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娃思思

  • 在〈淫娃思思〉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都市色女

 2016年11月,星期四傍晚。陸氏團體會議室邵天奇總感到陸思穎在這兩三個月起了不少變更。是化裝濃了?衣著作風變了?他感到陸思穎比以前更有女人味,更嫵媚。

  剛剛愛好上陸思穎的時侯,她就像一朵小花,讓他由憐生愛。後來,從陸家各人口中得知陸思穎偶爾會在外面過夜,邵天奇心想她必定是交了男友。但日子久了,他知道陸思穎身邊根本沒有人,他的心坎又燃起點點星火。凝望著此刻的陸思穎,邵天奇卻泛起從未有過的佔領欲。她每個眼神,每個動作,都恰似一褸催情的香氣,勾引著邵天奇的心坎。他忍不住偷瞄陸思穎的領口,紅黑色交纏的胸圍隨著呼吸起伏。大腿美好的曲線,苗條的小腿,勾起雄性躍躍欲試的激動。

  不過,當想到陸建艦語重深長的吩咐,為了將來漫長的路,邵天奇隻好壓下心坎的願望,緊記著這位是陸家千金,是他的上司。

  邵天奇收斂心神,持續聽聆專家們對創思科技的分析。

  早些日子,有數個重要的科技網站及博客不約而同地指出,創思科技以極高價從IZD買回來的專利技巧無法融入現有系統和硬件中,他們預計創思科技要自行研發新的平臺,或者是與第三方公司合作。的確,李子超的團隊和IZD方面的專家日以繼夜地研究,仍然毫無進展,但他們已經無力追查誰人洩漏公司機密。

  無論是創思科技的報告,還是陸氏團體內部評估,均指出創思科技要麼付出更長的前置時間,延後回本期,或是與第三方共享專利,削減應有利潤。考慮到創思科技為了這兩項技巧付出非常不合理的高價,任何方案都會對公司造成非常嚴重的打擊。

  消息傳出後,創思科技的股價再次下滑。另一方面,銀行認為項目風險過高,請求提早還款,或者是透過發行新股、供股等情勢集資。考慮到陸氏團體刻下正在本業上投放了大批資金,陸永勤還在獄中,加上那些基金已持有不少股票,如果現在發行新股,股權可能會湧現重大變動。

  陸思穎輕托香腮凝聽分析,漫不經心腸用鋼筆敲著從領口上露出的乳溝,邵天奇留心到董事之一的昌叔正猥瑣地盯著陸思穎渾圓雪白的胸脯。昌叔與陸建艦同齡,為人城府甚深。早年,陸氏兄弟打算承包地盤工程,得昌叔的父親賞識,無條件借出十臺大型機器,又借出少許營運資金,助他們創業。到陸氏兄弟創辦陸氏團體的前身公司,昌叔的老父更得贊助,成為股東之一。到老人家退休,陸氏兄弟續邀恩人的兒子昌叔到董事局裡。

  以昌叔為首的一班董事大義凜然地教訓陸永仁,他們反對動用陸氏的資金去處理創思科技的事務,甚至認為賣盤也無所謂,隻需專注本業。昌叔早已摸透陸永仁不是做生意的料,他是在欺負沒有發言權的陸思穎,同時向陸建艦示威,大部份董事都站在他這邊,暗示陸氏一家不要一意孤行。

  陸思穎突然想起毘沙門天的紋身,想起大哥經常嚷著他被人陷害,然後看到昌叔猥瑣的眼力正落在自己身上。陸思穎隱隱把握到什麼,但很快就打消想法。

  討厭的昌叔雖然很富有,但沒有這個心思花這麼長時間去佈局對付陸永勤和創思科技。他處處與陸家作對是因為他打從心底瞧不起當年一對窮兄弟,現在竟能與他們家族平起平坐。再者,也不見得昌叔可以動用那麼多的國外基金。想到這裡,她又不期然想起陳森。

  *** *** ***

  當秘書通知陸思穎敦煌盛世的陳森想約見,正與邵天奇研究創思危機的陸思穎簡直不能信任自己的耳朵。邵天奇看到陸思穎的眼裡流露出期盼,滿心不是味兒,自行告退。邵天奇遠遠看到一個魁梧的身影,沿著走廊步進陸思穎的辦公室。

  這個男人眼神內斂,相貌不怒而威,還有一種不祥的感到。邵天奇懷疑著陸思穎怎認識到這樣的人。

  陸思穎禮貌地與陳森握手寒暄,待秘書走後,辦公室一遍沈默。陸思穎低著頭,她朝思暮想的男人就在眼前,但卻不知道要說些什麼。過往一幕幕猖狂愉悅的畫面,與此刻的氣氛形成強烈的對照。最後陸思穎打破沈默,:「我有找過你,你的電話一直都打不通。公司的接線生隻會叫我留言。」陳森不置可否,打量著臨時掛在牆上寫得密密麻麻的白闆,「創思科技,你們陸氏不打算放棄?」低沈磁性的聲音依舊動人,但陸思穎沒想到他忽然問創思科技,一時間她反響不過來。

