誘惑無限

  • 在〈誘惑無限〉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都市色女
摘要

  劉海濤相貌英俊,泡的美女無數。  去你的。快干活!黃小偉沒好氣地嗆了劉海濤一句。

    <第一章> 琪琪

  黃家豪又要加班了,他拿起電話給剛和自己結婚才兩個月的老婆打電話說不回家吃飯了。

  滴……電話裡傳來一聲宛如黃鸝叫的嗲聲:喂……那位……

  老婆!是我啊。公司有個新企劃要趕出來,今天又要加班了,晚上……晚上就在公司了。

  又加班啊?恩~你說過今天晚上陪人家上街買衣服的嘛..

  是啊。是的。但……老公加班也是為了能賺多多錢給你買好看的衣服,讓我老婆天天漂漂亮亮的嘛!我答應你,等這次工作一完,我買上次你看好的那條項鏈送給你哦。

  好老婆!親一個!啵!

  Hi!發愣什麼呢?說話的是黃家豪的同事和死黨劉海濤。

  劉海濤相貌英俊,泡的美女無數。

  去你的。快幹活!黃家豪沒好氣地嗆了劉海濤一句。

  哎…我有那麼迷人的老婆的話,我也天天想,日日想….

  好了好了!別啪了,你也不小了,怎麼不找一個結婚呀?

  聽到朋友說自己老婆漂亮,黃家豪也得意起來。

  可惜什麼?黃家豪好奇地問道。

  …可惜!可惜!一朵鮮花插在豬大便上。

  哎喲!救命!琪琪救救我!

  一只茶杯蓋向劉海濤飛去。

  好了!黃經理走了,你放手呀!琪琪軟軟地喊道。

  你……放手……

  你答應我摸摸你的腿一下,我就放手!

  啊……你不要頂啊……我……答……答應你……給你摸一下,就一下喔!

