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圖第九集第二章

  • 在〈美人圖第九集第二章〉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都市色女
摘要

這樣一想,看著伊山近的目光就更顯灼熱,不由自主地想道:『他那根東西又粗又長,如果插進我身體裡面……』

第二章

第二性別

趙湘廬從夢中驚醒,週身大汗淋漓,卻是被惡夢嚇出了一身冷汗。

在懷中,自己心愛的妹妹微閉美目,如蛇般扭動嬌軀,口中輕輕呢哺,一副海棠春睡般的嬌媚模樣。

趙湘廬看得難過,幽幽地歎息一聲,想起另一個身世淒憐的妹妹,更是傷心斷腸。

可是抱住妹妹的嬌軀,感覺她玉體的火熱,趙湘廬不覺想起上次來凌亂野時,自己為解除淫毒而狂舔她嫩穴的畫面,不覺雙靨如火,羞恥憤怒,身體卻迅速熱了起來,兩腿中間更是火熱,簡直無法忍耐。

懷中的湘雲公主扭動掙扎得更劇烈了一些,櫻唇中吐出灼熱幽香,顫聲道:「小文子,讓我再摸一下……思,你好討厭,做了好吃的藏著不給我…三讓我吃一點嘛,給我吃一點又不會死,然後你再回去做好吃的就行了,小廚子……

趙湘廬聽得身體劇震,明亮雙眸中射出悲憤光芒,可是身體卻突然變得更熱,微微顫抖起來。

腦海中不由自主地出現那根粗大肉棒的影像,趙湘廬抬起美麗明眸,幽幽地看向不遠處熟睡的伊山近,眼中現出複雜至極的神情,緊緊夾住雙腿,感覺那裡面是如此空虛,彷彿需要一根粗壯的東西填補。

這樣一想,看著伊山近的目光就更顯灼熱,不由自主地想道:『他那根東西又粗又長,如果插進我身體裡面……』

身體漸漸顫抖起來,下面也變得濕了,趙湘廬身軀一震,突然清醒,臉頰因羞憤而變得通紅,慌忙抱起熟睡呢喃的妹妹,向著旁邊的小湖走去。

撩起水,在自己和妹妹臉上都抹了一些,讓清涼湖水驅除慾火,心情漸漸平靜下來,想起剛才突如其來的慾望,心中羞慚難耐。

上次在凌亂野中趕路宿營時,她也是在這裡偷偷洗澡。雖沒有被人發覺,但總覺得被人窺探,尤其是清洗下體蜜穴時,這種感覺最為嚴重,害她只能草草洗完了事。

她最擔心的是被那個好色男孩偷窺了自己的純潔身體,那樣不僅妹妹、即使自己的貞操也難以保住了。

趙湘廬不由自主地望向遠處的伊山近,說不出對他的感受究竟是什麼樣的。

本來是憤恨輕蔑,常有欲殺他而後快的心思,可是看到他的肉棒,就會忍不住心裡火熱,甚至生出讓那根大肉棒插到自己身體裡面的奇異遐想,即使是春夢中,也會夢到那根大肉棒,甚至夢到伊山近騎在自己身上,幹得自己淫浪嬌喊的畫面。

『這樣下去,道心就會破碎了啊!』趙湘廬悲傷地想著,卻也無法可想,畢竟那是自己畢生中所見的唯一一根肉棒,生出異樣感觸也是難免之事。

默默地轉頭望向湖水,看著湖面如鏡,反射出頭戴束髮金冠的極美容顏,英俊瀟灑,果然是翩翩美少年完美皇太子。

就是這張臉,在京城裡會讓無數花季少女為之癡狂迷醉,夜不能寐,因而深陷暗戀苦情的女孩不計其數。

趙湘廬默默地苦笑一聲,眼神迷離,恍惚之中彷彿看到這水中的美麗少年換上女裝,成為了一個天姿國色的美人,那樣的話,一定是本朝第三大女吧?

