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帽日事之艾蓮娜的秘密

  • 在〈綠帽日事之艾蓮娜的秘密〉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都市色女

作者:性手書生

2017年5月25日

神秘海域盜賊末日,奈森為了幫助哥哥山姆找尋寶藏,瞞著妻子艾蓮娜跟蘇利文、山姆一起追尋著名海盜艾弗利劫去的威之剛號收藏在“樂園”巨大寶藏……

「噢我的上帝,太快了,深,好深,我要瘋了!噢~」一把富有磁線醇厚的女聲驚呼般的呻吟起來!這聲音屬於一個散亂著長長金髮,皮膚美白,臉孔標緻的年輕少婦。

這時一根半尺有餘像三、四歲兒童小手臂粗大,黝黑筋突的男人陽具深深地末入這年輕少婦陰道,儘管那黑得發亮野蠻肥壯的肉棒和那金毛叢卷陰唇嫩紅陰戶毫不般配,但從少婦的呻吟話語之中這一結合讓她異常地滿足。

那簡直像馬屌一樣的男人性器官來自壓在少婦身上的一個黑人男性。他半個腦袋都是灰白短捲髮,頸脖皮膚不少皺疊,顯然年紀不輕。他的身材也壯實,後背、後腰、臀部幾處的肌肉已經鬆馳。

可這老黑人背橫腰圓,腿粗手長,體毛還頗濃密,遠看活像只雄性黑猩猩,老來有餘勁。

剛才他黑瘦屁股向下挺送,往女人的陰道直搗而進,半尺有餘的陽具只剩下半寸左右的根部沒進,似乎那女人的陰道已經到了盡處,不能再進了!插進後一頓,兩顆大如百香果的睾丸兀自搖晃生風,朝氣飽滿,看著似有一股蠻勁蓄勢待發!

那是~艾蓮娜跟~詹姆森?

沒錯,這時躲在暗處偷看的奈森並沒眼花也沒幻覺,他眼光所及,在那碼頭辦公室裏唯一的舊皮沙發上,海運公司老闆黑人詹姆森就在10秒鐘前分開了一雙白滑修長的大腿,利索的握著他那根大黑屌,一鼓作氣的插入自己下屬的老婆的肉洞裏。

奈森真是是目瞪口呆!心中暗叫了一聲「該死」。

液態威而鋼哪裡買 印度水果味果凍威而鋼多少錢 https://www.5mg.tw

他才剛剛偷摸進來,而在他進來前的五分鐘,黑人阿伯詹姆森已經把艾蓮娜緊翹的白彈屁股和金毛嫩穴「舌玩」個夠,一條闊大尖長的淫舌,用它欲望的黏涎使女人緊閉的肉門濕滑虛張,待人尋幽探秘。

這僻靜的碼頭辦公室內,光著下身的少婦欲罷不能,濡濕不已,趴伏在她身上黑人老色鬼不緊不慢地就位,望著這個喝得兩頰緋紅的金髮俏人妻,他讚美上帝讓他得此尤物,深入美婦身體的陽具被裹夾舒坦,他淫心大起,準備一泄跨間淫具的欲望。

奈森一進來就看見愛妻被其他男人姦淫這一幕,可還沒等他接受眼前的現實,詹姆森已雙手扶穩艾蓮娜兩邊大腿根,開動起男人下半身的性愛馬達,大黑屌在艾蓮娜鶯聲嬌喘聲中,於在陰戶裏有序地進出起來。

奈森看著那交配動作高低起伏,黑人男性天賦異稟的性器在白人少婦嬌嫩肉洞直出直入,盡情搗弄,不由自己的有種自愧不如的觀感!