  哦……謝謝親愛的琪琪……

  啊……你……的手啊…琪琪已經無力地把頭靠在劉海濤身上。

  你……壞蛋……啊……啊……啊……噢……你拔出……來呀

Super KAMAGRA 又稱超級威而鋼,具有助勃起壯陽及持久雙重功效,與必利吉合稱為雙威,特性是猛又硬 - 雙效萬艾可

  啊…劉海濤也大喊一聲。

  他想不到琪琪的肉洞會那麼緊,緊緊地包圍著他的肉棒。

  琪琪這時全身還在扭,不知道是掙扎還是挺動。

  劉海濤棒棒到底,拉出洞口邊再猛地插入,發出啪啪的樂章。

  …我就是…流氓。我就…是要操你…

  用…力點啊…

  啊…啊……

  啊……啊………

  劉海濤用力地抱著琪琪加速地抽插,一股濃漿射進琪琪的肉洞…

  那裡有呀,爸你過獎了!受到贊揚的小伊連忙紅著小臉。

  喔!好香啊!小伊伊用的是什麼沐浴露啊?黃豪心曠神怡地吸著什麼。

  黃豪的下面很快就堅硬如鐵。

  呵呵!是的。聽說小伊的生日快到了,是嗎?黃豪笑聲很爽朗。

  是……是啊。爸你怎麼知道的?小伊睜得又大又明亮。

  爸當然知道。爸很關心、愛護你的。黃豪說話的語氣很溫柔也很磁性。

  小伊關上房門後很久,黃豪緊張地等了足足有20分鐘後才打開。

  黃豪驚呆了,張著口忘了閉起來,空氣好像突然凝結了。

  爸!你看,好看嗎?小伊宛如黃鸝的聲音再次響起。

  可能是禮服太緊的原因,小伊的胸部被擠壓後形成了一道深深的乳溝。

  小伊無比嬌羞地站在那裡,交織著手指而不知所措。

  那條鑲著鑽石的白金項鏈閃耀著奪目的光澤。

  黃豪他能讀懂小伊眼裡的世界,那是一種慾望,這正是黃豪所期望的。

  爸,你幫小伊戴……小伊感動得一塌糊塗的。

  戴好了……去房間照照鏡子吧……

  唉……黃豪臉突然一沉,嘆起氣來。

勃起困難,硬度不夠,做到一半軟掉,早洩秒射 怎麼辦

男性因家庭、人際、事業與經濟的壓力下,造成勃起功能障礙陽痿與早發性射精早洩的比率最高達30%,導致性生活品質下降,影響女友或老婆親密和關係,引發家庭危機,男人,應該重視這個普遍的痛點!印度壯陽持久藥 犀利士,必利吉,果凍威而鋼,萬艾可,樂威壯,威格拉,犀利士5mg,威而柔 原裝進口 壯陽藥哪裡買 https://www.dha.tw/shop

  怎麼了?爸!你有什麼心事嗎?我能幫你什麼忙嗎?小伊很著急。

  黃豪看了看小伊欲言又止。

  小伊好奇地搖了搖頭。

  唉……

  爸……你別嘆氣。你說了呀。小伊身體向前靠了靠近。

  那是因為三年前你爸生了一次病……

  然後呢?小伊見黃豪停頓了下來,只好急催著。

  真的?那就是有希望了耶。你快去看醫師,問他們怎麼辦呀。

  我問了。醫師說我是看見什麼人或者想起什麼事後神經突然受到刺激了。

  哦……那爸你……是看見什麼人和想到什麼事了?

  聽到什麼?爸,你快說呀!

  我……聽到你的叫……叫床聲……’

  啊!!…………小伊雙手掩面。

  恩……爸,你還笑人家。醜死了!小伊還掩著面。

  呀……爸……你……你……我不理你了!小伊的脖子已經紅得像桃花。

  那……我應該……怎麼辦?

  小伊低著頭不說話。

  黃豪知道小伊心動了,他要趕在老婆娜娜回來之前完成這件事。

  好……好……小伊……謝謝你……我當然誰都不說……

  說完,黃豪躺在床上。脫下了褲子,一條挺拔粗大的肉棒跳了出來……

  你看……小伊……

  哦……黃豪喉嚨裡發出了一聲低沉的喘息。

  那你喜歡爸的肉棒嗎?黃豪開始挑逗小伊。

http://www.747.tw

  爸!你壞……小伊的手繼續套動。

  小伊。爸問你,爸的棒棒大還是家豪的大?要說實話哦……

  ……是爸……的……大……小伊說完咯咯地笑。

  啊……爸你好壞喔……’小伊搖著頭。

  峮峮!爸可能要射了,快給爸摸摸你的奶子。黃豪故意裝做要射了。

  爸……恩!哦……你不要亂摸……

  小伊臉色陀紅,只好扭動身體。但卻不躲開,那只手依然在套動著。

  小伊!那禮服很昂貴的哦。別搞皺好不好?來,爸幫你脫掉……

  啊……

  啊……啊……別吸……

  她嬌喘著,啊……啊……恩……啊……

  她整個身體都壓在黃豪身上。

  恩……恩……啊……啊……啊……不要……拉……

  小伊!你很濕哦.……黃豪的手已經滑進了小伊的肉洞。

  小伊……你想不想?

  想?想什麼……啊??

  想爸的大肉棒插你呀……

  我的小伊伊……給爸插進去吧……爸讓你好舒服的……’

  恩……不……

  為什麼不可以呀?

  聽到贊美,小伊那已經可以膩出水的的臉上居然有了一絲笑意。

  哦……小伊說爸的什麼東西粗?黃豪忍住大笑。

  啊……

  兩人已經在瘋狂的抽動。

  啪……啪……啪……啪……啪……整個房間響起了有節奏的聲音。

  哦……爸,你真粗大……’

  我的小伊伊!你喜歡嗎?

