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美紗紀恥悅的履歷書 第四章 胯下繩

  • 在〈OL美紗紀恥悅的履歷書 第四章 胯下繩〉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都市色女

第四章胯下繩

美紗幾乎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在想佐原。

已事過三日,身體裡依舊熱如火。不一定是性感之火,是受到種種屈辱的人。回想起來就搖頭,要用手掩住臉,可是想到直至最後都那麼鎮靜的佐原,又開始思念他。

受到那樣的屈辱,一方面覺得無顏再和性原會面,另一方面又很想再見到他。

那一天和佐原分手時,他只說一句星期六,六點在新宿的一家咖啡店等她,給她寫上地址的字條。

美紗不知道佐原的住址和電話。佐原也沒有問如何和美紗連絡,佐原好像有把握美紗一定會赴約。

在佐原的信心中,似乎潛藏著一股魔力。

和佐原分手後才只有三天,美紗卻不知道如何度過星期六以前的時間,不想喝酒或與同事喝咖啡。

這一天稍加班後,六點多鐘離開公司。

直接回到公寓時,雄介站在門前。本來和雄介有默契,就是一定要在外面見面,所以看到雄介站在門前,美紗感到意外。

「原來這麼早就回來了,本來我是準備等到天亮的。」

雄介以憤怒的口吻說。

「你不要去工作嗎?」

「今天休息。」

金妮是全年無休的店,大家輪般休息。

「妳知道這五天裡我打了多少次電話嗎?我對答錄機說請妳回電話,為什麼不理?我知道打電話到公司不方便,所以只打到妳住的地方。」

和佐原分手後,忘了雄介的事,最後到金妮去是五天前,還不到一星期。

「你可以和那個喜歡妳的女人交往,我不願意捲入爭端。她為什麼知道我的名字?」

「大概是偷看我的筆記本吧。」

「總之,我們是一個月就結束了,以後不要到我這裡來。」

美紗打開房門,想就在這裡和雄介分手。

「妳聽我說呀。」

「我不想聽,我說過到此為止,你明白了嗎?你走吧。」

Super KAMAGRA 又稱超級威而鋼,具有助勃起壯陽及持久雙重功效,與必利吉合稱為雙威,特性是猛又硬 - 雙效萬艾可

美紗走進房裡,想關門。可是,雄介快一步跟進房裡。

「你走!不然我要叫人了。」

「叫吧!我會說妳在月經期,有一點歇斯底里。」

雄介關上房門,向裡面推美紗,說:「我已經等了二個小時了,讓我喝一杯咖啡總可以吧。」

「我只有難喝的咖啡。」

「我也沒有準備喝比店裡更好的咖啡。」

「喝完咖啡,你就得離開。」

美紗讓雄介進入客廳。

雄介坐在雙人座的沙發上,由於接觸到美紗的生活,心裡就更眷念。

「自從見了妳之後,我對那個女人就沒興趣了。妳應該知道,人心是會變的。」

「這些都不重要,我只是想和你結束。」

美紗不討厭雄介,而是共同度過一夜的佐原幾乎占據了美紗的整個心。

雄介沒有作答,只是站起來抓住美紗的手臂,拉入懷裡。

「噢…」

雄介粗魯的吻美紗。

「唔…」

美紗本來想說不要,但說不出話來。

雄介對緊閉上嘴拒絕舌頭進去的美紗感到急燥。上一週在旅館裡還發出性感聲音的美紗,現在卻像被強姦似的拼命推開雄介。

雄介知道吻不下去,於是把手伸入裙內。

「不要!」

「要玩強姦遊戲嗎?這不像妳做的事。妳已經濕潤了吧,我的小兒子也勃起來了。」

「已經說好的,你走吧。」

「說好了什麼?我什麼也沒有答應。」

伸入裙內的手沿著腿向上摸到高叉的三角褲。

「噢…」

勃起困難,硬度不夠,做到一半軟掉,早洩秒射 怎麼辦

男性因家庭、人際、事業與經濟的壓力下,造成勃起功能障礙陽痿與早發性射精早洩的比率最高達30%,導致性生活品質下降,影響女友或老婆親密和關係,引發家庭危機,男人,應該重視這個普遍的痛點!印度壯陽持久藥 犀利士,必利吉,果凍威而鋼,萬艾可,樂威壯,威格拉,犀利士5mg,威而柔 原裝進口 https://www.5mg.tw