  陳森道:「其實創思科技巧捱到今天已經是不可思議,我由衷地佩服陸永廉能守到現在。但我想你們陸家裡必定有人感到不應當守著這一塊地吧。」陳森說中了。老父陸建軍就是其中一個,老父雖然舉動說話不便,但心思依然很清楚。他並不反對發行新股,就算有外來的人成為第三大股東,甚至是第二大股東,這也是股票市場的定律。甚或,將來有人觸及全面拼購,大不了就把生意賣了。隻要是陸家高低一條心,將來大兒子陸永勤定可捲土重來。

  相對豁達的陸建軍,陸建艦反而更保持。陸建艦不是沒有想過主次的問題,但他考慮的是陸永廉。他讓陸永廉在一家公司最高位曆練一下,認為這個兒子至少可以守到陸永勤出獄。如果創思科技敗在陸永廉手上,他這個兒子可能永遠停留在這個檔次,陸建艦最後隻能忍痛把陸永廉放到一邊,讓能力更優良的陸永勤、陸思穎、乃至邵天奇去管理陸氏團體。

  陳森深情地望著陸思穎道:「我們算是一夜情人吧,所以聽我勸,放棄創思科技吧。」陸思穎先是心裡一軟,然後警惕起來。

  陸思穎帶點懷疑,試探地問:「你今天是代表敦煌盛世來找我?不對,是敦煌盛世追擊創思吧?」隻有王家宏大的人力、物力、財力,才幹一步步進*創思科技,陸思穎感到好像想明確一點事情。

  陳森再轉個身,望著白闆上的分析,「你很明確創思科技的環境,你們隻有兩條路可走。持續被人追擊,變成垃圾股,再被人以賤價收購。不然,陸氏一直注資,送錢給那些基金,直至觸發全面收購,你們要付更多的錢去買回剩下的股權。」「現在市場上,陸氏能買下的股份已經不多,持有大額股份的是那些基金,你們連他們在哪裡也找不到吧?就算找到,我確定那些基金必定會開天殺價,陸氏短時間內根本不夠資金。你們籌備放棄什麼項目、賣什麼資產?」陳森帶點不屑地指指貼在白闆上某份陸思穎與邵天奇手寫的草稿,「這座工廈的業權,這兩三層商業單位,還有這家附屬公司?」「說到底,陸氏是幹實業,習慣明買明賣的團體,你們根本沒有燒錢、對賭的籌備。你們要賣了半壁江山去換來一個僅剩空殼創思嗎?」陳森突然轉身,伸手托起陸思穎下巴,溫柔地說:「念在我倆有過一夜情,我送你一個消息。李子超籌備以超高價賣出手上的股份給某個基金,你們陸氏一點盼望都沒有。」陸思穎如遭雷擊:「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你明明聽到的。」陳森直視著陸思穎,用極為磁性的嗓音吐出三個字,「李,子,超。」陸思穎心裡快速地想了一遍,「不可能。對他有什麼利益?」然後她面色一變,「是他害大哥入獄的?」陳森注意到門外有人走過,問陸思穎:「要不要跟我到外面邊喝邊聊?」「不用。你到底知道什麼,快告訴我。」陸思穎試著平伏心坎激盪的情緒。

  陳森坐下來,漫不經心腸說:「以我們的交情,我隻能說到這裡。接著,我是來和你談公事。」陸思穎有點急了:「公事?敦煌盛世要收購創思?你找錯人了。」陳森拿出平闆電腦,快速地登入一個會員網站,打開某一頁,點擊其中一個視頻,然後交到陸思穎手上。陸思穎馬上臉色大變,把平闆電腦扔回陳森胸前,大喝一聲:「你滾。」陳森非常有禮地回應:「請陸小姐不要賭氣,我隻是想和淫娃思思談生意。」?

液態威而鋼哪裡買 印度水果味果凍威而鋼多少錢 https://www.5mg.tw

  邵天奇本來就不放心,當聽到房內陸思穎的喝罵聲,他就馬上去敲門找陸思穎。

  「進來吧。」陸思穎故作安靜地介紹,「這位是敦煌盛世行政顧問,陳森,陳先生。這位是我們團體副總經理邵天奇,邵先生。」陳森握住邵天奇的手謙敬地道:「邵先生果然一表人材。東湧53區第38號地段是你兼顧的吧。據我所知,建築工程界對你的表現讚不絕口,你已經進入數家獵頭公司的第一號名單了。」邵天奇繃緊的神經被突如其來的讚譽弄得有點不知所措。

