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多情星的她

  • 在〈來自多情星的她〉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另類經驗

遙望神秘的星空,我試圖能找出那顆多情星來,雖然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 但是無盡的思念已熬白了我的頭髮,憔悴了我的心。「夫君,天冷了,還是歇著吧!」一句溫柔的話語傳入我的耳邊,接著一件 毛皮大衣披上我的肩頭,我回過頭,是妻子柳兒那溫柔的眼波,我笑著摟著她的 腰肢,親親她依舊嬌豔的臉龐,深情地低喚一聲:「柳兒姐!」柳兒滿盈著愛意地依偎在我的懷裡,「要是她也在該多好啊!」我情不自己 地在心底嘆息,那永恆的回憶如同潮水般湧上心頭。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那一年春曖花開,身為世家公子的我帶著我的表姐柳兒在原野上踏春。柳兒 表姐長我兩歲,天生麗質,楚楚動人,我們姐弟從小就在一起,情投意合,在兩 家大人的心底裡,我們早就是一對佳偶。「龍弟,跑慢點,姐姐跑不動啦!」柳兒姐姐氣喘籲籲地,我笑嘻嘻地牽著 她嫩白細膩的玉手,奔跑在野花如星的原野上。「柳兒姐,這朵花好漂亮,我給你戴上!」我順手摘下一朵像星星般的小野 花,就欲給柳兒姐戴上,柳兒姐姐撫著起伏的酥胸,那略帶羞澀的玉容,顯得那 幺豔美絕倫。我呆了一呆,手中的野花飄然落下。「柳兒姐,你好美!」我的雙手環抱著柳兒姐姐的腰肢,陶醉地看著她的姿容。「啊……龍弟……唔……」柳兒姐姐的櫻唇讓我狂野地堵上吸吮著。好像一隻蜜蜂飛到花朵上那幺鍥而 不捨。柳兒姐姐在我的熱吻下嬌慵無力,剛開始她還略作推拒,可是在我的魔手游 動下,柳兒姐姐那欺霜賽雪的玉手也挽住了我的頭顱,丁香暗吐,津液輕渡。「姐姐……姐姐……」我激情地輕喚著,柳兒姐姐也許知道我接下去做什麼 了,她瓊鼻輕哼,美眸緊閉,任憑我輕解羅裳,攻城掠池。一具香馥馥的胴體裸露在眼前,一聲嬌呼,柳兒姐姐睜開星眸,看著我灼熱 的目光在她的全身巡撫,柳兒姐姐出於女性自然的防護遮住高聳的胸部,那嫣紅 的兩點蓓蕾早已落入我的眼神,看著柳兒姐姐的羞態,我故意地又把目光投向柳 兒姐姐若隱若現的下體,柳兒姐姐屈起修長的玉腿企圖遮掩那一縷芳草。「……小壞蛋……還想怎麼欺負姐姐!」柳兒姐姐嬌嗔道。「姐姐……你真美……我要……我要……」此時,我的小腹熱氣上湧,那不可遏止的慾望化成了堅實。「龍弟……你……你流……鼻血啦!」柳兒姐姐惶急地驚呼,也顧不得遮掩嬌軀,一式飛燕投懷,試圖為我止血, 那抖動的雪乳猶如火上澆油般,我再也壓抑不住了。「姐姐……不要緊地……只要你幫弟弟……」我把柳兒姐姐輕躺在草地上,然後急急地為自己寬衣解帶,胯下那根巨物昂 然而舉。「啊……龍弟……姐姐……第一次……你要憐惜啊……」柳兒姐姐知事已至此,只能順從我了,她紅著臉說。我情慾攻心,不及答話,跪伏於柳兒姐姐的玉體,雙手用力地撫揉她堅挺的 乳房,柳兒姐姐的少女蓓蕾在我的手下越發挺拔,柳兒姐姐一味地喘息著,嬌弱 地呻吟著。我的手滑過柳兒姐姐平坦的小腹,進入那一片芳草,那是其他男人們 從沒有進去過的禁區,今天就要讓我佔領了,想及此,我心中不由得一陣寬慰和 得意。「姐姐……我來了……」我啟開柳兒姐姐的玉腿,手持巨物,對準小苞輕含之處,略一用力,進了寸 許。「喔……好痛……」柳兒姐姐秀眉緊顰,不堪起進入的模樣。「姐姐……」我止住勢子,擔心起來。柳兒姐姐見到我那擔憂的模樣,點點頭,又搖搖頭,我知道柳兒姐姐忍痛承 受,便輕提緩送,漸入佳境,美快無比,柳兒姐姐此時也苦盡甘來,俏眼朦朧, 櫻口亦嬌聲宛轉,消魂無比。「柳兒姐姐……哦……」「龍弟……啊……喔……喔……」我們二人纏綿成一處,如膠似膝,巨杵尋蕊,花心滴露。我伏於柳兒姐姐身 上,完全失去了平日裡一派文弱書生的模樣,狠命大入,直至盡根,柳兒姐姐也 極力迎承,款擺搖合,不復矜持。「啊……喔……弟弟……姐姐的花心已碎……不堪再揉了……」柳兒姐姐的玉戶一陣緊縮,一股春水洶湧而出,子宮口猶如嬰兒吮吸般。我 的巨物受這一熱流和吸吮,再也禁受不住,也顫聲道:「姐姐……喔……弟……也快了……」龜頭一陣奇癢,我挺身大入幾下,陽精噴發,每一發都擊發在柳兒姐姐的子 宮裡,那幺地甘美。雲雨之後,我和柳兒姐姐相擁在一起,疊胸交股,看著藍天 白雲,原野的輕風吹拂,我和柳兒姐姐的身上都沾著不少折斷的野草和野花的花 瓣。「你看你…這不成了野合了嗎……全怨你……我的清白都讓你這冤家……」柳兒姐姐眼圈一紅。我親吻著姐姐的粉頰,堅定地說:「姐姐,不論怎麼樣,我一定娶你為妻, 若背此言,天誅地……唔……」話未及說完,柳兒姐姐的纖纖玉指一下按住我的唇。「傻瓜……這發誓的事能亂說的嗎?……就……就算你不娶姐姐……姐姐也 無怨無悔……終身不渝!」「姐姐!」我感動地握著姐姐的玉手,把一遍遍的深情吻在她的手面,手心,再循臂而 上,她的耳垂,她的眉,她的眼,她的唇,無一不是我的最愛。

