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太太王玉蘭(3)

  • 在〈警察太太王玉蘭(3)〉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都市色女
摘要

一个沙哑的男声恶狠狠响起,听不出是什么口音,“叫也没用,这里没人听得到!”

入夜的城乡结合部寂静安宁,只有不间断的虫子叫唤伴随着清澈的月光在空气里弥漫。王玉兰无心欣赏夏夜的景致,着急地往小路上赶,想尽快穿过那条巷子回家。

巷子没有路灯,弯弯曲曲的,两边是一些破败的民居。当地的农民有了钱就另外盖房子,而把原来的旧房以低廉的价格租给了来打工的外地人。

王玉兰拐了几个弯,走进到一段狭窄逼仄的巷子,这里两边的房子靠得很近,月光七拐八拐地照进来,在石条地上映出惨淡的蓝光。王玉兰犹豫了一下,看到前面有个房间似乎透出了点灯光,心里想反正路也不长,很快就可以走出去了,于是她快步走了进去,哒哒的脚步声响起在寂静的巷道里。

王玉兰越走越快,马上就到了亮着灯的那个房子,眼看就要走出巷子,她心里一高兴正准备加快脚步跑起来,忽然,背后响起一阵风声,她还来不及反应,一只粗壮的胳膊猛地捂住了她的嘴,接着另外一只胳膊从后面揽住了她的腰身,一个身体贴在了她的后背,她感到自己被抱离了地面,正在被往回拖拽着。

王玉兰惊恐地挣扎,手里的保温瓶哐当一声掉在地上。她的双手胡乱扑腾,她只能拼命去掰捂着她嘴巴的手,那个人力气大极了,她的一切挣扎显得那么柔弱无力……听到外面的声音,那间唯一亮着的房子忽然灭了灯,整条巷子一下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那人拖着王玉兰往回走了七、八米,咣地一下撞开了旁边的一个门,进去后用脚把门一踢,转身将王玉兰压在了地上。

王玉兰害怕极了,感到身子底下软软的瑟瑟作响,好象躺在了稻草上。身上的人放开了捂在她嘴上的手,她正要叫喊,马上感到脖子被一个冰凉尖锐的东西顶住了。

“不许叫,敢叫我就一刀捅死你!”

一个沙哑的男声恶狠狠响起,听不出是什么口音,

“叫也没用,这里没人听得到!”

王玉兰颤抖地说:“请放了我,我兜里有钱,你都拿走吧。”她心里残存着一丝希望。

男人嘿嘿奸笑了一声,“钱当然也要,不过,你还是先让我泻泻火吧。”说着,他的手开始在王玉兰身上粗暴地揉摸起来。

“不,请别这样……”王玉兰急了,双手推搡男人,但他自顾自地动作着,王玉兰的推搡根本不起作用。木条窗户透进的微弱月光照在他的身上,勾画出一个头发蓬乱胡子拉杂的男人剪影。

男人的手伸进了王玉兰的衣服,插进胸罩里,粗鲁地揉弄她的乳房,

“哇,真大,真他妈软。”男人淫笑着,两根手指用力地夹乳头,

警察查得紧,老子都好些日子没碰女人了。”

王玉兰正拼命抗拒着,听到他说的话,猛然惊醒,赶紧对他说:“你赶快放了我,我老公是警察,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男人愣了一下,突然狂笑起来,“哈哈,老子真他妈走运。老子最恨警察了,没想到你今天到送上门来。哼,老子今天正好开开荤,尝尝警察婆娘的味道!”说着手上加劲捏揉起来。

王玉兰又气又急,脑袋在稻草上转来转去,躲避男人那胡子拉杂散发着酸臭的脸,但男人还是张口叼住了她的嘴唇,舌头在上面舔来舔去。王玉兰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

王玉兰身体拼命扭动,想将男人甩开,但她的扭动不仅徒劳,而且加剧了两人的身体摩擦。男人感到身下那个丰满温暖的躯体在不断地蹭着自己,欲火猛烈地燃烧起来。

男人扯着王玉兰的衣服,想将它从头上脱下来,但王玉兰死死拉着不让他脱。男人恼了,拿起手里的刀子插进衣服下摆,往上一挑,“嗤”地一声衣服被割裂开了。男人双手拉着裂开的两边,“哗啦”一下将那件T恤撕成了两半。

王玉兰惊呆了,双手死死护住胸部,惊恐地看着男人手里的刀。

借着微弱的月光,男人看到王玉兰雪白细嫩的肌肤,心里一阵狂跳,下身更加硬挺。他一手抓住王玉兰的两只手腕,将她的手臂拉高,另一手执刀插进了胸罩的两个罩杯中间,也是往上一挑,“绷”的一下,胸罩从中间断开。男人把刀往旁边的草堆上一插,伸手拨开胸罩,王玉兰两只雪白丰满的乳房就在月光下袒露出来。

失去了胸罩的支撑,白白的乳房向两边摊开,没有任何遮拦地裸露在眼前,黑黑的乳头耸立,无助地颤抖着,汗水覆盖整个乳房,月光下闪烁着誘人的光亮,随着呼吸起伏,等待着残酷的蹂躏。