  陸思穎不想他們有過多交換,對邵天奇說:「我現在和陳先生出去談點事情,你跟他們說早點回家吧。」陳森微笑道:「真是好老闆。」

  *** *** ***

  車子駛進一棟高級商業大廈的停車場,進了升降機,陳森用智能卡解開保安鎖,升降機直接升往66樓。

  一路上,陸思穎隻是靜靜地跟著陳森,兩個人沒有對話。陸思穎腦海裡一直翻到三個月前,她被李進和小東姦淫的那個晚上。

  當晚,兩個男人輪番侵佔陸思穎的菊門。最後,兩個男人各自佔領陸思穎前後的淫穴,小東的陰莖停留在陰道深處,李進抽插著她的肛門,兩根肉棒互相撕磨帶來悶騷的苦楚和猖狂的快感,陸思穎在猖狂的性戲中達到了淫邪的高潮。

  李進著小東召來三個小混混,把半夢半醒的陸思穎擡上貨車,籌備把她帶到他們的處所休息。小混混們摸到陸思穎隻披搭著外衣,裡面沒有胸圍內褲,起了淫心,不能自制地對陸思穎高低其手。陸思穎在迷亂間認為李進和小東仍在姦淫她,本能地呻吟著,伸手撫摸被精液黏呼著的小穴。小混混們用懇求的眼力等候李進的唆使,李進說:「試試她的口吧,今天不要碰她的下面了。」迷亂的陸思穎在無意識下替小混混們口交,在達到目標地前,其中一個小混混已經洩在她嘴裡。


 李進和小東替體力透支的陸思穎簡略地抹身幹淨,讓她徐徐睡去。一覺悟來,已經是星期六的傍晚。李進倒了杯水讓她喝,他說:「如果你感到哪裡不舒服,可以在這房裡多歇一會。」陸思穎尚未弄明確自己身在何處,但下身隱隱作痛,提示了她昨夜有多麼的猖狂。她明確記得昨晚每一個細節,她甚至記得高潮過後,李進往她手裡塞一萬塊錢,她流著高興的眼淚求李進再操她一遍。想著想著,她又沈睡過去。

  晚上十點,陸思穎在漆黑的房間裡醒過來。她陰道傳來異樣的騷癢感,和昨晚的感到一樣。她按捺不住伸手撫弄陰戶。突然,房間裡的電視打開,畫面播放著一條肉棒插進女性肛門的特寫畫面,淫褻畫面刺激著陸思穎不住尋求快感。然後,另一個畫面見到一個女人跪在地上,她後面的男人緩緩從落後入。鏡頭伸到雙方性器之間,明確見到男人的肉棒正被肛門吞吐著。鏡頭慢慢往後移,雖然男女的樣子都打上馬賽格,但陸思穎知道電視裡的一男一女就是小東跟自己,掌鏡的是李進。

  陸思穎正想跑下床的時候,李進的聲音在房間的角落響起,「你下體不癢嗎?

  自慰爽夠了嗎?」的確,另一波強烈的騷癢感襲來,更為難的是,剛才的自慰倍化了性感,陰戶就像塞了一支強力的自棒一樣,淫水不住的湧出。

  「淫娃思思,你昨晚不是求我嫖你騷*和屁眼嗎?我又籌備好錢了。要玩玩嗎?」「那些影片還我!」陸思穎怒道。

  「放心吧,我們會打格的,也會付錢買你的版權。我們隻會在我們的情趣酒店播放,不會用來要挾你的。放心、放心。」李進認真地和陸思穎談起生意來。

  陸思穎走到李進跟前,一巴掌摑下去。李進捉住她的雙手,一股勁把她拋到床上,伸手撫摸她的陰戶。

  「已經這麼濕潤,啐啐。」李進把手指塞入陰道,「一口價,五萬,今晚讓我們多拍一條片。我安排一些年輕的帥哥幹你,保證讓你爽到升天。」李進用全部身材的重量壓在陸思穎身上,她動彈不得,「怎樣,昨晚我們好爽的不是嘛?」「小東一邊操你,你一邊高興地吃我的雞巴不是嘛?」「小東幹你的屁眼時,你說什麼來著?好爽?淫娃思思又到高潮?」「對對對,妓女思思還提示我必定要付足一萬五千元。」在李進的淫辱下,陸思穎即使心裡有多不甘心,陰道異樣的騷癢感麻痺了四肢,身材有了淫邪的喜悅。這時李進停下來,召來小東和三個小混混,讓他們輪流用手指姦淫陸思穎。在五個男人淫邪的淫辱下,陸思穎無私地進入了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接著的數個小時,李進他們五人不停地姦淫陸思穎。在三部攝影機的鏡頭下,年輕的男人們強姦了陸思穎,李進和小東則等候著陸思穎變身為淫娃思思、娼婦思思。陸思穎終於在鏡頭前毫無恥感地張開雙腿,陰戶的精液徐徐流出,召喚著男人們進入她濕潤淫蕩的小穴。她翹起臀部,慷慨地讓男人幹淨她的菊門,讓李進和小東品嚐她的屁眼。