  啊!啊……啊……小伊……喜……喜歡……小伊……愛你……

  這時候,突然,叮咚叮咚大門外的門鈴響了起來。

  黃豪猛地把小伊反壓在身下,提起大肉棒猛烈地抽插。

  啊……爸……用力……幹……小伊也猛烈的回頂。

  房間再次向起密集的啪……啪……啪……啪……啪……聲。

  來...先喝口水。黃家豪打斷了琪琪思緒。

  謝謝經理。琪琪對著黃家豪眨了眨眼。

  不,不用了,他也累了,你讓他睡吧。黃經理你可以送我回家嗎?

  哦,可以,當然可以,我又不是沒有送過,呵呵

  醒了...就快到了?黃家豪笑了笑。

  琪琪的沒有回答,那雙明亮的大眼已經迷蒙。

  他再次停下了車。

  是不是那裡不舒服?

  琪琪再搖頭。

  一定是海濤這個王八蛋...明天我幫你教訓他

  琪琪還是搖搖頭。

  哇!琪琪猛地抱住了黃家豪脖子大聲說:你為什麼對我那麼好?

  琪琪松開了雙手,黃家豪也想松開抱在琪琪背上的雙手。

  不許放手,就這樣抱著我。琪琪瞪著大眼惡恨恨地喊。

  不放就不放,反正得到便宜的是我,那麼凶做什麼?黃家豪小聲嘀咕著。

  你說什麼?琪琪大吼一聲。

  叫什麼叫?不許叫!琪琪有些蠻橫。

  我恨你!

  為什麼呀?

  我問你,你喜歡我嗎?琪琪的聲音依然很大。

  既然喜歡,為什麼我昨天晚上被人欺負。你,你怎麼不早點進來救我?

  琪琪的理由似乎很充分。

  啊?我...我...黃家豪滿頭大汗。

  說呀!

  我上洗手間了呀...我不知道黃家豪撒了個謊。

  哼~~你騙不了我,你就在門外琪琪有點氣惱。

  東西可以...可以亂吃。話可不可以亂說哦黃家豪狡辯。

  明明什麼,你說呀。

  這次輪到黃家豪的聲音高亢起來,他認為琪琪理屈了。

  琪琪果然停止了哭,抬起頭四周望了望後粉拳如雨點般向黃家豪身上落下。

  打累了,琪琪才氣喘噓噓地停下手問:

  說,你錯在那裡?

  黃家豪受了一頓打,但他知道這哪是打?簡直瘙癢嘛。

  黃家豪!我今天不咬死你我不姓何。

  哈~哈~黃家豪一邊笑一邊抵擋琪琪的撕打。

  終於琪琪的牙齒還是印在了黃家豪的肩膀上,但黃家豪咬著牙根一聲不吭。

  良久,琪琪松開了嘴。

  緩緩地抬起頭幽幽地問:你怎麼不喊啊?

  不疼。黃家豪呆呆地望著琪琪。

  胡說,都出血了...你傻了呀?

  有這麼漂亮的女人坐在我身邊就是死也值得,何況出點血而已?

  黃家豪誠懇地說:我應該早點進去,不讓你受欺負。

  我知道很疼,我有個辦法讓你覺得不疼。

  寶馬車尾敞篷慢慢地升起打開。

  月光下,琪琪的皮膚光滑潔白。

  哦...等等...

  黃家豪剛想說什麼一只很香很軟的手已經按在他的嘴上。

  幫我脫掉我的小內衣。琪琪的聲音很性感。

  哦...真緊啊...那熟悉的地方依然讓黃家豪感到無比喜愛。

  哦...琪琪,我要你...黃家豪環抱著琪琪的細腰挺動著下體。

  恩...恩...經理...你讓我想起在樹林的...的日子...

  琪琪臉上充滿柔情。

  遠處,兩聲高亢而滿足的聲音讓晃動不已的寶馬車逐漸地安靜了下來。

 

  ……來……來用你的小腳幫老公的寶貝弟弟搓搓……

  黃家豪得意洋洋地回答:對於我來說,這個不是問題!

