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猾家丁01

  • 在〈狡猾家丁01〉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都市色女
摘要

  下一秒,少年心中一點得意立刻化為了鬱悶,這樣的自己大街上一抓一大把,端正不是帥,而是平凡,猙獰那也叫有特色,可自己有什麼特別呢

一個老是幻想擁有美女的男子———石誠,在他不斷咒罵念叨之下,上天終於是如了他的意,選擇一個黃道吉日,以火箭般的速度,將他送到了一女權當道的異世中。而他來到這個新世界的第一件事,就是被被美女「騎」在身上,結果這根本不是艷遇,卻是他一連串黴運的開始,不是被人一路追殺,就是成為奴任由女人使喚,甚至還要充當男尊幫幫主的內應,石誠這個現代小子能撐下去嗎?……

第一集第一章聖女慾火

  慾望瀰漫的月圓之夜,月光特別的撩人,夜色分外的神秘,就連簡陋的天台小屋也變得如夢似幻

  石誠獨自立身樓頂,沐浴在月光與燈光之下,充滿期待地第一百遍翻開了他的珍藏–情色小說,每次看到開篇一段,二十左右的熱血少年總會忍不住雙目發光

  「傳說,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又傳說,讀書百遍,美人自現,嘿、嘿……」

  第一百遍看完了,最後一頁合上了,不過天還是那個天,地還是那個地,石誠–還是那個一米七五,身板兒一般,面容略顯清瘦的現代少年

  「唉,什麼讀書百篇,美人自現,騙子!寫這小說的傢夥別讓我在街上看到,不然,哼!」

  憤怒地把色書扔到一邊,石誠望了望門上鏡子裡的自己,鏡中人一頭短髮,長眉大眼,鼻直口方,嗯,勉強還算五官端正

  下一秒,少年心中一點得意立刻化為了鬱悶,這樣的自己大街上一抓一大把,端正不是帥,而是平凡,猙獰那也叫有特色,可自己有什麼特別呢

  對了,還有這玩意兒

  石誠咧嘴一樂,深藏下齒左側的一顆虎牙瞬間閃現樂觀的白光,如果這也算特別,那他真是有夠特別–特別地衰

  一般的家世,一般的學歷,一般的工作,最可恨的是一般的女人竟然還看不起一般的自己

  想到這兒,石誠心中猛然怒火叢生,少年的夢想讓他禁不住對月長嘯,「不!我不要平凡,我要女人,漂亮的女人–」

  ※  ※  ※  ※  ※  ※  ※  ※

  「男人,我要男人–」

  不同的世界,不同的時代,相同的月圓之夜,斷崖邊,一個古裝美女狂亂地撕扯著自己的衣裙,狂亂地呼喚著男人的身體

  「嘎、嘎……水聖女,咱們哥幾個都是男人,你要誰呀?要不,一起上也行!」

  幾道人影利箭般從山腳飛躍而上,雙足點地交替之間,十餘丈空間瞬間消失不見

  「男人、男人,呵、呵……」

  散亂的秀髮如絲飛舞,高挑的玉體扭曲蠕動,衣如絲縷的水聖女春光大洩,一見男人靠近,立刻飢渴地撲了過去

  當先的男子一身勁裝,外罩輕甲,頭紮金冠,見美女投懷,他興奮地張開了雙臂,讓後面三個相似穿著的同伴好生嫉妒

  美女入懷,男人卻在慘叫中淩空飛拋,好似岩石一樣強壯的身體撲騰了幾下,頃刻斃命

  「不好,媚藥還未入她識海,大家別搶,先聯手擒下她再說;奪不回毒龍果,咱們全都得人頭落地!」餘下三人身形一散,以夾角之勢向狂亂女人逼去

  亂髮在勁風中向後飛飄,現出了一張雖然扭曲,但依然絕色的瓜子玉臉;不待對手逼近,水聖女已將一顆紅果吞入了口中,隨即義無反顧地跳下了深淵死地