  陸思穎的陰戶早已被三個小夥子糟蹋得一塌糊塗,肛門也被李進和小東徹底恥辱過。李進知道到陸思穎所有能操弄的處所已經到了極限,便結束漫長的淫戲,讓陸思穎安靜地休息。

  往後的一個月,陸思穎每晚都想過了結自己的生命,她知道她這一輩子已經完了。隻是,每晚看到輪椅上的老父,她就告訴自己要多保持一會。她暗暗下了決定,如果有一天片斷被人創造,或者是大哥先出獄,她就躲到一個無人能夠找到的處所,然後自殺。

  九月的某一個晚上,陸思穎在酒吧再遇上李進,崩裂的聲音在腦內響起。

果凍威而鋼,印度原裝進口,速效威而鋼,犀利士,威而鋼,必利吉,萬艾可,犀利士5mg,威而柔,樂威壯,持久延時噴劑,必利勁,威格拉 - 賴 avseo99

  黑暗中,逝世神佇立在深淵深處,凝視著她,嘲笑著她。黑暗的另一端,夜叉卻溫柔地向她招手。逝世亡的快感和性愛的喜愉同時緊纏著她的靈魂,直至靈魂被撕成碎片。

  陸思穎摸摸手段上淺淺的刀疤。她想到那三個強姦了她的小混混,接著下半身感受到李進和小東同時姦淫她的衝擊,最後泛起陳森背上的毘沙門天。

  陸思穎再一次把身材賣了給李進,和他猖狂地做愛。

  她長久苦楚的心坎終於得到了安靜和歡愉。

  *** *** ***

  某高級商業大廈,位於66樓的私人會所。門外兩位美豔絕倫,有著模特兒身材的公關,對陳森行深躬禮。其中一位帶領陳森陸思穎到其中一個房間內。

  接著,一位俏麗的服務員端上兩杯威士忌,轉身離開房間。

  陳森把平闆放在桌上,重新點開網站裡的片斷。

  片斷記載著三男一女極度淫猥的畫面。

  男女都戴上華麗的眼罩。女人戴著狗煉,肛門塞著鑲有狐貍尾的肛塞,她吞下一個男人的精液,然後一步步爬往另一個男人身上,雙腿跨過男人的頭,讓男人弄陰戶。鏡頭執意拍攝女人替男人口交的近鏡,拍攝她專注地服侍男人的媚態,待男人硬挺起來,她再仔細腸替男人戴好避孕套,然後騎到男人上。鏡頭一轉,女人跪在地上,背後的男人狠狠地操弄她的淫穴,另外兩個男人分辨站到她的左右。女人正握著其中一根肉棒,另一個男人則套弄著自己的肉棒,籌備把精液射到女人的口裡。

  片斷的最後定格在三個男人抱著女人的畫面上。他們把女人的腿離開,一個男人用手指分辨插著陰戶和肛門,一個用陰莖搓揉乳頭,最後一個則把肉棒塞在女人的口裡。

  這網站是李進情色生意的一部份。在極其嚴格的審查下,會員可以經過加密了的路徑登陸網站挑選妓女。化名淫娃思思的陸思穎參加了四次會員運動,就讓一眾會員們躁動著。

  「關了它!」陸思穎喝道。

  「終於說話了嗎?」陳森呷了一口威士忌。「關了我怕你不知道誰是淫娃思思。」「你到底想怎樣?」片斷中的淫娃思思正發出惱人的吸啜聲。「關了它!」「我是和淫娃思思談生意,」吸啜聲越來越激烈,片斷裡的男人也發出舒服的低吼聲。「但我現在隻看到陸家大小姐。」「好硬哦主人,讓思思幫你戴套。」明確聽見平闆傳來陸思穎的淫語。

  「你到底要我怎樣?」陸思穎態度軟化。

  「給我脫光了。我沒看過淫娃思思穿衣服的。」陸思穎慢慢脫下衣服,陳森也消了片斷的聲音。陸思穎消瘦了少許,但體態比之前更嫵媚,胸脯和臀部的曲線更分明,更突出。陳森點點頭:「好了,淫娃思思,我們開端談正事吧。」?