別看艾蓮娜不是那種高頭大馬的白種女人,她嬌小身材上配置的肉洞也是上帝的傑作,在大黑屌的深入淺出下吞吐自如,顯得毫不緊迫且淫水豐沛,潤滑得宜,三兩下進出套弄就把那根大黑屌潤滑個遍。

這時除了看著詹姆森姦淫著妻子的,在奈森的耳邊也響起性器操弄時的嘖嘖有聲,肉搏聲和淫水聲,老鬼在高歌猛進,少婦在嬌聲奉迎,那畫面比奈森少年時代看過的AV都淫蕩。

奈森也發覺妻子和老鬼兩人在這生殖器交接上好像演練熟絡,一點也不陌生,交起手來你來我往,配合得如夫妻一般自然而然,可奈森內心的感受卻太違背自然了,艾蓮娜,他深愛的美妻怎麼會跟這個黑人老頭幹起這事?

作為丈夫的奈森雖然15年來歷經險山惡水、面對過無數邪門陷阱,對敵過不少兇悍歹徒,有了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鎮定,可眼前是自己心愛的老婆和自己尊敬有嘉的老闆在裸身“肉搏”,他一下子像中了那個英國人塔巴特(第三集反派)放的毒針般,茫然失神不知如何辦好!

「寶貝~」騎幹中的詹姆森輕輕叫了聲。

「嗯?啊呀,咿呀~!」艾蓮娜似應非應。

果凍威而鋼,印度原裝進口,速效威而鋼,犀利士,威而鋼,必利吉,萬艾可,犀利士5mg,威而柔,樂威壯,持久延時噴劑,必利勁,威格拉 - 賴 avseo99
奈森看到了~

是在又一下盡深到底的插入後詹姆森叫了一聲,而艾蓮娜爽得只能「嗯啊」回應,似是因為性器磨弄的快感已經讓她語焉不詳,不能自己!

「寶貝,今天這戲我演得挺贊對不對?」

「嗯呀~對,對,你說什麼都對,別停下,繼續,繼續,我癢死了~乾爹。」

乾爹?

沒錯,奈森和艾蓮娜打從香巴拉死裏逃生後結婚定居在這,除了亦師亦父的蘇利文外,他們也把這黑人老頭當父輩對待,艾蓮娜已經乾爹前乾爹後的稱呼詹姆森叫了一段時間,奈森認為多虧了妻子咀甜,詹姆森才特別的看重自己這下下屬,很大程度上把公司的業務都交他打理。

沒想到現在詹姆森卻這樣來幫他打理老婆!

「噢!乾爹~快~動起來~你動呀~」艾蓮娜在動情懇求。

「好咧!不過今晚怎麼獎勵你的好乾爹啊?」詹姆森一下插入後停住了黑屁股問!

「你想怎樣就怎樣~」艾蓮娜好像下身很癢似的,急著要止癢,扭著屁股反過來套動「別停,給我呀!」她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麼:「你,你這老壞蛋,早就瞅准了今晚是吧?好壞呀~盡要使壞~」艾蓮娜向上似氣是羞的瞪著詹姆森嗔罵!

「一個月就這麼幾天,你現在總不能只滿足你那個一天到晚只想著盜墓尋寶的憨老公呀!」詹姆森黑屁股還是不動。

「你不能這樣說~說奈森~他是好人,你是好蛋!」奈森看著艾蓮娜又在扭著腰抬動屁股套那大黑屌。

「我是壞,行啦,我就壞到底,不用你說好,今晚非把你射個爽!幹死你這淫娃幹女兒~」奈森看著詹姆森說完這話黑屁股一動就沒停下來,是連翻大動起來。

大黑屌退出一半又推送一半,用勁而不用猛,意在抽插磨弄均勻著力,讓女人剛剛滿足又不夠盡興。

「這老色狼~」奈森暗罵半句,因為還有「小蕩婦」三個字沒罵出來。看著艾蓮娜那騷勁他心裏酸啊,同苦共難,出生入死,沒想到這一個剛強幹煉,智慧機警的女搭檔,這個溫柔體貼,明白事理的好老婆,在男人的屌幹下完全成了蕩婦,變了另外一個人,這種驚變讓他罵不出口了。

「吖~好舒服~再~再進點~頂到最深~撐得我~好痛快~舒服死了~詹姆森~好乾爹~我答應你~你要射多少就射多少~都給你~今晚全留給你~」艾蓮娜既抓狂又失常的淫叫著呼喘著,真是被幹得失了理智!