  深淵之下雲譎波詭,毒瘴密佈,三個輕甲大漢沒有想到一個女人會烈性至此,他們雖心有不甘,但也不得不無功而返

  ※  ※  ※  ※  ※  ※  ※  ※

  夜色下,天台上

  慾火焚身的少年發出了野獸的吶喊,他正在用人類最原始、最省錢的法子安撫暴動的慾望

  「女人、女人……呃,女人,來吧,張開嘴……」

Super KAMAGRA 又稱超級威而鋼,具有助勃起壯陽及持久雙重功效,與必利吉合稱為雙威,特性是猛又硬 - 雙效萬艾可

  少年的快感正在堆積,一道流星突然應聲飛來;電光石火間,一個赤裸的女人在石誠眼前空間「掉」了出來

  「啊,女人!」

  石誠右手握著小弟弟,左手拿著寶貝書,整個人在震撼中變成了化石,上帝竟然真的送了一個女人來

  雞雞那個東東,難道是精蟲上腦,出現幻覺了

  百年難得一見的妖艷月光下,美女高挑的玉體一覽無餘,嬌喘籲籲間乳暈顫動,曲線起伏中兩腿摩擦,最為吸引石誠的是那柔若無骨的纖纖細腰

  噓,那就是傳說中盈盈一握的無骨美人

  一口涼氣鑽進了少年體內,又化作一片熱氣從全身竅穴蒸騰而出,男人的慾望人生第一次那麼堅挺灼熱

  赤裸的女人散亂的眼眸一轉,一見到男人,身子立刻與空氣發出劇烈的摩擦聲,香艷裸體還在空中疾撲,突然又以違反人體常理的方式向後一折,遠遠看去就好似腰肢突然折斷

  呢喃不清的呻吟中,狂亂的女人用指甲刺入了她那好似要爆炸的處子玉乳,藉著血漬進射的劇痛,她返身向那道虛空光門躍去,一躍就是四五米

  「女人,真是女人!啊……女人,別跑,回來!」

  直到這時,石誠才從震撼中回過神來,老天送來如此大禮,他又怎會輕易放過;剎那之間,人類骨子裡深藏的獸性轟然爆發,道德法律統統拋到了腦後,他此刻只想把精液射入女人的身體

  意念還在盤旋,石誠單薄的身板兒已經向前一縱,慾望的力量讓他比飛人還快,竟然在美女躍入「光門」的剎那,抓住了那修長玉白的雙腳

  「啊!」

  兩聲驚叫同時響起,女人自然是因為受襲而叫,而男人則是因為一低頭,竟然發覺自己離開了地面,離開了天台,離開了–現代文明

  光華一收,空間又回復了亙古以來的虛無平靜,而一對慾火焚身的男女則清失不見

  ※  ※  ※  ※  ※  ※  ※  ※

  月光在水聖女墜下深淵之時似乎顫抖了一下,人影神奇地在半空消失;相隔幾日後,水聖女又在原處憑空突現;撲通一聲,崖底深潭突然水浪翻滾,兩個糾纏在一起的人影同時重重砸入了水中

  水面的壓力強震得石誠頭暈目眩,本就不擅水性的他在水中胡亂撲騰,而那奇怪的女人卻無比輕盈地飄向了水面

  飄?對,這女人在水中竟然也像飛一般飄逸,無雙細腰輕盈一轉,桃源芳草撥動著浪花,粉嫩玉門劃水而過,煞是迷人

  可惜石誠已無暇欣賞如此美景,幾口潭水入腹,水泡一冒,少年的身體直線向水底沈去

  雞雞那個東東,老子完蛋了

  絕望爬入了腦海,石誠心中最後咒罵著家鄉的粗話,意識逐漸離他而去

  突然,水流奇異地兩邊一分,一道水浪竟然好似帶子般纏住了石誠的腰板兒,緊接著輕輕一提,少年快速射出了水面,翻滾著落到了神秘女人腳下

  「啊、啊……」

  呻吟連成了片,喘息匯成了流,石誠暈乎乎的目光向上一擡,正好看到美人禁地春水四溢,少年瞬間忘記了驚嚇,噌的一聲,陽根與身體同時蹦了起來

  「站住,不許過來,不然……啊……我殺了你!」

  石誠才邁出一步,水聖女立刻發出了威脅;話語雖狠,但她卻自行摔倒,翻滾的身子蹂躪著草地,雙手更是不受控制,一手揉捏雙乳,一手探入了腿間,兩腿用力一絞,把手掌緊緊夾在了桃源之上