  「淫娃思思,跪下來替我口交吧。」陳森脫掉褲子,悠哉地坐下來。「你一邊吹,一邊聽我說。」陸思穎跪在地上,雙手捧起陳森的巨根,往陰囊舔下去。小舌在陰囊上不住打轉,然後向上弄莖部。曾經朝思暮想的男人就在眼前,如今,陸思穎卻以妓女身份侍奉著他。

  「隻要淫娃思思與我們合作,而我則保證創思科技以後的平安。」陸思穎擡開端,激動地說:「你終於承認是你們搞創思科技了嗎?!是你們陷害我大哥嗎?!」「繼,續,舔。」陳森不怒而威,陸思穎唯有用巧舌在龜頭上打轉。「不錯,比之前進步多了,你果然是天生淫娃。」「為表我們的誠意,接下來,我會慢慢說給你聽,你再決定要不要和我們合作。你好好含著我的雞巴,你含得我舒服的話,可能有嘉獎哦。」陳森呷一口威士忌,享受陸思穎日漸熟練的口交技巧。陸思穎先把龜頭含好,然後用舌頭在馬眼上打轉。她再把龜頭吐出,用雙唇反覆吸吮肉棒,最後重新含著龜頭,一點點地吞下巨棒。

  「你知道你大哥是不折不扣的淫棍嗎?別停哦,停下來我就講不下去。」陳森恰好在陸思穎發難時捉住她的頭。「嗯。一邊看著淫娃思思的口交片斷,一邊享受真人的服務,感到很不實在。」「你記得那個電視臺的小花淩樂兒吧?其實,她是王家三房二公子的女人。」陸思穎當然記得這女人。當年狗仔隊拍到淩樂兒和大哥在日本幽會,雖然大哥能證明當時是一大幫朋友同行,但大嫂已鬧得幾乎要離婚。「二公子是一點都不介意淩樂兒移情別戀,雖然他說他是挺愛好淩樂兒的口技。不過,你大哥曾答應過給淩樂兒一個名份,但最後食言,那就是你大哥不對。」陳森好像知道陸思穎要說話一樣,牢牢地抓緊她的頭,讓她持續吞吐漸硬的肉棒。

  「但最讓二公子討厭你大哥,非要他身敗命裂不可的原因,是因為他勾義嫂。」陸思穎腦裡馬上浮現出李子超和他老婆的模樣。

  「我記得那晚李子超找上二公子,哭著說自己的老婆與陸永勤有染,甚至猜忌兒子也是你大哥的種。」陳森的話完整震動著陸思穎,她隻把肉棒含在嘴裡,完整忘了吞吐。

  陳森扶著陸思穎站起來,著她彎下腰,開端幹她的嘴。陸思穎習慣地側一側頭,捉住巨根的低部,讓粗大的龜頭隻往口腔側撞過去。陳森微笑著:「現在很懂嘛。」陳森扶正她的頭,讓巨根一點點往喉嚨深處進發。

  「之後,二公子介紹卓震宇給李子超認識,然後不用我說了吧。打人的事則是意料之外。」陸思穎突然明確為何卓震宇認識自己,當時遇上陳森和卓震宇不是偶然的。她敏銳的思緒正要持續摸索,窒息感油然而生。陸思穎全部喉嚨已被巨棒塞滿,她還是無法適應陳森宏大的肉棒。

  「最後李子超做過親子監定,成果,我猜不是親生的。因為,他一直把創思的內部消息說給二公子聽,請二公子搞垮自己的公司。二公子感到很好玩,就陪李子超玩玩。」「玩玩?」陸家費盡心思守護的創思,對別人來說隻是玩玩,陸思穎很不甘心。此刻陸思穎心坎的痛遠遠肉體的苦更難受百倍,她任由粗大的陰莖塞住喉嚨,天真地妄想就此窒息逝世去。陳森警覺地抽出肉棒,好等她回過氣來。

  「不過你放心,六爺已經教訓過二公子,不應當動用那麼多人力物力去做這些無謂的事。」陸思穎跪在地上,眼淚不住地落下。她想放聲痛哭,但是怎樣也哭不出來。一直尊重的大哥,竟然是這樣人?為了這種事,賠上了自己的一生?

  賠上了老父的晚年?創思和陸氏的事很無謂?

  「現在這檔事由我全權負責。」不知道陳森何時把那個俏麗的服務員召來。

  她對於赤裸的陸思穎視若無睹,隻是稍微看了陳森堅挺的巨棒一眼,放下另一杯威士忌就轉身出去。

  陳森呷一口威士忌,看著平闆電腦裡的陸思穎說:「我們將會是合作關係,我們為你供給男人,你去服侍他們。回報,我剛才說了,是創思科技平平安安。」陸思穎精明的腦袋完整停擺,她不知道到此刻應當做些甚麼,為了甚麼付出一切。

  陳森點開另一段片斷,把聲音放到最大。片斷裡的陸思穎還是戴著眼罩,跪趴在床上,雙手固定在雙膝旁,雙膝被一根棒子離開,一股精液從半開半合的陰戶流出。鏡頭後的男人們不停讚歎著陸思穎緊緻濕潤的*,也明確聽到陸思穎衰求男人們持續幹她。然後,男人們接力抽插她不住發浪的淫穴。