「就是囉~閑著也是閑著,你這青春曼妙的好時光不能空等,讓乾爹天天給你充實著,灌得滿當當好吧?」詹姆森看見手段靈了,語氣是那個得意,因為只看到背面,但奈森能想像得到這老黑鬼淫人妻後得瑟的笑裂了肥厚的大咀!

「噢!我的上帝!你好~你好壞~」原來詹姆森說完後艾蓮娜正意亂情迷地想說一句討好老姦夫,可卻遭到詹姆森的一陣猛攻,被屌得說不下去!

奈禁把一切看在眼裏,那是詹姆森全身壓在艾蓮娜身上兩人肉貼著肉,被詹姆森的圓腰肥胯一往下壓,艾蓮娜的雙腿被分得更開,而在兩個生殖器這麼相近的位置,大黑屌抽插的角度和進出的深淺都改變了,抽插是直進直退,深入的多退出的少,是整一根半尺餘的大屌在陰道裏面聳動研磨,一陣貼身快攻,艾蓮娜也挺不了腰去配合,只有挨屌的份了!

看到這,奈森頭腦一陣麻目暈眩,想起那天,自己跟哥哥山姆、蘇利文道別,和艾蓮娜坐打的回到家後的一天,詹姆森進辦公室找他,神秘兮兮的說把公司賣了,說自己要退休,去享受閑來無事的釣魚生活,在奈森摸不著頭腦時,他扔給了奈森公司用的一串鑰匙,然後怪怪的笑著走開。

然後,然後艾蓮娜就跟著進了公司,說是她把詹姆森海運買了下來。用的是山姆在寶船沉末時撈回來的一堆古金幣換回來的錢。

一幕又一幕的回想,甚至是在西藏雪山那時發生的事都回想了遍,都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導致了艾蓮娜和詹姆森勾搭上了,是錢,是報恩,是性,那到底是什麼~交易?

艾蓮娜這麼主動討好詹姆森,那麼主動挨他屌,既沒反感受也沒反抗,幹起來是那麼順其自然,水乳交融的,難道是愛?

不可能!不可能的!奈森腦中苦苦思索,但絕對想不通,因為他萬萬沒想到,這可是他自己間接造成的。

話說奈森和山姆、蘇利文搞砸了拍賣會,偷了艾弗利的十字架離開了義大利後,艾蓮娜才打通了電話找到奈森。奈森用藉口敷衍了過去,而艾蓮娜卻聽出了問題,開始懷疑丈夫此行不是去馬來西亞打撈貨船那麼簡單。

艾蓮娜要先證實奈森說拿到打撈許可證的說法,於是第二天早上,她找到詹姆森郊外的家去。

「噢不!奈森他怎麼可能這樣騙我?」艾蓮娜激動地說著。

在詹姆森表示並沒有打撈許可,也根本沒有讓奈森去馬來西亞,他自己更不知情等解釋之後,艾蓮娜情緒有些失控了,因為丈夫奈森答應過自己不去尋寶了,要安穩的過生活!

「親愛的,放輕鬆,放輕鬆,事情應該沒你想像得那麼嚴重!」詹姆森趁機上前抱住了艾蓮娜,像父輩一樣作出勸慰並用手輕拍她的背安撫起來。

這老色狼早就看上了艾蓮那這金髮白人美少婦!

要知道生活在白人掌權的社會裏,黑人天生有征服白種女人的巨大欲望,一說起白人婊子,黑屌便會蠢蠢欲動。尤其是面對一個如此健美標緻的已婚美人妻。

詹姆森很喜歡白人男演員金凱瑞的那部電影《一個頭兩個大》,因為裏面講到一個侏儒黑人司機勾引了金凱瑞的白人老婆,還濫搞無度,最終金凱瑞的白人老婆生下了幾個黑人孩子!

