣沖沖的指著地上的尹志平道,「你這個臭道士還有臉說,自己問問地上的那個臭道士吧。」

馬鈺被個小姑娘叫做臭道士雖然眉頭一皺,但是也不生氣,畢竟在全真七子裡面,也算他的脾氣算最好了。要是換了丘處機來,恐怕早就已經暴跳如雷了。

就在這個時候,剛才和楊立名對了一掌後,就一直在莫名其妙的,看著自己的手掌發呆的孫不二突然抬起頭來。臉上的怒容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消失了。對著馬鈺急急的說道,「師兄,有什麼事情,都先別說了,我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要問。」

說罷,又轉頭一臉古怪加激動的道,「你剛才用的是不是我師傅的先天功?不要說不是,師傅的武功我絕對不會認錯的。」

此話一出,楊立名和馬鈺的表情全都變的很精彩。一個是內心激動。

而楊立名純粹是做賊被發現的感覺,畢竟先天功是人家全真教的功夫,現在又被人家正主抓到了,繞是以他的臉皮也差點承受不住。

「他奶奶的,我怎麼就忘記了,先天功本來就是他們師傅的武功,我這麼一用,以孫不二對先天功的熟悉,又怎麼會發現不了呢!」

心裡雖然這麼想,但楊立名卻沒有後悔剛才和孫不二對了一掌。畢竟剛剛他如果隱忍不發的話,現在可能早就被那孫不二一掌打的半死不活了。

雖然楊立名尷尬承認自己偷了人家的武功,但是也不想否認。

「老子學了就學了,都被你們發現了,老子還不敢承認不成。我就不信你們能拿老子怎麼樣。」

當下抬頭傲然道,「是又怎麼樣,我就是學了你們師傅的先天功。

馬鈺和孫不二見他承認,竟然不生氣反而滿臉的高興,看向楊立名的表情全是熱情。

馬鈺對孫不二道,「快快,師妹,叫所有的師兄弟過來,我有重大的事情宣佈。」

「呃,這兩個道士是不是吃錯藥了,我偷學了他們全真教的武功,他們還這麼高興加熱情做什麼。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神經病。」

楊立名看著跑出去叫人的孫不二,心裡對兩人詆毀道。

「呃,馬道長,你們這是做什麼啊?」

「嘿嘿,小兄弟先別問了,等一下自會知曉。嘿嘿」馬鈺竟然對他傻笑起來。

這下不僅楊立名了,連幾女也滿臉的問號。

只過了片刻後,全真七子的另外幾個都出現在了幾人的視線內,走在最前面的正是那唯一和楊立名熟悉的長春子丘處機了,他邊走邊向馬鈺道,「大師兄,你叫小師妹急急的叫我們到這裡來,有什麼事情啊?」

丘處機說完後,還沒等馬鈺的回答,又突然看到受傷趴在地上的尹志平。

雙目一瞪,「你是誰門下的弟子,如此橫在路中央,成何體統」「師傅我是你的徒弟,志平啊。」

尹志平心裡大喊冤枉。你老怎麼連自己的徒弟也不認識了。

「志平?」

丘處機看了看地上的尹志平的那張臉,滿臉的疑惑。

幾女和楊立名這時也看了看地上的尹志平,那張被黃蓉和李莫愁扁成豬頭的臉,在看了看丘處機眼神,一起「噗赤」笑了出來。「只見這老道眼裡寫滿了,「我徒弟,不會吧?志平他哪有你那麼帥啊!」

正文第24章成了全真教的大哥大

「志平,你怎麼會弄成這副樣子,告訴為師是誰幹的?」

丘處機在經過一翻仔細的觀察後,終於得出了,地上的那個豬頭的確是自己的得意弟子尹志平。見自己徒弟的慘樣,內心相當的憤怒。尹志平哪裡敢告訴他,自己因為對兩女意圖不軌,被抓個正著,然後被揍成這副德行。不然以丘處機的個性還不把他撕碎了!支支吾吾的不敢說話。

這時馬鈺忍不住對欲再開口問尹志平的丘處機道。「丘師弟,志平的事情稍後在論,今日我聚你們來,實在有一件重要的事相商」然後又背對著楊立名語氣熱切說道,「楊小友,能否再施展一下你的先天功,給貧道幾個師兄弟觀摩一下。」