  「喔……」

  自我揉捏的快感讓水聖女玉唇大張,香舌在檀口之中伸縮不停,渴望的美眸不由自主望向了幾步外的少年

  石誠一吞口水,剛想撲上去,女人突然一掌粉碎了一塊石頭,嚇得他不進反退,恐懼與誘惑同時鑽入了少年的腦海

勃起困難,硬度不夠,做到一半軟掉,早洩秒射 怎麼辦

男性因家庭、人際、事業與經濟的壓力下,造成勃起功能障礙陽痿與早發性射精早洩的比率最高達30%,導致性生活品質下降,影響女友或老婆親密和關係,引發家庭危機,男人,應該重視這個普遍的痛點!印度壯陽持久藥 犀利士,必利吉,果凍威而鋼,萬艾可,樂威壯,威格拉,犀利士5mg,威而柔 原裝進口 https://www.5mg.tw

  水聖女的身子忽卷忽縮,突然用力一滾,無雙纖腰撞在了一株小樹上,她滑如凝脂的雙腿不由自主夾住了小樹,整個人貼著樹幹蠕動摩擦,「走,走開,啊……不然我……我……殺了你!呀!」

  尖利的吶喊聲中,性福的樹幹上佈滿了水漬,極品纖腰再次一折,水聖女竟然四肢著地,乳尖朝上,身子拱出了銷魂的弧度,泥濘的桃源玉門正對著少年的雙目,勾得石誠瞬間三魂不見了七魄

  呼……天啦,受不了了,這樣的美女,死也要上

  石誠三兩下就脫光了自己的衣褲,挺起陽根,對準女人的蜜穴,飛速直衝而上

  男人氣息撲面而來,美女身子剎那歡呼開放,處子玉門猛然一震,一汪春水飛濺而出,飛得最遠的幾滴竟然灑在了男人的龜頭上

  滾燙的春水一灑,石誠立刻發出了惡狼的歡聲,陽根閃電般衝到了美女身前,在泥濘桃源快速磨了幾下,準確地破開了嬌嫩媚唇,緊接著龜頭一挺

  「砰!」

  石誠突然飛了起來,水聖女果然說到做到,一掌打得少年口吐鮮血;半聲慘叫卡在石誠喉間,眼前一黑,他瞬間昏死了過去

  男人的鮮血還在空中飛舞,水聖女赤裸的玉體猛然一抖,眨眼之間七竅流血,恐怖至極

  春藥激發了人類的慾望,慾望激發了不可思議的生機,而毒龍果則好似焚燒性命的烈火,兩種可怕的、相反的力量令聖潔玉女瞬間發狂,無骨纖腰淩空一閃,致命的殺氣狂風般捲向了還未落地的昏迷男人

  一座古代特有的金色大殿內,追殺水聖女的三個高手趴伏在大殿台階之下,以顫抖的聲調稟報著失敗的經過

  「啟稟女皇,欽犯墜下懸崖,身中天下第一媚藥,還吞服了毒龍果,想必此時已化為了白骨.」

  「水聖女果然名不虛傳,中了『水性楊花』之毒還能逃出千里之外;唉,可惜呀,枉費朕對她一番栽培之心,沒想到她竟然是逆賊之女,還偷走了天下僅此一顆的毒龍果,該死!」

  幽幽的聲調連連變換,將女皇喜怒無常的本性顯露無疑;話語再次一變,女皇斜飛的雙眸冷冷一聚,兩道冷電射得金殿上下呼吸艱難

  「王統領,爾等只怕不只想為朕帶回寶貝,還想姦淫水之聖女,奪她功力,對吧?」

  「陛下開恩、陛下開恩……小臣一時糊塗!」

  女皇話音一出,三個大內侍衛立刻嚇得瑟瑟發抖,磕得頭破血流

  女皇前傾的威儀鳳體向後一靠,話語又突兀地平和下來,玩味地掃視著三個手下道:「嗯,聖女地位尊貴,冰清玉潔,爾等竟也敢對她動邪念,真是夠大膽呀,好!」

  盤龍飛鳳的黃袍一蕩,一股無形的勁風把三侍衛淩空托了起來,不待文武百官驚疑不定的眼神有所停頓,女皇又語出驚人道:「怕什麼,朕是在嘉獎爾等,咯、咯……膽子夠了,再讓朕看看,你們的本錢夠不夠.」