手指插入洞裡,立刻開始淫靡的活動。

「不要這樣…」

「妳是喜歡的,以前是喜歡這樣的。流出蜜汁吧,快熱情起來!」

雄介一面玩弄肉洞,一面接吻。美紗雖然閉嘴拒絕,但受到愛撫的花蕾,使她無法繼續閉嘴,雄介的舌尖乘機侵入。

美紗被推倒在床上後仍繼續反抗。今晚的雄介是施展了暴力,衣袖發出輕脆的聲音被撕破。

「妳為什麼這樣討厭我?」

雄介更兇暴。上一週還在一起共享性感的快樂,現在卻翻臉不認人。

「我做了什麼事呀!」

雄介用力向左右拉上衣,鈕扣脫落,乳罩浮現。拉下乳罩,立刻吻雪白的豐乳。

「噢…唔…」

美紗還是拼命的推開雄介。

雄介先用手把三角褲拉到膝上,再用腳尖扯下去。雄介急忙拉下褲子,用勃起到極限的肉棒找到肉洞口,利用體重把肉棒插進去。

「唔…」

強行插入尚未完全濕潤的肉洞,當龜頭勉強達及洞底,雄介先搖擺屁股,開始猛烈抽插。

「唔…」

內臟幾乎被刺破的強烈衝擊,使美紗仰起頭發出哼聲。

看到美紗痛苦的表情,雄介似乎更激動,把肉棒抽出到龜頭快要脫離肉洞時,又全身重量猛然插進去。

「噢!」

比前一次更強烈的衝擊,使美紗不由得發出呻吟的哼聲。

雄介用手指夾住乳頭,又同樣的兇猛抽插。

「唔…」

美紗受到這樣的衝擊,掉下眼淚。

「不要這樣殘暴。」

http://www.747.tw

「在第一次的夜晚,妳是說還要的。我溫柔的抽插時,妳說還要用力,所以今晚我是這樣用力插的。」

這樣猛烈的抽插,不可能享受到快感,甚至於會感到恐懼。

無法推開雄介,美紗皺起眉頭,痛的喘息,肉棒插入時就產生恐懼感。

每當出現在金妮時,店員們就對雄介說妳的表姐很漂亮,在大企業工作,充滿知性美的美紗,使雄介非常得意。

美紗不只是外表,其內在也深得雄介的愛慕,現在美紗竟然說要結束他們的關係,而且想澈底的避免和雄介見面。雄介當然不會輕易答應。

雄介的肉棒整天都在需求美紗的肉體而勃起。已經五天沒有性交,也連絡不到。其間,無法集中精神工作,幾乎要流出鼻血。

雄介加上反彈力…把肉棒用力插進去。

「噢!」

美紗張開嘴呻吟,用痛苦的視線看雄介。黑髮落在額頭,脖子上看到汗珠。

「求求你…不要粗暴…」

「要求我了嗎?如果敢咬的話,我可要把拳頭插入妳的陰戶,讓妳永遠都不能性交,妳肯給我口交吧?」

雄介露出瘋狂般的眼神。在雄介的心裡已經刮起暴風,美紗感到危險,只好點頭。

雄介脫去褲子,騎在美紗的臉上,強行把肉棒插入美紗的嘴裡。

「唔…」

雄介看到皺眉頭的美紗,這才覺得自己站在優勢的地位。雄介心想絕對不能和她分手,每一次都要這樣幹她上下的嘴。

「妳像洋娃娃一樣的不動有什麼用!舌頭要動,就像上次那樣要發出啾啾的聲音才行。」

說完,猛向裡面插。

肉棒頂在喉頭,美紗幾乎要吐出來。不能說話,只好用眼神表示痛苦。

「唔…唔…」

美紗用力搖頭。

「妳要說什麼?只要吸吮就對了。」

雄介用力抽插二、三下。

美紗推開雄介的腰骨,吐出肉棒,說:「這樣我不能呼吸了…更別說是活動舌頭。我說過不要你這樣粗暴的。」

「那麼,妳不要動,把嘴唇做成陰戶的樣子。不過,我告訴妳,必須是緊縮的陰戶,不然就射出來,只會花很多的時間,妳的下巴很可能脫臼。」

雄介好像要射在美紗的嘴裡,如果現在反抗他,正在氣頭上的雄介會更兇暴。

美紗把紅唇閉緊,雄介開始抽插。