  不會吧?月事來你也幹?真惡心……劉海濤有點不敢相信。

  抓著疼痛的腦袋,劉海濤百思不得其解!唉!可憐的劉海濤他又怎麼能懂?

  噢……小伊昨晚……昨晚可能累了……睡得死……不知道老公回來了!

  小伊的呻吟開始急促……雖然聲音不大,但卻傳得很遠,也傳到了門外。

  我插……我插……你這個爛逼……黃家豪的脖子越來越粗。

  滴……滴……滴……滴……黃家豪的手機這個時候響了起來。

  滴…………滴……滴……滴…………滴……滴……滴……電話還是在想響。

  天啊!是那個混蛋?黃家豪咆哮著。

  恩?是公司董事長兼執行總裁的辦公室電話。

  是……是的。請董事長批評,批評!黃家豪還是戰戰兢兢。

  報告董事長!我9:30准時到公司。謝謝董事長!

  老婆!我馬上要去公司了……真對不起……黃家豪很無奈。

  來不及!這次會議很重要,我要提前到。

  好吧!我幫你拿襯衣。

  老公!拜拜!

  感覺有點渴,小伊想要喝一杯牛奶,小伊走出房間.來到廚房的冰櫃前。

  有沒有想我?恩?黃豪的手加重了搓揉在小伊乳房上的力氣。

  放心……你於姨昨晚喝酒多了……還在熟睡,別怕!黃豪安慰小伊。

  ……小伊的屁股不小哦!

  小伊撅起了雪白的大屁股抗議起來。

  噢……很……舒服……爸……小伊……很漲……小伊的表情很滿足。

  是那裡漲啊?黃豪戲弄小伊。

  是……就是那裡……呀。小伊有點難為情。

  不說是嗎?黃豪突然停止了抽插,把肉棒拔了出來。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廚房已經被啪啪聲淹沒。

  小伊……小伊……是小伊嗎?是你在叫嗎?一聲嬌媚而有點沙啞的聲音從遠而近。

  小伊此時已經焦急萬分。黃豪連忙躲到冰箱傍邊,寬大的冰箱擋住了於娜娜的視線。

  小伊是你嗎?..你在做什麼?於娜娜走到了廚房門邊。

  什麼?啊……在那裡?於娜娜發出恐懼的怪叫。

  啊……於娜娜的喊聲已經有些發抖。

  哦……爸!用力頂……小伊抓住黃豪的手放在乳房上。

  拜拜……老公保重……揮動小手的伊伊眼睛已經濕潤了。

  從機場回家的高速路上,一輛紅色法拉利發出均勻的嗡嗡聲。

  恩,謝謝……小伊用紙巾擦著微微發紅的鼻子。

  不過什麼?小伊猛地把頭轉向開著車的劉海濤。

  哦,是的,沒吃,沒吃。小伊的好奇心被吊了起來。

  是啊!整天在家裡,悶死了劉海濤的話撩動了小伊的內心。

  哦,那送我去中環《Sourt》專賣店好嗎?小伊有點失落。

  是去逛街吧?好!劉海濤對著小伊笑了笑。

  他們都認識小伊,所以他們很熱情地跟小伊打招呼。

  你們忙你們的,我找於姨小伊笑容可掬。

  在小伊姐面前,小靈只是個醜小鴨。小靈很認真地說。

  小伊很輕手地推開了辦公室的門。

  恩……恩……恩……

  看著看著,小伊漲紅了臉。

  嬌喘噓噓的娜娜吃驚地張大了嘴巴。

  小伊羞愧得無地自容,她低下已經通紅的臉。

  整個房間一片寂靜。

  良久。

  又是良久。

  看了好久了?娜娜似笑非笑的望著緊張的小伊。

  小伊點了點頭瞬即搖了搖頭。

  有高潮了啦?娜娜很大膽,也許能做生意的女人都或多或少有些膽識。

  小伊的臉依然布滿紅暈不言不語。

  對不起!於姨……小伊雙眼濕潤。

  舉了舉雙手然後又放了下來,轉過胴體背對著小伊:

