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盈盈與三名淫賊

  • 在〈任盈盈與三名淫賊〉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另類經驗
摘要

  「是的,我們走了,但是我們擔心聖姑,就在暗中守護聖姑。」  「聖姑,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將令狐少俠送到少林寺裡求方證大師救治了。」

任盈盈與三名淫賊

  話說在五霸岡一戰之後,江湖豪傑們紛紛作了鳥獸散。令狐沖因為內傷過重

再次的昏迷了過去,任盈盈一聲淒苦的喊叫,趴在了令狐沖的身上。

  「聖姑,不要傷心了,令狐少俠的這種傷勢,除了少林寺的《易筋經》外,

恐怕都很難讓少俠痊癒了。」身後有一個清涼的聲音說道。

  「是啊聖姑,您的身體要緊啊。」

  任盈盈回頭看去,竟然是祖千秋、老頭子、以及計無施三個人。

  「你們三個不是走了嗎?」

  「是的,我們走了,但是我們擔心聖姑,就在暗中守護聖姑。」

  「聖姑,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將令狐少俠送到少林寺裡求方證大師救治了。」

計無施拈著鬍鬚說道。

  「嗯,恐怕也只能有這個方法了。」

  「聖姑,你的傷勢也不輕,還是先吃了這顆少林寺的療傷聖藥吧,這樣你才

有精神照顧令狐少俠啊。」

  「哼,你們不怕我傷勢好轉殺了你們幾個?我不是命令你們見到令狐沖就一

定要殺了他嗎?你們竟然敢抗令?」

  「我們的命都是聖姑的,你的話我們不敢不聽。但是現在最重要的是要解救

令狐少俠不是嗎?」

  任盈盈想了想,點了點頭,從祖千秋的手裡接過了那丸藥,聞了聞,一陣芳

香的藥味衝鼻。「我現在服藥用內功加速藥力的揮散,你們幾個給我護法。」

  「是。」

  任盈盈閉上了眼睛,她並沒有注意到,在她閉眼的剎那,三個中年男人的眼

神裡都不約而同的出現了詭異的神色。只要稍微有些經驗的女性都會知道,男人

的那種眼神代表著赤裸裸的性慾。

  為什麼這麼熱?我感覺到太熱了,全身的液體都好像在澎湃起來。越是運功

任盈盈越是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發燙,但是這種發燙卻很舒服。她禁不住的呻吟了

一聲。

  猛的睜開眼睛,發現自己的手指正伸在胯下,兩根手指正在玩弄似的的在撥

弄著自己的大陰唇。

  「我這是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發騷了而已。」

  「你們,到底給我吃了什麼?」

  「沒什麼啊。少林寺的療傷聖藥啊。不過,我們用另外的一種藥水浸泡過了

而已。我們知道,聖姑見多識廣,少林寺的療傷聖藥獨一無二,如果用假的根本

無法瞞過聖姑的法眼,好在,我得到過一丸這種藥丸,並且被平一指大夫要了去

研究藥性來著。上次見到平一指大夫的時候,他把這枚藥丸還給了我,並告知我

他將這種藥丸和劇淫劇毒的七種雌性毒蟲合成的萬淫液浸泡了整整的一年時間,