馬鈺的請求如石沉大海,楊立名沒有回應。

馬鈺奇怪回頭一看,頓時滿臉黑線,只覺得自己的腦袋上有幾隻烏鴉在呱呱直叫。

「感情你個小子壓根就沒有在聽我說話」只見那楊立名完全忽視了他們全真七子的存在。竟然在他們身後和幾個女孩調起情來。

「名哥哥,這幾個突然來的道士是不是來向蓉兒尋罪的啊?如果他們怪蓉兒打了他們的人,要向蓉兒打回來怎麼辦?」

說完又裝作一臉的害怕,可憐巴巴的看著楊立名。

楊立名當然知道他的蓉兒妹妹現在要聽什麼話。連忙磅磅響的拍著胸膛兩眼柔情似水的看著黃蓉保證起來,「蓉兒放心,名哥哥絕對不會讓他們傷害我最寶貝的蓉兒的,就算他們用那個什麼狗屁的北斗陣法,讓你名哥哥打不過,我也會拚命擋在蓉兒的前面,縱使被刺上千萬劍也決不退縮一步。」

雖然明明知道名哥哥可能是故意說好話,讓自己聽著的感動的。但還是臉兒一紅,柔情蜜意,充塞胸臆,嬌羞道:「貧嘴!我才不信呢!」

「哎呀,蓉兒你怎麼能不信呢?這不是傷我的心嗎!」

說著故作緊張的,一把抓起黃蓉的小手,放在自己的胸口道,「你摸摸看,我的心是多麼的真誠啊!」

接著道,「為了表達名哥哥剛才說的全是真的,名哥哥決定唱一首自編的歌給你和念慈。」

穆念慈一聽還有她的份,連忙也豎起小耳朵仔細傾聽起來。只見楊立名無恥的用他那五音不全的歌喉唱道「我愛你,愛著你,就像老鼠愛大米,不管有多少風雨,我都會依然陪著你,我想你,想著你,不管有多麼的苦,只要能讓你開心,我什麼都願意……」

黃穆兩女可不會覺的他五音不全有什麼難聽的,而是各個聽的感動莫名。眼中淚彩連連的輕聲道,「哥哥」「大哥」((作者:拜託,這首歌什麼時候成了你自己編的了!

「大淫賊就是大淫賊不害羞」李莫愁見他和黃蓉打情罵俏,唱歌也只說唱給黃蓉和穆念慈聽。把她忘在一邊,不高興了,扁著嘴喊了一句。這倒不是她喜歡上了楊立名,純粹是小蘿莉覺得,自己在古墓裡給他佔了那麼大的便宜,他現在卻不搭理自己,小心眼裡不平衡罷了。

「呃,小友,請聽貧道一言」楊立名聽到後,心裡雖然不爽有人,打斷了自己和蓉兒妹妹念慈妹妹加深感情的機會。但還是回頭拱了拱手道,「馬道長,有何指教啊?」

畢竟不管怎麼說現在也是在他們全真教的地盤不是。

「「楊小友,能否再施展一下你的先天功,給貧道幾個師兄弟觀摩一下。」

馬鈺只好重複了一下這句話。心裡卻那個感動啊!「你這個傢伙終於聽到我在叫你了!」

楊立名聽是這個問題,想也不想就說道,「當然沒有問題」他既然承認了自己學了先天功,就沒打算再滿下去,」

楊立名剛才也仔細想過了,自己沒什麼不好承認的。反正那秘籍是你們師傅留給有緣人的。要怪怪你們師傅去。前提是你們有這個膽子。

「馬師兄你說的是真的嗎?楊小兄弟真的會師傅的先天功,那他不是師傅說的那個人了?」

丘處機聽了馬鈺的話,終於明白了馬鈺為什麼把他們叫過來。「是啊,是啊?」

其他几子也紛紛附和道。

楊立名也不去思考,全真七子話中的那個人是什麼意思。當下運起先天功的內力一掌拍出。

「哇!真的是先天功,」

仗著對先天功的熟悉,七子都一下子確定了楊立名的內力屬性。各個嘴巴裡大呼小叫了起來。吵吵嚷嚷的。看那樣子似乎是極為的震驚。

「呃,這幾個道士不會腦袋被驢踢了吧?」

楊立名和三女揉了揉頭想道。

他們眼中被驢踢了的,幾個道士在震驚過後,竟然集體對視一眼,全部雙手執弟子禮,對楊立名彎腰行禮道,「全真門下馬鈺,譚長真,劉長生,丘處機,王處一,郝大通,孫不二見過掌教師弟。」