  就在我和柳兒姐姐卿卿我我的醉人時刻,天空似乎陡然暗沈了下來,要下雨 了?我和柳兒姐姐不解地仰面上望,不禁駭呆了,但見一巨大的圓盤形銀灰色的 「怪物」正靜靜地懸停在上空,此等詭異的情形柳兒姐姐緊緊抱著我,我雖然害 怕,可是作為一個男子漢卻不能退縮,我伸手護住柳兒姐姐,對著空中的怪物厲 聲喝道:「何方妖物,敢來撒野!」此際,一束藍光從圓形怪物的下方疾射而出,打在我身上,我正要躲避,卻 發覺怎麼也動不了,我的眼睛一陣模糊,全身暖洋洋的,似乎在一寸寸地融化, 就聽得柳兒姐姐的一聲哭喊,我失去了知覺。朦朦朧朧中,好似有人在擺弄我的身體,一會側,一會立,一會似乎有東西 刺進我的體內。好久好久。「柳兒姐姐……」我驚喊一聲,睜開眼,一縷陽光照在我的面上,我不習慣地用手遮擋了下, 舉目四顧,我身處一間典雅別緻的房間,那些家具爍然發光,晶瑩剔透,我摸索 了一下床榻,竟然是一整塊的溫玉雕成,我這是在什麼地方?我不是讓妖怪吃了 嗎?我的柳兒姐姐呢?一連串的疑問在我的腦海裡閃動。「有人嗎?」我試探地問詢,沒人回應。我想找一件衣服遮掩,找了半天沒見一絲半縷,只好以天體為美了。