  陳森持續播放了三段屬於淫娃思思的片斷,陸思穎目無表情地一段段看完。

  陳森深沈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你看你多純粹地享受性愛?你的喜悅都寫在臉上了,這不是演出來的。隻有最下流的性愛才幹帶給你快活。陸家千金隻是你的包裝紙,你是從心底渴望告訴男人們你有多淫賤吧?不如先從邵天奇開端,讓他操你的騷*,你再教他如何享用你的屁眼。」陸思穎的思緒決裂成兩半,一邊反覆思考陸家遭遇,一邊憶起性愛的喜悅。

  此刻,她的腦袋已經無法正常運作。她分不出是非錯對,分不出理想與現實。她見到陸氏團體陷入一片火海,所有人化成厲鬼,籌備把她撕成碎塊。疤面的毘沙門天從天而降,帶領著無數夜叉,把她拉到欲界深淵。一片漆黑中,毘沙門天帶領著無數夜叉與她交媾。極樂中,她再聽不到火海的呼喊,四周隻餘下嬌妖的呻吟聲在虛空中迴蕩。

  *** *** ***

  接下來的一個月,李子超主動辭去創思科技所有職務,以當時市價轉讓股份予陸家,並和妻兒離開香港。經陳森引薦,他們從新加坡聘請了業界首屈一指的專家接替李子超的空缺,陸永廉兼任CEO。創思科技最終成功把IZD的專利技巧融入現有系統中,銀行因而批準延伸免息還款期。種種利好因素下,創思科技的股價重回正常程度。

  陸氏團體在2017年初亦接連奪得兩份王氏家族旗下企業的工程合約,往後更成為該企業的策略夥伴,此乃後話。

  當得知李子超離開創思科技,陸永勤先是大力鎚在桌子上,眼內湧出一腔恨意,但轉眼恨意化成煩惱,他本來還想追問些什麼,但最後選擇了沈默。看著玻璃窗後的大哥,陸思穎感到他像洩了氣的皮球,一下子老了十歲。她想好責問大哥的說話,也隻好藏在心底。

  *** *** ***

  2017年6月初。66樓的私人會所內。

  陸思穎的身材離開了陳森的肉棒,她跪在地上,仔細腸舔乾淨陰莖上的淫液。

  「7月1日那晚,我安排了一個男人給你。」陳森遞上一份材料。

  陸思穎坐到陳森的腿上,接過文件,當她見到文件上的名字,馬上臉色一變,「不可以!我不能跟他做!」「很久沒聽你說不了。」陳森輕拍一下陸思穎的屁股。「是老闆親自點名要你服侍這個男人,我也沒措施。」「是洪官哦!他認識我的!」洪天靖是德高望重的大法官,行內尊稱他洪官。

  他對教導後輩不遺餘力,每學期都會以客席講師身份,為各級法律系學生授一節課。陸思穎大三大四時曾協助洪官製作講義,所以必定對她有印象。

  「你放心,洪官是我們最可靠的夥伴,絕不會用你的身份要脅你的。」「而且,這是法律界的晚宴,你怎能這樣欺負我。」陸思穎像情侶一樣向陳森撒嬌。

  陳森像是聽不見一樣,持續吩咐她:「你要用最好的狀態服侍洪官。他是老手,你必定會爽翻天的。」*** *** ***

  2017年7月1日。晚上。

  陸思穎燙了一頭成熟崇高的曲發,穿上一身紅色晚裝,慢慢步進宴會的大禮堂內。

  陸思穎本身就擁有一個標準的美人胚,而現在的她更添上撩人的風度。她崇高的氣質再也掩蓋不了她的媚態,隻有最遲鈍的男人才感受不到她的萬種風情。

  她遇上好幾位師兄,也碰到過去的老師教授們,還有在律師樓工作時的老闆。

  從他們的眼神,陸思穎感到到他們的不自在,他們無法再視她為小師妹、小職員。

  現在的陸思穎是一位成熟而嫵媚的女性,他們不能自已地露出雄性渴求雌性的原始願望。

  在男人的眼力下,陸思穎猶如赤祼的貢品?樣,一步步向著洪官走過去。

  「洪官你好,你還認得我嘛?」

  洪官定眼看了一眼,已經認出昔日的學生,他親切地道:「思穎!你最近好嘛?在哪家律師樓工作?」陸思穎湊到洪官耳邊小聲說:「陳先生知道洪官今晚沒有伴,特意派我來服侍你的。」洪官雙眼放光,先是有點難以置信,然後舌頭舔了舔厚得讓人發麻的嘴唇,最後回複到一派和氣可親的模樣,「意想不到,意想不到。」「我現在是妓女思思,塞了一串珠鏈在我的小屁眼裡,想請洪官替我檢查一下。」陸思穎說出陳森指定要她說的淫語,她含羞答答的模樣一下子勾起洪官的性慾。