  同為女人的女皇竟然鼓勵手下淫辱聖女,不僅如此,還對身後兩個面蒙白紗的女官遞了一個眼色

  兩道幻影有如狂風般在大殿內吹過,前後只是一眨眼,三個大內侍衛已是赤身裸體,暴露在女皇的皮鞭之下

  「廢物,就你們這本錢,也想當淫賊!」

  三丈長的皮鞭在女皇手中靈活自如,帶鉤的鞭梢掃過,三侍衛已慘叫著摔倒在地,兩掌緊捂胯間,怎也止不住鮮血狂噴

  女皇一聲歎息,皮鞭縮回了袖中,失望之情溢於言表道:「唉……有本錢的種奴真不好找,來人呀,把這幾個廢物發配到戰奴營去,抄他們的家,除了女人外,所有男人都貶為奴隸,三代不得翻身;哼,竟敢動私心,壞朕大事!」

  一群女兵俐落地將金殿回復了乾淨,女皇喜怒不形於色道:「男人是靠不住的,冷雲將軍,還是你走一遭吧,朕,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末將領命!」

  一身金甲的女將大步而出,話語如冰,眼眸如刀,彷彿一塊千年玄冰一般,讓位於大殿下首的少數幾個男性官員下意識低下了頭顱

  女皇又一次舒適地倒臥在自己的龍椅之中,悠然隨意地下達了今兒最為重要的命令

  「傳朕旨意,中央大軍校場集合,準備圍剿男尊幫;朕要讓天下人記住,男人要麼做狗,要麼就比狗都不如!出發,朕–禦駕親征!」

  相隔女皇金殿千山萬水的一座孤島之上,雖然海風徐徐,景色怡人,但男尊島上下卻不見一張笑臉

  毫無預兆下,皇朝水軍把海島包圍,似乎宣告著男人時代即將徹底終結

  「軍師,水無心已經離京,不出三日,皇朝主力就會來到,你說,咱們這般豪賭是否太過冒險?」

  一群男子站在島上最高之處,當先一中年文士靜立如松,頷下三縷黑鬚迎風微動,盡顯睿智本色

  男尊幫軍師收回仰望天象的目光,凝聲歎息道:「只有這樣才能引蛇出洞,這是男尊幫唯一的機會;唉,但願上天會降下一個奇蹟,不然天下男子將永無翻身之日.」

  ※  ※  ※  ※  ※  ※  ※  ※

  深淵之中,濃霧瀰漫

  時光在昏迷中失去了意義,不知過了多久,石誠緩緩醒了過來,眼簾還未張開,下體的異樣已鑽進了腦海

  好舒服,還在上下滑動,呃,捏得真爽,咦,這不是在打飛機嗎?誰……誰會給我打飛機

  少年的眼眸搶先一步發熱發亮,眼簾一開,盈盈一握的極品纖腰剎那充斥了視野;纖腰之上,是一對正在跳躍的尖挺酥乳,雖然不是豐碩豪乳,但與纖秀高挑的玉體卻是黃金比例

  無雙纖腰之下,修長玉腿忽開忽台,紅嫩桃源忽隱忽現,男人特有的目光穿過了泥濘草地,甚至看到了兩瓣陰唇的互相摩擦

  慾火轟的一聲熊熊燃燒,半軟陽物瞬間生龍活虎,充血脹大的龜頭一下彈打在女人手心;石誠期待的目光向上一擡,火熱陽根立刻嚇成了小蟲

  「啊,鬼呀,救命……」

  人不可能七竅流血還活蹦亂跳,不可能美女一下變怪物,更不可能把他從天台瞬間帶到了野外,除了是鬼,石誠再也找不出其他理由