  幫我把扣子扣上好嗎?我手臂有點酸。

  哦,好的……於姨。你好迷人噢小伊的手指觸摸到娜娜光滑的皮膚。

  小伊,你扣得太緊了,松開點,把扣子扣在最外的那節。

  娜娜舒服地閉上了眼。

  恩……懶洋洋的娜娜臉上露出了笑容。

  但娜娜卻很平靜,就好像事情發生得很自然。

  萱姐,我想知道……知道一切小伊太想了解了。

  娜姨……小伊還沒有說同意,娜娜已經把小伊肩上的吊帶拉了下來……

  小伊身上除了一條透明白色小內褲外,全身已經光溜溜的。

  但話卻酸酸的。

  難道……難道,娜姨現在還。還喜歡家豪?小伊的話酸氣更重。

  娜娜接著說:就連我們店的小姑娘們都喜歡家豪哦

  啊?這個風流的東西……難道小靈也喜歡家豪?

  小伊的玉牙咬了咬下唇。

  小伊呆呆地靠在娜娜的身上傾聽著她的訴說。

  十年前的一個夜晚,天上下著綿密的細雨……

  香港大學裡。

  已經住校的黃家豪剛想就寢……就接到娜娜在家裡打來的電話。

  娜娜平時和家豪很談得來,自然想到了家豪。

  家豪發瘋地衝出了校園。

  醫院裡。

  恩,哦,好的,知道了醫師,謝謝你!我照顧就好。

  病床上,娜娜還在昏睡。長長睫毛下的眼睛緊閉著,臉色蒼白。

  一聲輕輕的咳嗽,讓黃家豪回神過來。

  黃家豪趕緊幫娜娜扣上了紐扣。

  可以出院了,就是要多休息,多喝水……醫師的囑咐。

  恩,我想再躺一會在自己阿姨面前,黃家豪有點撒嬌。

  哎喲……雖然耳朵很疼,但黃家豪放過眼前這麼美好的景色?

  放開我……娜娜用幾乎小得只有自己才聽見的聲音下命令。

  不放……黃家豪的聲音卻用激情高亢來顯示他的決心。

  你好大膽噢,你不怕我生氣告訴你爸?娜娜有點哀求的意思。

  你要生氣早生氣了……黃家豪笑嘻嘻地望著滿臉含春的娜娜。

  娜娜也後悔說漏嘴出來,現在她真想找個牆縫鑽進去!

  黃家豪松開娜娜的嘴,手已經摸上了娜娜的乳房。

  噢……萱姐,你怎麼不穿內褲啊?