  他們走到一個準備室內,陸思穎背向洪官,拉起裙襬,一雙被豔紅色絲襪包裹著的美腿映入洪官的眼簾。洪官急不及待推低陸思穎,揭起她的長裙。那鮮紅色的幼繩內褲,還有銀色的珠串,?切都符合洪官近年的品味。

  「陳老弟真知我心。」洪官一改和氣可親的面容,露出異常貪婪的狼相。他蹲下來仔細打量陸思穎誘人的翹臀,用手指仔細感受菊門的摺紋。他稍稍拉出一節珠串,然後又把那一節塞回屁眼裡,如此反覆地玩弄了十數下才停下來,陸思穎不住發出惱人的呻吟聲。

  「思穎,不,妓女思思,呵呵呵,你的屁眼還是嫩了一點,還沒有認真開發過吧?」洪官評監完陸思穎的屁眼,轉去逗弄她的陰戶。他像檢查藝術品般,先是監賞陰戶的色彩和形狀,然後輕輕地愛撫著陰核和陰唇,陸思穎被他弄得淫意大作,她艱巨地說:「請洪官慢慢檢查我的陰道,陳先生說你必定會很愛好的。」洪官呵呵淫笑:「是麼?陳老弟對你很有信心嘛。」他把肥大手指塞到陸思穎的陰道中,感受那緊緻的肉壁。他再稍稍弓起指頭,慢慢往外拉出,摳弄每一瓣肉縫,然後重新把手指往陰道盡頭插進去。他不斷調劑角度,直到每一寸肉縫都被摳弄過,然後他用上兩根手指,應用同樣伎倆玩弄陸思穎的陰道。

  「洪官呀,你弄得我好舒服,我已經有感到了。你愛好我的陰戶和屁眼嗎?

  呀嗯,好爽哦。如果洪官愛好思思,請你隨時上來皇室套房。」這不是奉承的話,洪官的伎倆早已把陸思穎弄得淫水不斷。

  洪官抽出手指塞到自己嘴裡,認真品嚐陸思穎的淫水,「呵呵呵,不隻是一流的陰戶,連淫水的味道也非常好。你先上去籌備一下,我隨時會上來的,呵呵呵。」?

  【第十章毘沙門天的愛】

  陸思穎赤裸裸地固定在茶幾上,身上佈滿吻痕齒印。她高興地淫叫著,享受著洪官的抽插。她的乳頭、陰戶、肛門早已被洪官徹底地玩弄過,就算是一根小孩的指頭都足以令她崩潰,可況是壯陽藥支撐下的肉棒。綿延不絕的高潮使陸思穎由淫娃化身為母獸,她失去了表達的能力,她明明想說:「慢點,輕點,我高潮了」,但她隻能發出腐爛的淫叫聲。

  洪官從陰戶拔出肥大的肉棒,陸思穎再度洩出陰精,洪官得意地說:「又來了?現在輪到你的屁眼哦,呵呵呵。」然後他轉向陳森說:「老弟,要拍明確哦。」洪官把一根假陽具插進陸思穎的陰戶內,用熟練的伎倆進進出出,應當疲憊不堪的陸思穎還未離開上一波的高潮,已經再次迎來快感,她慢慢地發出妖嬈的呻吟聲。然後,洪官緩緩地拉出肛塞,再抹一點潤滑液在陸思穎半開半合的肛門上,一下子把肉棒完整插進去,陸思穎發狂地大叫。洪官沒有憐香惜肉的意思,他知道經過數小時的調教,陸思穎的肛門絕對受得了這種衝刺,他甚至可以確定到他射精為止,她的肛門都不會有半分撕裂。

  「這女人太好了,呀,我、要、定、了、她。」洪官展現出與年紀和身型不符的衝刺力,同時再三向陳森說出心底的渴望。

  洪官在激烈的抽插下停下來,本來他要陳森拍下陸思穎失禁的畫面。洪官拔出陰戶內的假陽具,對陸思穎說:「來,淫娃,讓你在屁眼裡得到高潮吧。」洪官再次抽插陸思穎的屁眼,把剩下的精力全部發洩在她身上。很快地,陸思穎在激烈的肛交裡得到異樣的快感,她用猖狂愉悅的叫聲召喚著洪官。沈淪在淫海中的兩人同時達到了高潮。