增進男女友及夫妻間情趣嗎,讓你的女朋友或老婆享速極速快遞嗎,猛獸水晶狼牙套,增大增粗持久神龍套,讓你的另一半享受連綿不絕的高潮 - 水晶狼牙套

讓這種療傷聖藥更具有特效,只要人服用了,只要有一口生機,就能將人的生命

從鬼門關搶回來。不過有個局限,那就是這獨一無二的藥丸只能給女性服用,而

且有個副作用,那就是讓服用的人性慾無比的高漲,沒有男人與她做愛的話,結

果只能被萬淫液蒸發掉全身的體液而變成乾屍啊。」

  「你們,竟然敢對我下毒?難道你不怕東方教主嗎?」

  「東方教主?呵呵,誰不知道東方教主和你的關係啊。少來了,他盼著你被

人幹掉呢,這樣他就少了後顧之憂了。」

  「計無施,別跟她廢話了,沒看到聖姑正在運功想將毒性逼出來嗎?」老頭

子性急的說道。

  「沒事。當天平一指說過,這種藥他正在研製解藥呢,可是解藥研製了三年

竟然都沒有成功。能讓平一指撓頭的萬淫藥丸,恐怕,就是東方教主也不能逼出

來吧?」

  「聖姑,你就不問問,我們為何要真麼對待你嗎?」

  「哼,你們這些臭賊,臭男人,還不是對我不服氣嗎?」

  「不錯。原來聖姑什麼都知道啊。要知道,男人膝下有黃金,對一個女孩子

這樣的卑躬屈膝,我們早就不服氣了。儘管你對我們有恩,不過,我們可是不會

被那種小恩徐婷打動的。要知道,你在我們這些下屬的眼中,可是天仙一般的存

在,也是我們手淫經常幻想的對象。」祖千秋淫淫的一笑。

  「看,聖姑在和我們對話的時候,她的手一直都在動啊。」

  確實,在對話的過程當中,任盈盈的手一直都在褻褲當中弄,一陣陣酥麻的

感覺時時刻刻在侵襲著她。一向冷靜甚至是冷傲的任盈盈根本無法想到自己竟然

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了。

  「怎麼回事,我的手,為何不聽我的了?」

  「聖姑,告訴你吧,這種萬淫液浸泡過的藥丸的特效就是能讓中毒者非常的

清醒狀態下展現出最淫蕩的一面來,想法還很純真,但是身體卻是和婊子一樣的

期待男人的開發呢。」

  三個男人哈哈的淫笑著。「來,另外一隻手也別閒著,撫摸自己的乳房。」

  任盈盈果然如三個所願,另外一隻手隔著衣服開始摩挲自己的胸部。少女未

經開發的所有性感地帶都被她自己摸了夠,而且是在三個男人的面前。

  三個男人的胯下早就挺立了起來,但是他們都不急,他們已經等待了很久,

不在乎這一段時間,先讓任盈盈表演下真人秀,多麼刺激啊。

  「是不是很熱?很熱的話,就脫掉衣服吧?」

  任盈盈嗯了一聲,真的開始脫掉上衣,很快勁裝都被撕扯掉,露出了她乳白

色的抹胸。在抹胸後,雪白的乳肉在手掌的作用下變化著各種形狀。

  「抹胸扯掉!」

  任盈盈的乳房暴露了出來,不是特大,但是可能是因為長年練功的關係十分

的健康堅挺,峰巒上兩點嫣紅色在傲立著,鮮艷得如處子之血。

  「哇,好美的胸。是不是,聖姑。」

勃起困難,硬度不夠,做到一半軟掉,早洩秒射 怎麼辦

男性因家庭、人際、事業與經濟的壓力下,造成勃起功能障礙陽痿與早發性射精早洩的比率最高達30%,導致性生活品質下降,影響女友或老婆親密和關係,引發家庭危機,男人,應該重視這個普遍的痛點!印度壯陽持久藥 犀利士,必利吉,果凍威而鋼,萬艾可,樂威壯,威格拉,犀利士5mg,威而柔 原裝進口 https://www.5mg.tw