  那裡?冤枉啊!我只拿了一條黑色的……黃家豪大聲叫屈。

  舒服嗎?娜哪愛憐地注視這個把他的第一次性愛與自己分享的男人。

  舒服,萱姐我愛你……黃家豪趴在娜娜身上大口喘氣著。

  噢……噢……噢……你怎麼又硬了?……

          啪啪啪……哦……哦……哦……

  噢……姐姐,我又想尿了……

  萱姐……我厲害嗎?年輕的黃家豪體力慢慢地恢復。

  臭色狼,你。你簡直要姐姐的命了,等會看我怎麼……怎麼收拾你。

  姐姐……再來一次,好嗎?……

  家豪他能連續做那麼多次嗎?娜娜吃驚地停頓放在小伊胸脯上的手。

  不行也要行……小伊仍然氣鼓鼓。

  哈哈……娜娜楞一會後,突然放聲大笑。

  一時間兩條曼妙的身子抱在一起在沙發上翻騰,大笑不止。

  良久,笑聲終於緩了一緩。

  時光再次倒流……

  老公不要摸,人家還沒有睡醒……娜娜以為是老公黃豪。

  想死你了,我的萱姐!家豪笑咪咪,但手上的動作沒有停。

  男人早上醒來的時候性欲很強烈,女人當然也不例外。

  不,我就要在這裡,我要在這床上奸淫你!黃家豪的手加重了力道。

  她當然就是娜娜的寶貝女兒黃倩蓉。

  舒服嗎?娜萱姐……我插得你舒服嗎?黃家豪的動作越來越有力。

  房間裡除了喘息聲外,還有一個稚嫩的小孩聲:哥哥加油!哥哥加油!

   第二天…….

  黃豪一臉狐疑地看著娜娜。娜娜大聲地呵斥峮峮蓉:小孩子,別亂說!

   哇……峮峮蓉很委屈。

  真的?什麼辦法?娜娜睜大美目,吃驚地看著小伊。

  快告訴娜姨呀……娜娜心急如焚。

  聽醫師說,要讓爸他受到強……強烈的性刺激。

  說完這句話,小伊全身發燙,面如火燒,心如鹿撞。

  雖然覺得奇怪但還是問道:哦?那怎麼個強烈法?。

  這個時候的小伊可是心亂如麻,她臉紅撲撲地說:

  聽醫師說,最好找一些性愛的東西或者找性感的女人挑逗他,刺激他。

  小伊很奇怪自己能那麼清晰地說完自己的想說的話。

  哎……

  娜娜越說就越生氣。

  全身燥熱的小伊,有點心不在焉地說:

  醫師說不只是看這些色情電影……

  娜娜的手讓小伊全身燥熱,她頓了頓然後說:

  而是,要萱姐以外的女人來……來引誘才行……

  委屈的娜娜眼圈一紅,眼淚像珍珠一樣掉了下來。

  哎呀……娜姨你瞎亂說什麼哦……小伊一聲嬌嗔。

  娜姨……我要上洗手間……小伊有點受不了了,她打斷了娜娜的話。

  娜娜松開了雙臂,吃吃一笑,曖昧地恩了一聲。

  除了有好菜外,當然更有極品紅酒。

  豪哥……

  娜娜的胸膛潔白,V領的罩衫下能很清楚地看見深陷的乳溝。

  恩……這個主意很好……

  黃豪發現今天娜娜特別動人,他抱著娜娜的圓肩溫柔地笑著說:

  說完轉過頭看著臉上已經可以滴出水的小伊。

  謝謝幹媽……興奮的小靈很乖巧。

  咯咯……

  娜娜對自己的安排非常得意,她開心地笑了笑對方月靈說:

   有點醉態的小靈用力地點了點頭後笑嘻嘻地站了起來向著小伊說:

  不想小靈晃了晃腦袋,裝出驚慌的神色說:

  那打屁股,可以不脫褲子嗎?

  說完小靈已經吃吃地笑起來。

  哈哈……大家轟然大笑。

  一臉大窘的伊伊已經把手伸進了小靈的腋窩裡。

  黃豪感覺到喉嚨幹澀,猛喝了一口酒,卻點燃了欲火。

             大家都有些微醉……

  娜娜手中拿著一精美盒子,盒子上有一組流線的英文Sourt字樣。

  打開一看,只見盒子裡放著幾款精美的內衣褻褲。

  哇!!好漂亮哦……

  一件女人的內衣在黃豪眼前晃來晃去,黃豪有點不自然,他咳了一聲說:

  我……我可不清楚啊……

  都好,都好……呵呵!

  其實女人不穿衣服更漂亮……呵呵。

  哦,天啊!真美……

  音樂突然停止,小靈不見了。當音樂再響起時,小靈又出現了!