偶爾雄介故意深深的插入肉棒,冷冷的瞪視美紗。看到美紗噁心想吐的模樣,不由發出冷笑。

「妳要喝下去,萬一漏出來,我絕不答應。」

這樣單方面的玩弄不能動的美紗,其帶來的快感更煽動雄介的雄性本能。

想到日後每次都能這樣姦淫美紗,雄介產生很大的信心。雄介一直未射精,美紗感到下巴麻痺,偶爾喉頭被插到也很痛苦。幾乎想用牙齒咬雄介的肉棒。

「我要射了,你要喝下去。」

雄介抽插的速度加快。

「唔…唔…」

美紗很想說不要粗暴,可是說不出來,只能用鼻孔呼吸,等待那一刻。

「唔…」

雄介的動作停止,向喉嚨深處間歇性的射精。

美紗並沒有立刻把射入嘴裡的精液吞下去。雄介慢慢拔出肉棒。

「喝吧,妳還沒有吞下去。」

本來美紗就討厭精液的味道,一旦積存在嘴裡就更難嚥下去。美紗假裝在整理頭髮,趁雄介不注意,手伸向玻璃桌上的衛生紙,迅速抽出後送到自己的嘴上。

「可惡!」

雄介伸手搶衛生紙,然為時已晚。雄介的精液完全吐在衛生紙上。

雄介怒視美紗:「我是要妳吞下去的。」

「你是知道我不能喝的,我討厭那種味道。」

看到兇暴的雄介,美紗為之膽怯,但仍做出從容的態度。

「妳有一次喝過的。」

「因為那是酒醉了。」

「那麼,妳就喝酒吧。這裡至少會有酒吧。」

「沒有。」

「不可能沒有。」

兩人怒目相視。

美紗已經決定脫離雄介,因為雄介也看出這種情形,所以變成兇猛的野獸。

「妳不能用嘴喝下去,我就插入妳的陰核,讓妳大量的喝。」

雄介想把爬起來的美紗壓住,把裙子撩起到肚臍上。

「不要啦!你走吧!」

美紗越抗拒,雄介的恨意更強烈。看到撕破的上衣,使得雄介更狂暴。

「妳做狗趴姿勢吧。這樣把屁股挺過來。我從後面插進去就會快一點結束。」

雄介露出冷笑。

「不要!」

「快!」

銳利的眼神射在美紗的臉上,美紗也露出反抗的眼光迎戰。

雄介抓住美紗的手臂,以瘋狂的動作翻轉美紗的身體。

「不要!」

美紗拼命爬,想逃走。

雄介抓住美紗的腳,用力拉回去。

「我要給妳插進去,然後把大量的精液射入妳的陰戶。妳用好聽的聲音哭吧。」

雄介分開美紗的腿,將又勃起的肉棒向花芯刺進去。

「唔…」

在極短時間內恢復勃起的內棒,一下子插入到底。

雄介猛烈衝刺子宮口,似乎要把子宮刺破。

「噢…唔…啊…」

好像要刺到內臟,只有痛苦,沒有快感。每入一次,美紗便從喉嚨發出哼聲。

岩月走出電梯,來到美紗的房間。

最近一個月以來感到很奇怪。以前約美紗,她一定會赴約。說要學習什麼東西,但岩月不相信。

是不是有了男人?對性欲強烈的美紗,不可能忍耐一個月之久。

想到這樣的時間不可能回到公寓,又想到也許和男人正在尋樂,於是不由得搭計程車趕來。

在按門鈴前先轉一下把手,結果順利的推開門。對沒有鎖門感到驚訝,當然看到玄關有散亂的男鞋感到緊張。

「噢!不要…」

悄悄的走進玄關,聽到從客廳傳來美紗的聲音。

岩月脫下皮鞋,悄悄的走向客廳。

原以為美紗是在和男人享受性交樂趣,可是岩月看到的美紗,只能認為是受到淩辱。

只有下半身赤裸的男人,把美紗的裙子撩起,從後面姦淫。如果只是這樣還不算奇怪,美紗卻做出拼命想逃走的樣子。

這是美紗忘了鎖門,男人偷偷進來,看到美麗的女人而姦淫…

岩月這樣判斷後,再看男人的手上沒有危險之物,又是雙手抱緊美紗的細腰。

「快停止!」