詹姆森常常看電影的那一段來打灰機,幻想白人美婦被黑鬼幹得叫著黑人老公利害,叫著要懷上黑人的孩子!詹姆森便會覺得無限刺激,他心裏一直有這獸性的念想。

自從請了奈森做事,認識了金髮美少婦艾蓮娜,詹姆森無時不等著機會,無數個打灰機的晚上他都幻想自己扒光了艾蓮娜的衣褲,讓她穿著黑色T Blck在自己面前跳豔舞,也幻想著這白種女人吞吸他的引以為傲的大黑屌。

或是幻想在某個奈森不在家的時候,他在美少婦和老公的大床上用力深入屌幹,一杆接一杆的感受秘洞風情,然後一泡一泡的直接中出,每每想到艾蓮娜嬌喘聲中欲拒還迎的給自己奮力中出,那被奸的驚惶,那授精的失神就讓詹姆森這老黑鬼達到欲望的極致快感。

但他知道艾蓮娜頗精明,正常勾搭是不行的,也不能強暴,要等某個時機,在她傷心欲絕,情緒失了把控,需要人來依傍的時候他再搞點手段,這便不能叫她主動投懷送抱也必可以半推半就成其好事。

果然,艾蓮娜被丈夫隱瞞哄騙上受了情傷,倚著黑人乾爹流著淚說著憂愁,一點都不知道自己正跌入老色狼的淫欲陷阱裏。

當天晚上,艾蓮娜回到家後還是無法聯繫到奈森,一腔惱怒發洩不出來了,只氣的感傷流淚,坐在客廳裏睡也不是做其他也不是,一個人生起悶氣唯有喝起悶酒。這時,詹姆森摸上門來,說是來問尋奈森的情況,然後主動坐下來聽艾蓮娜訴苦,還陪著艾蓮娜一杯接一杯的喝著威士卡,直喝到艾蓮娜從挨著他肩膀到醉倒在他懷裏。

那一晚~

奈森和山姆正在山上的修道院找艾弗利的寶藏提示標記,骷髏頭下雙刀標記的古墓。

當奈森在林深草密的地方探尋出路,卻不知道在家裏的睡床上,詹姆森正解開艾蓮娜身上的衣褲,一雙毛茸茸的黑手摸遍了少婦白滑堅挺的玉乳雙峰;一根粗如大雪茄的黑色中指也探入了那金毛遮掩下的叢林秘穴。

當奈森找到了古墓洞門要解迷開啟動機括時,家中的睡床上,詹姆森已脫下了他的四角內褲,早就昂首高舉的大黑屌很快找准了艾蓮娜秘穴入口,準備開啟白人少婦已濕潤的洞穴。

當奈森進了秘道舉槍準備迎戰敵人伏擊時,家中的睡床上,詹姆森的大黑屌已經順利插進艾蓮娜的肉腔秘道並進一步親近地往裏推進。詹姆森在舒爽下歎息叫爽,艾蓮娜也在昏醉中舒服呻吟。

當奈森舉起手中槍跟僱傭兵連翻惡戰,槍聲呯呯嘡嘡大作時,家中的睡床上,詹姆森鬆馳的肚腹在拍擊身下少婦的臀肉,劈劈啪啪的在黑白配交配大作戰。奈森在墓穴裏騰挪走避兇險,詹姆森就在艾蓮娜的陰道裏旋扭著大黑屌任意研磨,肆意取樂。

當奈森把水桶裝滿了水放在神像與兩盜賊機關上,緊張期待迷題解開之時,他家中的睡床上,詹姆森的大黑屌深入了艾蓮娜的陰道,緊張又興奮地把精囊內一腔子孫水射出,如願以償地成功解鎖了淫人老婆中出秘技。