她突然驚醒過來用力搖頭,將這不切實際的幻想從腦海中驅逐出去。

既然已經欺瞞天下十七年,便再無退路,只能硬著頭皮繼續欺瞞下去。為此要遭受多少苦痛煎熬,只能自己咬牙忍受,將所有悲傷羞恥的淚水咽到肚子裡面去。

突然,大地劇烈地晃動起來,平滑如鏡的湖水狂噴而出,打在她們身上,將她們身體打得透濕,現出了玲瓏有致的曼妙身材。

太子抬起頭,看到如山般的妖物出現在天邊,踏著沉重腳步,隆隆向這邊走來,不由得大驚,立即抱起妹妹向著伊山近那邊奔去。

Super KAMAGRA 又稱超級威而鋼,具有助勃起壯陽及持久雙重功效,與必利吉合稱為雙威,特性是猛又硬 - 雙效萬艾可

伊山近也從夢中驚醒,抱著當午跳起來,四面張望,一眼就看到了巨妖同人木,身形高大至極,佔據了他大片視野。

煉獄冥焰仍在它的助下燃燒,雖然比從前微弱了許多,卻還是清楚地映照出它的面容和身體,顯得極為獰惡。

那是一隻高大如山的樹妖,身材粗壯,佔地廣闊,四肢俱全,頭顱和身體各自是一段圓柱形樹幹,只是大小粗細有些分別。

「怪不得叫同人木,果然長得和人一樣。只是也太醜了吧?這樣叫『同人』,那和它相同的人類不早該醜得自殺了?一定是這個原因,所以在人類世界看不到這麼醜的人了!」

伊山近胡思亂想著,遠遠指著同人木大聲喝道:「呔!該死的妖物,膽敢再來捋虎鬚,真的不怕死嗎?」

巨妖大步向這邊奔來,放聲怒吼,吼聲隆隆,在天空中發出滾滾雷霆:「你們這群小混蛋,到底是什麼來歷,敢在木大仙的地盤上撒野?」

伊山近眉頭一皺,大聲叫道:「黎山老祖,聽說過沒有?」

「嗯?黎……」醜陋的樹幹大臉上浮現出回憶的神情,思慮了一會兒,搖頭道:「沒聽過!這是什麼人?」

伊山近失望地輕歎一聲。本來希望能找到當午的身世線索,誰知道這傢伙這麼孤陋寡聞,什麼都打聽不出來。

上次的怪魚只出現過一次,就深潛到水底,也不知道該怎麼找它,現在說不定已經逃遠了。而那個駕鳥蠻人恐怕屍體都腐爛了,何況此地山脈如此廣闊,那一人一鳥掉落在哪裡,自己根本就不知道。

同人木不再跟他鬥嘴,邁開沉重步伐衝到百步之外,舉起如巨樹般的粗壯大手掐住法訣,口中唸唸有辭,吐出一段古老咒文。

地面上,那些赤紅咒文彷彿突然活了起來,四面激射,圍繞著他們飛速轉動,變換出無數詭異圖案,猙獰恐怖,如欲擇人而噬一般。

此時,太子已經抱著妹妹衝到他們身邊會合在一起,凝神共禦敵侵。

湘雲公主也已從春睡中醒來,睜眼看到伊山近,立即伸出藕臂嬌聲道:「好廚子,給我吃點東西,快要餓死了!」

她渾身濕透的模樣,華麗羅衫緊貼在玉體上,現出窈窕誘人的胴體,伊山近狠嚥了一口饞涎,看看旁邊太子冷怒目光,還是示意當午上前擋駕。

當午慌忙攔住湘雲公主,一把抱住她的嬌柔胴體,在她耳邊柔聲勸慰,叫她不要打擾伊山近禦敵。

同人木帶著一大群翼猿遠遠圍在外面不敢靠近,卻一同大聲念誦咒文,驅動法陣向著眾人襲來。

趙湘廬冷哼一聲,與伊山近一同眾出護身靈力罩,阻擋赤紅法符入侵,雖然受傷未癒,卻還是心高氣傲,不肯退回去接受這大肉棒男孩的保護。

地面上,一道道符文飛速轉動,漸漸凝聚明亮,赤紅如血,發出獰厲光芒,令人看得膽顫心驚。

趙湘廬與伊山近都是超越凡人的中階修士,自然不懼這點恐嚇,將二人靈力罩聚在一起,把兩位純美少女保護在中間,讓邪陣法符無隙可入。

遠方巨妖驅動邪陣攻擊未果,大怒起來,舉起樹狀巨掌,怒喝道:「地動山搖!」

狂暴威勢從掌上發出,大地也被巨足撼動,邪力震天撼地,瘋狂衝擊四人腳下山嶺,讓地面劇烈晃動起來。

「不好,地震了!」湘雲公主總算清醒了一些,驚恐地失聲嬌呼,卻又轉向伊山近,顫聲悲泣道:「小廚子,你真的忍心不把你做的東西給我吃,讓我只能做個餓死鬼?」

「現在沒時間,下次請早!」伊山近胡亂答應著,與太子並肩面對群妖,凝神準備應對它的下一步攻擊。

但巨妖的攻擊就是從地下而來。大地晃動得越來越厲害,沉重山石從山嶺上滾滾落下,發出隆隆巨聲。

勃起困難,硬度不夠,做到一半軟掉,早洩秒射 怎麼辦

男性因家庭、人際、事業與經濟的壓力下,造成勃起功能障礙陽痿與早發性射精早洩的比率最高達30%,導致性生活品質下降,影響女友或老婆親密和關係,引發家庭危機,男人,應該重視這個普遍的痛點!印度壯陽持久藥 犀利士,必利吉,果凍威而鋼,萬艾可,樂威壯,威格拉,犀利士5mg,威而柔 原裝進口 壯陽藥哪裡買 https://www.dha.tw/shop

地面突然裂開,滾滾岩漿迸流出來將四人團團圍住。他們所在的山嶺忽沉忽降,被困在岩漿之中,已經沒有了去路。

突然間,四人中間的地面迅速裂開,將他們分成兩邊,一升一降,讓兩邊的距離越來越遠。

湘雲公主失聲嬌呼,滿臉恐懼地撲向伊山近,幸好當午眼疾手快,一把將她抱住,恐慌地望著彼此的距離迅速拉遠。

湘雲公主撲到當午的身上,摟住她顫聲悲泣,雖然為兩個男孩的離去而傷心,卻禁不住情慾狂湧,酥胸玉乳不住地摩擦著當午凸起的胸部,甚至還將玉手伸向她的身體,顫抖著到處亂摸。