楊立名奇怪的樣子呆了呆道,「咦,馬道長,全真教的掌教不就是你自己嗎?」

你們這是在對誰行禮啊?難道全真教的掌教另有其人不成。而且已經來到這裡了?」

說完還腦袋四轉,看了看四周有沒有什麼人出現。心中卻想道,「我看射鵰的時候,怎麼沒有發現全真七子後面還有一個掌教師弟,難道是金老先生把人給寫漏了不成?」

這時孫不二道,「掌教師弟不用找了,我們說的人就是你啊!」

「我」楊立名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喊道。見孫不二點了點頭,才確定了她沒有說錯。

當下便道,「哎,孫道長,我可以理解你在全真七子裡排行最小,所以心裡不平衡,但是你也不能隨便叫師弟,亂認親戚啊!」

喘了口氣接著又道,「你亂認親戚也就算了,怎麼可以把你馬師兄的掌教之位也給搭上了啊!這實在是太不夠意思了。」

孫不二聽的滿腦袋的黑線。

差點要叫句,「有沒有搞錯!」

直到全真七子各個都叫他掌教師弟,他才確信了孫不二不是在亂認親戚。

「喂,各位道長是不是搞錯了,我什麼時候成了你們的師弟了。不就是學了先天功嘛!」

經過剛剛的發傻後,楊立名現在清醒了,雖然具體不知道為什麼,這幾個道士沒事叫他師弟。但肯定和先天功有關係。

「師傅曾經留下遺言,只要我們全真七子還在在世上,如果有練有師傅留下的先天功的人出現,此人必是我教掌教。」

楊立名明白了,這王重陽指定的有緣人,不僅是要繼承他王重陽的先天功,還要把他的全真教也一起給繼承過來。「我日,難怪先天功的秘籍上的第一頁寫著,得此秘籍者,必是我王重陽隔世之徒。原來是這個意思啊!虧我第一次看到的時候,還沒有把他當一回事。」

「等等,等等,幾位道長,我一個超級有為的青年,將來注定有取天下最美的妻子的人。」

說著,指了指穆念慈和黃蓉。「又道,「怎麼可以出家做道士呢!這不是全天下美女的損失嗎?你們就忍心嗎!」

「無恥,不要臉」在場的人,聽了楊立名的話後,紛紛在心裡給他定了一個位。

「師弟確定決不出家?」

馬鈺問道。「絕不,沒商量。這個掌教馬道長你自己留著吧。」

楊立名堅定的拒絕道。

開玩笑,出家當道士,這不是要他命嗎!

「這可如何是好啊」全真七子各個心中想道。全真教的教意是掌教一定是出家人。但師命又是楊立名來做掌教。師命和教意相沖,讓他們心裡苦苦掙扎。

「難道來硬的」全真七子心裡想道。但隨即就被否決了。先不說他們逼著人家出家做道士,會不會被江湖人恥笑。光是他們逼的人是他們未來的老大。這就絕對不可能。

「呃,幾位師兄,如果你們不用我出家,這個掌教我就勉強做吧!」

楊立名說完,面上又是一陣痛苦的表情。好像他當全真教的掌教有多大委屈似的。

其實這小子的心裡卻想,「王重陽小爺實在太愛你了,給我送了一幫的小弟過來。全真教是天下第一大教,門下的弟子,沒有一萬也有八千吧。以後有難,你們全真七子上,有福我這個掌教來享。當然前提是答應我不出家。」

經過內心的一翻掙扎後,全真七子的心裡到底是師傅的命令佔了上風。馬鈺上前道,「師弟既然不願出家,我等也不強逼。但師傅的命令我等一定要遵守,請師弟明早和我等一起去大廳。等我召喚所有弟子前來,繼承掌教之位。」