那一晚,奈森在艾弗利的地下墓穴出生入死拼了個通宵,他家中的睡床上,黑人大伯詹姆森也幾乎拼了老命,幾度寢取大戰,享受數次對白種女人的無套姦淫,中出內射。然後抱著下屬的金髮美妻睡到黎明時份。

就在奈森默念著「小處成就大事」的名句,睡在荒山裏地休息補充體力,卻不知道睡在家中高床軟枕上的老婆被黑人大伯變換著體位騎幹數翻,其時艾蓮娜陰道和子宮遊弋一腔黑人阿伯的精子,滿當泡浸伺機與白種女人的卵子成孕。

詹姆森比艾蓮娜早醒,淫欲發洩後他更清醒,他想到自己不能像其他淫賊姦夫搞什麼威脅強迫艾蓮娜以後繼續和奸,他只能通過軟語說辭來達到長期霸佔的目的。於是他留下字條,說盡歉意不該的話,喝酒後情不自禁做蠢事,百般請求艾蓮娜原諒。

時近中午,艾蓮娜終於酒醒,看見狼藉的床鋪和自己裸露身材,再聞到濃烈的淫水和精液味道,回想早前詹姆森上門勸慰一起喝酒的事,艾蓮娜已經猜到八成發生了什麼事。再看見詹姆森留的字條,她懊悔不已!

帶著失身的歉疚,艾蓮娜決定去找奈森。

終於,艾蓮娜先聯繫到了蘇利文。蘇利文也不得不請艾蓮娜原諒,艾蓮娜當然明白,感激這老爹一般的朋友看顧保護自己的丈夫。蘇利文開著他那老款的螺旋漿水上飛機帶著艾蓮娜又飛回海盜群島。

其時奈森和哥哥山姆被海岸線多船圍攻,兩人遇險而分開了。奈森獨自人攀岩進山…….

由於海盜群島附近暴風雨大作,蘇利文和艾蓮娜只好避開暴風圈,在週邊的珊瑚淺灘停泊。

吃過了東西,蘇利文照舊拿出酒瓶獨飲,看著遠處的暴風帶沉默不語。艾蓮娜湊上來拿過酒瓶喝,酒一下肚又禁不住傷感,蘇利文勸說著,邊說邊喝,不久兩人對分了一瓶伏特加和半瓶威士卡。

兩人已經大醉,這時艾蓮娜眼前的蘇利文卻變成了丈夫奈森,艾蓮娜一下撲了過去,一陣粉錘後便是深情親吻,那個奈森也還以顏色,動手撫摸著艾蓮娜的大奶和翹臀。兩人熱情似火,各自脫下衣衫,男女肉體就在機艙裏互相糾纏起來。

那個奈森很快壓在了艾蓮娜身上,艾蓮娜很主動的張開了大腿,又很主動的雙手扶著那個奈森的腰,用力按向自己下身,頓時一根熱辣火燙的硬物塞滿了麻癢的肉腔,讓艾蓮娜滿足地呻吟了一聲「噢,你這討厭的男人!」

然後艾蓮娜又如泣如訴地說「你知道我有多想你,有多愛你,你都有多長時間沒這樣用力的愛過我了?噢~」那個奈森沒有回答,只是用一陣猛插來回應了艾蓮娜。

艾蓮娜已經二十八歲,在女人成熟時期,性的欲望日漸彌增,可丈夫奈森並不是那種需求很大的男人,往往在自然觸動下濡濕利害的時候,艾蓮娜才會主動「勉強」讓奈森幹她。所以平時的壓抑在酒精破解了理智關鎖後,艾蓮娜的欲望一發不可收拾。

其實當晚詹姆森在她醉後對她姦淫時就發覺,艾蓮娜昏醉的中也在主動配合並主動需索男人的肉棒,在詹姆森大黑屌深耕亂搗激動射精過程中,艾蓮娜也在泄著淫水歷經高潮,使得詹姆森當時也大受誘惑,拼著老命連連中出內射,才滿足了這欲求強烈的白人少婦。