  無奈,我走出房間,看見了湛藍的天空,這是一個庭園,種植著一些果樹, 枝頭上結著的是我從沒見過的果實,淡藍色拳頭大的果實散發著果香,一個勁地 往鼻子裡鑽,「咕嚕」,我的肚子發出了抗議聲。「管它有毒沒毒,吃了再說,總比餓死強!」我嚥著口水,伸手摘下一個就咬了下去,才一入口,果肉就化做一股甜流順 喉而下,頓覺神清氣爽,我急忙又摘下幾個大嚼起來。「嘻嘻」,幾聲女子的輕笑入耳。我慌忙地望去,一年輕女子無聲無息飄然落在我的面前,淡藍色的輕紗圍住 修長的嬌軀,金色可比天上朝陽的長發隨風輕拂,光潔晶瑩的一對藍色美眸配上 端秀的鼻子,菱形的小嘴洋溢著化不開的嫵媚。「你……你是仙女?」半響,我從震撼中清醒,遲疑地問,從內心底期望她不是妖怪。「你猜呢?」那個美麗女子一個旋舞,無瑕的玉足點在地面,這時我想起了曹子建的《洛 神賦》,恐怕其中的洛神也莫過如此。「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會來到這兒……那妖怪?……我的柳兒姐姐?……」我惶惑地道。「放心…你說的妖怪已被我打跑…你的柳兒姐姐也回家了……我告訴她…… 你受了傷要在我這兒將息……」那仙女似的女子俏皮地投入我的懷中,仰著頭,吹氣如蘭。如斯美女入懷, 溫香軟玉,觸之消魂,我也不禁自然而然生出正常男人的反應,這時,我才驚覺 身上依然是一絲不掛,雄風畢露,不由得俊臉一陣脹紅,生怕唐突仙子,不料那 仙子竟然伸手下探,一把握住我的胯下之物,摩捏起來。「夫君,妾身與你有前世情緣,注定有此恩愛,不要以為妾身淫賤。」我正要推脫,那仙子的櫻唇一下壓在我的唇上,香香軟軟的舌頭送進我的嘴 裡,「哄」然一聲,我的腦海裡似乎閃現著我與她在前世恩愛纏綿的情形,我的 手不由自主地撫上仙子渾圓堅挺的玉峰,揉捏起來。「夫君……好好愛我……」那女子呢聲道,輕哼著,不停地用玉手逗弄著我的巨物。「娘子!」我忍無可忍,低「吼」一聲,一把抱起她柔若無骨的玉體,大步向房間裡走 去。打開她雪白修長的大腿,那一蓬同樣淡藍色的陰毛吸引了我的眼光,我愛不 釋手地在上面撫摸著,漸漸地,那像花瓣一樣的陰唇沾滿了濕濕滑滑的淡藍色的 液體。「啊……喔……夫君……」那美麗仙子呻吟著,雙腿夾住我的手指難耐地絞動著,我伏下身,她的雙手 導引著我的巨物抵達她的芳草處,二物相逢,如同天然造就般和諧振動。「滋」地一聲,我恍如到達了仙境一般,其中的滋味難以用文筆描述,那種 溫暖,那種濕潤,那種緊湊,那種快美,那種風情,我迷失在仙子的身體深處, 唯有全力以赴,以求一洩之快!「啊……啊……」「哦……哦……」「嗯……嗯……」我們二人的舌頭互相吮吸著,輕咬著,我挺動著巨物,直抵仙子子宮,探索 著人生的極樂。在仙子的全力逢迎下,終於大暢所快,把生命中的精華獻給了仙 子。當我伏在仙子身上喘息時,仙子愛憐地摟著我,那高聳的玉乳摩挲著我的胸 膛,舒服至極。「娘子,還沒問你的芳名?」「芳名?哦……依你們的習慣,就叫我夜星吧!」她想了想,輕聲說。