岩月抓住雄介的肩,用力拉。

不只是雄介,美紗也聽到男人的聲音而嚇了一跳。

「你這無恥的東西!我要把你交給警方。」

岩月揪住雄介的脖子。

「找警察嗎?那是我要做的事。你非法侵入民宅,幹擾別人的快樂!快滾出去!」

岩月怒氣沖沖,但對絲毫不為所動的男人感到疑惑。難道他是…放鬆手的力量。

「你是不是美紗的同事呢?」

雄介也想到這個男人可能是美紗認識的。

美紗對眼前發生的事感到驚鄂,急忙拉下裙子,整理衣服。

「我們正在玩強姦遊戲,你要如何向我們交代?」

雄介一點也不掩飾赤裸的下半身,傲慢的說。

「美紗,這是怎麼回事?」

岩月對這種情形多少有點明白,可是不想在年輕男人面前露出窘態,只好保持冷靜的態度。

「假裝做出老婆離婚的樣子而勾引美紗,又在老婆的生日送戒指,美紗說不想再和這樣的男人交往了。」

岩月把送戒指給妻子的事瞞著美紗,但為什麼這個男人知道呢?生日是在一個月前,從那時候起,美紗不肯和岩月見面了。

「你們兩個都走!隨便進入別人的房裡!再也不要來了!」

因為受到暴力的侵犯,美紗的憤怒爆發。

「怎麼可以說侵犯。妳是想和這個撒謊的傢夥分手才和我交往的。我們可是做過很多快樂事情的親蜜關係呀。」

雄介的態度依舊傲慢,像在表示美紗是我的女人,連褲子也沒有穿。

「你們走!不然我真的要叫警察了,我就說強姦我。」

美紗拿起電話。

雄介看到美紗生氣的樣子,知道不是恐嚇。

美紗按下110。

「好吧。」

雄介迅速切斷電話,然後露出不情願的表情開始穿褲子。

「美紗,我有話和妳說。」

這一次輪到岩月了。

「我沒有。」

美紗冷冷的回答。

「美紗說無話和你談,還是回到老婆那裡去吧。不過,我不會放棄美紗的。」

雄介穿好衣服,露出冷笑向外走去。

聽到關門的聲音,岩月去鎖門後又回來。

「戒指的事是聽誰說的?就是為這件事生氣嗎?和那種年輕人交往有什麼好呢?那種人怎麼配得上妳呢?」

岩用的腦海裡又出現兩個人性交的情景,但還是保持冷靜,現在大吼只會使得美紗的心情更惡劣。

「你是說你很配我嗎?我已經受夠了,你走吧。我要和你做陌生人,反正將來也只是做陌生人的份。」

「妳怎麼可以這樣說。我們不是一直都很好嗎?妳知道我是愛妳的。」

「你愛我的話,你能吻剛才還有那個人的陰莖插入的陰戶嗎?你能插入舌頭喝下有那個男人的精液和我的淫液混合的液體嗎?」

「我知道妳和他是單純的外遇,我不會在意那種男人。不過還是去淋浴,身心都可以爽快。我陪妳去吧。」

過去從未對岩月做出這種態度,對尊敬的男人不曾說過粗魯的話,而今不同了。

「美紗,只要你希望這樣,我什麼都能做到。」

岩月說完,立刻進入美紗的雙腿間,把腿分開。

「啊…」

只是擡起上半身的美紗失去平衡,仰倒。

雖然這是自已說出來的,可是並不想真正讓岩月看到剛才和雄介連成一體的地方。

美紗拼命掙扎想站起來,可是岩月的頭已到下腹部。

岩月只是看一眼濕潤充血的花瓣,立刻把嘴壓到肉洞口。

「啊!」

美紗的屁股顫抖。

岩月聞到從未聞過的強烈刺激的味道。沒有精液的味道,但好像那種男人的味道。現在的岩月只好伸出舌頭舔了。

奇怪的是,美紗為什麼知道送戒指給妻子的事,同時也懷疑妻子是不是知道美紗的事。

不過,這些事以後可以查証。現在美紗正在考驗他的愛情。