當午滿臉紅暈,又急又羞,幾乎急得暈去。

一道光芒在她的臉上閃現,她突然閉上清澈美目,伸手向天一指,喝道:「破!」

轟的一聲,大地狂震,岩漿奔流,山嶺地形為之改變。

遠處的巨妖同人木撲通一聲跌倒在地上,只覺樹心震裂,忍不住張開怪口噴出大股汁液,將地面浸得透濕。

它強行用邪力鎮住心魂,費力地爬起來,卻看到遠處通紅熔岩環繞之中,那清純美麗的小女孩指尖射出大片濃霧,升上天空,化為滾滾烏雲,將那一片天空都遮掩住了。

烏雲迅速下沉,籠罩了方圓數十步的區域,並不斷向外延展,遮蔽了群妖的視線,讓它們看不清楚四人的具體動向。

一隻翼猿飛得近了些,看著滾滾烏雲撲面而來,不及躲開,被捲入烏雲之中,突然間嘶聲慘嚎,只覺邪力被烏雲迅速吞噬,如無數利刃割肉凌遲,痛苦至極。

雙翼再也無力拍擊,翼猿慘叫著從天空中跌落,一頭撞到裂開地面中的大片熔岩裡,發出嗤嗤怪響,白煙湧出,燙得它骨肉焦爛,散出難聞的焦臭氣息。

翼猿的嚎叫聲更是慘不忍聞,在通紅的岩漿中拚命掙扎著,卻最終被烏雲吞噬了妖力,軟弱無力地沉到岩漿下面,身體分解,被熔岩徹底燙爛了。

其他所有的翼猿都嚇得怪臉慘白,拚命扶起同人木的巨大妖軀,向著遠方飛速逃離,再不敢接近這團烏雲。

那烏雲從後面捲來,追擊到一定距離就停下來不再擴散,佔據了將近三百步方圓之內的區域,遮掩住妖物視線,讓他們看不清裡面的情形。

在區域中心,伊山近從地上爬起來,駭然想道:「怎麼會有這麼大的震動和壓力,連我都會摔倒!她們兩個怎麼樣了?」

他環顧四周,吃驚地發現整個區域的地形已經完全改變了。

到處都是奔流的赤紅熔岩散發著熱氣與紅光,看上去像熔岩地獄一般c

在熔岩中,有一塊塊的岩石地面勉強沒有被熔岩吞沒,卻像孤島一般,彼此間沒有道路可通。

他們所在的位置還算寬闊,有近二、三十步方圓的岩石地面,而太子就和他困在一起,在孤島邊緣眼巴巴地望著另一處孤島上的妹妹。

地形變遷,讓她們距離這邊已經有數十步遠,所在的小島約方圓十幾步,將兩名清麗美貌女孩困在當中。

當午盤膝端坐小島中央,面容整肅,閉目不語,寶像莊嚴,如少女觀音現世。

而湘雲公主卻趴在小島邊緣惶恐悲泣,顫聲叫道:「好哥哥,你們快來救我啊!」

http://www.747.tw

她一眼看到伊山近從太子身後探出頭來,眼睛一亮,改口叫道:「小廚子,本公主都快餓死了!」

伊山近臉色一變,轉身坐下不敢搭腔,可就是這樣,還是要承受太子噴火的目光。

這裡不能用法寶飛行,而兩島之間熾熱熔岩流淌,根本就走不過去。他也只能耐心等待,希望熔岩能夠早點冷卻,好讓自己四人能夠脫身離開此地。

這麼晚了,無事可做,他被驚醒之後又睡不著,只能看著那邊與自己一直不對眼的太子殿下,見趙湘廬安慰過妹妹後也坐到地上,無奈地道:「反正又睡不著,咱們找點有趣的事情來做吧?你想怎麼玩?」