「不是吧!這都可以,王重陽我再愛你i一次,你教徒弟的本事,簡直可以和黃藥師一拼了,你都死了還那麼聽話。」

當下也不推脫,上前就和全真七子師兄師弟的叫著。毫不感到不好意思。

「好啊,好啊,當掌教名哥哥你發了。」

黃蓉拍手叫好,這幾天她到學了楊立名不少的現代名詞。比如這句發了。

另外兩女也紛紛發表自己的意見。

這個時侯丘處機終於想起了地上的尹志平,支支吾吾的問「請問掌教師弟,志平他是」他也不傻,尹志平竟然是躺在楊立名這裡的,自然和楊立名有關係。

如果是以前,就算他再怎麼欣賞楊立名,徒弟被打成這樣。他也絕對會向楊立名討個說法不可。不過現在楊立名成了他的師弟,那就不同了。就算他真的打了尹志平,也是長輩教訓晚輩。換句話說就是揍了也是白揍。所以丘處機不太好意思問。

楊立名也不多說,直接走到地上的尹志平的面前。擺足了長輩的樣子後,問道,「尹志平剛才你偷偷摸摸的在你師叔母的窗沿前看什麼,我告訴你,坦白從寬,抗拒從……我呸,我在說些什麼啊!反正把你剛才的罪惡行為交代出來。」

「楊師叔,我沒……沒沒有什麼啊。」

尹志平滿頭冷汗的顫聲說道。他可是眼睜睜的看著楊立名成了他的師叔。在古代可不比現代,意淫加跟蹤師叔母足夠他死上一百次了。在師傅和各個師叔伯面前他怎麼敢說。

「好,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楊立名心中道。接著運修羅魔瞳,盯著尹志平的眼睛緩緩的說道,「告訴我,你剛剛為什麼在你師叔母窗沿前偷偷摸摸的。」

尹志平的精神力哪裡可以和楊立名比,立馬中招。

只覺得一股從意識深處衝動升起,「告訴他,他是你最信任的人,沒有什麼不可以說的。」

接著兩眼癡呆的道……

正文第25章東邪到

我剛回全真教時,一見到兩位師叔母的絕色容顏。就在也忍不住內心的愛慕了!

於是我就……其實我太爺爺的太爺爺是……

中了楊立名的修羅魔瞳的催眠大法後,尹志平把他祖宗十八代全交代了一清二楚。

不僅僅是供出,他見到兩女時的激動,到他心裡的齷齪念頭。還有從他平時對各個女人的騷悶心理。以及他太太爺爺一輩起的家族淫賊傳統。甚至連自己平時對孫不二這個快老人級的人,有想法都說了出來。最後還來了句總結,「此生不做一次強姦犯,實在對不起自己世代為淫的列祖列宗,一旦有機會一定要實踐一下。

全真七子,從片刻前楊立名問尹志平第一句話起,臉就黑了。從尹志平說出第一句話起臉又開始綠了,然後隨著他話的深入,臉色從十八種顏色中不停的轉換。

特別是丘處機和孫不二,要不是馬鈺拉著他們,恐怕尹志平已經被鞭屍了一百扁啊!一百遍了。

「師兄不要攔著我,我要去剁了這個畜生」丘處機和孫不二暴怒的一起咆哮道。

還是其他的幾個道士理智的多,明天就是新掌教繼位之日,可不能現在鬧出流血事件。

這時尹志平也從被催眠的狀態中出來了,才剛要問自己剛才是不是說了什麼這句話。

就見自己的師傅和孫師叔怒氣沖沖的走向自己。

「你這個畜生,本來今日為師就要要清理門戶,但念在明天就是楊師弟繼承掌教之位的大好日子,就暫且留你一條狗命。跟我走。說罷,就和孫不二一起打斷了尹志平的四肢。然後帶著哀嚎不止的尹志平轉身就走,今天他可丟人丟大了,自己把徒弟教成這樣,哪裡還有臉留在這裡啊!

丘處機離開後,其餘六子囑咐了楊立名,明天早上去廣場接任掌教之位後,也紛紛離開。全真七子一走,黃蓉就拉著楊立名的手臂搖啊搖,鄒著好看的小眉毛,對楊立名說,「名哥哥這個小女孩是誰啊?你怎麼會和她一起回來的?你們是什麼關係?」

她指得小女孩自然就是李莫愁了。剛才因為尹志平的事,沒有時間問。現在可是一定要問清楚,黃蓉可不是大方的人,以前之所以可以接受穆念慈,主要是那時的她,還沒有跟楊立名各自確定彼此的心意,穆念慈才有機會插足進來。

但是現在黃蓉丫頭可是以楊立名的正妻自居啊!