想到美紗和那樣下流的年輕男人發生關係,即使是短暫的,也恨不得罵她幾句。可是現在這樣做,美紗是不可能再回到他的懷裡了,還捨不得放棄這樣的女人。

岩月發出啾啾的淫靡舔聲,然後伸手到可惡的男人進入的內洞裡。

「唔…啊…」

看到岩月舔經過雄介猛烈抽插有一點刺痛的陰戶,美紗停止抗拒。不過想到岩月只是不願意放棄她才這樣做,所以對岩月沒有一點留戀感。

美紗在這樣的情形下還是想到佐原。如果是佐原這樣做的話…美紗在想念使她有極大屈辱感的男人。

岩月擡起頭,嘴邊沾上蜜汁。

已經一個月沒有和美紗性交,現在看到美紗淩亂的衣服,岩用的下半身產生異於往常的興奮。

脫下褲子,和雄介一樣的只赤裸下半身。

美紗知道岩月的目的,但就那樣仰臥不動。

肉棒插進來了。美紗閉緊嘴,只用鼻呼吸,以免發出聲音。

「下個月我們去做一夜的旅行,我有伊豆旅館的招待卷。」

插入沒有遭到反抗,岩月以為美紗原諒他了。

美紗在約好見面的咖啡廳,故意遲到二十分鐘才進去。可是發現佐原不在裡而,立刻感到後悔,真怕再也見不到他了。

只有期盼佐原會回來,準備在這裡等到打烊。

「結城小姐的電話。」

六點半左右聽到服務生叫人。向四週望去,沒有人站起來,美紗急忙去接聽電話。

「喂…」

美紗拿起電話小聲的說。

「哦,妳還在我就放心了,六點多時我打過一次電話。」

雖然不到一星期,但覺得很懷念佐原的聲音,美紗緊握電話。

「我在上一次的旅館XX號室,我等妳。馬上來吧。」

佐原不等美紗回答就掛電話。他似乎認定美紗一定會來的。

這樣充滿信心的佐原,不知道今天會做什麼。美紗的心充滿不安的期待。

***

在旅館的房前輕輕敲門時,佐原立刻打開房門。

佐原面帶笑容,可是美紗的表情很不自然。

一星期前受到那樣的羞恥,不可能很自然的投入佐原的懷抱。受到那種淩辱,今天還自動送上門來,不知道佐原會有怎麼樣的想法。

叫她就來,美紗突然感到難為情。出門時還費心挑選衣服,對自己的這種行為感到難為情。

佐原看到美紗一直站在門外,於是把她拉進房裡。雖然比上一週的套房窄小,可是比美紗準備和雄介做愛的房間大多了。

「我本來要去咖啡廳,因為有急事沒有辦完,所以趕不上,真對不起。」

「你就繼續工作吧…」

美紗看到桌上的字典,說出昧著良心的話。

「剛剛才完,用傳真把稿件送出去了。」

佐原和往常一樣,未繫領帶,只有襯衫和白短褲。不過,他的打扮都是考究的。

佐原把她擁入懷裡接吻時,美紗的身體便失去力量,受到這個男人的愛撫時,美紗知道自已會變成和過去不同的女人。

和岩月或雄介在一起時,能保持平等的關係,甚至站在優勢的地位。和佐原就不行了,在金妮聊天時,他和一般男人一樣,獨處時,佐原便成為美紗的支配者。

舌頭巧妙的動作,使美紗的花芯開始火熱濕潤。只能做被動的人,好像被貓玩弄的老鼠。

「我要綁妳。把衣服脫了吧,今天不只是手而已。」

佐原吻過她後,以平靜的口吻說。

美紗受到佐原支配的屈辱中,發現過去從未有過的喜悅。所以一直等待這一天的到來。可是剛來就直接了當的要她脫衣服,還是無法立刻答應。

「等一下再淋浴吧。」

佐原立刻從和上次一樣的黑色皮包裡拿出紅色的繩子。

「就在這裡,馬上!」

「不…」

並不是反抗,只為了讓佐原感到困惑,美紗才這樣拒絕,實際上是想撒嬌而已。美紗站在門邊沒有動。

「妳是不是想要我給妳做羞辱的事才來的嗎?」