  「是。」這個時候,任盈盈發現甚至連自己的舌頭都管不住了,一陣情緒沖

動就脫口而出。

  「那麼,這麼美的胸,沒有男人欣賞可是不成的。那個傻瓜令狐沖是沒有這

個福氣了。」祖千秋走了上去,蹲下身子,用手抓住了任盈盈的右邊乳房,「好

滑!好嫩!好軟!」

  「看你沒出息的樣子,不就是女人的乳房嗎?」老頭子很粗魯的撥拉開任盈

盈護住左乳房昂達手掌,抓住了另外的一邊乳房。「很挺!奶頭都立了起來,果

然是很騷的聖姑。」

  「喂,你們佔了兩個奶子,讓我抓什麼啊?」

  「誰讓你動作慢呢。」

  計無施當然不會沒有辦法,他快步上前,不由分說的吻上了任盈盈的嘴巴。

  計無施的嘴巴很臭,也不知道多長時間沒有刷過了。

  不過任盈盈這個時候根本顧不上了,那股強烈的雄性味道讓她不能自禁,微

啟嘴唇接納了計無施的舌頭。

  兩個人的舌頭攪拌在了一起,唾液順著兩個人的嘴角流了下來。

  「計無施,你好奸詐,竟然奪了聖姑的初吻。那麼,聖姑的初夜可沒你的份

了。」

  「哼,想都別想。你們不也佔了聖姑的初乳權了嗎?」

  計無施收回舌頭。任盈盈嚶嚀一聲,竟然用舌頭追了過來,拚命的想吻計無

施。

  「哇,這藥效果然是厲害啊。」

  「嗯,求你們了,祖千秋,老頭子,計無施三位大爺就讓奴家高興吧。給了

奴家吧。」說著,任盈盈的手竟然去抓最近的老頭子的褲子。

  「等等,你得好好的求我們,我們才能給你要的東西。」

  「怎麼求?」

  「你冰雪聰明,這個不會想不到吧?」

  「祖老公,老老公,計老公,求你們給了奴家吧。」

  「給什麼?」

  「給我男人的東西?」

  「男人的什麼東西。」

  「陰莖。」

  「聽不懂。」

  「男人的肉棒,男人的雞巴,給我吧,我受不了。」

  隨著任盈盈一聲高亢的叫喊,她竟然拱起了身子,使了個鐵板橋的功夫,讓

身子和地面平行,只靠著兩條腿彎曲與地面支撐。

  「哇,聖姑竟然高潮了啊。」

  「把褲子脫掉,讓我們看看黑木崖聖姑高潮的樣子。」

  任盈盈運勁,下身的勁裝褲子四分五裂,連褻褲也都被崩開。三個男人都是

一凜,聖姑的功力可是比他們高的不少啊。如果不是現在藥效控制了任盈盈的肉

體,恐怕,三個男人都得被任盈盈幹掉啊。

  但是淫蕩的本性,讓三個男人的目光火辣辣的盯在了任盈盈最隱秘的地方。

  因為是鐵板橋的姿勢,讓任盈盈的下面崩的很緊,也非常的明顯。任盈盈的

陰毛很密很黑,並不很長,上面沾上了任盈盈的淫液,顯得亮晶晶的。兩片大陰

唇已經被任盈盈的手完全撐開,裡麵粉嫩的肉都暴露在了三個男人的面前,甚至

是陰道口和尿道口都能看到了。而高潮中的任盈盈的陰道裡,正汩汩的流出來了

乳白色的液體,液體順著會陰流到了肛門處。肛門也很小巧的在一縮一張的。

  「太美了!聖姑的下面簡直是天人之作。」

  三個男人幾乎是撕扯著將自己的全身衣物都脫掉了,暴露出了他們的性器。

祖千秋的雞巴最長,立起來有20公分,老頭子的雞巴最粗,有兒童手腕粗細,

計無施的雞巴適中,不過龜頭處卻是很粗的蘑菇頭。

  任盈盈從來都沒有經歷過男人,也沒有見過男人們勃起的陽具。看到三個各

具特色的肉棒,身體裡竟然又開始流淌液體了。

  三個男人幾乎是同一動作,都奔向了任盈盈的陰戶。

  「幹什麼?這個計劃是我出的,當然要由我計無施來為聖姑開苞。」

  「屁!剛才你都已經奪走了聖姑的初吻了。這次該由我們來開苞來對。」

  三個人爭持不下,可是任盈盈卻已經等不及了似的,「你們要不猜拳吧。」

  「好。不過猜拳會有耍賴的。這樣吧,不如我們讓聖姑的小情人來決定,如

何?」

  「令狐少俠?」

  「對。」

  「他怎麼來決定,昏迷不醒的。」

  「呵呵,很好辦啊。這個時候的他的雞巴一定綿軟無力,我們讓聖姑用嘴巴

講令狐少俠的肉蟲叼起來,然後再猛的鬆開,看令狐少俠的軟雞巴倒向哪邊?我

們來壓邊。」

  「哈哈,這個主意很不錯。讓令狐少俠絕對我們誰給他第一個戴綠帽,很合

理,很棒。」

  任盈盈橫了三個一眼,「你們真是的。」可是那眼神裡的春意讓三個男人都

是心神蕩漾。

  任盈盈爬了過去,真的拉開了令狐沖的褲子,用嘴叼起了令狐沖的軟肉棒,

嘴裡含糊的說道:「開押吧。」

  「等等,這樣的話,聖姑一鬆嘴,令狐少俠的肉蟲一定會落向聖姑的方向。

不如,聖姑拿大頂倒立著來。」

  「好!」老頭子的提議被一致通過。

叉開了,雙手支撐著全身的重量,嘴巴一吸將令狐沖的雞巴叼了起來。

  「我押左邊,」「我押右邊,」「我押下邊」三個男人喊完之後,任盈盈的