  洪官把最後的精液注入陸思穎的肛門內,才拔出肉棒,讓陸思穎舔個乾淨。

  看著陸思穎猖狂般吸吮著他的餘精,洪官驚嘆著這個出身崇高的千金小姐到底擁有多大的淫慾。他氣喘如牛地對陳森說:「老弟,這淫娃真不得了,都被折磨了好幾個小時,還是那麼淫勁十足。」陳森知道洪官已經筋疲力盡,他先關起攝影機,謙敬地說:「是小弟籌備不足,如果有洪官的親手製作的木陰莖,她確定受不了。」陳森的話不是純粹奉承洪官。雖然洪官自誇他的伎倆很老派,但陳森衷心認為洪官玩弄女人的伎倆絕對是教學級的。像是用細線纏著陸思穎的陰核和乳頭,配合純熟的逗弄,就已經硬生生把陸思穎弄至高潮。而且他明確留心到陸思穎的身材變更,在浣腸和玩弄陰戶的時間拿捏得很準,陸思穎剛好爬到馬桶上才失禁。

  這都表明洪官對女體的懂得十分透徹。

  「呵呵呵。老弟,不如你在我面前操她一次吧。」洪官看著陳森。

  「這個不合規矩。」陳森微微笑著。

  洪官再一次把假陽具塞進陸思穎的陰戶裡,陸思穎嬌喘一聲。「她是一個前後肉洞都能有高潮的好女人。嗯,當年,六爺不嫌我幼嫩,讓我進入這個大家庭。」陳森不知道洪官為何突然想當年,配合著陸思穎高高翻起的雙腿,加上精液從肛門緩緩流出,全部氣氛有著說不出的古怪。

  「有一次,六爺在操弄他的肛奴…」

  「這個不合適,洪官你別說下去。」陳森罕有地收起笑容,止住洪官的話。

  「不要緊,讓我說下去。」洪官伸手拿著肛塞塞到陸思穎還在張開的肛門中。

  「我在旁邊侍候著,就跟你現在一樣。」

  「那個肛奴是我的徒弟,而且是我親自開發的。我本來就是打算交給六爺處理,私用也好,交給組織也好。當時六爺身材可好了,他的陽具也是異於常人。

  整整十個小時,他不停令那個肛奴不停突破自身的極限,在崩潰之前,竟然可以完整滿足了六爺。」洪官看著遠方,懷緬著當時猖狂的景象。

  「這個妞呀,就像當日的肛奴一樣,每次差不多崩潰之前都看你一眼。那種完整信任的眼力,夾雜著那種怨、那種恨,完整一樣的。」在昏黃的燈光下,洪官毫不粉飾自己由心而發的懊悔。

  「我會跟六爺說,我想跟這個妞多玩玩。你就當是嘉獎她,好好操她一次吧。」*** *** ***陸思穎如妻如妾般,奉上身材,獻出靈魂,供陳森享用。陳森捨棄一切技巧、道具,放下玩弄口腔和屁眼的執著,純粹地享受陸思穎美好的陰戶。

  刻下的陸思穎並不是以淫娃思思的身份去諂諛陳森,而是陸思穎自己全心全意地侍奉著他。在這世上,陸思穎經已無依無靠,唯有在陳森身上,她找到牢牢的安全感。

  曾經,她認為性愛是調劑品,認為性愛是擺脫煩惱的良藥。直至遇到陳森的那個晚上,她已經不知不覺地被性愛徹底馴服,她早已把身心奉獻給性愛。陳森強健的肉體,堅定的意志,對女體的高潮有著異常的執念,他將陸思穎牢牢地控制在手心裡。在陸思穎心中,陳森是性愛最極緻的體現。

  後來,陳森派他其中一個得力助手李進,帶著劉書傑的催情藥去接觸陸思穎,陳森並沒想過李進能一次得手,而且效果遠超預期。這種催情奇特之處,是完整沒有迷幻成份,相反地,它讓當事人的頭腦保持在十分甦醒的狀態,藥性純粹針對刺激性器而設計。陳森曾認為陸思穎的矜持能抵住李進的百般挑逗,他沒想到陸思穎一下子淪落至猶如成妓女一般,情願奉上菊門讓李進操弄。

  陸思穎放棄了自己,她深知自己已無法回頭,自甘墮落成為妓女,追逐著更激烈的快感,在墮落裡找尋最極緻的快活。

  在自毀的路上,陳森為她的淫樂賦予另一重意義。陳森為陸思穎打點一切,作好安排。她創造隻要跟在陳森的背後,她就可以安枕無憂,變回那個無憂無慮的小公主。

  毘沙門天扭曲了陸思穎的靈魂,倒置了對錯,使她毫無保存地為躲在黑暗裡的惡鬼獻出自己可貴的肉體。

  白天,她是帶領陸氏團體再闖高峰的公主。晚上,她是沐浴在淫樂的娼婦。

  天空亮起第一度晨光。

  晨光落在毘沙門天的疤面上,他正把濃濃的精液注入陸思穎的陰戶,陸思穎緊緊擁著陳森,在高潮裡得到了久違的安靜。