看透美紗心事的話,使美紗感到難堪。

「我不是為做那種事情來的。」

美紗真希望佐原用暴力佔有她,這樣頂嘴就該得到更嚴重的處罰。

「那麼,妳為什麼而來呢?」

美紗對佐原的明知故問感到怨尤。

佐原在等美紗回答。沒有動粗,就好像站在有溫和陽光的院子裡欣賞風景。

「妳說話吧…」

美紗知道自己現在必須說話,但仍舊等待佐原開口說話。可是佐原等待美紗說話。

美紗無法再堅持。

「我要回去了。」

美紗說出欺騙自己的話。心想這一次佐原一定會把她拉進懷裡,可是佐原依舊沒有動。

「還沒有脫衣服就回去了嗎?」

「是…」

這一次一定會…佐原仍舊沒有動,美紗恨自己不能坦白,也恨佐原沒有採取強迫的手段,就這樣推開門,留戀不捨的走向電梯。走的很慢,但沒有聽到佐原追上來的聲音。

如果是雄介或是岩月,毫無疑問的會追上來,甚至於不讓她離開房間。

美紗無法走出旅館,於是進入一樓的咖啡廳。芳香的咖啡,喝在嘴裡感到很苦,美紗的心仍舊留在佐原的房間裡。

坐二十分鐘,覺得這段時間很漫長。

佐原是不是離開了旅館呢?美紗忍不住拿起咖啡廳門口附近的內線電話。

「請接XX一七號室的佐原先生。」

「請稍等。」

從這句話知道佐原還在。美紗的心怦怦跳動。

「喂。」

聽到佐原的聲音,美紗感到呼吸都困難。

「…」

「妳現在在那裡?」

佐原知道打電話的就是美紗。

「一樓的咖啡廳…」

「我馬上去。」

佐原不說回來,而是說要到這裡來。

現在還來得及離開旅館,想和佐原在一起的心情和想逃走的心情在激戰。不知道佐原會對她說什麼話,心裡越來越不安。

佐原很快就來了。很自然的表情,好像約會就在這裡。

「咖啡還是金妮的好喝。」

佐原在美紗的對面坐下。

「以後就沒有去金妮了嗎?」

「那個人,三天前到我房裡來。」

「哦。」

佐原沒有反應。

「他和我發生關係。」

「覺得好嗎?」

佐原的反應使美紗急燥。

「後來,又來了別人。這個人也和我發生關係。」

「哦。」

原以為這一次佐原會有反應,但仍舊是老神在在。

「你為什麼這麼鎮定?」

美紗指責似的問。

「性無能的男人是無法性交的,這件事只有交給別人了。」

佐原的口吻自然。

美紗從佐原身上得到比健康男人更多性感,因此早就忘了佐原是性無能的人。因為佐原的態度讓美紗急燥,所以故意說出和兩個男人做愛的事。

說過之後,才後悔是不是傷了佐原的心。

佐原喝著咖啡,望著沈默的美紗。

美紗覺得掌心出汗。擡頭看一眼佐原,又立刻低下頭。

「咖啡的時間結束,回去吧。」

佐原拿起帳單站起來,在櫃台簽帳後頭也不回的走出去。

美紗急忙追趕。

電梯的門關了,裡面只有他們兩個人。

「隨便就弄成咖啡時間,知道要受懲罰吧。」

佐原把美紗摟過去,在耳邊小聲說。呼吸噴在耳根上。

美紗全身起雞皮疙瘩。

「不要…討厭我…」

美紗終於坦誠說出心裡的話。

「上一次也說過這樣的話,準備接受更羞辱的事吧。」

只是這樣一句話,美紗就覺得子宮深處火熱了。

走進房裡,佐原說出如先前的話。

「我要綁妳,就在這裡馬上脫衣服。」

在男人的面前自己脫衣服,美紗感到困惑。如果是其他男人,此時一定不會要她自己脫衣服。

「給我脫吧…」

美紗的聲音近乎哀求。

「妳自已脫,我會給妳穿上紅繩的衣服。」

佐原沒有碰美紗的身體。