  嗚……雞雞那個東東,什麼書中自有顏如玉,原來書中藏著一隻女厲鬼

  女人眼中的紅光一炸,七竅鮮血流得更是兇猛,扭曲的血跡模糊了面容,與厲鬼果然沒有二致;見石誠想逃,她揮手一灑,幾滴水珠沾在了少年身上

  石誠一下子變成了泥塑木雕,而下體卻違反心意,莫名其妙地高高聳立

  這一次,水聖女沒有再發出掙扎的吼聲,而是張開雙腿,對準高聳的肉棒狠狠向下一坐

  「滋……」泥濘的幽谷春水四溢,女鬼輕易吞噬了半截陽根

  一想到傳說中精盡人亡的下場,少年的悲鳴穿雲裂空:嗚……老天不公,我的童子身呀

  「咿……嗯!」

  聖女強暴了少年,快樂與哀傷立刻合成了一道怪異的嘶鳴;撕裂之疼鑽進她心房,兩滴悲涼的淚花滴入處子鮮紅之中,瞬間又被狂亂的慾火焚為了輕煙

  陽根入體,蜜穴套動,女人渾身遊走的詭異紅光立刻往兩人交合的部位湧來,她滿臉的鮮血也開始縮回七竅

  身體明顯的變化讓水聖女發出了歡鳴,翹臀聳動不停,一手撐在石誠胸上,一手往下一探,把石誠略偏的陽根撥正了方向

  「噗!」

  一聲重重的悶響,女人蜜穴終於一沈到底,臀肉完全貼在了少年小腹上;剎那的停頓後,狂亂的慾火讓她開始了迅猛起伏,深深的套入,重重的旋轉

  男人就是那麼奇怪的動物,雖然滿心恐懼,但幾分鐘過後,下體卻在摩擦中生出了快感

  石誠那普通尺寸的陽根開始發熱,女鬼可怕,但細長的小穴卻緊窄銷魂,只憑玉門一咬一吞,慾火就將恐懼焚為了飛灰

  也許是「水珠」的力量消失了,也許是人類的潛能被慾火完全激發,石誠突然回復了自由,腰部用力向上一頂,恨不得把女人一下頂飛

  「喔、喔……」

  男人的主動一下擊中了女人敏感的部位,狂亂的女鬼雙目紅光一顫,情不自禁發出了狂躁與舒爽交融的歡音

  趁著女鬼渾身顫抖的剎那,石誠猛然半坐而起,摟住了那最讓他著迷的極品纖腰,逕自把臉頰撲入了乳浪之中,虎牙瞬間一亮,他一口咬住了那脹大的鮮紅乳珠

  少年大口叼著乳暈猛然向上一升,兩手同一剎那向上一提,然後壓著女人纖秀的玉體向下重重一沈

  觸電般酥麻在陽根上炸開,石誠終於明白了男人的快樂,當他第二遍開始上提下壓時,女人美臀已經開始旋轉起伏,一節節地吞入陽根

  「噢……」

  滿足的快感同時鑽進了二人體內,慾望的本能讓他們不停調整著體位,追尋著不斷遊走升級的酥麻快感;女人坐在男人懷中,翹臀研磨旋轉,身子上下起伏;速度之快,令跳躍的乳波如虛似幻,力量之強,令豐腴的臀浪咆哮層疊

  誰能相信,誰敢確認,這會是鏡花大陸冰清玉潔的水之聖女,天下第一春藥「水性楊花」果然名不虛傳

  狂歡之中,女人逐漸放鬆了壓制

  小腹的酥麻已越來越強,石誠知道自己不是金槍不倒,為了抓住有限的時間,他猛然一聲大吼,兩手往下一探,兩根中指刺進了聖女蜜穴之中,使力兩邊一分,竟然將嬌嫩的媚唇撐得又大又圓