楊立名哪裡聽不出他的蓉兒妹妹,語氣裡的酸醋味啊!但要他解釋李莫愁,他還真解釋不出個所以然來。說沒關係嘛,他和李莫愁還真沒什麼關係,兩人也才今天認識。可是偏偏這傢伙在古墓裡把人家小姑娘的豆腐吃了個一乾二淨。苦惱也!

正當楊立名不知道怎麼說的時候,一聲冷哼似乎遠遠傳來,楊立名聞之,立即一陣頭昏眼花,噁心欲吐,全身血液似乎都在跳動一般。

使勁的晃了晃自己的腦袋讓自己清醒了點,心裡閃過一個念頭,高手,絕對是超級高手,自己現在怎麼說也是和全真七子有相諾的功力,竟然只聞他一聲冷哼,就差點受了內傷,太可怕了!先天,絕對是先天!

當下抱拳向四周拱了拱道,「不知是哪位前輩駕臨我全真教,可否出來見教。」

這小子已經無恥的把全真教歸為自己的私人產品!

幾女剛才也聽到了冷哼聲,不過卻沒有和楊立名一樣,受到什麼不好的影響,可見來人對內力的控制也已經到了絕頂的境界。

也連忙向四周看了起來。這一看什麼也沒有發現,「咦,難道我聽錯了?」

幾女紛紛在心裡想到。

又是一聲冷哼傳來,楊立名和幾女才確定了聲音的出處。都抬頭一望,在一處不起眼的屋頂之上。竟然有一個人身形高瘦,身形飄忽,有如鬼魅的人影,飄然而下。

只見那人身材高瘦,身穿青色布袍,而最叫人印象深刻的,則是他那張像是死人一樣的僵硬臉龐。這麼明顯的樣貌和衣著,楊立名一看,眉頭只是微微一鄒,就知道了他是何方神聖了。「原來是他,難怪一聲冷哼都有這種威力。」

在看清那個人的面目以後,楊立名有些恍然大悟的想到。

「日!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這下慘了!」

這小子也不想想他自己早早的拐了黃蓉,把劇情改的一塌糊塗。他出現在這裡有什麼好奇怪的。

來人見楊立名現在還抱著黃蓉的半邊身子,一雙手還在她的腰上一動一動的,顯然在吃著豆腐。眼中一怒,殺氣傾瀉而出。(楊立名的習慣動作,可不是故意做給他看的)楊立名一見來人的眼神就知道,糟糕!果然不出楊立名所料,來人已經當即單手成掌,以詭異的角度,繞開黃蓉向楊立名迅速地襲來。楊立名可吃不準來人會不會真的一掌來人是不是真的一掌把他結果了,連忙要躲。但突然覺得四周的空氣,瞬間粘稠起來,對面一股威壓緊緊地縮定著自己,竟令自己無法躲避,奮起全身功力,只能堪堪把手舉起格擋。心裡叫道,「這下小命難保,黃藥師你不用這麼狠吧?老子好歹是你未來女婿啊!」

「啊,不要啊,一個身影擋在了楊立名前面,正是離楊立名最近的黃蓉。

見到此景,楊立名雖然知道黃藥師不會傷害自己的女兒的,但還是被嚇了一跳。

好在黃藥師功夫過關,及時收掌。怒聲道,「丫頭,你不要命了?」

穆念慈不明來人身份,也是為黃蓉捏了把冷汗。

但卻見黃蓉嘻嘻一笑,一下子撲在黃藥師的懷裡,抱著他的手搖了搖,「呵呵,爹爹才捨不得打蓉兒呢。」

說完又頑皮的去抓黃藥師的臉。「爹爹,你的臉怎……怎麼變了這個樣子?」

你戴的面具麼?拿下來給我瞧瞧好麼?」

清脆的聲音咯咯說個不停,滿面的歡喜,足見她見到黃藥師的高興心情。

黃藥師心中寵溺黃蓉,雖然氣她離家出走,但此時見到她這個樣子,卻再難提起絲毫氣來,慈愛地將面具揭下遞給黃蓉,故意沉著臉說道:「哼,你這丫頭難道還記得你爹爹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