趙湘廬睜開明眸,瞪了他一眼,伊山近自顧自地道:「會不會打麻將?紙牌?下石子棋怎麼樣?」

趙湘廬閉上眼睛,靠在岩石上閉目養神,不再理他。

伊山近討了個沒趣,喃喃嘟囔幾句,也閉目盤坐,開始默默修行。

自從吸收了仙子師叔的真陰,後來又常常吸取真陰淬煉靈力,果然讓他進境奇速,現在已經升上了入道期的第『』層,雖然還是屬於人道期初期修士,卻已經不是任人欺凌的菜鳥了。

現在雖然不能進入美人圖吸取仙子真陰,他卻努力運行靈力在經脈中穿行,將從前吸收的真陰徹底練化,融入丹田,成為自己靈力的一部分。

等到殘存的真陰全部煉化,他睜開眼睛,感覺到丹田中靈力鼓蕩,顯然已經是突破在即。

那邊的太子也在閉目修煉,治療內傷,伊山近看著趙湘廬的美麗容顏在熔岩紅光照射下,突然產生錯覺,彷彿坐在自己身邊的是一個絕色美女,讓他胯下肉棒不禁直立起來。

伊山近心中一蕩之後,立即舉起拳頭狠砸在自己頭上,暗罵:『對男人都能動淫念,你還想怎麼樣?』

他轉過頭不去看那邊的美麗少年,安慰自己道:「一定是這雙修功法出了問題,不是我的錯!唉,以後該怎麼半呢?」

他撐起身子,看著那邊小島的情景很難過地想:『要是當午和我在一起,肯定不會這麼難受。哪怕是湘雲公主也好啊!』

想到這裡,不由得渾身燥熱起來,將外衣脫下丟在一邊,又將裡面的衣服也解開,敞著懷納涼。

不僅是他,因為此地太熱,趙湘廬也將身上龍袍腿下放在不遠處,只顧閉目修行。

此時那邊小島上,正在上演著綺麗淫靡的一幕。

嬌柔美麗的小公主慾火如焚,卻無法到那邊的島上尋歡作樂,只能將目光投向島心處閉目端坐的當午,羞澀想道:『她長得也很漂亮,實在不行,假鳳虛凰一下也好!』

此念一起,立即面紅耳赤,心旌動搖,看著眼前清麗少女,越看越覺得可愛,忍不住嬌喘吁吁地撲上去,張開櫻唇,奮力向著當午溫軟紅潤約香唇吻上去。

就在兩名美麗女孩的櫻唇即將碰觸之時,當午突然閉著眼睛推出一手,按在她的酥胸上,將她強行推開。

「嗚……」被她的手隔衣碰觸到乳房,湘雲公主的骨頭都酥了,伸手攬住她的香肩,顫聲道:「好當午,我好熱、好難受,讓我爽一下好不好?」

伊山近耳聰目明,隔著這麼遠也能聽到她們的竊竊私語,不由得心中大震,失聲叫道:「不好!她是給我爽的,不能借給你!」

當午也配合地緩緩搖頭,依然閉著雙眸,美麗容顏上一片平靜,絲毫沒有受旁邊慾火中燒的女孩影響。

「不要這麼小氣……好難受……」嬌嫩可愛的小公主倒在地上,痛苦地撕扯著衣服,玉頰艷若桃花,眼睛水汪汪的,看看那邊俊美瀟灑的伊山近,再看看這邊清麗可人的當午,終於還是決定先向嘴邊這一塊肉下手,顫抖地爬起來,手是並用地向她爬去,口中發出柔媚誘人的嬌聲。