嘴巴一鬆,同時她的雙手一撐,一個倒翻奪了開。

  令狐沖的肉棒挺立了2秒鐘之後,竟然啪的一下,落在了右邊。

  「哈哈,是我贏了。」老頭子興奮的叫道。

  「老老公,奴家等你太久了,來吧。」

  老頭子得意的看了兩位同夥一眼,幾乎是風一樣的撲倒了任盈盈,下身使勁

的捅來捅去,但是,可能是緊張或者是任盈盈的下面已經濕潤得一塌糊塗了,所

以,一時半刻竟然沒有進去。那樣子竟然和一頭發情的公豬沒有什麼兩樣。

  老頭子聽到了兩個同伴的哄笑聲,冷靜了一下,手扶著自己的陽具根部,對

準了泥濘的洞口,腰間一使勁,插了進去。

  「呀∼」儘管有了心裡準備,但是任盈盈還是痛得大叫了起來。她的腳掌都

僵直了,老頭子的東西太粗了些。

  老頭子喘著粗氣,稍稍的向後撤了一下之後又大力的插了進去。這次,終於

突破了少女最後的防線,甚至老頭子能聽到那一聲「啪」的脆響。他的肉棒整個

都插了進去。

  處子的鮮血順著肉棒和陰道壁的邊緣流了出來。而老頭子的肉棒插了進去之

後再次的抽出來,帶出來了一些細胞碎片。

  「好痛啊!不要了啊。」

  「現在可由不得你了。」

  老頭子的動作很是兇猛,一次又一次的將自己的肉棒都插到底。任盈盈的乳

肉在劇烈顫抖,一陣的乳浪讓旁邊的兩個男人的雞巴又是向上翹了幾翹。

  「老祖,我要聖姑的嘴巴了,你不會跟我搶了吧?」

  「當然。聖姑的後庭是我的了。」

  「就知道你那麼長的東西最適合走後庭了。」

  兩個男人商量了一下之後,湊了過來。

  老頭子很知趣的將任盈盈的身子擡了起來。於是,任盈盈的下半身懸空,而

上半身卻是懸掛式的挨著地面。

  祖千秋躺在了地面上,扶著長長的雞巴對準了任盈盈的屁眼。

  任盈盈一驚,「你要幹嘛?」

  「聖姑,這裡也是我們的了。你要做好準備啊。知道你長年練功,對肌肉的

控制很好,放鬆你屁眼的肌肉,就一下下,不會很疼的。」

  但是要控制住肛門括約肌談何容易。因為老頭子的粗雞巴正在前面的陰道裡

馳騁,想讓任盈盈集中精神控制肛門真的有點強人所難。

  祖千秋才才不會管那些,對準之後,示意老頭子將任盈盈的身體放下。由於

慣性和重力的關係,祖千秋的雞巴狠順暢的插進了任盈盈的屁眼裡面。

  「啊∼∼」這次的慘叫比剛才的聲音還要響亮的多,畢竟前面有液體的潤滑

後庭一點潤滑都沒有。也別說,因為撐爆的肛門血管,血液開始起到了潤滑的作

用。

  在任盈盈慘叫的時候,計無施很自然的抓住了這個好機會,蘑菇頭的雞巴順

利的插到了任盈盈的嘴巴裡,於是,把任盈盈的繼續慘叫聲生生的憋了回去。

  三個男人得意的互相看了一眼,於是很有默契的開始了動作。

  任盈盈可苦了,儘管由於藥性的關係讓她很淫蕩,但是她畢竟是第一次被開

發,三個口同時都被堵住,劇烈的活塞運動讓她一點思考的能力都沒有了。計無

施的大頭讓她甚至連呼吸都成了奢望。每一次的插入都是喉嚨裡,然後全身就是

一陣的僵硬,帶動了下面的肛門和陰道收縮,給了下面兩個人極大的歡愉。

  而下面老頭子的抽插,就會隔著一層薄膜摩擦著祖千秋的肉棒,有的時候,

兩個人是一起進出,有的時候是一個進一個出。不只是這樣,三個人六隻粗糙的

手在任盈盈的身上不斷的亂摸著,乳房,乳頭,耳垂,腋窩,大腿根,會陰,腳

心等等,都是三個人蹂躪的對象。

  任盈盈不斷的處在高潮的過程當中,她已經徹底的淪陷在了淫蕩的迷醉當中

了。

  大概幾個人抽插了幾分鐘之後,都忍不住的出現了要射的跡象。

  「聖姑,我要射了!射到裡面行嗎?」

  「射吧,射死我吧。」

  老頭子第一個忍不住射出了濃濃的精液。在隔壁的祖千秋第一個感受到了人

任盈盈的肌肉收縮力度,再也忍耐不住那種緊壓的感覺,腰間精關一送,濃濃的

精液射到了任盈盈的直腸裡面。

  最後計無施並沒有射在任盈盈的喉嚨裡,而是抽了出來,一聲大吼,將精液

噴射到了任盈盈的美麗臉龐上。被精液覆蓋著臉龐的任盈盈吃吃的一笑,「你們

怎麼這麼沒用呢?我還沒有夠呢。」

  「哈哈……當然不會飽了。要知道,平一指說過,被一年的藥性浸泡過的藥

丸,恐怕要經歷過上千人才能真正的解毒吧?我看有必要再次在五霸岡上召開英

雄大會了。到時候,我們就為聖姑和令狐少俠舉行盛大的婚禮怎麼樣?新娘子的

淫蕩之夜,實在是很令人期待啊。」

  三個男人很淫蕩的笑著,他們的下身再次的慢慢的變硬。計無施一轉眼,發

現令狐沖的肉棒也在高高的翹起,不由得一笑,「看來,你的未來新郎已經等不

及了,婊子聖姑。」

任盈盈的反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