Super KAMAGRA 又稱超級威而鋼,具有助勃起壯陽及持久雙重功效,與必利吉合稱為雙威,特性是猛又硬 - 雙效萬艾可

“我的妈啊!”看到这美艳的场景,男人的脑子腾地热起来,有些发呆。刚才摸揉的时候感觉手感很好,没想到眼睛看的感觉更好。他艰难地吞咽了一口唾沫,伸出大手握住左乳,猛地搓揉起来。

王玉兰惊恐地被割开身上的衣服,乳房上传来的疼痛让她又羞又恨,不由得闭上了眼睛。雪白的身体暴露在一个粗鄙的男人眼前,被他玩弄,这样的事她以前连想都没想过,没料到今天却真正地发生在她身上了。

男人忽然放开了她的手,乳房上的疼痛也消失了,王玉兰睁眼,却看见男人正在拉下裤子,掏摸那根丑恶的东西出来。王玉兰着急了,挣扎着想爬起来,但男人一下子就按倒了她。

王玉兰的裙子被掀到腰上,男人的手撕扯着她的内裤,她的最后一道防线也彻底崩溃了。男人重重地压在她身上喘息着,王玉兰感到硬挺的龟头正在她浓密的阴毛里寻找阴道的入口。王玉兰感到最后的一丝希望已经破灭,绝望的她只能哭着哀求:“不要啊……别这样……求求你,别这样……”

看到身下这个丰满肉感的女人在苦苦哀求自己,男人感到无比的兴奋,他要狠狠地玩弄她,把这些日子被警察追踪的憋闷全部发洩在她身上。阴茎终于找到了那个柔软的入口,男人挺起了身子,往前一压,在王玉兰的抽泣声中进入了她。

“啊……”两个人同时叫了一声。王玉兰感到男人粗大的龟头顶开了自己的阴唇,夹杂着几根阴毛一起进入阴道内,一阵疼痛,因为自己的幹涩,男人的阴茎已经不能再前进了。王玉兰哭着呼了口气,还没等她回过神来,男人忽然猛地一插到底。“哎呀……”王玉兰一声惨叫。

男人冷酷地看着王玉兰紧皱的眉头和紧闭的双眼,拱起屁股再次撞击她。王玉兰眼角泪光闪烁,她痛苦地张大嘴巴呼吸压低声音呻吟着,随着他的撞击把头扭向一边。

王玉兰痛苦地承受着男人的抽插。男人的阴茎很粗,强壮得象头公牛,她的阴道被这个魔鬼撑得满满的,紧紧包着它,任它随便进出。随着阴茎的肆虐,王玉兰的阴道也渐渐湿润起来,阴茎抽插的阻力也越来越小,阴道里也响起了“滋滋”的水声。

男人双手撑在地上,卖力地挺动下身,看着王玉兰随着自己的冲撞痛苦地抽泣,两只大乳在身体上上下颠动着,美艳淫荡之极。他忍不住拔出阴茎,低下头把大半个左乳含进嘴里,一边用牙啃咬,一边用舌头快速地舔弄乳头。这一招非常厉害,王玉兰难以忍受,浑身颤抖,双手捧着他的头推拒着。

男人兴奋极了,再次猛扑到王玉兰身上,握住阴茎猛插进肉穴中,发狠地抽插。男人的阴茎坚硬有力,每次插到子宫都让王玉兰一阵酥麻,她耻辱地闭着眼,抗拒着身体的反应。男人捧起了她的屁股,五指深深陷入柔软的臀肉里,阴茎更加使劲地捅动。

也许是动作太激烈了,男人忽然觉得强烈的快感正在下身涌起,他赶忙放下王玉兰的身体,紧紧压住她,开始最后的冲击。

身上的男人呼吸变得又粗又短促,阴茎进出的速度也骤然加快,王玉兰明白男人的高潮快到了,她心里感到一种莫名的悲愤和羞辱,她不知道自己该幹什么,只能转过脸去,任凭男人在她的身上迅猛地耸动,眼泪再一次流出了眼角。

忽然,男人重重压在她身上,浑身绷紧,喉咙里发出了一声低吼。王玉兰感到阴道里的阴茎深深抵在自己的子宫里,正一跳一跳地喷射出炽热的黏液——男人把精液射进了她的身体。

“我被人强奸了!我被一个歹徒插进去射精了!”王玉兰痛苦地想,不禁哭了出来,脑子里一片空白。

男人趴在王玉兰身上喘息了一会儿,满足地抚摩着她的乳房,笑着说:“真他妈爽!怎么样,你也爽吧?”王玉兰只管捂着脸悲伤地抽泣。“得了,别那么痛苦。这警察的婆娘味道还真好。”男人从王玉兰身上起来,摸索着她的钱包,把里面的钱塞进自己的裤袋,然后拉开门走了出去。

王玉兰哭着坐起来,让阴道里的精液流出。她在生完孩子后已经放了环,因此不会再怀孕,这真是不幸中的万幸。感觉着精液缓缓流出,她感到一阵恶心,有一种想呕吐反应。

淡淡的月光透过木条窗户照进这间柴火房,王玉兰赤裸的身体在月光下显得非常誘人。她的眼神呆滞,满脸泪痕,头发蓬乱夹杂着几根稻草。

呆坐了半天,王玉兰勉强整理了一下衣服,摇摇晃晃地朝丈夫派出所的方向走去……到了派出所门口,王玉兰看到里面昏黄的灯光,她只叫了一声“阿元”,就再也支撑不住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