她的手碰觸到當午酥胸,隔衣輕揉乳房,卻被當午一把推開。再往別處伸手,也遭遇同樣的結果。

湘雲公主急得都快要哭出來了,慾火在胸中熊熊燃燒,讓她神智昏亂,圍繞著當午爬來爬去,顫聲央求,一心只想讓當午陪她歡好。

看著美麗蘿莉窈窕誘人的纖美胴體在地上亂爬,充滿可愛的蘿莉誘惑,伊山近嚥下口水,感覺下體火熱,肉棒硬得像要把褲子頂破一樣。

在這個時候,三百步以外的烏雲外面,去而復返的翼猿們又在催動法陣,試圖以邪陣之力消滅這些難纏的對手。

雖然很怕當午,可是看她這麼久都不追擊,翼猿們又都回來仔細商量了一下,決定還是發動攻擊再說。

它們壯著瞻子圍攏在烏雲外面,各佔有利方位,高舉鋒利雙爪,獰惡的臉上現出凝重表情,張開血盆大口,喃喃念誦起了本族裡口口相傳至今的古老咒文。

地面上的符文彷彿活了起來,一個個變得血紅,在地面處隱現,像食人怪魚一般,朝著烏雲下面游去。

那奇異烏雲能吞噬妖力,卻擋不住地面下的符文。而烏雲覆蓋之下的小島上,原有的邪陣符文也受到翼猿邪咒感應都活躍起來,悄悄地向四人靠近。

當午周圍三步之內彷彿畫出淡青色的圈子,符文無法接近她的身體,只能在圈外撞擊,發出恐懼的顫抖。

但旁邊的湘雲公主就沒有這麼幸運,大量邪異符文一擁而上,湧入她的身體,讓她劇烈顫抖,仰天發出一聲纏綿嘶啞的嬌啼。

不知何時,赤紅符文已在紅亮岩漿中浮沉,相互撞擊,發出悅耳的靡靡之音。

在漫天柔媚樂音之中,本如小狗般爬在地上的湘雲公主已經嬌顫地爬起來,翩翩起舞,在伊山近眼前跳出令人賞心悅目的美妙舞姿。

她的身材窈窕纖美,舞姿曼妙至極,玉臂舒展,隨著音樂的變化,動作時而嬌羞深藏,時而大膽豪放,或是激烈昂揚。

她一邊優雅舞著,一邊幽幽抽泣,看向伊山近和當午的目光充滿了哀怨。

伊山近的心也隨之動搖,被她如此幽怨豪放的舞姿吸引,心神飄蕩,滿臉通紅,身體迅速發燙。

那邊的美麗少女已經開始寬衣解帶,在翩翩舞姿之中,用優雅曼妙的儀態輕柔脫下華麗衣裙,現出雪白柔美的玉體,在熔岩紅光映照下,散發出瑩潤的美妙光澤。

「湘雲,不要!」

在這時刻,趙湘廬心有所感,睜開明眸,恰好看到趙湘雲脫下最後的衣裙,露出粉腿雪股,身上只穿著內衣,遮不住她外洩的美麗春光,不由得心中大震,噗的一聲噴出血來。

她在修行療傷之時,本就需要靜心修煉,此時被眼前情景所激,再控制不住心神,體內靈力大亂,在經脈中狂亂衝突,弄得痛苦不堪。

那邊的湘雲公主充耳不聞,半裸的美麗玉體繼續舞蹈,眼神渴望焦灼,顫聲嬌吟,聲音中充滿灼熱的慾望。

這舞姿更加曼妙誘人,讓人不由得想起傳說中的天魔舞,奪人心魄,令人魂飛神迷。

她纖巧小手放在內衣上,輕輕解開素白抹胸,一對玉兔蹦跳彈出,在胸前上下跌蕩。

伊山近瞪大眼睛,迷戀地望著那對久別的玉乳,心中又回想起當初摸到這對乳房剎那間美妙的手感。

「不要,湘雲!」趙湘廬喃喃呻吟道,口中鮮血緩緩流淌出來,將胸前的衣衫都打濕了。

可是事與願違,那邊的嬌嫩蘿莉已經興奮地流著眼淚,輕柔地將絲帛內褲腿下,露出了雪白柔滑的纖巧玉臀,散發出瑩潤如玉的光澤。

幾人在迷亂之中都沒有注意到,那條守貞褲不知何時悄悄消失,彷彿從未出現在她身上一樣。

美腿之間,若隱若現,粉紅色嫩穴暴露出來,被這邊島上的二人看得清清鬼鬼。

趙湘廬一口熱血噴了出來,看著伊山近正目不轉睛地盯著那邊,口水流了半尺長,顯然正垂涎自己妹妹的嫩穴,不由得心中大震,惶怒之間,幾乎暈厥。

此時在烏雲之外,巨妖同人木也爬了過來,強忍傷痛念出咒文,大手朝這邊一推,嗡聲念道:「入!」

烏雲之內,地面與岩漿中的所有赤紅符文都沸騰起來,狂嘯著衝向小島上所有的人。

這一剎那,正是伊山近用灼熱目光逼視高貴公主嫩穴,忍不住鼻血滴落之時!

他的鼻血與太子朱唇噴出的熱血同時灑落地面,幾道符文得了龍血仙血滋潤,更是紅光暴漲,如閃電般激射,在兩人身上一閃而沒,迅速浸入身體之中。

伊山近身軀大震,迷亂的神智微微清醒,正聚起靈力抵禦,突然看到那邊的美麗公主玉體上紅光閃耀,讓她顫聲嬌啼,突然高高舉起玉腿,將嫩穴徹底暴露在他眼中。

伊山近的眼睛霎時瞪大,無法相信一國高貴的公主會做出如此淫靡動作,那粉紅色的高貴嫩穴,他還是第一次如此清楚完整地看到。

湘雲公主在宮中曾受過專業舞蹈訓練,將玉腿抬到最高並不是難事,此時她以金雞獨立之勢,抬起羞紅俏臉,渴望的眼神望向這邊,美目中充滿挑逗之情,卻不知是在挑逗伊山近、還是挑逗她一母所生的皇兄。

這邊的兩人都瞠目瞪視她的嫩穴,發覺這小小女孩已經徹底成熟了。

大量邪異符文以狂暴之勢拚命湧入二人身體,而心神劇震的兩人只能將目光注視在她的美麗嫩穴上,哪裡還顧得上其他?

嬌美女孩纖巧手指顫抖地移到嫩穴上,俏臉上泛起嬌羞紅暈,卻止不住心中激情,開始溫柔揉動,嬌喘吁吁,享受著自摸的樂趣。

看著纖美玉指在粉紅色美妙嫩穴上輕輕揉弄,指尖在穴口嫩肉拂過,碰觸著柔弱的處女膜,伊山近的心臟狂跳,頭腦暈眩,身體也迅速發軟。

高貴公主的嬌吟聲顫抖響起,她摸得自己玉腿發軟,只能緩緩坐下,在地上纏綿扭動,嫩穴若隱若現,誘惑著那邊的人。

她的蔥指依然在嫩穴上快速摸弄著,甚至還用指尖揉弄陰蒂,無師自通淫弄著自己身體,仰天高亢嬌吟,聲音中充滿魅惑,就像墮落的天使、發情的清純精靈、誘人犯罪的美麗女妖的混合體。

「砰!」當她在自淫下達到高潮之時,伊山近也轟然倒在地上,身體軟得一點不能動彈,彷彿失去了所有的力氣。

這邪異法陣之中,每個符文都有不同的力量,無數符文組成在一起,會發生各不相同的效果。

湧入湘雲公主玉體的符文組合成艷舞之語、自淫之語,與其他不成符語的散亂文字效果混雜,讓她現出誘人至極的誘浪美態。

而進入伊山近身體的符文組合則是讓他精神亢奮、身體虛弱,淫慾狂升之時,卻已經沒有足夠的力量逮住少女發洩慾望了。

如果沒有烏雲阻擋,那些翼猿衝殺進來,就可以輕易地將他殺死,而毫無還手之力。

他躺在地上遙望著那邊的當午,心中慶幸;『幸好她沒有受邪陣符文影響,所有的符文都在離她三步以外,不能進入圈子裡面,不然豈不是虧大了!』

但他卻忘了,這裡一共有四個人。還有一個被他忽視的人就在他的身邊,將會對他的貞操造成極大威脅!

耳邊傳來粗重的喘息聲,伊山近轉過頭,駭然看到高貴的太子殿下已經站了起來,正瞪著通紅的雙眼,牢牢盯在他的身上。

太子身上,龍袍早已腿下,其他的衣服也脫得差不多了,上身只剩下一件薄薄的衣衫,現出了健美的胸肌輪廓。

伊山近大為驚恐,搗住胸部,失聲尖叫道:「你、你想幹什麼?」

如果是想殺他,他倒沒這麼害怕,反正太子想殺他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可是這眼中赤裸裸的慾望卻讓他恐懼起來,心中升起不祥的預感,彷彿有極為可怕的事情將要發生!