這時候,在珊瑚海上,冷冰的機艙裏,蘇利文醉酒下禁不住獸欲幹上了艾蓮娜,他神智也許是迷亂的但也許還有一絲清楚,他清楚自己喜歡這個早就熟悉的,讓自己像女兒般愛護的女孩,也同時有種~有種越軌的愛意,平時藏在深處,可這刻借著酒精,心中對她那性的佔有控制不住了。

而艾蓮娜對眼中的那個奈森是只有一個想法,就是要和他來一場盡情的愛欲交配,滿足關切的愛和壓抑很久的性。於是顯得特別主動,反過來按到了那個奈森,坐在他小腹上,讓他那根比平時粗壯的硬棒盡可能的深入,盡可能的用力套弄,艾蓮娜得到了久違的夫妻行房的滿足。

可蘇利文年紀畢竟大了,在酒精作用下他也刺激彌增,被這年輕少婦騎在身上七上八下的猛套,老傢伙很快陣陣酸麻痛癢,睾丸裏一股膨脹激發,腰背連著性器官一下無以復加的快感把精囊裏的一泡熱漿全推出了尿道,從根部向上急劇發射了出去~

「艾蓮娜,我愛你~我~愛你~」蘇利文此刻也許想到一點不妥,但身體已經拿捏不住,下意識地邊射一邊說著我愛你,其實是對內射乾兒子老婆作出口頭上的歉意,潛意識的彌補心虛。

「好燙,好燙,奈森,我也愛你,愛你的好多好多,我愛你~」艾蓮娜似在哭泣著,承受著丈夫硬棒裏射出份量不少的精液,她用力地坐在那個奈森身上,屁股儘量下壓,讓陰道把陽具整根活吞般,目的就是要讓它深入,在最深的地方讓熱情的精漿給她溫暖和慰藉。

感覺到那溫熱漸退,迷亂中的艾蓮娜抬起了屁股,退出了那個奈森的陽具,然後躺倒在側邊,用手套弄那開始軟下的硬棒,她還沒得到滿足,她要丈夫再好好的滿足她一次。而那個奈森真的沒讓她失望,半硬的棒棒很快又精神起來。

艾蓮娜使出混身解數,俯著上身在那個奈森的小腹下對陽具和睾丸吸吮吞啜,刺激得那根肉棒又回復了雄峰硬朗,艾蓮娜移過身,躺到了那個奈森的對面艙板上,張開了自己修長白滑的大腿,露出那個流著精漿但欲望洞開的濕穴。

她呼喚著:「奈森,親愛的,快過來,狠狠的幹我,佔有我,請你,來吧,我要你!」

那個奈森也沒拒絕翻身向前撲在了艾蓮娜身上與她深情舌吻,艾蓮娜調笑著說「奈森,你什麼時候留了鬍鬚,刺得我很癢」。

那個奈森回答說:「不怕,我用下麵的胡蘿蔔~來幫你止癢吧~寶貝!」

「噢,好大~好燙!」未等艾蓮那再回答,那個奈森抬動屁股一挺一壓,艾蓮娜又一次覺得丈夫那比平常粗大的硬棒異常的讓自己滿塞,充實到不行,也幸福的不得了!

她的確感到很性福,因為那個奈森表現出與往常不同的勇猛和體貼,自己被幹得淫水橫流,噴薄連連,這個白滑少婦酒醉中抱緊了一個白髮老人,體驗著強烈的性快感,呻吟呼叫傳出了鐵皮機艙,隨風傳到了海上,卻沒有傳到海盜群島山中的奈森的耳邊。

當奈森在懸崖上艱辛攀附,終於在山頭上看見哥哥手電筒亮起的暗號「小處成就大事」滿心歡喜時,島外遠方的淺灘旁,老舊的螺旋槳飛機內,艾蓮娜在盡情的呻吟叫喚,喜迎趴在身上的蘇利文在她陰道深處射精;而蘇利文就努力的抽搐著鬆馳下垂的陰囊給女人陰道泵入第二道濃稠熱漿!