  「呀–」

  少年發狂地一插,整個根部連同春丸都擠了進去–實實在在地擠了進去;前所未有的深度刺中了女子渴望已久的花心,刺中癢處的快樂絕非語言可以形容

  聖女在爆發的衝擊下瞬間身酥骨軟,意識迷離,少年久等的機會來臨了

  石誠突然一把推翻了女人,可是他還未來得及撒腿狂奔,極度的快感已在小腹炸開,陽根剛從女人玉門抽出,滾燙的陽精立刻飛射而出

  第一發陽精震開了龜頭馬眼,第二發嗖的一聲,射在了聖女臉頰上,第三發更是美妙,嬌喘籲籲的聖女香舌一捲,正好把男人精液吸了進去;第四、第五……一發又一發的陽精洶湧噴射

  「呃!」石誠渾身緊繃,四肢發麻,瞬息間竟然忘記了逃跑,只是呆呆傻傻地看著自己的精液射在了女人臉上、肩上、胸上、小腹之上,少年的心神不由飄飛而起,浮想聯翩

  太刺激了,原來我的陽精這麼猛烈,她會不會不殺我呢,說不定只是想與我做愛……

  一記利爪抓得石誠皮開肉綻,令他幻想破滅,女人帶著一身陽精又撲了回來,狂亂的目光又凶又狠,肆虐的春藥已讓聖潔玉人化身為色慾魔鬼

  「廢物,快動起來!啊……好癢,你這廢物!」

  蜜穴再也套不入軟綿綿的陽根,水聖女血跡斑斑的面容一緊,渾身的紅光飛速集中在掌心,狠狠打在了石誠下體三寸之上,倒楣的少年撲騰了一下,又一次生死不知

  紅光水一般流入了少年身體,奇異的「交流」足足持續了一分鐘,當水之聖女再也忍受不住鑽心慾火時,她這才鬆開了手掌

  「蹭!」

  幾根青草原本沾在石誠胯間,突然,陽根就像鐵棍般橫空一彈,將青草重重彈飛半空,那威猛的氣勢好似霸王當關,萬女莫敵

  陽根!石誠的陽根「變樣」了,長了一半,粗了三圈,那雞蛋般龜頭更是熱氣蒸騰,老遠就能感受到男人慾望的灼熱與強盛

  呼……原來「平凡」也可以如此改造

  「喔……」

  女人與昏迷的男人再次合為一體,只是第一下,聖女就渾身竅穴綻放,不一樣的陽根果然帶來了不一樣的快感,狂亂之中,肉體起伏更是狂野無比

  美女上身時而前俯,時而後仰,前俯時雙乳掃過男人的嘴唇,後仰時秀髮垂到石誠腳尖,翹挺的香臀從未停止過聳動

  小穴已被異變陽根脹大到極限,聖女一低頭,正好看到兩瓣媚唇又一次將陽根吞入

  一寸、兩寸……異變至八寸長的碩大巨物滑入了緊窄幽谷之中,柔膩的波動在玉門口滋生,一直隨著圓頭向裡湧動,直到圓頭刺入一團柔膩之中,刺得女人喉間一蕩

  肉體交合之音又急又快,轉眼間,陽根進進出出,刺中了花心幾百次;終於,水色瀰漫的陽根把一汪春水抽出了玉門,聖女兩瓣陰唇一張一合,眼中的紅光剎那削弱了一半

  狂風吹來,萬千髮絲統一向後飄飛,女人扭曲的線條瞬間回復了正常,現出了一張秀美絕倫的瓜子玉臉,星眸柳眉,瓊鼻檀口,別說是鬼怪,就連仙女也不外如是

  「喔……嗯……」

  水之聖女小腹一繃,雙乳朝天直豎,雙手下意識反壓在了少年的大腿之上;無雙絕艷的極品纖腰果然與眾不同,在這狹小的空間內,也聳動著數之不盡的美妙軌跡,讓意識恍惚的少年也禁不住發出了快樂的呻吟

  狂浪的起伏中,玉人的身子突然開始「融化」,一串又一串的水珠從她滑如凝脂的肌膚上冒了出來

  那不是尋常的汗水,竟然散發著陣陣清新幽香,破霧而入的陽光一照到那潺潺水珠之上,立刻映射出一層奇異的七彩光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