太子的目光奇異而又熟悉。這樣的目光他會在那兩個美麗仙子的眼中看過,在那個時候,他還是一個純潔的處男,從身體到心靈都純潔得像白紙一樣——在看到這種目光之後,他就遭遇了粗暴的輪姦。

同樣,他又想起了那群好色乞丐的淫邪目光,不由得一陣噁心,拚命不去想那些傢伙,伸出無力的小手掩住後庭菊花,恐懼感越來越濃。

趙湘廬一動不動地看著他,絲毫沒有發覺自己狂熱的情慾已經從臉上表現了出來。

在她的心中升起狂亂的慾望,抬頭望望那邊嫵媚妹妹的美麗裸體,再看看眼前俊美可人的小男孩,迷亂地想道:『我是男人,還是女孩?』

雖然十幾年來都接受著對未來皇帝的正式教育,但與生俱來的天性是抹殺不了的。

她不想承認自己是女性,真的不想。可是從心底中爆發出來的慾望卻讓她忍不住抬起玉是,朝著那驚慌失措的可憐男孩走去。

她纖美的胴體歪斜扭動,臉上現出掙扎的表情,努力想要控制自己的身體,不讓自己接近他,可是彷彿有另一個自我從內心中衝出來,強行接管了她的身體,逼著她一步步走向慾望的深淵。

距離那男孩只有十步的距離,但這一段路,卻成為了她一生中最長的路送。

每一分、每一秒,她心中的痛苦掙扎都變得加倍劇烈,心裡的激烈衝突之下,身體的扭動更加痛苦至極。

看著伊山近充滿男性氣質的稚嫩面容,她又是痛恨厭惡,又不由自主地被他強烈吸引,彷彿飛蛾明知是死,還是會忍不住投向烈火一樣。

「這混蛋,他跟我祖母不清不白,又佔我妹妹的便宜,甚至脫光了衣服和她在一起行奸……我、我絕不能和他……」

高傲的公主剛想到這裡,就已經忍不住撲倒在伊山近的身上,緊緊抱住他的脖頸,幾乎將他勒死在自己胸前。

「呃呃呃呃……」伊山近眼珠凸出,難受地吐出舌頭,臉部雖然緊貼在趙湘廬的胸部,卻已經沒有精力感受酥胸超越所有男性的柔軟和彈性,而緊柬在衣服裡面的白絹也阻擋了他進一步的感知。

趙湘廬顫抖嬌喘,修長玉體在他的身上拚命摩擦,雙頰如火,摟住男孩身體摩擦了許久,才勉強消解了對男性身體的渴望,玉臂微微放鬆開來。

「咳咳咳!」伊山近痛苦地連聲咳嗽,摸著自己的嗓子,嘶聲道:「你是想要先殺後奸嗎?」

話沒說完,兩片溫暖濕潤的柔軟香唇已經吻了上來,將他的話封在了嘴裡。

本來就沒有喘過氣來,又被強行逼吻,伊山近瞪大眼睛,雙目翻白,幾乎被逼得窒息了。

太子像惡鬼一樣強力吸吮,把他口中唾液吸進去,大口大口地嚥下。這讓伊山近心中倍感屈辱難受,可是偏偏又提不起力氣,只能默默流淚,羞辱地承受輕薄。

許久之後,她吻夠了,抬起頭來,伊山近傷心地流著眼淚,顫聲道:「完了,被男人吻了……天啊,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趙湘廬羞紅了臉,低頭看著這漂亮男孩,心中迷亂想道:『他還當我是男人,不知道我是……難道就便宜了他?可是他比我小這麼多,和這麼小的孩子做那種事……』

她越想越羞,嬌靨如火,原本近於中性的美麗面龐現出嬌柔美態,卻讓伊山近看得噁心,轉過頭去幹嘔道:「不要這樣……大男人裝什麼嬌羞,早就知道你是變態,可沒想到你會有這麼變態!」

趙湘廬聽得柳眉倒豎,憤怒地伸手狠狠一捏他的肉棒,雖然是隔著褲子,還是能感覺到肉棒的碩大,讓她心中狂跳,玉體立即酥了。

伊山近痛苦地慘叫起來,卻是心理上的打擊更沉重:「不許摸我!你是男人,怎麼可以在我身上亂摸……我知道了,你一定有龍陽之好,喜歡跟男人幹,可我不一樣,我是正經人!」

他一急之下,把家鄉土語都帶出來了,弄得趙湘廬哭笑不得,可是看著他惶急害怕的模樣,不由得心中大快:「這樣欺負他也好,誰讓他想用那根硬東西欺負我妹妹,還和我祖母糾纏不清,總是佔我皇家的便宜?』

這樣一想,十七歲的美麗少女心中就充滿了欺負蹂躪小小男孩的殘酷慾望,撲上去狠狠地吻著他,將多年來在深宮壓抑的情感與慾望都盡數傾付於這一吻之中。

狂吻之時,身為皇儲的霸氣流露出來,英武瀟灑的美少女強行按住伊山近,大吻特吻,甚至還狠狠咬住他的鼻子耳朵,弄得他滿臉都是細碎的齒痕。

「哇嗚,不要!當午,救命啊,啊啊啊啊,讓我死吧……」

伊山近悲憤絕望地胡亂大叫,呼喚著自己心上人前來救駕,把自己從淫魔掌中拯救出來。

可是那邊的當午卻仍然閉目不語,反倒是自淫中的湘雲公主看向這邊,嫉妒地流出了眼淚,顫聲尖叫道:「哥哥,不許欺負他,那是我的,要欺負也得讓我來!」

「求求你,快點來欺負我吧……我不要和男人……」伊山近哭得稀哩嘩啦,深切體會到了被凌辱的快感。

雖然很傷心,可是吻上來的兩片唇很柔軟很香甜,他不小心嚥下去的香津也很甘美醉人,弄得伊山近慾火狂升,可是卻仍憑借長期以來和淫慾鬥爭出來的堅強毅力苦苦支撐,不至於自己動手脫下褲子。