第二天早上,奈森和山姆一起打敗一夥海岸線僱傭兵闖進了海盜的殖民地廢虛。而那時酒醒後的艾蓮娜和蘇利文正在機艙裏相對無言。終於艾蓮娜還是主動開口說對不起,是她喝多了,也讓蘇利文陪喝過度才發生了這樣的事!

蘇利文表達了自己一直的那點愛慕和昨晚自己把持不住的愧疚。情同父女的兩人就這樣達成了共識,處理了這段不倫性愛。及後艾蓮娜上了島,在新德文的山崖下救起了奈森。這時艾蓮娜和真正的丈夫劫後重逢,有著說不出的歡喜。

奈森向艾蓮娜道歉並說出了山姆其實沒被大惡人威脅要尋寶抵命。艾蓮娜因為兩次失身于其他男人,此時心中悔恨比怪罪更多,原諒了奈森對自己的隱瞞。於是兩夫妻同心協力闖入了海盜大宅又進了魔鬼山下的寶船墓穴,最後四人有驚無險的回到城市裏。

艾蓮娜跟黑鬼有染又給蘇利文上過的事奈森當然一直不知道了。直到因為疑心妻子買下公司的錢從何來,悄悄夜出跟蹤,終於看到了妻子艾蓮娜和老闆詹姆森的姦情。

「噢,你這乾爹真是~是個大壞蛋!」艾蓮娜一聲呻吟嗔罵,像責怪又像挑逗,除了刺激得在幹屄的老黑人得瑟地咧咀淫笑也讓在一旁偷看的奈森從迷茫思索中醒了過來!

只聽艾蓮娜繼續說到:「你呀~一天到晚~只想用雞巴塞滿幹女兒的那裏,只想著每一次都不戴套全射光光在人家深處~」

奈森耳邊似聽到了一聲雷響,眼前的雖然真真切切的是自己老婆艾蓮娜,但給人的談吐動靜卻是個陌生的鄰家淫婦一般,這究意發生了什麼事啊?

這下在沙發上邊扭著黑屁股獻著屌技的詹姆森淫笑一聲問「就是啊寶貝幹女兒,乾爹常常把你塞滿,還有灌滿,你怎麼不給乾爹~生個胖胖的黑Baby啊?」說完用力一兀,下身的大黑屌又在艾蓮娜陰道來一下盡深到底的插弄!

奈森聽了又心中暗罵:該死!

只聽艾蓮娜呻吟一下後回詹姆森說:「噢~好深,好帶感,我要,繼續~乾爹你多來幾遍,我願意給你生個胖胖的黑Baby!噢~用勁~好爽~」

「寶貝,我也奇怪了,西凱是不是奈森的女兒?」詹姆森邊問邊用力幹著,是在姦淫卻有種像問訊的感覺!

「噢好爽~噢她不是~噢~我的上帝,我不該這麼說~原諒我~噢~好舒服啊~我又要升天了!」艾蓮娜在瘋狂中爆出這麼一句聽得奈森如觸電般整個人麻木了。

「不是?寶貝你深藏不露啊!快告訴乾爹,否則我不動了!」詹姆森這老鬼一聽就聽出了艾蓮娜字裏行間的端倪,而且表現的很好奇。可能他不認為艾蓮娜除了自己的大黑屌之外還馴服過其他男人的屌下。

「噢~乾爹不要停~我~我~噢~好癢~快動呀!」艾蓮娜已欲火高燒欲罷不能,接著就坦白了「凱西,凱西是~是蘇利文的種~」

奈森一聽這話幾乎要跳起來,他萬萬沒想到家中那個乖巧的金髮小女兒竟然不是自己親生,而是自己視如父親的蘇利文下的種?

這像晴天霹靂的打擊真把奈森的心擊得潰不成軍!