  日漸久之,我和夜星情感日深,在花叢中,在果樹下,在水池裡,處處留下 我們愛的痕跡,我淡忘了人間的一切,也淡忘了對我一往情深的柳兒姐姐。直至有一天,我和夜星在水池邊狂熱地做愛,夜星似乎要把所有的力氣用來 迎承我,她的雙腿控住我的腰際,一遍遍不知足地索求著,我也把一次次的精液 射進她的體內深處,直至溢出。當我們都精疲力盡的時候,夜星第一次哭了,她啜泣著,我心痛地摟著她, 用舌小心地舔去夜星淡藍色的眼淚。

  「夜星……你怎麼啦?……你從沒有傷心過啊?」「夫君……恐怕我們的緣分盡了!」「啊!」聞及此言,我心中大震,緊緊摟住夜星,生怕她從我眼前消失。「不……不可能……我要和你永遠在一起!」「夫君啊!你聽我說,其實我不是你想像中的仙女,我是來自另一個星際的 ……」夜星平靜又傷感在說著。原來,夜星是來自於多情星的人,她們的長相和地球人無異,確切地說,更 加俊美。在若干年前,一種來自宇宙稱為吸食者的病毒奪去了多情星上男人們的 生命,奇異的是這種吸食者的病毒卻對女人毫髮無傷,當她們終於找到撲滅這場 可怕的病毒的辦法時,多情星上的男人們已死得乾乾淨淨,為了延續多情星的生 命,多情星的女人們派出了遠征隊,在星河中搜尋與她們相似的人類,取得生命 的精華。「我就是多情星的夜星公主,為了這個神聖的使命,我找尋了好幾個星系, 終於發現這一顆藍色的星球,幸運地看到和我們相似的人類。」聽罷夜星的話,我呆若木雞,這天方夜譚的故事似乎荒誕,但我從夜星深情 真誠的目光中看到了真實。「如今,我有了你的孩子,是個男孩兒,我要回去了,我的愛人。」「不!」我渾身顫抖著。「夫君啊……我騙過你,但我卻愛上了你……終此一生……你是我唯一的 愛人……你要記住……在多情星……有你的孩子……你的妻!」夜星撫著我的臉 龐,淚流滿面。「再見!我的愛人,我的夫君!」夜星嗚嚥著送上紅唇,我們唇舌交纏,漸 漸地,我又失去了知覺。笑臉?淚臉?好熟悉!「夜星!」我一下跳了起來。「龍弟,你怎麼啦?」一雙溫柔的手臂纏著我的脖子。「柳兒姐姐?」柳兒姐姐依舊滿足地依偎在我的身邊,我也依舊在原野上, 就像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似的,唯有草地上的斑斑落紅證實我和柳兒姐姐的瘋狂。是夢非夢?我迷茫了。

  「龍弟,你看!」隨著柳兒姐姐手指的方向,一巨大圓形的飛形物在我們的頭上盤旋,好似依 依不捨的樣子,我的腦海裡也浮現出夜星正含淚向我招手,我恍然明白。「龍弟,我怕!」柳兒姐姐躲在我身後。「別怕,柳兒姐姐,她不會傷人的,她是我的……朋友!」我輕拍著柳兒姐姐,然後深情地望著天空中的她,用心神默念道。「別了,我的夜星,你放心走吧,我會好好活著,等著你,想著你!」夜星似乎聽到了我的心語,那飛行物驟然加速,劃破天際,消失在天際。從回憶中清醒過來,我輕輕地將柳兒姐姐的手臂從我胸口放下,看著柳兒姐 姐沈睡的玉容,心是充滿幸福感,得妻如此,夫復何求啊!此時,有個聲音好似 在窗處召喚我似的,我下了床,推開窗,一輪明月當空,一輪銀灰色的巨大圓形 物,我癡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