但趙湘廬卻等不得了,喘息著趴下身去,將身軟如綿的男孩扒掉衣服,露出了雪白健美的身體,以及那根粗大的肉棒。

那肉棒極粗極長,高高地挺立著,微微晃動,已經充血膨脹、堅硬至極。

趙湘廬倒吸了一口涼氣,不知所措地趴在他下身猛看,直到伊山近扭動掙扎時晃動肉棒打中她如玉額頭,才醒悟過來,憤怒地拾起柔滑玉手狠抽了肉棒一記,斥責道:「變態!和男人在一起,也會變硬!」

「這、這不是我的錯!是那古怪法陣把我……等等,你有資格說這種話嗎?」

伊山近搗住下身,悲憤地質問道,那太子卻毫無講道理的意思,撲上來抱住他赤裸的肉體,飢渴的下體拚命地頂向他那粗硬肉棒。

在這樣做的時候,她狂熱迷亂的心裡突然如撕裂般痛苦:『會懷孕的!要是生下孩子,一切都穿幫了,還要連累父皇母后的聲名,讓他們受天下人恥笑!』

邪異符語的奇異威力還能讓人感受到清醒的痛苦。趙湘廬突然清醒過來,封自己所作所為羞恥萬分,正要奮力推開這不配被自己強姦的稚嫩小孩,可是心中慾火突然狂燃,讓她的手不由自主地抓住伊山近的胸部,狠狠一擰!

「啊哇哇哇!」伊山近痛得大叫起來:「我沒有乳房,你想摸去摸你妹妹的!」

趙湘廬已經撲了上去,下體拚命向他粗硬肉棒狂頂,嫩穴蜜道中空虛至極,只希望有什麼東西能夠填補進去。

『可是太大了,會撕裂的!身體會不會分成兩半?』她心裡恐懼地想著,雖然清醒而羞慚至極,身體卻不聽使喚,在慾火驅使下,騎到男孩的身上,重重地坐了下去。

「啊——」伊山近仰天慘叫,痛得比當初被仙女強姦時還要厲害。

當然,騎在他身上的是一個中階女修,也可稱為仙女了,只是他不知道,還當自己是被中階男修、當朝太子強行淫辱,心中羞辱不堪。

肉棒幾乎被坐斷,彷彿隨時都能聽到「叭」的斷裂聲。可是卻一直沒有插入的快感,伊山近睜開淚眼,低頭一看,不由得噗哧一聲,破啼為笑。

太子身上還穿著那條法寶內褲,清潔雪白、閃爍著象牙般的光澤,此時頂在龜頭上面,體重把肉棒都壓彎了。

『還好有守貞褲幫忙救了我一命,不然插進緊窄蜜道裡面,一定會痛死的!』伊山近慶幸地想道,突然覺得不對勁:『奇怪,好像不應該有蜜道的,他是男人啊!該死,我把從前被強姦的事情和現在弄混了,他是男修,不是女修!』

因為被輪姦三年的記憶太深刻,弄混也很正常。只是威嚴公主現在騎在他的身上,肉棒頂在修長美腿中間,將她玉體撐起來,兩人大眼瞪小眼,尷尬對視。

美麗少女心中羞恥得流血流淚,對於自己強行淫辱小男孩的行為無法接受;可是慾火狂湧,讓她雖然內心矛盾掙扎,卻還是不得不合淚抱住伊山近,下體猛頂肉棒,希望能借此緩解如火的情慾。

那「守貞褲」法寶卻是上古雙修之士留下來的,威力強大,神妙莫測。被本地巨妖偶然得到後,重新加以煉製,好讓它能夠在凌亂野的法力鎮壓下能夠使用,可是巨妖一直找不到合適的對象,今天是因為懼怕當午的實力,才有機會用到了他們身上。

雖然它知道的只是粗淺法門,並不能發揮法寶真實的威力,但仙家法寶妙用無窮,感受到肉棒粗硬,守貞褲突然變薄變軟,讓肉棒狠狠戳著高貴美少女的嫩穴,充滿貼肉的觸感,彷彿直接幹著她一樣。