  小伊坐在沙發上也在扭動,她覺得在跳舞的是自己。

  ……搭搭……搭搭搭……搭搭……搭搭搭……

  如果人的慾望可以挑逗,那酒精和音樂就是慾望升高的催化劑。

  黃豪的喉嚨裡發出一聲野獸般的吼聲。

  娜娜感覺渾身火熱而帶著一點嫉妒。

  小靈吃驚的眼神裡極度失落。

  所有人都一動不動。

  小伊卻在動,她光著那雙粉雕玉鑿的小腳一步步地走來。

  顧盼之間,小伊那雙美目有意無意地看了一眼黃豪,露出了挑逗的微笑。

  房間的三人現在都拼命地想一個問題:小伊她在引誘我嗎?

  慢搖滾的音樂還在房間裡回蕩……

  黃豪已經忍受不住了,但小伊的誘惑還在繼續。

  黃豪簡直要瘋了!

  伊伊和小靈瞪大了眼睛,屏住了呼吸。

  哦……我的寶貝,你那裡還是那麼緊……黃豪扶住娜娜的腰肢。

  恩……哦……是豪哥哥的粗……

  久違的滿足感又讓娜娜重新熟悉了起來。

  一時間娜娜的啊……啊呻吟聲四起。

  啊……娜娜大叫一聲,淫水隨著強勁的高潮快感噴射出來。

  但已經來不及了,黃豪抓住了小靈小手,猛地一拉,把小靈抱在懷裡。

  不要……不要啊……

  啊……撕裂的疼痛讓小靈凄厲地大叫一聲,眼角湧出了淚水。

  娜娜坐在小靈的旁邊,愧疚地抓住小靈的小手。

  小靈淚眼模糊,一邊喘著氣,一邊哽咽地說:幹媽……好痛……。

  老色鬼你輕點……

  黃豪似乎不能控制自己,他的抽送速度慢慢地加快。

  呀……呀……恩……痛……

  小靈仍然不能適應這個插在自己下體的龐然大物。

  哦……哦……別舔……

  恩……

  小靈終於開始挺動了!

  噢……噢……幹媽……我要……要尿出來了。

  黃豪似乎沒有退縮的跡像,他還在勇猛地馳騁……

  你給我拔出來……

  娜娜的玉手擰住了黃豪的耳朵。

  哎喲……

  娜娜愛憐地抱扶著小靈走向浴室。

  想不想要。?

  小伊臉色潮紅,閉著眼睛搖了搖頭。

  真的……?黃豪已經把小伊的丁字褲的細帶拉開。

  那我去洗澡咯?

  噢……爸,你輕點。

  小伊發出一聲驚呼,黃豪的強力侵入還是讓她防不勝防。

  叫我哥哥好,我就輕點。

  黃豪的肉棒剛插進小伊的陰道,就開始直起直落地抽插。

  啪啪啪……

  噢……好哥哥,輕點啊……被娜姨聽見的……

  迅速地接起了電話:喂……是家豪呀?。你現在在那?

  恩……?老婆,你在做什麼?怎麼喘那麼大的氣?

  電話的那頭家豪有些好奇。

  噢……不,不是,我剛吃飽……在做運動助消化……

  爸他們呢?

  家豪還在羅嗦。

  哦……恩……剛出去了……

  小伊拋起了臀部向後一邊頂一邊說。

  恩?是什麼聲音啊?

  家豪很奇怪電話裡傳出的啪啪聲。

  是……是蚊子啦……

  你在吃什麼呢?

  家豪把小伊和黃豪互相吮吸的聲音當做小伊吃東西的聲音。

  恩……恩……我做吃冰激凌。

  小伊的回答天衣無縫。

  什麼冰激凌呀?我也吃。

  一個柔美的聲音在小伊的腦後響起。

  誰呀,是不是娜姨回來了?

  電話的那頭黃家豪聽到了有個女人的聲音。

  娜娜接過了電話:

  娜娜一邊笑著說一邊望著氣喘噓噓的小伊。

  啊……

  娜娜苦笑地搖了搖頭嘟噥著:

  這是什麼厲害的藥啊?真便宜了這個老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