而在沙發上驚奇發現這消息的詹姆森他卻曉有興趣的要追問下去,因為他是個淫人妻女愛好者,聽到艾蓮娜和蘇利文那老頭子也有姦情,刺激起他的畸形好奇心,於是一連猛攻幾下滿足艾蓮娜的渴欲,然後問:「蕩婦~婊子!蘇利文不是把你當女兒~也是當兒媳婦了,怎麼也屌上了你,你還跟他生了女兒?」聽得出詹姆森語帶醋意!

「噢~不~我~我也不是故意的~咿吖~別慢下來,我要繼續~快點~」艾蓮娜已被肉欲蓋過了理智,只求男人滿足下體的性急。

「快說~不說不屌你~」詹姆森加重了邊度也加強了語氣。那模樣不全是要知道真相,似乎是聽著那姦情讓他越發滿足獸性。

艾蓮娜得到大黑屌的止癢像個得到毒草的吸毒者歡天喜地,邊叫爽邊「招供」說:「是的好乾爹,我沒騙你,凱西真的是~我被蘇利文幹了以後~生下來的~噢~好爽~爽死我了~」

看著沙發上艾蓮娜張著腿露著淫濕的肉洞挨著詹姆森的屌叫爽,並說出了凱西親生老爸是誰,奈禁是萬念俱灰,他望了一眼在被姦淫中爽快得收眉目間淫態畢露,春叫不絕的艾蓮娜,那張曾經熟悉的臉,奈森轉身悄悄的離開。

而在辦公室沙發上的兩人悄然不覺,繼續著痛快的性愛交合。在詹姆森黑屌抽插迫供下,艾蓮娜說那天被詹姆森姦淫後她去買了事後避孕藥,卻是在海島避風一夜,被蘇利文兩次內射後卻沒及時服藥,待救援奈森和山姆,四人回到城市已經過了兩天,後來艾蓮娜就發覺自己懷孕了!

當艾蓮那說出這因奸成孕的原由,奈森回到家裏。他收準備收拾行李離開這個讓他傷透感情的家;而在碼頭辦公室沙發上幹著艾蓮娜的詹姆森聽著海島機艙裏的酒後亂事,興奮得更加用力地屌幹身下的白種人妻。

當奈森坐上了自己的吉普駛出車庫向夜幕中的公路加速駛去時,在碼頭辦公室的沙發上,老黑人詹姆森也正加速著交配動作,接著他又一次把「黑屌巨艦」駛進艾蓮娜「港灣深處」開始一輪炮火攻勢。

被老姦夫壓在身下挨屌授精的艾蓮娜,她在愛欲迷亂中享受著男人對自己的抽插快感,一邊想著待會回到家裏要和丈夫一同收拾準備,並肩同行開展新的尋寶之旅~但馬上就被身上的老色鬼一股股熱精的狂轟濫炸爽得高潮迭起~

「吖咿~好多~噢~好暖和~舒服死人家了~嗯呀~」被中出的艾蓮娜在舒服到極點中昏迷過去!

「媽的真是痛快,射啦,來吧~給我全灌滿~哦~啊~哦~爽!」老黑鬼詹姆森舒服得扭曲面容,聽著人妻被幹大肚後,一種異樣快感讓他前所未有的鼓足了氣卯足了勁,盡情地將那股激情像按動了機關槍一樣,全數掃射在這白種美少婦熱暖的肉腔內。

發射過後,詹姆森滿足地伏在艾蓮娜胸前,捏著大白奶吸吮著嫣紅的乳頭,像嬰兒飽餐後甜美的睡著了!

駕車在無人公路上的奈森思前想後,想到曾經共患難的愛人,想到恩深厚重的義父和過去的種種,他覺得沒必要把這事情揭穿,他決定遠走東方不再相見。

後來奈森到了中國找尋傳說中秦始皇寶藏。這便是神秘海域的另一故事「求生不得」。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