美紗很想告訴佐原,為了讓他給美紗脫衣服而特別挑選內衣。不知道看裙內的內衣,佐原會說什麼話。美紗在緊張中脫下裙子和上衣。

高開叉的三角褲和吊襪帶,乳罩都是成套的。都有高貴的刺繡和蕾絲邊。

「噢,很美的內衣。」

聽到佐原這樣說,美紗十分高興,好像小孩子難得受到父親讚美時的心情。

這樣的內衣,還是需要自己脫。

在佐原的命令下,站在床邊。佐原把美紗的雙手拉到背後,用紅繩捆綁,多餘的繩子繞到胸前,在乳房的上下綑綁。

因為雙手失去自由,無法抗拒。美紗感受到當犧牲品的無力感。由於無力感,也點燃和其他男人不曾有過的淫蕩火燄。

「妳穿黑色內衣時在想什麼呢?看妳穿上吊襪帶一定是想接受非常羞辱之事。」

佐原扳起她的臉凝視時,彷彿自己的心被看透似的,美紗不由得不閉上眼睛。

捆綁尚未結束,繩子又沿乳房中央而下。

「把腿分開更大一點。」

美紗不知道佐原的目的,只好把雙腿微微分開。

下來的繩子穿過胯下,繞到後面。

「不…」

美紗想夾緊雙腿,此時佐原把繩子向後背的方向用力拉。

「噢…」

繩子陷入肉縫。美紗想藉墊腳尖減少刺激。可是經過胯下的繩子固定在後背的繩子上。

「不要這樣…啊…快解開…痛啊…」

「那裡痛呢?」

「那裡…啊…快取下來…」

胯下裂開般的疼痛,美紗不由得皺起眉頭。

「是陰戶受到摩擦才痛嗎?妳只要說陰戶痛請放鬆,我就給妳放鬆。」

「不…」

佐原要她說這種話時,美紗覺得喉嚨有異物卡住般說不出來。

「不說只好這樣了。」

佐原說完,把汗濕的美紗抱在懷裡吻臉頰,耳垂。

彷彿專門選擇皮膚的性感帶觸摸,美紗的皮膚起雞皮疙瘩,身體深處感到騷癢。忍不住扭動身體時,胯下的繩子更毫不留情的陷入肉縫裡。受到騷癢和疼痛的夾攻,美紗喘息流汗。

佐原用手指輕揉變硬突出的乳頭。

美紗咬緊牙關,發出沈悶的哼聲。乳頭也出現騷癢感,快感和疼痛都使美紗無法忍耐。

「啊…放了我吧。解開那裡的繩子。痛…求求你…不要摸乳頭…」

美紗不能一直踮著腳尖,累得發出悲嗚聲。

「妳說出來就沒事了,該怎麼說已經告訴妳了。」

佐原用力掐乳頭。

「痛啊!」

發出尖叫聲的同時,由於大腿用力,繩子更深陷肉縫裡。

「啊…求求你…解開吧…請放鬆陰戶的繩子吧…」

美紗說出淫話,忍耐著疼痛,但臉還是紅到耳根。

「陰戶也許會磨破流血,妳到床上來做狗趴姿勢,但用頭取代雙手,屁股盡量擡高,這樣我就給妳放鬆。」

美紗沒有時間思考了,跪在床上,彎曲上半身,頭頂在床板上。擡高屁股時,紅繩會陷入肉縫。

佐原解開胯下的繩子,看到陷入肉縫的部份已濕潤。

胯下繩鬆開時,美沙鬆了一口氣。可是肉縫又痛又癢,很不得用手揉搓那裡。

「要更擡高,像這樣。」

佐原抱住美紗的細腰,向上擡起。又把肉丘分開,看濕潤的性器和菊花蕾。

「不要看…」

只是佐原這樣看,美妙的欲火更燃燒。佐原在紅繩濕潤的部份打結,又在稍離開的位置打一個結,然後再度經過胯下固定在後背的繩子上。

「不要!」

扭動屁股拒絕已經來不及了。紅繩的結和落在花芯和菊花蕾上,這樣會比先前更刺激。

「栓的比較鬆,重要的地方不會磨破,前面會很舒服,對妳而言,後面也許會受不了。」

佐原翻轉美紗的身體,看一下快要哭出來的表情,然後乳頭含在嘴裡。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