絲綢內褲被頂得凹陷進嫩穴之中,心地堅毅的美少女仰天嬌吟,感受到嫩穴緊夾堅硬龜頭的快感,爽得死去活來,蜜汁流出,將長褲浸濕了一大片。

她抱住伊山近,嬌喘著拚命廝磨,柔嫩大腿緊緊夾住粗長肉棒,奮力摩擦著它,讓伊山近的快感奔湧而起,滿溢心胸。

他無力地仰頭喘息,難過地想道:「這就是男人做愛的方式?好噁心,我、我要殺了這傢伙!如果再不摩擦快點的話……』

可是趙湘廬是不會有那麼好的技術,讓他極爽的。摩擦了一會,法寶漸漸變硬,讓她嫩穴的觸感變弱,傷心地伸手摸住肉棒,用力攥在手心裡,幾乎要把它扭斷。

心裡的慾火讓她控制不住自己,顫抖地伏下身,張開朱唇,狠狠一口將肉棒含到了潔淨至極的高貴口腔之中。

「啊……」伊山近身體震顫歎息,雖然羞辱地閉著眼睛,卻感覺到肉棒進入到溫暖濕潤的地方,心中大震,充滿不祥的預感。

天下至為高貴的美麗少女伏在他的身下,奮力吮吸肉棒,香舌不由自主地舔著馬眼,像她祖母一樣將尿道中分泌出的黏液嚥下,心裡痛苦悲泣,因為那一半清醒的神智而羞辱至極。

伊山近甚至比她還要羞辱,用無力的雙手抱住她的頭悲嘶道:「不要,不要哇!我不要男人舔這裡,你、你怎麼可以……思,再用力些,晃一晃頭,吞吐……啊,不對,你不能……」

可是趙湘廬已經摸到了吮雞舔鳥的訣竅,無師自通地晃著頭,讓粗長肉棒在溫軟朱唇中抽插,摩擦著金口玉書的高貴口腔。

『這、這是未來皇帝的口腔,好濕潤好溫暖……可是觸感怎麼這麼像太后,舌頭舔弄的動作也像,難道遺傳真的這麼厲害嗎?』

「為什麼這麼像太后?」他在狂亂之中不由自主地問出來,聽到趙湘廬耳中,心頭劇震,憤怒地抓住菊花,狠狠一指戮了進去。

「啊哇哇哇!不要啊……你怎麼可以真的插進去,可憐我的貞操……咦?你是用手指?」

伊山近不敢置信地看著自己下體,果然看到未來的皇帝正用至尊口腔大力吮吸自己肉棒,鮮紅舌頭在肉棒上面舔來舔去,潔白手指在自己後庭中抽插,雖然只是用一根手指,摩擦得卻很是劇烈。

『原來不是肉棒,嚇死我了……不對,這樣玩弄男人後庭是不對的!』

那邊的小島上也傳來激烈嬌吟之聲,伊山近百忙之中抬起眼睛,愕然看到湘雲公主已經爬到當午身邊,抽泣著抓住她的纖手,按在自己嫩穴上大力摩擦,直幹得淫水長流,將玉臀都浸濕了。

當午此時已經不再反抗,只是還有一隻手按在嘴上抵擋湘雲公主的狂吻,依舊閉目不語,表情平靜。

湘雲公主哭泣著抱住她的嬌軀,狂亂吻著她放在嘴上的玉手,在她身上亂摸亂捏,隔衣握住玉乳,又下去摸嫩穴,同時抓住她的玉手,摩擦得嫩穴如火一般。

「你們兄妹都這麼淫蕩的嗎?」伊山近傷心地質問未來的皇帝:「你妹妹隔著衣服摸她的下體,你比她還狠,脫光衣服從兩方面玩我的性器!」

儲君公主羞得玉頰通紅如血,恨不得當場死去,免得繼續做這骯髒下賤的勾當。

但她清醒的只有大腦中的一部分,另一部分還指揮著櫻唇香舌、蔥指玉手,狂幹著伊山近的下體,心裡想到自己的祖母可能也做過這種事,不由得心中如火焚燒,既刺激興奮又痛苦至極。

伊山近無力地躺在地上,遙望著那邊被隔衣摸弄嫩穴的當午,流出了傷心的淚水。可是卻禁不住下體傳來的刺激快感,隨著高傲公主的狂吮猛舔,肉棒在未來皇帝的溫暖口腔中狂跳起來,將大量精液噴射到她溫潤口腔深處。

趙湘廬瞪大美目,驚慌地感受著肉棒在口中跳動的觸感,大量精液激打在口腔和香舌上,肉棒顫抖插得更深,頂住嫩喉噴射,弄得她噁心欲嘔,可是小嘴卻不由自主地做出吞嚥動作,將精液大口大口地嚥下。

她的纖美玉指仍在快速抽插,幹得伊山近菊花綻放,摩擦的快感逼得他肉棒射得更猛,幾乎將最後一滴精液都被搾了出來。

「啊啊嗚嗚……」伊山近顫聲悲吟著,肉棒和菊道中傳來的強烈快感幾乎讓他昏過去,眼中含著屈辱的淚水,眼睜睜地看著當朝儲君狂吸肉棒,喝下自己精液,卻無力反抗。

趙湘廬同樣屈辱流淚,許久之後才用櫻唇香舌奮力吸乾尿道中最後一滴精液,癱軟無力地倒下去,頭枕在伊山近胯間,無力地吮舔著剛從他後庭申拔出來的纖美蔥指,喃喃歎息道:「好飽……」

她現在才知道,為什麼妹妹一心想吃這東西了。果然吃下他的精液之後,腹中一片飽脹的滿足感,就像剛吃過宮庭大餐一樣,再也不覺得餓。

那精液中帶有一絲青氣,卻是神禾的賞賜。在京城或許沒有什麼用,但在找不到糧食的凌亂野,這卻能讓人不食而保持精力充沛,用送可強大了。

精液中帶有的青氣不多,或許會在一段時間後重新讓她變得飢餓,但現在她卻充滿滿足感,懶洋洋得只想飯後小睡。

突然一陣異聲響起,劈啪吱呀,響得極為凶狠。

趙湘廬嬌傭睜開美目,望向咕咚咯冒泡的岩漿,突然玉體劇震,驚得呆了。

回覆

b902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